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山河祭 > 237.死缠烂打

山河祭 - 237.死缠烂打

所属目录:山河祭      发布时间 : 2016-10-15

  237。死缠烂打

    “启禀王爷王妃,大楚柳贵妃长乐公主求见。”门外侍卫进来禀告道。

    叶璃一想起柳贵妃就觉得膈应的慌,她倒不是不相信墨修尧对自己的感情。而是一只苍蝇总是在跟前飞,但是你却不能一巴掌拍死她总是让人有那么几分不舒服的。

    叶璃也是第一次发现,其实她原本最讨厌的苏醉蝶和不喜欢的叶莹在这个女人面前根本算不了什么?苏醉蝶只是自恋且爱慕虚荣罢了,叶莹也只是自以为是还有一点其实每个人都有的自私。这些比起柳贵妃的死缠烂打真的算不得什么。墨修尧都那么不客气的对待她了,她居然还能找上门来,叶璃都不知道她哪儿来的那么好的心理素质。虽

    然有人说愚蠢的女人才对付女人,聪明的女子只对付男人。但是对上柳贵妃这样的,就算男人再规矩也没用啊。

    看到叶璃脸色难看,墨修尧却反而高兴起来了。叶璃瞥了他一眼,淡淡道:“王爷这么高兴,那王爷就自己去见柳贵妃吧。”

    徐清尘点头道:“璃儿说得对,我看你们刚回来柳贵妃就收到消息专程过来,八成也不是为了来见璃儿的。就别浪费那个精力了,这几天璃儿想必也累了,就先回房歇息吧。”

    闻言,墨修尧怨恨的瞪了徐清尘一眼,双手趴在叶璃的身上不肯放松,“不要,阿璃不要走……”

    徐清尘无语的看着眼前年龄越大越幼稚的男人和一脸无奈的小妹,自个儿起身走了。就算知道墨修尧是在做戏,璃儿偏偏舍不得他能有什么办法?他懒得坐在那儿碍人眼了。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那两个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真心没他什么事儿。回头看了一眼坐在一起腻腻歪歪的两个人,清尘公子无奈的叹了口气。半生都不染情愁的清尘公子实在无法体会这种两情相悦的感情。问世间情为何物…本公子怎么会知道?

    墨修尧又陪着叶璃说了半天好话哄老婆,并且在心中默默地记住了以后就算因为阿璃在意他而感到得意也绝对不能在阿璃面前表现出来,不然阿璃会害羞的。院子里的侍卫看着自家王爷对着王妃极尽谄媚形象全无的模样早就习以为常了,凤三公子说得对,妻管严什么的,实在是太正常了。

    等到柳贵妃和长乐公主被人请进门的时候,脸色已经相当难看了。定王爷哄人的修为还不到家,所以柳贵妃足足等了近半个时辰才得以进门。倒是长乐公主看到叶璃含笑对她眨了眨眼睛,叶璃淡淡一笑对她点了点头。

    伸手朝长乐公主招招手要她过来坐,长乐公主也不客气走到叶璃身边坐下轻声笑道:“定王妃,你和王叔出去玩儿了么?我昨天还说来找你玩儿呢,接过凤三公子说你不在呢嫡女策-盛世女相txt下载。”叶璃点头笑道:“我这几天确实不在,公主是昨儿刚到的?”长乐公主点头道:“你们走得好快,我们坐马车跟不上你们。”柳贵妃走过来,看了看叶璃和墨修尧,问道:“王爷这几日可好?”

    墨修尧靠在叶璃身上,对她的话不予理会。

    柳贵妃不由得变了脸色,咬牙继续道:“王妃,本宫有事与王爷相商,可否回避一下?”叶璃抬起眼皮瞥了柳贵妃一眼,低头看靠在自己身上的墨修尧。墨修尧抬起头来可怜巴巴的望着她,一双黝黑的眼睛在雪色的发丝下显得尤为明亮,“娘子,为夫没有跟她说话,别丢下我……”

