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天下惊 > 104.灯会

天下惊 - 104.灯会

所属目录:天下惊      发布时间 : 2016-10-15

  104。灯会

    回到京城之后墨修尧忙着应付朝中的局势和皇帝无时无刻不在的试探,叶璃忙着处理王府的事务以及黑云峰下那一群精英的训练,倒是把别的事情都先搁到了一边。直到慕容婷和冷皓宇上门拜访叶璃才想起来永州那边的仗还没有打完呢。慕容婷和冷皓宇自然是以拜访定王妃的名义前来的,在边城的时候慕容婷在慕容慎的坚持下终于还是和冷皓宇成了亲,如今回到京城已经从从前慕容将军府的大小姐变成了冷家的二少夫人。慕容婷会这么快和冷皓宇成亲,墨修尧绝对是脱不了干系的。为此叶璃对慕容婷很有些内疚,直到看到依然容光焕发的慕容婷才放下了心来。看来慕容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依然能让自己过得开心快乐的。以冷皓宇对慕容婷的痴心想必也不会欺负了她。

    “慕容,冷公子,错过了你们的婚礼真是抱歉。”看着眼前依然一身红衣,神采飞扬的慕容婷,叶璃歉然笑道。慕容婷无所谓的摆摆手笑道:“有什么抱歉的,都怪爹爹非要人家……”说着还愤愤不满的瞪了坐在身边的冷皓宇一眼,不过那眼神中却明显的多了一些别样的娇嗔和从未有过的独属于女人的风情。冷皓宇好脾气的对着慕容婷笑了笑并不反驳。叶璃看着眼里也只是淡淡摇头浅笑,慕容这个脾气冷皓宇能够如此包容看来确实是用情极深的,要知道冷皓宇的脾气还真的说不上有多少。

    任由墨修尧和冷皓宇议事,叶璃拉着慕容婷到一边去闲聊。慕容婷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坐在不远处的冷皓宇和墨修尧,她并不是蠢人,与冷皓宇成亲的日子虽然还不到一个月,但是隐约还是让她觉得私底下的冷皓宇和自己从前所认识的人并不太一样。现在看到他和定王坐在一起说话,脸上的神色却是她从未见过的认真和专注,慕容婷心中就更加肯定了。如果冷皓宇真的是一事无成的纨绔子弟,即使是看在叶璃的面子上定王也绝不会坐在那里陪他说话的,“慕容,怎么了?”

    慕容婷有些疑惑的看着她道:“璃儿…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叶璃挑眉,含笑看着她道:“你觉得谁有事瞒着你?”

    慕容婷有些苦恼的道:“我觉得冷皓宇跟我从前认识的人不太一样了,有时候我都怀疑我到底是不是真的认识他。”虽然回到府里之后冷皓宇依然表现的如一贯的爱吃喝玩乐不理世事。但是他们是夫妻慕容婷怎么会不知道很多时候冷皓宇都在书房里忙到半夜,虽然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忙些什么。

    叶璃眼波宁静的看着慕容婷,轻声问道:“慕容觉得成亲之后快乐么?跟冷二少相处的怎么样?”

    慕容婷一愣,脸色微红的避开了叶璃的视线,犹豫着道:“这个…好像也没那么糟糕吧…嗯,她们说的也没错,反正我早晚都要嫁人的。他是爹爹选的人,虽然他一直胡闹但是爹爹也没说什么说明他…应该也没那么坏吧。而且他对我挺好的。”叶璃微笑,看来冷二公子这么多年死缠烂打也不是没有效果的啊。回头看了一眼不远处正和墨修尧说话也不忘随时关注这这边的冷皓宇,叶璃笑道:“你既然这么好奇,为什么不自己问他?”慕容婷恨恨的道:“他这么多年都在我面前装疯卖傻,难道现在还要我去问他不成?本姑娘才不喜欢呢。”

    别人夫妻间的是叶璃也不插嘴,只是笑问道:“在冷府还习惯么?”

    慕容婷顿时垮下了脸,幽怨的望着叶璃道:“这世间可没有几个人跟阿璃你这么好的运气,我现在才知道冷皓宇为什么不喜欢冷家了。那简直就不是正常人能待的地方。”一提起新婚的婆家慕容婷就一肚子怨气,现在好不容易有个人可以诉说了自然也不会瞒着叶璃。噼里啪啦的将回京这几日的事情说了一遍。冷家在京城里也算是很有些名望的世家大族了,这一代更是出了一个冷擎宇,二十六岁就成为京城御林军统领,可说是皇帝心腹中的心腹,自然整个冷家对他也寄予厚望。相比之下,冷二公子冷皓宇这个出了名的纨绔自然是不受重视了。但是直到慕容婷真正嫁入冷家才明白冷皓宇这个二公子到底不受重视到什么地步了。就连府里稍微有些脸面的下人都敢对这冷皓宇说三道四,若不是当家的人纵容下面的人哪里会有这样的胆子。

