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天下惊 > 99.徐府商谈

天下惊 - 99.徐府商谈

所属目录:天下惊      发布时间 : 2016-10-15

  99。徐府商谈

    叶璃将青玉和青鸾的事跟墨修尧说了一遍,墨修尧转身便吩咐人去查了。不管那个假扮墨修尧的人是谁,那个女子都绝对不会是苏醉蝶。会有人想要利用这件事来挑拨两人甚至是定王府和徐家的关系,可见这个人

    绝对是足够了解定国王府以及墨修尧本人的。至于被人假冒的事,墨修尧并不担心。因为定国王府的下属从来都是认令不认人的,虽然王爷和王妃不在其例,但是所有的人都知道,定王是从来不会随意越级向下面的

    人下什么命令的。何况,若是那些暗卫连自家王爷的真假都认不出来也不用在混了。

    回到京城第二天,叶璃就亲自去徐家探望舅舅舅母。在永林城的事虽然一般人并不知道,但是却绝对瞒不过宫里还有那些各有消息渠道的权贵们。而且墨修尧如今身体康复了自然需要担负起身为定国王爷的责任,

    所以叶璃这个定王妃自然也不需要再刻意的低调了。

    刚一踏进徐府,徐清炎如风一般的刮了出来,拉着叶璃唧唧咋咋的说个不停。看得跟在他身后出来的徐鸿彦额头上青筋直跳,“清炎!”

    徐清炎脸上一僵,求救的朝着叶璃挤了挤眼睛才回头对着徐鸿彦讨好的一笑,“二叔,这不是看到璃姐姐回来了,高兴的么……”徐清泽淡淡的看着他没说话,徐清柏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道:“璃儿回来了我们都很高兴,看看你那副德行。还好不是在云州,被爷爷和父亲看到非罚你不可。”徐清炎缩了缩脖子,对着四哥做了个鬼脸。

    叶璃看到亲人只觉得心中一片暖意,含笑道:“二舅舅,二哥四哥你们就别怪五弟了。许久不见璃儿也很高兴呢。”

    徐鸿彦打量了叶璃一番,才满意的点头道:“看来这些日子在外面没有受苦,气色倒是比在京城的时候好了不少。”徐夫人已经上前来拉着叶璃嘘寒问暖,又是心疼她一个人出门在外辛苦,又是觉得她消瘦了不少

    要好好补补了。知道他们有正事要谈,徐夫人拉着叶璃说了几句话就转身去吩咐厨房准备午膳去了,将空间留给丈夫和儿子们。

    进了书房坐定,还来不及说什么徐清炎就扭来扭去的不消停了,眼巴巴的望着叶璃道:“璃姐姐,你真的去镇守永林了?”叶璃有些惊讶的挑眉道:“连你都知道了?看来边城的消息传得确实不慢啊。”徐清炎挥

    挥手道:“璃姐姐你不知道,有些消息吧在外面确实是秘密,但是一传回京城来啊就不是秘密了。知道这件事儿的人可真不少呢,前几天就有人拐弯抹角的跟我打听你的消息了,哼!欺负本公子年纪小好骗么?”徐

    清泽点头,看着叶璃道:“小五说的不错,消息渠道能伸到碎雪关去的不多。但是在这京城里却藏不住什么秘密。”

    叶璃挥挥手道:“那也罢了,这事儿我跟王爷商量过了。原本定王妃能调动黑云骑就不是什么秘密。我去永林到底是在战场上很多事情想要遮掩也遮掩不住,让人知道了也没什么。”徐鸿彦皱眉道:“王爷的意思

    是……”看着眼前的容貌清丽和小妹有几分相似的外甥女,徐鸿彦有些不确定是不是他想到的意思。毕竟虽说历代定国王爷都不喜女色对王妃不管出身都十分敬重。但是真正掌握过定王府兵权的王妃其实也只有百

    年前的轻云郡主一人而已。如果定王对璃儿……虽然高兴于定王对外甥女的看重和信任,但是徐鸿彦却对这一份看重有些担忧。一旦掌握了定国王府的兵权,璃儿就再也不是单纯的一个王妃那么简单了。到时候将

    要面对的是是非非只怕也不是他这个舅舅能够帮衬得了的了。

    叶璃望着徐鸿彦,正色道:“璃儿明白舅舅的担忧,但是…从大婚那天开始璃儿就已经和定王府绑在一起了。有些事如果无法避免的话,那么不妨迎头而上。两个人总比一个人要好一些。”

