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天下惊 > 90.永林防御

天下惊 - 90.永林防御

所属目录:天下惊      发布时间 : 2016-10-15

  90。永林防御

    因为临时设置而显得有些简陋的大厅里,夏殊神色端凝的盯着眼前一脸写意的坐着打量大厅的黑衣少年,还有站在他身边形成护卫的四名黑衣骑士,“这位公子,有什么话现在可以说了吧?还没请教公子和各位的来历?”叶璃看了看两人,洒然一笑道:“难怪慕容将军会派两位来驻守永林城。云校尉勇武,夏校尉谨慎,确实是难得的组合。”夏殊淡淡苦笑,“今天若不是公子和各位即使赶到,夏殊和云霆只怕也只能以死谢罪了。”目光依然紧盯着叶璃,他不会忘记眼前的少年还没有说出自己的身份。

    叶璃无奈,抬手拉下头上挽起的发髻,任一头青丝滑下肩头,淡淡笑道:“我是定国王妃。”

    定国王妃?云霆和夏殊面面相觑。眼前的情形虽在意料之外却又似乎是情理之中。除了定王只有定国王妃能够调动那么多的黑云骑,但是传闻已经失踪的定国王妃又怎么会突然出现在碎雪关,甚至还带着黑云骑来救援永林城?而且…据说定国王妃是当朝尚书千金,清云先生的外孙女,娇滴滴的大家闺秀怎么会……云霆觉得自己更晕了,站在一边也不说话将一切交给明显比自己更沉着一些的夏殊处置。夏殊也被吓得不轻,好半天才回过神来道:“王妃…怎么会在这里?”

    叶璃笑道:“原本确实不在这里,听到碎雪关被围的消息才赶过来的,幸好还是赶上了。两位若是不相信我的身份的话…慕容将军的千金慕容小姐可还在碎雪关上?”夏殊脸色微变,有些尴尬道:“在下并非不相信王妃的身份,毕竟黑云骑便是最好的证据。只是……”叶璃点头,“我明白夏校尉的意思,不必紧张。两位都请坐吧。”

    夏殊和云霆对看一眼,各自谢过落座。原本黑云骑赶来救援他们是满心欢喜的,但是现在发现带领黑云骑的居然是定国王妃两人顿时有些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又是什么心情了。定王如今不良于行世人皆知,如果要调动黑云骑确实非定国王妃不能。但是若说这样一个娇弱纤细的女子真的有本事指挥这样一直强悍的军队并且带领他们对抗十几万的黎王叛军。两人心里其实都没什么底的。“属下求见王妃。”门外传来暗二暗三的声音。夏殊和云霆都是一怔,警惕的看向门外。几个穿着普通兵卒服饰的男子走了进来,虽然大楚的士兵的服饰都相差无几,但是夏殊还是一眼看出了这些人身上的衣服上的图徽显然都是翎州黎王手下的兵马。这几个人显然不是守城的将士放进来的。

    “辛苦了,事情办得怎么样?”

    暗二上前一步道:“谨遵王妃之令,已经将永州太守正法。只可惜黎王身边视为众多,属下未能带回永州太守的首级。请王妃恕罪。”叶璃抬手,“不要紧,你们做得很好。先下去休息吧。”众人领命告退,云霆震惊道:“你…你们杀了永州太守?!”

    “云霆,不得无礼。”夏殊沉声道,既然已经能确定眼前的女子真的就是定国王妃,那么姑且先不论她到底有没有能力统领黑云骑和永林兵马,都不是他们能够无礼的对象了。虽然对于刚才听到的话他心里也同样的十分震惊。叶璃淡淡点头,道:“永州太守不思报国,往黎王兵马而降。若不将其正法以正视听,只怕别处的官员被他说动也跟着起而效之。”夏殊点头道:“王妃所言甚是。若不是永州太守倒戈黎王,也不至有今日永林被困之危。”

    云霆看看夏殊,再看看叶璃,突然问道:“王妃,援军什么时候才会到?”

