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山河祭 > 230.刺客来袭

山河祭 - 230.刺客来袭

所属目录:山河祭      发布时间 : 2016-10-15

  230。刺客来袭

    “关珽,你要杀谁?不如说给本王听听?”

    关珽乍然看到从里面走出来的一头白发的墨修尧心中也是一惊。但是这一次他却并不怎么惧怕墨修尧,在关珽心中他如今是大楚的忠臣,皇上的心腹,而墨修尧却不过是个人人唾弃的叛臣贼子。更重要的是现在这小城内外至少有三千精兵,而墨修尧统共也不过才几十个人。就算墨家军再厉害,关珽也想不出占着如此优势的自己有什么理由失败的。所以,在最初的一惊之后,关珽看向墨修尧的神色又重新变得嚣张而狰狞起来,那双因为这几年暴饮暴食脸上堆满了肥肉而显得更小的眼睛里充满了怨毒和嫉恨。

    不错,是嫉恨。这世上包括身为一国之君的墨景祈在内,估计没有几个男人不嫉恨墨修尧的。坐拥定王府和墨家军这两个当世超横的势力,天下数一数二的盖世武功,俊美出众的容颜,还有一个让所有有野心的男人都羡慕的妻子和可爱的儿子。世人实在时找不到理由不去嫉妒墨修尧的。

    但是关珽对墨修尧的嫉恨却远在所有人之前。当他还跟在少年的还是皇子的墨景祈身边的时候,意气飞扬风采绝伦的定王府小世子就是他羡慕和嫉妒的对象。那边在剿匪的山下,墨修尧一身白衣策马而来,二话不说拿着鞭子狠狠地抽了他一顿。让他当着几千兵马的面前颜面尽失。从那时起关珽就对墨修尧生出了一种发自内心的嫉恨和怨毒,他恨墨修尧的出身首长大人,娇妻来袭。墨修尧如果不是定王府的世子,他怎么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抽他鞭子?他如果不是墨揽云的后人不是墨流芳的儿子,他怎么会有那么好的资质?所以,当初看到定王府倒霉,他也是最高兴的人之一。

    “定…墨修尧,你这乱臣贼子还敢踏足大楚的土地?今日本将军定要将你碎尸万段以报皇恩!”关珽指着墨修尧义正词严的叫道。墨修尧漫不经心的瞥了关珽一眼,淡淡道:“墨景祈用人倒是越来越不挑了,让一个瘸子在外领兵,就算他不担心你再从马上跌下来,也该担心一下底下将士的安危。”凤之遥挥动着折扇笑嘻嘻的接话道:“可不是么?关将军这个身残志坚的模样肯定没法子走着上战场。要是从马上掉下来砸到旁边的士兵可怎么是好?啧…说话皇帝也太不懂爱惜士兵了。”

    “你们…你们!”关珽气的直喘气,他最恨的就是别人提起自己的腿。他是个武将,腿瘸了等于什么都完了。即使是文官,为了朝廷的颜面也不可能让一个瘸子入朝为官的。所以皇上念着昔日的情谊才将自己派到外面来领兵的。其实说是领兵真正上战场的事也轮不到他不过是挂个虚衔罢了。虽然他这几年过得也算不错,但是西南边陲怎么比得上楚京的繁华。而这一切…都是定王府的人造成的!虽然关珽不知道他当初被马踩断了腿是定王府为了推慕容慎镇守碎雪关所为,但是却依然一心一意的将这个罪名按在了定王府头上。不过,关珽的理由是他是墨景祈的亲信,所以墨修尧处心积虑想要除掉他,“我要杀了你们!我要杀了你们!给我放箭射死这些逆贼!”关珽终于忍不住暴怒起来厉声吼道。

