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山河祭 > 195.提前离席

山河祭 - 195.提前离席

所属目录:山河祭      发布时间 : 2016-10-15

  195。提前离席

    “德王这是怎么了?本王看德王气色不佳,可是哪里怠慢了?”倚坐在主位上,墨修尧一手扶着叶璃一手握着酒杯神态谦和的看着下手脸色发青的德王。德王一哽,应该说自从进了汝阳城他到底有哪里没有被怠慢了。虽然今晚这个接风宴摆得确实热闹欢腾,但是只要有眼睛的人都能看的出来,接风只是顺便,真正为定王妃的归来和未来的小世子即将出生贺喜才是真的。

    德王冷淡道:“不敢,本王岂敢怪定王怠慢?”

    墨修尧仿佛完全没有听出德王话里的意思,朗声笑道:“没有就好。德王一路辛苦了,今晚何不开怀畅饮?”旁边的墨景瑜将德王又要变色,连忙暗中伸手拉住了他,低声道:“皇伯,有什么事回头再说,众怒莫犯竹木狼马全文阅读。”然后才朗声笑道:“皇伯父,定王说的是这一路伯父辛苦了,侄儿敬皇伯父一杯。”墨修尧扫了一眼神色各异的两人,淡淡一笑也不再理会他们侧过投去与底下的将领和官员们说笑去了。墨景瑜费力的按住要发怒的德王,苦着脸低声道:“皇伯父,息怒。咱们现在人在屋檐下……。”德王愤然,不屑道:“那又如何?难道他还敢杀了本王不成?”

    那可说不准。墨景瑜心中暗道,对着德王低声道:“皇伯父,如今西北是定王的地盘儿,万一出了什么意外谁也不能拿他如何啊。你可还记得,当初定王妃的事儿…那七千人马墨修尧可是眼也不眨说杀就杀了。但是皇上又能拿他如何?”了不起就是发了几道圣旨,斥责墨修尧如何残暴如何滥杀无辜。但是那有什么用?墨景祈敢出兵讨伐墨修尧么?几道圣旨在西北这个地方,只怕还不如草纸管用。

    德王等在墨景祈这么疑心病重的皇帝手下这么多年过来还深得皇帝看重也绝对不会真的笨蛋。只不过他身为先帝那一辈儿在世的年纪最长的王爷,连皇帝平时也要称一声皇伯父的人,这么多年也当真没有和墨修尧正面对上过。潜意识里总觉得墨修尧应该敬着自己几分,何况他天性就是个自恃身份好面子的人,所以被墨修尧这么冷落着才显得格外的不冷静了。此时听了墨景瑜的劝告,看看城楼上一片和乐融融的景象。这汝阳城的文武官员分明对墨修尧是言听计从,眼里哪有他们这些皇帝的钦差?城头上一阵清凉的微风吹来,德王浑身一抖心中顿时清明了许多,也吓出了一声冷汗。

    这十几年养尊处优的太平日子过久了,他早忘了当年先皇还没上位的时候诸子夺嫡的惨烈,人也难免骄横起来。此时突然回过神来,不由的开始回想自己这几年的所作所为,甚至开始怀疑墨景祈派自己来西北是不是就是因为看不顺眼自己想借墨修尧的手除了自己。墨景瑜可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只是看到他脸色虽然难看但是到底冷静下来了,这才松了口气端起酒杯欣赏起歌舞来了。

    坐在上面的叶璃自然也看到了德王和瑜王之间的互动,看着德王阴沉着脸自斟自饮的喝起酒来,虽然不知道瑜王说了些什么,却也看得出来是在劝德王。心中给瑜王打上了一个颇有心计的标签。

    “阿璃在看什么?”墨修尧低头含笑看着叶璃,叶璃摇摇头笑道:“没什么,你今儿是故意的吧?”故意这样刻意的怠慢德王,若不是瑜王拦着只怕德王早就发火了。墨修尧轻哼一声,端了一杯新鲜的果汁递到她唇边,淡淡道:“德王这个人年纪越大越不会做人了,不先晾晾他他能把鼻孔翘到天上去。本王素来不喜欢被别人俯视。”

