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天下惊 > 105.瑶姬

天下惊 - 105.瑶姬

所属目录:天下惊      发布时间 : 2016-10-15

  105。瑶姬

    两人都是耳聪目明身手不凡之辈,刚走了几步老人的低喃自然也听进了耳里。叶璃瞥了墨修尧一眼,含笑道:“被人看破身份了啊,王爷。”墨修尧淡笑道:“没什么,以前我经常来这里,倒是没想到那位老先生竟然能认出我来。”墨修尧的人生可以说以十七岁那年为分界,从此完全是南辕北辙的两种模样。若不是熟识的人,实在是很难将两个人联系到一起去。叶璃低头看看手里刚刚画好犹自散发着墨香的花灯,唇边掀起一丝淡淡的微笑。

    两人提着花灯,和许多青年的男男女女一样悠然的漫步在街道上。不俗的容貌和气质虽然引来不少人好奇羡慕的目光,但是比起宫里和权贵间那些带着探究和算计的眼神显然要让人心情愉快的多。叶璃一边走一边好奇的打量着街道两旁各式各样的小摊子。上面卖的东西不见得有多好,都是一般普通百姓才用的。虽然朴素无华却让人觉得更加亲近自然。墨修尧含笑拉着叶璃在一个卖首饰胭脂水粉的摊子前停了下来,小小的货摊上自然没有什么贵重的好东西。摆摊的一对中年夫妇也看出来眼前的一对男女显然都不是普通人,虽然未必看得上自己的东西却还是卖力的推销着。

    墨修尧拿起一支素雅的珍珠花簪对着叶璃看了看,还是摇了摇头又放了回去。

    一只纤细如玉的素手重新拿起那只花簪,对上墨修尧的眼,叶璃挑眉笑道:“怎么?”

    墨修尧轻叹一声道:“这花簪只会被阿璃衬得黯然无光,阿璃适合最璀璨的明珠。前些日子我在风华楼订了一些夜明珠,明天阿璃一起去看看喜欢做成什么样式?”叶璃拈着手里素净的簪子看了看,笑道:“就算你不怕我把你的家产败光了我也怕京城里的贵妇闺秀们用眼神杀死我。”风华楼的首饰是整个楚京出了名的贵,就算是那些世家闺秀们能拥有几件就已经很值得炫耀了。但是别人不知道叶璃自己却是知道的,自从大婚之后她用的首饰几乎全都是从风华楼订的。也难怪尽管叶璃极少出门,每次出门的时候也尽量挑一些看起来低调的首饰但是依然有不少人将目光投注到她身上的饰品上。

    “如果仅仅是买几件首饰就能把家产败光,只能说咱们家底太薄了。”墨修尧笑道,从叶璃手里接过簪子轻轻为她簪上轻声道:“我希望阿璃得到的都是最好的。”

    叶璃浅笑道:“喜欢的就是最好。若是不喜欢就算在好的东西也一文不值。”

    墨修尧眼中闪过淡淡的笑意,低声问道:“那么阿璃喜欢么?”只是单单一个喜欢么,也不知道他说的是这只花簪还是别的什么。叶璃娇颜微红,侧过脸去低声道:“还不错。”付了钱,听着摆摊的夫妇说着恭维的话,两人都没在意,牵着手转身离开。一边走墨修尧一边侧首看着身边的女子。毫不起眼的珍珠花簪在乌黑的发间似乎也闪烁出动人的光泽。

    “那边是做什么的?”叶璃放眼往前方望去,那边喧闹声声,人群也大多往那边涌去,一眼看过去竟只看到密密麻麻的一片人潮涌动。墨修尧轻轻挑眉,笑道:“大概有什么热闹吧,咱们去看看就知道了。”将两盏花灯交给跟在后面随性的人,墨修尧拉着叶璃往人流去处走去。叶璃回头看了看那拎着两盏花灯的陌生侍卫,皱了皱眉道:“我都有些忘了,自从回来就没有见过阿谨了。”阿谨一向沉默寡言,跟在墨修尧身边也大多面无表情的推着轮椅。如今墨修尧的腿脚没问题了,阿谨似乎也就被人遗忘了。

    墨修尧回头笑道:“我吩咐他办别的事去了。他也长大了,总不能一直跟在我身边做个侍卫。”叶璃点点头,阿谨是墨总管的亲侄子,墨总管一生为了王府操劳无子无女,阿谨的父母也是为了定王府而死的,墨修尧对阿谨格外照顾一些也是应该的。