    但是他手下的将士们却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听话,毕竟定王府的声望在大楚延续百年在军中更是一个永久不灭的神话,并不是墨景祈想要破坏就能完全破坏得了的。如果给墨景祈二三十年时间,也许可以将定王府在大楚的声望完全抹杀掉,但是五年毕竟是太短了。而且当初西北宣布与大楚决裂的时候那封告天下书可是传遍了大江南北的。普通百姓将士或许不同什么大道理,但是也明白是皇家对不起定王府并不是定王府对不起大楚。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定王没有立刻率领墨家军挥兵京城为父兄报仇,这才百姓们看来已经是定王宽宏大量还念着上百年守护大楚的情谊了。此时关珽要这些将士立刻射杀墨修尧一行人,这些将士纵然不念着定王府的声望也要掂量一下定王府那神出鬼没的神秘麒麟。

    墨修尧似笑非笑的扫了一眼围着客栈周围的士兵,原本还握着弓箭犹豫的士兵在这淡淡的一眼之后也不由自主的放下了弓箭。

    关珽一看士兵竟然不听自己指挥,更是气得脸色发黑,怒吼道:“放肆!你们也要跟着造反么?还不速速将这些逆贼处决!”

    下面的士兵自然是左右为难,他们不想也不愿与定王府为敌,但是关珽是他们的上司,即使这个上司并不得人心但是他们依然必须听从他的号令。凤之遥含笑走出了人群,笑眯眯的对众人道:“其实大家也不用未来,这个问题是很好解决的。”众人疑惑,不知道眼前这风流倜傥的红衣公子准备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只见凤之遥袍袖一挥,一条长鞭从袖中射了出来,直扑关珽而去。众人不过闪神之间,关珽已经被长鞭捆了个结实直接从人群中拉到了凤之遥跟前。也怪方才关珽受了那黄瓜袭击之后发现人

    太多了不方便自己闪躲。于是让人散开了一些,不然的话凤之遥这一拉也未必能将他从人群中拉出来。

    低头看着被自己用鞭子捆得结实的关珽,凤之遥拿折扇撑着下巴笑容可掬的道:“这不就解决了么?这姓关的咱们带走了,你们回去如实上报就成了。放心,他回不来了。”

    众士兵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让出了一条路来。原本关珽带着他们来此并没有经过驻守西南主帅靖边将军的同意,而是接了墨景祈的密旨暗中行事的。所以如果他们回去禀告关珽被人抓走了,靖边将军也不会责罚他们。如此又免了和定王府交手,确实是两全其美。士兵们觉得满意了,关珽可不这么认为。凤之遥话里是什么意思关珽自然听得明白,要是真的被定王抓走了自己这辈子可算是到此为止了,“你们敢!本将军回去以后一定要禀告皇上将你们所有的人满门抄斩!”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完士兵们退得更快了。走在最后的副将还朝凤之遥等人拱手道:“此时关系我们几千将士的身家性命,还请王爷费心处置。”墨修尧微微眯眼,淡然道:“放心,本王不会连累你们的痞女杠上九千岁最新章节。”副将心中一喜,“多谢王爷。”

    看着大楚的士兵退去,凤之遥拎着关珽回头问道:“王爷,咱们是不是先离开这里?”几千士兵入城,这么大的事情是绝对瞒不住的。他们还是先离开这里为好。

    墨修尧点了点头,道:“用过膳了的话就离开吧。”

    一行人拖着一个被帮成粽子的关珽出了城,还在客栈的时候关珽就不停地叫骂,凤之遥嫌他叫骂的不堪入耳,随手从桌上拿起一块抹布就塞进了他嘴里。关珽被油腻腻的抹布熏得直翻白眼只能呜呜的乱叫了。

    出了城还不到十里,当先开路的秦风突然停了下来。后面的众人自然也跟着停下,警惕的注视着周围的一切。秦风冷笑一声道:“出来吧,连藏都藏不好还学别人跟踪偷袭?!”话音未落,几支利箭便嗖嗖的朝秦风射了过来。秦风连马都懒得下,坐在马背上侧身让过了射来的长箭。四周的路边山坡上树上纷纷跃出了许多黑衣蒙面的身影。凤之遥靠着卓靖喃喃自语,“我就知道这一趟南诏之行不会那么痛快。不过…大半天的穿着黑衣蒙着脸真的没问题么?”这大白天,到底还有什么眼色比黑色更醒目啊?卓靖抽了抽嘴角,嫌弃的离凤之遥远一些,淡淡道:“杀手一般都喜欢黑衣蒙脸。”