    徐鸿彦忍不住叹气,这些日子皇上在朝堂上的动静他虽然一直不闻不问但是并不是真的没看明白。从黎王起兵开始,皇上依偎提拔柳、王、云三家。甚至可以说毫无掩饰的借铲除黎王党打压从前亲定王府的朝臣。

    这些年朝堂上为皇上或明或暗的安插了不少人,如今王云两家突然崛起取代了原本的叶家,甚至有超越华家的趋势。更糟糕的是不知道什么事柳王云三家已经暗地里抱成了团。原本三股势力分开并不怎么眨眼,但是

    现在一转眼竟是皇上的人独占鳌头了。要说皇帝这些动作真是为了对付黎王,只怕徐清炎都不会相信。徐鸿彦自然也看得明白,皇帝根本没把自己那个弟弟看在眼里,他真正的目标永远都是定王府。

    徐清泽声音一贯的冷漠,看着叶璃的眼里却带着淡淡的暖意,“璃儿若是有这个能力,接下来也无妨。”

    徐鸿彦无奈的点点头,怜爱的看着叶璃道:“你大舅舅前些日子来的信里也提了,你既然能带人出现在永州他大约也猜到了定王的意思。只是以后你自己要千万小心才是。咱们家里除了你三哥全都是读书人,只怕

    也帮不上什么忙。”徐鸿彦不是武官并不表示他就不了解武将。武将和文官不同,特别是纵横沙场的名将他们可不会管你是什么身份什么地位。不能服众的话你就是皇帝的女儿他们也不会买你的帐。叶璃点头,浅笑

    道:“二舅舅放心吧,这次在永州王爷将慕容将军帐下一个还不错的校尉给了我,还有一起镇守永林的黑云骑统领。都算是熟人倒不用担心那么多,至于其他的以后再说就是了也急于一时。”徐鸿彦这才眉头微展,

    点头道:“还是王爷想得周到。”

    徐清炎笑道:“早知道璃姐姐能统领墨家军,三哥还干嘛自己跑到军营去,直接跟着璃姐姐不就成了?”

    徐鸿彦瞪了他一眼道:“胡扯,清锋那小子若是在军营里没出息还不是给璃儿拖后腿的?若是他自己有出息在哪儿不一样?”徐清炎眨眼道:“我只是觉得有三哥在好歹是自己人璃姐姐也放心一点嘛。”叶璃笑道

    :“现在说这些为时过早。我现在可管不到墨家军的事儿。何况,三哥那性子若是知道因为我他才进了墨家军,只怕一早儿跑得远远的,非要自己出人头地了才算数。”想起自家儿子那个性子徐鸿彦也不由得一笑,

    却又似乎十分满意,语重心长的对叶璃道:“虽说王爷信任你,但是也要记得许多事情还是要公私分明才好。无论是皇家还是别的什么,最忌讳的便是外戚太盛。璃儿可明白?”

    叶璃心中一暖,点头道:“璃儿明白,多谢舅舅教诲。”

    见叶璃听进去自己的话,徐鸿彦欣慰的点点头轻声叹息。璃儿和自己那个聪颖却柔弱的小妹真的不一样,虽然璃儿并不姓徐,但是他却依然有一种吾家有女的骄傲和欣慰。相信父亲看到这样的璃儿也是会万分欢喜

    的吧。

    叶璃又将自己去在南诏的事情以及徐清尘的是仔细说了一遍,徐鸿彦不赞同的皱眉道:“将自己置身于险境,清尘也太过冒险了一些。”徐清柏倒是半点也不担心大哥的安危,笑道:“二叔你放心就是了,大哥什么

    时候做过没有把握的事情?璃儿不是也说了么,就算她不去南疆大哥也一样有把握脱身的。”徐清炎连连点头道:“四哥说的对,璃姐姐,那个南疆圣女长得很美丽么?她为什么抓了大哥却又不伤害他?就连逼供都

    没有啊,该不会看上大哥了吧?”不得不说,某种程度上徐清炎真相了。叶璃眨了眨眼,有些遗憾的摇头道:“我没有见过南疆圣女,不过应该不差吧。”

    徐清柏挑眉道:“我倒觉得那位安溪公主对大哥有意思。二哥,你说。”

    徐清泽放下茶杯,淡然道:“都不可能。大哥只拿安溪公主当朋友。”

    徐清炎躲在徐清柏身后对着二哥龇牙,小声嘟哝着,“真是不解风情,真不知道秦姐姐怎么受得了你。”倒是徐清柏好奇的看向叶璃问道:“璃儿骗安溪公主你是大哥的未婚妻,大哥怎么说?”闻言,徐清炎顿时

