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山河祭 > 212.镇南王上门谈判

山河祭 - 212.镇南王上门谈判

所属目录:山河祭      发布时间 : 2016-10-15

  212。镇南王上门谈判

    叶璃拿着啸月宝刀跃下擂台,云霆立刻涌了上来眼馋的道:“王妃,您赢来的宝刀能不能借属下瞧瞧?”那可是北戎有名的宝刀,大楚铸剑师颇多,有名的宝剑也不少。但是铸刀的工艺却不如西陵和北戎,特别是北戎本就是善于用刀的,所铸的刀更是各种上品,更不用说其中著名的啸月宝刀了。叶璃似笑非笑的撇了他一眼,云霆顿时响起自己之前惹出的祸事,脸上的兴奋顿时变成沮丧和惶恐。欣赏够了他沮丧的模样,叶璃才含笑将宝刀扔到了他手里。云霆连忙谢过,拿在手里细细观摩,喜爱之情溢于言表,“王妃的箭法真是神乎其神,属下万分佩服。”跟在叶璃身边,陈云由衷的道。自从去年在校场比武之后,陈云就对这位年轻的王妃佩服不已,再经过今天的这一幕,更是让人由衷的折服。

    叶璃笑道:“哪有你说的那么玄?不过是平时多花了一点心思罢了。战场上不需要每个人都去大半夜的射树上的铜板。你们是战场上杀敌的,不是擂台上表演的人。”

    陈云但笑不语,明白王妃是在安慰自己。只在心中决定回去之后一定要更加努力的练习箭术。

    陈云和云霆住在军营,与叶璃并不同路,临别之时云霆只得恋恋不舍的将宝刀还给叶璃。看着他那眼巴巴的模样,叶璃淡淡一笑,随手将宝刀抛回他手里道:“喜欢就收着吧。”

    “啊?”云霆一愣,惊喜莫名。旁边的陈云无奈的白了他一眼。就他那副可怜巴巴恋恋不舍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王妃要带走的不是一把刀而是他的心上人呢。索性知道王妃对自己身边的人素来十分宽容,才没有阻止云霆犯傻。等到云霆反应过来,小心翼翼的捧着刀晕乎乎的问道:“王妃…真的、真的送给我?”叶璃笑道:“我也不是冲着他这柄刀来的,凑巧碰上了罢了。何况王妃里也没有喜欢用这种刀的人。你既然喜欢就收着吧。”比起这种带着一点弧度的弯刀,叶璃更喜欢轻巧直刃的匕首和军刺。更何况,就那刀鞘上华丽的宝石和装饰也不适合随身携带当作武器使用。等到叶璃的肯定答复,云霆傻乎乎的捧着刀,那模样恨不得将宝刀放进嘴里啃一口看看是不是真的一般带着魔兽闯天下全文阅读。站在他身边的陈云都忍不住悄悄往后退了一步,羞于与他通行。

    叶璃看着陈云笑道:“本妃记得陈校尉是使枪的,倒是需要一件贴身近战的兵器防身。最近刚得了一把寒犀刃,回头我让人给你送过去看看称不称手。”

    陈云大喜,寒犀刃刀鞘虽然不及云霆手里的啸月华丽,但是刀刃却绝对不必啸月差。因为他们本就是同一个大师铸造出来的。而且实用性比啸月宝刀更强,因为啸月后来被北戎王族所获被装饰的华丽繁复已经不适合战场了而寒犀刃却一直保持着铸刀师最初的朴素和锋利,“属下多谢王妃。”叶璃摆摆手笑道:“不必,一件好兵器能够找到一个好主人就是一件好事。本妃先行一步,难得闲暇你们慢慢玩吧。”

    “恭送王妃。”

    叶璃一行人说话的地方里擂台并不过十几步远的地方,叶璃将毫不在意将啸月宝刀抛给云霆的行为自然被不少人看在眼里。普通百姓自然认定定王妃厚待属下,仁慈宽容,而身在局中的人却个个都不由得沉下了脸色。

