盛世嫡妃 > 天下惊 > 88.战事突起

天下惊 - 88.战事突起

所属目录:天下惊      发布时间 : 2016-10-15

  88。战事突起

    “韩公子…你们叙旧叙完了么?再不动手一会儿定国王府的人来了可就晚了。”病书生的声音在身后阴测测的响起。

    韩明月轻哼一声,随手拔下肩头的匕首扔到一边。肩头上的伤让他忍不住皱了皱眉,淡淡的看着韩明晰道:“明晰,站到一边儿去,别逼我动手。”韩明晰咬牙,强撑着站起身来挡在叶璃前面道:“想动她可以,打到我再说。”韩明月也不多话,一探身便往韩明晰肩头抓去。韩明晰刚刚挨了一掌,虽然韩明月最后及时收回了内劲却依然还是受了不轻的内伤。此时左边手臂根本就太不起来,何况他原本就不是韩明月的对手。站在韩明晰身后的叶璃一把拉过挡在身前的人,推了出去。一边还不忘接住韩明月的招式。叶璃内力不济但是却极为擅长贴身近战,一招一式没有半点花巧,银色的匕首在她手中,每一次闪现总会带起不大不小的血痕。这样步步杀机的打法让韩明月忍不住皱眉,连续挥出几掌先行退开了几丈,“将近一年不见,没想到嫂子的身手居然进步如此神速。”如果说一年前叶璃制住他还是全凭出其不意的话,这一次两人就都是靠着真功夫了。

    叶璃淡淡皱眉,道:“这声嫂子我可不敢当。韩公子,我与你天一阁明码标价做生意,如今你转头就把我卖给别人,这就是你的生意之道么?难不成天一阁就是靠坑客人发家的?”韩明月的表情一如既往的真诚而无奈,“王妃还是一如既往的风趣。这世间…总有很多事让人感到很无奈,即使不想做却也不得不做。不是么?”叶璃扬眉笑道:“如果墨修尧现在在这儿的话,你是不是打算再说一次误会?”韩明月但笑不语,病书生冷笑道:“墨修尧如果在这里的话,就正好陪你一起死!”

    叶璃回头看了一眼蠢蠢欲动的病书生,似笑非笑的道:“三阁主,我劝你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万一出了什么是我可不好跟凌阁主交代。”病书生恼怒的冷笑一声,上前一步想要说什么。嗖的一声,一左一右两枝羽箭一前一后从他身边擦过,射到他身边不到一尺的地上。病书生的脸一阵青一阵白,只听叶璃笑道:“我早告诉过三阁主,我向来不爱冒险。”

    看着病书生难看的脸色,韩明月低笑一声道:“嫂子,你用不着吓我们。暗卫早已经被我让人引开了,这会儿你急匆匆的赶来,身边最多也只有两三个人。”叶璃微笑道:“就算如此,我们也有三个人,而明月公子,你呢?”

    韩明晰坐在地上,朗声道:“不是三个,是四个。”显然他也坚定立场要站在自己兄长的对立面了。

    韩明月没有搭理弟弟,盯着叶璃微笑道:“上一次在京城王妃就让在下刮目相看,这一次倒是更加让人吃惊。堂堂定国王妃居然女扮男装只身前来南疆。想必昨儿皇宫里的热闹也是王妃的手笔吧?”叶璃淡淡道:“明月公子今天更够在这里布下这么一个局想必来南诏的时间也不短了,又何必明知故问?”韩明月挑眉道:“碰巧了罢了。如果事先知道王妃在此,在下必定会准备周全,也不至于行此险招。”叶璃挑眉笑道:“那么,明月公子觉得今天杀得了我么?”

    韩明月摇头朗声笑道:“王妃误会了,有了定国王妃在手能办多少事啊,若是就这么杀了岂非太煞风景了?”

    “韩明月!”病书生不满的叫道。他之所以配合韩明月的计划就是为了杀了墨修尧的妻子,韩明月现在是什么意思?阴鸷的双眼冷冷的盯着眼前的俊美男子,他若是敢利用他又不履行承诺的话,他会让他知道病书生为什么江湖中无人敢惹!韩明月看着病书生淡笑道:“三阁主,定国王妃确实还不能杀。三阁主虽然是西陵人但是这半年大楚京城的风起云涌你总还是听说过一些的吧。若是现在杀了定国王妃,无论是你还是我只怕都逃不脱定国王府的追杀。”

    病书生冷笑道:“你怕?我可不怕。”论杀人有谁比阎王阁更擅长?