    “扑哧……”坐在一边的长乐公主忍不住喷笑出声来,差点被刚吞下喉咙的茶水呛到只能不停地咳嗽,“王妃…定王叔……”长乐公主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在她的心目中定王叔从来都是英明神武高不可攀的,但是现在眼前这个可怜巴巴的望着定王妃的人真的是威风凛凛的定王叔么?叶璃无奈的白了墨修尧一眼,对长乐公主道:“他发疯,你别理他。”墨修尧不悦,俊脸在叶璃身上蹭了蹭,“娘子,这个女人对为夫不怀好意,你要保护我。”

    “乖…”叶璃伸手拍拍他,敷衍道。抬起头看向柳贵妃,叶璃正色道:“贵妃,你吓到我们王爷了。”柳贵妃绝美的容颜有瞬间几乎扭曲,强笑道:“叶小姐说笑了,王爷智勇无双怎么会被我吓到?”叶璃淡然道:“那可不一定,死缠烂打的女人最可怕了,我们王爷素来最怕那些没脸没皮的女人。你看看他是不是被吓到了?”墨修尧连连点头,虽然看不到他的脸,但是那毫不犹豫的点头的动作却也让柳贵妃丢尽了颜面。

    “叶璃,你——”柳贵妃终于忍不住扯去了她极力维持的良好修养厉声叫道,却什么都还来不及说便被移动阴冷的视线打断了到口中的话。

    墨修尧将头靠在叶璃肩上,侧过脸来银色的发丝遮住了他大半的容颜,但是那一双眼眸却带着仿佛从地狱中带来的阴寒和狠戾之气直直的盯着柳贵妃。柳贵妃曾经无时无刻不在期盼这个男子能够正眼看自己一眼,当时当墨修尧的视线真的落到她身上的时候,她却发现自己仿佛整个人仿佛被冻结了一般。即使心中的恐惧几乎已经将她整个人都占满了,但是她却僵硬的连动也不敢动一下。那双俊美深邃的眼眸中带着前所未有的杀气,柳贵妃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是否看花了眼,在墨修尧的眼中看到了一闪而过的血光。

    “既然…既然王爷有事,本宫就先告辞了。”说完,仿佛身后有恶鬼在追她一般,柳贵妃毫不犹豫的往院外走去,就连叫长乐公主一起回去都忘了。

    叶璃和长乐公主面面相觑,不懂之前还死缠烂打的不肯离去的柳贵妃怎么这会儿像是见了鬼一样的跑了。

    “王爷,你做了什么?”叶璃挑眉问道。墨修尧无辜的眨了下眼睛,“本王怎么会对她做什么?阿璃跟长乐好好聊聊吧,本王还是去找凤三一起喝杯酒吧。”叶璃知道他是找凤之遥有事,点了点头看着他起身离去。

    等到墨修尧走的看不见生硬,长乐公主才放下一直捧着的茶杯伏在桌子上咯咯的笑了起来。叶璃无奈的看着她道:“有这么好笑?”长乐公主笑弯了眼睛,抬起头来看着叶璃道:“当然好笑了,若不是王妃也在这里,我当真不敢相信那是定王叔了。”

    叶璃伸手拍拍她浅笑道:“你以为定王是什么样子,无时无刻都霸气纵横么?人都是要过日子的,私底下自然随意一些。倒是你,之前一直没有机会好好聊聊。安溪公主大婚,又没有皇子来参加你一个公主跟来做什么?”

    长乐公主脸上的笑容渐渐带去,淡笑道:“自然是父皇有命,要我代表皇室来参加南诏公主的婚礼了。”

    叶璃轻哼一声,冷声道:“大楚的皇子都死绝了么?要你一个公主单独前来?还有那柳贵妃,她既然是后宫嫔妃,按大楚的规矩她比你更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才对。”长乐公主道:“听说柳贵妃是她自己求着父皇要来的,这几年父皇越发的信任柳家宠爱柳贵妃了,想必答应她这种要求也不是什么怪事噬道全文阅读。不过…我现在才知道柳贵妃求着父皇前来原来是想要见定王叔的。”

    叶璃伸手拉着长乐公主的纤细的玉手,正色道:“长乐,你别转移话题。跟我说,你父皇让你来南疆到底是为什么?他是想要你和亲么?”