    凝香阁上,耶律野和墨景黎不约而同的盯着在人流中漫步而去的婉约背影,耶律野眼中划过一丝阴沉和怒意。叶璃当众揭穿了呼延律的真实身份,却又在赢得了啸月宝刀之后毫不在意的赐给了一个小小的校尉,这摆明了就是对北戎和他耶律野的轻视。

    素来骄傲的耶律野再一次在叶璃手下碰了个钉子,这让他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耶律野站起身来想要从窗口跃下去追逐那已经渐渐融入人群中的身影。却突然察觉一道阴冷的视线带着毫不掩饰的杀意射向自己。顺着目光的来处望去,对面的街角上一处敞开的窗户里,一头白发如雪的男子神色清冷一动不动的盯着他。耶律野心中一

    惊,强自按捺住心中的寒意慢慢的坐了下来。对面的墨修尧看着他坐了回去,唇边勾起一丝冷淡的笑意举起手中的酒杯朝他举了举。耶律野冷哼一声,端起跟前的酒杯猛的一饮而尽。

    “定王妃不愧是当世独一无二的奇女子,小王佩服。”清净的厢房里,北戎王太子耶律泓看着墨修尧笑道。刚才所有人都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底下的擂台上,竟没有发现北戎太子和定王爷在街边二楼的厢房里观看。墨修尧轻哼一声,冷漠的容颜却多了几

    分暖意,显然耶律泓的恭维让他十分满意。容华公主坐在耶律泓身边,昔日名动京城美艳骄傲的皇室郡主到了北戎那异国他乡却反而更多了几分女子的温婉和柔媚。容华公主柔顺的靠着耶律泓不时为他斟酒,微微敛起的美眸却多了几分复杂和苦涩。

    就在两年以前,她还丝毫都不曾将定王妃放在眼里。然而就只是这区区两年的时间,她与定王妃的差距却已经大的让她连相提并论也觉得惭愧的地步。看着方才定王妃在擂台上镇定从容的风姿和那就连北戎最好的神箭手也难以媲美的箭术,容华公主知

    道定王妃是自己这一生也无法媲美的人物。

    厢房的门被人从外面轻轻推开,叶璃含笑站在门口道:“耶律太子,本妃打扰了?”

    耶律泓一怔,很快笑道:“岂敢,王妃驾临小王不胜荣幸。快快请进。”叶璃踏入室内,走到墨修尧身边。墨修尧伸手扶着她坐下,柔声道:“随便找个人陪他玩玩就是了,阿璃怎么还亲自跟他较上劲儿了?”叶璃笑道:“我不过是想看看北戎第一神

    箭手到底有多厉害罢了。”耶律泓举杯笑道:“让王妃见笑了,小王敬王妃一杯。那呼延律虽说有北戎第一神箭手之称,那却不过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如今的呼延律……”耶律泓摇摇头笑道:“咱们不提这般扫兴的人,来,王妃,王爷,请。”

    叶璃执起酒杯淡笑道:“太子请,太子妃请。”

    定王世子的满月宴前几天,整个汝阳城里就一片歌舞升平尸道圣王。而在这歌舞升平的背后又有着一些约定和协议暗中默默达成。比如说与南诏通商和每年从南诏购买大批的药材。再比如说从大楚某粮商处秘密购入大批粮食。或者与北戎王太子暗中达成的边境暂时的安定协议等等,都在人们不知道的时候默默地进行着。所以比起外面欢乐祥和的人们,定王府的人却比平常更忙碌几分。

    “启禀王妃,镇南王及镇南王世子求见。”叶璃难得空些在房里陪着小宝宝。已经差不多满月的小宝宝没有刚出生的时候那般嗜睡了,睁着滴溜溜的圆眼睛望着叶璃,黑黝黝的眼珠子如蒙着一层水光一般水汪汪的看的叶璃心中软绵绵的。只觉得怎么疼爱这小宝宝都是不够的。听到林寒的禀告,叶璃皱了皱眉问道:“王爷可在府中?”林寒道:“王爷今早陪清尘公子出城去了,此时还未回来。是否…请镇南王明日再来?”定王府上下对镇南王都是没有半分好感的,当初王妃坠崖的事情更是让如卓靖林寒等人一直耿耿于怀,自然不会希望叶璃再去见镇南王。

