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山河祭 > 188.初回汝阳

山河祭 - 188.初回汝阳

所属目录:山河祭      发布时间 : 2016-10-15

  汝阳城里一片喜气冲天,原因无他,失踪半年有余的定王妃平安归来了。不仅定王妃平安归来,就连有七个多月的小世子也一样平平安安的待在定王妃的肚子里。整个汝阳城仿佛过节一般的热闹非凡,所有人都知道王妃以女子之身率领二十万大军对抗西陵镇南王,打得镇南王几乎全军覆没。如今王妃和小世子都平安归来,可不是天佑定王殿下么?

    这样的乱世之中,老百姓其实很少有闲暇去关注那些仪礼经典圣人教诲,谁给了他们安宁的生活他们就爱戴谁拥护谁。在如今这个大楚战乱四起的时候,最早遭受战乱的西北反倒成为了一方安宁的所在,这其中有大半都是定国王妃的功劳。因此定王妃的归来自然让人们欢欣鼓舞,同时也对西北的未来更多了几分信心。

    在这一边欢愉热闹之中,位于城中的太守府却依然是一片宁静,即使所有的人面上都带着欢欣之意,此时却依然不是该庆贺之时。

    卧室里,叶璃坐在床边看着床上脸色苍白陷入昏睡之中的男子,心中只觉得一阵阵的酸涩揪痛。沈扬小心翼翼的取下了墨修尧身上的银针,退到一边净手。叶璃担忧的问道:“沈先生,修尧到底怎么样了?”下午的时候着实将叶璃吓了一跳特工重生在校园最新章节。原本好好的墨修尧突然昏倒甚至隐隐有七窍流血之象。沈扬看着叶璃安慰道:“王妃放心便是,王爷暂时没事。”

    “都是因为我竟忘了今天的日子,王爷怎么会……”在深山里带了几个月再加上皇陵里那几日无日无月让叶璃一时间有些忘记了时间,没想到今天就是月圆之日了。沈扬道:“王爷只是用了截脉之法封闭了痛感。但是这每月月圆之时的疼痛原本就不是能够封得住的。王爷强行而为,自然免不了受些内伤了。索性发现的早,没有什么大碍。”叶璃皱眉,道:“修尧发作起来的模样我也见过,但是这次却并不一样。沈先生,修尧可是出了什么问题,还请如实相告。”沈扬在对面坐了下来,道:“王妃稍安勿躁,这几个月王爷却是表现的平静了许多。并不是因为毒发的程度变弱了,而是王爷的忍耐力似乎更上一层楼了。或者也可以说…王爷的痛感似乎变得有些迟钝了。幸好就在下看来,目前王爷并没有别的什么问题,这也算是一件好事。王妃如今安然回来,在下也可放心专研王爷身上的毒了。”

    这几个月日子难过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其中也包括沈扬。他不能如往常那样长时间将自己关到幽静的所在研究医术,更不能出远门寻找珍贵的药材或者寻访医术高手。因为他必须随时随地的注意着墨修尧的情况以免出现什么意外。但是看着墨修尧那个模样,即使沈扬暗中调整了无数次墨修尧的饮食滋补,如果一直那么下去沈扬也敢断定就算解了身上的毒,王爷也活不过三年,他会把自己熬死。现在王妃回来了,有她看着王爷事情自然好办多了。

    叶璃点点头,低头看着床上男子沉静的睡颜,眼中闪过一丝歉疚和心疼,“多谢沈先生,你下去休息吧王爷这里我看着就是了。”

    沈扬起身拱手道:“王妃如今身子也甚是不便,也当找些休息。有什么事让人唤在下一声便是了。”

    送走了沈扬,挥退了跟前服侍的人。叶璃坐在床边安静的看着墨修尧苍白的俊颜,手轻轻拂过左脸上那道长长的疤痕,微微叹了口气,“修尧……”

