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天下惊 > 123.难安

天下惊 - 123.难安

所属目录:天下惊      发布时间 : 2016-10-15

  123。难安

    宫门外,容华郡主穿着一身凤穿牡丹大红嫁衣,含泪向太后和帝后父母告别。往日里高傲无比的昭仁公主面对唯一的女儿远嫁北戎终于还是忍不住落下了眼泪,望着即将远去的女儿却什么也不能说出来。眼下是太后和皇帝皇后一起来为和亲公主送别,即使是她身为亲生母亲也不能拉着容华郡主再多少什么的。

    容华郡主一一拜别了太后皇帝皇后和父母,被身边陪嫁的宫女扶着往马车边走去。临上马车时才回头往叶璃的方向看了一眼,叶璃轻轻点头对着她微微一笑。容华郡主垂眸淡然一笑,毅然转身踏上了马车。装饰的富丽堂皇的马车上,绣着代表公主尊贵身份的牡丹帘子轻轻落下,掩住了容华郡主艳丽的容颜和身影。从此,她将作为大楚的公主生活在异国他乡,也许从此与父母亲人再见无期……

    “阿璃,我走了。你自己在京城小心一些。”站在叶璃身边,墨修尧轻声叮嘱道。

    叶璃抬头看着眼前一身暗青色绣银龙亲王服侍,卓尔不群的优雅男子,轻轻点头道:“我知道,你也小心。早些回来。”墨修尧点头,“我会小心,阿璃一个人在京城……”叶璃打断他的话,坚定的道:“我会好好守住定王府,等你回来。”

    墨修尧一怔,低声道:“只要阿璃平安无事,修尧便十分高兴了。”

    一边的侍从小心翼翼的过来催促该启程了,心中暗暗嘀咕都说定王和王妃感情记好,如今看来果然是难分难舍。

    叶璃退后一步,离开墨修尧的怀里。侧首对站在一边的林寒道:“林寒,王爷的安危交给你了。”

    林寒点头,认真的道:“请王妃放心,属下绝不辜负王妃信任。”

    叶璃点点头,对墨修尧说了声保重便退入了旁边送别的人群中。墨修尧回头看了她一眼,牵过身边的白马翻身上马追上前面已经出发的队伍。

    直到整个和亲的队伍消失在远处,昭仁公主终于哭倒在地,昭阳公主命人扶着她回公主府去了。皇帝皇后也陪着太后回宫,原本闹闹嚷嚷的宫门口顿时安静了许多。叶璃站在原地遥望着墨修尧离去的地方默然无语,“王妃,王爷已经出城了。咱们该回了。”墨总管走到叶璃跟前低声道。叶璃点点头,道:“回吧。”墨修尧突然不在的京城,似乎有些寂寞无聊。

    定王离京,定国王府与往常一样闭门谢客安静了下来。但是只有定国王府的人们知道。短短十天功夫,定国王府遭到的暗中攻击是过去几年的数倍之多。

    深夜,又一波攻击结束。叶璃坐在摆放在屋檐下的椅子里淡淡的看着院子里跪了一地的黑衣人面沉如水。左右两边站着卓靖秦风墨总管凤之遥,墨华和因为定王离京特意驻守王府的张起澜以及韩明晰。除了凤之遥一如既往的嘻笑无忌,其他人脸上的神色都不太好看。今天晚上刺客竟然突破定国王府外围差一点就闯入了叶璃所居住的主院。身为暗卫统领的墨华脸色更是难看,这简直就是在打暗卫的脸。

    “好了,说说看吧,这又是哪儿来的人?”叶璃看看属下们阴沉的脸色,淡淡问道。

    被强压着跪在院子里的刺客眼中闪过不屑的光芒,傲然的将头偏到了一边去了。叶璃失笑,“是我失言了,不好好问一问各位想必是不会招的。不过刚好…这十天来我这里一共来了七波人,其中说不定还有你们的伙伴呢。但是,还没有哪一个的骨头硬到能跟我死扛的。秦风,交给你了。”

