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山河祭 > 202.开解劝慰

山河祭 - 202.开解劝慰

所属目录:山河祭      发布时间 : 2016-10-15

  202。开解劝慰

    清晨,听到外面轻巧的脚步声,叶璃睁开眼睛。侧首看了一眼身边的空位,昨晚墨修尧并没有回来。

    青霜端着水走进来,看到叶璃醒来连忙上下水盆,小心的扶着叶璃坐起来,轻声笑道:“王妃醒了?”叶璃点点头,问道:“王爷昨晚没回来么?”青霜点点头道:“听青玉和青鸾姐姐说王爷昨晚歇在书房了。要奴婢去请王爷过来么?嬷嬷吩咐了,王妃现在要坐月子,可不能下床。”叶璃摇摇头,看了看自己有些无奈,这个时代坐月子什么的实在让人有些受不住,不过她也并不打算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侧首看看摇篮里依然睡得沉的小包包不由笑道:“宝宝怎么还在睡?”魏嬷嬷端着一盅粥走了进来,听了这话不由笑道:“王妃年轻没带过孩子自然不知道。这刚出生的孩子每天吃了便是睡。小世子睡得多才长得快呢。”

    叶璃含笑接过青霜递来的热毛巾擦了脸和手,又用温水簌了口才从微微手里接过粥尝了一口,清淡宜人的味道让叶璃微微舒了口气,“小世子的奶娘可安排好了?”

    魏嬷嬷笑道:“早就准备了四个奶娘,都是知根知底的,王妃放心便是了。”闻言,叶璃微微蹙了下眉道:“四个太多了,先留下一个两个就行了。除了平时喂奶的时候,其他时候还是将小世子送到我这儿来吧。”魏嬷嬷有些为难的看着叶璃,虽然她也是王妃的奶娘,但是不让奶娘太过接近小世子她也是赞同的。免得将来小世子跟着奶娘长大了反而和王妃不亲。但是由王妃亲自带着,只怕王爷会不高兴。

    叶璃浅笑道:“就这么办吧。等到孩子满一岁了就差不多该断奶了。到时候安排奶娘去别处就是了。”她可没有打算让奶娘带着孩子长大,跟没打算让一群奶嬷嬷小丫头围着孩子。可别将来养出一个贾宝玉来了。魏嬷嬷小声提醒道:“王妃亲自照顾小世子,王爷只怕会不高兴。”叶璃笑道:“不碍事,平时奶娘和林嬷嬷替我搭把手就是了。等他大点儿了就不用人照顾了。”魏嬷嬷这才应下了,俯身抱起看着将要醒来的小宝宝出去找奶娘喂奶去了。

    喝完了一碗粥,叶璃将碗递给身边侍候的青霞,问道:“昨晚可有发生什么事?”

    青霜回道:“昨晚住在南苑的苏老大人似乎病了,王爷请了沈先生和林大夫去替他诊治,听说病的极重。”青霞也点头道:“王爷昨晚回书房之后就一直没有出门,听说早上送早饭去的也被拦在了外面。”叶璃皱了皱眉,沉思了片刻道:“青霜,你再去一趟厨房,给王爷送一份早膳过去,就说是我吩咐的。另外,去请秦统领过来,就说我有事情要问他。”清霜点头应道:“奴婢这就去。”

    “属下秦风,求见王妃。”不多时,秦风已经在门外求见。叶璃轻声道:“进来吧。”叶璃和墨修尧素来都不太讲究那些虚礼,如今叶璃不方便出门,秦风便站在房间里那副江山烟雨图屏风边上回话。秦风也明白叶璃想要问什么,不待叶璃细问便将昨晚的事情仔细的说了一遍。这其中自然也包括对苏醉蝶的处理,苏醉蝶苦苦支撑了大半年,却终究还走到了尽头。倒是临死前她还是将那道太祖旨意的下落说了出来。如果墨修尧不想要那东西,那么对苏醉蝶来那就不是他的保命符而是一张废纸罢了。那东西如今依然留在楚京都城,当年苏醉蝶在韩明月的帮助下匆匆离经,根本没有时间去寻那被她藏起来的东西。何况,那东西带着她身上只怕更像是一个催命符。