    清晨,叶璃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一个微温的怀中,不由得愣了一下抬头望向不远处的睡榻。因为不想惊醒了墨修尧昨晚她睡在了房内的一张软榻上,却没想到再睁开眼睛时却已经呆在了墨修尧的怀里。她一动,墨修尧立刻也睁开了眼睛。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望着叶璃,叶璃淡淡微笑,“好点了么?”墨修尧眼中带着明亮的光芒,在叶璃肩上蹭了蹭,将她往自己怀里拢了拢道:“痛,还要再睡一下。”叶璃抬手轻轻拂去他脸上的发丝,心中苦涩难辨:浑身都痛又怎么可能睡得着?却不愿反驳他的话,点点头柔声道:“好吧,再睡一会儿。”

    “阿璃一起睡。”墨修尧闭着眼道。叶璃应声道:“睡吧。”

    不过他们想要贪懒赖床一会儿别人却不肯给他们这个机会。不一会儿院外就吵吵嚷嚷起来了,叶璃隐隐的听到韩明晰等人的声音。昨天晚上她们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夜晚,又因为墨修尧但是昏迷不醒因此竟是只招了沈扬来诊治以外,别的人一概不见,也难怪韩明晰他们一大早就来闹了。有些无奈的坐起身来,叶璃还没说话就将墨修尧也跟着腾地做了起来,只是脸色阴沉的实在是有些吓人。也没有招来侍候的丫头,两人慢条斯理的收拾停当出了门时外面已经闹开了。只是暗卫十分尽职的挡在门口,任是在着急外面的人也进不来。

    看着站在院门口一脸怒色的韩明晰,叶璃淡淡浅笑道:“明晰,一大早的就听到你的声音,闹什么呢?”

    乍然听到叶璃的声音,韩明晰一怔猛的回头看到站在门口盈盈浅笑的青衣女子不由露出狂喜之色,“君唯!”一时间也顾不得其他,韩明晰朝着叶璃的方向掠了过去。然而,韩明晰轻功虽然称为一绝,但是却有人比他更快。叶璃身边墨修尧根本不给他近身的机会,将叶璃挡在自己身后对着向这边掠过来的韩明晰毫不留情的一掌拍了过去。韩明晰吓了一跳,半空中一个翻身退出了十几步才避开了这一掌,“墨修尧,你个疯子你干什么?!”

    旁边的人都不禁暗暗为韩明晰捏了一把汗,因为他们都清楚的看到眼前的男子脸色有多么可怕。墨修尧一言不发,揉身上前对着韩明晰连拍了几掌,韩明晰武功本就平平,哪里能是他的对手。立刻便手忙脚乱的只能四处躲避,万幸他的轻功却是不愧是江湖一绝,不然的话以墨修尧的掌力和狠劲会是什么后果实在是难说的很九州风云乱全文阅读。

    “修尧,你在做什么?”叶璃无奈的叹息,这算是起床气么?以前可没有发现墨修尧会像这样一言不发的就直接动手。墨修尧身子顿了一下,抬眼扫了一眼站在树梢上不敢下来的韩明晰,冷冷道:“韩明晰,本王说过,小心你的小命!”韩明晰心中一惊,别人都站在墨修尧的背面不知道,但是他确实看得一清二楚。墨修尧盯着自己的眼神里掠过的绝对是货真价实的杀气。刚才墨修尧并不是拿自己撒气,而是真的想要杀了他。

    “好了。”叶璃漫步走到墨修尧身边拉下了他的手紧紧握住。她前世是狙击手,对环境和气氛最是敏锐,怎么会没有察觉到墨修尧话语中的杀意。安抚的拍了拍墨修尧的手背,感觉他放松了一些才仰头对着韩明晰笑道:“明晰,许久不见了大清早的你们是在闹什么?”韩明晰摸了摸头发,苦笑道:“抱歉,昨天就听说王妃回来了,但是这么晚……”

    叶璃点头歉然道:“是我和王爷晚了,让诸位久等了。”在场的众人这才回过神来,齐声拜道:“属下等见过王爷王妃。”

