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山河祭 > 208.各方反应

山河祭 - 208.各方反应

所属目录:山河祭      发布时间 : 2016-10-15

  208。各方反应

    徐家的接风宴是在定国王府举行的,为表郑重和对徐家的尊敬,墨修尧请了劝汝阳所有的文官武将甚至提前通知了驻扎西北其他州府的定王府心腹精英。极为郑重的将徐家众人介绍给西北的将军和官员们,也让人们明白了徐家不仅仅是定王妃的外祖家那么简单,将来更会在西北这一方土地上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而因为徐家原本的声望,人们对此自然也没有什么排斥妒忌的想法。只要稍微有些见识的都明白,徐家这个时候来到西北,对定王府和墨家军只有好处。

    宴会自然是十分热闹,气氛也是和睦喜庆。即使叶璃要照看宝宝,也不知稍微早退席了一会儿。带着人往回走,穿过花园时却看到秦筝独自一人坐在水塘边的凉亭里出神。叶璃停了下脚步,轻声问道:“筝儿姐姐怎么在这里?”身后青玉道:“方才在宴席上,秦小姐似乎有些不舒服,先行退席了。”青霜道:“秦小姐孤身一人来到西北,许是不习惯吧。”叶璃低眉想了想,道:“你们在这儿等一会儿。”

    叶璃步履轻盈的走进凉亭中,轻声笑道:“筝儿姐姐怎么在这里坐着?”

    秦筝显然吓了一跳,回头看到叶璃才松了一口气起身道:“王妃…”叶璃伸手按住不让她站起来,有些无奈地笑道:“才一年多不见,筝儿姐姐倒是与我生疏了许多。”秦筝为难的望着叶璃,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叶璃笑道:“难不成筝儿姐姐跟二哥成亲之后,也要一直叫我王妃?”秦筝脸上一红,无奈的瞪着叶璃倒是多了几分原本的自在。

    调笑过后,叶璃坐了下来,伸手握住秦筝的手道:“我看筝儿姐姐闷闷不乐,是有什么地方不习惯还是府里有什么地方怠慢了你?”秦筝连忙摇头,眼角有些发红低声道:“大家都对我很好,只是…有些想家了罢了。爹娘养我长大,千依百顺。我却未有丝毫的报答皆远离了父母,真是不孝之极。”叶璃轻声叹息,轻轻拍拍秦筝的手,柔声道:“秦大人和秦夫人肯让姐姐离京,自然也是为了姐姐的幸福着想。姐姐只管安心在西北住下来,将来又不是再也没有机会相见了。现在最重要的啊还是二哥和筝儿姐姐的婚事,傍晚的时候大舅母和二舅母可都开跟我说过这个事情了权财全文阅读。看来二哥和二舅母也急着将筝儿姐姐娶回家呢。”

    “璃儿!”秦筝秀美的容颜顿时红的能滴出血来了,却躲不过叶璃的调笑只得以双手捂住小脸,不满的道:“一年不见,璃儿怎么学起慕容来了?”叶璃笑道:“学慕容有什么不好?有什么说什么免得存在心里憋坏了自己。好了,姐姐也别害羞,若不是因为去年二哥要陪着我来西北,你们早就成婚多时了。筝儿姐姐就安心的做个新嫁娘吧,璃儿一定会为姐姐和二哥准备一个隆重的婚礼。”秦筝低头,隐去了眼中的泪光低声道:“璃儿,谢谢你。”叶璃含笑道:“咱们是一家人,有什么好谢的?”秦筝微笑不语。她一个才十几岁的女儿家,诈尸离开父母和京城远赴西北,心中怎么可能不忐忑不安。虽然徐家人并不难相处,徐二夫人对她更是关照有加。但是没有父母可以依靠,对于秦筝这样养在深闺的女子来说心中依然会感到惶恐不安,何况徐家二公子徐清泽本身就是冷清的人,自然也不会对秦筝嘘寒问暖,这也更加加剧了秦筝的担忧。

