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山河祭 > 227.公主的婚讯

山河祭 - 227.公主的婚讯

所属目录:山河祭      发布时间 : 2016-10-15

  227。公主的婚讯

    墨小宝带着自己惯用的行李悲伤地去投奔最最宠爱自己的太公去了。虽然又一次争夺娘亲的战斗他打输了,但是墨小宝坚定地认为这都是因为自己还太小了老爹以强权欺压自己所致。并且在心中暗暗地下定决心,既然老头子毫无廉耻的以大欺小,那么他长大了之后也不会介意以少欺老的。

    将墨小宝送到璃城外不远的新建起来的骊山书院交给清云先生,看着儿子站在清云先生身边可怜巴巴的望着自己的模样叶璃心里也不好受。说起来她这个做母亲的也实在是太不尽责了一些,幸好小宝从小就跟自己亲近。叶璃想了想,以后最好每天都来看看儿子然后做一些他喜欢吃的糕点送过来。等到小宝年纪大一点不用担心每天来回颠簸了,就让他还是每天回定王府住吧。孩子总是见不到父母总不是个事儿。

    “阿璃,不是说了隔一天就来看小宝一次么?清云先生会好好教导他的不用担心。”墨修尧揽着叶璃轻声安慰道,“我会将骊山书院的暗卫在多加一倍,而且麒麟有一个分队便驻扎在这附近,不用担心小宝的安全。”

    叶璃无奈的叹了口气,她实在是有些不明白墨修尧对小宝哪儿来的那么大意见。每次只要看到小宝黏在自己身边,回头必然会去折腾一番孩子。虽然知道墨修尧有分寸不会真的伤害小宝,但是看到墨小宝每次被欺负的小脸通红可怜巴巴的模样叶璃还是万分无语,“修尧,你当真那么讨厌宸儿?”

    墨修尧无辜的望着叶璃笑道:“小宝是我儿子,我怎么会讨厌他呢?阿璃,我也是为了小宝的将来好啊。人家都说严师出高徒,棒下出孝子。不对小宝严厉一点,他以后要是长成墨景祈和墨景黎兄弟那副德行,你还不得难过死?”叶璃无语的看着他,半晌才道:“感情王爷从小就是被父王和大哥打着玩儿长大的?”

    墨修尧含笑不语,他父王当年忙的团团转,哪儿有功夫管他们。大哥倒是当真对自己严厉的很,相较起来,墨修尧丝毫不认为自己对墨小宝太严厉了。比起本王五岁的时候就大冬天天没亮就起来习武,墨小宝你该知足了。嗯…本王果然是个慈父。有了比较,定王爷安心理得的认为自己对儿子分外慈爱,是阿璃太宠溺孩子了才会有意见。惯孩子家长是不对的。

    两人相携往山下走去,却与从山下上来的徐清尘遇了个正着。已经年近而立的清尘公子一声白衣翩然,比起从前更多了几分成熟却飘逸出尘的味道。这几年虽然大舅母已经抱了孙子,却反而对大哥的婚事更加着急了。偏偏大哥却仿佛半点也不在意的样子,也从来没有听说过他对哪个姑娘另眼相看过。不乐意早婚是正常的,徐家除了从小就订婚的徐清泽其他几个都还没有成婚,但是完全七情不动就显得有些奇怪了。有时候就连叶璃都以为她这位各方面都格外出色的大表哥是不是准备去成仙了。

    “大哥,你来给外公请安?”叶璃先一步打招呼问道。

    徐清尘看看两人相携的手,唇边泛起一丝调侃的笑意。可惜墨修尧的脸皮绝对比他想象中的要厚,面不改色的拉着叶璃的手依然故我。徐清尘无奈的摇摇头,抬手扬了扬手中一封紫金映着繁复的景色花纹的折子道:“有事儿,听说王爷和王妃这两天有事儿不准备回城,我只好亲自来一趟。幸好在这里就遇上了。”叶璃有些疑惑的侧首看了看墨修尧,她怎么不知道他们这两天有事不回城了?墨修尧面不改色的看着徐清尘手里的折子道:“是南诏的?”