    虽然朝廷已经下了明昭夺了墨修尧的爵位,但是在汝阳城,不在整个西北人们却仿佛有志一同的望了那一道圣旨一般。依然如故的称呼墨修尧为王爷叶璃为王妃。墨修尧对此也没有什么意见,如果不要王爷还要另外费事想一个称呼多麻烦,而且他也习惯了王爷这个称呼。同时也是告诉墨景祈,他墨修尧想要为王不需要谁的册封。墨修尧脸色沉郁的盯着一干属下,看的众人心肝儿砰砰直跳。自从王妃出事以后,王爷的脾气就变得格外的莫测,虽然大事上依然英明如故,但是性情却没有往常那么好相处了。见他如此脸色,众人仔细一想也明白问题出在哪里了。王爷和王妃久别重逢,自然想要多多的独处温存一二,他们这些人一大早的来搅人好梦王爷能高兴才怪了。不由得一半将怨恨的目光射向一边刚刚从树上落下来的韩明晰身上。一半将祈求的目光望向站在墨修尧身边的叶璃身上。

    叶璃抿唇微笑,悄悄拉了拉墨修尧的手。墨修尧轻哼一声道,“免了,都起身吧。”

    “谢王爷王妃。”众人如获大赦,连忙起身谢恩。

    行过了礼,没什么事儿的人就匆匆告退了。大家谁都不是笨蛋,王爷现在不想见到他们他们当然要识趣一点让自己消失了。墨修尧神色不善的看着留下来的几个,沉声道:“你们有什么事?”为首的凤之遥无奈的摸了摸鼻子,他们真的有事儿。凤之遥上前道:“启禀王爷,王妃平安归来的消息已经传出去了。朝廷方面大概很快又会有消息了。咱们也得尽快拿出应对之策。另外,下面官员来报,城中百姓为了庆贺王妃平安归来,准备举办灯会为王妃和小世子祈福。不知届时王爷和王妃是否参加?”提起朝廷,墨修尧的神色更加阴沉了,轻哼一声道:“墨景祈没这快,暂时不用理会。若是派了人前来,直接赶出去!”

    凤之遥无奈的耸耸肩没话说了。秦风上前道:“启禀王爷王妃,昨天带回来的两个人不知作何处置?”

    提起谭继之,叶璃连忙问道:“昨天我交代你找的那位林大夫有下落了么?”秦风点头道:“那位林大夫受了点伤,被谭继之命人从另一条路带走了,大概是打算带回京城的。今天早上已经到了汝阳城里,王妃现在是否要见?”叶璃想了想摇头道:“让人好好照顾林大夫,他一路也幸苦了等他休息好了再说吧。”秦风点点头,表示会安排妥当。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墨修尧继续道:“谭继之想要见王爷和王妃。”叶璃自然还记得昨天为什么留下了谭继之的命,抬头看了看墨修尧,清楚的看到他脸上的不悦之色,无奈的对她安抚的笑笑,对秦风道:“回头我和王爷一起去见他。”

    墨修尧一手揽着叶璃,目光淡淡的扫过众人的脸上,“说完了?”

    还想要说话的卓靖和冷皓宇识相的将到嘴边的话吞了回去。王爷看他们的眼光绝对是在威胁,横竖也不是十万火急的事情既然王爷不想听那他们就不说了呗。原本他们一大早过来也只是想要确定王妃确实是平安归来了罢了,这几个月的日子真不是人过的,他们再也不想面对那样的王爷了。

    看着众人告辞离去,叶璃轻声叹息活该你单身。墨修尧的想法她并非不知,但是他们已经处在了这样的一个位子上又怎么可能真的抛下一切不管不顾呢?拉着墨修尧的手重新往小院里走去,叶璃轻声笑道:“回去用了早膳在休息一会儿,下午你弹琴给我听可好?”墨修尧眼中的阴郁渐渐地散去,看着叶璃的眼睛充满了温暖和宠溺,“好。”

    搂着他的一支胳膊,叶璃浅浅微笑。以后的事情还会很多,刚刚回来稍微放纵一下也不要紧吧?

