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山河祭 > 176.醒来

山河祭 - 176.醒来

所属目录:山河祭      发布时间 : 2016-10-15

  176。醒来

    书房里,看着墨修尧平静而没有丝毫波澜兴起的眼睛,韩明月觉得有无数的话却怎么也吐不出来。墨修尧从没有打算放过苏醉蝶,他早就知道了。甚至如果把他放在墨修尧的位置他早就将苏醉蝶碎尸万段了,但是…他毕竟不是墨修尧。他爱上的女人也不叫叶璃,所以他注定了无法眼睁睁的看着苏醉蝶受苦,然而,他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筹码让墨修尧改变主意了。他甚至怀疑,根本没有什么能让墨修尧改变主意,除非…叶璃死而复生……

    墨修尧却不再理会站在一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韩明月。之所以这么长时间没有驱逐韩明月任由他留在汝阳城中甚至住在府里,不过是因为当初在悬崖边上韩明月帮过阿璃罢了,但是这并不表示他就会因此而对他作出什么让步。低头看着桌上摆着的各种卷宗,上面的秀丽的字迹让他眼中多了一丝温柔。卷宗上的内容更是足以让世人惊艳。就连他自己,都从来不知道他的妻子心中有这么多的奇思妙想,有如此多的宏伟构思。自从知道墨景祈与南诏西陵暗中达成了约定,阿璃就已经清楚的看到了墨家军与朝廷决裂的那一天即将到来。所以她倾尽所能的想要完整的守住整个西北,并且在期间苦心的思索着几十万墨家军在相对贫瘠的西北的生存和发展。如果阿璃不是女儿身,墨修尧相信,她绝对有资格成为比她的先祖更加流芳百世的一代名相。

    而如今,轻抚着手下的卷宗。墨修尧眼中泛起温柔怜爱,阿璃…本王定不会让你的苦心白费的。即使你不在本王身边,本王也会让你的名字和本王一起流芳百世受世人景仰。当然…在那之前,你就看着本王如何让这个天下四分五裂,山河变色吧。

    无论天下如何风云色变腥风血雨,这世间总有那么几处与世隔绝永远宁静平和之处。

    叶璃艰难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淡青色粗布的床顶和被分开挂起的帘子。低头,身上盖着的也是同样颜色的粗布被子。身上有些麻木之感让她想要起身的动作之收到了略微移动身子的效果,一只手抚上腹部,已经凸起的腹部带着偶尔的跳动让她心中顿时从满了喜悦。不管她现在在什么地方,至少…原本以为必死的,而现在,她不仅活着连宝宝都还在。只凭这一点,就足以让叶璃抛开所有的恨事心存感激。只要还活着,没有什么事解决不了的。轻咬着唇角,将担忧压在心底叶璃努力撑起身子想要坐起来。

    “哎呀,你终于醒了。”门口,一个穿着碎花布衣的中年妇女端着东西进来,看到在床上挣扎着想要起来的人欢喜的笑道。连忙将手上飘散着淡淡的馨香的粥放到房间里的桌上,上前帮忙扶起叶璃论奸妃的一百种死法全文阅读。叶璃轻声谢过,借着妇人的手坐起身来靠在床柱上,一边道:“多谢大嫂。是…大嫂您救了我?不知怎么称呼?”中年妇女笑容淳朴厚道,和善的笑道:“我夫家姓林,你叫我林家阿嫂就成了?可怜的孩子…你都昏迷了四个多月了,你被救回来的时候还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幸好这孩子看着福大命大,竟然一直都好好地。我看小妹子你也是个有福气的,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大难,啊…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叶璃浅笑,轻抚着凸起的腹部,道:“多谢林家阿嫂吉言。我叫…我娘家姓楚,林阿嫂叫我君唯就好。”

    林家阿嫂看了看叶璃,见她只提自己娘家的姓氏,又想着她一个十六七岁的姑娘家怀着身孕出现在这种地方被救了,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淳朴的脸上露出几分安危和同情,拍拍叶璃的手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别多想了好好地养好身体,孩子要紧。”叶璃点点头,接过林阿嫂递过来的粥慢慢的送入口中。虽然几个月的昏迷不醒让她浑身无力,就连用着勺子的手都有些微微的颤抖,但是凭着过人的耐力,总算没有显得太过狼狈。林家阿嫂一边看着她用粥一边坐在旁边跟她说起闲话。原来眼前这位林阿嫂并不是救她的人。救她的是这个村子里唯一的一位老大夫,只是老大夫家中并没有别的亲人,不方便照顾一个女子才请了这位林阿嫂过来帮忙照顾她。

