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山河祭 > 219.高祖藏宝

山河祭 - 219.高祖藏宝

所属目录:山河祭      发布时间 : 2016-10-15

  219。高祖藏宝图

    刚走进沈扬的院子里就听见里面传来激烈的争吵声,倒不像是平时沈扬和林大夫一言不合就要打起来的架势,而是各种毒辣讽刺轻蔑嘲讽即使是叶璃站在门口听了也忍不住嘴角抽搐起来。

    连屋子都没有进,上次还水火不容的两个人现在都是一致对外。沈扬坐在一边悠然品茶,一副名士风流的派头。林大夫也在一边喝茶,对眼前的几个人不屑一顾。带着冷流月和病书生前来的卓靖只得好言相劝,“两位先生,是王妃请两位给这位看看的。”林大夫轻哼一声,斜睨了卓靖一眼道:“老夫怎么不记得自己说过唯你家王妃之命是从?她说给看就给看?”沈扬笑道:“在下虽然是受了定王府的俸禄,不过…身为一个有自尊的神医,在下是绝对不会替同行看病的。”这话显然很对林大夫的胃口

    ,林大夫连连点头道:“话说当年老夫在江湖上也曾有个绰号,叫做见死不救。意思就是说…不该死的不救,该死的就更不救了!”林大夫在惊呼上混的时候至少也是三十多年前的是了,比在场的众人年纪还大,自然没有去计较他的话到底是真是假,倒是很鲜明的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病书生咳个不停,也不知道是被气得还是真的伤的太重,好不容易缓过劲来才拉了冷流月一把道:“二姐,咱们走吧强婚,绑来的娇妻。”说罢目光如淬毒一般的从沈扬和林大夫身上掠过,心中盘算着等他伤好了就回来毒死这两个老不死的。他的眼神和神情沈扬和林大夫自然都看在眼里。不过若是别人或许会怕病书生出神入化的毒术和难解的剧毒。但是这两个人都可以说是当时数一数二的医者,除非病书生当真有本事配成上古失传的剧毒,否则还真没有多少毒能够唬得住他们的。

    冷流月与病书生不同,沈扬的名头她也是听过的。阎王阁本身就是各种性格古怪的人聚集的地方,冷流月自然也明白有本事的人多半都有些奇怪的性情。淡淡的看了病书生一眼拱手道:“三弟无礼,请两位大夫见谅。”听冷流月的话叶璃就明白了,八成是病书生先挑衅的。毕竟沈扬和林大夫虽然天天吵,但是却从来没有跟不相干的人有过什么争执也不可能无缘无故的为难一个来求诊而且还是她让过来的人。看到此处,叶璃也不着急进去劝架了,靠在墙外思索着看墨修尧和凌铁寒的交情也不一般,病书生杀恐怕是杀不成了。得找个机会教训他一顿才能消她心头之气。

    “二姐,你不用求这两个死老头子!凭他们那点本事连个药方都弄不出来能有什么本事给我治病?”病书生不屑的道。

    “闭嘴!”冷流月皱眉厉声斥道,“再多说一句我就让大哥将你关到禁地里再也别出来了!”病书生一怔,望着眼前秀丽冷漠的黑衣女子眼中闪过一丝黯然。那边林大夫嘿嘿一笑,撇着病书生道:“说的好像那张方子是你自己弄出来的似的。”沈扬所知道的碧落花的古方基本上只是传说,他的藏书里面也不过只有大半张方子而且是千年前的残方。不仅字体不同许多药名称不同就连意思也写的似是而非。除非是得到了完整的古方,不然他还真不相信眼前这个古里古怪的小子能够自己把药方琢磨出来。

    病书生冷冷一笑闭嘴不言。不是他自己弄出来的又怎么样?他运气好得到了完整的古方就是他赢了。这些人想要知道古方,还不是要求他?

