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天下惊 > 97.韩家新主

天下惊 - 97.韩家新主

所属目录:天下惊      发布时间 : 2016-10-15

  97。韩家新主

    韩明晰进来的时候看上去和平时总是嬉笑张扬的模样判若两人,原本俊美中总带着几分邪气的笑容已经消失不见。现在更多的是几分疲惫和阴郁,似乎还有几分被遗弃的委屈和失望。叶璃只能在心中无声的叹息,墨修尧做了他认为最合适的决定,韩明月选了他认为最重要的人。而韩明晰…其实从头到尾,他才是最无辜的那一个。

    “王爷,王妃。”韩明晰声音有些生硬的道。

    墨修尧微微点头,淡然道:“韩公子请坐。”韩明晰无言的坐下,目光在叶璃身上淡淡的流过停留了片刻便重新停驻到了墨修尧身上,“王爷早就知道我大哥的打算了?”盯着墨修尧,韩明晰毫不客气的问道。墨修尧点了下头,道:“韩明月了解我,我也了解他。所以…他会为了什么人什么事做什么样的决定我大概能猜到几分。只不过,他应该没想到我会来的这么快。”韩明晰沉默,不错,如果墨修尧没有突然来到广陵,也许韩明月就会在某个夜晚或者白天安排好一切之后突然消失不见了。而现在,全盘计划被打乱的韩明月只能出其不意的偷袭韩明晰,然后仓皇离去。却留下了一大堆的烂摊子给他从小宠到大的弟弟。

    “那么,韩公子现在来见本王是有什么打算?”墨修尧沉声问道。

    韩明晰盯着他问道,“如果我什么打算都没有,王爷打算怎么做?”

    墨修尧垂眸道:“广陵城里以及大楚境内的天一阁暗桩将会在三天内全部被铲平。至于韩家,本王并没有权利处置,只是如果京城的旨意真的下来,内容会是什么韩公子应该心知肚明。”

    “九族尽诛……”韩明晰苦涩的低喃道,大哥,为了那个女人你当做是半点也不顾念我半点也不顾念韩家了么?大厅里沉默了半晌,韩明晰终于抬起头来对墨修尧道:“韩家已经将韩明月逐出家门,从此韩明月不再是广陵韩家的人!”墨修尧淡淡挑眉,谁说韩明晰一无是处,就这份当机立断的心智来说,韩明晰绝对比韩明月更适合执掌韩家。墨修尧点头,“既如此,本王也会上书皇上,言明韩家的清白。”韩明月垂眸淡淡道:“多谢王爷。”虽然对墨修尧一直没有好感,但是韩明晰却不能不谢他。即使韩家和韩明月断绝了关系,一旦将来韩明月真的为西陵效命,韩家依然逃不了被治罪的命运。即使侥幸能够逃脱,那些打点疏通关系所需要的花费也足以毁了韩家。而有了定国王爷的一句话,即使是皇帝也不会质疑韩家的清白。定国王府与周边三国可以说是仇深似海,就算皇帝自己通敌定王也绝不会通敌。

    “在下还有一事,请求王爷和王妃成全。”

    “公子但说无妨。”墨修尧道。

    韩明晰眼中闪过一丝坚毅,看着叶璃道:“韩明晰以韩家家主的身份,愿意追随王爷和王妃。”以韩家家主的身份追随,就表示整个韩家都将支持定国王府。

    “条件是什么?”墨修尧道,韩明晰下这么大的赌注当然不可能是无条件的。

    韩明晰沉声道:“只求…如果将来大哥落在王爷手里,请王爷高抬贵手饶他一死。”韩明晰心里非常清楚,以韩明月以后的身份和立场不可能不和定国王府对上。同样他更清楚的是他的大哥还远不是定王的对手。不只是因为他的武功才智稍逊定王,更是因为…他没有如定王妃一般的助力,那个贱人只会给大哥惹麻烦。墨修尧低声笑道:“韩公子果然是重情重义,既然韩公子对本王如此有信心…如你所愿。韩公子以后有什么事直接按阿璃的意思办就是了。”韩明晰有些意外的看了墨修尧一眼,在看看坐在他身边的叶璃,垂首道:“属下遵命,打扰王爷和王妃了,告辞。”

