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山河祭 > 196.月色夜昙

山河祭 - 196.月色夜昙

所属目录:山河祭      发布时间 : 2016-10-15

  196。月色夜昙

    苏哲踏入书房,墨修尧起身相迎以示敬意。苏哲摆摆手道:“王爷,王妃,老朽打扰了。”

    请苏哲坐下,墨修尧方才落座笑道:“苏老如此客气,可是和修尧生分了。”苏哲看着跟前并肩而坐的青年男女,目光在墨修尧如雪的白发上流连了一会儿,才叹气道:“王爷如此这般不爱惜身体,叫摄政王王妃与令兄泉下何安?”墨修尧淡淡一笑,低头看了一眼垂在胸前的白发,笑道:“修尧知错,有劳苏老挂心了。”苏哲摇摇头,看了看坐在旁边的叶璃点头笑道:“王妃平安归来,真是定王府历代祖先保佑。”叶璃浅笑,轻声道:“苏老说的是。叶璃此番能平安归来,实在有赖祖先庇佑。”叶璃明白苏哲对自己有些不满,但是她却并未感到生气。她能够感觉到,苏哲对她的不满并非是因为他自己而是为了墨修尧。他是在怪墨修尧为了她而以致一夜白发。说到底,是关心墨修尧这个学生,并未存着什么私心。

    墨修尧伸手握住叶璃的手,对苏哲笑道:“苏老说的是,再过两个月阿璃就该生了,到时候定王府后继有人。修尧还指望苏老疼爱小儿呢。”

    听了墨修尧的话,苏哲的神色更加柔软了一些。他老年丧子丧孙,就连唯一的孙女也没有了。今生早就注定了孤独一人,此时听到墨修尧提起孩子,心中的慈爱自然是一发不可收拾。仿佛看到了一个如墨修尧小时候一般的俊美聪慧的孩子围着自己承欢膝下的美景,哪里还顾得给叶璃脸色。轻声叹了口气,苏哲问道:“王爷这些年受苦了,咱们这些老头子也使不上什么力。这两年多亏了王妃照料。”皇帝防他们这些与墨流芳和定王府有旧的老臣防得紧,这么多年有什么往来也只能是暗中看看,根本出不了什么力极品桃花运全文阅读。看着眼前身形淡薄气质却锐利如刀的白发男子,苏哲心中也是一片黯然。过了这么多年,苏哲依然清楚的记得墨修尧小时候的模样。定国王府的二公子,上有父王疼爱,下有兄长维护。那时的锦衣少年明艳尊贵,打马京城犹如一道明艳的火焰飞过,带着稚气未脱的轻狂和骄傲。稍长之后率军出征,所向披靡,不满十六便有少年战神之称。每每得胜还朝,总是有无数的千金闺秀挤破了脑袋也只为看到少年战神的一个侧影,端是多少春闺梦里人。彼时的墨修尧,是何等的意气奋发风姿绝世,让无数人只敢仰望无颜并肩?然而如今的墨修尧,其实也不过二十六七的年龄,眼眸中却再也看不到当初的火焰和风采。那淡淡的眼眸里即便偶然闪出的火焰也带着冰冷的寒意,清俊的容颜配上那一头白发如雪,只让人觉得心中生寒。如果少年的墨修尧是因为绝世的风姿让人心生仰望,那么现在的墨修尧却更像是高山之巅的寒雪让人不得不驻足。那个风华绝代的少年,大楚未来的战神…终究是毁了啊…

    “苏老对修尧有教导之恩,修尧终身难忘。”墨修尧淡然笑道。

    苏哲摇摇头,不再去回想那些过往,正色道:“王爷可知道皇上派德王瑜王二位王爷来此所为何事?”

    墨修尧沉吟片刻,微微点头道:“虽然瑜王话没说完,不过修尧也听明白了。墨景祁想要本王回京?”

    苏哲点头,看着墨修尧郑重的道:“不能回去!”