    韩明月无奈的低头苦笑道:“我还真有点怕。三阁主,今儿定国王妃我带走,来日三阁主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韩明月无不应允。何况…跟你有仇的是墨修尧,并不是他的妻子。你杀了她最多让墨修尧丢脸,根本无关痛痒。”叶璃不悦的盯着眼前的明月公子,冷笑道:“明月公子在讨论别人的归属的时候是不是要先确定一下自己是不是真的拥有所有权?三阁主,最好还是别和生意人打交道。看看我现在,赔了钱不说还被人卖了。”

    韩明月微笑道:“抱歉王妃,收你钱的是韩明晰。他可半分钱也没有交回天一阁,所以这次最多只能算他利用天一阁的势力接私活罢了。至于我是不是拥有所有权…”韩明月一抬手,一声脆响破空,白昼里半空中一朵火焰绽开。叶璃侧耳清晰的听到大队人马从四面八方往这里涌来,“现在王妃还有话说么?”

    叶璃抿唇一笑,抬手朝空中打了两个手势,“看起来我只能束手就擒了?”

    “王妃是聪明人。”韩明月看着叶璃有些奇怪的手势,他虽然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但是明显察觉到原本两道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的视线消失了,想来是让人撤退的意思,“每次见面,王妃的勇气和胆识总是让在下震惊。”

    叶璃笑道:“其实你更应该震惊于我的好运气。”

    韩明月俊眼一沉,警惕的盯着她。天一阁的人渐渐将四周合围起来,韩明月盯着叶璃看了半天才渐渐放松下来。这么多人的包围之下,叶璃就是长了翅膀也别想飞出去。何况以他的眼力还

    有病书生的情报韩明月怎么会不知道。叶璃的轻功和内功都不算定好。叶璃看了看四周,神色从容不露半点惊慌,“嫂子,我和修尧是朋友,你也不希望在下无礼是么?是你自己走还

    是……”韩明月看着叶璃温声笑道。

    叶璃秀眉微皱,摇头道:“其实你完全可以忘了你和墨修尧是朋友这件事。你越提我心里越讨厌你。”

    韩明月笑道:“你在讨厌我也不能改变我和修尧曾经是朋友兄弟的事实啊。”

    “你也说了是曾经。”叶璃忍不住朝他翻了个白眼。韩明月这男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一边怀念着过往的交情一边不予余力的破坏彼此还残存的情谊。嘴上总是不停地提和墨修尧的交情,

    但是下手的时候从来就不见留过情。好吧…上一次确实手下留情了,但是墨修尧也同样手下留情了不是么?“韩公子,这次你不会有事为了某个谁来跟我为难吧?”

    韩明月脸色微变,“他告诉你了?!”

    “需要告诉么?我当时在场好不好?不过…墨修尧事后也答应了我一件事你想不想听?”

    韩明月俊雅的神色有些僵硬,淡淡笑道:“洗耳恭听。”

    “我不是很习惯以德报怨,我猜墨修尧也不是。所以,上次是唯一一次。”

    韩明月强笑了一下,“看来修尧的确很看重嫂子,那么…有嫂子在我们手上相信他还是会对我们手下留情的。”

    叶璃微笑,“但愿如此。既然明月公子已经露出底牌了,不如也看看我的筹码如何?”韩明月微怔,“什么意思?”叶璃秀眉一样,抬手吹了一声尖锐的口哨。不远处天一阁的外围天空爆

    发出一朵墨色的花朵。再然后更远的地方也同样有墨色的火焰升上天空。然后由远而近的传来阵阵马蹄声。韩明月侧耳,神色动容道:“黑云骑…黑云骑怎么会在南疆!”