    “你怎么知道?”叶璃奇道。墨修尧指指折子上的繁华图案,“那上面的是南诏王室专用的花纹。”

    叶璃凝眉回想,仿佛是在南诏见到过这样的图案,不由得为自己的孤陋寡闻感到惭愧。叶璃接过折子,问道:“大哥和我们一起下山,还是先去给外公请安?”徐清尘摇摇头叹气道:“昨天刚见过祖父,老人家正生气不想见我呢。一起下山吧。”叶璃有些惊讶,大哥可是徐家最优秀的子弟,据说也是外公最喜爱的孙儿,外公怎么会生气到不肯将他?

    墨修尧挑眉,啧啧笑道:“恐怕是因为徐大公子对婚事太挑剔了,终于惹得天怒人怨,连清云先生那么好的修养都看不过去了吧?”徐清尘淡淡的撇了墨修尧一眼,说起天怒人怨,有人比定王爷更过分的么?该做的不做,不该做的偏要做。把儿子丢给祖父就算了,居然还想偷偷带着璃儿潜逃。若不是他得到消息快,这会儿某人已经带着璃儿不知道去哪儿逍遥去了。

    “说起来,大哥是该成亲了。大舅母都跟我说了好多次了,可惜这西北的大家闺秀们大哥都看不上。可不知道让多少深闺少女芳心破…咦?”叶璃一边说笑,一边随手翻开了那紫金色的折子,不由得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怎么了?”墨修尧关心的问道。叶璃扬了扬折子,瞥了徐清尘一眼道:“安溪公主要成亲了。请咱们去南诏参加婚礼。”

    墨修尧毫不意外,“安溪公主都二十四了,就算是南疆也早就该成亲了有什么奇怪的?”

    叶璃点头赞同,自从五年前安溪公主在璃城住了些日子之后黯然而去,叶璃就知道她和徐清尘大约是真的没有希望了。叶璃还记得那日她亲自送安溪公主出城,看着安溪公主黯然离去的背影就连她都忍不住想要揍徐清尘一顿了。但是说到底她也明白这怪不得徐清尘,感情的事从来都是半点不由人。

    墨修尧接过折子翻了翻,果然是南诏的国书,“还早啊。婚期定在七月,路上快一些的话,七月初启程也来得及。”看完之后就不再感兴趣,随手将折子还给徐清尘笑道:“这些事情就劳烦大哥去打点一二了。阿璃,前几日清柏和清炎来来信说北边儿的麸麦今年长得格外好。现在正是抽穗的时候呢,不如咱们去瞧瞧如何?”叶璃这才了然,难怪大哥说他若是来迟一步只怕就找不到人了,原来墨修尧把小宝送到外公那里去是想要带她一块儿出门。

    徐清尘将折子结在手里,很是淡定的看着墨修尧道:“王爷,短时间内你恐怕不能出远门。”

    “为何?”墨修尧不悦,雪色的发丝在清风中微微浮动,“本王辛苦了这几年,好不容易把墨小宝拉扯大,好不容易将西北的事情解决完了,难道还不能歇息歇息?”

    闻言,叶璃和徐清尘齐齐的望向他,眼中充满了鄙视。他居然好意思说他把墨小宝拉扯大?只怕没有他时不时的折腾墨小宝更容易茁壮成长一些吧。

    徐清尘从容淡笑道:“启禀王爷,再过十天便是西北第一次举办会试选拔人才之期。咱们准备了整整四年,总不能第一次王爷就不在场吧?到时候未免给人留下一个不见天下学子放在眼中的印象。还是说王爷有把握十天后就能从四弟那边赶回来?另外,即使没有此事,父亲前日呈报的西北赋税的改革方案父亲已经跟我说了好几遍了,让在下问问王爷是不是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导致王爷迟迟不作答复?再有…一年一届的璃城商会即将开始,各国的商人也已经开始陆续到达璃城,王爷……”

    墨修尧目瞪口呆的看着徐清尘俨然有滔滔不绝之事,不由得一阵牙酸。简直想要上前抓住徐清尘的衣领使劲摇晃,本王不是把西北的事务都交给你们处理了吗?为什么为什么还有这么多的事情要本王亲自过问?!

