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天下惊 > 102.唯你一人

天下惊 - 102.唯你一人

所属目录:天下惊      发布时间 : 2016-10-15

  102。唯你一人

    “璃儿……”闻言,华天香一愣,轻咬着朱唇望着叶璃平日里明媚的眼睛里闪动着水光。她知道叶璃为难,皇上将这么大的事情全权交给定国王府处理,看起来是对定王府委以重任信任有加,实际上却是将定国

    王府推上了风口浪尖。叶璃如此轻易的答应长乐公主的请求,让华天香既是欢喜又是担忧。

    叶璃伸手握住她紧拽着衣袖的手轻拍了一下,笑道:“人心总有那么几分偏的。何况横竖都是得罪人的事,我为什么不能选择让我自己心里舒服一点的?”

    长乐公主可不明白这里面有什么为难的地方,欢快的扑进叶璃怀里笑道:“你果然是好人,本公主喜欢你。”叶璃秀眉轻挑,笑道:“如果我不答应公主就不喜欢我了?”长乐公主为难的看着她,纠结了半天才道

    :“定王叔说你会答应你。不过…不过就算你真的不答应本公主也不会怪你的,母后说…母后说不管你送谁去和亲都不是你的错。因为…因为这些本来就不管你的事。”没想到皇后会说出这样的话,叶璃怔了一

    下,捏捏长乐公主的小脸笑道:“替我谢谢皇后娘娘。皇后娘娘说的对,所以无论谁被送去和亲也都不是公主的错。公主也不必太难过。”长乐公主眨眨眼睛,迟疑的点了点头道:“如果本公主长大了的话,本公主

    会自己去和亲的。”

    叶璃对皇室公主郡主什么的印象一向不太好,却没想到这个小公主不仅可爱居然还会有这样的想法。揉捏着她粉嫩的小脸,叶璃笑道:“皇后娘娘和皇后可舍不得公主去和亲。而且…公主知道什么是和亲么?去

    了别的国家可没有留在大楚舒心。”长乐公主对着叶璃呲牙,抓住她蹂躏自己脸蛋的手闷闷道:“我知道,母后跟我说过身为公主虽然享受荣华富贵,但是婚事却是无法自己做主的,就连母后也不可以。如果将来还

    需要和亲而父皇选了长乐去的话,长乐不可以胡闹。因为这是身为公主的责任。”

    听了长乐公主的话,叶璃和华天香也只能在心中叹息。

    宫里并不是什么说话的好地方,即使三人躲在隐秘也免不了成群的宫女太监四处寻找。叶璃拉着长乐公主起身,“事情说完了,咱们出去吧。”自己主动走出去总比被人找到要好看一些。堂堂定国王妃跟个小公主

    躲在假山堆里,被人看到可就里子面子都没了。长乐公主自然也听到了那由远而近的呼叫声,浅浅的秀眉皱成了一团,“母后才不会老是拘着我呢,这些人最讨厌了,生怕本公主跟别人多说一句话似地。”叶璃率先

    下了假山,回头伸手将长乐公主抱了下来,然后才扶着华天香下来。

    走出去看到朝她们奔来的宫人,华天香无奈的笑道:“现在我又不方便来找你,原本以为可以说说话,看来宫里真不是能清净说话的地方。”

    叶璃笑道:“有什么不方便的,你若是得空尽管过来找我就是了。”华天香想了想,摇头道:“还是算了吧,我可是知道你现在哪儿还能抽出空闲来玩儿。”叶璃想想自己回来不过才两三天,还真是忙得不行,无

    奈的笑道:“太久不在京城事情难免多一点。我连筝儿姐姐都还没见过呢。”华天香撇嘴道:“你们早晚是一家人,筝儿被她娘拘在家里备嫁呢,你想见还不一定能见到。”扫了一眼已经快到跟前的宫女,叶璃低声

    笑道:“你若不是太挑剔了,早早的定下婚事不久什么事都没了?”

