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山河祭 > 210.三国使臣齐至

山河祭 - 210.三国使臣齐至

所属目录:山河祭      发布时间 : 2016-10-15

  210。三国使臣齐至

    虽然叶莹与叶璃有些亲戚关系,但是叶璃并没有将墨景黎一行人安排在定王府,而是安排在了汝阳城里专门拨出来的一座别院。这里是专门准备拿来接待各国的权贵或使臣的。虽然墨家军与各国关系都不怎么好,但是战争也不是说打就能打得起来的,而人与人也不可能完全不交流不是么。这座别院虽然不如楚京的各国驿馆都是分开的且富丽堂皇,当时也还算不错而且足够大,就算大楚北戎西陵都来人也不用担心住不下。

    还未及安排墨景黎一行人住下,墨总管又来禀告道:“王爷,王妃,西陵镇南王携镇南王世子到,还有北戎王太子携太子妃和七王子到,另有南诏皇太女到!”

    墨修尧与叶璃对视一眼,这一次四国到都是来得齐,而且派出的都是极有分量的任务。倒是给足了叶璃和墨修尧面子,当然也不排除其中有里间大楚和墨家军的意思。墨修尧眼中闪过一丝冷芒,含笑起身拉着叶璃笑道:“看来今天当真是贵客盈门,阿璃,咱们出去迎接吧。”叶璃浅笑点点头,跟着墨修尧走了出去。

    定王府大门外一片热闹拥挤,也不知是碰巧了还是故意的,三国贵宾都赶在同一个时间到了定王府门口,于是定王府门口就被这些人的车架随从侍卫等等围得水泄不通。不过有身着黑影,气势逼人的黑云骑在府外充当侍卫,这些人当然也别想靠近定王府半步。定王府大门从里面打开,墨修尧与叶璃携手而出。阳光下,如雪的发丝闪动着冰冷的光泽,刚刚从马车里出来的众人看到都是一愣。他们都是各国最有权势的一群,墨修尧白发的消息自然早就收到了。但是就如墨景黎一般此时亲眼看到眼前的白发男子却依然掩不住一丝惊讶之色。只是让人不解的是当初王妃坠崖失踪定王都没事,怎么定王妃回来了定王反而一夜白发了?

    “诸位远道而来,本王迎接来迟还望恕罪。”淡淡的扫了众人一眼,墨修尧歉然笑道。

    “岂敢,咱们与定王也算是熟人了,定王何必客气?这位便是定王妃了?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一身北戎王族装束的青年男子身形高大挺拔,模样有着北戎人特有的粗犷和英挺,看上却倒是气势不凡。站在他身边的是北戎七王子耶律野和许久不见容华公主现在北戎的太子妃。

    容华公主朝着叶璃点了点头淡淡一笑,美丽的容颜没有了从前在楚京的娇嫩苍白和精致的妆容,倒是更多了几分红润健康,看来这一年多容华公主在北戎过得不错。说话的男子自然就是北戎王太子耶律泓了。叶璃淡淡微笑道:“北戎太子谬赞了,本妃愧不敢当。诸位远道而来,还请入府喝杯清茶再到驿馆歇息。”

    耶律泓有些惊讶的看了叶璃一眼,笑道:“多谢王妃。”

    安溪公主上前朗声笑道:“定王妃,许久不见别来无恙?”叶璃对上安溪公主爽朗的笑脸却是有些不好意思,当初她在南诏可是骗了安溪公主不止一次,此时安溪公主还能这般和颜悦色的更她说话,不知道徐清尘的面子要占多少。点头笑道:“公主姐姐别来无恙,正好大哥也在汝阳,公主倒是可以与大哥叙叙旧了。”众所周知,定王妃娘家并无兄长,能让她称一声大哥的还能有谁?叶璃也不怕将徐清尘在西北的消息告诉众人,原本就没有让徐家人躲躲藏藏的想法。既然迟早要告知她现在光明正大的说出来也没什么。果然,听了徐清尘的消息,安溪公主脸上的笑容更多了几分愉悦,笑道:“那就多谢王妃妹妹了。”