    双眼发亮,蹭蹭的盯着叶璃。叶璃有些气闷的咬牙,早该知道被大哥给骗了,他根本没有写信告诉舅舅他们这件事,结果倒是她自己泄了底。小心的觑了二舅舅一眼,小声道:“大哥什么也没说。而且…大哥还利

    用我挡桃花来着。”

    徐鸿彦无奈的摇了摇头,嘱咐道:“你身份不同,查你大哥的下落固然重要,名声也要稍微顾忌一些。”

    “璃儿知道了。”徐鸿彦没有训话,叶璃心底松了一口气,脆声笑道,“对了,还没恭喜二哥,四哥和五弟金榜题名呢。”

    徐鸿彦摇摇头,没好气的瞪了徐清炎一眼。虽然今年一开春就诸事不顺,但是每三年一届的科举还是照常举行了。原本倒也没什么,毕竟谁也不会认为徐家教出来的儿子会名落孙山,但是徐家三位公子同时金榜题名就不免让人侧目了。徐清炎委屈的撇嘴道:“我只是随便写写嘛,谁知道今年的考题那么简单……”在一屋子人的注目下,徐清炎终于掰不下去了只得心虚的低下了头。他怎么能说他被某个权贵公子挤兑了几句,一时不爽就全力以赴了呢。

    叶璃笑道:“所以这次…二哥考了甲榜探花,五弟第四名,四哥十九名?”

    徐清炎偷瞄了一眼徐清柏,更加心虚的耷拉着脑袋。他当然知道四哥的才华绝对更在自己之上,二哥也绝对可以甩那个什么状元和榜眼几条街远。不过都是故意收敛起了真是的水平罢了,而自己确实是竭尽全力了也不过才得了个第四名。看着徐清炎心虚的模样,叶璃劝道:“二舅舅,这也没什么。若是五弟真的名落孙山了只怕才惹人怀疑呢。”徐鸿彦皱眉道:“他今年原本就不应该去参加科考。”说道这个徐鸿彦心中也是无奈,清炎才十四岁而清柏也不过十六七岁。身为男儿即使是徐家的男儿又有谁不想名扬天下做出一番业绩来?徐家几个孩子,无论是沉稳的徐清泽还是飞扬跳脱的徐清炎,如果不是身在徐家绝对都是金榜状元之才,将来的前途自然是平步青云无可限量。然而身在徐家,他们却只能空有抱负,享有徐家的虚名却什么也做不了。这些…都是受徐家盛名之累啊。徐鸿彦永远都记得当年父亲带着大哥辞官离京的时候看着自己沉重而歉疚的眼神。他曾经也是怀有一腔的经纶济世之心,可惜皇家不需要他们又雄心抱负,皇家只需要他留在御史这个看似清贵实则毫无实权的位置向世人展示皇家的恩德。

    “既然二哥四哥五弟都金榜有名,是要在京留任么?”叶璃问道。徐清泽和徐清柏还好说,徐清泽已经二十,性情更是沉稳。徐清柏虽然还小一些,确实徐家最长袖善舞的一个。而徐清炎年纪小不说,性子也是飞扬的还像个没长大的孩子。徐鸿彦摇头道:“你二哥和四哥留下,我已经上折子给皇上,清炎年纪尚小,而来父亲年事已高需要他回云州侍奉父亲。”

    “皇上会同意么?”只怕在墨景祁看来,留下徐清炎远比留下徐清柏有用的多。

    徐鸿彦淡然笑道:“小五是徐家最小的,百善孝为先。皇上不能不答应。”

    既然二舅舅有把握,叶璃也就不再多问了。转念关心起徐清泽和徐清柏的职位来,徐清泽身为探花为送进了翰林院做个编修。徐清柏是进士,进礼部候补。都是清闲而没有实权的职位。比起同科的状元榜眼进士,他们的品级是最高的,但是同样,他们的权利是最少的。特别是徐清柏,领着礼部员外郎的俸禄确实个候补的虚衔,天知道哪一年才补得上?最重要的是,徐清泽和徐清柏的性格根本就不适合他们所处的位置,调换一下还差不多,“二哥的话是一定要留在京城的,四哥如果可以最好还是外放好一些。”

    徐清柏看似年纪小性格温和,实则心思深沉长袖善舞,典型的扮猪吃老虎。如果不是因为徐家的关系,即使是出身普通人家,只怕不出三十五六岁就能位极人臣。其实徐清柏才是徐家最适合做官的人。

    徐鸿彦摇头道:“皇上哪里会放心让他外放?”