    华天香一怔俏脸顿时通红,苦于寻人的宫女已经来到眼前,只得恨恨的剜了叶璃一眼什么话也不能说。

    回到凉亭里,云妃和王昭容已经不在了。皇后看到华天香微红为褪的娇颜,再看看朝自己挤眉弄眼的长乐公主若有所悟,略带感激的朝叶璃点了点头。叶璃淡淡一笑,拉着长乐公主走进凉亭里坐下。凉亭里只剩下

    昭阳公主和昭仁公主以及容华郡主还在。其他的贵妇们纵然有心为女儿求情却也知道宫里不是什么随意的地方,并没有上前来打扰。

    叶璃一坐下就察觉到对面射来的两股不怎么和善的目光。昭仁公主还是一贯的挑剔和轻视,容华郡主瞪着叶璃的目光倒是比她母亲更多了几分怨恨。叶璃端起宫女刚送上来的茶刚揭开杯盖,身后青玉突然开口道:

    “王妃,这段时间王妃操劳过度,身子虚寒。沈先生吩咐过王妃最近忌喝绿茶。”叶璃手上一顿,端着茶杯轻轻吸了口气,惋惜的叹道:“上好的雨前龙井呢,倒是浪费了皇后娘娘的好茶。”皇后眼神一闪,眉宇间

    掠过一丝冷意,对叶璃笑道:“这龙井却是好茶,不过还是身子要紧。你若是喜欢回头我让人送一些到定王府去便是了。”

    叶璃也不客气,笑道:“那就多谢皇后娘娘了。娘娘可不要怪我贪心。”

    长乐公主坐在叶璃怀里,清澈的眼睛眨了眨,站起身来道:“母后,长乐要去练字去了。”

    皇后宠爱的看着女儿,点点头道:“去吧。”

    等到长乐公主跑的不见人影,容华郡主挑剔的看着叶璃,轻哼一声道:“定王妃不是能文能武么?什么时候身子这么娇弱连区区一杯茶都喝不得了?”叶璃含笑看着荣华郡主,道:“郡主说笑了,不过身子有什么

    不适自然要趁早让大夫看看。讳疾忌医并不是什么好事,郡主觉得呢?”荣华郡主傲然的扬眉,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道:“本郡主从来没听说过身子不适就不能喝茶的。”

    “好了,容华。”见容华郡主如此咄咄逼人,昭阳公主有些不悦的皱了皱眉,道:“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就不会好好说话么?这么横冲直撞的像什么样子?”

    “我都要被嫁到北戎去了,还管什么会不会好好说话!”容华郡主怒气冲冲的道,说罢来狠狠地瞪了叶璃一眼,显然这句话已经憋了不少时候了。叶璃在心中苦笑,和亲是皇帝决定的事,跟她又有什么关系?转身

    将茶杯递给身后的青玉,叶璃打定主意不开口说话。一边的昭仁公主也有些忍不住了,开口道:“定王妃,和亲的人选你有什么打算?”

    叶璃在心中暗暗摇头,这昭仁公主和容华郡主都是一个性子。大约是身在皇家心高气傲惯了,就连这种时候说出的话也带着命令的语气,“皇上意属的人选都花名册昨儿王爷刚带回府里,我还没来得及看呢。公主的问题我实在无法回答。”

    “皇上意属的人就是华天香,谁不知道?”容华郡主冲口而出,“你这么说分明就是想要把她剔除在外以为本郡主不知道么?”

    叶璃敛眉一笑,抬头看着容华郡主疑惑的问道:“皇上意属华小姐?既然如此皇上为何不直接下旨命华小姐前往和亲而要本妃选择合适的人选?既然如此…正好今天咱们都在宫里,不如请容华郡主去问问皇上,是不是真的意属华小姐?免得以后本妃选出了人来又不合皇上的心意。容华郡主,你觉得如何?”

    “我……”容华郡主气的脸色发白,她虽然不懂朝政上的事但是并不表示她什么都不知道。皇上为什么不直接下旨要华天香去和亲她身为皇室近亲就算自己想不到别人也会告诉她的。若是她真的跑到皇上跟前去问了只怕她就是和亲的唯一人选了。这个叶璃,居然敢算计她!果然跟叶莹那个女人一样,姓叶的都不是好人!

    “定王妃。”昭阳公主看了一眼一脸忿恨的容华郡主无奈的叹了口气,她没有子嗣,昭仁公主同样也只有这一个女儿,所以对荣华难免过于溺爱,却不想宠出了这个张扬跋扈又不会动脑子的性子。这定王妃自幼丧母论年纪还比容华小了半岁,却但看这行事气度就不是容华能够比得上的,“容华性子急不会说话,还望定王妃莫怪。”

    叶璃也知道昭阳公主素来宠爱这个侄女,也不在意含笑道:“公主言重了,其实和亲的事皇上虽然交给我办,不过公主也是知道的我年纪轻,也从没处理过这些事情,许多地方也是半懂不懂的。所以也不敢急着下定论。因此昭仁公主方才的问题我一时也无法回答,还请恕罪。”

    昭阳公主笑道:“昭仁也是为了容华着急才多问了一句。王妃不必放在心上。”

    “启禀娘娘,定王来了。”亭外的小宫女禀告道。

    皇后回头看着叶璃笑道:“都说定王和王妃恩爱非常,本宫原本来还不信,如今却是信了。这才多大一会儿定王就等不及了?请定王过来吧。”

    不一会儿,墨修尧缓步而来,站在凉亭外扫了一眼亭中众人,淡笑道:“皇后娘娘打扰了。”

    皇后笑道:“定王这是来接王妃回去了?”