    “定王妃,别来无恙?”西陵这边却是雷腾风上前打招呼。说起来虽然各国都对墨家军有些心结,但是眼前最尴尬的却是西陵,去年两军还打了一场打仗,西陵几十万大军交代在了西北。当然墨家军这边王妃坠崖失踪的事情就更加严重了。所以,即使双方暂时放下恩怨粉饰太平,这心里总是有那么几分不自在的。墨修尧上前一只手扣着叶璃纤细的腰,对上雷腾风笑道:“有劳世子操心,阿璃福大命大好得很。”雷腾风也很是无奈,害的定王妃坠崖的人不是他好么?但是是自己的父亲好像也没什么差别。干笑了两声道:“王妃逢凶化吉确实福大命大。”

    叶璃悄悄拍了拍墨修尧的手背,对众人笑道:“让诸位在门口说话可是咱们定王府失礼了,诸位请进吧。”墨修尧淡淡的轻哼一声,瞥了一眼站在一边打量着叶璃的镇南王才让开了身体请众人入府。只听身后镇南王淡淡道:“一年不见,定王武功修为越发精深,不知闲暇时可否切磋一二?”众人看不见的地方,墨修尧绽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微微侧首道:“本王随时奉陪。”

    “定王妃,许久不见可还好么?”似乎先撩拨完墨修尧还不够过瘾,镇南王又见目光转向了叶璃,含笑望着叶璃问道。叶璃淡淡点头道:“有劳镇南王惦记,本妃一切安好。倒是王爷的伤…不要紧吧?”察觉的墨修尧钳着自己腰间的手收紧,叶璃只在心中暗恨当初怎么就没能多使一点力直接要了他的命?

    镇南王似乎也想起了当初叶璃送他的伤口,有些遗憾的笑道:“王妃所赐,实在是让本王毕生难忘。”

    叶璃眼眸一沉,淡然道:“是么,本妃也很难忘,当初一时失手竟然没能命中目标。”

    镇南王笑道:“那么在下多谢王妃手下留情。”

    终于安置了一行客人,墨修尧和叶璃回到书房时书房里只剩下徐清尘一个人了。看到他们进来,抬头笑道:“你们回来了?”叶璃笑道:“大哥还在忙?不去见见你的好朋友么?”徐清尘扬眉道:“安溪来了?”叶璃点头道:“现在南诏似乎除了安溪公主也派不出别的有分量的使臣了吧。大哥不去见见她么?刚才安溪公主临走的时候可是满脸失望呢。”徐清尘抬眼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淡然道:“回头我自会去拜会安溪公主,何必急于一时?”叶璃无奈,他家大哥这种仿佛道骨仙风凡人不可轻犯的神仙范儿实在是很让人郁闷。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不,他连花丛中都不过,就那么不远不近不轻不重的看着。让人明明觉得很近很温和仿佛触手可及,但是真的接触起来却又觉得仿佛在九天之外可望而不可即。就连她家大舅母都隐隐担心大哥是不是什么时候就看破红尘修仙去了。倒也不是叶璃非要把大哥和安溪公主凑到一块儿去,而是这些年能够接近大哥的女子似乎只有安溪公主一人而已。

    “西陵镇南王,镇南王世子,北戎王太子和七王子,南诏皇太女还有大楚黎王……”听了叶璃说起这次来的人,徐清尘若有所思的道:“就算是为了那个所谓的传国玉玺,来的人也未免太重了一些。”这些人几乎都是各国最重要的角色,想西陵镇南王更是比西陵皇更重要的人物。这些人全部聚集到汝阳,若说只是为了传国玉玺似乎有些小题大做。“叶璃笑道:”大哥和修尧一样并不将传国玉玺看得有多重,但是别人却未必这么想。“所谓的传国玉玺,得之者可得天下。叶璃觉得一直以来其实这是一句反话,应该是得天下者可得之。无论是远一点的古之始皇还是近一点的前朝高祖,谁不是已经将近江山底定的时候才得到的传国玉玺?若是你还什么都没有的时候,就算传国玉玺从天上掉下来落你怀里也只是给人当炮灰的份儿。”