    “胡说,阎王阁那么多杀手,哪见过他们黑衣蒙面么?”凤之遥反驳,阎王阁号称天下第一杀手组织,但是从来不穿制服。这说明衣着统一对杀手组织是有害无利的。

    “三流杀手。”卓靖平静的道。

    听着凤之遥和卓靖你一眼我一语的冷嘲热讽,让原本应该肃杀紧张的气氛变得让人莫名的想笑。四周黑巾蒙面的杀手们虽然因为遮着脸看不出神色来但是那一双双仿佛要冒出火的眼睛也足够说明他们的愤怒。凤之遥勾起笑容看着对面的杀手,漫不经心的笑道:“其实除了三流杀手,还有一种人必须大白天的蒙着脸。”

    叶璃含笑接口问道:“什么人?”

    凤之遥笑道:“见不得人的人,比如说…大内侍卫!”

    杀手们一片沉寂,却依然掩不住双眼透露出的惊诧的眼神。墨修尧上前一步负手看着将自己团团围住的杀手们,淡然笑道:“大内侍卫?墨景祈此举不过是欲盖名彰,实在是多此一举。”凤之遥笑道:“可不是么,咱们定王府已经跟大楚断绝关系了,墨景祈想杀我们王爷大可以直截了当的派人来。就像刚才在城里一样不是挺好的么?何必这么偷偷摸摸的。不过么……”

    秦风冷然道:“会被我们当成是大楚想要想向墨家军挑衅。”

    众杀手迟疑了一下,领头的人举刀指着墨修尧厉声道:“定王爷,不必多说。咱们是奉命而来若不能带着王爷和王妃的人头回去,咱们自己便要人头落地。得罪了!”说罢,举刀一挥所有人一起向墨修尧扑了过来。墨修尧神色淡然,只是随手一拂衣袖,犹如实质的劲风立刻将两个杀手甩到了一边。墨修尧一动手其他人自然也不会闲着,顿时安静的官道上打杀声响成了一片。

    几个杀手围攻墨修尧不果,心思一动便将目标转向了被墨修尧一只手护在怀里一直没有动手的叶璃身上。四名杀手合力拼尽全力的一阵猛攻引开墨修尧的注意力,另外两名杀手却趁机剑指叶璃。叶璃被墨修尧护在怀中能活动的范围本就不答,眼看着两柄剑就能刺中叶璃,持剑的杀手心中一喜。却突然身子一顿只觉得心口一亮,原本在墨修尧怀中的定王妃已经不知去向,自己心口却插着一柄寒光熠熠的匕首。一直纤细如玉的素手握住匕首的柄,毫不犹豫的抽了出来。顿时血花喷射,慢慢倒下却的杀手视线模糊的看着那美丽温婉的犹如楚京最优雅的大家闺秀的定王妃握着染着自己血的匕首,旋身让开了另一柄袭来的长剑,如一道淡青色的风掠过,他的同伴脖子上绽出了一条细长的红痕……

    弹指间杀了两人,叶璃随手甩了一下匕首上的鲜血皱了皱眉。这几年到底是缺少了锻炼,身手都不怎么灵活了。看起来虽然这一世学了轻功和内功,但是只怕也恢复不到前世最巅峰的时候了。不过…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已经将附近的杀手清除的差不多的墨修尧,叶璃抿唇微笑我的富二代女友。这一世终究是不一样的,就算不能真的恢复到最巅峰的时候也无所谓吧?