    “沈先生,师傅,这是怎么了?”见里面吵得差不多了叶璃走出来看着眼前箭拔弩张的众人含笑问道。卓靖走上前来将事情大致跟叶璃说了一遍,这病书生果然是欠抽。大抵是刚才在花厅怒气未能发泄出来,直接就将气撒到沈扬和林大夫身上了。但是这两个人又有哪一个是好相与的?噼里啪啦一通话堵得病书生差点喷血。沈扬笑了笑没说话,林大夫就没那么客气了,轻哼一声道:“你从哪儿找来的这么恶毒的病秧子?快死了都不知道安分。”叶璃微微挑眉,看向病书生和冷流月。只要是她见到的病书生一贯就是这个病歪歪的样子,所以即使挨了墨修尧一掌依然还是病歪歪的,看不出什么快死了的模样。倒是冷流月皱了皱眉,担心的看了义弟一眼道:“义弟不懂事,得罪了两位先生。还请两位先生念他年轻无知救他性命。”

    林大夫眯着眼看看冷流月道:“你这女娃儿倒是比那个丫头老实,只是你这弟弟…哼,如此顽劣,分明就是欠收拾,还不如一掌拍死了干净。”林老大夫还是对当初叶璃骗他的事情耿耿于怀,叶璃心中无奈的苦笑。这冷流月可是江湖上有名的杀手,师傅你老人家的眼睛是不是有问题啊?

    冷流月神色肃然,看着神色扭曲的病书生脸上倒是多了几分无奈道:“我们兄妹自小相依为命,义弟不懂事都是我这做姐姐的教导无妨,还请先生见谅。”说罢,冷流月对着二人深深地鞠了一躬。真如冷流月所说,他们三兄妹当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

    初相识时最大的凌铁寒也不过才十二岁,她只有九岁而最小的三弟才五岁。三个无依无靠的孩子在江湖上漂泊所受的苦可想而知,后来三人被收入阎王阁,阎王阁那种地方十个孩子进去能活着长大的也不过两三个。也都是凌铁寒护着他们两个小的,其中三弟习武的资质最差,为了让这个义弟在那样残酷的训练中活下来,她和大哥可说是费尽了心思。但是在冷流月不知道的地方,谁也不明白他怎么就长成了现在这样的个性。但是不管他怎么样,却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义兄义姐的事情,平日里两人说话他

    也都是能听进去的。就凭着这一点,两人也不能对他不管不顾。

    “二姐!”病书生瞪着冷流月脸色发白,自从他们三兄妹执掌了阎王阁,他二姐何尝对人这般低声下气过。如今这般却都是因为他,仿佛他就是一个永远也长不大的不懂事的小弟弟一般误压王爷:赖上特工小娘子全文阅读。

    “沈先生,师傅。凌阁主和王爷也算是旧识,还望两位通融一下。”叶璃轻声道。沈扬淡淡的瞥了叶璃一眼,似笑非笑的道:“林老并没有说错啊。这小子若是再怎么折腾下去就算有碧落花也救不了他的小命。他以为碧落花当真是仙药只要还有半口气都能让你活蹦乱跳不成?王妃你也别想他手里的药方了,我看他分明就是不想活了,说不定他就想要和王爷同归于尽呢。”闻言,病书生脸色微变,铁青着脸没有说话。叶璃看在眼里暗暗纳罕,难不成墨修尧和病书生还真有什么刻骨深仇不成?想了想,叶璃才道:“无论如何,凌阁主还要在璃城暂住一段时间,他的面子总是要给的。还请沈先生和师傅费点心吧。更何况…”叶璃低低一笑,轻声道:“沈先生不是说出了王爷的病这些年也没见过什么疑难杂症很是无趣么?诺,眼前这一位算不算疑难杂症

    ?”闻言,沈扬眼睛一亮。虽然病书生的病和王爷的毒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但是某些地方还是有一些可以共同研究的地方的。他当然不能拿墨修尧来做研究,所以…“他会乖乖让老夫看?”

