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天下惊 > 120.惊吓

天下惊 - 120.惊吓

所属目录:天下惊      发布时间 : 2016-10-15

  120。惊吓

    “启禀太后,定国王府没打算办喜事。”

    此言一出,大殿里顿时一片沉静,几乎所有人的目光的聚集到了叶璃的身上。其中最炽烈的莫过于赫连惠敏和殿上的柳贵妃了。赫连惠敏大约是没有想到她居然敢在宫里当着满朝贵妇和太后的面拒婚,如此一来反倒是让她自己骑虎难下了。若是定国王府始终坚持不肯娶赫连惠敏,那她的面子可就是彻底的丢的干干净净了。对上赫连惠敏隐含怒气和震惊得眼神,叶璃回以浅浅一笑。该不会是她平时表现得太过温和所以这位赫连小姐就以为她不敢当众拒婚吧?

    “定王妃,你说什么?”太后皱眉不悦的盯着叶璃道。其实现在的太后完全不想和定国王府有什么牵扯,早在小儿子连声招呼都没给她打就起兵造反让她陷入进退两难之际她就明白了这个儿子靠不住了。而身在宫中的女人,没有儿子依靠你就是有翻天的本事也是白费。虽然她现在权利都被架空,索性皇后对她一贯还算恭敬,所以她现在只想好好的在宫里安享晚年罢了。只可惜,她想要退她的皇帝儿子却并不想让她退。所以墨景祁在墨修尧那里碰了钉子之后就将她拉出来指望从定王妃这里下手。太后如今身处局外反而看的更清楚一些,自然明白这个定王妃并不是那么容易让人牵着鼻子走的人。虽然不像的罪叶璃,她如今却也是身不由己无法再置身事外了。

    叶璃含笑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徐夫人,回头看着太后声音清越而坚定,“启禀太后,定国王府最近没打算办喜事。事实上,只要本王妃还是定王妃一日,王爷不会再娶任何侧室入门。”

    大殿里顿时哗然。

    “定国王妃,你放肆!”昭仁公主猛地起身,指着叶璃道:“你身为女子居然如此肆无忌惮阻止定王纳侧妃,毫无妇德可言。如此妒妇怎堪定王良配?”昭仁公主唯一的爱女被送去北戎和亲,心里的气正不顺着,平日里对叶璃也是颇多不满,这会儿自然第一个站出来发难了。

    叶璃懒懒的看了昭仁公主一眼,似乎从一开始昭仁公主就看她十分不顺眼。不,应该说昭仁公主看墨修尧十分不顺眼所以连带着也看她不顺眼。平日里没什么事叶璃让让也不所谓,今日之事却不是她让就能让过去的。所以叶璃也没打算歉疚她,淡淡一笑叶璃道:“长公主慎言的好,我们家王爷不乐意娶侧妃纳妾室本妃身为妻子自然要夫唱妇随,难不成还要合着外人来逼迫王爷不成。长公主既言妇德,可知道出嫁从夫?”

    昭仁公主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京城里谁不知道昭仁公主生不出儿子又辖制驸马不许亲近侧室通房,才导致驸马如今年过四十还没有一个儿子。也幸好驸马只是嫡次子,若是家中长子嫡孙,只怕就便是长公主之尊也弹压不住权贵世家的不满。此时妇德之言从她嘴里说出来倒是有几分讽刺的意味了。昭仁公主沉着脸请哼一声道:“就算如此,你身为定国王府王妃也应该为定王府子嗣着想,为王府开枝散叶。即使王爷一时糊涂被人狐媚了不肯纳妾,你身为王妃还不知劝谏也当不起一个贤字。”

    叶璃抬眼,淡笑道:“本妃什么时候说过自己当得起一个贤字了?如果做个贤妃就是每天闲着没事给丈夫寻觅美妾,抱歉,本妃确实不贤,也没打算贤下去。”

    “你…你…”昭仁公主被气得不清,指着叶璃的手指头直抖半天说不出话来。叶璃毫不避讳,对她含笑挑了挑眉。

    殿上的皇后看着长公主一副快气晕过去的模样,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出声道:“好了,有什么话好好说就是了,长公主莫要动气。定王妃,长辈教诲不可无礼。”

    叶璃点头,恭声道:“皇后娘娘教训的事,叶璃一定谨记长辈教诲,以长公主为榜样不敢有违。”

    太后皱着眉轻咳一声,看着叶璃道:“定王妃,这次皇上赐婚赫连小姐既是家事也是国事,定王妃当以国事为重,不可任性胡为。”