    慕容婷的性格向来不是能忍气吞声的,自然对这些人看不惯,几天下来也不知道闹了多少事出来。偏偏冷家的当家主母,冷皓宇名义上的母亲无论对错从来都没有站在他们这一边的意思。而原本那位让慕容婷崇拜不已的冷家大公子对弟弟冷漠无视和不屑一顾也让慕容婷憋了不少气。她就是再粗心大意也看出来了,整个冷府根本就没有冷皓宇的容身之地,若是一直生活在那样的环境里,谁也不会有什么好性子。

    听着慕容婷的抱怨,叶璃好奇的笑道:“我记得你以前不是对冷大公子的印象不错么?”不多的几次见面,似乎每一次慕容婷都会忍不住拿冷擎宇和冷皓宇做对比。叶璃没有和冷擎宇接触过,却也对这位闻名京城的冷面公子颇有耳闻。只是冷家是皇帝的死忠,跟定王府明显不是一条路上的,也就没有必要去接触了。

    慕容婷无力的趴在椅子里,可怜兮兮的望着叶璃,“有句话不是那么说的么…只可远观不可近玩啊。以前远远地看起来自然是觉得不错,要是有个人一天照三餐的把你从头鄙视到脚。就连看你的眼神就跟看个脏东西一样你也送不了啊。”叶璃有趣的挑眉道:“冷擎宇就是这么对冷二公子的?”慕容婷耸肩道:“事实上除了冷皓宇他爹,他们全家都是这样对他的。那个鬼地方我真是一点也戴不下去,可惜…现在怎么样我也不能自己跑回慕容府去住啊。不然被外人知道了还不知道要传出什么谣言呢。不过冷皓宇跟我说了,等到新婚过完了就跟他爹说我们在外面买一个院子,自己搬出去住。”

    “冷将军会同意么?”叶璃问道。众所周知冷家可是非常注重家风名声的,虽然除了冷皓宇这么一个逆子经常把冷老将军气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冷家在京城最让人印象深刻的一件事就是冷老将军是满京城这么多达官显贵里唯一一个没有侍妾的。膝下两个儿子都是冷夫人所出。但是同样的也有不少人都知道,其实冷二公子根本就不是冷夫人亲生的。冷二公子的娘是冷夫人身边的陪嫁丫头,生下冷皓宇就过世了,所以冷皓宇一出生就养在冷夫人名下,也算是镇国将军府的嫡子。只是冷夫人对冷二公子百般娇宠就娇宠出来一个京城第一的纨绔浪子。

    慕容婷撇撇嘴道:“冷皓宇说没问题应该就没问题吧。我可不想每天早上去请安就被拉着一起感叹冷皓宇有多没出息,多混蛋。”那些人真当她慕容婷是傻子啊。别说冷皓宇本身没有他们说的那么话,就算冷皓宇真是个纨绔浪荡子,她嫁都嫁了难不成连个远近亲疏都分不出来?大不了把冷皓宇丢到爹爹军中让爹爹狠狠的调教一番。她可没有兴趣跟着一群无所事事的女人讨论自己的丈夫有多坏。

    叶璃点头,看着慕容婷笑道:“你能相信他就好,冷二公子既然这么跟你说了说明他确实能够解决。夫妻之间还是能互相信任最重要。”

    慕容婷眨了眨眼睛,笑眯眯的看着叶璃道:“就像你和定王一样么?呵呵…在永林那一次定王在千钧一发之际出现在战场上还正好救了王妃。我在永林的时候可是听不少人说的绘声绘色呢,只怕现在整个江南都传遍了,在永林城的时候,那些姑娘们可是羡慕死定王妃了。”

    叶璃无奈的白了她一眼。

    那边墨修尧和冷皓宇议完了事冷皓宇便起身准备告辞了,慕容婷虽然有些恋恋不舍却也明白她们现在都是已经成过亲的人了,特别是叶璃更是事务繁忙便也不再停留起身跟冷皓宇一起告辞了。冷皓宇看看站在一边的墨修尧,对叶璃笑道:“王妃,皓宇听说韩家的新任家主如今在准备一些颇为犹豫的新生意,只是不知道在下有没有机会掺上一脚?”叶璃瞥了墨修尧一眼,微笑道:“冷二公子的消息真是格外的灵通。”冷皓宇也不在意,笑道:“生意人嘛自然有一些生意上的渠道,让王妃见笑了。”

    叶璃大方的笑道:“既然冷公子有兴趣何不去找韩公子谈谈,我可是个什么都不会的甩手掌柜。”

    冷皓宇笑道:“王妃的才华和想法每每让人惊讶,哪里能说什么都不会。如此,在下谢过王妃。告辞。”

    “不送。”

    慕容婷奇怪的看了看两人,不太明白冷皓宇想要做什么生意,既然是跟什么韩家做生意为什么又要问璃儿。不过至少证明冷皓宇也是打算做正事的吧?