    提到这里,叶璃连忙想要去拜见那位救了她的老大夫,林阿嫂连忙拦住她道:“林大叔上山采药去了,要晚一些才回来呢。阿嫂知道你看着就是个知书达理的姑娘,不过咱们这地方倒没那么多规矩,你好好养着别浪费了林大叔一片苦心就成了。”叶璃点点头谢过了林阿嫂又转过话头说起了别的。等到林阿嫂收起东西离开的时候叶璃也差不多对这个地方有了个大概的了解。

    虽然不知道具体位置,但是这里应该是离她坠崖的地方不愿的一处与世隔绝的村寨。她是那位林老大夫进山里采药的时候在一处小河边发现的,只是比较奇怪的事已经过了这么久,墨家军和暗卫怎么还没有找到她?

    旁晚,叶璃坐在屋外的药圃边望着天边的夕阳出神。这个村子并不大,总共也不过十几户人家。小小的村落依山而建没有什么规则稀稀落落的散落山脚下。每一栋房子都显得十分陈旧而矮小,显然这里的人们并不崇尚奢华和享受。偶尔有路过房前的年轻人和少女妇人们,也对坐在药圃边的她报以和善的微笑。这是一个宁静而淳朴的小村子,叶璃望着天边的夕阳默默地想着。

    夕阳下,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背着药篓漫步而来,看到坐在药圃边上的叶璃挑了挑花白的眉头道:“醒了?你这丫头看来确实命大,老夫还以为你最少还要一个月才能醒过来呢。”叶璃站起身来,恭敬的对着老者福了福身,道:“君唯多谢林大夫救命之恩。”老者有趣的打量着她,“大家闺秀?命这么大的大家闺秀还真少见。丫头,你姓什么?”

    虽然骗救命恩人显得有些不地道,不过叶璃也不愿冒险,低声道:“楚,楚君唯。”

    老者斜眼看她,半晌才摸着胡须点点头道:“楚…君唯…好名字,倒是适合你这丫头。不过,老夫记得大楚可没有姓楚的名门世家,看你这丫头的言谈举止,倒也不像一般人家能养的出来的。”叶璃歉然一笑道:“林大夫谬赞了,君唯…娘家出身云州,说起来倒是和云州徐家有点关系。”说话间,叶璃不动声色的观察者老者的神色,却见老者皱了下眉,点头道:“云州徐家么?这样…倒也说得过去。罢了,老夫也不管你到底是哪家的,既然老夫救了你也算是你我的缘分,安心养伤吧。”叶璃垂眸,低声道:“多谢林大夫。”看老者的神色,并不像是在做戏。她坠崖的消息肯定是藏不住的,现在定然已经传遍了大楚。她刚刚刻意提起云州徐家,只要对此稍有了解的人至少都会产生一点联想。但是老者脸上却没有丝毫异色,除非他做戏的功夫已经炉火纯青到没有丝毫破绽,要不就是他根本不知道定王妃坠崖的事情。而叶璃…断定是后者。她坠崖之时将身上最后一把匕首掷向了镇南王,就连衣物都是最普通不起眼的那种,身上没有任何能够证明她身份的东西。除非认识她的人,否则不可能一开始看到她就想起她的身份。虽然对骗了老者有些歉意,但是叶璃心中明白自己必须小心谨慎,绝对不能让自己落到敌人的手里成为威胁墨修尧的筹码。想起墨修尧…叶璃心中像是被扯了一下微微疼痛。似乎…去年一整年他们就不停地在离别中度过呢。知道了她的死讯…想起墨修尧的身体,叶璃的没有皱得更紧了美女的恶魔僵尸保镖最新章节。

    “你还不进来?呆在外面想要淋雨么?没看见要下雨了?”屋里传来老者毫不客气的声音。叶璃抬头一看果然天边的夕阳已经被乌云遮住,眼看着就要下雨了。淡淡一笑,叶璃转身进屋里去了。