    听到黑云骑三个字不光是韩明月,就连一边的病书生和天一阁众人脸上也不由露出惊骇之色。众所周知黑云骑是定国王府最精锐的力量。墨家军纵横沙场所向披靡,而黑云骑就是这支军队

    最前锋的尖兵,破阵杀敌冲锋陷阵无往不利。如果真的被这样一直军队围住了,别说仅仅是他匆匆调集的在南疆的天一阁属下,就是倾整个天一阁和阎王阁之力也没有丝毫胜算。同样惊讶的

    还有叶璃,她事先只调集了分布在南疆的暗卫,其中可没有黑云骑。事实上她根本不知道南疆有黑云骑的存在。

    韩明月一咬牙,揉身向叶璃扑了过去。一旦陷入黑云骑的包围中他们根本冲不出去。为今之计只能先擒住叶璃再求脱身。只是,叶璃又岂是那么容易被擒住的?两人一交上手韩明月的胸口

    的衣衫就被划破了一条缝,索性他闪得快并没有上的皮肉。如果是寻常比武,时间一久叶璃内力不济必定败北,但是如果以死相搏,还是叶璃这样战场上磨砺出来的战斗意识和经过千锤百炼

    的制敌招式更加有用一些。何况叶璃根本没打算和他分个胜负,不管是十几招之间的事。骑着骏马奔驰而来的黑衣人已经到了眼前,和天一阁的人交上手了。

    天一阁是情报组织并不是杀手组织,也不是镖局武馆。手下的人即使会武功也不会高到哪里去,武功高手自然是有,但是绝对是少数。和眼前这些从战场上出生入死回来杀意凛然的黑云骑

    比起来,气势上首先就要输掉一截。何况黑云骑素来训练有素,人还在马上就已经各自锁定了目标默契十足的收割着敌人的生命。

    其中两名黑云骑从马上飞身而下一左一右直扑韩明月而来,叶璃见状手中的匕首划出一道凌厉的光华隔开韩明月的招式飞快的向后退去。韩明月再想上前却已经被两名黑云骑死死地缠住完全

    脱不开身。旁边观战的病书生也未能幸免,黑云骑众人明显清楚病书生的身份,根本不给他靠近的机会。长鞭长枪齐齐的往他身上招呼过去。暗二暗三落到叶璃身边,叶璃有些好奇的问道:

    “黑云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暗二沉声道:“王妃,出事了。原本的暗卫被清尘公子调走了,这一支黑云骑原本是在永州附近训练,专程来接应王妃的。”

    “出什么事了?”能让身在永州的黑云骑奔驰几百里来接应她,叶璃心中一惊道:“墨景黎?!”暗二点头道:“三日前翎州的军队突然对永州发动攻击,而同时碎雪关也被南诏军队攻击。黑云骑知道王妃身在南疆,所以才连夜赶路前来接应王妃和清尘公子离开。”

    叶璃脸色一沉,“胡闹,既然南诏军队进攻碎雪关,黑云骑为何不帮慕容将军镇守边关?”

    暗二苦笑,“黑云骑南下训练是秘密进行的。事先并没有报知皇上。一旦黑云骑出现在碎雪关,只怕皇上问罪的旨意马上就要到定国王府了。”事实上皇帝根本不希望黑云骑或者墨家军有任何训练,恨不得直接找个地方把他们圈起来养着,圈残了养废了最好。

    “知道了,速战速决!”清丽的眸光扫过还在打斗中的韩明月,叶璃眼中闪过一丝寒光。暗四一直没有信来,证明韩明月根本没有回将来,是直接从西陵来了南疆的。当初在京城韩明月一心想要和墨修尧冰释前嫌,叶璃相信那个时候他的想法是真实的。但是如今才刚到南诏就毫不犹豫的想要绑架自己威胁墨修尧…他到底是来南诏干什么的?

    训练有素的军队和江湖草莽是完全不同的,所以黑云骑席卷整个战场也不过是区区半刻钟的时间。病书生一身狼狈的奔逃而去,一个黑云骑利落的从背后抽出弓箭,开弓瞄准,放箭——

    长剑夹着雷霆之势射向病书生的背后,突然一道黑影掠起挥剑扫向羽箭。铛铛两声撞击,火光四溅。一个身着深蓝布衣身形高大挺拔气宇森然的男子持剑而立,朗声笑道:“黑云骑箭上无双果然名不虚传。”他身后病书生颓然倒地脸色如纸,低声叫道:“大哥……”

