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山河祭 > 206.老臣死谏,徐氏离京

山河祭 - 206.老臣死谏,徐氏离京

所属目录:山河祭      发布时间 : 2016-10-15

  206。老臣死谏,徐氏离京

    墨景祈神色阴郁的看着眼前明显意气纷发的墨景黎。虽然因为许多原因迫不得已和这个弟弟和解了,但是那可不代表墨景祈真的真的就忘了墨景黎当初的叛逆之举,到如今他这个好弟弟还沾着云澜江以南的大片地方呢。不想理会墨景黎,墨景祈就只能将

    目光放在走出宫门的太后皇后和刚刚下了马车往宫门前走来的福熙大长公主和昭阳长公主身上。淡淡道:“母后皇后你们怎么来了?”

    太后还未说话,就见皇后走到跟前衣摆微扬便往地上一跪,沉声道:“云州徐氏忠心大楚功在千秋,请皇上三思。”跟在皇后身边有几个妃子,虽然平素都不受宠爱,却也是出身书香世家的贤惠女子也跟着一起跪下,齐声道:“请皇上三思。”

    墨景祈脸色一沉,还未说话,福熙大长公主和昭阳长公主已经走到跟前,只见大长公主推开扶着自己宫女,往皇后身边一跪道:“徐家所犯何罪皇上要抄没徐家?请皇上示下!”昭阳长公主倒是什么也没说,却是直接跪在了大长公主身边,意思很明显

    ,大长公主说的就是她要说的。

    “你们…你们…”墨景祈气得几乎发抖,但是福熙大长公主身份辈分在那里,却不能任由她这样跪在宫门口,连忙让身边的宫女去扶,一边道:“皇姑奶奶,有什么事咱们回宫再说罢。您…怎么回京来了?”大长公主却并不领情,淡淡道:“我老了

    不中用了,并不敢奢望皇上听我们这些老朽的劝。只是徐家于大楚实在是功德无量。莫说是他们没犯错,便是真有什么错皇上也当从轻发落。我虽年老昏庸,却还是要来求一求皇上的,还请皇上明察徐家之事。”大长公主这一番话,气的墨景祈几乎背过

    气去却始终哑口无言。再看看宫门前越聚越多的士子官员甚至普通百姓,墨景祈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今天的事情只怕势难善了了。

    站在旁边的墨景黎心情却是出奇的好,当初他铤而走险起兵造反,虽然只暂居了江南的大半地区却比从前要好得多了。都说他墨景黎是当今皇上的亲弟弟受尽宠爱尊荣,但是以他皇兄那样的心性又怎么肯真的放权给他?在京城他也不过是比别的王爷看

    上去好看一些罢了。而现在,他占据着江南富庶之地,他的这位皇兄即使心中怒极却也不能对他如何。说起来,还算是墨修尧帮了他大忙呢。若不是墨修尧如今盘踞西北让他的皇兄无比忌惮,如今他也不能这样光明正大的回到京城。此时看到墨景祈气的

    脸色发黑,墨景黎面上不显,心中却是高兴的很。

    “皇姑奶奶,昭阳姑姑,皇嫂,你们这是做什么?还是快些起身吧,皇兄圣明定然会给徐家一个公道。”上前一步,墨景黎恭敬的劝道。

    只是他不劝还好,这一劝无疑是提醒了墨景祈,现在不只是京城的士子百姓朝臣,就连自己的姑奶奶姑母和皇后都跟自己作对。想到此处,一股气血冲上脑门,墨景祈厉声吼道:“徐氏谋逆其罪当诛!传朕旨意,徐氏满门抄家问斩!”闻言,宫门前顿

    时哗然一片。站在一边的墨景黎唇边悄悄地勾起一丝冷淡的笑意。在场跪求的人们还想再说,墨景祈早就气的怒火直冒了,抢先一步道:“谁敢再求情,与徐氏同罪!”

    众人都是一愣,突然人群中一个老者站起身来,大声道:“皇上,徐氏无辜,请皇上明察!”

