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山河祭 > 218.阎王阁主

山河祭 - 218.阎王阁主

所属目录:山河祭      发布时间 : 2016-10-15

  218。阎王阁主

    病书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击撞飞到对面的椅子里当场便吐了一口血显然是受伤不轻。但是在场的人都明白,墨修尧这一掌绝对是留了情的,否则以墨修尧当年一掌能废了病书生大半武功几乎震断了心脉的功力,这一掌下去病书生绝没有还能喘气的可能。墨修尧满身肃杀的踏入花厅,盯着病书生的眼神仿佛结了寒冰。

    墨修尧对病书生满身杀意,病书生同样也没有对墨修尧的手下留情有半分感激。撑起身来目眦欲裂的瞪着墨修尧,那眼神怨毒的仿佛恨不能将眼前的人撕碎了一般。虽然叶璃不能理解,但是却不得不承认这世上就是有这么一种人,哪怕你只是在不经意间得罪了他一点点,他就能恨你恨得要灭了你全家。而病书生显然就是这样一种。想到此处,叶璃也忍不住浅浅的蹙起了眉头,碧落花的完整药方只有病书生才知道,如果他当真宁愿同归于尽也要墨修尧死,事情还真是不太好办。

    墨修尧在叶璃身边坐下,看着叶璃锁眉沉思的模样伸手抬起了她的下巴面向自己。一只手轻触柳叶般的黛眉,轻声道:“不用担心。”知道墨修尧不想让自己担心,叶璃微微一笑点了点头。两人这一边的温馨和睦鹣鲽情深却深深地刺痛了病书生的眼,他冷笑一声,尖声笑道:“墨修尧,你的身体撑不了几个月了吧?哈哈…本公子看你还是让你的女人多担心一下比较好…咳咳…面得到时候你死了他们孤儿寡母的日子不好过……”

    “三弟,闭嘴!”在墨修尧动怒之前,门口一个挺拔的声音飞快的走了进来,龙行虎步气势非凡。正是当初在南疆与叶璃有过一面之缘的阎王阁大阁主,天下四大高手之一的凌铁寒。

    病书生虽然桀骜不驯,但是对这个义兄却是极为尊敬的。被人呵斥闭嘴若是换了别人只怕就是一把毒砂过去了,但是因为来人是凌铁寒,病书生虽然神色阴沉却还是听话的咽下了到嘴里的话。凌铁寒先是对墨修尧和叶璃点了点头才走到病书生身边拉起他的手腕把脉,发现伤的并不重才松了口气朝墨修尧拱手道:“多谢定王手下留情。”

    叶璃坐在墨修尧身边,仔细观察着这个名扬天下的阎王阁主末世重生之纵横天下全文阅读。上一次在南疆时间紧急两人也不过是打了个照面说了两句话罢了,根本没来得及观察对方。

    凌铁寒今年也不过才三十五六,因为内功精湛倒像是未至而立之年,只是他气度沉稳,举止之间不经意流露出的豪迈又让人明白他确实已经一个成熟的中年人。至此,当今天下四大高手叶璃可以说都见过了。年龄最长的镇南王自是不说,在叶璃看来镇南王更像一个政客和将军而不是一个绝代高手。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心境的缘故,其实镇南王这些年的武功修为一直都是停滞不前的。所以才以他明明年长墨修尧等人近一辈的岁数而与他们齐名。

    至于另一位高手沐擎苍,年龄似乎和凌铁寒不相上下,但是沐擎苍本人被训练的更像是一个沉默的杀人机器,隐藏在无人可见的黑暗里一年年的消耗着自己的生命。所以即使沐擎苍年龄可能还没有凌铁寒大,但是却显得格外的苍白和无力。如果两个人站在一起,几乎很难让人相信当初他们都是一样的意气纷发傲视江湖。而四大高手中叶璃最熟悉的自然是墨修尧,即使到了现在叶璃也拿不准墨修尧的武功到底有多高,但是天纵奇才的名声绝对是跑不了。墨修尧的兄长墨修文人如其名乃是个儒将,墨流芳当年虽然是文武兼修但是也只是一般高手的程度罢了他能打得镇南王毫无还手之功靠的是运筹帷幄不是面对面的厮杀。叶璃甚至怀疑镇南王武功那么高是不是就是为了准备刺杀墨流芳才准备的。但是墨修尧却是个例外,他夺得天下四大高手之一的名号时年仅十四岁。虽然排名在最后一名,但是全天下人都明白他才刚刚开始,比起全盛时期的镇南王,将要踏入鼎盛时期的凌铁寒和沐擎苍,墨修尧就连刚刚开始都还算不上。如此的天纵奇才,据说凌铁寒曾经当众表示最多在过七年,墨修尧将会打遍天下再无敌手。可惜世事难料,墨修尧十八岁之后的人生开始诡异的倾斜而沉寂了下来。