    黑云骑众人齐齐开弓,几十把弓箭一起指向蓝衣男子。

    叶璃抬手道:“住手,放凌阁主离开。”

    蓝衣男子正是阎王阁阁主凌铁寒,凌铁寒扬眉打量了叶璃一番,方才拱手道:“定国王妃,三弟不懂事冒犯了,还望恕罪。”叶璃点头淡笑道:“我大哥与凌阁主引为之至交,阁主不用客气。只是三阁主的脾气……”凌铁寒叹息一声,回头看了一眼地上的病书生道:“我三弟命运多舛,性情乖戾。在下必定多加管束。这是阎王令,以后王妃有什么事只管凭令牌到让人来阎王阁找我就是了。只要阎王令一日在手,三弟绝对不会再对王妃出手。”叶璃抬手接住凌铁寒抛过来的黑色玄铁名牌,仔细收起道:“多谢阁主。”凌铁寒俯身拎起病书生道:“既然如此,告辞。”

    “不送。”

    目送凌铁寒远去,再回过头来韩明月在几名黑云骑的围攻下已经是强弩之末苦苦支撑。黑云骑完全没有以多欺少胜之不武的想法,只要能撂倒敌人就算一百个打一个他们也不会有丝毫愧疚。他们是军人不是江湖侠客。

    “君…君唯。”一直沉默的看着他们的韩明晰撑着重伤的身子走到叶璃跟前,叶璃看了一眼还在打斗的韩明月心中无奈的叹息一声。

    “求你,放过我大哥。”韩明晰望着她眼中满是苦涩,虽然已经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但是他真的是想跟他交朋友的。但是他也知道,自己求情的话一说出口,他们以后只怕是朋友也没得做了,“我需要明月公子提供一些情报。”叶璃皱眉道,她其实不想留着韩明月。韩明月给她的感觉非常不好,若不是她从一开始就防备着韩明月,所以在一开始察觉不对劲之后就暗中做了布置,这次只怕真的要栽倒韩明月手里了。但是…看着韩明晰因为重伤而委顿的脸色,拒绝的话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

    “他什么也不会说的,你想知道什么我知道的都可以告诉你。”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亲兄弟,韩明晰对自己的大哥非常了解。他不想说的,就怎么样也不会吐出半个字。

    “韩明晰!你闭嘴!”打斗中的韩明月分神叫道,肩头顿时又添了一道新伤。

    看着韩明月身上渐渐地伤痕累累,又再次被兄长斥责的韩明晰终于暴怒了,“你才闭嘴!你想死不要拉着天一阁的属下跟你一起死!你他妈看看这一地的人都是因为你。天一阁的根基在大楚,韩家也在大楚,你脑子被门夹了你去招惹墨修尧?那个女人比你爹娘祖宗还重要?行,你想找死是吧,老子也不想活了,老子陪你一起死!”韩明月被突然暴怒的弟弟骂得一愣,一个黑云骑趁机一脚踢在他腿弯处,三把刀立刻架到了他的脖子上。韩明月低头看了看脖子上寒光闪闪的刀刃,抬起头来看着叶璃无奈的一笑道:“看来这次又是我输了。要杀要打悉听尊便。还有…韩明晰你脑子坏了,别搞得好像要殉情似的。”

    韩明晰想起自己刚才怒火冲天的时候骂得话,还有旁边闲着的黑云骑若有若无的视线,不由得俊脸一黑。这辈子的脸今儿算是丢光了。

    叶璃看了看黑着脸的韩明晰,眼眸一转,道:“韩兄,明月公子你可以带走。”

    韩明晰一喜,一脸感激的望着叶璃,就连韩明月也一脸诧异。叶璃似笑非笑的看了韩明月一眼,淡淡道:“不过是有条件的。”没想到叶璃会这么好说话,韩明晰哪里还在意什么条件,他又不是爱钱如命的韩明月,能捡回大哥一条命就是天大的惊喜了。叶璃悠悠然从怀里取出一个小瓷瓶递给韩明晰道:“喝下去。”韩明晰扬了下眉头,毫不犹豫的接过来一仰头喝了下去,韩明月想要阻止可惜根本来不及,只看见韩明晰砸吧了一下嘴嫌弃的道:“真难喝。”叶璃笑道:“这是当世神医沈扬先生亲自配置的毒药,成分保密。至于效果么…如果一个月不吃一次解药的话就会经脉破裂,浑身瘫痪而死。就是因为味道太难闻了,很难让人误食所以实用性不强。不过…总有人心甘情愿吃下去不是么?”

