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天下惊 > 131.兵权暗套

天下惊 - 131.兵权暗套

所属目录:天下惊      发布时间 : 2016-10-15

  131。兵权暗套

    墨景祁看着殿下恭维的臣子,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看向站在一边的叶璃犹豫了片刻皱眉道:“冷统领和南侯世子愿意身先士卒勇气可嘉,朕心甚慰。不过如今定王并不在京城,不能挂帅出征,国王府麾下数十万大军无法调动。不知王妃有什么看法?

    ”叶璃秀眉轻挑,抬头看向墨景祁淡淡道:“皇上见谅,叶璃一介女流岂能有什么看法?”

    “定王妃太过妄自菲薄了,谁不知道定国王府的当家主母同样拥有墨家军和黑云骑的调动指挥权利?如今西陵大军犯境,王妃和定国王府难道要坐视不理?”站在墨景祁身后的青年男子盯着叶璃阴测测的道。

    叶璃心中冷笑一声,好大的一定帽子!瞥了那男子一眼,叶璃正要开口说话,华国公突然上前一步,盯着那青年男子厉声道:“大胆!你是何人敢如此挑拨皇上和定过王府君臣关系?!”华老国公纵横沙场几十年,虽然年事已高却是老尔弥辣此时特意

    外放的磅礴气势岂是一个年轻人能够销售的起的?那年轻人一怔,脸色僵了僵才对着华国公拱手道:“学生谭继之见过华国公。”

    华国公不满的轻哼一声看向墨景祁,墨景祁笑道:“老国公切勿动气,继之是位极有才学的青年俊杰,朕正打算赐他御书房行走之职,也好为国效力。”华国公对着墨景祁拱了拱手,捋这白花花的胡须朗声道:“皇上这话老臣实在游戏不明白,既然这

    谭公子有才学为何不去参加科举?若是得了个状元探花的名头届时皇上加以重用也无人能多少什么。御书房行走乃是御前要职,给了一个连听都没有听过的人只怕难以服众。”墨景祁和那青年男子也有些尴尬,并不是他们不想走正常渠道,而是科举那条

    路并没有那么好走。特别是今年的科举,不说主考官乃是大楚最有正直清廉之名的苏老先生,就说那徐家五子几年边有三个下场考试。谭继之勾心斗角专研的不少,要说科举考试还真没什么信心。就算真的考中了,如果不是金榜状元榜眼探花,那么八成

    要外放,就算不外放最多也不过是个六七品德小官,根本不可能任御书房行走这样的重要职位。原本皇帝要提拔一个自己的亲信也没人多管闲事,但是错就错在谭继之不该在这个时候在众臣面前挑拨皇帝和定王府的关系,这让一心为国的华老国公自然看

    他十分不顺眼,也就完全不会考虑给他留面子的事情了。

    墨景祁轻咳一声,道:“老国公,这个问题还是回头再讨论吧。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出兵的事情,定王不在,墨家军几十万大军无法调动却是改如何是好?”

    华国公原本也不是真的想要让皇帝下不来台,便也配合着道:“定王接到消息必然会尽快赶回,再次之前皇上何不先调集别处的兵马前往支援?”

    墨景祁摇头叹气道:“老国公也知道,南边儿如今正和黎王对峙,碎雪关外南诏人又虎视眈眈,如今哪里还抽得出别处的兵马?”

    华国公脸色微变,雪白的眉头动了动不再说话。皇帝的心思他并非不明白,只是趁着定王不在的时候对定王妃发难,甚至置边境安危与不顾,这实在不是一个合格的帝王应该做的事。沐阳侯上前一步道:“定王妃既然能调动墨家军和黑云骑,还请定王

    妃以大局为重,下令调集墨家军即刻赶往边关支援。”

    叶璃抬头目光淡然的从沐阳侯身上扫过,轻声道:“沐阳侯的意思是要本妃代替王爷领军出征?”

    沐阳侯一哽,自古以来就算有一两个女将却也从来没有过哪个女子作为主帅领兵出征的。何况定国王妃年方不过十几岁,就算她现在什么都不做也没有人能说她的不是。反倒是若是真的让定王妃挂帅出征,大楚和他们这些武将的面子才要丢尽了。干笑

    了一声,沐阳侯避开叶璃的眼睛道:“本侯并非此意,只是还请王妃以国事为重。”

    一边的柳丞相也摸着花白的胡子笑道:“侯爷说的不错,还请王妃看在边关百姓和将士的份上,暂时移交墨家军兵权给领兵的将领。待到定王回归,自然完璧归赵。”

    叶璃眸中的嘲讽连掩饰的免了,待到定王回归完璧归赵?当她是傻子么?