    墨景祈眼睛微微眯起,射出阴冷的光芒。这个老者他自然认识,是已经致仕在家的前御史大夫。从前在朝中墨景祈就十分讨厌这个老是跟他说这不该,那不该的老头,所以墨景祈登基之前他就是御史大夫,直到三年前致仕也从来没有升迁过,“你好大

    的胆子,你将朕的旨意当成耳边风了么?”老人含泪道:“老臣不敢,老臣愿意一条老命求皇上收回成命!”说完,竟不管不顾的一头撞向了旁边的宫墙。宫门口的墙基都是以最好的大理石建成的,老者这一头撞过去只见白色的大理石上瞬间染上了艳红

    的血花。老者伏倒在宫墙下显然已经没有了声息。这早已致仕的老臣竟以死相谏求皇帝收回成命。

    “皇上,臣妾恳请皇上收回成命。”皇后站起身来,深深地看着眼前俨然在狂怒之中的男人。自从他登基以后十分忌惮前朝老臣功勋,自然对她这个出身功勋世家的皇后也是十分防备忌惮。无论她说什么他总是要怀疑她的用心,也从不曾认真听她半句

    劝谏。刚刚开始她只是谨记着父亲和先帝的训示想要做一个贤良淑德能够劝谏皇帝的贤后,渐渐地却心冷下来。但是今天的事却是无论如何心冷也不得不劝的,若是真让皇帝抄了徐家,只怕大楚当真要乱了。

    墨景祈一愣,脑海中灵光一闪吼道:“拦住皇后!”众人皆是一愣,却见皇后并没有任何动作,只是站在那里有些无奈地看向皇帝。皇后心中淡淡的叹息,皇帝以为她也要以死相谏么?她身为皇后也是皇帝的妻子,怎么会让皇帝背上逼死妻子与皇后的

    罪名?墨景祈怔怔的望着皇后,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一边大长公主却没有那么客气,冷冷道:“皇上既然如此说,就请一并锁拿了我这个老婆子,本宫愿于徐氏同罪!”

    有了大长公主起头,后面的人们也跟着喊道:“愿于徐氏同罪!”

    宫门外不远的斜对角一处阁楼里,半掩的窗户正好可以看到远处宫门口的景象,外边却看不到里面的人。宫门外的喧闹声自然也传进了阁楼里。窗边,冷皓宇端着酒杯懒洋洋的靠着窗户喝酒。坐在他对面的男子一身白衣俊逸清雅,眉梢微微挑起只绽放

    出清净如莲一般的风华宛如仙人,不是徐清尘是谁?徐清尘在当初知道叶璃平安归来并且有了身孕之后就知道将来必定是一场事故,而徐家决不能从这里面轻易脱身。所以一边尽快处理完在南方的事情便往云州赶去,回到云州和祖父父亲深谈了一番又赶

    往京城。倒是刚巧赶上了这么一出好戏。

    冷皓宇打量着清尘公子,眼底更多了几分赞赏之意。在冷皓宇看来,徐家五位公子唯有这位清尘公子与王妃最为相似。平时都是待人和睦让人如沐春风,但是一到该出手时却是手段凌厉绝不手软。

    “如此情形,清尘公子觉得墨景祈会如何做?”冷皓宇是习武之人,目力自非常人所及,将宫门外墨景祈的神情和脸色都看的清清楚楚。对面的徐清尘却只端着一杯清茶,神色悠闲而宁静,淡淡笑道:“墨景祈此人心狠手辣却缺乏魄力,今天这一局无论是谁布下的,他都解不开。如果一开始他就以铁血手腕斩杀几人,后面的人自然消停了。若当初他对墨景黎不是犹豫不决,黎王岂会有今日之势。说的再远一些,十年前他若不惜代价除了定王,哪里会有今天的事?这样的心性,即便是太平盛世他也称不上是守成之君,更不用说如今这个眼看着乱世将至,他也只能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

    冷皓宇心中微凉,敬畏的看着眼前的清俊男子。清尘公子才名天下知,更是天下出了名的超凡脱俗,却不想会说出如此极具讽刺又一针见血的话来。点了点头,对徐清尘的观点表示赞同,冷皓宇又将目光转向了城门口,眼睛一亮笑道:“好戏来了!”