    秦风朗声笑道:“多谢王妃,正好手下那几个小子在学习刑讯,这几日可是进步神速还要多谢这么多位的贡献呢。”站在一边的凤之遥轻嗤一声做不屑装,但是眼睛却已经眼巴巴的望向了秦风,“本公子请求旁观。”他凤之遥可是号称定国王府最厉害的刑审高手,但是自从秦风带回来几个小子之后他才发现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什么叫长江后浪推前浪。而且这刑审高手还是量产的。秦风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道:“纯属机密,外人止步。”一挥手便有人过来将院子里的人压了下去。

    凤之遥怨恨的瞪着潇洒而去的秦风,回过头来眼巴巴的望着叶璃。没办法,自从秦风跟了王妃之后,除了王爷和王妃的命令谁在他面前都不好说话。叶璃浅笑道:“凤三,秦风并不是故意为难你。这真的是机密。”凤之遥哼哼道:“审讯而已,就算有什么独特的手段也称不上是机密吧。”叶璃笑道:“审讯的人目前还是机密。”

    凤三摸摸鼻子不说话了,他是墨修尧最信任的人之一,自然知道王妃手里有一支从定国王府麾下各支军队选出来的人组成的机密队伍。谁也不知道王妃要这些人是来做什么的,甚至连王爷都不知道这些人被王妃选走之后到底怎么样了。现在…就是这些人么?凤之遥想起今天前几天秦风带回来接受他们拷问任务的几个人。只是匆匆看了一眼,似乎并没有什么异样的,但是凤之遥这么多年战场和暗地里养成的警觉让他觉得这些人确实不简单。

    叶璃起身对众人笑道:“今晚幸苦各位了,咱们书房里坐坐吧。”

    张起澜脸色难看的道:“王爷前脚刚走这些人后脚就朝定王府下手,难道就这么算了?”叶璃浅笑道:“张将军不必担心,自然不可能就这么算了。本妃…也正需要一些人来练练手呢。”轻柔的语调却带出让人胆寒的杀意,众人不由肃然,跟在叶璃身后往书房走去。

    回到书房各自落座,叶璃对坐在一边的韩明晰道:“西陵和南疆那边的事也该去办了,明晰,你明日便启程离京吧。”闻言,韩明晰皱了皱眉,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叶璃摇摇头道:“不必多言,京城的情形你也看到。你留下也没什么事做,还不如早些启程。大哥如今应该还在永州,若是有什么拿不定主意的你可拿我的信物去问他。”韩明晰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轻叹一声道:“我知道了,我明日便启程。先回去收拾行装去了。”

    叶璃也不留他,只是点了点头。

    韩明晰一离开,书房里的气氛立刻变得热络了一些。倒不是定王府的人不信任韩明晰防备他,只是这些人谁不是生了一双看透世事的精明眼睛。韩明晰的心思纵然隐秘又怎么瞒得过这些人,偏偏这些人又多事对墨修尧忠心耿耿的,即使直到王妃和韩明晰之间并没有什么,但是看在这些对定王府的忠臣眼里难免会对韩明晰冷淡几分。

    叶璃仿佛并没有看到众人的神色,言谈自若的和众人说起王府中的事情来。众人对定王府的安危都有些担忧,墨总管问道:“王妃,是不是再多调一些暗卫进府来?”这些日子定王府被连续攻击,侍卫和暗卫只怕都疲惫不堪,今天更是让刺客闯进了王妃的住处。叶璃笑道:“不必这么麻烦,人家这么辛辛苦苦的潜入京城,还要拼死闯入天下皆知固若金汤的定国王府。咱们好歹也要看看他们到底想干什么。从明天开始,少抓一点刺客。放几个回去吧。”

    凤之遥眼神一闪,笑道:“王妃是想…让人直到定国王府的防守渐渐不支?对方会信么?”

    叶璃笑道:“既然他们明知道闯不进来还契而不舍的来了一波又一波,本妃给他们一个机会若是你你信不信?”

    张起澜担忧的道:“若是这消息传出去,只怕王府里更加不安生了。”

    叶璃笑容清冷,淡淡道:“本妃会让天下人知道,定国王府不仅固若金汤,还是有来无回的人间地狱!”

    众人心中一震,怔怔的望着眼前温婉清美的青衣女子半晌说不出话来。

    “王妃。”秦风推门进来,神色有些古怪。叶璃挑眉,并不意外的问道:“没问出来?”