    “阿璃说的不错,有了传国玉玺便占着一个所谓的天命所归。更何况,据说前朝高祖宝藏中还有着前朝高祖的兵法秘籍和开国时候遗留的宝藏。”墨修尧淡然笑道。在那些人看来最值钱的只怕不是那些宝藏,而是高祖兵法吧,试问当时论兵法有谁敢与墨家军相提并论?原本还有一个号称西陵战神的镇南王,但是自从镇南王败于定王妃只手,在西陵将士看来墨家军简直就是镇南王的克星了。镇南王一生无敌,却连连败于墨家军之手。一败墨流芳之手还好说,毕竟定王府家学渊源墨流芳更是一代奇才,但是再拜定王妃之手就说不过去了。一个十几岁的书香门第出来的小姑娘都能将身经百战的镇南王打败,这不是天生的克星是什么?

    说起传国玉玺这事,叶璃不由得皱眉问道:“谭继之这次会不会来西北?”

    墨修尧点头道:“舒曼琳现在还在汝阳,除非谭继之不想要她了,否则他一定会来的。”

    “舒曼琳?”一边徐清尘挑眉笑道,他倒是不知道南疆圣女什么时候跑到西北来了。叶璃笑道:“倒是忘了跟大哥说,说起来大哥和南疆圣女也算是旧识呢,之前南疆圣女还跟璃儿提起过大哥,大哥要不要什么时候见见?”徐清尘无奈的伸手揉了揉叶璃的脑袋,对墨修尧不悦的眼神视而不见,微笑道:“免了吧,想必她也不希望还有别人知道她在这里。”南疆圣女是不能离开南诏王城的,若是被南疆人知道了,舒曼琳这个南疆圣女也就做到头了。

    汝阳城里,从四面八方赶来共襄盛举的人们让这个西北原本不算太出名的城市顿时变得繁华喧闹起来。街边上不知何时出现了许多外地来的商贩,对着来往的行人们兜售着或来自关内或来自西陵北戎南诏的各种商品。城里的各种客栈酒楼茶楼也都住满了人。每日进城的不只是朝廷的使臣,还有各地的行商,江湖中的侠客,甚至是游历的行人。整个汝阳城呈现出空前的热闹和繁华。

    凝香阁是汝阳城新开不久的歌舞坊,但是却在短短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跻身为西北第一歌舞坊。但是凝香阁与普通的青楼妓院都完全不同,凝香阁的姑娘只卖艺不卖身,与其说她是一个歌舞坊不如说她是一家酒楼。因为这里不止有最美丽的女子,更有最好的酒,最美味的佳瑶。在这里你可以找姑娘点曲子看舞蹈,但是却不能要姑娘们陪酒,更不用说别的什么业余服务了。因此这凝香阁不仅仅是招待男宾,同样也招待女客。

    但是人偏偏天生都有这么一种脾性,越是这不让你做那不让你做你偏偏还觉得她是最好的。毕竟一样是听曲喝酒赏美人,逛青楼和到凝香阁喝茶喝酒痛起来总是后者比较高雅一些。而且凝香阁的美人当真是货真价实的美人,没有青楼里的浓妆艳抹娇声嗲意,一个个容貌秀美的女子略施粉黛穿着同一式同一色的衣衫在凝香阁里…端盘子。至于表演琴棋书画诗词歌舞的就更是美人中的美人了。别说这些没多少美人的西北贫瘠之地,就是那江南美人乡里来的文人诗客也要沉醉于此。