    叶璃沉吟了片刻,摇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我之前原本在南诏,听到碎雪关的消息之后才星夜赶回来的。只是…雍州总兵吴大人在云澜江遭到伏击,只怕最近几天是不会有援兵感到了

    。”整个云澜江以南的地方能够自保就不错了,根本不用妄想有援兵。而江北只有雍州离永州最近,雍州兵马遭到伏击,其他地方的兵马在未接到朝廷诏令的情况下,很有可能根本就不会出

    兵。云霆和夏殊是永林城的守军的指挥者而并不是普通的士兵,所以叶璃也无意欺骗他们。如果领兵的人不能看清楚眼前的行事,别的什么事情都不用提了。

    “该死的!”云霆低声骂道。即使加上两千黑云骑,他们现在的人马也已经不足两万,就算他们不怕死,但是如果他们全部战事就能守得住永林的话,他宁愿立刻就战死沙场。

    夏殊慢慢的吸了口气,平息了自己气息才问道:“既然如此,还请王妃尽快离开永林返回京城。”

    “离开?”叶璃挑眉问道。

    夏殊苦笑道:“不瞒王妃,末将二人虽然在慕容将军面前立下了军令状。但是永林…也只能尽我二人之力,能守多久守多久罢了。王妃和黎王的恩怨,早先在下也曾经听说过一些。万一到

    时候…所以还请王妃尽快离开的好。”叶璃展颜一笑,“夏校尉,你以为本妃来永林是打算在这里晃一圈然后扬长而去么?何况…本妃若是走了,就算把黑云骑留给你,你指挥得动他们么

    ?”夏殊有些惭愧的看着叶璃,他确实是打的这个主意希望定王妃能够将黑云骑留下协助守城。但是定王妃说的也对,如果连历代皇帝都不能染指黑云骑,那么凭他区区一个校尉有怎么可能

    指挥的动?叶璃扬眉看着他纠结的模样笑道:“怎么?本妃跟你们一起守城让你们丢脸了么?”

    “这…”夏殊哑然,云霆倒是心直口快道:“王妃,战场上太危险了,你身份贵重又是个姑娘家怎么好让你跟我们一起守城。要不你跟黑云骑的兄弟说说呗,留下帮我们守城就行了。这样

    你也安全了,我们守城也多了几分把握。”叶璃卟哧一声掩唇笑道:“云校尉,我刚才可是自己骑马进来的,不是坐在轿子里让人抬进来的吧?”云霆愕然,这才想起来刚刚那样的乱军之中

    ,确实没有看到有人特意护着谁的,所以眼前这个还不到自己肩膀高的女子竟然是自己跟着所有的黑云骑一样从千军万马中杀出来的?!

    夏殊轻咳了一声,对着叶璃拱手道:“末将失礼了。慕容将军就在碎雪关上,不如请王妃先去见过慕容将军再做计议?”叶璃凝眉沉思片刻点头道:“如此也好,叛军这两日连遭挫折,现

    在已经退出二十里外。墨景黎没有查清楚之前想必不会贸然轻进。我既然来了不去见过慕容将军也说不过去。就先去碎雪关一趟吧。”云霆自告奋勇的道:“我送王妃过去!”夏殊似笑非笑

    的看了云霆一眼,仿佛明白他心里的小算盘一般,包容的笑道:“我留下守卫永林。”叶璃点头,“那就有劳夏校尉了。我会留下黑云骑协助夏校尉再加强城墙的防御。”

    夏殊大喜,世人皆知黑云骑擅长攻坚,但是同样的,擅长攻击的人必然明白防御弱点到底再哪里。能够近距离观摩黑云骑是每一个军人的荣幸。闻言,云霆又有些纠结了,到底是定王妃见

    慕容将军划算还是留下看黑云骑跟让人心动?看了看已经起身的叶璃,云霆校尉在心中握拳。先讨好定王妃是绝对有必要的,如果这次打完仗他还说着就可以求定王妃把他收入黑云骑,就算

    当个小兵他也愿意!

    碎雪关

    慕容慎一身血污龙行虎步的走进大帐。仿佛知道黎王叛军将近,今天城下的南诏人的攻势也越发激烈起来。最后还是慕容慎亲自带人出城好一阵拼杀才将人杀了回去。这会儿终于能喘了口

    气了,慕容慎连衣服都来不及换就连忙回到大帐,听取永林城的战报,“将军,今天一早黎王亲帅十五万兵马已经到了永林城下。”

    慕容慎一挥手,道:“胡扯!永林城外就那么点地儿。十五万兵马他要往哪里摆?”

