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山河祭 > 213.比武赌局

山河祭 - 213.比武赌局

所属目录:山河祭      发布时间 : 2016-10-15

  213。比武赌局

    墨修尧夹带着一身冰冷的寒意踏入大厅,神色轻蔑的蔑视着眼前的镇南王,清冷的眼眸中毫不掩饰阵阵杀意。

    原本的西陵国相国之位自然不是虚衔,无论哪一国丞相相国一类的官衔都绝对是举足轻重甚至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但是到了西陵镇南王这一代却出了变化,原本的西陵相国是前代西陵皇的死忠,自然也就忠于前代西陵皇传位的现任皇帝。早年的时候没少给镇南王添堵。偏偏西陵皇虽然不及镇南王英明,却也还知道相国是自己人,朝政上便是诸多维护以至于有好些年镇南王都过的十分不爽快。直到近些年才将那历经两朝的老相国给耗死了,之后推上来的几任相国却都不过是个傀儡白了,什么事情都做不得主。如今镇南王说以相国之礼待叶璃,听在心知肚明的人耳中自然是十分的值得玩味。

    徐清尘跟在墨修尧身后进来,看到镇南王和雷腾风只是淡淡的挑了下眉含笑看向叶璃。叶璃无奈的一笑,挥手让人给墨修尧和徐清尘上茶。

    雷腾风打量了徐清尘片刻,方才笑道:“清尘公子,许久不见风采更甚从前。”徐清尘笑容清悠,仿佛不带半点烟尘,“世子说笑了,也不算许久去年咱们不是还在南边见过么?”雷腾风眼神微沉,笑道:“是在下记差了。”去年在南边徐清尘可没少给他找麻烦,雷腾风自然不会小瞧这个看似闲云野鹤却被大楚人封为天下第一公子的青年人。

    这边一派和平,另一边却没有这般客气了。墨修尧随意的坐在叶璃身边,斜靠在椅背上懒洋洋的睨视这坐在下首的镇南王问道:“镇南王大驾光临未知有何贵干?”叶璃轻声将镇南王的来意解释了一遍,大厅里其他人都听了下来等待着墨修尧的回复。说到底,在西北还有定王府还是墨修尧说了算的。他若是不肯答应别人说的再多也是白费。墨修尧冷峭的脸上绽出一丝冷酷的笑意,看着镇南王笑道:“之前镇南王不是说想与本王切磋一番么?正好今儿本王有空。只要镇南王打赢了本王,什么都好说!”众人一怔,没想到墨修尧这个时候要和镇南王动起手来了。雷腾风皱了皱眉道:“定王,现在……”

    墨修尧打断雷腾风的话,笑道:“世子放心,本王绝对不会欺负镇南王少了一只手的。大不了本王也单手与镇南王过招好了。”

    闻言,大厅里寒意顿生。镇南王脸色阴鸷的盯着墨修尧冷冷道:“定王未免太过自负,单手与本王过招你有那个能耐么?”谁都知道,镇南王的左臂绝对是不能提的禁忌。那也是镇南王一生中最惨烈的失败,不仅仅未逢敌手的战绩被打破,而且他的亲卫几乎全军覆没才将他救了出去,就是如此他还是付出了一条手臂的代价才从墨流芳手中逃生。而现在挤兑他的人变成了墨流芳的儿子,就更加让人觉得不能忍受了。墨修尧并不将镇南王的怒意看在眼里,漫不经心的道:“总比等镇南王重新长出一条手臂要容易一些吧?不少字”

    “放肆!”镇南王大怒,右手在扶手上重击了一下整个人腾空而起朝着墨修尧一掌劈了过去。墨修尧轻哼一声,衣袖一挥一手搂住叶璃闪过了镇南王这一击往外面掠起。等到镇南王等人追出来的时候,墨修尧已经搂着叶璃落地还有闲暇替她顺了顺被风吹起的发丝,然后才转身面向镇南王上前走了两步,淡然道:“请吧。”

    镇南王冷哼一声,飞身向墨修尧扑了过去,墨修尧也不避让蹂身而上两人就在大厅外的庭院前交起手来。这一动手,自然引来了定王府许多人围观。闻讯而来的众人皆是脸色不善的盯着打斗中的镇南王和站在一边观战的雷腾风。凤之遥更是唯恐天下不乱,站在叶璃身边笑嘻嘻的道:“王妃,咱们王爷功力又更胜一筹了么?定王单手挑战西陵第一高手,这消息一传出去,不知道有多少人要拜服在咱们王爷的威名之下。”在场的人都是耳聪目明之辈,自然将凤之遥的话听得清清楚楚。再一看定王与镇南王过招时果然只用了一只手,另一只手背在背后一动也不曾动一下。这话镇南王自然也听在耳里,脸上的神色更加阴沉手下也越发的凌厉起来。虽然说起来一只手对一只手似乎很公平,但是这世上真正的傻子毕竟不是那么多的。镇南王都残废十几年了,早就习惯了一只手。定王却一直都是两只手的,突然只用一只手,战力绝对是大不如前了。这样一来,镇南王输了固然难看,赢了也不光彩。

    定王府虽然规矩森严,但是闲暇的人们却还是相当的轻松自在的。比如此时,没有事做围观自家王爷和镇南王比武的人们已经开始下注赌谁输谁赢了。只是下注的结果有些扭曲,清一色赌自家王爷赢,如此一来,输了自然不用赔钱,但是赢了也没钱啊,这赌局竟是开不起来。

