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天下惊 > 125.待君入瓮

天下惊 - 125.待君入瓮

所属目录:天下惊      发布时间 : 2016-10-15

  125。待君入瓮

    深夜,定国王府一片寂然。书房里,叶璃倚坐在灯下回头看着坐在不远处的凤之遥,“凤三,你确定是今晚?”

    凤之遥悠然的挥动着折扇,笑的让人如沐春风,出口的话却又让人不寒而栗,“王妃尽管放心就是了。京城就这么大点地儿,他们今晚再不动手可就没机会了。今晚,必定让敌人的献血染红整个定王府。呵呵…这是美丽的让人着迷的颜色,京城里好

    多年没有这么热闹过了。”这么多天异动连连,如果定国王府的暗卫再找不到他们那还当着让天下人觉得定王府的暗卫都是废物了。

    叶璃点头,“如此最好。那么我们最好恭候他们的大驾。”

    墨华看着神色从容淡然的叶璃,眼神有些复杂,犹豫了片刻才道:“王妃和徐大人是否先去安全的地方回避一下。今晚来的人中不乏绝顶的高手。万一出了什么意外……”叶璃侧首看向坐在一边淡定饮茶的徐鸿彦,有些担忧的皱了皱眉,舅舅的性格他

    还了解,如果自己不离开的话他是绝对不会走的。但是现在要让她离开也是不可能的…将她为难的神色都看在眼里,徐鸿彦放下茶杯道:“做你自己的事情即可,我在这里略坐一会儿喝两杯茶就行了。”明白了舅舅的意思,叶璃轻轻点头笑道:“既然如

    此,璃儿陪舅舅手谈两局吧。”

    徐鸿彦点头,满意的看着外甥女处变不惊的神色。身在其位须谋其政,既然嫁入了定国王府成为定王妃,那么叶璃的命运就是定王是绑在一起的了。也就注定了她一生也不可能过的平静安然,既然如此,无论是徐鸿彦还是徐家都希望叶璃越坚强越好。

    如果向她母亲那样,纵然再怎么才气纵横,在这个世道活不下去也是枉然。

    直到午夜时分,王府内依然是一片寂静。叶璃和徐鸿彦已经下了三盘棋了,一胜一负这一句眼看就要平了。两人杀的难解难分就连在坐在一边的凤之遥和膜总管也忍不住凑过去观战了。凤之遥还不时开口评论支招,叶璃回头含笑看着他道:“凤三公子

    ,观棋不语真君子。”凤之遥摸摸鼻子,“本公子是在帮你啊。”叶璃默默翻了个白眼,你是在打扰我的思路。

    远处传来一声极细的响动,叶璃手中的棋子微微一顿。凤之遥等人神色也是一凛,徐鸿彦虽然并没有听到什么动静,但是却也明显察觉到众人的神色变化。淡笑着放下棋子道:“今天就下到这里吧。这一年多璃儿的棋艺大进了。”叶璃含笑落下一子,

    道:“不妨事,这一局下完也不迟。墨华,你出去看看。”墨华无声的点点头,转身推门出去。

    等到他们这一句下完,外面的打斗声已经渐渐的靠近了。叶璃挥手让一边侍候的青鸾收起棋盘,起身走到窗口推开窗户向外望去。院子里依然平静的笼罩在淡淡的月色中,只要院外的许多地方都亮起了火光,叶璃垂眸微微叹息道:“让他们小心一些,

    别毁了定王府这百年的老宅。”墨总管恭声道:“王妃放心便是,早先已经吩咐过他们了。”叶璃点头,坐在窗边背靠在窗棂微笑道:“如此便好,咱们就来看看今晚会来的到底都是些什么人吧。”看看,这大楚这天下到底有多少人欲将定国王府置之死

    地。

    院外的打斗声越来越近也越来越响,徐鸿彦扶窗而立,望着远处天边的火光叹了口气,道:“看来皇上是真的打算袖手旁观了。”叶璃轻轻摇头,轻声道:“舅舅,皇上不是打算袖手旁观,而是想要。浑水摸鱼。你猜这些人里有多少是宫里出来的?”