    长乐公主一怔,轻咬着贝齿笑道:“果然是瞒不过定王妃和定王叔的。父皇…父皇不是想要让我和亲,他是想要…把握送给南诏王。”闻言,叶璃脸色一沉,“墨景祈疯了么?你是大楚的嫡长公主,和亲也就罢了,什么叫把你送给南诏王?”长乐公主握住叶璃的手,浅笑道:“我知道王妃是关心我。不过…是送还是和亲其实也没什么差别吧。皇家的女儿不就是这个用处的么?”

    看着少女脸上淡淡的笑容和黯然,叶璃心中微微发疼,低声问道:“你母后怎么说?”

    长乐公主蹙眉,“母后自然是不同意的,母后说纵然要和亲也要按规矩来,但是父皇却执意不肯。我走之前,母后跟父皇吵了一架,被父皇关在了宫里。临走的时候…父皇也不准我见一见母后,也不知道……”

    说到此处,原本极力想要用笑容掩饰自己心情的少女终于还是忍不住留下了眼泪。想起最后一次见到母后的时候母后望着自己歉疚的神色,长乐公主就忍不住眼眶一热,泪珠忍不住的直往下落。叶璃却是明白了,墨景祈此举不仅仅是为了和南诏联姻,分明还想借此举羞辱皇后和华家。但是就算墨景祈对皇后和华家再怎么不满,他难道忘了长乐也是他的亲生骨肉么?

    看着眼前的娇美少女,叶璃轻叹了口气,问道:“你当真就打算听从你父皇的安排么?我虽然没有女儿却也是有孩子的,若是孩子遇到这样的事情,做母亲的当有多伤心。你那个父皇不说也罢,倒是你母后…你若当真就这么被送给了南诏王,我只怕你母后要愧疚一辈子的。”

    长乐公主抬手擦了眼泪,一边哽咽的道:“从前我跟王妃说,若是大楚将来需要和亲,我身为公主自然是义不容辞的。只是现在我才知道…所谓的公主的责任不过是我自己自以为是罢了。父皇根本就不需要我这个做女儿为他和亲,链接两国友谊。他想要的不过是看着外祖父他们和母后不痛快,想要让华家丢脸罢了。那日母后去跟父皇说我的婚事,我在门外也听见了。父皇说不会让我光明正大的和亲,也不会把我留在楚京。以我的身份,若是和亲别国最低毕必然也是皇子正妃。他说我将来若是胳膊肘往外拐必然会帮着别人对付他。若是嫁在了楚京也必然会拉拢夫家帮着华家给他找不自在。所以他才要将我送到南诏,却要我永远也做不了南诏王后,只能做个名分低等的嫔妃。”

    听了长乐公主的话,叶璃在心中忍不住想要狠狠地抽墨景祈一顿。叹了口气道:“公主,我让人带你离开这里?”

    长乐公主摇摇头道:“多谢王妃,不必如此了。长乐既然答应了父皇来南诏,就不会中途逃避的。只求王妃,将来若有机会能够照拂我母后和华家一二。”

    叶璃还想再劝长乐公主,却有侍卫来禀告大楚的宫女来找长乐公主了。想必刚才柳贵妃惊慌而去,回到了院子里才发现长乐公主还在这里,这才派人来寻找的。长乐公主站起身来笑道:“王妃,我先走了。对了,你小心一点柳贵妃,那个女人疯的很。”

    叶璃点头,低声嘱咐道:“你自己小心一些,有什么事情要帮帮忙的就派个人来跟我说一声。”

    “多谢王妃,告辞。”

    还有一两日便是安溪公主的婚期,南诏百姓对这位王太女还是十分尊敬的。整个南诏王城也是热闹非凡,有不少南诏百姓专程从外地赶来王城共襄盛举。一间明显是大楚人来的茶楼里,叶璃坐在窗口悠闲地喝着茶,墨修尧靠在椅子里冷眼看着对面两个十分碍眼的男人,“你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韩明晰优雅的抿了一口杯中美酒,神色慵懒笑容可掬,“王爷这是什么话?安溪公主的大婚可不是小事,在下是商人,商人逐利在下为何不能在此?”