    细心安抚了秦筝一番,才招来随身服侍秦筝的丫头并让青玉亲自送了秦筝回自己暂住的小院。

    回到房里,却见墨修尧已经回来了正一副百无聊赖的模样趴在摇篮边上戳着墨小宝娇嫩的小脸蛋儿玩。叶璃梳洗了一番换了衣服出来,无奈的道:“王爷,你想把宝宝的脸戳成丑八怪么?”她进来的时候他就在玩儿,她都梳洗完毕出来了他还在玩,就算没有用力宝宝粉嫩的皮肤也受不了他这么胡闹的。走到摇篮边上,却见小家伙已经醒了正睁着圆滚滚的大眼睛望着她。许是刚醒的缘故,大眼睛里水汪汪的一片看上去倒是委屈极了。俯身抱起小家伙,叶璃心疼的拍了拍道:“宝宝乖,爹爹坏咱们不理他。”一边轻柔的跟宝宝低语,一边在房间里慢慢的走动着哄着宝宝入睡。全然没看到身后某人瞬间阴沉的脸,他坏?混蛋小子果然跟他是天生的克星,阿璃居然为了他说他坏?!

    墨修尧有如实质的怨气终于还是引起了叶璃的注意,回头看着坐在床边的男人盯着她手里的宝宝阴沉的脸无奈的在心中轻叹。别的男人都恨不能有个宝贝儿子,眼前这个倒好,仿佛儿子是他上辈子的仇人一般。小心的将宝宝放到墨修尧手里笑道:“王爷,你还小么?和宝宝闹什么脾气?”

    墨修尧轻哼一声,好不心疼的蹂躏手里的小肉团子,“你将他养的这么肥是要来吃么?”叶璃翻了个白眼,宝宝是长得圆圆润润的,白嘟嘟粉嫩嫩的,但是和肥还远扯不上关系好不好?还好墨修尧也知道他家阿璃不喜欢别人嫌弃她的宝贝儿子,也就不再多说了,只是一边在心里嫌弃着什么都不懂也无力的反抗他的蹂躏的墨小宝一边问道:“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叶璃将方才在花园里看到秦筝的事情说了一边,末了才问道:“大舅母和二舅母的意思是婚期就定在宝宝满月宴以后,大舅母的意思是让筝儿姐姐从大舅舅府上出嫁,以我之见还是从王府出嫁比较好。你说呢?”毕竟从大舅舅家嫁到二舅舅家,看上去总感觉不是那么回事儿。

    墨修尧想了想道:“咱们府上也没有个长辈什么的。总不能你送秦筝出阁吧,论年龄你比她还小着呢。这样…吕将军和张将军还有他们的家眷都在汝阳,你看着哪家合适让他们认秦筝为义女,到时候从将军府出嫁。吕将军和张将军都是墨家军数一数二的名将,秦筝拜在他们府上也不算辱没。如此,也算徐家和墨家军联姻,定王府毕竟是以军功起家,有了这层关系以后徐家几位在西北都要方便很多。”无论是张起澜还是吕近贤都是墨家军极有威望的老将,有了他们的支持以后墨家军将士对徐家这个外来者的排斥会减少许多。说到底…只要是军队就没有不排外的。

    叶璃没想到只一会儿功夫,墨修尧就已经想了这么多了,许多都是为了徐家打算。心中微甜,轻声道:“谢谢你为了徐家想了这么多。”墨修尧轻哼一声,低头玩弄儿子去了。叶璃无奈的看着低着头不理人的男人,很想问一句:王爷,你傲娇了么?

    定王府小世子的诞生的消息以极快的速度散布到周边诸国,更不用说墨修尧还十分大张旗鼓的四处发请帖邀请各国权贵前往汝阳参加小世子的满月宴。接到那标注着定国王府标记的华丽丽的请帖,不知有多少人砸碎了书房里价值连城的古董墨宝。

    西陵镇南王府

    书房里,镇南王盯着桌上华丽的请帖危险地眯起了眼睛战血滔天。镇南王不说话,书房里其他人自然也不敢开口,一时间气氛凝重而沉闷。许久,站在一侧的镇南王世子雷腾风才开口道:“父王,墨修尧这是什么意思?真的要跟大楚决裂了么?”身为大楚定王,定国王府就算再怎么名震天下也是没有资格为了一个世子的满月宴宴请诸国权贵的。事实上,即使是各国皇室几乎也没有人会为了一个皇子甚至是太子的满月宴宴请别国的权贵。但是如果墨修尧于大楚决裂自立为王的话,那么至少他是有资格和各国皇室对话的,那么这个请帖也就不算失礼了。至于墨修尧乐意为自己的儿子办这样一个满月宴,那是谁也管不着的。

    镇南王冷笑一声道:“定国王府和大楚决裂是早晚的事情,倒也不算是以外。只是没想到…定王妃居然还能活着回去。”更没想到的是,从那么高的悬崖跌下去不仅定王妃没事就连肚子里的孩子都没事。墨修尧的运气当真是好的让人恨!想起这件事,镇南王脸色更加难看,他不但输给了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怀着身孕了女人!