    宫门口正僵持着,只听不远处传来一个清朗而沉稳的声音,“臣,徐鸿彦见过皇上。”

    众人齐齐回头,却见徐鸿彦并未着官服,而是一生白色布衣大步走了过来。跟在他身后两步远的是同样一身布衣的徐清柏。看到他,不少人纷纷叫道徐大人来了云云。徐鸿彦名声虽然不及父兄,但是当年却也是大楚出了名的才子。只是他青年时便被困于京城,当着一个不大不小毫无实权的御史,自然不及父兄在云州教导学生桃李满天下。徐鸿彦走到宫门前,对着墨景祈等人恭敬一拜,道:“微臣徐鸿彦见过皇上,太后皇后娘娘。”身后徐清柏也跟着拜见。

    昭阳长公主皱了皱秀眉道:“徐大人,你怎么来此了?”

    徐鸿彦淡淡一笑道:“启禀公主,因为徐家之事闹得满城风云,微臣岂会不知。有劳公主和诸位为徐家求情,鸿彦在此写过。还有…李老大人…”看着宫墙脚下的老者尸身,徐鸿彦长叹一声眼角发红。对着老者尸体深深地一礼道:“徐氏深受李老大人厚恩,实在是无以为报。”

    待到做完这些,徐鸿彦才转身对身后跪了一地的众人道:“多谢诸位为徐氏请命,只是…这本事徐家的家事,不该因徐氏之过连累诸位,大家请回吧。徐鸿彦在此,恭领陛下旨意便是。”跪在他身边的徐清柏同样道:“徐家四子徐清柏在此。”

    墨景祈冷笑一声,盯着两人道:“如此说来,你二人是认罪了?”

    徐清柏淡淡一笑道:“君要臣死,臣不该不死。皇上要抄了徐家,满门抄斩。徐氏岂敢不尊?只是不知道皇上想要让臣等认什么罪?”

    徐清柏和徐鸿彦这一番做派,却让在场的众人更多了几分好感,同时对皇帝的不满也越加浓烈起来。墨景祈明显的察觉到跪在地上的一众大臣和宗亲对他的不满,心智若是再怎么下去指不定今天还要出什么事。闭了闭眼,强忍下心中的怒气,道:“将徐鸿彦和徐清柏送回御史府,没有朕的命令谁也不准与他们相见!”说完,也不再理会众人的反应,转身走入宫门之中。墨景祈看似含怒而去,实则是他这几天实在是受了不少折磨,再加上今天被气得不轻,再不走只怕就要撑不下去了。

    站在一边的柳丞相挥挥手让人押着徐鸿彦和徐清柏回府。虽然今天没能抄了徐家,但是徐家和朝廷撕破脸已成定局,而柳家成为大楚第一世家也将指日可待。

    徐鸿彦和徐清柏再次谢过了跪地请命的人们才被人押走了,宫门前的人们也纷纷散去。墨景黎见此情景,若有所思的笑了笑跟着太后进宫去了,昭阳公主望着渐渐安静下来的宫门无奈的长叹了一声,看着身边的大长公主道:“皇姑母……”大长公主摇了摇头,苍老的容颜也多了几分疲惫,牵着昭阳长公主的手道:“皇上糊涂…罢了,昭阳去陪着我这个老婆子住两天吧。”昭阳公主笑道:“昭阳府里也没什么人,皇姑母不嫌弃昭阳高兴还来不及呢。”扶着大长公主上了马车,两辆马车这才一前一后的向城外而去。

    坐在楼上看足了戏的冷皓宇呵呵直笑道:“清尘公子高明,徐大人这样离开可比先前直接离开要好多了。”不仅打击了墨景祈也不损徐家的名声。如今是皇家对不起徐家,可不是徐家对不住皇家。徐清尘站起身来,望了一眼已经没什么人了空荡荡的宫门,淡淡微笑道:“只要再做一场戏,就可以离京了。”

    冷皓宇道:“清尘公子怎么知道墨景祈会有所行动?万一他不出手呢,难道要咱们自己演一出戏?”徐清尘低头饮茶,含笑道:“不必,就算墨景祈不出手,也会有人帮他出手的。”

    却说,墨景祈回到宫中自然又是一番大发雷霆。当着宫中所有人的面毫不留情的将几名跟着皇后跪求的妃子训斥了一顿,正要打入冷宫,却听皇后上前道:“今日之事,是臣妾起得头。皇上要罚就连臣妾一起罚吧。”墨景祈气结,对于这个皇后他一直防备着也不宠爱,但是却到底是父皇赐给他的嫡妻,未登基之前也曾经有过一段相互扶持的岁月。所以他一向是给了她足够的尊重的。见到皇后如此说,墨景祈冷笑道:“你还知道自己是朕的皇后?当着全京城的百姓给朕难看?”皇后垂眸,平静的道:“徐家不比别家,与大楚江山息息相关。若是徐家当真有谋逆之意,皇上做任何决定臣妾都不敢有异议。但是皇上,徐家有么?”