    将天下四大高手一一做了比对,叶璃觉得凌铁寒才更像真正意义上以及人们心目中的绝世高手。沉稳,豪迈,行事有度他更显示江湖正派的武林盟主而不是杀人如麻的阎王阁杀手头子。

    “三弟身体不好,不知是否可以先让人找个大夫看看?”凌铁寒看了一眼一脸阴鸷桀骜虽然碍于自己在场不能开口说话的义弟,觉得将他留在这里大约不是一个说话的好地方便开口向墨修尧问道。墨修尧低头询问的看着叶璃,人是阿璃请来的,自然要她说了算。叶璃微笑道:“当然可以。定王府里就有两位神医,凌阁主若是不介意的话送三阁主过去便是了。”凌铁寒谢过了,往外面喊了一声来人立刻又两名青年男子走了进来听候命令。凌铁寒道:“带三阁主去看大夫,若是让人跑了你们自己看着办!”两名青年男子神色肃然,自然明白阁主的意思。阎王阁的刑罚可不是摆着看的。

    两人刚要上前请病书生离开,病书生眼神一闪冷声道:“滚!”

    “三弟。”凌铁寒沉下了脸,不悦的看着病书生蜡黄中带点苍白的脸。病书生也知道义兄动了真怒,但是他刚刚被墨修尧打了一掌本就伤的不轻,又被凌铁寒这么压制着不许说话心中满腔怒火和挫败无法发泄。他原就天生的左性子,被凌铁寒这一压就连从小到大十分敬重的大哥也不管不顾了,冷笑一声对凌铁寒吼道:“我的死活用不着你操心!你不是嫌我惹是生非么?死了岂不是干净?”闻言,凌铁寒脸色一沉还没来得及反应一个黑影从外面飞快的掠了进来,人还未站稳就听见啪的一声,一个耳光又重又狠的甩在了病书生的脸上,病书生原本嚣张的瞪着凌铁寒的脸立刻被打得偏到了一边。

    “放肆!还不跟大哥认错!”来人声音清越却稍显冰冷,一身黑衣裹着纤细修长的身形显得更加的婀娜多姿。却是一个二十多岁模样,容貌秀丽却面如冰霜的女子。叶璃微微蹙眉,心中对女子的身份有了个底——阎王阁二阁主,早年江湖人称玉罗刹的冷流月。冷流月早年以轻功和暗器独步江湖,能单枪匹马闯进王府里来,看来轻功的确是很不错。挥了挥手让门口跟着冷流月追过来的侍卫退下。

    被人当众甩了一个耳光,病书生脸上的神色顿时五花八门精彩纷呈。原本脸上一闪而过的后悔也顿时消失无踪,死咬着牙不去看冷流月当然也不会向凌铁寒道歉。凌铁寒也不在意这个,却对冷流月的到来松了一口气道:“流月,你带三弟去看大夫,别让他乱跑。”冷流月点点头,侧首对墨修尧和叶璃道:“一时情急,两位见谅。”叶璃浅笑道:“二阁主轻功卓绝,本妃佩服强婚,绑来的娇妻。不过以后若是阁主再来还是走正门的好,定王府的箭不是每一次都不会离弦的。”冷流月一愣,看了看言笑晏晏的叶璃点了下头道:“多谢提醒。”然后才转身对病书生道:“跟我走。”

    病书生性格古怪,但是对两位义兄义姐却很有些感情。之前一时气急了和凌铁寒硬顶上了,这会儿挨了一巴掌也慢慢冷静了下来。扫了一眼一边看戏的叶璃和墨修尧默默地跟冷流月走了。叶璃虽然面上没什么,其实心里被病书生气的不轻。若不是因为病书生身后有个阎王阁和凌铁寒,叶璃当真能对他用刑了。此时看到他挨了打这般乖顺的模样只觉得心中舒爽不已。暗暗为冷流月那一巴掌喝彩:打得好!