    叶璃坐在凝香阁二楼的厢房里,靠着窗户望向外面。已经是夜晚了整个汝阳城灯火辉煌宛如白昼。正好凝香阁谢对面摆着一个高台似乎在玩什么擂台游戏。楼下人流涌动,似乎比白天还要热闹几分。

    “这么晚了,王妃怎么还出来了?”瑶姬穿着一身红色罗衣,原本绝色的容颜也恢复了七八分,看上去虽然还不及从前的绝艳风情却更人觉得更多了几分温柔动人。推开门进来,瑶姬背靠着门笑问道。叶璃浅笑道:“闲来无事,出来看看。你将凝香阁经营的不错。”瑶姬撇撇嘴道:“是不错,还要多谢王妃怜香惜玉,否则这凝香阁里这么多的美人儿沦落风尘倒是可惜了。”

    叶璃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道:“谁说美人儿就一定要开青楼的?天一阁旗下青楼多得是,犯不着再多开一家。而且凝香阁赚的也未必比你倾城坊少吧?”

    瑶姬点头笑道:“王妃说的极是。”凝香阁的消费之高昂极是曾经经营着京城第一青楼的瑶姬也不由得咋舌。但是偏偏,这几日生意居然还十分不错,短短不到半个月就赚的金银满钵。所以,有一句话说的没错。这人啊…天生就是贱!

    “你记得想要姑娘陪得,让他们出门自个去那些勾栏院里。凝香阁只提供最美的酒最好的菜,最悦耳的曲子最优美的舞蹈和最精彩的才艺表演,其他的统统没有!”叶璃一边看着楼下的情景一边吩咐道。瑶姬点头道:“瑶姬明白,说起来…今儿白天黎王,还有北戎七王子和西陵镇南王世子都来过凝香阁呢。”

    叶璃笑道:“凝香阁崛起的太快,他们不来才奇怪了。不用理会他们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瑶姬掩唇笑道:“我现在相信王妃说的凝香阁是为了赚钱才存在的了。不过这段日子就热闹,等到这些人走了……”叶璃笑道:“你放心,这次很多人来了就不会走了,过后还会有更多的人来的。这就需要凝香阁出力了,告诉那些有钱人在汝阳城定居和行商的好处……”

    “瑶姬明白。”瑶姬走到窗口,好奇的循着叶璃的目光往外望去,“王妃在看什么?”

    叶璃指了指街对面不远处的擂台,问道:“那儿是在干什么?”瑶姬笑道:“摆擂台呗,这些日子来汝阳的不但商人多,王孙公子和江湖侠客也多。那个擂台都摆了两天了,不过擂主好像是北戎人。赢了奖品是一把镶满了宝石吹毛断发的宝刀一把。五十两银子一次。这两天擂主可是赚了不少钱。”比起一把镶满了宝石的宝刀,五十两银子自然不算什么。但是如果根本没有人能够赢得了,那擂主就等于完全是不需要付出任何成本,五十两银子却足够普通人家过两三年了。

    叶璃有些好奇,“什么擂台这么难?”

    瑶姬道:“射箭。”

    “射箭?”叶璃诧异的挑眉,看来这个北戎擂主对自己的箭术是相当的有信心。要知道,如今的汝阳是什么地方?墨家军驻扎之地,墨家军精锐的黑云骑有半数都驻扎在汝阳城外。而黑云骑所有人都可以说是百里挑一的神箭手。瑶姬望着外面,突然一笑道:“王妃,那几个是不是你们墨家军的小将?”叶璃往外面望去,果然看到几个年轻的小将已经挤到了人群的前面,真是云霆和当初在墨家军军营和叶璃交过手的叫陈云的小将,看来两个人现在关系倒是不错。叶璃在起身来笑道:“走吧,咱们也过去看看,这北戎神箭手到底有何绝妙之处。”

    瑶姬笑道:“既然如此,我也去凑个热闹,王妃请。”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209.姐妹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