    手下一名将领起身道:“那十五万兵马只怕是为了咱们碎雪关准备的。昨天云霆和夏殊那两个小子把黎王的先锋兵马给杀了回去,还砍了开路的先锋。今天那两个小子只怕不好过。”慕容

    慎点头道:“云霆和夏殊这次打得不错。”

    “将军,不如属下带人去永林看看。那两个小子今天只怕顶不住。”一个中年副将有些担忧的道。慕容慎神色沉重的摇摇头,“南诏兵马随时都会来袭,何况咱们根本抽不出更多的兵力来

    支援他们了。”众将领沉默,从碎雪关调人,就等于亲自放南诏人入碎雪关。不调人,永林城区区两万人马迟早被黎王的十几万大军吃掉,到时候两边合围碎雪关一样守不住。跟可悲的是…

    他们连突围都做不到,因为他们镇守的是碎雪关,守护的是大楚的国门。除非碎雪关的将士死绝否则绝对不能让外族踏入一步。这是碎雪关几百年来代代守护者用生命和鲜血铸写的信念。

    “妈的!黎王居然和南诏人勾结!”脾气暴躁的将领们忍不住咒骂起来。有什么事情比你在前面腥风血雨拼死拼活,却被自己人从后面给了一刀更让人憋闷的事情?堂堂皇家王爷,皇帝的亲弟弟勾结外族,这算是什么事儿?

    “启禀将军,永林城战报!”

    “快传!”大帐里的怒骂声戛然而止,所有人神色肃然的望着进来报信的士兵,生怕从他嘴里听到不好的消息。

    “启禀将军,今晨黎王叛军攻城,前后一个时辰。正午时分叛军已经被杀退。夏校尉请将军放心,只要永林还有一兵一卒绝不会让叛军越过永林城。”士兵朗声禀告道。

    “好极了,这两个小子果然不错。”慕容慎大喜,其实之前派云霆和夏殊去永林他心里还有些忐忑,毕竟两人都太年轻,但是碎雪关实在是无人可派了。没想到这两个小子竟然一连两日连战连胜。想了想,慕容慎有些疑惑问道:“黎王手下十几万大军已经尽数到期,云霆和夏殊怎么杀退他们的?”

    报信的士兵也没有隐瞒,“原本咱们是有些支持不住了,只是突然不知从哪儿杀出许多黑衣骑兵将敌人杀退的。另外,永州太守在黎王军中也被人杀死了。”

    慕容慎一愣,有些摸不清这些黑衣骑士的身份,不过永州太守被杀了却是一件好事,“杀得好!回去再查那些骑兵的消息,尽速抱来。”

    “是!”

    “启禀将军,云霆校尉求见。”

    “云霆?他怎么来了?让他进来!”慕容慎一皱眉,挥手吩咐道。

    不多时,云霆兴匆匆的走了进来,刚进门就对着慕容慎叫道:“将军,你看这是谁!”慕容慎正要训斥云霆的浮躁,一抬头却半天说不出话来。虽然在京城的时候慕容慎并不爱交际应酬,叶璃也同样不爱出门。但是慕容婷和叶璃确实至交好友。所以身为爱女如命的慕容将军还是见过这位名满京城的定王妃几次的。虽然此时对方一身黑衣,又是男子装束但是那丝毫微变的清丽容颜还有那从容淡定的微笑却让慕容慎映像颇深,“王……”慕容慎竭力将后面那个字咽了回去,只听叶璃拱手笑道:“慕容将军,京城一别别来无恙?”慕容慎到底是征战半生的将军,很快便恢复了冷静,同样拱手回礼笑道:“有劳公子挂念,本将军倒要多谢公子相助解了永林之危。”黑衣骑兵,再见到突然出现在此的定国王妃慕容慎如果来猜不出来解了永林之危的是什么人,他就不是曾跟着墨流芳打过仗的慕容慎了。

    在场的碎雪关众将领虽然并不知道跟着云霆来的这个解了永林城之危的黑衣少年是谁,但是却明显察觉到慕容将军是认识这个人的,便也跟着放松了戒备好奇的看着叶璃。慕容慎看了看众人,挥手让人先退下,才请叶璃坐下。叶璃也不客气谢过之后走到一边坐下,“将军,碎雪关是否能守得住?”叶璃很清楚慕容慎的脾气,也不愿跟他绕弯子浪费时间,直接了当的问道。

    慕容慎深深的看了叶璃一眼,半晌才叹了口气道:“老夫也不瞒王妃,若是没有身后黎王那十几万人马,慕容慎敢保证绝对不会让南疆人踏入碎雪关半步。但是…一旦永林城破…嘿嘿,碎雪关只怕连半日都守不住了。”碎雪关和永林城之间并无屏障,一旦叛军过了永林城就等于把守军的背后送给叛军打,到时候两面夹击不用南诏人费力,碎雪关的守军自己就能死伤殆尽了。

    叶璃自然明白慕容慎说的都是真话,皱眉道:“以将军之见,援军几日还需几日可到?”