    叶璃心中不由得生气一股怒气,这些人到底是怎么回事?若是男人自己花心也就罢了,这些女人自己也不肯消停的往人家府里塞女人,分明是逼着男人去花心嘛。她们自己喜欢贤良淑德她又没爱着非要拿着她一起不成?叶璃站起身,冷声道:“太后说笑了,两国联姻岂可如此草率,当初联姻之时北戎王可从来没提要派人和定国王府联姻。若真是国事,不知北戎联姻的国书何在?若是没有国书,那就是某些人私下决定的了?太后以为定国王府是什么地方,是谁想进就进的么?赫连小姐想进定国王府可以,定王府洒扫丫头的位置虚位以待。区区一个不明不白的干女儿身份就想进定王府,赫连小姐,先给一个明白的身份再来和本王妃说话!”

    赫连惠敏站起身来,秀美的脸上满是怒色,“即便你是定国王妃本姑娘也是北戎贵女,岂容你如此肆意羞辱!”

    “北戎贵女?”叶璃不屑的挑眉,“本王妃还没听说过那个贵女的身份是某某人的干女儿。连亲生父母的底细都不可透露的贵女?”

    在场的人都明白叶璃话里的意思,在大楚纵然义父的身份比自己生身父母高上许多对外与别人说话时也要先提自己的亲生父母,最多后面在加上一句某某人的义女。而赫连惠敏却完全没有提过自己的亲生父母的身份,那只能证明赫连惠敏的父母的身份只怕不仅仅是一般的低那么简单,应该是非常的低。在想想北戎的某些习俗,北戎权贵长得入耶律野那样仪表堂堂的人并不多,大多数北戎贵族在大楚的审美看来并不好看。相反的,北戎长得好看的多是奴隶,也就是其他各国被卖或被虏到北戎去的,其中有许多就是大楚人的后代。因此赫连惠敏连亲生父母的身份提都不提就不得不让人怀疑她是否是北戎奴隶的后人了。若真是如此,定国王府真娶了回去即便是做妾也是个天大的笑话。贵妇们看着赫连惠敏的眼神不由得微妙起来了,那微妙中还多了几分厌恶和轻蔑。北戎的奴隶和大楚的下人婢女的地位更低。不仅是任意生杀,专门干一些一般人不愿干的粗活,更没有月银这一说,许多女奴更是被主人任意玩弄,虐待。

    赫连惠敏也是极聪明的人,怎么会察觉不到在场众人的眼神变化,看着叶璃的眼中更多了几分怨恨。

    太后犹豫的看了一眼赫连惠敏,她也不知道赫连惠敏的真实身份到底是如何。若真是如此,赫连惠敏的真实身份传了出去只会让朝堂上下对皇帝赐婚的旨意不满,甚至会让军中认为皇帝故意想要羞辱定国王府,“王妃只怕是过滤了,北戎国既然与咱们大楚交好,自然不会不明白我大楚的习俗。送来和亲的女子自然是身份清贵的,想必是赫连小姐从小父母双亡,在赫连将军府长大,所以习惯了吧?”

    叶璃原本也没打算在身份上咬死赫连惠敏,要赫连惠敏出身真的不堪,传了出去对定国王府也没什么好处。站起身来,叶璃看了赫连惠敏一眼,抬头直视太后道:“太后,本妃在这儿明言了,除非是王爷亲口答应纳侧妃进门,否则,本妃不会同意任何人进门的。”

    太后心中暗恼,定王那里要是行的通他们又何必找定王妃说这么多废话,“定王妃,皇上圣旨已下,你难道不知道何为皇命难违?难道你还想要皇上出尔反尔收回成命?”

    叶璃一笑,仰首道:“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了,请皇上和太后下旨赐死本妃。本妃不在了王妃之位空悬王爷自然可以纳侧妃了。到时候王爷娶谁纳谁本妃也管不着了。”

    “定王妃!”太后震怒。叶璃神色端凝毫不动容。太后怒气冷笑道:“若是哀家一定要赫连小姐进门呢?”

    叶璃脸上掠过一丝淡淡的笑意,手中寒光乍现,“那么太后想必不介意定国王府喜事和丧事一起办。本妃保证丧事一定办的比喜事热闹。”

    在座的诸人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看着定王妃手里那寒光熠熠的短刀少数几个原本还打着别样心思的人也纷纷熄了心中的妄想。就算是家里不讨人喜欢的庶女嫁进差一点的人家也能对家里有点帮助,若是嫁进定国王府不仅得罪了定王妃也还是平白作孽了。看着眼前依然笑容温婉的女子,她们却丝毫不敢怀疑她刚才只是在说笑而已。叶璃含笑扫过众人,目光在赫连惠敏身上停下,笑道:“怎么样?赫连小姐还要坚持进定王府么?”