    看着墨修尧脸色灰败的模样,叶璃忍不住掩唇偷笑。投给墨修尧一个不可奈何的眼神,不是我不肯陪你出去玩儿,是你自己没空出去玩儿啊。其实之所以有这么多事情,绝对有一部分是徐清尘故意为之的。或许是吸取了徐家这么多年来骑虎难下的教训,徐家上下虽然深的墨修尧信任,但是对于权力之事却一直谨慎回避。徐家除了徐清锋一个异类以外,其他人绝不过问墨家军的军事。平时的政事上虽然极为仰赖徐鸿彦徐鸿羽和徐清尘,但是一般会扬名的事情他们都极少参与,不然就是拉着墨修尧做幌子,功劳和名声都推给墨修尧王爷。徐鸿羽甚至请示清云先生之后定下了一条新的家规。以后徐家子弟为官者最多到五十八岁必须致仕。甚至为了不让骊山书院一家独大,这两年徐鸿彦极力扶持,又在西北建立了好几座书院,一改了当年西北境内竟无一座好书院的局面。徐家人这些作为在在的表明了一个态度,叶璃看在眼里也只能在心底轻声叹息,承了他们的情意。

    “王爷若是实在觉得辛苦,倒不如过些日子去南诏的时候顺便多歇息几日?横竖王爷到时候去了南诏也没什么事。”等到徐清尘终于说完了,看了一眼墨修尧愤愤不平的神色才悠悠的加了一句。

    “娘子,不是为夫不体贴,不陪你出门散心。实在是…大舅子太过凶恶,娘子要为为夫做主。”墨修尧哀怨的望着叶璃。叶璃好笑的看着一头雪色的发丝,丝毫也不显老的墨修尧。明明已经是三十出头的大男人,看上去倒像是比当初初见的时候还要年轻一些,“好,相公不难过。咱们去南诏多玩儿一些日子,把所有的事情都丢给大哥他们。”

    闻言,墨修尧挑衅的撇来徐清尘一眼。徐清尘只当不见,抬头望天淡然的道:“璃儿,宠相公不要紧,但是宠太过了容易把脑子弄坏。大哥和你外公舅舅都会心疼的。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当初生的是双胞胎呢。听大哥的话,这相公啊…还是要英明神武的才好。”叶璃左右看看,聪明的决定还是不开口比较好。这世上不是只有男人夹在妻子和母亲之间难,女人夹在丈夫和大哥之间也很难。温婉的一笑,“大哥和王爷慢慢聊吧,我好像看到秦风有事情要跟我说。”说完也不看两人的脸色,当先一步往山下而去。

    身后,徐清尘笑容让人如沐春风。墨修尧低眉沉思,难道阿璃果然喜欢本王英明神武的模样所以才那么快走掉的?回头扫了宛如谪仙的某人一眼,定王爷心中狰狞的冷笑:破坏本王和阿璃的感情?不把你早点嫁出去本王就算本王对不起你和你全家!

    笑容淡雅飘逸的清尘公子无端的打了个寒战,不由疑惑的抬头看了看万里无云的天空。

    虽然说安溪公主的婚事还有一段时间,但是其实他们能够准备的时间并不多。就如徐清尘所说的,叶璃和墨修尧需要处理的事情还非常多,而且此去南疆最少也要一个多月的时间,定王和王妃同时不在有愈多事情都是需要交代清楚的。果然,一回到府里,墨修尧就被早就等候在侧的徐鸿羽请去书房了。

    含笑目送墨修尧去了书房,叶璃回到自己的院子却原来也有人在等着自己。

    “大舅母,你怎么来了?可是有什么事么?”见到叶璃进来徐大夫人连忙起身,叶璃迎了上去扶着徐大夫人坐下笑道:“舅母有什么事情坐下说就是了。没有外人舅母还跟璃儿客气什么?”