    叶璃凝眉道:“也未必,四哥年纪还小皇上或许会放心一些。只是…只怕要辛苦四哥一些了。”

    徐清柏淡笑道:“皇上肯让我去的大约都是那些穷山恶水之处罢了。不过总比呆在京城无所事事还处处受制于人强一些。”徐鸿彦看了看徐清柏,明白他对叶璃的建议确实是心动了。也是,如果让他选的话他也宁愿外放出去就算当个县官小吏也比在京城里无所事事听那帮文臣闲磕牙要强得多。沉思了片刻,徐鸿彦点头道:“也罢,如今皇上正忙着呢,这一点让步他应该会同意的。”徐清柏点头淡笑道:“多谢二叔。”徐鸿彦摆摆手示意他不必多说。

    叶璃陪着舅舅舅母用了午膳就准备回府了,临走时徐鸿彦沉声嘱咐道:“璃儿,以后要小心宫里的人。”

    叶璃一怔,有些惊讶的看向舅舅,徐鸿彦只是挥挥手便不再多说什么了。叶璃只得拜别了舅舅舅母转身回府。

    回到府中,京城各家各府的拜帖和邀请宴饮的帖子已经摞了厚厚的两堆。叶璃翻看了一下,挑出几张重要的回了。有些头痛的发现她或许需要一位或几位全能助理一类的人。身边的几个丫头都不行,青霞青霜本身会的就不多,青鸾青玉虽然各有所长却和这些无关。韩明晰倒是个好人选,但是其人太过招摇惹眼了。将自己身边能用的人过了一遍,最后还是招来了暗二和暗三,丢给他们一堆待处理的折子卷宗。暗三苦着脸发现他们从原本什么都不用做只要暗中跟着主子的暗卫继公子哥身边的随身侍卫,大小姐身边的全能保镖,定王妃身边的全能保镖之后又变成了定国王府的账房先生,以及各种管事。权利大的让暗三忍不住心肝之颤,欲哭无泪,“王妃…这个我看不懂……”

    “去学。”叶璃下笔如风的批着手里的卷宗,头也不抬的道。

    暗三苦着脸,“王妃,我们是暗卫。”

    叶璃淡淡的抬头瞥了他一眼道:“我不需要暗卫。以后秦风会跟着我。”

    “他是黑云骑统领。”暗三不甘的嘟哝道,就算王妃需要人帮忙算账也该找墨总管孙嬷嬷不然就让秦风来算账。为什么要让他做这么娘们的事儿然后却让秦风顶了他的位置?叶璃满意的点头道:“真是因为他是黑云骑的统领,帮我做事的时候可以顺便兼职做侍卫。你们…也可以顺便兼职做我的助理。”

    “助理?”暗三一脸茫然,暗二一脸木然。助理是什么东西?听起来一点也没有暗卫威风啊。

    叶璃笑容可掬的看着两名用的很顺手的属下,“就是协助我处理所有事情的人。”

    “所有?”

    “没错,所有我需要你们帮我处理的事情。”暗二和暗三够聪明,够忠心,身手也足够好。暗二沉稳暗三灵活跟在她身边这么久也没有别人的那份拘谨,简直就是天生的辅助之才么。想到自己能从繁重的琐事中解脱出来去办别的本来没时间的事,叶璃心情颇佳,“先去找墨叔,半个月内学会该学的东西。不然…未来三个月黑云峰下将是你们的归宿。我最近刚好又想到了不少新东西。”看着主子温婉的笑容,再想想去年在那森林里摸爬滚打的一个月,两人同时抖了抖。干净利落的转身而去。听着两名属下拔腿狂奔而去,叶璃忍不住低笑一声摇了摇头。

    “王妃,云霆公子和秦风公子求见。”青鸾进来禀告道。

    “请他们进来。”云霆的家也在京城附近,离开永州之后便和他们分道而行。他们往东去了广陵,云霆直接北上回了家。此时和秦风一起到了定王府倒是让叶璃有些惊讶。不一会儿,两人并肩进了书房,“属下云霆,秦风,见过王妃。”叶璃笑道:“免了,云霆家里可安顿好了?”云霆爽朗笑道:“多谢王妃关心,家里一切都好。”叶璃满意的点头,看向秦风,秦风恭声禀告道:“王妃吩咐的事情属下也准备好了,只等王妃亲自检验。”叶璃看了一眼坐上所剩无多的账册,点头道:“时间还早,咱们现在就去吧。云霆待会儿有人送你去军营,另外王爷推荐了几本兵书。三个月内全部看完,三个月后只要你通过了考核就可以正是成为墨家军一员。明白?”