    少了一个破坏气氛的病书生,花厅里的气氛顿时好了许多。凌铁寒有些歉然的对叶璃和墨修尧拱手道:“三弟不懂事,多有冒犯还望两位见谅。”

    “阁主不必在意,咱们留着令弟倒也不全是因为凌阁主的面子。”叶璃微笑道。凌铁寒自然明白叶璃得意的意思,阎王阁的面子固然要给,但是堂堂定王府也绝对不可能惧怕阎王阁。最重要的还是病书生手里握着的那一份碧落花的完整古方。凌铁寒有些无奈的苦笑道:“实不相瞒,在下此次前来西北也是为了此事。”病书生能得到定王府拿到了碧落花的消息,凌铁寒当然也能得到。但是凌铁寒和病书生不同,他不恨墨修尧,与墨修尧无仇无恨也无利益关系,墨修尧的生死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影响。若是墨修尧当真英年早逝了说不定还要叹一声天妒英才。既然如此的情况是两方都需要碧落花来救命,定王府有药材而阎王阁有古方,为什么不各退一步得个双赢的结果?和自家义弟的性命和身体健康比起来,义弟那点莫名其妙的仇恨在凌铁寒眼里就更加的不值一提了。

    叶璃挑眉问道:“那个方子凌阁主也有么?”凌铁寒坦白的摇头,正色道:“这个定王妃尽管放心,方子在下一定会交出来的,毕竟这不只是关系着定王的安危同样也关系着我三弟的性命。”别的不说,若是定王真的死了,就算三弟没病死只怕定王府也不会放过他。叶璃笑看着他怀疑道:“碧落花只有一朵,凌阁主难道没想过若是药不够要怎么办?”

    凌铁寒笑道:“在下不懂医毒,不过三弟既然打算将碧落花一半用来制药一半用来炼毒想必是不会不够的。而且…在下并非必定要碧落花,只是希望三弟的身体能好一些罢了。他从小受的苦比别人多得多所以性子才别旁人古怪了一些,自从受了伤以后又越发孤僻了,都是在下这个做兄长的教导无妨,还望两位海涵。”病书生的问题并不是如墨修尧中的毒这般绝对,他的身体都是因为重伤所致。碧落花虽然是最好的解决之法却未必是唯一的解救指法。以定王府的能力天下间什么药材找不到,什么名医请不到?凌铁寒曾经就多次想亲自前往定王府请沈扬出手替病书生诊治,却被病书生就激烈反对甚至不惜离家出走,所以才只能作罢。

    叶璃自然明白凌铁寒的意思,不禁对这个江湖上首屈一指的杀手头子多了一分好感。不管凌铁寒和阎王阁是干什么,至少凌铁寒对病书生这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弟弟却是真的好。以病书生那样的性格,绝对不是什么讨人喜欢的主儿,凌铁寒还能这么细心的为他着想实属不易。还有病书生那性格和毒辣的手段,若不是有凌铁寒压制着只怕这些年在江湖上也要闯不少祸。即便阎王阁势大,但是江湖中卧虎藏龙,指不定什么时候病书生就惹上了惹不起的人物了。

    “凌阁主当真是个好兄长。既然如此,阁主不妨与二阁主三阁主在璃城盘桓一段时间。至于古方的事情倒是不必急于一时。并非本妃不相信阁主,实在是此时关系重大,还是要三阁主心甘情愿拿出来才好。”叶璃对凌铁寒点点头,开口道。

    凌铁寒沉思了片刻,点头同意了叶璃的提议。他也明白叶璃为何会有此顾虑,实在是自家三弟的性子太过偏激。就算有他出面,指不定这个义弟牛心左性的转不过来,拼着一死也要和定王来个同归于尽。到时候赔上的就不只是定王和三弟的命了,只怕还有定王府和阎王阁众人的性命。墨修尧的情况凌铁寒也知道一些,见叶璃此时居然还能如此不骄不躁,也不由得另眼相看,“如此就叨扰王妃了。”

    说完了病书生的事和凌铁寒的去留,叶璃便起身将地方留给墨修尧和凌铁寒说话,起身去沈扬的院子里去了。刚才虽然那位阎王阁二阁主只是惊鸿一现,叶璃却突然对这个冷如冰霜的女子起了一丝好奇和兴趣本土女主的崛起全文阅读。

    花厅里只剩下墨修尧和凌铁寒两人,顿时一片宁静。两个男人同样的气势不凡,墨修尧身上更多的是出身王侯之家天生蕴含的尊贵和霸气,而凌铁寒则更多了几分江湖中人的洒脱与豪迈。以容貌论凌铁寒略输墨修尧两筹,但是凌铁寒这样稳重豪迈又不乏洒脱大度的性格显然比墨修尧更容易让人接近。