    送走了慕容婷和冷皓宇,叶璃回身看着神色神色有些难看的墨修尧挑眉道:“怎么?冷皓宇说了什么不高兴的事么?”

    墨修尧伸手将她揽进怀里,轻哼一声道:“除了永州那边的事还能有什么?柳靖云和关珽那两个废物,手握十几万大军居然被墨景黎区区十万人压着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叶璃挑眉,“十万人?墨景黎分兵东进了?”墨修尧点头道:“不错,墨修尧从翎州征召了二十万大军,想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占领整个云澜江以南。原本倒是没什么…看从永州送来的消息,墨景黎军中似乎出现了一个很厉害的人物。前几日跟柳靖云和关珽交手,那两个废物三战三败,要不是慕容将军及时援兵,只怕永林城真要毁在他们手里了。”

    “皇上是决计不肯让墨家军南下平乱的,你再生气也没用。”叶璃抬手拍拍他的手臂安慰道。

    墨修尧沉声叹息,“我知道。”他当然知道墨景祁是宁愿把整个云澜江以南让给墨景祁也绝对不会让定国王府的势力染指的。所以现在的行事就变成了南方战况屡战不胜,两个废材手握十几万大军却无半点战功。而定王府一系自墨修尧一下及时在怎么希望能够挥兵南下却也只能赋闲军中看着干着急。

    “柳靖云从来没有打过仗更不用说统领十几万大军了,那位关珽也是个废物。镇国将军如今身体不适在家休养,华老国公年事已高而且也不得皇上信任。定王府麾下的将领就更不用说了只怕墨景黎占了整个南方皇上也不会让他们上战场的。”叶璃低声思索着。

    墨修尧沉声道:“有慕容将军照看着关珽那个废物只要别自作聪明怎么也能撑几个月。但是…一旦墨景黎真正占据了南方回过头来在对付他倒时候就是他的死期。”叶璃皱眉道:“以墨景黎的速度,真到那个时候你人应该还在北戎吧?”墨修尧摇头,略带怒意的哼了一声道:“算了,他们喜欢折腾就让他们折腾好了。本王现在没工夫理会他们,墨景祁有点事情做也免得成天盯着定王府。”叶璃无奈的笑道:“只怕就算有再多的事他也不会忘了定国王府的。”

    “既然他喜欢盯着定王府不放,本王就让他看个够。阿璃,咱们出去走走吧。”一只手环着叶璃纤细的腰肢,墨修尧低声笑道转身将人往外带去。叶璃疑惑的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天快黑了你往哪儿走走?”墨修尧笑道:“去了你就知道了。”

    走在川流不息的人流里,在楚京生活了这么多年叶璃从来不知道原来楚京的夜晚可以这么热闹。这里并不是京城权贵们喜欢去的地方,而是普通平白百姓聚集的街市。夜晚华灯初上,街道两旁挂满了各式各样或朴素或精致华丽的灯笼。街道上,人们三三两两的漫步欢笑着。果然是一派太平安乐的景象。叶璃低头看了看两人交握的手,虽然到处都是灯笼但是到底不及白天明亮。这街上有大多都是普通百姓,所以两人走在人群里竟然也没有引起太多的注意。最多的也就是偶尔有人看一看墨修尧脸上的面具在惊叹一下两人的姿容气度。

    “今天是什么日子?”看着欢乐噪杂的人潮,叶璃倚在墨修尧怀里好奇的问道。

    墨修尧抬起手,仔细的将她护在怀里,低声笑道:“不算什么特别的日子。京城里每个月都有一天夜市灯会,这一天宵禁会比平常晚上两个时辰。所以这也是京城热闹的一天。这是京城的传统,阿璃不知道么?”叶璃默然,她还真是不知道京城里有这么一个日子。墨修尧侧首看看她笑道:“跟这些百姓们一起玩乐和跟那些达官贵人完全不同,我少年时候几乎每个月都会来这里。所以一直就想带你也一起来看看。”叶璃抬起头看着他,浅笑道:“那以后如果还有空的话咱们也每个月都来。京城里实在是有些无聊得很。”