    墨修尧轻轻点头,眸中含笑看着叶璃道:“我和阿璃还有些事情要先行回府,才过来打扰皇后娘娘雅兴,还请娘娘见谅。”皇后摆摆手笑道:“罢了,定王和王妃久别重逢也难怪总是牵挂不已了。今儿我也是想看看许久不见定王妃可还好。如今人也见了,定王就将王妃带走吧。”墨修尧轻声谢过,伸手拉起叶璃朝昭阳公主点了点头才告辞离去。

    两人携手走在漫步在御花园中,花园里赏花的贵妇们也都识趣的纷纷退避。墨修尧虽然身体已经康复,不过半边脸上带着的面具依然还是让不少人畏惧不已。毕竟曾经有传言定王的有一位未婚妻就是被他毁容的半边脸吓死的。何况如今朝中局势微妙,即使有人倾慕定王风采气度也不会在御花园里就上前来搭话的。

    能够提早离开皇宫叶璃心情自然不错,御花园里飘散的淡淡的芳香,叶璃悠然的走在墨修尧的身边享受着这静谧的时光倒也不忘关心一下墨修尧的心情,“怎么了?皇上说什么了你看起来心情不太好的样子。”墨修尧侧首看了她一眼,问道:“刚刚茶里有什么东西?”

    叶璃惊讶的看了他一眼,刚刚凉亭中发生的事这么快他就知道了?

    “大概有麝香红花一类的东西。青玉去检查了,回去以后应该就有结果了。”见他神色不太好,叶璃还是将自己所知的说了出来,对于自己的茶里被下了这些东西也有些好奇。那些东西对身体确实有一些影响,但是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影响实在是有限。实在不明白那些人冒险在她茶里下那种东西有什么用,就算下一把泻药也比那些药有用一些吧。墨修尧停下脚步,侧首看着叶璃道:“阿璃不知道那些药有什么效果?”

    “通络活血…止痛…”

    “阿璃,回府之后你跟着沈先生学一个月的药理。”沉默了半晌,墨修尧终于开口道。

    药理?叶璃唇角微微抽搐,好吧,她不是不知道这两样据说还有一个功效,但是…同样也据说那根本就不靠谱啊。何况…那对他们根本就没有影响好不好?墨修尧生气归生气,却依然没有放开叶璃的手,拉着她往御花园外走去。见墨修尧不跟自己说话,只是一味的向前走。叶璃觉得有些新奇,她没见过墨修尧生气,应该说从来没见过墨修尧跟她生气。拽了拽墨修尧拉着她的手,“修尧……”墨修尧侧首看了她一眼,依然没说话。叶璃无奈的叹息,好吧,是她不对不该表现的这么漫不经心。

    “你真生气了?我不是不在意,只不过…这个对我们也没什么影响所以才没那么紧张……”叶璃忍不住在心中鄙视自己,墨修尧只是不跟她说话而已,她在解释什么啊?在宫里被人下药她当然生气了,而且也能猜到到底是谁下的手。就连回礼她都已经考虑的差不多了。只不过是因为对方下的东西实在是有点出乎她的意料之外,所以才表现的随意了一点。为什么墨修尧不是生下药的人的气,却反而要跟她生气啊?最重要的是为什么她还要觉得理屈一样去跟他解释啊?