    挤进了人群里才看到是街角的转角处搭起了一个台子,五彩的绸缎将台子装点的鲜艳夺目。台上并没有人但是台下却显然群情激昂,叶璃看看身边一脸通红的显得兴奋不已的中年男子,轻声问道:“这里在做什么?”中年男子侧首看到身边站着个容貌清丽气度不凡的女子不由一愣,倒是和颜悦色的道:“京城第一名妓瑶姬姑娘要在这里登台献舞,而且要抛绣球那个……”说道一半似乎想起来自己面前的是一个美貌的女子男子脸上一红,后面就有些语焉不详了。虽然没说清楚,但是也不妨碍叶璃理解了。微微一怔,叶璃不解的回头看向墨修尧问道:“他说的…瑶姬该不会就是我知道的那个吧?”

    “似乎没错。”墨修尧淡淡笑道。

    叶璃皱眉,她虽然只见过瑶姬两次却对那个女子颇有些好感。说起来,瑶姬不仅是舞姬更是京城第一的倾城坊的主人。舞姬虽属贱籍,但是瑶姬的身家只怕比京城的一些富商也不遑多让。这样的女子不管是抛绣球招亲还是选择入幕之宾显然都完全不需要。而且她将地方选在这里,这里人虽然不少但是大多数却都是普通的平民百姓,若是瑶姬是想要从良选一个普通人过日子的话就更不该如此高调了。墨修尧见她蹙眉,淡淡一笑沉声道:“据说瑶姬跟沐扬关系匪浅,下个月沐扬要和礼部尚书孙大人的孙女成亲了。不知道这有没有关系?”

    “瑶姬和沐扬?”叶璃还记得曾经见过沐扬两三次,虽然没说过话远远地看上去也是个极为出色的男子。瑶姬跟沐扬还有凤之遥的传言叶璃也听过,不过以她对凤之遥的了解这传言只怕有些言过其实。却没想到凤之遥这个是假的沐扬哪一个却显然真的有些眉目。墨修尧点头道:“瑶姬十三岁就闻名京城,到现在也有将近十年了。这些年若不是凤三和沐扬护着,她一个弱女子想要撑起倾城坊也还不受权贵骚扰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京城里那些有权有势的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叶璃了然的点头,瑶姬容貌之美绝对称派得上京城前五,更重要的是比起寻常千金小姐的雍容端庄,歌舞娴熟的瑶姬更多了另一种惑人的妖娆气质。这样的绝色美女还身处风尘之中,怎么会不成为那些高官显贵,纨绔子弟争夺的对象。瑶姬纵然是洁身自好,一个无权无势的弱女子如果没有人相助又怎么挡得住那些狂蜂浪蝶。

    叶璃不能理解瑶姬的想法,就算真的跟沐扬有关系用这种方法决定自己的未来未免对自己太不负责任了一些。若说是比武招亲或者以文选才之类的至少还能考考对方的能力的话,抛绣球这种事就是完全的赌运气了。叶璃还依稀记得前世看过的一些电视剧里面就有过千金小姐抛绣球接过被乞丐接到这种狗血的事情。瑶姬还特意选在这种地方,就算不会被乞丐接到更多的可能性也只能是一些普通百姓。但是一个普通百姓就算真的明媒正娶的娶瑶姬过门无论是哪一方其实都没有什么好处。

    “不用担心,这种事沐扬不可能不知道消息。”墨修尧轻声道。

    叶璃点点头,抬头望周围看了看可惜都没有看到沐扬的人。那男女之间的事本来就不好说,无论沐扬会不会出现在这里也没有人能说他对还是错。毕竟他下个月就是要成亲的人了,他不仅要为沐阳侯府负责也要对他的未婚妻负责。

    “姑娘,你身边这位是你的哥哥还是……”站在叶璃身边的男子突然低声问道。叶璃回头一看,才发现周围不少男子都拿不怎么和善的目光瞅着墨修尧不由得莞尔一笑。墨修尧虽然带着面具但是搂在外面的半边脸却也是难得一见的俊美,而且身姿挺拔卓绝,站在人群中更是鹤立鸡群让周围的男人们怎能不新生敌意?拉着墨修尧的手,叶璃淡淡笑道:“我们只是看看热闹,我夫君不会动手抢的。”众人的眼神明显的写满了不信。虽然眼前这女子比起瑶姬姑娘来也不差什么,但是男人谁会嫌美女多的。这姑娘优雅清贵,显然就是个名门正妻,不正缺一个瑶姬那样妖娆妩媚的偏房好左拥右抱享尽艳福么?

