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天下惊 > 172.天下皆惊

天下惊 - 172.天下皆惊

所属目录:天下惊      发布时间 : 2016-10-15

  172。天下皆惊

    这一年的十月,绝对是一个只得全天下人铭记的日子。

    比如黎王墨景黎与南诏西陵联合进攻大楚,比如定国王爷亲率五十万墨家军迎战三方联军。再比如,年方十六的定国王妃以女儿之身坐镇西北,十月十五十六两日,在大楚西北最后一道防线洪州城内全歼西陵大军。至此,与定王妃在西北对峙的二十万西陵大军全军覆没,西陵镇南王仓惶西逃,此消息一传出天下皆惊。再比如,定王妃与西陵镇南王对峙的同时,甚至还兵分两路,以区区三万兵马将近三十万大军堵在大楚西北必经的峡谷内,进退两难。定王妃身边亲卫秦风率领一支仅几十人名为麒麟的队伍神出鬼没,每次墨家军暗袭或阻截,麒麟必为前锋所向披靡。十月十七日,西陵增援大楚援军押运的粮草被一把火烧成了一堆灰烬。巨大的麒麟焰火在火光中升上天空,至此,麒麟一战成名,天下皆知。三十万西陵大军粮草全失,损兵折将只得仓惶的退回了西陵边境。

    而这些,并不是最重要的消息。最让人震惊的消息是,十月十六,定国王妃于大楚洪州城与汝阳城之间的停云山脉坠崖,不知所终。而更让觉得诡异的是当时山下驻守着的不是敌人而是七千多名大楚士兵。事后,定王大怒,七千士兵包括所有的将领在内尽数处死一个不留。据说,鲜红的血缘几乎染红了山下宽阔的大河。这个消息一出,天下人自然议论纷纷。有骂定王残暴滥杀无辜的,有为定王说话,认为是有人造谣污蔑的,更有一些人在心中暗暗揣测着定王妃的失踪与这七千将士之间的关系的。然而,无论天下人怎么样议论纷纷,已经重新进驻洪州城的墨家军和定王却没有丝毫的表示。仿佛这一切都和他们毫无关系。

    消息传回楚京,正是早朝的时候。大殿之上一片寂静,所有人连大气都不敢出的小心翼翼的等着殿上神色扭曲的皇帝的旨意。墨景祁几乎有些握不住手里呈上来的折子,不知是怒极还是恐惧的手不停地颤抖着。许久才咆哮道:“放肆!墨修尧你好大的胆子?!七千兵马,他一声不啃的就给朕杀了,想要反了是不是?!”殿下,几个老臣低着头不着痕迹的抽了抽嘴角。皇上你究竟有没有看到重点啊,定国王妃可能死了啊。以定王对定国王妃的重视以及定王妃如今在墨家军甚至整个大楚的声望,您觉得这七千人真的是大事么?还有…就算你真的觉得定王要反了,你也不用现在当着文武大臣的面在大殿上讲出来啊。

    “皇上,定王私自处死朝廷七千兵马还有数位将军,实属大逆不道。若不严惩势必让大楚将士和天下百姓心寒,请陛下下旨严惩定王。”如今朝中风头正盛的柳丞相出列启奏道。另外几家墨景祁心腹的大臣也纷纷出列附议。墨景祁正要说话,突然有人出列道:“皇上,不可。”墨景祁抬眼看去,确实年过花甲的老大臣太学学正苏哲。墨景祁脸色微沉,淡淡道:“苏老大人有什么想法?”苏哲恭敬地一拜,启奏道:“皇上,定国王妃罹难,定王此时必定悲愤异常,只可安抚不可施压。”柳丞相转身看着苏哲嘲弄道:“难道那七千将士就白死了?苏老大人也是读书人,当明白这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何况这定王还只是陛下的臣子呢。定王妃罹难我等自然深表哀悼,难道定王妃的命是命,那七千将士就是野草么?”这话说的确实是冠冕堂皇,但是能站到这朝堂之上的又有那一个是死读书的书呆子?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一条若真能兑现的话,这些日子跋扈异常的柳家早就该抄家灭族了。

    苏哲看了看柳丞相,轻叹一声继续对墨景祁道:“臣请皇上三思。如今大楚正值战乱,定王殿下这次纵容行事偏颇但是现在大楚却万万离不得定王殿下,请皇上恕了定王殿下之过吧。”

    柳丞相轻哼一声道:“离不得定王殿下?难道我大楚满朝的文臣武将都是酒囊饭袋,大楚没了定王就不行了不成?”