    “苏老……”墨修尧有些惊讶,苏哲为人正直而且对大楚一片忠心。虽然他明白苏哲不会害自己,但是听到他这样说出阻止自己回京的话,墨修尧依然有些惊讶。苏哲疲惫的闭了闭眼,说出这句话之后仿佛瞬间苍老了许多。他虽然已经极少涉足朝堂核心,但是墨景祁的心思实在是太明显了一些。他自然明白墨景祁派他来想要什么样的结果。甚至如果是为了大楚稳定,他也同意设法令墨修尧回京是个不错的法子,因为如今的墨修尧,谁也不敢肯定他是否还心向着大楚。但是他同样也知道,一旦魔修尧回京,等待他的不会是从前的定国王府,甚至也不是幽禁而是直接丢掉性命。于私,墨修尧是他的学生,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晚辈。于公,大楚强敌环食,墨修尧和墨家军是唯一能够与之抗衡的人。所以,他只能阻止墨修尧回京。

    苏哲睁开眼睛,看着墨修尧道:“既然王爷心里有数,想必也已经早有打算。这话,是我的意思,同样也是华国公的意思。临走之时,华国公要我给王爷带一句话。”墨修尧低眉,道:“苏老请说。”书房里一片宁静,只听见苏哲的声音在空寂的房间里想起,“华老说,定国王府历代效忠大楚,并未有对不起皇室和太祖的地方。如今定王府只余王爷一脉,王爷当为定王府和墨家军几十万将士打算。华国公府深受两代先皇恩典,自当为大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只求王爷…将来若是大楚有难,请王爷看在同出一源的情分上,护大楚百姓免受异族屠戮。”墨修尧微微一震,抬眼看相苏哲。华国公这番言语,竟然已经断定了墨家军势必脱离大楚的局势。不愧是征战沙场一辈子的老将,华国公虽然远离朝堂或许才是看的最清楚的那个。

    “华国公有什么打算?”墨修尧沉声问道。

    苏哲淡淡的道:“大楚烽烟四起,离京之日华国公提起打算上书皇上领兵出征。奏折此时只怕已经摆到了皇上的御案上了。”墨修尧凝眉,道:“华国公已经年逾七旬…战局还没到需要老人家出手的地步。”叶璃拍拍墨修尧的手,轻声道:“皇上不会那么容易同意华国公领兵出征的。”墨修尧微微点头,墨景祁防这些老将防的严,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再将兵权给华国公的。苏哲道:“皇上如今…倒行逆施,不愿再听良臣治国谏言,反而一意专注于阴谋诡道。大楚…”长叹了一声,苏哲继续道:“王爷留在西北是对的,一旦回京京城只怕是布下了天罗地网。若是墨将军毁于一旦,大楚将亡……”说完,苏哲站起身来道:“老朽要说的就是这些,王爷王妃保重罢,过两日我们也该启程回京了,以后再见也不知是何日。”

    “苏老,皇上派你来必是为了说服王爷回京,你如此…回京之后如何向皇帝交代?”叶璃轻声问道。

    苏哲转身看着她,淡然笑道:“老朽今年已经七十有三,人生七十古来稀,哪里还有什么需要交代的?”

    叶璃皱眉,墨景祁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主恶修成圣最新章节。苏哲这一回去就算不被墨景祁赐死随意责罚一番也未必能挨得过去。叶璃站起身来,坐在旁边的墨修尧连忙小心的扶起她走到苏哲跟前。叶璃微微一福道:“西北离楚京山高路远长途颠簸,苏老年事已高何不在西北修养一些日子,安享晚年。岂不比回到楚京强得多?”苏哲含笑看着叶璃道:“多谢王妃关心,老朽生在楚京,长在楚京。几乎一辈子的光景都耗在了楚京。活到如今这个岁数也没有什么放不下的了,只盼着将来能够死在家里,葬在楚京也就罢了。西北这一方土地,王爷和王妃治理的极好,可惜却不是老头子的家。”

    墨修尧剑眉微锁,扶着叶璃坐了回去才转身看向苏哲问道:“苏老不想问问她的消息么?”