    安静的喝了一会儿茶,凌铁寒方才举起茶杯对墨修尧敬了敬笑道:“早就听说定王妃乃是当时数一数二的奇女子,原本在南疆也有过一面之缘,今日一见方知名不虚传。王爷娶了一个好妻子,真是好福分。”

    墨修尧毫不客气,点头道:“阿璃自然是个好妻子。凌阁主此次前来不会当真只是为了病书生吧?若是如此,大可不必。当初你我有约定,只要他没真的惹怒我,我不会动他。”凌铁寒含笑看着他,怀疑的道:“方才我怎么觉得王爷是想要至他与死地?”墨修尧轻哼一声道:“他想要伤阿璃!我会留他一条命。”至于怎么个留法就是他说了算了,只留一口气也算是留一条命。

    “你我都知道,他根本就伤不了定王妃。”不说定王妃本身的身手,站在定王妃身后的那位侍卫也不是好惹的。以自家三弟没了毒药就等于半个废人的身手,想要伤定王妃根本就是异想天开。不过凌铁寒也没打算和墨修尧纠缠这个问题,人家要为爱妻出一口气本就是阎王阁理亏他也不能拦着。否则惹毛了墨修尧只会让三弟更加不好过。叹了口气不去想那个让人头疼的弟弟,凌铁寒道:“你不是问我为什么来璃城么?刚刚有一笔生意找上了阎王阁。”

    墨修尧皱眉,“与定王府有关?”

    凌铁寒点头道:“不错,虽然阎王阁早就放话不接和定王府有关的生意,但是对方这一次并不是想要刺杀定王府的人,而且开出的价格也十分让人心动。”墨修尧扬眉,神色淡然的看着他。阎王阁做的就是杀人的买卖,不杀人还找他们做什么?若是别的事自然有能比他们做得更好的。凌铁寒笑道:“我已经接了。”

    墨修尧平静的看着他,凌铁寒只得无奈的叹气。正色道:“前些日子你不是和雷振霆打了一场么?对方希望我能和你再打一场。估计若不是找不到沐擎苍的话,对方还会找沐擎苍来和你打一架。”

    “理由?”墨修尧问道。

    凌铁寒摇头,皱眉道:“这几日我倒是琢磨了几次,你和雷振霆动手大约谁都没出全力才同时全身而退。如果你我真的动起手来,估计是两败俱伤的局面。不过…时隔十多年,能够再次与定王切磋,本座还是很是期待的。”十多年前凌铁寒也不过是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真是意气纷发的时候。镇南王虽然名声在外但是到底年龄比他们大得多,天下间能与他相提并论的也只有沐擎苍一个。谁知道当时年仅十四岁的墨修尧一身白衣一马一剑横空杀出,那年的天下高手论剑不知惊艳了多少人。虽然凌铁寒没有落败,但是跟一个十四岁的少年以一招之差险胜,几乎打成平手的结局对当时的凌铁寒来说也不是那么美妙的。当时凌铁寒与墨修尧约定了五年之后再决胜负然后会阎王阁闭关去了,谁知道五年之后出关得到的第一个消息却是自家三弟不知死活去找墨修尧的麻烦。同时也知道了墨修尧重伤残废的事情。当时凌铁寒的心情比当初和墨修尧比武之后更加复杂微妙。那感觉就像,你辛辛苦苦五年觉得自己终于能够将自己的敌人杀死了,结果有人告诉你,你的敌人昨儿刚把自己弄死了。

    “你当真要打?”墨修尧问道。

    凌铁寒笑道:“为什么不打?还是你的身体还没好全?那就等碧落花炼成了之后再打也来得及。本座刚好忘了跟对方确定比武的日期。”他之所以接只是因为他想要跟墨修尧过招,所以时间地点自然是由他和墨修尧说算。

    这么多年过去,所谓的天下四大高手各行其是几乎没有碰头的机会,这让凌铁寒早就感到郁闷了。他需要和同等级的高手切磋提升自己的武技。而这其中墨修尧无疑是一个最好的对手。至于镇南王,听说过之前墨修尧和镇南王的比武之后,凌铁寒对他的武功已经失去了兴趣。镇南王的武功分明还停留在十年前的程度,若是全力出手,凌铁寒觉得自己至少有八成把握能够打赢。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
下一章:219.高祖藏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