    墨景祈一窒,对上皇后平静的明亮的双眸确是什么也说不出来了。许久才恼羞成怒的挥手道:“其他人都滚下去!至于皇后,呆在你的宫里不要出来了!后宫之事交由柳贵妃处置。”皇后也不反对,起身道:“多谢皇上,臣妾告退。几位姐妹跟本宫一起走吧。”几名妃子自然求之不得,今天跟着皇后一起为徐家请命本就是她们自愿所为,方才皇后还救了她们,心中对皇后更加感激。原本她们在宫中就无宠,自然对皇帝也就没有什么期待了。

    看着皇后带着人离去的身影,墨景祈一挥手将桌上的一个古董瓷器打得粉碎。门外却传来内侍的禀告,“启禀皇上,黎王求见。”

    “让他滚!”墨景祈怒吼道。柳贵妃站在他身边,冷眼看着他气得发狂的模样,眸间一丝不屑之意一闪而过。

    宫门前的事情三天后的深夜,御史府突然起火,然后传来一片打杀之声。待到京僟衙门的侍卫和内城与徐家关系好的人们赶到,整个御史府已经是一片残垣断壁。人们冲进御史府里找到的也不过是一两个幸免于难的仆人,其余的人都化作一具具被火焚烧过的焦尸,也分不清楚哪些是徐家的人哪些事刺客。只是有人在现场不甚踩到了半块被烧焦了的宫中侍卫令牌。虽然很快御史府就被宫中派来的人接手了,将闲杂人等都赶了出去,但是某些消息还是在暗处秘密的流传开来。整个京城也陷入了更加诡异凝重的气氛之中。

    京城郊外二十里处,一个僻静无人的小道上。冷皓宇拱手笑道:“徐大人,清尘公子四公子,此去一路保重。”

    两辆外表朴素毫不起眼的马车停在路边,徐清尘坐在马车里对着冷皓宇淡笑道:“此次有劳冷公子费心了,保重。”冷皓宇笑道:“为王爷办事是我等属下的本分,何言费心?几位这一路去自会有暗卫和麒麟暗中保护,安全上不用担心。至于御史府的下人在下也会安排好的,也请徐大人放心。”

    徐鸿彦点头道:“有劳冷公子了,就此告辞。”

    “诸位一路保重。”冷皓宇含笑点头,让开了道理。马车慢慢的往前行去,后一辆马车上,坐的是徐夫人,而徐夫人身边却不是原本的随身丫头,而是秦家的小姐秦筝。秦筝与徐夫人一般,只穿着寻常的布衣,却已然是美丽动人。只是一只手抓着徐夫人的衣角,显然初次离家让她有些不安。徐夫人怜爱的拍了拍她的手背笑道:“筝儿,委屈你了。将来伯母一定要泽儿为你办一个风风光光的婚礼。”秦筝俏脸微红,低声道:“筝儿既于二公子订了亲,哪有什么委屈不委屈?”徐夫人看在眼里越发的怜爱,慈爱的笑道:“好孩子,清泽那孩子若是敢欺负你,娘一定为你做主!”

    “伯母……”

    九月初,御史府遭遇刺客,整个府邸化为火海。

    十日后,于徐家二公子自幼定亲的秦家小姐秦筝一病不起,不到半月便香消玉殒。

    ------题外话------

    有时候看历史书总是出离的气愤,昏君怎么会昏庸到那种地步?就是我们普通人也知道对错啊?事实上就是会昏庸到那种地步,身为局内人和局外人是完全不同滴,所以虽然我们都觉得墨景祈太蠢了,但是他依然在众叛亲离的道路上兴高采烈地走着…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