    秦风略带些恼怒的道:“一个自杀了,还有几个都是小喽喽,什么都不知道。”

    叶璃摇头道:“不对,死的那个不是领头的人。”

    秦风不解的望向叶璃,叶璃淡然道:“对方不可能不知道定王府的刑讯有多厉害,如果真的存了死志刚刚被抓的时候就会自尽。比起经验来你们还是不如凤三。”凤之遥得意的看着秦风笑道:“不错,至少在本公子手里绝对不会发生这种犯人自尽的事情。”秦风此时并不在意凤之遥的挑衅,剑眉紧皱道:“王妃的意思是那个自杀的不过是为了掩护真正的领头的人?”叶璃托着下巴道:“至少有一半的可能。当然也有可能是他确实被你们的手段吓怕了又刚好落在几个没经验的菜鸟手里钻到了自杀的空子。不过…你们的手段应该还没到那个地步吧?”

    秦风有些苦恼的道:“那些小子刚学这个,下手没个轻重。若是真的弄死了……”

    叶璃垂眸,轻声道:“现在不缺时间,换一种方式慢慢来。”

    “换一种?”

    叶璃道:“熬鹰。”

    “熬鹰?”

    叶璃把玩着手中的白瓷杯,轻声道:“把牢房给我点到亮如白昼。不要再用刑拷打了,牢房的人轮流看着他们,每一个时辰换一次班。只有一点,不要让我看到任何人睡着了,直到他们肯说实话为止。”凤之遥不解的道:“只是不睡觉而已,有用么?”

    叶璃笑道:“凤三公子可能试过一天两天不睡觉,但是有没有试过四天五天不睡觉?这个法子,连最骄傲的雄鹰也能训得服服帖帖的,何况是人。”

    虽然凤之遥对叶璃的说法抱有怀疑,秦风确实毫不犹豫的全盘接受。立刻转身吩咐下去了。

    凤之遥回头看着叶璃道:“这几天,王妃对这些刺客可有什么想法了?”

    叶璃回头旁边的卓靖递上了一份卷宗,叶璃接过打开,一边道:“这几天闯府的可是什么人都有。被人买凶来杀人的,来寻仇的,还有来趁火打劫的。”

    “趁火打劫?谁有那个胆子趁火打劫定王府?”平时极少开口的墨华讥诮的道。

    凤之遥笑道:“是不是真的趁火打劫没人知道,不过这短短几天京城里突然出现了这么多的不法之徒,驻守京畿的人和京城府尹都吃干饭去了么?”墨总管沉声道:“定国王府连连遇袭,就算定王府面积庞大周围的府邸不多,宫里那位也绝对不可能不知道。但是这么多天了,宫里来问都没有派人来问一声,仿佛根本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叶璃揉了揉没心,嫣然一笑道:“宫里那位大约也想直到定王府的实力到底到什么程度。凤三,明天将消息传出去,本妃连日惊吓,身体不适。”

    “惊吓?”凤之遥眼神有些诡异的望着叶璃含笑的面容。这些日子受惊吓的到底是定王妃还是那些倒霉的刺客真的还有待商榷。叶璃瞥了他一眼,“怎么?本妃不能受惊吓?本妃好歹也还是一个女子,王爷又不在身边。这日日刺客临门被惊吓了又怎么样?”

    凤之遥摸了下鼻子,恭敬地道:“没,王妃受惊过度,玉体违和。”

    叶璃轻哼一声道:“很好,这几日就让他们高兴一下吧。本妃受惊了谁也不见,就这样。”

    墨总管犹豫了一下问道:“若是宫里召见……”

    叶璃笑道:“病体沉重,不能进宫。宫里派来的御医和赏赐尽管收进来就是。别的什么都别答应。”

    “老奴明白了。”墨总管点头道。

    遣退了众人,叶璃独自一人离开书房往卧室走去,抬头忘了一眼将近圆满的月色,有些担忧的叹了口气,回头对着黑暗中的某处道:“你跟着我做什么?”

    黑暗中传来墨华有些僵硬的声音,“王爷说过要保护王妃的安危。”

    叶璃淡淡一笑,不再理会他转身回房去了。等她远去了墨华才走出暗影将自己暴露在月光下。眼底还带着明显的恼怒和挫败。他居然连隐藏能力都不如王妃么?

    ------题外话------

    呼呼,正在宾馆里用电脑码字,让亲们久等了~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122.启程之前
下一章:124.招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