    苏哲淡淡道:“老夫倒是听说过柳大人府上倒是出了一位将军。只不知小柳将军能带兵几何又有何战绩?可能代替定王平定西北战乱?”柳丞相脸色顿时一阵青一阵白,墨景祁重重的一拍御案,怒道:“够了!你们当朝堂上是斗嘴皮子的地方么?都给朕闭嘴!传朕旨意,定王墨修尧擅动私刑滥杀无辜,实属欺君罔上。朕念起祖上功绩,赦其死罪。降世袭定王爵位为郡王,罚俸三年!”

    此言一出,大殿俱寂,好半天才有人反应过来,“皇上三思……”

    “闭嘴!朕主意已定!”

    朝堂的消息,很快的传入了后宫。华皇后原本正在接受宫妃和命妇朝拜,听到身边的心腹宫女传来的消息也忍不住眼前一黑,身子晃了晃终究还是坐稳了身子。挥手让茫然不知发生了何事的宫妃和命妇们退下,才沉声问道:“此事可当真?”宫女低声道:“刚刚从朝堂上传来的消息,皇上问罪的旨意这会儿只怕已经离京了。”皇后无力的跌坐回凤椅上,低声轻喃道:“他疯了……定王妃…定王妃…”宫女道:“家里也收到了消息,定国王妃只怕是凶多吉少。”皇后想起那个见过几次的温婉女子,看似温顺婉约,却总有一股让人想要亲近的感觉和让人心安的气势。那个女子…在西北战场上惊艳了天下,却又在下一刻就此凋零了么?果然是…天妒红颜……

    很快,皇后就回过神来,收敛了脸上的神色道:“你亲自出宫去见我父亲。告诉他…告诉他一切以华家为重,不必顾忌本宫。”

    宫女犹豫的看着皇后,皇后摆摆手道:“去吧,父亲会明白本宫的意思的。”宫女带着忧心告退了出去,皇后这才靠着凤椅深深地叹了口气,美丽的容颜上满是担忧和无奈。

    “母后……”长乐公主小步跑进殿来,看到母后脸上疲惫的神色担忧的问道:“母后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么?”

    皇后将长乐公主搂入怀中,轻轻拍着她的背脊柔声道:“没事,不会有事的。好孩子…母后会为你安排好一切的……”虽然皇后不肯明说,但是长乐公主小小的心中也知道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乖巧的靠在皇后怀里道:“长乐也会保护母后的,长乐想要母后跟长乐一起平平安安的。”

    “好孩子…”

    洪州城

    依然是太守府里,气氛却与往日截然不同。与信阳不同,整个洪州除了几道城门以外城池损失几乎可以不计。让人胆战心惊的是发生在城中的那持续了一天一夜的血战,当援军赶到洪州城的时候,原本的三万墨家军只剩下一万多一点,而七万左右的西陵兵马更是只剩下三万不足。整座城池里充满了血腥气,每走一步脚下都会沾满了暗红的血迹。尸体很快被人移走处理完毕,染血的街道巷陌很快的被清洗干净。出了空气中还弥漫着淡淡的血腥,一切仿佛都回到了大战之前的模样。但是城楼上,太守府里,再也没有了那似乎总是闲适写意却让人墨镜的觉得心安的青衣女子,而墨家军的另外一位主人却依然陷入沉睡中昏迷不醒。

    太守府最深的院落里,凤之遥烦躁的在房里来回踱步。看着坐在床边把脉的沈扬烦躁的问道:“沈先生,王爷到底什么时候能醒?”自从那日从山上下来,墨修尧原本就不算健康的身体终于受不住连日的焦心劳累和突如其来的巨大打击,连吐了几口鲜血跌下了马背,从此就再也没有醒过来。而寻找王妃的人手却是谁也不敢停顿,凤之遥每日派出近万人沿着那条大河下流甚至往上四处寻找。但是已经过了七八日了,依然没有丝毫的消息传来。凤之遥心里清楚,只怕是真的是没什么希望了。沈扬回头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凤之遥冲上前一把抓住他道:“你摇头什么意思?”沈扬道:“王爷什么时候能醒,并非我说了能算的。”凤之遥干笑道:“什么意思?你该不会告诉我王爷不想活了吧?”