    苏哲一愣,满是皱纹的脸上更加黯然,脸上的肌肉不受控制的颤动着。好一会儿,苏哲才沉声问道:“她还活着?”他当然知道苏醉蝶还活着,离京之前皇帝就告诉他了这个消息,并且表示愿意派人救苏醉蝶回去。但是苏哲心中却更加明白的是…墨修尧为什么会抓了醉蝶?原本九年前就已经病死了的孙女还活着,只要一回想苏醉蝶病逝的时间和当时的情形,苏哲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当年墨修尧刚刚受伤,定王府一片大乱无人主持全赖大长公主一力支撑着。他将醉蝶送到定王府照顾墨修尧的伤势,虽然还未成亲,但是定王府无人身为未婚妻的醉蝶去照料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但是他那孙女却在第二天就病倒被送了回来。当时他只当醉蝶从小娇生惯养受了惊吓,却没想到……但是即便如此,当年修尧放走了醉蝶,就没有再抓她回来的道理。必然是她又做了什么事情才让修尧这般毫不容情。

    墨修尧点头,沉声道:“她就在定王府中。”

    书房里再次陷入了沉默,许久苏哲才问道:“她做了什么?”

    墨修尧迟疑了一下,起身从一边的案头取过一份卷宗递了过去。那里面记载着这十年来苏醉蝶的所有的事情。苏哲接过来,枯瘦的手指颤抖着打开厚厚的卷宗飞快的翻阅着,越往后看脸色越加难看。叶璃靠着坐榻,仔细看着苏哲的神色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不忍之色。许久,苏哲从卷宗里抬起头来,颤声道:“好!好一个苏醉蝶!好一个白珑!西陵白氏…倾容贵妃,镇南王的细作…好!真是我苏哲的好孙女!”

    “苏老……”看着苏哲一阵青一阵白的脸色,叶璃皱起秀眉担忧的道。一边挥手示意外间一直关注着里面的卓靖去请沈扬过来。苏哲摆摆手,颓然跌坐回椅子里,低头看着颤抖个不停的手里的卷宗。是自己的教导出了什么问题么?他眼中从来乖巧温顺的孙女居然背着她做了这么多的事情。才十五岁就结识了前朝皇室遗孤,未婚夫重伤之后还能挑唆明月公子助她诈死脱身。在西陵更是借助白家的身份成为西陵贵妃周旋与西陵皇和镇南王之间,甚至到了能够威胁西陵皇后的地步…还有…派人刺杀未婚的定王妃,这是他的孙女?苏哲蓦地想起多年前当今皇上暗地里表示有意将苏醉蝶迎入宫中为妃的事情,当时他以醉蝶早已订婚为由断然拒绝了。其实即使是醉蝶当时和墨修尧没有婚约,他也不会同意让孙女入宫的。但是谁又想到她没有成为大楚的皇妃却成了西陵的贵妃?

    终于,苏哲似乎冷静了下来。站起身来道:“老朽累了,就不打扰王爷王妃了。至于那个孽障…”苏哲疲惫的闭了下眼睛,嘴角微微抽搐,“就随王爷王妃处置吧。苏家,没有这样的孙女!”说完,也不再看墨修尧和叶璃,大步往门外而去。叶璃连忙示意林寒跟上,果然刚出了门没几步就听到门外传来林寒的呼声,“苏大人!苏大人!”墨修尧掠出门外,只见倒在地上的苏哲被林寒扶着,地上一滩暗色的血迹在月光下显得触目惊心。墨修尧垂眸,淡淡道:“送苏老回去。”

    身后,叶璃走到他身边握住了他的手。两人目送苏哲被林寒带人送回客房去,看着墨修尧漠然的神色,叶璃轻声道:“你何必如此,不是说好了苏醉蝶的事情交给我处置么?”墨修尧静静的看着她,叶璃偎近他怀中,柔声道:“我知道你不想让我为难,但是我既身为定国王妃,处理这些事本就是我分内之事不是么?苏大人若是因此出了什么意外,你心里可能放得下?”