    慕容慎笑容苦涩,“若是…最多两日援军便可到。只是现在…十天之内只怕别想看到援军的半个影子了。”

    叶璃挑眉,“那么将军的意思是碎雪关守不住了?”

    慕容慎咬牙道:“守不住也要守。只要慕容慎还有一口气在南诏人就休想从碎雪关前踏过。”叶璃沉默了片刻,抬头问道:“将军预计还能再守几日?”慕容慎沉声道:“那要看永林还能在坚持今日。不知王妃这次带了多少黑云骑来?”

    叶璃叹息,“这次纯属碰巧,黑云骑只有区区两千人。将军…如果碎雪关是在守不住,是否可以…退守云澜江?”慕容慎一挥手,坚定的道:“别人可以退,慕容慎不能退!既然皇上派了慕容慎镇守碎雪关,唯有与碎雪关共存亡!”叶璃皱眉道:“那么,将军可有想过,若是碎雪关破之后南疆人趁势挥军北上又该如何?雍州两万守军出师未捷,已经在云澜江全军覆没,此时不仅是永州危及,雍州也同样没有兵马镇守。”

    慕容慎呵呵一笑,傲然道:“王妃放心,收到吴总兵身亡的消息之后本将军就想到这点了。所以早就命人日夜监视云澜江的恒辉大桥,如果援军先来也就罢了。一旦碎雪关破而援军未至,留在那里的人就会不惜一切代价毁了渡江的大桥。无论南诏人想要重修大桥还是想要乘船渡江,或者绕道而行,行程最少也要拖延半个月以上。到时候…朝廷的援军也该到了。倒是王妃,这次多谢王妃仗义援手,还请王妃尽快离开永州以策安全。”

    叶璃起身,钦佩的对慕容慎拱手道:“既然将军心意已决,那么…永林城交给我如何?”

    “王妃?”慕容慎诧异的看着她,叶璃笑道:“我既然身为定国王妃,永州危急岂能自己先行离去。叶璃同样愿与永林城共存亡,方不负定国王府之名。不是么?”

    慕容慎沉默了许久,才终于道:“难怪……”难怪黑云骑会听从定王妃的指挥,果然不是寻常闺秀可比。世人都以为只有定王和定王妃能够指挥黑云骑,却不知道,即使是历代的定王妃真正能掌控黑云骑的却也不过两三人。前代定王妃就不用说了,即使定王生母,当年与摄政王墨流芳鹣鲽情深的那位王妃也同样从来没有得到过指挥黑云骑的权利。

    叶璃挑眉,等着慕容慎后面的话。慕容慎却只是摇了摇头并没有在说下去,只是抬起头看着叶璃道:“如此,永林就交托给王妃了。本将军无法给王妃任何帮助,只能再拨一万人马给王妃。”这一万人马本是打算等到云霆和夏殊真的支持不下去了,派去增援他们的。也是他仅能抽调出来的人马了。

    叶璃点头,“多谢将军信任。”

    接了慕容慎的兵符,叶璃也不再耽误起身准备返回永林城了。慕容慎是沙场老将,若不是这次事出突然又实在是兵力悬殊根本不会如此捉襟见肘。碎雪关的防务自然也不需要叶璃多事去插手。出了军营正好看到慕容婷拎着剑迎面疾步而来,“婷儿?”

    “咦?!”慕容婷原本急匆匆的要去找父亲,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连忙刹住脚步。瞪着眼前既熟悉又陌生的人半晌才回过神来指着她,“你…你你……”

    “放肆!”慕容慎跟在后面走了出来,瞪了慕容婷一眼道:“你这丫头怎么对徐公子如此无礼?”

    “徐公子?!”慕容婷尖叫。叶璃展颜一笑,对着慕容婷挑眉,“在下徐清流见过慕容小姐。”

    慕容婷俏脸一红,连忙躲到慕容慎身边去。埋怨的瞪了叶璃一眼。实在不能怪她突然变得脸薄,怪只怪叶璃伴的男子模样太好了,即使没有化妆改变模样,看上去依然是个清俊又略带稚气的俊美少年,没有半点女儿家的娇态。慕容婷一向自诩性格豪迈,英姿飒爽,但是她也不得不承认就算自己穿男装也不会比眼前的人更像男孩儿。即使知道叶璃是个货真价实的女子,但是看着一个还带着些天真稚气的俊美少年对着自己心里,慕容婷还是忍不住有些窘迫的。

    看着慕容婷难得脸红的模样,叶璃忍不住忍不住对她一笑。阳光下的少年清俊而优雅,一身黑衣也掩不住那干净透彻的稚气。慕容婷只能把眼睛瞪得更大,心里暗骂:“妖孽!”