    看着灯火下叶璃清丽的容颜,墨修尧将她揽入怀中伏在她肩上低低的笑了起来,“好,阿璃喜欢的话咱们以后每个月都来。”

    过往的行人看着人流中一个俊挺卓然的男子小心的将一个娇弱婉约的女子护在怀里。看女子的衣裳发式显然是已婚女子,在众人眼里这一对璧人必然是一对新婚的小夫妻。不由得纷纷露出了善意的笑容。

    墨修尧牵着叶璃熟悉的穿梭在人流中,虽然已经好些年没有来过但是灯会的变化似乎并不大,墨修尧依然熟稔的找到了他的目标。一个看起来有些简陋的卖花灯的小摊子。摊主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正小心翼翼的将做好的花灯一个一个的挂上边上的架子。只是老人年纪已经不小了,举着一个华丽的莲花灯颤颤巍巍的试了好几次都没能把它挂到最高的地方去。墨修尧在旁边站住,伸手接过老人手里的花灯挂了上去。老人先是一愣,回过头就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一对清贵非凡的男女。老人看着墨修尧不由得皱了皱眉道:“多谢公子…这位公子看起来有些眼熟,小老儿似乎在哪儿见过公子…”墨修尧淡然笑道:“前些年我也经常来这里,倒是在老先生这里买过不少花灯。也难怪老先生看着眼熟了。”

    老人局促的摆摆手道:“小老儿当不得先生两个字,公子这是带着夫人来逛灯会么。可要买个花灯玩赏?”

    夫人二字显然让墨修尧很是愉悦,侧首看了看叶璃,指了指堆在一边一对素净的花灯道:“就要这两个吧。”老人有些为难的看了看两人,这两位公子夫人虽然衣着并不十分华丽,但是老人几乎卖了大半辈子的花灯,来来往往见过的人自然不少。这两位一看就知道是贵人,怎么看也不像会看上这么朴素的花灯的人。叶璃也看明白了老人的想法,浅笑道:“就这两个吧。看起来素净清雅倒也别致。”

    老人见两人似乎真心想要这两个简单的花灯,这才点点头取了花灯递过去。叶璃接在手里,果然是很普通的花灯,做工还算精巧但是和别的造型奇特的各种花鸟模样比起来就只是中规中矩罢了。就连外面的纸也是用做普通的白纸花了一些花草糊上去的。可能是做完了别的灯之后剩下的材料勉强拼出来的两个。墨修尧接过叶璃手里的花灯看了看,对着她一笑转身拿起老人放在一边的笔墨勾绘这,片刻之后停下笔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将花灯重新递给叶璃。叶璃低头一看,借着原本的花草图上留白的地方画着各画着一名窈窕女子。或持卷或蹙眉,或拈花或握剑。虽然只是寥寥几笔,却让人觉得女子婉约美丽的模样跃然纸上。原本看起来还单调无趣的花灯顿时变成了一盏精致的美人花灯。

    叶璃看了看手里的花灯,在看看放在一边的另一盏等抿唇微笑。取过笔,在另一盏灯上勾勒起来。她用的时间比起墨修尧显然要长一些,墨修尧也不在意,耐心的站在一边等着她画完。等到叶璃将画好的花灯递给他时墨修尧有些惊讶的挑眉。花灯上,一个男子跃马提枪气势非凡,叶璃并没有如墨修尧那般画出好几幅话来,整个画面上只有那个跃马凌空的男子如战神降世一般的锐气逼人。这正是那日在永林城外的情景,墨修尧看着手里的花灯脸上的笑容更深,“当时在阿璃眼中我就是这样的么?”

    叶璃娇颜微红,自顾自的提起自己的美人花灯,“我不及公子笔下传神,不喜欢就算了。”

    墨修尧笑道:“怎么会不喜欢,我一定会好好收藏的。”看着花灯上的人,墨修尧眼底更多了许多愉悦,他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他在阿璃的眼中竟是这样的气势不凡,锐气逼人。

    取了钱付给在一边看着两人自己画花灯的老人,墨修尧重新牵起叶璃的手往前走去。在一边看着出神的老人低头看着手里已经能抵得上他一整晚买花灯收入的碎银子。眼神闪了闪蓦地好像想起什么神色有些激动起来,“是…原来是……”是什么到底还是没有说出来。老人望着那一双渐渐远去的背影出神。几年前也有一个意气飞扬的锦衣少年,每个月都会到他这里来买花灯。但是每次少年都只会挑做的最普通最差的那一个,但是每次却都会给足一个上好的花灯的银两。时间久了他才明白,那少年是看他年纪大人孤身一人担心他那些做得差的会卖不出去才挑了最差的那一个。只是几年前那个少年便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
下一章:105.瑶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