    见韩明晰起身离去,墨修尧想了想突然开口道:“韩明月敢这么痛快放手而去,是因为他同样清楚本王的行事。他知道,本王不会伤了韩家根本的。”

    韩明晰脚下顿了一下,头也不回的踏出了大厅。

    “为什么要告诉他这个?还让他听我的?”叶璃看着墨修尧不解的问道。墨修尧笑道:“韩明月重情,韩明晰同样重情。不过韩明月更看重的是私情而韩明晰却更重视兄弟情。语气让他有一天知道了本王算计他韩家的势力而心存芥蒂,还不如现在就直截了当的告诉他。他是聪明人知道该怎么选择。至于…阿璃,既然已经卷进了这场纷争,谁也无法抽身而退了。阿璃,你需要有足够的实力自保。即使没有我也让人不敢轻易动你的实力。况且,韩明晰此人心高气傲又有些心计。他若是不服我就算效忠我也免不了阳奉阴违,我觉得他不会害你。不过阿璃……”似乎想到了什么,墨修尧一脸认真的看着叶璃。叶璃挑眉,墨修尧声音轻柔温雅,“你可不能对他太好了。不然……”

    “怎样?”被他有些古怪的眼光看的不自然,叶璃问道。

    “不然我就杀了他!”墨修尧低声道,但是叶璃却听的出来话里的认真,“至少在我活着的时候不行。”

    叶璃心中一颤,伸手握住他的手,认真的道:“你不会有事的。”墨修尧淡淡一笑,不再谈论这个话题,“好了,阿璃。还是继续说刚才的话题吧。”叶璃的记性当然也不差,挑眉看着墨修尧问道:“什么样的女人能让韩明月那样的人如此魂牵梦萦?”不说韩明月本身见过多少角色女子,就说他身为明月楼主,清风明月楼里的女子哪一个不是多才多艺国色天香的。要怎么样风华绝代的女子才能把韩明月那样的男子迷成这样。墨修尧看了看叶璃,沉声吐出三个字来,“苏醉蝶。”

    “苏醉…苏醉蝶?!”叶璃有些惊骇,“苏醉蝶没死?”

    墨修尧淡淡点头,似乎对自己前未婚妻没死的事情并不怎么在意。对身为自己曾经的好友的韩明月迷恋前未婚妻的事也完全不在意一般。只是片刻的时间,叶璃的脑海里已经转过了无数的念头和思绪,好一会儿才问道:“去年要韩明月劫持我的人就是苏醉蝶?她现在人在西陵…而且和西陵皇室有关?”墨修尧歉疚的看着叶璃,点了点头。

    叶璃忍不住揉了揉眉心,一边在脑海里分析自己所知的信息。苏醉蝶是在墨修尧重伤三个月病逝的,但是现在却有身在西陵而且还很有肯能是西陵皇室的人。韩明月和墨修尧是好朋友但是又倾心于苏醉蝶。苏醉蝶过世后韩明月和墨修尧决裂,但是明显是韩明月有负墨修尧的样子,也就是说…韩明月和苏醉蝶一起做了什么对不起墨修尧的事。不过应该不是这两人之间有什么私情,看韩明晰对苏醉蝶的态度评价苏醉蝶应该是在利用韩明月才对,“苏…那位苏小姐病逝,是韩明月帮得忙?”