    听了秦风的话叶璃也是一怔,虽然从谭继之的事情之后,叶璃对这些事情心中多少有过一些猜想,但是却远没有真正听到来得震撼。更何况其中还牵扯出先皇和摄政王墨流芳的生死,看来皇家对定王府欲处之而后快的日子已经不短了。

    “王爷可有什么打算怎么处理此事?”叶璃问道。

    秦风摇头道:“王爷从昨晚之后一直关在书房,并没有下达任何命令。”叶璃点头,这是对墨修尧来说影响无疑是最大的,确实需要时间来思考。

    直到中午时分,墨修尧才带着一身疲惫回来。看着他满眼血丝的眼睛,叶璃便知道他必定是整晚都没睡。轻叹一声也不容他再说什么,轻声道:“先睡一会儿,有什么事睡醒了再说。”墨修尧却是是累极了,早先因为薛成良的供词而动怒,之后又因为叶璃生产而绷紧了神经,昨晚又因为苏醉蝶吐露出来的事情而心神震动。若不是这些年墨修尧修生养性确实有了不小的成效,只怕还不待苏醉蝶说完就一剑砍了苏醉蝶然后挥兵入关一路杀上京城去了。从昨天早上一直到现在,墨修尧就一直没有合过眼,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却也太多了,他怎么能不累。

    侧躺在床上,看了一眼侧身为他拉好被子的叶璃,墨修尧眼睛开合了几次终于还是沉沉睡去了。

    低头看着沉睡中也不安稳的男子,叶璃只能幽幽轻叹一声,靠着床头闭眼思索起西北的事情。如今当年的事情真相大白,能到墨修尧醒来只怕西北和大楚的局势有要事另外一番情景了。叶璃却并不想阻止墨修尧做任何事,和墨家军一样墨修尧也压抑的太久了,而楚宫里那位的作为也实在无法让人相信他是一个爱民如子的好君王。

    “大哥…父王…大哥!大哥……”睡梦中墨修尧低声呓语着,仿佛陷入了什么可怕的梦境。叶璃回想起秦风所说的苏醉蝶的公尺,心中一凛,轻轻拍着他身上的被子,低语道:“这不是你的错,修尧…别怕…不是你的错…”

    “父王,大哥……”

    墨修尧醒来,便听到耳边叶璃低低的浅笑声。睁开眼睛,叶璃正坐在自己身边,靠着床手里抱着新换了浅紫色襁褓的宝宝逗弄着。清丽的容颜上带着浅浅的柔和的微笑。叶璃回头看到墨修尧睁开眼睛,不由笑道:“行了么,看看宝宝?”墨修尧坐起身来,看着襁褓里的孩子,正睁着水汪汪的眼睛望着两人,昨天还红红皱皱的小脸也好看了许多。虽然还没到完全的白白嫩嫩但是也和昨天那只红彤彤的小猴子大相径庭了。

    叶璃怜爱的抱着宝宝轻轻摇晃着,这孩子实在是太能睡了,除了吃奶生下来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他醒着的样子,“呵呵,宝宝现在还看不见呢,再过几天就会越来越可爱了。”墨修尧沉默的看着叶璃逗弄着孩子,虽然觉得那小子格外的碍眼,却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安静的看着笑容柔媚更多了几分慈色的叶璃,原本有些冷硬的神色也不由得软了下来。

    等到宝宝再次睡了过去,叶璃才招来魏嬷嬷将他抱出去。回头看在墨修尧身边,看着他依然有些阴郁的脸轻声道:“那些事情都不是你的错,大哥不会怪你的。”