    墨修尧危险地眯了下眼睛,冷然道:“既然如此,你就去做你的生意,来找我们做什么?”

    韩明晰放下酒杯,诚恳的道:“王爷误会了,属下没有来找您,属下求见的是王妃虚无神在都市最新章节。是你自己跟来的。”

    “呵呵…”坐在韩明晰身边的真是明月公子韩明月,虽然已经不复当年明月公子的风范,但是显然这几年韩明晰还是将自己的兄长照料的不错的。韩明月眉宇间有几分沧桑之意,整个人精神却还算不错。

    看到墨修尧变了脸色,韩明月也不由一笑。又担心墨修尧迁怒自己弟弟,便开口道:“这么多年,难得见王爷变脸。”虽然这几年韩明月一直住在璃城,苏醉蝶也早已不在人世。但是当初的兄弟情义到底是回不去了,韩明月也不发再装着什么也没发生过的一般直呼墨修尧的名字。王爷,这个称呼便是说明了他们现在的关系和距离。

    韩明晰轻哼一声,挑了挑剑眉,王爷不是经常变脸的么?所以说他大哥识人不清么。

    “好了,明晰你特意来南诏一趟可是有什么要事?”看墨修尧当真要发作了,叶璃连忙出声打断。

    韩明晰神色一整,点了点头道:“不错。我送瑶姬回楚京之后与冷皓宇见了面,正是他又是要我转告王爷王妃。”

    见韩明晰如此,墨修尧和叶璃也知道必定是极重要的事情。否则冷皓宇不会要韩明晰传信而不是直接派人送信回璃城就好了。叶璃微微蹙眉,道:“楚京出什么事了?”韩明晰摇头道:“楚京倒是没有出什么事,但是墨景祈只怕要出事了。”

    墨修尧不屑的哼了一声,墨景祈要出事了很稀奇么?连自己亲弟弟都想要弄死他可见他有多么的找天怒人怨,不出事儿在奇怪呢。

    韩明晰一看两人的神色就有些明白了,笑道:“看来不只是一拨人想要对付墨景祈啊,难道王爷这边也知道了什么?让我想想…是墨景黎?”

    叶璃不答,笑问道:“你们要说的想必不是墨景黎了?”

    韩明晰笑道:“当然不是,是柳家。”

    柳家?叶璃有些意外,虽然他们之前猜到了柳家很有野心,但是要对付要对付墨景祈却是为了什么?如今墨景祈最信任的柳家,最宠爱的是柳贵妃,对付墨景祈对他们能有什么好处?

    墨修尧稍一皱眉,很快反应过来问道:“柳家想要扶柳贵妃所生的皇子登基?”

    韩明晰眼中闪过一丝赞赏,点头道:“不错。说起来墨景祈的运气不错。原本柳家打算近期动手,接过墨景祈突然将柳丞相派到南诏来了。让柳家一时间乱了手脚才让咱们的人看出了端倪。不然指不定咱们收到的消息就直接是大楚换皇帝,墨景祈驾崩了。”

    叶璃忍不住抚额,墨景祈这个人到底是怎么才能把自己弄得这么众叛亲离的?

    墨修尧不为所动,“这算什么重要消息?冷皓宇闲的吃撑了没事干么?”

    墨景祈死不死跟他有什么关系?墨景祈死得越惨他越开心,虽然不是自己动手的总是有几分遗憾,但是有人愿意代劳他也不介意。韩明晰翻了个白眼,“若真是如此,自然没有人会关心这件事。但是冷皓宇说此事似乎不单单是柳家的手笔,似乎还有北戎和北边一些部落的身影在里面。只怕墨景祈驾崩之日就是这些人倾国之力进宫大楚之时。”

    “北戎和北边的部落都插手了?”

    韩明晰点头道:“不然以柳家的本事没有人背后支持哪有胆子谋朝篡位?”

    叶璃凝眉,沉声道:“长乐公主…只怕有危险。”

    墨修尧点头道:“有人想要离间墨景祈和华家。从长乐公主下手自然是最好的。”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236.打劫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