    “叶璃!”镇南王咬牙切齿。

    雷腾风扫了一眼满脸阴鸷的父亲,倒是没有镇南王那样的愤怒。想起那个青衣婉约,看似娴雅却每每令人震惊的女子,不可否认当初听到定王妃的死讯时雷腾风心中也是有一点淡淡的惋惜的。不想定王妃历劫归来还平安诞下了定王世子,雷腾风心中泛起一丝淡淡的羡慕,但是很快又将这个念头挥去,“父王,这个定王世子的满月宴咱们去还是不去?”汝阳虽然据大楚和西陵边境不算远,但是距离西陵王城却不近。这封请帖大概也是定王世子刚刚出生就派人快马送出的,连小世子的名字都没有。但即使如此,如果他们要参加满月宴的话,也必须立刻启程否则也有可能赶不上了。

    “去!当然要去!”镇南王冷笑道,“你以为墨修尧当真只是为了他儿子的一个满月宴?这次汝阳城只怕是热闹非凡了。”雷腾风低眉一想,立刻明白了道:“父王说的是传国玉玺,和前朝高祖宝藏?”镇南王点头道:“不错。与其让人在西北暗地里进进出出,还不如他自己打开门大方的将人请过去。至少这些人还能在他的监控之下,墨修尧倒是想到好……”雷腾风皱眉道:“以父王之见,传国玉玺是否真的在墨修尧手里?咱们得到的消息…中似乎定王府的人在暗中寻找一个叫林愿的人,而且和传国玉玺有关。”

    “林愿?林……”镇南王思索着,雷腾风道:“林是前朝国姓。这个林愿又名谭继之,据说之前在西北想要挟持定王妃要挟定王,却不知怎么的走漏了消息,被定王给抓了。之后墨修尧将他放了他便消息于人前,不久之后就传出了传国玉玺在定王府的消息,不只是定王府,还有墨景祈也在找他。”镇南王沉思了好一会儿,道:“谭继之这个人我还倒是有些印象。苏醉蝶曾经说过,他是前朝皇室遗孤。”

    “前朝皇室遗孤?”雷腾风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前朝覆灭至今已经一百多年了,谁还在乎什么遗孤不遗孤的?如果这样算,这世上不知还有多少个各朝各代遗孤。每个朝代更替,多少会有几个皇室子孙流落民间的,又有谁能够真正的复国成功?卧薪尝胆之所以能流传千古是因为他只是个例,“父王早就知道这个谭继之的身份?”镇南王显然也没有将谭继之看在眼里,淡然笑道:“他是前朝皇裔还是乱臣贼子对我们来说根本不重要,只要他能够帮着墨景祈对付定国王府对咱们来说他就不是敌人。既然如此,本王自然会替他保密身份。可惜啊…苏醉蝶那个女人!既然能将他的身份告知本王,有怎么会不告诉别人?”

    雷腾风皱眉道:“那父王认为传国玉玺到底在谁手里?”

    镇南王沉吟片刻道:“以定国王府的人的心性,传国玉玺对他们来说重要性并不大。墨修尧此人比起当年的墨流芳更加骄傲,他根本不屑利用传国玉玺来提升墨家军的声望。”雷腾风道:“父王的意思是……”镇南王摆摆手道:“不,传国玉玺未必在莫修尧手里,但是也未必就真的在谭继之手里。所以这一趟…西北咱们还是务必要去的。”至少不能让传国玉玺落在别人的手中。

    “孩儿明白了。”雷腾风点头道,“父王准备亲自前往汝阳?”镇南王点头道:“你随本王一起去,最近西陵也没有什么大事。”

    “孩儿领命。”

    楚宫的御书房里气氛更加凝重,墨景祈气的脸色发黑,将手中的请帖扔得老远,“墨御宸巫在异界洪荒!好一个墨御宸!墨修尧,你好得很……”同样收到请柬才进宫来的墨景黎一踏进御书房正好看到那张标注着定王府印记的请柬迎面而来。抬手接在手里,墨景黎笑道:“皇兄,谁惹你这么动怒了?”看到这个同母的兄弟,墨景祈脸色更见难看,冷然道:“你进宫来干什么?”