    墨修尧一愣,回过神来才明白叶璃说的是什么事。抬手揉了揉叶璃脑后的发丝,声音有些干涩的道:“母妃生下我没多久就去世了,父王又忙于朝政。从小可说是大哥将我养大的。原本我想等大哥继承了王位我便尽心辅佐大哥,定国王府好几代都是一脉单传,到了我们这一代才有了我和大哥。我们兄弟自然要齐心协力了,而且以我只能,就算不能挣得什么爵位,总不至于靠定王府游手好闲当一辈子的纨绔子弟。”这些叶璃自然知道,其实墨修文和墨修尧也不过相差七八岁而已。叶璃几乎可以想象那时候才七八岁的墨修文抱着刚刚出生的弟弟守着冷清清的定王府是什么样的情形。也难怪他们兄弟两个感情极好了,只怕在墨修尧心中这个大哥的地位比起墨流芳这个父王也不遑多让。也正是因此,年方十几岁的墨修尧便已经上了战场也是为了告诉父王和大哥,即使自己不能继承王位也能一展抱负,过的逍遥自在吧。

    “只管我当初太小看苏醉蝶那个贱人了!若不是因为我…”当初苏醉蝶确实在他面前提过关于定王府王位的事情。当时他狠狠地训了苏醉蝶一顿命她以后不得再提这件事情就放到脑后了。当时他想的是以自己和大哥的感情又怎么会被一个女人挑拨,更没有想过苏醉蝶会有什么阴谋手段。却没想到竟因此为定王府和大哥埋下了祸根,连他自己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叶璃轻声叹息,柔声安慰道:“大哥不会怪你的,修尧…这不是你的错。墨景祈既然早有对付定王府和大哥之心,就算苏醉蝶没有那个心思也未必不会让他们找到其他机会。”将叶璃搂在怀中,墨修尧恨声道:“墨景祈!本王定要他生不如死!”叶璃含笑拍着他的肩头,轻声道:“无论你做什么,我还有墨家军所有人都会支持你的。”

    歇息了一会儿看到墨修尧平静了很多,叶璃才问道:“修尧心中可有什么打算?如今西北的事情也是不少。最近进入西北的各路人马可是往常的好几辈了。只怕洪州附近都要被那些人翻了遍了。”可惜这些人却不知道,想要从西北进入高祖皇陵根本是妄想。除非强行挖开陵墓,否则就算是谭继之来了也只能从别的地方绕路进去。如今在西北,除了墨家军谁敢大张旗鼓的开掘陵墓。墨家军当然也不会万挖掘前朝高祖陵墓,虽然前朝已经灭亡了,但是前朝高祖却是一个流传后世的大英雄,何况挖坟掘墓这种事,无论是挖睡的坟掘谁的墓,名声都不会好听的。横竖皇陵就在西北境内,离汝阳城也不算太远。除了谭继之和林大夫,没有人比叶璃更清楚里面到底有些什么东西了。东西放在那里也跑不了她自然也不急了。

    墨修尧冷笑一声道:“墨景祈既然如此心急,本王自然也要送他一份大礼。还有那些心急着想要传国玉玺的人…也一并接收本王的大礼好了。”

    看着墨修尧冷笑的脸,叶璃有些好奇的道:“什么大礼?”墨修尧笑道:“到时候阿璃就知道了,对了,那小子满月要不要请清云先生和鸿羽先生来西北?”叶璃有些犹豫道:“祖父和大舅舅只怕是多有不便吧。”如今若说墨景祈没有派人监视外祖父和大舅舅只怕是连刚生下来的墨小宝也不信的。虽然他们也安排了人保护骊山书院的安全,但是无论是光明正大的走还是暗地里走骊山书院少了这样两个人物绝对不可能不引起注意的。如果可以,叶璃当然更希望将外祖父和大舅舅一家都接到西北来,但是以外祖父的性子肯定是不会肯的。因此,贸然皆他们过来反而是将他们撤入这些争斗的漩涡中。

    墨修尧轻声笑道:“前些日子我看了你以前写的关于治理西北的构想,其中教育确是极为重要的。但是西北地方偏远,不及云州文人辈出,历代都没有出过多少名人雅士。以后咱们就算想要开办书院只怕也找不到好的先生教导,这事还要求助清云先生和鸿羽先生才好。”叶璃脸上微红,道:“我也是胡乱写了一些,若是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墨修尧笑道:“怎么会不妥,我的阿璃果然是世间独一无二的奇女子。不仅能上马杀敌也能治国安邦。跟阿璃比起来朝廷那些什么丞相尚书简直都是酒囊饭袋。”被墨修尧这么毫不客气的赞美,叶璃越发显得不好意思了。当初她写那些东西的时候确实没有想太多,只是觉得西北战后必然一片狼藉。无论是她还是墨修尧其实都没有治理地方的经验,与其到时候一团乱还不如先考虑好以免到时候措手不及。只是后来的事情却不是叶璃能够预料得到的了,也幸好西北所受的重创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而墨修尧更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了飞鸿关以外的所有地方,让整个西北的战后情形都得以缓解了许多。