    清眸微了一下,叶璃抬起头微笑道:“丞相如此说倒叫本妃有些担待不起了。且不说本妃能不能调动墨家军,就说…难不成柳丞相认为只要本妃说一句话墨家军的兵权就可以移交给任何人了?只怕就算是王爷亲临这一点也是做不到的。”墨景祁脸色微

    沉,皱眉道:“那王妃可有什么好主意?难道任由西陵大军在边关肆虐甚至侵犯我大楚境内?”

    叶璃心中恨不得一巴掌拍死那个坐在龙椅上盯着自己说的冠冕堂皇的男人?她不答应就是任由西陵大军肆虐大楚?她总算明白为什么这些天墨景祁表现的一点都不急了,原来是想要趁着墨修尧不在打墨家军兵权的主意。他不是不急,而是在他看来还在

    边关的西陵大军没有眼看就能到手的定王府兵权更急。只是叶璃有些不明白墨景祁到底是哪里来的信心认为只要他拿到定王府的兵权就可以马上操纵自如甚至去挥兵驱逐西陵了?难道他完全没有考虑过如果一不小心甚至有可能会引起兵变?

    叶璃低头道:“叶璃女流之辈,实在没有什么好主意可供皇上参考。请皇上恕罪。”

    华国公眉头紧皱,有些焦急的道:“皇上,既然定国王府的兵权一时不定,就请尽快宣定王回京…不,直接前往边关领兵便是。另外,老臣记得我大楚上百万,出了墨家军和南方和黎王对峙的军队,至少还可先抽出十万大军支援边关。还请皇上先抽调一批军队先行一步才是。”墨景祁虽然心中有些不甘,但是华国公的话却并不好反驳,正犹豫间,一直没有开口的南侯上千道:“皇上,老国公说得有理,还请先出兵支援边关。西陵大军一日之内连下两城,最多十日便能抵达西北重镇信阳,信阳乃是大楚西北粮仓,万一信阳城破……”

    墨景祁脸色一变,看了叶璃一眼,咬牙道:“传朕旨意,着冷擎宇为主将,南侯世子为次,领兵十五万即日出发!”

    “末将领命!”冷擎宇好南侯世子齐声拜道。

    墨景祁显然心情不渝,阴沉着脸挥挥手让众人退下。

    出了御书房,叶璃陪着华老国公步行出宫。一路上华老国公也无话可说只是长叹不已。直到宫门口才站住看着叶璃道:“偏巧这时候定王不在京城,难为王妃了。”

    叶璃抿唇淡笑道:“让老国公担心了,这些不过叶璃分内之事罢了。”

    华老国公摇摇头道:“皇上这次实在是太过儿戏了。终究是长于妇人之手,比起先皇来皇上还差得远了。”叶璃明白华老国公的意思,先皇上位的时候正好西陵和大楚战祸连年,当时的定王墨流芳不止是文治卓越更是武勋彪炳。可说是定国王府自墨揽云之后第一人。如此盛名之下,先皇却能一直忍着对墨揽云尊敬礼遇非常,直到先皇羽翼丰满墨流芳放权还政。先皇才开始大施拳脚,虽然算不上明君圣主却也是个有为的守业之君。与摄政王之间更是传成一段君臣佳话。而现在的墨景祁,过早的表露出对定王府的敌意,甚至在定王明明已经成了个废人避居定国王府时还毫不放弃的对其处处打压,处处压制墨家军。如果他真的是个有雄才伟略经天纬地的奇才便也罢了,偏偏他的实力根本不足以压制墨家军。就算墨修尧心甘情愿的将墨家军交到他手里,还是那句话,他真的能指使得动墨家军么?以他的心胸能够善待墨家军么?