    叶璃浅酌了一口酒杯中的果汁,微凉的西瓜汁带着淡淡的甜味很合她的胃口。墨修尧轻声道:“冰镇着的有些凉,不过沈先生说稍微用一点不碍事。可是累了?若是累了咱们就先回去。”叶璃摇摇头道:“一会儿我自己回去就行了,你先退席了好么?”墨修尧低头笑道:“这种宴会哪里需要咱们一直待在这里?他们只怕是恨不得咱们早些走了才敢尽兴呢。”叶璃闻言,望了一眼下面的众人,文官也就罢了,就连那些武将也是规规矩矩的坐着饮酒赏乐。叶璃可是见识过这些武将的,平时喝起酒来从来都没有客气的。果然是碍于他们在这里拘束了呢。

    扶着叶璃起身,台下众人将王爷王妃站起身来也都停下来,恭敬的望着上面。墨修尧笑道:“本王和王妃留在这里你们也不自在,本王在再敬诸位一杯,然后大家就随意吧。”说罢端起酒杯朝底下众人敬了下一仰头一饮而尽。叶璃站在墨修尧身边,同样端起跟前的酒杯浅笑道:“本妃也敬诸位一杯,诸位随意。”

    众人齐声谢过,特别是曾经跟过叶璃打仗的将领更是兴奋不已。远远地叶璃都看到云霆涨红了一张年轻的俊脸,大声称谢。

    挥挥手让众人随意,墨修尧便扶着叶璃一起退席离去了。留下众人继续宴饮,听上去果然更加热闹非凡。

    下了城楼,墨修尧挥退了随性的侍卫和服侍的丫头,扶着叶璃漫步在街道上。接到两旁的灯火辉煌,百姓们都是居家而出成群结队的玩闹着。张煜这个新上任的太守办事显然十分的周到,街上不仅仅有供人们观赏晚了的彩灯,还有各种表演吸引着人们的目光。若不是墨修尧那一头白发实在是太显眼了,只怕他们两人走在这欢乐的人潮中也不会有人发现。见到两人的百姓们先是惊讶然后纷纷上前行礼,墨修尧连忙示意众人不必声张,牵着叶璃退到了人少的地方,无奈的低头看着胸前的白发道:“果然还是太过引人瞩目了,竟连陪你到街上走走也不行暧昧花都西门庆全文阅读。”

    叶璃笑道:“这也说明你受百姓爱戴啊。城中百姓极少见到你一时之间自然好奇的很,时间长了他们自然就习惯了。”若是一出门到处都有人下拜,那他们也不用出门了。在京城的时候达官贵人遍地,百姓们若是见到就拜只怕也拜不过来。墨修尧看着叶璃笑道:“既然赏不成灯会,咱们慢慢走回去吧。”定王府离这边也不算太远,两人手牵手挑着没什么人的街道一路慢行。今晚城中百姓大都聚集到灯会上去了,倒是显得其他的街道格外的冷清寂静。月色下两人并肩而行,叶璃轻声问道:“德王和瑜王,你可有什么打算?”

    墨修尧漫不经心的笑道:“这两个人翻不出什么浪来,明天看看他们怎么说吧。墨景祈将全天下的人都当成傻子么?现在派人来劝本王班师回朝…呵呵…”墨景祈难道会不知道自从他当初斩杀那七千将士占据汝阳之后就已经再也回不去了。现在他留在西北朝堂上还能保持着微妙的平衡,一旦他真的回去了,等待他和墨家军的就只有数不尽的弹劾折子以及死路一条。可惜…他现在一点儿也不想死,墨景祈若是聪敏的话就不该再来招惹他。墨景祈那样的算计,在墨修尧眼中连末流的算不上。如果他以为定国王府世代守护大楚是为了一个所谓的忠烈名声的话,那他就大错特错了。