    晚上用饭的时候,叶璃毛遂自荐做了两个简单的小菜。林大夫看起来似乎很是满意,看看叶璃道:“总算没有捡了一个没用的废物回来。”叶璃不由得一脸黑线,林大夫却已经做到简易的桌边开始吃饭了。一边吃饭,林大夫似乎这才想起来问问关于叶璃的事情,“你从哪儿来?”叶璃想了下,还是老实的回道:“洪州。”林大夫剑眉紧皱,问道:“洪州?那是什么地方?”叶璃一愣,倒是没想到他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洪州是西北第一门户,生在靠近西北一带,就算没听过徐家也不该不知道洪州在哪儿。林大夫皱着眉道:“我太久没出去,大概是很多地方名字都变了。”。

    叶璃心中一动,洪州原本的名字确实不叫洪州,至少在五十年前洪州还是附属于汝阳的,名为泌阳。五十多年前洪州正式被划入西北,自成一州才更名为洪州的。想了想,叶璃道:“还有一个名字好像是叫…泌阳。”

    “泌阳?”林大夫手中的筷子停了一会儿,不解的道:“你一个姑娘家怎么从泌阳跑到这里来的?”叶璃不解的看着他,林大夫道:“我虽然很久没有离开过这里,但是还是知道,以你的脚程想要从泌阳到这里来,最快也需要两个月。”

    “两个月?这里是什么地方?”叶璃不信,按林阿嫂的说法,他们最多是在她落崖的第三天早上捡到她的,她怎么可能跑那么远?就算顺水飘也没那么快。想到此处,叶璃顿了一下,她坠崖的那条大河她不算太熟悉但也不是完全陌生。案例说,如果她落入水中直接被水冲到了下游,那么最多她也只会被冲到离洪州一百多里外的一个湖边。而不是莫名其妙的的出现在一座山里的小河边。低头回思着记忆中洪州附近的山川地貌,叶璃有些不确定的问道:“这里…是洪州北面的山里?”林大夫给了她一个赞赏的眼神,道:“这里距离洪州最少也有七八百里,最重要的是,全是崎岖山路,一路上野兽毒蛇毒虫就更不用说了。别说是你,就是一般的年壮的小伙子也轻易不敢出去。”

    闻言,叶璃彻底无奈了。皱眉道:“那我要怎么回去?”

    林大夫翻了个白眼道:“我怎么知道?我这个老头子救了你难道还要负责送你回家?第一,生了孩子养好了身子看看有没有人肯送你回去,不过我看悬!第二,安心在村子里住下来,以后再嫁给人好好过日子,以前的那些就忘了吧。你放心,这村里的小伙儿都不错,不会嫌弃你嫁过人,要不老夫替你说媒?”叶璃直接送了他一个白眼,虽然才相处了不到一天,她也看出来了这老头子是个为老不尊的怪老头。心里盘算了一下,至少还要四个月才能生下孩子,加上孩子生下来之后还要养一段日子才能启程,也就是说最少…她也要六个月后才能启程回去。想到此处不由皱起了眉头,但是此时她的情况却也无可奈何。只希望洪州和墨修尧都平安无事才好,至少…她还要宝宝都还活着不是么?低头轻抚着已经偶尔会动了的宝宝,叶璃淡淡微笑。

    “哼!在想你那狠心的情郎?”将她这副温婉含笑的模样,林大夫哼了哼斜眼道。

    叶璃无奈的笑道:“我孩子的父亲,我相公。而且他对我很好。”

    “很好你会出现在这里么?”林大夫对此嗤之以鼻。这个丫头一看就是书香门第富贵人家出身的,很好的话就该养在深闺锦衣玉食,哪一个名门闺秀会流落到这个地方来?至少他老头子六十年来见过这还是第一个。

    叶璃淡淡微笑,也不辩驳他的话。

    修尧…很快我会带着宝宝回去的…

    ------题外话------

    要他们怎么团聚呢?多么想…修尧骑着白马从天而降来接阿璃啊啊~还有小香亲亲,多谢留言。留言多多有利于某凤脑浆产量啊啊看到木有,木有失忆,木有美男,木有…还是留点狗血吧。啥都木有了还写啥阿璃不是白摔这一场了?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175.醒悟
下一章:177.宁静村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