    云霆眼睛一亮,朗声道:“云霆明白,保证三个月内看完。”

    叶璃淡淡一笑,满意的点头。云霆满腔欢喜,因为将要进入墨家军的狂喜让他忘了问到底有多少书那些书,以及这三个月在军营里要做些什么。因此导致了他往后三个月的生不如此。

    换了一身男装,叶璃心中略有期待的带着秦风出府了,期间还遇到刚从墨总管那里领到一大堆过期账册的暗三正用无比幽怨的眼神扫射着秦风。让刚刚跟在叶璃身边还有些不习惯的暗卫统领莫名其妙兼背脊发凉。

    两人出了京城,秦风看着眼前除了身高略欠确依然是风流倜傥俊秀尔雅的少年不由得满心佩服。他总算明白为什么王妃一离开京城,不知各种势力找不到人就连定国王府的暗卫也找不到王妃的踪迹了。这样的乔装术可比江湖中所谓的易容术高明多了。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就算是王妃站在他面前他只怕也只能当成略有些眼熟的人放过去了。

    抬头看到秦风怪异的眼神,叶璃笑道:“不用这么惊讶,一点伪装术罢了。”

    秦风摇头道:“王妃这样的伪装术可不是任何人都会的。”所谓易容,并不是说换一个模样就可以了。真正的追踪高手看人的时候未必会看脸和身上的服饰。反而是一个人的习惯动作,身形背影等等各方面都很容易发现蛛丝马迹。但是刚才他跟在王妃身后走了一路,丝毫没有发现王妃穿男装的时候与穿女装时的动作有相同之处。甚至王妃穿着男装连走路的姿态脸上的神色包括眼神都完全没有一丝女子的模样,活脱脱就是一个刚刚十四五岁的少年俊秀公子模样。秦风不知道王妃身为名门闺秀为什么会懂得这些,但是王爷既然信任王妃,而在永林城他们也亲眼看到了王妃的能力,那么他自然也当唯王妃之命是从。

    秦风一路跟着叶璃快马来到黑云峰山下,这个地方上一次他也跟着王爷来过,不过一年时间倒是很变了些模样。原本有些偏僻荒芜的地方山脚下不远不近的伫立着两个庄子,山腰上也在原来的山寨的基础上建成了一个小庄子。山下的百姓忙碌着田间劳作,看起来就像是京城外寻常的庄子并无二致。

    两人弃马上山绕过了山腰上的寨子来到后山的悬崖边上,秦风往下面看了探了探并不是很深,“王妃,下去么?”

    叶璃笑眯眯的看着他道:“听说你们黑云骑的功夫都不错,不怕死跳下去看看。”

    秦风有些怀疑的盯着悬崖下面皱起了眉来,以他的武功从这里下去就算不容易也不至于有生命危险,除非下面有什么机关陷阱。有了叶璃的警告秦风并没有冒然施展轻功往下跳,而是运用游壁功一类的贴着山崖慢慢滑下去。只是山崖上可落脚的地方几乎都被磨平了,幸好他随身带着匕首即使插进了岩缝里才不至于一不小心滑下去。好不容易看到一个凸出的地方,还没来得及踩上去就发现那看似凸出石头的地方向外的箭尖寒光闪闪。秦风毫不怀疑只要轻轻碰一下自己就有可能被设成马蜂窝。

    无奈的握着匕首小心翼翼的避开一个一个的危险蹭下了山崖,脚底下是一片清澈的湖水。水面上甚至还飘着碧绿的荷叶和刚刚长出的几个花苞。但是那露在水面上的各种寒光绝对是为了嘲笑他才存在的。秦风吸了口气,施展轻功越过湖面丝毫不敢让自己的脚碰到哪怕一点水面。

    “左后三步。”

    叶璃的声音带着点点笑意在不远处响起,刚要落地的秦风连忙往左边摞了三步才落到地上,侧首看着站在一边显然恭候已久的王妃。叶璃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从地上捡起一颗石子往他刚才落地的地上扔去,嗖嗖——!四面八方一阵凌厉的箭雨之后,秦风无语的看着刚落地的地方插满了箭矢不由得吓出一声冷汗。

    本书由天天书吧首发,请勿转载!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98.幽会?
下一章:100.特训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