    墨修尧微挑剑眉,淡然笑道:“阿璃果然心思敏捷。”

    叶璃浅笑,“这并不难猜,苏小姐还活着这件事能够瞒过那么多人其间必然需要极大的势力,但是苏老大人虽然德高望重苏家在京城却并没有什么势力。如果不是你帮助苏小姐诈死,那么必然就只有与苏小姐关系很好并且对她心存爱慕的天一阁主能够做到了。你…应该不会做这种无聊的事情吧?”看他现在对苏醉蝶的态度也不像是会那么轻易让未婚妻诈死逃婚的人。墨修尧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但是却并没有什么愤怒怨恨,只是单纯的不愿提起而已。叶璃偏着头思索着,“其实比起苏小姐为什么会诈死,我更好奇的是苏小姐诈死之后为什么会去西陵?”如果只是单纯的不愿意嫁给墨修尧这样一个重伤残疾的人,诈死之后以她的姿容完全可以在大楚找一个如意郎君,或者干脆跟韩明月在一起。撇去某些方面不谈,韩明月绝对是女子眼中数一数二的如意郎君。以墨修尧这些年对苏醉蝶和韩明月的态度来说,就算他们两个真的在一起了,墨修尧应该也不至于打击报复。一个从小生活在京城的大家闺秀,诈死之后千里迢迢的跑去西陵国……

    “方便说说苏小姐现在的身份么?”叶璃好奇的问道。

    “西陵国倾容贵妃,白珑。”

    “倾容贵妃?”叶璃挑眉,再没有常识她也还记得贵妃的封号似乎只有一个字,这么说来苏醉蝶在西陵国的身份还不低了。看了看墨修尧,叶璃决定还是不要问了。只要知道在自己和苏醉蝶之间墨修尧绝对是站在自己这边的就行了。至于那位明显对墨修尧旧情难忘或者说是有些不甘心的西陵贵妃…还是她自己来研究好了。跟丈夫讨论他的前未婚妻,显然不是一个好话题。

    叶璃决定不说了,墨修尧却并没有这么想。神态平静的开口道:“白家是西陵四大姓氏之一,西陵国历代皇后贵妃大多出自白氏。其中也包括现任西陵皇后。白珑是七年前入宫的,当时封为容妃,颇受西陵皇宠爱。皇后去世以后,被封为倾容贵妃。如果不是西陵皇后临死之前亲自向西陵皇请封同出白氏的慧贵妃为后的话,现在她已经是西陵皇后了。”

    叶璃默然,不到十年时间从大楚定王府二公子的未婚到西陵贵妃差一点是西陵皇后。不得不说这位苏小姐的人生路走的非常传奇。看看墨修尧一副知无不言的模样,叶璃犹豫了一下问道:“你是后来才知道她没死的,还是一直就知道?”墨修尧唇角微沉,道:“当时我的伤尚未痊愈,知道的时候韩明月正要将她接出京城。”

    “你就没做点什么?”叶璃好奇,以墨修尧原本的性格就算不立刻杀了韩明月和苏醉蝶,也不会让他们完好无损的离开京城才对。或者若是墨修尧真的很爱苏醉蝶的话,就更不会让她离开京城了。墨修尧瞥了她一眼,“当时我心情很不好,确实是打算杀了他们。不过…苏老随后赶来了,亲自跪在地上求我。苏老是我的启蒙恩师,苏醉蝶的父亲对大哥有救命之恩,她的哥哥也是在那一场仗中为了救我而死的。冷静下来之后就放他们走了。”

    叶璃默默点头,谁再告诉她墨修尧爱苏醉蝶入骨她就把他丢水里洗洗眼睛。这男人声音平静的跟陌生人差不到哪儿去了。不过,苏醉蝶那样的美人都不能打动墨修尧么?“你…喜欢过苏醉蝶么?”墨修尧有些惊讶的看了叶璃一眼,淡笑点头道:“当然喜欢过。”叶璃微微蹙眉,忽略掉心里的那一点不自在,“那现在为什么……”

    墨修尧打断她道:“她是我的未婚妻,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以后她还可能是我的妻子。而且她长得很美丽,才华也很不错,性情也很不错。我为什么不喜欢她?不过…她似乎总是认为我对她不够好。我受伤之后她要诈死离开,因为他父兄的关系我放她自由。然后我们就没有任何关系了不是么?”