    叶璃放下墨小宝,淡笑道:“不必了,如今是在定王府,本妃若是拒而不见反而显得胆怯了。”

    林寒默然,退到门外等候叶璃出门。

    不多时,叶璃便已经安置好了墨小宝带着青鸾等人踏出了房间往前厅而去。

    定王府大厅里,雷腾风平静的坐在镇南王下首打量着大厅的陈设。平心而论,汝阳的定王府并不及楚京的定王府宏伟壮丽,因为从新改建,甚至连楚京的定国王府那古老沉郁的气韵也是没有的。倒是更多了几分西北的粗狂朴素和自在。镇南王同样也在打量着整个大厅,不过他的目光却更多的盯着门口的方向。听到门外环佩叮咚的声响,镇南王眼睛也更见深邃犀利起来。

    叶璃踏入大厅,朗声笑道:“本妃来迟,让王爷和世子久等了。墨总管,怎么没给客人上茶?”跟在叶璃身边的林寒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空坐的镇南王父子俩,淡淡道:“回王妃,墨总管去安排人为清云先生布置新居去了。”雷腾风也知道他们父子在定王府不受待见,心中苦笑着对叶璃笑道:“王妃不必客气。”叶璃嫣然笑道:“礼不可废,最近府里忙得很,墨总管也难免有些疏忽,世子见谅。林寒。”林寒点点头,到门口吩咐了一声门外侍候的丫头上茶。

    待到上了茶水,叶璃抿了一口清茶才看向镇南王笑道:“小儿满月宴将至,今日本妃与王爷都有些忙碌,若有怠慢之处还请王爷勿怪。”

    镇南王深深地看了叶璃许久才移开眼神,笑道:“怎么会?王妃安排的周到,本王只觉得宾至如归。”对于镇南王的客套叶璃自然也不会当真,宾客安置方面她根本就没有过问过。卓靖和卫蔺素来都是睚眦必报的性子,想必也不会真的将他们安排的宾主如归。停顿了片刻,叶璃开口问道:“王爷和世子来访,可是有何要事?”

    雷腾风笑道:“确实有些许小事想要与定王沟通一二。不过小王之前两次求见定王都被拒之门外,不得已才来打扰王妃,还望王妃见谅。”叶璃眨了眨眼,想起墨修尧只要一提起西陵和镇南王有关的东西就黑脸,雷腾风去求见还真有可能被他拒绝。现在很多时候墨修尧任性起来是完全不讲道理的。不过对此叶璃却没有丝毫的不悦,她心中清楚墨修尧之所以如此任性无礼的对待西陵人并非只是因为如今西北和西陵的对立,更多的是因为她。国与国之间打得你死我活是常事,打完了照样在酒桌上你来我往一副两国友谊源远流长的模样。因为国家之间本就没有永久的敌人和朋友,反倒是私人的事情更容易让人记恨。

    含笑看着雷腾风,叶璃疏无歉意的笑道:“修尧这些日子忙的头昏脑涨的,世子见谅。”

    雷腾风自然不能不见谅,等到叶璃问道:“世子有什么事与本妃说也是一样的。”的时候,雷腾风看了一眼坐在一边不知道在想什么的父王,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小王偶然听说定王与北戎南诏都达成了通商协议……”叶璃挑眉,偶然这个词倒是用的妙,想必西陵在各国都布下了不少的细作才能有这样的偶然。平静的等待雷腾风将剩下的话说完。雷腾风心中颇有些无奈,他实在不太喜欢和叶璃说话,因为叶璃这个人接触几次之后你很难将她当成一个普通的人来对待。无论什么时候你都很难从她眼中脸上看出什么意外的情绪来,仿佛真的就是一个温婉无害的名门淑女一般仕途枭雄。你永远无法从她脸上看到诸如好奇,惊讶,担心之类的情绪来,这样的人谈判的时候给对手的压力实在是无法想象的,因为你永远无法探知他的底线。也许他的底线与你的距离只有毫厘之间,但是给你的感觉却仿佛还有千里之遥。