    午后,太守府后院的大树下也多了一丝淡淡的清凉。叶璃倚坐在美人靠上悠闲的翻着书卷,墨修尧慵懒的坐在旁边,靠着椅子将头埋在叶璃的身边闭目养神。显然若不是叶璃如今有孕在身他大约就要直接枕着叶璃的腿睡觉了。叶璃也不在意,一只手握着书卷,一只手搭在他背上,不时轻轻地拍拍。

    凤之遥走进来就看到眼前这温馨而静谧的一幕,看到墨修尧平静而恬然的睡颜他突然有些后悔进来打扰他们的安宁。但是眼前的事情他又不得不进来禀告。叶璃也看到他在门口犹豫不决的模样,淡淡一笑对凤之遥点点头,“凤三,过来说话吧。”凤之遥这才举步走了过来。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靠着叶璃的墨修尧,只见墨修尧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就在凤之遥以为他要说什么或者动手将自己赶出去的时候,墨修尧又重新闭上了眼睛。

    “凤三,有什么急事?”看着凤之遥一副见鬼了的模样,叶璃莞尔一笑放下书卷执起放在一边的扇子轻轻为墨修尧打扇。对此,墨修尧似乎十分满意,轻轻在她腿边蹭了蹭整个人更加放松了一些。

    凤之遥看了一眼闭着眼睛也不知是不是睡着了的墨修尧,低声道:“禀王妃,朝廷来人了。”

    叶璃挑眉,“这么巧?”她昨天才回来,墨景祈的人今天就到了,这也未免太巧了一些。凤之遥点头道:“确实很巧,不过属下查过了应该和王妃没有关系对方也是昨天才刚出飞鸿关的。不过,大概和昨天我们抓回来的那位有点关系。”

    “谭继之?”叶璃皱眉思索着,“谭继之的胆子倒是不小,想要墨景祈来救他?他就不怕他的身份万一曝光了,第一个要他死的人就是墨景祈?”凤之遥笑道:“他大概没想过他的身份会被我们知道,属下猜测之所以牵扯出墨景祈的人大概也只是他做得两手准备。毕竟西北现在在咱们手中,他就算再小心也确实有可能落到咱们手中。如果我们不知道他的另一重身份还有跟王妃有关的话,只是单纯的抓到谭继之这个人,最后确实有可能将他交还给墨景祈。”

    叶璃点头,“那么也就是说…墨景祈知道谭继之来西北是要做什么的。至少是对他有好处的事情。”

    凤之遥扬眉笑道:“谭继之会不会将前朝高祖皇陵在西北的事情告诉墨景祈?墨景祈想要皇陵里的宝藏。”据说前朝高祖的神秘皇陵里可是历代帝王陵墓中陪葬最丰盛也是最神秘的一个。就连凤之遥也没有想过那座从一开始就失踪了的皇陵居然会在西北。叶璃摇扇的动作停了下,“他要怎么解释他从哪里知道皇陵的秘密的?”

    “那就要问谭继之了。”凤之遥笑道。

    叶璃想了想,“告诉谭继之,我要碧落花和王爷身上的毒的解法。另外…”叶璃皱了皱眉,道:“告诉秦风再审一下苏醉蝶,她一定还知道些什么重要的事情。只是谭继之的身份不足以让她撑那么久不肯招供。重点问一问…她和谭继之到底是怎么认识的!”

    “属下遵命,那…墨景祈派来的人?”凤之遥问道。

    叶璃垂眸,淡淡道:“先放着吧,等王爷有空了再说。”

    闻言,凤之遥嘴角抽搐的看了一眼拍在椅子上睡得一脸宁静的墨修尧,王爷很闲好么?工作狂的王爷很糟糕,但是突然变得懒惰了的王爷更加糟糕。想起虽然才不过两天书房里就已经堆得高高的折子和卷宗,凤之遥就觉得眼前一片昏暗。只希望王爷目前的状况不会持续的太久。

    “属下告退。”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
下一章:189.谈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