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天下惊 > 157.出征

天下惊 - 157.出征

所属目录:天下惊      发布时间 : 2016-10-15

  157。出征

    达成协议以后叶璃便大方的给了韩明月一定程度的自由。同样的,看在韩明月的面子上,也没有再让人寸步不离的盯着苏醉蝶,将她限制在那小小的院落里。韩明月是聪明人,自然知道怎么做才是对他自己对苏醉蝶最好的。镇南王确实很重视韩明月,但是那是因为韩明月手中握有的势力和财富。而现在这个一无所有的韩明月,只怕只会成为镇南王发泄怒火的炮火。而苏醉蝶,韩明月同样清楚无论是墨修尧还是叶璃都不会给予她太多的耐性,所以韩明月如果想要苏醉蝶好好地活着,最好的办法就是自己好好地看着她。

    再一次在和镇南王的对决中取得了胜利,叶璃的心情并没有因此而变得更好一些。因为她很清楚如今的局势依然对定国王府十分的不利。看着墨修尧的书房里每天进进出出的将领,叶璃心里清楚,再一次的分别就在眼前。

    三日后,江夏再次被围的消息传来。墨修尧静静地望着坐在身边的婉约女子,眼眸里带着深深地歉疚和不舍。墨家军七十万大军已经枕戈待旦,但是他却平生第一次在踏上征途之前犹豫了以来。他从来没有那么厌恶痛恨过墨景祈那些自私卑劣的手段,如果可以,他多么希望无论去到哪里都能让他的阿璃跟在他的身边。叶璃有些好笑的看着眼前难得孩子气的男人,伸手揉了揉他的俊脸轻声道:“你该出发了,你放心,无论是信阳和江夏,还是整个西北,我都会替你好好守着的。”

    墨修尧伸手将她紧紧地揽入怀中,几乎从未有过眼泪的男人眼睛有些潮湿和炙热,但是他并不想让他的妻子发现自己这片刻间的软弱。有些时候…爱并不需要用语言说出口,有的时候,有些话有些事比爱这个字本身更能够表达它的含义。

    “阿璃……。”

    叶璃抿唇淡淡浅笑,抬手回应他的拥抱,“你不相信我?”

    墨修尧摇头,“这世间,如果连阿璃都不能信,我还能相信谁?”

    “既然如此,就放心去做你该做的事吧。”叶璃扶住他的肩,抬起头来正色道。她天生不是喜欢缠缠绵绵的性子,即使不愿分离心中却更明白有些事是必须去做的。既然如此,她会为他守住西北这篇广袤的土地,让他再无后顾之忧。上天压在这个男人身上的担子已经足够沉重,她既然选择了他那么就让她来替他分担一些吧,“阿璃,等到这场战争结束了,谁也不能再让你离开我的身边。”墨修尧咬牙道,狠狠地亲吻着怀中的人儿清香的芳唇。深切的亲吻直到双方都有些气息不匀才分开,叶璃轻声笑道:“我不会永远停留在你的羽翼之下,墨修尧,如果我认定了一个人,就会希望与他并肩。”墨修尧将她困入怀中,不满的道:“你从来没有躲在我的羽翼之下过。不过…本王期待与阿璃并肩而行的人生。”

    送走了墨修尧,叶璃站在信阳的城楼上远远地眺望那远去的身影。墨修尧没有带走信阳的兵马,因为信阳和整个西北地区同样的面临着数十万的强敌。跟随他奔赴新的战场的只有吕近贤等几个将领,而一直跟在他身边堪称心腹中的心腹的凤三被留在了信阳。

    韩明月站在城楼的一角,看着那站在城墙垛边遥望远方的清丽女子,眼中闪过一丝极为复杂的神色。似羡慕,似欣慰又似失落。

    “定王倒是放心。”走到叶璃身边站定,韩明月轻声叹道。

    叶璃侧首看了他一眼,淡然微笑道:“我是他的妻子,连我都不能让他放心还有谁能?”韩明月挑了挑眉,含笑问道:“这次和永林那一次可不一样,镇南王也不是黎王,王妃真的一点都不怕么?”叶璃转身,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如果害怕可以解决问题,那么…我很怕。”说完也不再理会韩明月还想说什么,对站在不远处的凤三道,“派人支援元裴将军。另外,将大军散入西北各处,信阳城里不需要那么多人。”凤之遥剑眉微皱,有些不赞同的道:“王妃,若是分散兵力,只怕对防守信阳不利。”叶璃淡淡道:“谁说要防守信阳?我们要做的是将镇南王和他的中路几十万大军拖在西北,让他没有功夫去跟王爷搅和。至于信阳…现在这城里除了墨家军还有几个百姓?大乱将起,又有几个人会再将注意力关注到这个西北城镇来?从现在开始…中原才是这天下重要的戏台。”

    凤之遥沉默片刻,拱手道:“末将领命。”

    看着凤之遥转身而去,韩明月笑叹,“凤三素来自傲,除了修尧的话谁也听不进去,没想到倒是对王妃心服口服。”不仅是凤之遥,即使是他也在心中惊叹着眼前尚不足二十的女子的气魄和决断。也终于明白冷心冷清的墨修尧为何会这般的重视这位定王妃了。这样的女子,足以让世间的枭雄豪杰沉醉倾倒。

    目送叶璃走下城楼,韩明月望着城楼的某处淡淡道:“你现在明白你和她之间的区别了么?”