    雷腾风也不是第一次这么郁闷,心底膈应了一下也就不在意了。继续道:“王妃应该知道其实敝国与东楚及南诏之间每年也有许多的交易和往来。其中许多货物都是需要从西北经过的。”西陵虽大却实打实是个物质缺乏的国家,很多东西都需要从别的国家进口。当然西陵奉行的是能抢则强,但是总有些东西是抢不够也抢不到的。比如西陵皇族喜爱的绫罗绸缎,茶叶瓷器等等都需要从南诏和大楚购买,这些东西确实西方那些小国所没有的。而且说到底,西陵人原本毕竟还是和大楚人同出一源的,所以大多数西陵人还是更习惯大楚的物产。而西北占据着大楚与西陵之间的交通要塞,这些东西想要运回西陵都必须从西北经过。至于说西南的道路,自古就有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之所,想要入蜀就已经万分艰难了,还要另外在跋山涉水将商队送回西陵,那其中不说绕的路有多远,只说路上的艰险和匪盗丛生就足以让大多数商人知难而退。

    叶璃莞尔一笑,雷腾风只说了一句她就明白他们今天的来意了。事实上定王府也一直等着他们的到来只是叶璃没想到不是西陵人想要自抬身价拖时间而是墨修尧给人家吃了闭门羹。轻巧的将茶杯放回桌上,叶璃靠着椅子侧首看着雷腾风问道:“本妃明白世子的意思了,原本开通上路,两国贸易往来自是好事,只是…不知道此事对我西北有什么好处?”一句话,我墨家军凭什么让你西陵的商旅通过?

    雷腾风眼神微沉,笑道:“两国之间即便是战时也不禁商旅,互通有无是历来敝国与东楚北戎南诏都达成的共识。王妃这话却让在下不解?”

    叶璃垂眸,淡淡笑道:“既然如此,西陵商旅尽管从西北过去便是。世子何故还要特意询问本妃?”

    雷腾风被赌的一噎,所谓的共识真到了执行起来大多数时候不过是一张废纸罢了。商路遥远路途多事,说不定什么时候出个匪寇,意外啊什么的谁能说得清楚?至少这一年多以来,特别是这半年来西陵到大楚来的商旅甚至比战时还要少。如今西陵皇城里许多东西物价居高不下。

    只听叶璃悠悠道:“世子所说的战时不禁商旅之事本妃实在是表示质疑。若是两国交战自然是恨不得指对方与死地。难道那个时候大楚还会同意卖丝绸粮食给西陵?还会同意南诏的药材从大楚运往西陵?再说了,就算这些都无所谓,世子又如何区分这些战时涌入的商人到底是真正的商人还是细作?”雷腾风愣了片刻,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看向一直静坐着听他们说话的镇南王。

    镇南王这才抬起头来凝视着叶璃问道:“定王妃需要什么条件?”

    叶璃微笑,朝身后的林寒挥挥手,林寒干净利落的取出两份折子镇南王和雷腾风一人一份。

    镇南王接在手中疑惑的看了叶璃一眼才低头打开,半晌方才抬起头来问道:“以王妃所言,我西陵有何好处?”叶璃浅笑道:“西北既然能够容纳四海诸国通商,自然也不能对西陵区别对待。镇南王和世子所说的条件自然也就迎刃而解了不是么?”

    镇南王皱眉,沉声道:“本王需要时间考虑。”

    叶璃笑道:“这个自然,王爷和世子离开汝阳之前作答就可以。”

    镇南王收起折子,起身看着叶璃道:“本王当初的提议王妃当真不打算考虑么?王妃若是愿意到西陵来,本王必以相国之礼待之。”

    叶璃一怔,不由笑出声来,正要作答只听墨修尧的声音清冷的从门外传来,“多谢镇南王好意,本王的爱妃不需要西陵相国之位。何况,谁不知道,相国之位在西陵不过是个虚衔罢了!”

    ------题外话------

    下一章…肿么能不打架捏~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
下一章:213.比武赌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