    搂着叶璃背靠着床头坐着,墨修尧凝眉思索着,一边道:“其实我还是希望清云先生和鸿羽先生能够到西北来,还有徐大人和清尘公子。以后西北的事情肯定越来越多,定王府门下若说是武将自然不少,但是说起真正能治理地方有经纶济世之才的人物却是半个也没有。”定王府本就是军功起家,虽然历代定王都是文武兼备之人但是属下们依然是以将领为主。毕竟定王府不是朝廷,不需要那么多的文官治理地方或者上朝参政。叶璃想了想道:“大哥如今在西北,派人给他传信只要他收到了总是要来看看孩子的。但是外祖父和大舅舅却没有那么容易离开云州了。要不…我亲自去一趟?”

    “不要!”腰上一紧叶璃重新被拉回怀中,墨修尧下巴撑在叶璃肩头上,沉声道:“清云先生的事我会亲自修书给老人家与他商量,你哪儿也不许去!”叶璃挑眉,这也太霸道了一些吧。还不待叶璃说话,墨修尧蹭了蹭下巴,刚刚还霸道无比的声音立刻显得无比的委屈和小心,“阿璃,不要走。不要离开我……”

    咻——一只小箭射入心房,叶璃脸上一黑。这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耻了?

    “阿璃…你又要离开我…不然你去哪儿我都跟你去好不好?我怕…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就把墨小宝扔了让他变成没爹没娘的孤儿,到处流浪吃了上顿没下顿…”叶璃忍不住伸手在某人的腰上掐了一把,“那是你儿子,你到底和他有多深的仇啊?”墨修尧才不在意这个,痛的咧嘴也依然不改前言,直到发现叶璃微微眯起的眼眸中透出一丝危险的寒光才不甘的住了口问道:“那阿璃不会抛下我?”叶璃叹了口气道:“不会,我就是随口说说。你和宝宝都在这里我还能去哪儿?”

    墨修尧这才心满意足的搂着叶璃,如果清云先生不来,过两年他就悄悄把墨小宝送给他。阿璃是他一个人的。

    看着懒洋洋的搂着自己的墨修尧,叶璃无奈的在心底叹息了一声,将刚才的话题捡起来继续道:“你方才的意思是宝宝的满月你想要大办?”

    墨修尧笑道:“本王的世子出生自然应该大办,那些人不是千方百计想要来西北探宝么?与其让他们躲躲藏藏的暗地里来,还不如咱们光明正大的请他们来。本王倒要看看他们能找到个什么样的传国玉玺来。”就算真有传国玉玺,没有他的同意他倒要看看谁能把东西从西北带走。

    叶璃心中一动,道:“你是想…。”

    墨修尧阴森森一笑,“不是说得传国玉玺者得天下么?那就看看这些人到底谁能抢到玉玺,谁又能抢到天下。”叶璃低眉沉思了片刻道:“玉玺若是从定王府流出去可不是什么好事。有了…”想起自己从皇陵里带出来的那一方明黄色的绢帛,叶璃突然展颜一笑。看着墨修尧道:“我都忘了当初还从皇陵里带出来一份藏宝图。”

    ------题外话------

    墨小宝童鞋的名字就按投票算啦。其实吧如果不写墨小宝的故事的话他的大名使用率真心不高啊哈哈。每次写到墨小宝的时候老是想起一个画面。那嘛…景色如画的湖面上,英俊潇洒风流不羁的墨童靴躺在画舫上搂着绝色的花魁听曲儿好不自在。突然某人大吼声——“墨小宝,你娘叫你回家吃饭!”哦嚯嚯~

    那嘛,今晚有事出门,回来的晚,亲们的留言来不及回复,见谅哈~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