    “那么…苏大人呢?”叶璃低声问道。墨修尧对苏哲的敬重绝对是真的,天地君亲师,师生之情不比旁的什么。甚至当初墨修尧在那样的情形下被苏醉蝶背弃,若说不是看在苏哲的情面上叶璃也不相信。更何况,苏哲唯一的儿子和孙子都是为了定王府而死,这样的情谊苏哲在墨修尧心中只怕半点不必家人差了。

    墨修尧沉吟了片刻,低声道:“苏老在京城已无牵挂,若是愿意留在西北我自然会奉养他终老。若是依然放不下朝廷,派人暗中照料着他就是了。”

    叶璃凝眉,轻声叹息道:“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苏醉蝶是苏老唯一的亲人,墨景祈之所以千里迢迢的派个七旬老人过来只怕也是因为这个了罢?这几日…闯入府中的刺客有半数是墨景祈的人,看起来墨景祈和谭继之不一样,他似乎并不希望苏醉蝶死了。”墨修尧眼底掠过一丝猩红,淡淡道:“苏醉蝶非死不可,苏老不会替她求情的。”苏哲为人正直,最是厌恶背信弃义之人。当初苏醉蝶逃离京城是背着苏哲所为,但是以苏哲的为人之道了正想之后绝对不会再认苏醉蝶这个孙女。叶璃握住他的手,轻声道:“苏大人自幼对你有教导之恩,我不会对苏醉蝶心软但是也不要因此而寒了苏老的心。即使苏老与苏醉蝶恩断义绝,到底是他的亲孙女也是他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心中若是存有芥蒂终究是不好。”

    “那就不让苏老知道。”墨修尧淡淡道,“横竖已经僵持了这么久了,秦风那里依然没有什么进展。那就不用问了,那所谓的秘密总不会只有她一个人知道,让秦风了结了她。”

    “胡闹。”叶璃轻声道,“苏大人刚来她就死了,你要老人家怎么想?好了……”安抚的抱了抱墨修尧,替他拂开耳边的白发,轻声道:“苏大人不仅仅是你的恩师,还是朝中清流,门生故吏无数。于情于理咱们都改给他个面子。”墨修尧冷然道:“难道就这么饶了她?”伸手紧紧的将她搂在怀中,墨修尧闭着眼睛沉淀心中的杀意。他真的不想要这些人还活着…苏醉蝶,雷振霆,沐阳侯还有墨景祈,只要看到他们甚至想到他们他眼前就会不住的出现阿璃坠落悬崖的情景,甚至觉得现在的一切仿佛是一场梦,当他一梦醒来的时候依然是在失去了阿璃的时候。

    察觉到墨修尧身上传来的冰凉孤寂的味道,叶璃抬头就看到他茫然中带着一丝绝望的神色。叶璃心中一疼,连忙将他的手捧在心前,柔声道:“好了,是我不好。是我想的太多了,你不喜欢我让秦风去杀了苏醉蝶就是了。”墨修尧将眼前的儿揽着怀中,深深地吸了口气,闻着熟悉而清幽的馨香,原本阴冷的心情顿时好了许多。他喜欢阿璃什么都顺着他的模样,轻轻在叶璃的发丝间蹭了蹭,墨修尧轻声笑道:“我知道阿璃是为了我好,苏醉蝶的事横竖也不着急。”他当然知道,阿璃是为了他才说出这番话来的。定国王府原本就是四处树敌,如今隐隐和朝廷闹翻更是可以说这世间只要掌权的都会拿他们当仇敌。这种情况下,越多的人支持他将来墨家军都会好过一些。而自从清云先生退出朝廷以后,朝中清流可以说便是以苏哲为首,虽然没有多大的实权,这些人却掌握着天下的言路和舆论彪悍夺舍手札全文阅读。一旦他和苏哲反目成仇,只怕天下大半的读书人都会对他没什么好感。