    叶璃点头。将墨修尧的话总结出来就是曾经墨修尧觉得苏醉蝶是个完美的未婚妻,定国王府的男子一贯专情并不止在于爱不爱的问题上。只要认定的妻子就会对她好所以这才是京城里流传的所谓两情相悦的真相。既然最后苏醉蝶选择了离开,自然就跟墨修尧没有关系了。所以在现在的墨修尧眼里苏醉蝶只是个陌生人,甚至…现在还有可能是敌人。

    广陵城本身并没有太多的事情要处理,倒是韩明晰动作十分迅捷,当天广陵城里就传出了韩明月被逐出韩家以及韩家换了二公子当家的消息。对于韩明晰此人,即使是广陵城的百姓知道的也并不多,只是知道韩家有这么一个二公子,至于别的却是一概不知。如今韩家换了当家,广陵城的大小富商官员们自然都要关注一二。在这场显得有些意外的喧嚣中,墨修尧和叶璃等人悄然离开了广陵往楚京而去。

    刚回到京城,墨修尧就被皇帝招入宫中议事去了。叶璃也没有去理会墨修尧要怎么解释她当初失踪并且出现在永林城的事情,就已经被王府里拥上来关心的众人缠的脱不开身了。好不容易安抚了乳娘和林嬷嬷,听完了墨总管和孙嬷嬷禀告近期定国王府的大小事务。叶璃正想着去看看如今依然在修养的青鸾和青玉,又有下人来禀告叶大人和叶老夫人求见。

    比起去年的春风得意,这一年叶尚书可以说是乌云盖顶了。年初的时候身为定王妃的三女儿在宫里失踪了不说,身为昭仪的二女儿和小外孙有被火给烧死了。这还没过两个月叶家还没缓过来,四女婿有突然起兵造反。皇上虽然还没有因此而迁怒叶家,但是叶尚书的日子也不是那么好过了。偶尔也尚书甚至忍不住开始怀疑老天爷是不是看他不顺眼了才这么整他。所以,在听到定王和定王妃双双回京的消息之后,叶尚书也顾不得摆什么父亲的架子等着叶璃回家请安了。直接带着叶老夫人就上门来了。

    叶璃踏进花厅看着叶尚书和叶老夫人明显苍老憔悴的模样有些惊讶的扬了扬眉,“父亲,祖母。”

    “璃儿,你总算是平安回来了,真是担心死祖母了。”叶老夫人拉着叶璃老泪纵横。叶璃淡淡微笑道:“让祖母操心了,是璃儿的不是。”

    叶尚书有些奇怪的打量着这个女儿,总觉得有哪儿不太对劲。虽然自从妻子过世之后他就不太愿意和这个女儿相处,但是这并不妨碍他知道叶璃的一些情况。这个三女儿从小就性情沉静不喜言语,却跟妻子一样仿佛天生就带着名门世家的大气和优雅。但是这次在见到她叶尚书敏锐的发现,她的眉宇间似乎多了一些什么东西。即使只是安静的坐着,任由叶老夫人握着她的手恬静微笑,叶尚书却清楚的感觉到一股从前所没有的锐气和压力。不由的想起了之前听到的传言,关于定王妃突然出现在永州,并且协助慕容将军麾下的守将镇守永林的事迹。虽然这个消息知道的人并不多,但是叶尚书身为皇帝,黎王,定王的岳丈,自然有某些不为人知的消息渠道。得到的消息的可信度也绝对比外面的传言更加真实得多。看着眼前唇边带笑的温婉女子,叶尚书心中五味杂陈。他有一个深藏不漏的女儿,这个女儿却连他这个父亲也一起瞒着,而他却将她当成一颗弃子用了。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96.叛国
下一章:98.幽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