    “没什么影响?”墨修尧抬起叶璃的娇颜对着自己,深沉的眼神对上叶璃有些苦恼的眼神。叶璃并不习惯这样处于劣势的姿势,不自在的挣扎了一下道:“是啊,我知道那个药据说有那什么的功效嘛…但是我们有没有…而且那个说法好像不怎么靠谱。何况我也没喝啊。”墨修尧不会是真的在担心她被下了那种药就会那什么…将来生不出孩子来吧?看着墨修尧身上依然低沉的气压,叶璃后知后觉的想着。

    “阿璃……”

    “定王,定王妃怎么在此?”墨修尧正要说话,一道清冷的女声盖过了他的声音。两人同时回头,不远处的一树白海棠下柳贵妃一身白衣宛如冰雪仙子。

    柳贵妃目光淡淡的从叶璃身上划过,在墨修尧身上停留了片刻最后落到了两人交握的手上。墨修尧似乎对柳贵妃的目光并不以为意,淡然点头道:“柳贵妃。本王和阿璃这就出宫,告辞。”柳贵妃清冷的容颜飞快的闪过一丝复杂难辨的神色,轻咬着朱唇望着墨修尧许久,才看向叶璃微微皱眉道:“定王妃,本宫有事想和定王单独谈谈。”叶璃有些诧异的挑眉,要和墨修尧单独谈不是应该问墨修尧才对么?柳贵妃的意思是希望她主动避让么?不愧是宫中最受宠的贵妃,就这份气势就是别的宫妃望尘莫及的了。

    叶璃正要开口,墨修尧握着她的手紧了紧。叶璃抬起头对上墨修尧深邃含怒的眸子,只得侧首对柳贵妃歉然道:“真是抱歉,我和王爷有些事情要办急着出宫。今天只怕没有时间和贵妃叙话了。”柳贵妃皱眉,望向墨修尧,墨修尧淡淡道:“告辞。”

    柳贵妃脸色一白,掩在衣袖下的手紧紧地拽着。深深地看了叶璃一眼,一言不发的转身而去。

    看着柳贵妃决绝而去的身影,叶璃有些担心的看着墨修尧,“她…不会有事吧?”柳贵妃对墨修尧的感情叶璃当然也听说过,虽然这两个人在叶璃的所知中似乎从没有单独见过面。不过不可否认,墨修尧毫不留情的拒绝让她的心情变得好了许多。

    “回府。”墨修尧仿佛根本没听见她的问题,拉着她转身道。

    出了宫门回到府中,叶璃无奈的看着依然沉着脸不肯说话的墨修尧叹息,“你还在生气?”平时不爱生气的人一旦生气起来都这么难搞么?回来这一路上一句话也不肯说,平时习惯了墨修尧的温和的笑容和声音,一旦他沉默起来或者板着脸不在笑颜以对,叶璃才发现自己非常的不习惯,“我知道你是担心我,是我不对我不该那么漫不经心好不好?”叶璃在心里劝慰自己,他在闹脾气,自己不能跟一个跟个闹脾气的人一般见识。天知道她真的没有不重视这件事的意思啊。墨景祁,你给我等着!

    墨修尧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转身走到一边去坐下了。

    叶璃只觉得额头上青筋直跳,只听说过男人哄女人的,到了她这儿怎么就掉了个个儿?墨修尧你要不要这么幼稚啊?好吧,叶璃你要大度!

    “修尧…你还没消气啊。那…我去书房里处理今天的事,你气消了再说吧。”基本上不会哄人的叶璃无奈的打算撤退。不是她没耐性也不是她胆子小,而是墨修尧生气的样子实在是让她浑身不自在。平常温和尔雅的俊脸此时面无表情,看起来不像是要发怒反而是要伤心的样子。看得叶璃不由在心里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做了罪大恶极的事情再带下去说不定她就要无所不用其极的求他原谅逗他高兴了。所以…预感到一丝危险地叶璃决定火速撤退。

    “阿璃……”一只手被拉住,墨修尧稍微一用力将打算逃遁的女子拉回了自己怀中。叶璃有些窘迫的发现现在的姿势实在是有些暧昧,墨修尧坐在凳子上她被拉进他怀里别无选择的做到了他的腿上。虽然已经同床共枕了不少时日,但是关系绝对清白现在这情形不由得让叶璃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那个…墨修尧,你…能不能先放开我?”叶璃吞了口口水,有些欲哭无泪。她也不想表现的这么没用,无论面对什么人她都能游刃有余,但是偏偏面对墨修尧的时候偶尔她都会怀疑自己的智商。墨修尧静静地看着她,目光幽深而黯然,“阿璃,你把我当成你的什么人?”

    “什么…什么人?”叶璃欲哭无泪,她是疯了才会觉得墨修尧在难过。她现在最该做的事情就是挣脱墨修尧然后赶紧离开,特种兵的直觉告诉她再待下去会有不太好的事情发生,“那个…我们不是早就成亲了么?我当然当你是我的丈夫啊……”幽深的眸子微微眨了一下,“那么…我们是不是一直都忘记了一件事?”