    叶璃说这些并没有背着冷流月和病书生,不等病书生回话冷流月就抢先答道:“沈先生尽管放心,我保证他会乖乖听话。”

    叶璃似笑非笑的看着想要反对却终究是没有开口的病书生眨了眨眼睛,她好像知道该怎么治这个让人讨厌的家伙了。

    阎王阁一行三人便在定王府里住了下来,有凌铁寒和冷流月在叶璃也不用担心病书生搞什么鬼。不过还是吩咐墨华多调了二十名暗卫驻守在主院里。秦风也自发的调了四名麒麟的精锐守在主院里,只要病书生敢靠近主院一步立刻格杀。毕竟别人都没什么关系,墨小宝却还是个襁褓中毫无抵抗能力的婴儿,自然要加倍小心的。

    “比武?”听了墨修尧的话,叶璃秀眉浅皱,放下了怀里正睁着大眼睛滴溜溜乱转的墨小宝,“凌阁主怎么会想要跟你比武?”

    墨修尧放下茶杯,将叶璃拉到自己怀里笑道:“阿璃不用担心,凌铁寒不是傻子就算真的要比武也绝不会弄得两败俱伤,那对他更没好处。”定王府固然是被各方势力虎视眈眈的,但是说白了有墨家军在真正需要他这个王爷冲锋陷阵的时候少得可怜。他墨修尧就算不是天下第一高手,只要还活着他就依然是定王,墨家军依然是墨家军。但是阎王阁却不一样,阎王阁是杀手组织,江湖朝野仇敌如麻。若不是仗着凌铁寒的武功绝顶也不会安稳这么多年,一旦凌铁寒与他两败俱伤,只怕江湖中的仇家立刻会对阎王阁群起而攻之。叶璃靠在墨修尧怀里,思索着,“是谁请凌阁主出手对付你的?镇南王?”

    墨修尧摇头道:“不,应该不是雷振霆。雷振霆这人生性骄傲,他刚刚和我打成平手绝对不会请别人来跟我动手的。若是我被别人打败了,那岂不是说他镇南王不仅不如父王,不如我,也不如凌铁寒?”叶璃低眉细思,似乎也有些道理,思索了片刻沉声道:“谭继之!”不会是墨景祈,如果是墨景祈的话只会直接要求杀了墨修尧而不是与他比武。只有谭继之,谭继之现在就在西北,如果墨修尧身受重伤的话,他在西北无论要做什么事自然都要方便许多。阞低声笑道:“看来谭继之还是没有对他家祖先留下来的宝藏死心。”不怪叶璃想笑,实在是那么前朝高祖皇帝太过恶劣了。弄了那么大的一座皇陵,给了后世子孙那样的希望,偏偏最重要的东西确是假的。换了叶璃也忍不住要在心里诅咒他了,叶璃几乎可以想象当陵墓落成的时候那么高祖皇帝捧

    着仿照的传国玉玺笑的十分猥琐的模样了。

    墨修尧点点头道:“我记得之前阿璃也说过那皇陵里有什么线索?”叶璃刚回来的时候墨修尧成天只想着将人锁在身边了哪里有心思去考虑这些?后来又要养胎又要调理身体然后墨小宝出世,墨修尧虽然听叶璃说过几句,但是很快就抛到了脑后。他对传国玉玺没有兴趣,没有前朝皇帝的宝藏他墨家军也饿不死。叶璃也想起来这事,从墨修尧身上站起来走到一边的暗格前动手取出那块从皇陵里带出来的明黄色绢帛。墨修尧接过绢帛,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两行嚣张又恶劣的字迹也忍不住抽了抽嘴角。疑惑的看着叶璃问道:“这个有什么问题么?”

    叶璃点点头,在墨修尧身边坐下来将绢帛小心的摊开放在桌面上重生抗战之军工强国。也不知道是用什么工艺制成的,这绢帛在皇陵里呆了好几百年,又从皇陵里带到皇陵外,别说是腐朽就连眼色都没有退一点。指着绢帛的边角上那些用银色丝线制成的弯弯曲曲的字迹,叶璃笑道:“真正的藏宝图在这儿。”明黄色的绢布边缘用银丝制成了弯曲诡异的文字,因为极为细小,不仔细看很容易让人以为那只是普通的边缘如祥云海浪之类的图案。叶璃心中会心一笑,这位开国高祖的花体字写的着实不错。