    墨修尧清除了他和叶璃附近的人之后就不在动手了。周围的侍卫也自发自动的将刺客与王爷王妃隔离开来,于是叶璃两人除了偶尔动手解决一两个漏网之鱼,倒是成为在场的最清闲的人了。

    “他们在拖时间。”叶璃看着周围纠缠着侍卫们的杀手,皱眉道。墨修尧淡淡道:“他们恐怕也没想到关珽那么废物居然会让咱们出了那座小城。这会儿人手不够自然只能拖延时间。”想要对付定王府的侍卫,特别是其中还有麒麟的时候,没有多出三五倍的人手根本就不可能。眼前这百来人给众人磨牙都不够看。叶璃抬头看着他道:“你是想……”

    墨修尧冷笑道:“等。不给墨景祈一个教训他就不知道什么叫消停。咱们虽然不怕他但是蚊子苍蝇多了也是很扰人的。”

    见墨修尧如此说,想必心中早就有了计较叶璃也不再多说什么。靠着旁边的马儿观摩起众人的打斗。定王府的马儿都是千挑万选的优良战马,即使是现在官道上打成一片,马群也只是跑到路旁的草地上安静的吃着野草,半点也没有惊惶的样子。甚至有几匹马还就站在官道上,趁机踩几个被打倒在地上的黑衣刺客。

    虽然杀手们极力拖延时间,但是前后也不过一刻钟多一些的时间,一群杀手就已经全部躺平在地上了。跟随墨修尧叶璃南下的侍卫们这几天早就受够了无论走到哪儿都有人在暗处监视的日子,好不容易能够活动一下筋骨自然是有些收不住手。等到停手了还一脸意犹未尽的抱怨对手太弱。

    墨修尧自然不可能真的停下来专门等待对方找上门来,一行人只好继续上路。至于官道上的尸体却没有人理会,反正普通百姓也不会走官道,也就不用担心会吓到人了。

    一行人知道第二天已经快要接近碎雪关了,依然没有看到人追上来。若说是墨景祈的人办事拖拉也不至于拖拉到这个程度。墨修尧皱了皱眉,挥挥手吩咐道:“你们几个回去,将沿途所有陈兵重镇的副将都给本王绑了。”几个麒麟听了命令立刻上前,问道:“王爷,杀不杀?”墨修尧淡淡道:“能绑就绑,绑不了就杀。”

    “属下遵命!”他们麒麟怎么会有完不成的任务?当下几个人就决定,一定要将这一路行来十一座大楚驻了重病的城池的副将全部绑回西北去。虽然有些遗憾为什么王爷不是下令绑主将呢?副将什么的听起来就没什么难度。

    闻言,凤之遥有些好奇的问道:“王爷,他们不是没追咱们么?看起来还是挺识趣的啊。”墨景祈肯定不可能只是随便派一拨人刺杀他们一下就算了,而他们一路上也没有隐藏踪迹,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那些镇守城池的将领阳奉阴违,根本没打算来追他们。

    墨修尧唇角掀起一个极小的幅度,冷然道:“让本王空等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凤之遥不由得打了个寒战,归根到底还是墨景祈惹到王爷了吧?想一想,当所有的副将都突然被绑架消失的消息传到楚京之后墨景祈会是什么脸色凤之遥就暗暗的想乐。能够绑走副将自然就能够绑走主将,相信他们从南诏回来的时候一路上会顺畅干净很多。

    “王爷,前面就是碎雪关。你说慕容将军会不会……”

    墨修尧摇头道:“慕容将军为人正直刚正不阿,墨景祈绝不会下这种指令给他的。在碎雪关即使有墨景祈的人想要擅自调动兵马也没那么容易。”

    凤之遥点点头,“说的也是。”

    墨修尧低头对叶璃道:“咱们在永林休息一天,后天早上出关如何?”

    叶璃点头道:“你决定就好,大哥应该也在永林等我们。”看着前面已经遥遥在望的城池,叶璃心中不由感叹。转眼间竟然已经过了五六年了。六年前她还在费尽心思的守护着这座小城,而现在,这里却仿佛已经于他们没有了关系。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229.南下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