    沈扬摇头道:“那到不是。王爷若是真的寻死觅活那他也不配为墨流芳的儿子。我说的是王爷的身体现在根本不允许他醒来,原本体内的毒素未清,体弱久病,如今更是已经到了一个极危险的边缘了。一旦王爷醒来必然大动肝火,皆是…不用他自己想什么,他的身体会彻底崩溃。”凤之遥顾不得风度,恼怒的抓了抓头发道:“那现在怎么办?这三天两天的我顶得住,十天半个月勉勉强强。时间久了王爷若是还不醒我们要怎么办?墨家军怎么办?西北准备办?”沈扬白了他一眼,面无表情的道:“我是大夫。其他的你问我我问谁?”

    “墨修尧还没醒?”韩明晰沉着脸进来,扫了一眼床上的人问道。

    凤之遥皱眉看着他,“韩公子,请你自重。”韩明晰冷笑一声,“自重?自重个屁!阿璃出事了他就躺在床上装死?闪开…”凤之遥拦在他前面,沉声道:“韩公子,我敬你是王妃的好友让你三分,不要不知好歹!”韩明晰怒极反笑,“你还记得你们的王妃啊…真是难得。墨修尧,你要还能喘气儿就给爷爬起来!君唯遇到你真是到了八辈子的血霉了。”凤之遥还想说话,却被站在一边的沈扬拉住了,沈阳摇了摇头,示意凤之遥站在一边别管。

    韩明晰轻哼一声,走到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床上脸色如纸的男人,怎么看怎么不顺眼。若不是为了这个男人,君唯好好地一个大家闺秀用得着在战场上出生入死么?用得着被逼得就连怀孕了还不能好好地修养么?这一切全是墨修尧的无能造成的!

    “你继续睡!睡死了算。君唯的仇本公子自会报的。哼!懦夫,白痴,废物……”

    凤之遥目瞪口呆的看着韩明月连重复都不带的用他所知道的所有的骂人的话将墨修尧从头骂到尾连停顿都不带的。凤之遥神色僵硬的不知道该作何反应,苍天在上,只怕从定国王府建立开始就从来没有人这样骂过定国王爷。似乎终于将这几日来憋在心里的怒火发泄完了,韩明晰的脸色明显好了不少。撇了墨修尧一眼轻哼道:“你要装死继续装吧,爷不伺候了!”说完如一阵风一般的刮了出去。凤之遥眨了眨眼睛眼神空洞的望向沈扬,沈扬看看床上的人,摇摇头转身走人。

    清晨,凤之遥被侍卫火急火燎的叫道墨修尧的院子里。原因无他,早上侍候王爷的侍卫一进门就发现,原本应该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人不见了。在上百暗卫守护之下,还有城里城外十几万墨家军的拱卫之下,王爷竟然无声无息的消失无踪这让所有的人都慌了手脚。冲进院子,凤之遥顾不得其他一脚踢开半掩的房门冲了进去,却被眼前的情形弄的呆在了当场。

    原本据说王爷失踪了的房间里,床上依然是空荡荡的。但是偏厅的窗户边上却站着一个消瘦而挺拔的身影,让凤之遥震惊的是那披在身后那一头雪白的刺眼的银丝,“王…王爷?”回过神来,凤之遥冲着门外吼道,“请沈先生过来!”墨修尧回过头来,看着眼前的人凤之遥只觉得心中一酸。银白的发丝随意的垂在墨修尧的颈边让原本就消瘦的人显得更加单薄而苍白。但是他的精神却似乎显得出奇的好,完全没有沈扬之前预测的可能会因为大发雷霆而让身体崩溃的情形。在凤之遥看来,他的身体似乎比王妃出事之前还好了不止一点半点。只是那双原本温润中隐藏着冷漠的眼睛,多了一丝锋利的精芒。让凤之遥不由得想到了淬血的刀光,似乎那样的平静之下隐藏着什么让人觉得恐怖的巨兽。一旦有一天破闸而出…凤之遥心中颤了颤,不敢再想,“王…王爷,你没事?”