    墨修尧心情好也不计较这些人的无礼,将叶璃拉到自己跟前对那问话的男子笑道:“你放心就是了,我不是来抢绣球的。我家娘子可凶得很……”

    叶璃顿时一脸黑线,不着痕迹的伸出手狠狠的掐了他一把。墨修尧神色如常,仿佛叶璃掐得不是他的肉一般,对对面的人笑道:“而且我也不喜欢太过妖娆的女子,还是要我娘子这样温柔婉约的才好。”温柔婉约的娘子暗地里拎起他腰间的一点肉,使劲儿拧。墨修尧无奈的苦笑,抬手按住叶璃的手,“娘子,我真的不会喜欢别的女子。”

    叶璃翻了个白眼,默默的放手了。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平时温和优雅的人脸皮厚起来谁都招架不住。

    旁边围观的男子终于似乎终于放下心来了,有志一同的对墨修尧投来理解的笑容。墨修尧也不客气,含笑点头一一领受了众人的善意。

    “哎呀,瑶姬姑娘出来了?!”一边有人惊呼道。叶璃回头望去,台上的绝色女子一身五彩霞衣,妆容绝艳,笑容妖娆一出场就赢得众人一片哗然。瑶姬朝着台下微微点头嫣然一笑,引得台下的男人们激动不已纷纷呼叫起来。瑶姬的目光从叶璃和墨修尧站立的地方扫过时微微一怔,对着叶璃淡淡一笑方才回身长长地水袖一扬。台边的曲声悠然响起,瑶姬随着曲声缓摆腰肢,舞动流云水袖翩然起舞,台下又是一片叫好声。

    叶璃皱眉,看着台上笑容潋滟的女子暗暗叹息。瑶姬这哪里是想要抛绣球,这根本就是在故意败坏自己的名声。瑶姬在京城的名声并不差,虽然相传和凤三以及沐扬关系暧昧但是也仅是传闻并没有人真的见过。何况能见到瑶姬本人的其实并不多。但是她如今现在这样的地方跳舞抛绣球,大概过了今天大半个京城的人男人都知道瑶姬到底长什么模样的了。今日这么一来,无论是想要将她娶回家做妾的达官显贵还是娶回去做妻的平民百姓,只怕心里对她的看法都会再降一个层次了。抬头看着台上的女子脸上一闪而过的黯然和悲伤,叶璃暗暗摇头,果然是因为沐扬么?

    一曲终了,台下的人们纷纷呼叫起来,催促着瑶姬快点抛绣球。一个满脸脂粉笑容满脸的中年女人走上台来,抬手示意下面安静,一边笑道:“各位今儿有艳福了,今儿瑶姬姑娘亲自抛绣球招亲。接到绣球的便是咱们瑶姬姑娘今夜的新郎官儿。老身在这儿祝各位好运了。”

    叶璃心中一沉,那老鸨那句今夜的新郎官儿她听得清楚。也就是说瑶姬并不是真的要嫁而只是挑一个入幕之宾罢了。也就意味着过了今晚瑶姬就不再是卖艺不卖身的清倌舞姬了。看着站在台上明眸善睬的绝色女子,叶璃惋惜的叹了口气。墨修尧低声问道:“阿璃,怎么了?”

    叶璃摇摇头道:“瑶姬姑娘此举太过决绝,何必如此……”问叶璃为了一个男人能不能做到这个地步,叶璃心里很清楚她绝对不可能做到瑶姬这样。不是因为不爱,而是…她的爱也是有底线的。如果连自己的尊严都可以抛弃,这样的爱对叶璃来说太过沉重。

    墨修尧伏在叶璃耳边低声笑道:“我绝对不会让阿璃这样的,我会扫平一切阻碍让阿璃成为墨修尧唯一的妻子。”

    叶璃挑眉,“王爷今天特别会说好听的话。”

    “娘子喜欢为夫天天说给你听。”墨修尧笑道,“不用担心,沐扬那个人脑子笨了一点不过做人还算厚道。他肯定会来的。”

    叶璃点了点头。来了又如何?沐扬不可能娶瑶姬为妻,也不可能为了瑶姬放弃沐阳侯府。还有那位孙小姐,她其实也是最无辜的那一个。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104.灯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