    “将军,在下先行告辞了。”不在招惹慕容婷,叶璃转身向慕容慎告别。慕容慎点头,慎重的道:“如此永林城就劳烦公子了。”

    “定不辜负将军所托。”叶璃笑道。

    慕容婷看了看叶璃,眼珠一转,“爹,阿…徐公子要去永林做什么?”

    慕容慎皱眉道:“徐公子前去协助云霆和夏殊守城。”慕容婷连忙道:“我也要去。”

    “休得胡闹,徐公子去办的事正事,你跟着凑什么热闹?”

    慕容婷气得直跺脚,之前说自己是女儿家不能上战场,现在还不是让阿璃去战场了?“我不管,我也要去帮忙守城!我是爹爹的女儿,不是只会在军营里吃白食的废物!阿…徐公子,带我一起去好不好?”一激动,慕容婷也忘了叶璃还穿着男装直接扑到他身上抓着衣袖摇晃起来,引得来往的士兵纷纷侧目。叶璃轻咳了一声,拉开她的手笑道:“慕容…男女有别。”

    慕容婷这才注意到四周过往的士兵诡异的目光,连忙放开手对着叶璃伴了个鬼脸。回过头去拉着父亲撒娇,“爹爹…让婷儿去嘛女儿绝对不会给给人添麻烦的。”

    慕容慎被她缠着没辙,只得看向叶璃。叶璃低头笑道:“如果将军放心的话,就让慕容跟我一起去好了。”慕容慎叹了口气,如今情势危急,留在碎雪关还是去永林城真的没多大区别。就算留在碎雪关等到真的交战起来自己也顾不了她了,“罢了,这丫头就劳烦徐公子了。她若是敢任性胡闹,徐公子可以军法处置不必手下留情!”

    “谢谢爹!”慕容婷大喜,完全不在意父亲后面所说的军法处置。这样至少说明爹爹肯将她当成一名士兵而不是一个不懂事的小姑娘了吧?

    “谢谢爹!”慕容婷大喜,完全不在意父亲后面所说的军法处置。这样至少说明爹爹肯将她当成一名士兵而不是一个不懂事的小姑娘了吧?

    告辞了慕容慎,叶璃一行人在碎雪关前后停留不到一个时辰又开始往回敢去。慕容婷骑在马背上一脸羡慕的看着叶璃所骑的骏马以及跟在她身后的几名黑云骑士兵。只是才几个人而已,就有这样的气势,要是真的整个黑云骑都在眼前,那将会是怎么样的壮丽景象啊。光是想一想就让人觉得热血沸腾了,“阿…啊,徐公子,你怎么会来碎雪关的?我爹可真放心你,我怎么说爹都不肯让我上战场,但是你一来爹居然就肯把永林的防务交给你。”想到此处,慕容婷不觉得心中有点酸酸的,爹是不是真的觉得自己很没用所以才不肯让自己上战场啊?

    叶璃笑道:“去南疆办点事,碰巧遇上了。”

    “王爷居然肯让你一个人来南疆办事?王爷真是个好人。不像我爹,整天就会在我耳朵边上唠叨女孩子成了亲要乖乖的在家里操持家务,要贤良淑德…我才不要乖乖呆在家里呢。”慕容婷不满的轻声抱怨着,最后那一句低得像是耳语了。不过在场的都是耳力极佳的人,自然都听得清清楚楚。云霆笑道:“慕容小姐,你这样说冷公子可是会哭的。”慕容婷呲牙,对着云霆哼一声拍马跑到前面去了。叶璃含笑跟了上去,笑道:“慕容将军也是疼你,怕你有危险啊。”

    “我知道啊,可是爹爹只有我一个女儿,我也想要爹爹为我而骄傲嘛。而且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才不会冲动行事呢。爹爹不许我上战场,我就是再怎么着急也没有背着他偷偷地跑去啊。”

    叶璃点头,慕容婷虽然偶尔有些任性,其实却非常懂得分寸不会让人真的为她担心着急。

    ------题外话------

    下一章…男女主相见,感情开始加温了哟~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89.初露峥嵘
下一章:91.夜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