    凤之遥笑容可掬的凑到雷腾风跟前笑道:“雷世子,要不要下个注?你猜是我们家王爷赢还是你家斧王赢?”雷腾风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自然不会去回答这样的问题,凤之遥也不在意他的冷淡,转身问叶璃道:“王妃你觉得了?”叶璃专注的盯着眼前的打斗,没有心思理会凤之遥呃话。说起来,这还算是她第一次看到真正的天下四大高手的较量。其他人同样也看的认真,毕竟这样的对决并不是经常能有的。对于习武之人来说,观看这样的高手对决对自己的武功修为也是大有益处的。

    在场的唯一对此不感兴趣的倒要数徐清尘了,清尘公子纵然天纵奇才奈何他对武功一道一窍不通。以他的修养和见识自然对看热闹也没什么兴趣了,看着院子里围观的入迷的众人,清尘公子只得无奈的悄然退场回书房处理自己的事情去了。

    这一场打斗持续了将近两个时辰,而原本的赌局也迅速从定王府蔓延到了整个汝阳城。闻讯赶来坐庄的韩明晰还专门让人不间歇的来回向外面公布比武的实况,顺便刷新下注的记录。汝阳城的百姓们自然是毫不犹豫的支持自家王爷,但是支持镇南王的人也不再说胡,虽然人数不及压定王的多,但是下注的都是各国的权贵数目自然是不在话下,所以一时间两人倒显得旗鼓相当。

    定王府院子里,两道飞快交手的人影时分时合,速度快得让人几乎难以看清他们的招式。又一次双掌对接之后,两人各自退开了数步。镇南王脸色隐藏,原本华丽的衣袖已经被凌厉的掌风绞碎了不少显得参差不齐。墨修尧微微垂眸,脸色有些苍白,一丝雪色的发丝从他跟前飘落,显然是方才被掌风削断的。镇南王冷笑一声道:“墨修尧,你当真以为用单手就能用了本王么?”

    墨修尧抬起头来,淡淡笑道:“你何不试试看本王能不能将你另一只手也削断?”

    “竖子无礼!”镇南王怒斥,一掌挥来掌势如排山倒海一般朝墨修尧涌了过来。墨修尧身形一转,如螺旋一般纵身而上,在空中以奇异的角度折回直取镇南王右臂。

    “父王小心!”雷腾风惊呼道。

    镇南王冷哼一声,掌势连绵不断飞快的拍出几掌阻止了墨修尧的攻势。两人再次你来我往的打斗起来。

    叶璃并没有看到这场比试的最终,看着夕阳西下之时叶璃便起身回房去照顾自家的宝贝儿子去了。横竖在定王府里,墨修尧就算赢不了镇南王镇南王也绝对伤不了他。回到房里,墨小宝果然已经行了,正在乳娘怀里娃娃大哭。因为叶璃并不喜欢让乳母带孩子,所以墨小宝除了吃奶的时候也不喜欢让乳母抱。就连徐家两位夫人都比乳母得墨小宝喜欢。叶璃回房的时候,两个乳娘正被墨小宝折腾的满头大汗。走过去将他接到自己怀里,墨小宝滴溜溜的大眼睛望着自家的娘亲,吸了吸小鼻子在叶璃怀里蹭了蹭便要昏昏欲睡了。

    叶璃有趣的看着怀里的小包子,她不知道这么小的小东西能不能认清楚人,但是很显然小宝宝是认得她和墨修尧的。证明就是墨小宝无论哭得多厉害,只要到了她手里就绝对不会再哭了。同样无论笑得多高兴,只要清醒着到了墨修尧手里绝对是哭得天昏地暗。让叶璃都忍不住怀疑才一个月大的小家伙哪来的那么多力气和眼泪。

    正哄着墨小宝入睡,外面的丫头禀告徐大夫人徐二夫人和秦小姐来了。叶璃连忙让人将三人请进来。

    “大舅母,二舅母,筝儿姐姐。怎么这会儿过来了?”叶璃抱着墨小宝出来,笑问道。

    徐大夫人笑道:“听说前院打起来了?”虽然徐家并不算迂腐,但是一般女眷还是不怎么到前院去的,特别是如今秦筝正在备嫁,两位徐夫人也要准备婚礼。叶璃笑道:“舅母不必担心,王爷和西陵镇南王闹着玩儿呢。”西陵镇南王的名声即使是他们身为女眷也是听说过的,哪里能不担心。便坐在花厅里陪着叶璃说话一边等着消息送来。

    直到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青鸾才跑回来笑道:“启禀王妃,前院打完了。”叶璃挑眉笑道:“谁赢了?”青鸾抓着辫梢有些困惑的道:“这个…好像谁也没赢谁也没输,说是平手了。不过最后镇南王吐了口血,大概是镇南王输了吧?不少字”

    “没输没赢?那是明晰赢了?”打成平手庄家通杀。

    青鸾掩唇笑道:“说不定是呢,刚才回来的时候看到韩公子笑的十分开怀。王爷说送走了镇南王和世子便回来陪王妃用晚膳。”叶璃点点头笑道:“让厨房准备几个王爷喜欢的菜色吧。”

    青鸾含笑应声而去。

    ------题外话------

    实在抱歉,今天有事。找网吧地方匆匆写了一点马上还有别的事…亲们见谅。对了,祝亲们七夕快乐~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