    京城才多大,这十几天各方人马连日不断地挑衅定国王府损失了不下上百人。如今还能潜藏在京城里的能有多少?若不是背后有能人提供便利,这么多的高手哪里如此容易的潜入京城?若真的这么厉害只怕各国的皇帝都该睡不着觉了。徐鸿彦一怔,终究只是长长地叹息了一声,“皇上这又何必……”

    当第一个刺客越过主院的墙壁时,叶璃重新站起了身向外走去。身边的几个丫头连忙跟上,叶璃摆摆手道:“你们不要出去了。”青鸾道:“平时咱们也帮不上忙,如今在府里王妃也不让咱们跟着,奴婢们都觉得自己没用了。青霜和青霞不会武功留在房里,还是奴婢和青玉跟着王妃吧。”见她如此坚持叶璃微皱了一下眉也没再多少什么转身踏出了书房。

    院子里,卓靖和凤之遥迎了上来,看到叶璃出来凤之遥道:“有几路人马往祠堂去了,应该是为了供奉在那里的揽云剑,其他人都往主院来了,不过有几个去了书楼那边。”

    叶璃淡淡一笑道:“不管为什么而来,全部留下一个也别想活着出去。”

    “是!”凤之遥朗声一笑,对着叶璃拱了拱手飞身往院外略去,一袭红衣在血色中隐隐带去一丝阴冷的血腥气息。

    渐渐地,厮打声都隐隐聚集到主院外,定王府的侍卫似乎有些支撑不住了的模样。叶璃站在屋檐下,虽然看不到外面的情景却也能够听到那厮杀声也能闻到夜风送来的浓浓的血腥气息。

    突然,几道黑影飞快的突破院外的围墙跃了进来,几乎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屋檐下一身白衣的叶璃。几个黑影有志一同的扑向叶璃,快如闪电的来势让人知道他们并不是一般的杀手,而是真正的一等一的高手。叶璃文风未动,仿佛眼前汹涌而来的杀意根本不存在一边。待到黑影快到跟前的霎那,站在她身边的卓靖突然动了。他一抬手,一道寒光从袖底飞出只扫最前面的一个人而去,同时,阴影处,几道凌厉的羽箭射过,一排整整齐齐的羽箭方向力道完全一致的插在地上,在两方之间划出一道白色的直线,警告着来着止步。

    为首的黑衣人站定,扫了一眼地上的羽箭抬起自己的左右,左臂的衣袖被划开了一道长长的裂缝。

    “定国王府的侍卫,果然名不虚传。”黑衣人沉声道。

    叶璃抿唇微笑,“阁下过奖了。”

    黑衣人凌厉的双眼微微眯起,眸中展露出一丝寒光,“定国王妃?”

    叶璃点头浅笑道:“正是,阁下怎么称呼?”

    黑衣人轻哼一声,“你不必知道我是谁,只要知道我是来去你性命的人就可以了。”对于他似威胁的话叶璃并不在意,挑眉笑道:“哦?正好本妃也想知道到底有多少人想要取本妃的性命。阁下既然来了,就一道留下吧。”一抬手,一道红色的光芒夹着尖锐的响声呼啸而出射向夜空,在空着绽放出一朵巨大的红色花朵。诡异的妖红瞬间铺满了整个定国王府的天空,让抬头仰望的人们心中蓦地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黑衣人警惕没有去看夜空,反而警惕的盯着四周。黑暗中似乎多了一些什么,黑衣人侧耳想要仔细去听,但是此时外面打打杀杀一边,即使是内力深厚如他也是听不出什么东西的。

    墙头上,凤之遥红衣翩然的击飞了一名刺客,赞赏的望了一眼天空笑道:“王妃,这是什么花儿,很是好看。本公子回头要做一件袍子就要绣上这种花儿。”

    叶璃嘴角不由得抽了抽,淡淡道:“这是曼珠沙华,又叫彼岸花。黄泉路上唯一的风景,也叫死亡之花。”

    凤之遥身子顿了下,险些从墙上掉下去。干笑道:“王妃真会开玩笑。”

    “凤三,你是来玩的么?”墨华不知何时出现在墙头上,居高临下冷冷的盯着院子里的人。

    “哼,大胆宵小竟敢闯入定国王府主院,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张起澜一身战袍,手握长枪伫立于房檐的一角,他本就身形魁梧戎马一生更是淬炼出一身的煞气,此时站在屋檐上也颇有几分横刀立马横扫**之意。

    黑衣人很快的发现自己竟然已经陷入了定国王府高手的包围之中。一般情况下本该立即上前捉住定王妃做人质以求脱身,但是看着定国王妃只带着两女一男悠然的立在屋檐下,他却突然有些犹豫了。往前真的是对的么?会不会又是另外一个陷阱?