    韩明晰笑嘻嘻地道:“我知道君唯不会要我命的。”

    叶璃挑眉道:“看紧令兄。我每个月会派人给你送一次药。一旦让我发现他什么时候离开过你的视线或者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我会让他亲自看到你浑身流血痛不欲生的。”韩明晰点头笑道:“明白了。大哥…为了你唯一的弟弟的小命,你会乖的。对吧?”眨巴着勾魂眼,可怜兮兮的望着韩明月。韩明月脸色阴沉的盯着叶璃道:“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骗我?会不会按时送解药。”叶璃淡淡道:“韩明晰是我朋友。”

    韩明月冷笑,“朋友?你就是这样对待朋友的?”

    叶璃淡笑道:“如果你都能那样对你弟弟我为什么不能这样对我朋友?如果你不那样,我自然就不会这样,如此一来韩明晰不会有任何事。那不就等于…我什么都没做么?”韩明月眯眼,“如果我找人配出解药又如何?”

    “啊呀,听说这瓶毒药是沈先生从东海某个小岛上采来的特有的草药配出来的。中原根本就没有和它相似的药材。如果韩公子神通广大能够在一个月时间里找到药材并且配出解药,那就算我运气不好罢了。反正黑云骑也有几万人马,分出几百个全年无休的追杀某人应该也不算难哦。刚好我手里还有一块阎王令,不知道凌阁主肯不肯为了这块阎王令追杀据说是他朋友却利用他兄弟的人。再倒霉一点…定国王府有的是钱,韩公子你说是不是?”

    韩明月哼了一声,不再说话。韩明晰毫不在意,将架在韩明月脖子上的刀剑推开,对叶璃笑道:“君唯你放心,我保证大哥不会再来坏你的事。你想知道的我随后就派人给你送过来。所以……”叶璃笑道:“如果你真的能看好令兄,我可以忘记今天的事。不过…如果有下次…韩兄,你求情也不会次次的惯用的。”

    “我明白了。”韩明晰正色的点头,伸手点了韩明月身上的穴道封住他的内力对叶璃挥挥手拉着人走了。

    “属下等参见王妃。”黑云骑众人齐声拜道。

    叶璃点头,“都起来吧。你们是怎么回事?”看着眼前精悍凛然的黑衣骑士,叶璃心中赞叹。果然不愧是大楚最精锐的军队,光是这气势就不是普通的士兵能够相媲美的。更何况刚才的打斗中,黑云骑长途跋涉而来竟然还无一伤亡,足见这支队伍强悍的战斗力。当先的一名精壮男子上前道:“启禀王妃,三日前翎州驻军突然对永州发动攻击。同时南诏军队也开始进攻碎雪关。慕容将军驻守碎雪关,南诏军队攻城一日一夜未见寸功。只是…翎州驻军一路势如破竹,相信不出十日必定会抵达碎雪关,到时候慕容将军必定腹背受敌……”

    “京城知道这件事么?”

    男子点头道:“已经快马加急送往京城。最晚明天,消息就会达到京城。只是想要援军达到至少也需要半个月之后,只怕…碎雪关撑不了那么久。刚刚清尘公子也命属下传信给王妃,南诏王太女已经被南诏王软禁,南诏王下旨加封南疆圣女为护国圣女,参与南疆政务。徐公子请王妃尽快离开南诏。徐公子说…我们都被南诏王耍了。”

    叶璃神色凝重,点头问道:“大哥去哪儿了?”

    男子道:“徐公子带着暗卫说是有点事要办。办完之后也会离开南疆。”叶璃皱眉,沉思片刻道:“分出一队人去找到大哥,尽快护送他离开南诏。如果他不肯…那就打晕了先带走再说!其他人跟我尽快赶往碎雪关。”

    “是,王妃!”