    墨景黎含笑取出另一张请柬笑道:“来给母后请安,另外…看来皇兄也收到定王的请柬了。皇兄有何打算?”随手打开请柬,看着上面飞龙走凤的写着定王府世子的名字——墨御宸。御宸…真是好名字,墨修尧你终于还是忍不住了么?

    墨景祈冷冷的看着弟弟,他的这个兄弟从南方回来之后明显的变得更聪明也更不好对付了。如果不是他突然开窍了那就是背后有高人指点,“你有什么打算?墨修尧既然派人送了请柬给你,皇弟打算去么?”墨景黎笑道:“定王亲自下的帖子,臣弟岂敢不去?皇兄打算给定王世子送什么礼物?”墨景祈冷哼一声,突然露出一丝恶意的笑容,道:“皇弟却是该去,毕竟那叶璃与皇弟也不算是陌生人。更还是黎王妃的亲姐姐呢。”

    一提起此事,墨景黎的脸色也难看起来了。只要一想起自己府里那个只会哭哭啼啼撒娇抱怨的叶莹,再想想能上战场能上朝堂背后还有徐家支持的叶璃,墨景黎每每只要一想起来叶璃曾经是自己的未婚妻就忍不住一阵胃疼。如果他当初取得是叶璃那将会是什么样的情景?凭着叶璃能够战胜西陵镇南王的本事,说不定他根本就不需要与他这个皇兄南北对垒而是直接攻入楚京了。还有那个徐清尘,在南方给他找了多少麻烦,如果他的王妃是叶璃,徐清尘不但不会找他的麻烦,反而会帮着他。甚至说不定可以助他拿下南诏,而不是现在这样处处被南诏所制!

    看着墨景黎突然转阴的脸色,墨景祈心情顿时好了许多。挑眉道:“皇弟既然要去,不妨将黎王妃也一块儿带去,也好和叶璃叙叙旧什么的。”

    墨景黎咬牙,淡淡道:“多谢皇兄提点。既然如此,臣弟就先行下去准备了,眼看着时间也不多了,明日一早便启程前往西北。”

    墨景祈点头道:“皇弟且去吧。”

    墨景黎一出去,墨景祈的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无踪。墨景黎以为他不知道他想要去西北干什么么?给墨修尧的儿子祝贺满月?哼!墨景黎只会比他更想让墨修尧的儿子早死。因为那孩子的母亲是他的前未婚妻。叶璃的存在简直就是在告诉全天下的人,他黎王是如何的有眼无珠。想去西北找传国玉玺么?墨景黎你的胃口未免太大了一些!

    “皇上?”

    “谭继之的下落有消息了么?”看着殿中跪着的灰衣人,墨景祈冷声问道。

    “皇上恕罪,暂时还没有谭继之的下落。”

    碰!墨景祈抓起案上的砚台直接砸了过去,地上的灰衣人自然不敢躲,砚台砸到他肩膀上又重新掉落到地上,灰衣人闷哼了一声,“皇上恕罪!”

    “一群废物!再去找,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谭继之给朕找出来!”

    “是。”

    ------题外话------

    小璃儿:姓凤的!说好给我的完美夫君呢?我家修尧的睿智呢?霸气呢?都被你吃了么?为什么我会变成两个孩子的娘?!

    某凤(抹汗):这真滴不是偶滴错,修尧明明就是睿智霸气威武滴。谁知道他肿么突然变异了。泪奔…、

    修尧(阳光明媚四十五度仰天):听姓凤的丫头说女人都是很容易母性泛滥滴,既然阿璃那么喜欢孩子,本王还是可以牺牲一下滴。难道本王不必那个肥嘟嘟的肉团子惹人爱么?

    某凤(喷血):爷,你强!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
下一章:209.姐妹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