    墨修尧极浅的掀了一下唇角,但是凤之遥没能感受到丝毫的笑意。只听他淡然问道:“我睡了几天了?”

    凤之遥心中微颤,“九天了。”

    “阿璃可有消息?”

    凤之遥低头,沉声道:“王妃…鸿福齐天,一定会逢凶化吉的。”

    “那就是没用了……”墨修尧淡淡道,“鸿福齐天…逢凶化吉?本王不信鬼神,不求苍天。她若殒命,本王便将这天下化为炼狱,让这万里山河为她作祭!”

    凤之遥心中一震,终究挫败的摇了摇头。如果墨修尧疯狂,沮丧或者悲痛,他还能说些什么劝解他的话。但是面对眼前平静的说出这样令人心惊的话的男子,他却说不出任何话来,他不知道能说什么,或者说他不敢。

    房间里一片沉默,许久墨修尧才道:“跟本王说说阿璃的事情。”凤之遥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但是他更不能不说,于是便将自从墨修尧离开之后的事情凡事他能想起来的都细细的说了一遍。在无可避免的提到那个才将近两个月的孩子的时候,凤之遥悄然看了看早窗口的银发男子一眼,出了看到他的手紧紧地握着跟前的窗棂以外,平静的容颜上看不出一丝的波澜。

    沈扬拎着药箱急匆匆的进来,凤之遥立刻住了嘴将门口的位置让了出来。沈扬站在门口看在站在窗户边的人也愣了一愣,显然眼前的情形并不在他的预料之中。一夜白发的情形并非没有记载过,但是真正看到了又是另外一回事。另一方面,沈扬倒是有些明白为什么墨修尧这么快醒来还能自己站起来而不是身体更差的卧病在床了。原本心中的怒气怨气痛苦悲伤在即使在昏睡中也没有离去,于是才会出现眼前的这一头白发。但是到底算是释放过了,只要定王不过分放纵自己的脾气和心情,暂时还算是安全的。只要有时间,他总有办法能够找到彻底治愈他的药物。想到此处,沈扬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气。走上前来,沉声道:“王爷,请让在下为王爷把个脉吧。”

    墨修尧并不反对,随意的在窗户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将手腕放在桌上。沈扬上前拔了把脉,有些疑惑的打量了墨修尧半晌,皱眉道:“王爷的身体…暂时没什么大碍。不过还请王爷不要太过劳累,保重为好。”

    “有劳沈先生了。”墨修尧点头道。

    这一次,沈扬也察觉到墨修尧的不对劲了。墨修尧不是难侍候的病人,但是也绝对不是个对大夫言听计从的病人,此时这副显然认真将他的嘱咐听进去的模样不知为何让他心中有些不安。

    “王爷这几日…只怕伤了心神。在下开几服药王爷当暗示服用。”

    “本王知道了。”墨修尧点头道,想了想掠起肩头的白发看了看,道:“还请沈先生替本王准备一些掩盖这白发的药水。”

    沈扬一愣,点头道:“属下遵命。”

    “启禀王爷,京城来使。”门外侍卫禀告道。

    墨修尧垂眸,唇边勾起一丝极淡的微笑,“让他进来。”

    ------题外话------

    那嘛,亲们提了好多不喜欢的狗血,呜呜…其中居然还真有一条我原本打算洒狗的。既然亲们不喜欢,我就先泼一盆别的狗血,咩哈哈。一夜白头什么的很有爱是不是?不过我们阿尧木有打算顶着白发四处招摇哟。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171.大乱之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