    墨修尧沉默不言,只是伸手将她搂进自己怀中。即使有了七个多月的身孕,叶璃看起来依然消瘦而纤细。两人紧紧相依,月光如练静静的洒在两人身上让人心中变得格外的宁静凤栖流年全文阅读。

    楚宫中

    窗户半掩,银色的月光静谧的洒落在窗外的花园中,空气中弥漫着奇异的幽香。窗外的墙角下一朵白色的花朵慢慢的绽放着绝美的风姿。雪白的花朵如莲一般层层绽放,却比莲更多了几分圣洁和高贵宛如白衣仙子在月下独舞。窗前,白衣的绝色女子懒懒的靠着窗户,任由月光洒在她身上。淡漠的眼眸漫不经心的望着窗外悄然绽放的昙花出神。

    “冰清玉洁,只在深夜独自绽放不与百花争芳。这昙花这是世间绝色不是麽?”一个含笑的男声在房中响起,那笑声中却似乎带着点调侃的意味。

    白衣女子连头也懒得回,漠然道:“若无惜花之人,任是人家绝色又有何用?”

    男子笑道:“怎会?多少人为了见这昙花一现不惜彻夜守候,可惜却不得一见呢。昙花一现,只为韦陀…这可真是一种让人又爱又恨的花儿。”

    白衣女子——柳贵妃坐起身来,回头冷然的看着殿中的男子道:“你在这里做什么?墨景祁现在到处派人找你你还敢跑进宫来?!”殿中并没有烛火,一片漆黑中一个男子漫步而出,斜射入内的月光照在他身上,更平添了几分诡异的气息,“我来,自然是为了告诉你我这次出京的收获。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贵妃娘娘想听哪一个?”

    柳贵妃淡淡的看着他,似乎丝毫不为所动。男子无奈的一笑,道:“关于墨修尧的消息,你也没有兴趣么?”

    清冷的眼眸微微动了一下,柳贵妃警告的盯着故弄玄虚的男人。男子有些挫败的道:“好吧,好消息是你的死对头苏醉蝶,现在在定王手里。而且已经被折腾的估计只剩下半口气了。看来定王对她果然是恩断义绝了。坏消息是…定王妃活着回汝阳城了,而且还有了七个月的身孕。再过两个月定王府的世子就该出生了。”

    “叶璃还活着?!”柳贵妃寒声道,“你见过叶璃?”

    男子点头道:“他落到我手里了,原本我想用她来威胁墨修尧,结果……”

    嗖——!一枚暗器破空而至,男子侧首让过。窗前的柳贵妃已经站起身来,满脸怒气的盯着他,“谭继之!你见过叶璃,为什么不直接杀了她?”

    男子正是离开西北之后便失去了踪迹的谭继之,谭继之无奈地道:“若是真的杀了叶璃,你觉得我还能活着回来么?”柳贵妃厌恶的看了他一眼道:“别忘了我们的交易,我只要叶璃死!看来你是忘了。”谭继之看着眼前清冷的宛如冰雪的美丽女子,眸中闪过一丝异色道:“贵妃娘娘的心愿我岂敢或忘?但是你也不能要我拿自己的命去换叶璃的命吧?你放心,只要咱们的事情办成了,别说叶璃,墨修尧也可以交给你一并处置。”柳贵妃冷冷道:“那是你的事,别将你们那些破事跟我扯上关系。”

    谭继之摊手,“好吧,是我的事。我离京之后陛下有什么动静?”

    柳贵妃冷声道:“本来就蠢,现在更蠢。”

    谭继志笑容阴沉,“他蠢不要,我听说他派了德王和瑜王去西北想要让墨修尧回京?这是哪个蠢货出的主意?他以为墨修尧跟他一样没脑子么?”

    柳贵妃淡然道:“墨修尧不回来又如何?德王和瑜王只怕也回不来了。”

    谭继志低头思索了片刻,方才笑道:“原来是贵妃娘娘的主意么…宣墨修尧回京是假,借此除掉德王和瑜王才是真的?不过…我只怕贵妃娘娘要失望了,墨修尧未必会杀那两个王爷。”

    柳贵妃冷眼看过来,谭继志继续道:“不过,贵妃娘娘既然看他们不顺眼,在下自然怎么样也会为你办成的。”

    “与我无关。”柳贵妃回过头,继续观赏着眼前的昙花道。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195.提前离席
下一章:197.楚宫暗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