    “定王妃好深的心计,这么多天的隐忍竟然就只是为了引我等入彀?”黑衣人盯着叶璃道。

    叶璃脆声笑道:“小意思,比起各位我家王爷还没离京各位就忙着勾连算计。王爷刚走就接二连三的来欺负我一个弱女子,本妃觉得已经足够厚道了。这些日子,你们想必也玩够了,现在…不妨看看我定国王府的手笔如何?”墙外,原本已经渐渐抵挡不住的定王府侍卫突然又变得更加英勇起来,黑暗中更有无数人重新加入其中,外面的局势似乎转眼间便扭转过来。再也没有刺客企图跃上高墙闯入主院,更多的是想要往外奔逃,但是往外的路口同样出现了定国王府的精锐暗卫,两头夹击一时间定国王府更加热闹起来。

    明白自己被围困在了里面,院子里的几个黑衣人都开始焦急起来。有几个不及细想就举起兵器朝叶璃的方向扑了过去,叶璃身边卓靖和青鸾从容的迎了上去。高墙上,凤之遥皱眉看了一眼院子里的局势,发现并没有需要自己插手的地方,便回过头去观察院外的战况来了看到某处几个人影飞快地掠过只留下一地的黑衣死尸不由赞叹,“王妃好手段,若是墨家军都有如此身手,何愁天下不定四海不平?”墨华站在他身边,循着他的眼神望去,脸色微变默然不语。

    叶璃沉默的看着几个扑上来的黑衣人死于乱箭之中,抬头望向剩下的几人。那领头的黑衣人嘿嘿的笑了两声,道:“好,不愧是定国王府,不愧是黑云骑。不过…王妃以为我们只有这些准备么?”

    叶璃漫步走下屋檐,平静的看着黑衣人道:“不管你们有多少准备,今天我都没打算放你们活着离开。阁下,应该是夜杀真正的首领吧?”

    黑衣人一怔,很快又笑道:“看来我的人已经把什么都告诉王妃了。好手段!既然如此…那就手下见真章吧!”说完,黑衣人突然飞身而起朝着叶璃扑了过来。这期间甚至还避开了暗处射来的两支羽箭。卓靖皱了皱眉,抬手示意停止放箭。叶璃平静的看着黑衣人汹汹来势,微微一侧身让过一刀,袖底翻飞一刀银芒贴着打到直取黑衣人我到的手腕。黑衣人眼中闪过一丝诧异,手中大刀一转,斩断了叶璃的攻势。叶璃轻哼一声,手中匕首在大刀上一格,随之放手匕首飞快的换了一只手直刺黑衣人左肋。叶璃的匕首本就是墨修尧寻高人以寒铁精英按照她自己所画的图形打造出来的,不仅样式奇特而且削铁如泥。与那大刀相撞的瞬间火光四溅竟然丝毫不落下方,在刀身上留下了一丝伤痕匕首本身却是完好无暇依然寒光四射。

    黑衣人飞快的躲过叶璃的一击,盯着叶璃的目光也更加危险起来。原本他并没有把这个定国王妃太看在眼底,因为这定王妃的内力连高手都称不上只能说是还不错。但是只是短暂的交手,完全不依靠内力的定王妃却几乎让他差点吃了亏,若是这个女子再有着高深的内力,黑衣人完全不敢认为自己能是她的对手。

    叶璃也没打算与对方硬拼,见好就收飞快的推出了危险距离。淡淡的看着黑衣人笑道:“夜杀首领,也不过如此。拿下吧。”

    “是。”卓靖点头,对着夜色里打了几个手势。

    黑暗中几个人影悄然出现在院子里,一言不发的和黑衣人交起手来。这些人的武功路数和叶璃很有几分相似,认真算起来他们都远不是黑衣人的对手,但是他们下手之很准快却让人不由得咋舌。只要有一刀或者一掌一圈打在黑衣人的身上,必定会对对方造成不小的伤害。但是他们自己却配合的十分默契,在加上有暗中的神箭手相助,只用了不到一刻钟时间就拿下了院子里的所有刺客,而他们自己也只有两个人受了不算重的伤。

    领头的夜杀首领被人制住了穴道,又用绳索以一种奇特的方式绑了起来。叶璃走过去淡淡笑道:“听闻夜杀首领的真实身份十分神秘,就连号称天下消息最灵通的天一阁也不知道。看来今天本妃可以解开这个谜题了?”

    卓靖伸手解开黑衣人脸上的面巾,露出一张四十来岁的神色坚毅的面孔。叶璃平静的看着眼前的陌生人,站在墙上一直注视着这边的凤之遥这回却是真的从墙头上跌了下来,瞪着黑衣人惊叫道:“沐擎苍!”

    ------题外话------

    嘎嘎…还有人记得此人是谁不?那啥,凤终于挪地方北上了。不幸在火车上跌了一跤简直是一段杯具的旅程。重新找工作什么的最讨厌了~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124.招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