    “忘记…什么事?”叶璃有些茫然的道,墨修尧靠在她颈边,微温的吐息喷到她光洁的脖子上,清雅干净的气息让她不由得感到一阵燥热无力。

    “圆房。”墨修尧在她耳边轻轻吐出两个字。

    轰!

    叶璃脑子仿佛经历了一场大爆炸,瞬间一片空白。但是墨修尧却并不打算给她思考的时间,微微挑起她的小巧的下巴,低头覆盖住那一片柔软的芳唇。

    “墨…墨修尧……”比起上一次在碎雪关外的一吻,这一次墨修尧显得更加温柔。但是正是这样的温柔却让叶璃更加生不出反抗的心思。成亲一年还没有圆房的夫妻大概就只有他们俩了。叶璃心里很明白墨修尧是为了给自己时间做心里准备。只是自己…叶璃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准备好要接受墨修尧。或者说,她到底…有没有爱上墨修尧……

    “阿璃…”细碎的吻流连在叶璃的唇边,划过她如玉的脸颊亲昵的触碰着她小巧的耳垂,优美的颈子,“阿璃……”

    或许是房间里暧昧纠缠的气氛,或许是墨修尧低哑悦耳的呼唤,也或许是因为那缠绵而细碎的轻吻。叶璃讨厌自己面对墨修尧时似乎总是处在弱势的一方,于是她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她坐起身来,伸手环住墨修尧的脖子,然后主动送上了嫣红的朱唇,“墨修尧…你喜欢我?”

    墨修尧微怔,坦然一笑道:“是啊,阿璃不是早就知道了么。”

    叶璃偏着头望着他,嫣然一笑,眼眸中洒满了星光,“既然如此,本王妃允许你喜欢我。”

    一阵天旋地转,叶璃有些恍神的发现他们已经离开的方才的桌边躺到了床上。墨修尧伏在她肩上低低的笑出声来,许久才抬起头来居高临下的望着她,“阿璃,仅仅是喜欢还不够呢。”叶璃心中一动,唇边绽出一丝绝艳的笑意,抬手勾住墨修尧的肩,挑眉道:“那么本王妃允许你爱我。”

    “如果代价是你永远都不能离开我,你也允许么?阿璃。”墨修尧低声问道。

    叶璃愣了一下,“永远…或许可以。那么同样的,你也只属于我?”叶璃挑眉问道。

    “那么…我爱你。阿璃……如你所愿,今生唯阿璃一人…”低头重新占据那一抹独属于他的芳唇。仿佛所有的热情都在一瞬间点染,轻罗帐里被翻红浪。细细的呻吟和喘息声从重重帘幕中溢出,守在门外的丫头机灵的为主子关上了房门含笑而去。

    许久之后,云消雨歇。

    墨修尧侧倚在床上望着身边依然陷入沉睡的女子,微露的香肩上露出淡淡的印记,平时或婉约或明媚的娇颜泛着还未退去的红潮,显得格外的沉静动人。墨修尧抬手,轻柔的摩挲着女子小巧的脸颊,低头轻轻地落下一吻。原本眉宇间的沉郁和黯然似乎已经完全散去,墨修尧温和的眉眼间飞扬的气息显示出他此刻的愉快心情。

    “阿璃…阿璃…。”想起刚刚的缠绵缱倦,墨修尧忍不住低头轻吻着女子沉睡的容颜。他的阿璃,终于…是他的了。多少个日日夜夜,多少次他怨恨着苍天的不公,怨恨着他的仇人们。残缺的身体让他不敢去触碰这世间独一无二的人儿。现在,他终于能够完全的拥有她。为此,他愿意付出一切……

    “嗯…修尧……”叶璃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刚才的一场欢爱耗去了她太多的体力,半睡半醒的望着眼前的男子低语。

    墨修尧轻轻在她唇边落下一吻,“没事,先睡吧。有什么事情睡醒了再说。”

    “恩。”叶璃胡乱的点点头,在他微凉的怀里蹭了蹭再次陷入梦乡。

    “阿璃,今生唯你一人……”

    ------题外话------

    那啥…这章有点生硬,受不了的亲先忍忍啊,我回头想想能不能改改,反正基本不影响后面剧情。就是不知道会不会越改越狗血~,翻了一下我从前写的,好像关于那啥啥的基本上都是一百字以内一笔带过,连想借鉴一下都木有。阿尧很深情啊,拔过…此君绝对腹黑的无可救药了~以后告诉你们,哈哈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101.长乐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