    墨修尧盯着绢帛看了半晌,皱眉道:“这应该是一种文字,我记得前朝留下来的一些高祖亲批过的一些书籍的不起眼处有时候会留下一些这样怪异的符号。”不过大多数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所以一般都当成随手的标记忽略过去了。但是眼前这章绢帛上至少平平整整的织了至少上百个符号。墨修尧本就是极聪明的人自然从其中看出了一个规律,同时也肯定了这是一种他们根本不了解的文字。

    叶璃点头笑道:“不错,这的确是一种文字。”叶璃拿过放在一边坐上的笔墨,一边看着眼前的绢帛,一边漫不经心的磨墨。墨修尧沉默了片刻,问道:“阿璃认识这种文字?”叶璃含笑点了点头,抬起头看了他一眼道:“我确实认识这种文字,这是极西方的一种文字,比西域诸国还要遥远的地方。不过,我不会告诉你我为什么会这些。”房间里安静了一会儿,叶璃也不去管他磨好了墨汁铺开了一卷纸就开始翻译上面的文字。好一会儿,身后的墨修尧突然狠狠地将她困入自己怀中。叶璃停下笔却没有回头看他,只听墨修尧低声道:“曾经有传言说前朝高祖根本没有死,而是突然之间消失了。所以才找不到他的陵墓和遗体。阿璃,你会不会也跟他一样?”

    闻言,叶璃忍不住莞尔一笑。搁下笔回头看着眼前脸色凝重眼睛动也不动的盯着自己的男人。抬头轻轻在他唇边落下一吻,叶璃低声笑道:“你知道前朝高祖来自何处么?”墨修尧摇头,前朝高祖皇帝生于乱世,仿佛凭空而出一般。没有人知道他的过去他的家人甚至他的父母。他的身后也和他的早年的生平一样,所以才会成为历史上最神秘的皇帝之一。叶璃笑道:“那王爷可知道我来自何处,出身哪家?”

    墨修尧深深地望着眼前巧笑倩兮的女子,不错,他的阿璃和那个皇帝不一样。阿璃是叶家的女儿,生母出生云州徐氏。叶璃轻叹一声,将自己靠近他怀里浅笑道:“我的亲人,我的丈夫我的孩子都在这里,我又能到哪里去?”墨修尧双手紧紧地扣着叶璃的腰,将额头抵着她的额头,低声道:“阿璃,你若是离开我的话,我就把墨小宝扔去当乞丐。”叶璃无语,抬手捏着他俊美的脸颊。林大夫给的药效果身份显著,才几个月时间即使是靠的这么近也基本上看不出什么伤痕了。使劲的捏了捏墨修尧的俊脸,道:“这是你第几次拿宝宝要挟我了?跟你说了不要拿宝宝开玩笑。他现在还小听不明白,以后长大了听到你的话会伤心的。”

    墨修尧扯下叶璃捏的他脸皮有些发红的手,不满的瞪了一眼躺在摇篮里咿咿呀呀自娱自乐的墨小宝。阿璃居然为了这个臭小子捏他,这一笔当然也要记在墨小宝身上。于是墨小宝还在婴儿时期就开始躺枪了。

    “阿璃……”墨修尧搂着叶璃,将脸埋进她肩头的发丝将。声音听起来有些闷闷的低沉。

    叶璃无奈的翻了个白眼,突然变成玻璃心的男人你伤不起。轻轻拍了拍墨修尧的肩膀道:“好了,我保证不会离开你的,乖啦。我还要将这个译出来,你不想看看么?”

    “不想。”墨修尧闷闷道,他讨厌是前朝的那个高祖皇帝了。要死就死干净一点,留下什么藏宝图干什么?

    “那你想怎么样?”叶璃在心中默默吸气,决定墨修尧若是再胡闹就将他赶出去。墨修尧一把抱起她往屏风后面的床走去,“累了,陪我休息!”

    一晃神已经被压倒床上的叶璃忍不住对着床帐翻了个白眼:墨修尧你还敢不敢更幼稚一点?没有给她反驳和说话的机会,更加火热的烈焰在瞬间席卷了相拥而卧的两个人…

    ------题外话------

    肉神马地是木有滴~分寸不好掌握不说,还有就是实在不擅长那玩意儿。咱们拉灯党…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218.阎王阁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