    赫连惠敏暗中吸了口气,不服输的望着叶璃道:“王妃想要杀本小姐只怕没那个本事。区区一把短刀就能吓到本小姐不成?”北戎女儿谁不是从小舞刀弄剑在马背上长大的?赫连惠敏虽然出身低了一些却是从小被赫连真收养的,武功自然不弱。一反手也拔出了随身佩戴的坠满宝石的刀鞘里的弯刀对着叶璃。

    “赫连小姐,太后面前岂可随意拔刀,还不放下。”皇后皱眉叱道。

    一边儿柳贵妃淡淡道:“刚才定王妃拔刀也没见皇后娘娘训斥。”

    皇后浅笑道:“妹妹可是忘了,先祖有训赐定王定王妃可宫中带刀剑的。”

    柳贵妃轻哼一声回过头去不再理会皇后,皇后也不跟她计较淡淡一笑了之。

    看着拿着那把装饰华丽的弯刀对着自己的赫连惠敏,叶璃抿唇微笑。

    赫连惠敏皱眉道:“你笑什么?”

    叶璃笑道:“说起来…对我家王爷虎视眈眈的女人还真不少。今天,本王妃就拿你来开刀!”

    “大言不惭!”赫连惠敏不屑的冷笑,手中弯刀朝着叶璃平挥了过来。叶璃随意的往旁边侧身让过,赫连惠敏毫不放松后面的刀锋连绵不断而来。赫连惠敏不愧是在大草原上长大的女子,比起中原女子来弯刀舞得虎虎生风劲力十足。叶璃等到挥出了十来刀才脆声笑道:“赫连小姐打够了么?接下来该本王妃了。”比起赫连惠敏的气势磅礴,叶璃的招式显得平平无极,众人甚至连看都没有看明白,只见叶璃已经欺身上前,一只手握住了赫连惠敏回到的手,一脚踢开了她踢过来的腿。另一只手里寒光一闪毫不留情的朝着赫连惠敏的胸口刺去。

    “定王妃,手下留情!”太后和皇后齐声叫道。

    赫连惠敏发现自己挣不开叶璃的钳制之后只能闭目待死。她不甘心,她自认自己的武功即使在北戎女子里也是一等一的好,但是却糊里糊涂的输给了一个大楚的女子。她甚至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她的招式,但是这些并不重要了,即使在不甘心她输了等待她的就是死亡……

    等了一会儿,原本意料中的疼痛却并没有降临。赫连惠敏有些疑惑的睁开了眼睛,却见叶璃毫不客气的将自己推到了一边,从容的收起了手里的短刀。鬼门关上走了一道,赫连惠敏依然有些会不过神来。她能感觉到刚才定王妃绝对不是只想吓吓她而已,那扑面而来的杀气足够让她清楚的认识到自己刚才真的是捡了一条命回来。

    受到如此打击,赫连惠敏一时半刻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怔怔的站在大殿上出神。

    太后的脸色气得发青,起身道:“定王妃你好大的胆子!罢了…哀家老了这些事也管不了了。皇后,后面的事交给你处理,哀家先回去了。”说完,太后一边揉着胸口一边招来身边的宫女扶着自己走了。

    太后撂了挑子,皇后只得苦笑。柳贵妃看着皇后问道:“皇后娘娘,此事如何处理?”

    皇后笑道:“自然是禀告皇上再做定夺。不过过了今儿…本宫看这事儿也不难解决了。妹妹,你说是不是?”赫连惠敏若是还敢想要嫁入定国王府,那她也只能佩服她了。

    柳贵妃低头看向殿下的叶璃,眼中更多了几分复杂和深沉。皇后也不理她,只是径自笑道:“本宫还是喜欢定王妃这性子。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处理起事情来也是干净利落,想必以后那些想要将女儿嫁入定王府的人都要思虑再三了。”对着殿下的叶璃淡淡一笑,眼中多了几分羡慕和赞叹。

    叶璃顶着众人的目光,毫不在意的把玩着手里的利刃,这种事情既然不能让那就一次解决个干净吧。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119.宫中拒婚
下一章:121.月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