    黑云骑迅速分成两队,一队大约二十人由一个人带队离开,剩下的几十人留在原地待命。叶璃问道:“碎雪关附近有些什么军队?”领头的男子有些惊讶的看了叶璃一眼,恭敬的答道:“几个月前,王爷确实陆续在永州和翎州附近部署了一些人。但是皇上对定国王府防备的极严,想要大规模的调动军队根本不可能。何况墨家军大部分还肩负着震慑北戎的任务。所以在永州附近真正能起到作用的只有两千黑云骑,以及江北雍州总兵吴承梁麾下的两万驻军。战事一发生,属下等就立刻传讯给了吴总兵,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应该会在明天下午抵达碎雪关。”

    叶璃凝眉半晌摇头道:“不对!让他带兵增援永州驻军阻挡黎王的大军。碎雪关驻守八万大军,只要慕容将军不出城与对方生死相搏,守城半个月绝对不成问题!一旦黎王大军到达永林城与南诏形成合围之势,就是再多两万军马也不管用了!”

    领头的男子也是一惊,连忙道:“属下立刻派人快马通知吴总兵,马不停蹄一定可以在明天他们渡江之前赶上。”说完连忙转身去吩咐人报信去了。叶璃揉了揉眉心,心底总有一股不太好的预感,“吩咐下去,不用回城了直接上路以最快的速度赶往碎雪关。”

    “是。”

    似乎突然之间,战火骤起。让叶璃不由得有些不真实的恍惚,抬头看了看不知何时阴云密布的天空,心底越发的沉重起来。

    碎雪关

    坚固古老的斑驳城墙上,驻守的士兵握紧了刀枪严阵以待,一张张年轻的脸上都有染上了疲惫的痕迹。今天一天他们打退了南诏军队三次进攻并且随时准备着迎接下一波的攻击。慕容慎年方四十,棱角分明的脸上带着刚毅的神色。握着手中的长枪走在城楼上,浓黑如刀的眉头紧紧皱起。从他被派到碎雪关驻守那天他就知道碎雪关只怕平静不了,但是他没想到真正的危险不只是来至于从来都不安分的南诏,更是来自大楚的内部,皇帝的亲弟弟黎王。不由得回想起离京之时收到的一封匿名的信函。上面只有简单的四个字“小心翎州”,原来竟然是这个意思么?对方早就知道黎王意图不轨了,只可惜…他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或者说环境不允许他重视,皇帝需要他镇守边关却又因为他曾经在前代定王手下较过力不愿给他足够的兵权。地方官员也是处处制掣。而如今,即使明知道一旦被黎王攻占了永州形成合围碎雪关将腹背受敌他也无路可退,因为碎雪关前要面对的是十几万南诏异族,一旦让他们越过碎雪关,他们就会向洪水瘟疫一样席卷整个大楚南方。希望…援军能够赶得及…

    “爹。”清脆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慕容慎回头。慕容婷一身大红的劲装手握宝剑走上城楼。慕容慎脸色一沉,厉声道:“你来这里干什么?还不下去。”

    “爹!”慕容婷坚定的道:“女儿陪爹一起守城。”

    “胡闹!我让你立刻离开碎雪关你怎么还没走?”对于唯一的女儿慕容慎疼若至宝,如今碎雪关危难,自己必须留下来面对唯一的女儿却一定要她先行离开。慕容婷倔强的咬着唇角道:“现在的情形婷儿并非不知。若是现在离开碎雪关万一落到黎王手里被用来要挟爹爹,那女儿也只得一死了之了。”见慕容慎想要说什么,慕容婷抢在他前面继续道:“若是爹说让我保护我回京那就更不行了。如今南诏军队攻城在即,正是需要人的时候。婷儿身为碎雪关守将之女却还要带着能用的人离开。若是如此做,婷儿妄为慕容家的女儿。”

    慕容慎被女儿一番话呛得哑口无言,半晌才叹气道:“碎雪关现在很危险。”

    慕容婷傲然道:“爹爹出去打仗哪次不危险?爹爹既然要镇守碎雪关,婷儿身为将门之后自然更加不能退却。”慕容慎深知女儿的性子,也明白现在回京路上确实并不安全,只得叹了口气,“罢了,万事小心。”

    “谢谢爹爹…”见慕容慎不再坚持,慕容婷大喜,“婷儿绝对不会丢爹爹的脸的!”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87.身份揭穿
下一章:89.初露峥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