    阴影处,苏醉蝶沉默的走了出来。绝美的容颜上写满了阴沉和不甘,不仅是因为墨修尧对叶璃的信任,更是因为她清楚地知道自己没有叶璃那样的能力和魄力。看着叶璃平静从容的调度三军,颁布命令是的气度让她羡慕甚至渴望自己也有着那样的权利。但是心底深处她也同样明白,自己没有那样的实力,就像出身名门养在深闺斗遍宫闱的她根本无法理解叶璃所下的每一道命令一样。不甘的轻哼一声道:“那又如何?”

    韩明月无言,沉默半晌道:“走吧,等到战争结束咱们就离开这里。不要做多余的事情,若是触怒了定王妃我也救不了你。”

    苏醉蝶咬了咬牙,瞪了韩明月半晌终究还是没有再说什么。

    墨修尧的离去预示着信阳城原本短暂的和平不在。城楼上,墨家军的将士们严阵以待无比的警惕着城下虎视眈眈的西陵大军。依照叶璃的命令,凤之遥将原本的大半墨家军暗中遣出了信阳城。镇南王或许发现,或许没有发现,也或许认为一个没有多少人守卫的信阳更符合他的利益。几乎每天,信阳城外都有着大大小小的交战,但是之前势如破竹的西陵大军却再也没能如上次一般踏入信阳城的城门一部。而西北各处传来的消息,还有似乎突然间遍布西北地区的墨家军让镇南王即使收到了墨修尧正被近八十万大军围困的消息也依然展开深锁的眉头。他已经明白了信阳城中那个不时出现在城楼上淡漠的望着城下腥风血雨的女子的真实意图。但是此时…他却已经无法抽身而退。不彻底攻下西北,他想要染指中原的意图就只能折戟沉沙。更让他大为恼怒的是,即使墨修尧陷入重兵包围的消息也丝毫不能让那城中的女子有丝毫的动容和方寸大乱。在偶尔嘲讽墨修尧娶了一位狠心无情的妻子之余也不得不暗暗揣测这到底是一位什么样的女子。

    城楼上,叶璃一如往常处理完城中的军务和政务,登上城楼眺望着远处旌旗滚滚的西陵大营。

    “王妃……”凤之遥登上城楼,看着眼前的女子纤细柔美的背影心中不由得微微叹息。只有他们这些亲信的人才知道,这个年纪轻轻地女子到底承担着怎样的压力和重担。同时,眼前女子的坚韧和决断也让整个墨家军的将士们更加的心悦诚服。只因为她是叶璃,而不是因为她是定王妃。

    叶璃回头淡笑道:“凤三,有事么?”

    凤之遥皱眉看着她有些苍白的脸色,担忧的道:“王妃这几日身体似乎不太好,是不是让大夫瞧瞧?”叶璃摇摇头,道:“有些累罢了,西陵镇南王若是那么好对付就妄称西陵战神之名了。我也很紧张啊。”

    凤之遥看着她笑道:“属下可看不出来王妃有紧张的意思。咱们能够将西陵不部分人马和镇南王拖在西北,至少替王爷减轻了三分之一的兵力,王妃可是功不可没。”

    “三分之一…。”叶璃沉思了片刻,问道:“王爷那边现在怎么样了?”

    凤之遥犹豫了一下,还是如实道:“虽然墨家军所有人马都已经在王爷掌握之中。但是如今西陵南诏还有黎王同时犯难。王爷手中不过五十多万人马,三方应敌根本应接不暇。何况,还要防着京城那位背后使阴招。”

    “现在王爷需要应付的人有多少?”

    “至少八十万。”凤之遥沉声道。

    叶璃冷笑一声道:“不是防着他使阴招,是他已经出招了。南诏小国,总兵力不会超过三十万人,南方墨景黎必须防着墨景祈最多也只能挤出二十万人,至于西陵…雷腾峰所部也不会超过二十万人。”

    凤之遥微微变色道:“目前还没有大楚各地驻兵参战的消息,也就是说…墨景祈暗中至少就藏有数十万人马!”

    叶璃微微闭眼,轻叹道:“墨景祈是打定了主意要灭了定王府和墨家军。”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