    “我贸然过来,可是打扰了璃儿?”徐大夫人有些担心的问道。虽然是内院女子,但是徐大夫人也知道外甥女身为定王妃跟他们这些内院妇人甚至是别的王妃都是不一样的。不过整个西北百姓心目中定王妃的名字几乎可以与定王齐名。就说定王属下甚至是墨家军的将领们哪一个不是对叶璃服服帖帖言听计从。叶璃笑道:“舅母哪儿的话,璃儿平日里帮着也没时间去府上拜见舅母。大舅母和二舅母也不来悄悄璃儿,璃儿就知道大舅母将心思都花费在三位哥哥弟弟身上不疼璃儿了。”

    被叶璃这么一打趣徐大夫人也忍不住笑了,但是很快忧愁又染上了眉头。无奈的苦笑道:“你二舅母如今倒是真的有孙万事足,将心思都花道睿儿身上了。可我确实整日愁得不行啊。”

    叶璃了然,轻声问道:“可是因为大哥的事儿?”

    “除了他还有谁?”徐夫人叹息道:“转眼清尘就快要三十了却连个中意的姑娘,你大哥从小就没让人操心过,可偏偏在这事儿上最让人操心的就是他。早知道如此,当年我就该学你二舅舅,早早的为他定个娃娃亲。不管好坏,他也好歹给我取一个媳妇儿进门啊。”叶璃也跟着叹气,大哥的事情也确实够愁人的。按说徐家绝对是难得的开明的人家了。除了一个徐清泽从小和秦筝订了亲,其他几个兄弟都没有早早的定亲。这自然是为了能够仔细的相看儿媳妇儿,免得让儿子娶到不喜欢或者不贤惠的妻子。就连徐清尘年过二十几岁的高龄没有成婚徐家也没人逼他。但是如今眼看就要满三十了,也难怪徐大夫人着急了。

    “大哥眼界太高,看不上寻常女子也是没办法。”叶璃轻声叹道。不说徐清尘自己,就连叶璃也觉得没有几个女子能够配得上自家大哥的。唯一一个还算有那么点意思的安溪公主偏偏大哥又看不中。

    “眼界高?!他想娶个天仙不成?!”徐大夫人忍不住抹泪,怒气冲冲的埋怨道:“以为人家称他一句天下第一公子就了不得了?觉得全天下女人都入不了他的眼睛不成?他还不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的凡人一个!你看看他,不说他这么大年纪了,再拖两年哪个好人家的姑娘乐意嫁给一个年级大自己一大截的。就因为他做了坏榜样,现在你二舅家的清锋还有清柏清炎一个个都闹着不肯成亲!都是他这个做大哥的错!”叶璃在心中叹息,大哥那模样别说三十了,只怕四十了也不缺姑娘赶着想要嫁给他。

    徐大夫人怒极,叶璃只得细声安慰着徐大夫人,一边道:“大伯母也别生大哥的气了,大哥可最是孝顺的,若是知道大伯母这般难过不也跟着难过。缘分这种事情谁也说不清楚,指不定大哥明儿就遇到一个姑娘,追着赶着要娶人家呢。”虽然这种可能性几乎等于零。叶璃实在想象不出来徐清尘追着讨好哪个女子的模样。

    “大舅母可是有什么打算?”叶璃也知道徐大夫人不可能专程过来跟她诉苦的。

    徐大夫人点点头,坚定地道:“不能再让他胡闹了,你二舅母打算给清锋相看个媳妇儿。我也一起给他看了两个,你替舅母想想法子,让他一定回去见那些姑娘一面。这孩子心眼多,我一跟他提这件事儿他就跑的没影了。今天说这个忙,明天说那个忙。我也不经常出门哪里抓得到他。”

    叶璃心中顿时一乐,感情是大舅母想要给大哥相亲却找不到人啊?偏着头想了想,叶璃坚定的点头道:“大舅母你放心,到时候璃儿一定让大哥回去。”

    徐大夫人大喜,“那就有劳璃儿了。”

    叶璃笑眯眯道:“大舅母说什么有劳,璃儿也想快点儿有个大嫂啊。”

    ------题外话------

    哎呀~第一公子也愁嫁…阿拉错了,也愁娶啊~公子偶对不起你,留来留去把你再不把你嫁出去就要留成美大叔了~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