    “国公慎言。”叶璃低声笑道。

    华国公摆摆手示意叶璃不必再送转身往自己的马车走去,目送华国公上了马车,叶璃一回头就看到南侯世子正站在不远处含笑看着她。叶璃无奈的在心里叹了口气,对于这位大姐夫也只有几面之缘在叶府一桌吃过饭,可以说是完全不熟悉。现在叶家没落了,叶珍在南侯府的日子却还算过得不错,可见南侯府的人还是极会做人做事的。冲着这一点,叶璃也对他客气三分。

    “见过王妃。”

    叶璃点头浅笑道:“世子客气了。世子有什么事么?”

    南侯世子笑了笑道:“没什么事,珍儿很是惦记王妃,若是王妃有闲暇不妨到府上小坐片刻。”

    闻言,叶璃有些诧异的挑了挑眉。如今皇帝对定王府的态度只要是明眼人大概都能看得出来,这个时候他身为世子还邀请她到府上做客……叶璃眼神微闪,笑道:“大姐能遇到世子,也是她的福气,还望世子多多照顾。”南侯世子大方的笑道:“珍儿既然已经进了南侯府,我自然当她是家人。王妃放心便是。”

    叶璃点头,道:“明日世子即将启程前往边境,祝世子一路顺风。”

    “多谢王妃。”南侯世子道,“在下告辞。”

    “不送。”叶璃道。

    看着他走远,叶璃才回头看了看身后高耸的宫门,皱了皱眉转身而去。

    冷擎宇和南侯世子第二天便急匆匆的领兵而去,站在城门上送行的叶璃望着远去的大军紧蹙的秀眉却并没有就此展开。西陵镇南王有西陵战神之称,执掌西陵国几十年即使是墨修尧也未必就敢说有必胜的把握。冷擎宇和南侯世子带着区区十万人马真的能行么?

    “王妃怎么了?”卓靖跟在叶璃身边看着她的脸色问道。

    叶璃摇了摇头,大楚不是只有墨修尧一个将领,事事都指望墨修尧那就什么都不用干了。

    “三妹…王妃……”叶珍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叶璃回头只见叶珍站在世子妃身边一脸惊喜的望着她。许久不见,比起上一次见到的容光焕发,叶珍显得苍白憔悴了不少。就连眼眶还是红彤彤的,想必是因为丈夫上了战场而感到担忧。

    南侯世子妃也是出自书香门第的女子,看起来很是温良淑德。见到叶璃也大方的上前向行礼并且十分有礼的留下叶珍跟叶璃单独说话。

    姐妹两个原本就不怎么熟悉,一年也见不了几次面,一时之间倒是相对无言。

    沉默了半晌,叶珍才低声道:“王妃可回家里去看过?”

    叶璃摇了摇头,如今叶家家道中落,叶老夫人显然是将事情都算到叶璃身上去了,每次见到她总是极尽言语挤兑之能事,这么多年叶璃还是第一次发现叶老夫人原来能这么的不畏权贵。而叶尚书虽然没说,但是脸上的表情也若有若无的表现出了对这个王妃女儿的不满。叶璃并不是喜欢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的人,除了必要的时候也就懒得回去了。

    叶珍低声道:“父亲打算过段日子便回老家去。”

    叶璃点头道:“回去也好,若是好好教导容儿,家里也还有些家底将来父亲和祖母也可以安享晚年。”如今这个局面,叶家已经退出了官场,远离京城是最正确的选择。否则若是再一次卷入那些勾心斗角之中,只怕就不是简简单单的辞官就能够解决的了。

    叶珍修饰精美的柳眉微微皱起,望着叶璃道:“三妹,你就真的那么恨父亲,真的不能帮帮父亲么?”

    叶璃摇头,轻声道:“大家,正是因为我不恨父亲,所以我才说他现在回去是对的。没有什么比命更重要。”

    叶璃眼中露出一丝迷茫不解,更多的却是不信。望着叶璃幽怨的叹了口气道:“二妹死了,四妹如今也是生死不知。五妹六妹…不提也罢,咱们几个姐妹怎么……”

    “大姐,南侯府还算是厚道人家,世子妃也是个聪明人,不会太过为难你。你自己好好地过日子吧。”叶璃沉声道。

    叶珍一怔,回过神来却将叶璃已经远去。眼底露出一丝悲哀和不甘,幽幽道:“没有孩子,没有家世,我要怎么好好过日子?三妹,并不是每个人都有你那么好的命啊。”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
下一章:132.出征(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