    叶璃眸间闪过一丝锐气,轻声道:“苏醉蝶和苏老大人的是交给我来办吧。以后不会让你再见到她了。”叶璃发现,她显然错估了苏醉蝶对墨修尧的影响。并不是说她怀疑墨修尧对苏醉蝶还有余情,而是苏醉蝶显然会让墨修尧想到一些不好的事情进而严重影响他的心绪。既然如此,她就不能让苏醉蝶再活着了。无论是什么原因!至于苏哲那里…如果苏老大人真如墨修尧说的那般,也许并不是没有办法解决。

    “王爷,王妃。”两人回到定王府中坐定,卓靖和林寒显然早已恭候多时。

    墨修尧转向两人,依然一只手扶着叶璃的腰不放,问道:“府里如何了?”卓靖禀道:“王爷料事如神,德王带来的侍卫还有这两日陆续从各地到达汝阳的人,早前围攻太守府。”对方选的时间显然很不错,今晚全城皆欢,城东更是热闹喧天,太守府闹出那么大的动静竟然一直没人察觉。

    墨修尧挑眉笑道:“哦?围攻太守府?”林寒道:“因为王爷和王妃突然搬了新府邸,对方显然并没有察觉。所以才强闯太守府想要救出苏醉蝶。”因为迁居的时候并没有大动干戈,基本上就是王爷王妃带着各自的行礼就搬过去了,所以无论是跟随德王前来被拦在城外的侍卫还是早就潜伏在城中的人竟都没有发现,更不用说苏醉蝶早就在一天前被他们暗中移到别处去了。

    “救?不是灭口?”叶璃挑眉问道。

    卓靖道:“属下确定对方并未打算将苏醉蝶灭口。对方这一次派出的皆是武功极高的高手,闯入地牢后至少有三次机会可以杀死牢中的替身。但是对方却一心只想将人带出去,并未下手。”

    “有趣。”叶璃低眉沉吟,墨景祈的人想要救苏醉蝶,这个从哪一方面都说不过去啊。如果苏醉蝶知道什么不该知道的秘密的话,墨景祈应该只会想要灭口才对。这样来救人花的代价未免也太大了一些。墨修尧握着她的手笑道:“阿璃不必如此烦恼,他做得越多错的越多。早晚咱们能知道是为什么。可有留下活口?”卓靖点头笑道:“启禀王爷,这次收获颇大。领头的竟是楚京里御林军副统领还有几名江湖上有名的高手,都被扣了下来。”

    墨修尧满意的点头,这么些日子忍着那些废物隔三差五的闹,终于捕获了几条大一点的鱼儿。沉声吩咐道:“他们就不用审了,墨景祈不会告诉他们什么的。把那个副统领的人头给墨景祈送回京城去。至于那些江湖高手,倒是可以好好地问一问。”江湖中人一向不爱受朝廷拘束,就算是杀手也是收钱杀人,极少听从朝堂号令。墨景祈竟然能一次调动这么多江湖上有名的高手,总该有些原因的。

    “是。”

    “说起御前侍卫统领和高手…那个冷擎宇和沐擎苍现在在什么地方?”叶璃开口问道。

    墨修尧笑道:“冷擎宇回京城了,虽然这人傲气不知变通了一点,不过比起朝着那些老奸巨猾的东西还算是个人。看在冷二的面子上本王也得放他一条生路。至于沐擎苍…就在汝阳。阿璃想要见他么?”沐擎苍可不是别人,不仅仅是沐阳侯的私生子,还是天下五大高手之一,墨修尧自然不会把他放到看不到的地方。若是被人钻了空子可是麻烦多多。叶璃想了想道:“我确实有些事想让他去办,不过沐擎苍这人不好控制,再等等再说吧。”

    墨修尧也不在意,点了点头正要说什么,门外侍卫禀告道,“启禀王爷,苏哲大人求见。”

    墨修尧一怔,这才想起来苏哲年事已高受不住长途跋涉早就劳累不堪,因此就没有参加今晚的接风宴而是在府中休息。坐起来来看了一眼叶璃,沉声道:“快请苏老进来。”

    ------题外话------

    在30和31之间漫步滴娃,嘤嘤…难道偶真滴只能看着二字头眼馋么?求票票求抚摸~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194.接风夜宴
下一章:196.月色夜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