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山河祭 > 238.混乱新婚夜

山河祭 - 238.混乱新婚夜

所属目录:山河祭      发布时间 : 2016-10-15

  238。混乱新婚夜

    南诏的婚礼与中原大不相同,安溪公主和普阿的婚礼是在王宫前的广场上举行的。不只是南疆的贵族和各国的使者们,还有南诏的普通百姓也聚集在广阔的广场上载歌载舞庆贺公主大婚。

    虽然西北不大,甚至还不算一个真正的国家,但是南诏依然将墨修尧和叶璃安排在了最靠近南诏王和新婚夫妇的位置。就连大楚和西陵的使臣尚要排在后面。虽然柳丞相因此而心中有些不悦,但是他并不是莽夫自然也不会为了这种事情直接和墨修尧对上。雷腾风脸色依然难看,剑眉紧锁。显然道中被劫又丢失了刚到手的药物的事情让他很是忧心。偏偏这一次镇南王为了让儿子独当一面,并没有跟着一起来,让雷腾风即使有时也找不人可以商量。

    安溪公主穿着一身雪白的绣着精致蓝色花纹的礼服坐在新郎身边,平时看上去英姿飒爽的女子也凭空多了几分清丽潋滟。

    舒曼琳一身圣女的黄色罗衣,妆容精致,只是含笑坐在南诏王下手,却仿佛比新娘子更加耀眼。若不是还有一位更加绝艳清冷的柳贵妃在座,只怕多数人的目光都要落到她身上去了。

    凤之遥就坐在叶璃和墨修尧之后,看了看在座的女眷调笑道:“哎呀,王妃,你仿佛被人比下去了啊。”

    叶璃抿唇淡淡一笑,并不答话。跟新娘子抢存在感这种事情她才不要去做呢。墨修尧低头看看自己身边的妻子,一身淡青色罗衣,挽着一个简单灵巧的发髻,两支青玉发簪斜斜的插着。看上去清丽婉约,在月光和灯火下,更加显得眼波盈盈,婉约动人,“在本王眼里阿璃才是最美的。”

    叶璃含笑看着他,笑盈盈道:“定王爷,说的再好听我也不会忘记你还有一位红粉知己眼巴巴的盼着你呢。”

    墨修尧当然也察觉到了某人的视线,不屑的嗤了一声道:“阿璃不喜欢,本王让人将那对眼珠子挖出来就是了。”

    “我要眼珠子干什么?吃么?”叶璃翻了个白眼。

    墨修尧认真考虑了一下,道:“不好吃,喂墨小宝。”

    叶璃彻底无语了,不好吃,所以喂墨小宝。他是这个意思么?其实墨小宝真的是他从外面捡回来的吧?

    狠狠地瞪了墨修尧一眼,“不喂墨小宝,喂大宝如何?”墨修尧一眨眼睛就明白叶璃嘴里的大宝是谁了,皱眉道:“不吃。”

    背后的凤之遥听得汗流浃背,他的嘴到底有多贱才会多嘴啊?还有前面的两位到底要多大的能耐才能偏题偏到这种程度啊?拜托你们不要在人家的婚礼上讨论这种凶残的话题好不好?安溪公主如果以后婚姻不幸,绝对是被你们俩给害的!

    “王妃…长乐公主似乎没有出现平步青云。”终于,凤之遥还是受不住前面那越见凶残的对话,出声提醒道。叶璃往对面大楚使臣那一桌望去,果然没有看到安溪公主,倒是看到一直直勾勾的盯着墨修尧的柳贵妃唇边露出一丝诡异的笑意。叶璃皱眉想了想,回头对凤之遥低声吩咐了几句,凤之遥脸色微变,终于趁着人不注意悄悄地退出了广场。

    凤之遥的悄然退场并没有影响到任何人,墨修尧依然和叶璃低声自若的谈笑。虽然两人都没有打算和新人抢存在感,但是会场上注视着他们的目光却一点儿也不会少。墨修尧不经意的往对面望去,正好看到墨景黎望着自己身边出神的模样,以及雷腾风若有所思的神色,眼中闪过一道冷光。轻哼了一声,对着墨景黎嘲讽的一笑。

    墨景黎自然也看到了墨修尧脸上的冷笑,却并没有偷看别人妻子被抓住了的窘迫感,反而傲然的瞪视着墨修尧。墨修尧手中酒杯往前举了举,无声的道:“祝你一切顺利。”

    墨景黎虽然一贯看墨修尧不顺眼,但是他的一举一动却依然十分关注。自然也看明白了墨修尧的语义,原本也没放在心上,却在看到墨修脸上似笑非笑的笑容时心中不由得一颤,总觉得好像自己有什么事情被墨修尧看穿了一般。这种仿佛自己最隐秘的事情被敌人知道了的感觉让墨景黎觉得非常的不舒服,自然没有心思再去看叶璃了。

    等到南诏王亲自为安溪公主和普阿举行里婚礼之后,早早的就回宫去了。然后整个广场才真正的成了欢乐的海洋,包括安溪公主和她的新婚夫婿一起,所有人载歌载舞十分开怀。在这一片欢乐之中,叶璃和墨修尧坐在最不起眼的角落里注视着眼前的一切,“南疆的婚礼虽然不及中原正式,却更加热闹。”叶璃低声笑道。

    墨修尧饶有趣味的看着底下欢歌笑语的跳着舞蹈的人们,问道:“阿璃,咱们要不要也下去与他们同乐?”叶璃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道:“你喜欢就自己去,我不会跳舞。”墨修尧有些遗憾,不过很快又想开了,“那就算了,我也不想看到阿璃在别人面前跳舞。”

    “王妃……”卓靖出现在两人身后,在叶璃耳边低语了几句。

    叶璃皱了皱眉,抬头对墨修尧道:“长乐那边出事了,我们先走吧。”

    墨修尧虽然和长乐公主并不太熟,但是到底还是华皇后的亲生女儿而且墨修尧对那小姑娘也颇有好感,和她父皇完全不一样的孩子。点了点头,拉起叶璃要走,却被身后传来的声音拦了下来,“王爷,这么早您就要回去了么?”

    柳贵妃不知何时已经走了过来,即使是在这灯火下的夜幕中人潮涌动,柳贵妃却依然是一身白衣恍若高山寒雪,令人惊艳却不敢亲近。

    墨修尧凝眉,漠然道:“与你何干?”

    柳贵妃极淡的一笑,道:“现在各国使节都还在呢,定王就要提前退场未免对主人不敬?”在场的三人本就是众人目光聚集的中心,几句话的功夫,墨景黎雷腾风等人的目光都已经扫了过来。

    叶璃秀眉一皱,看了墨修尧一眼道:“柳贵妃说的是,既然如此,王爷…你就先不用陪我回去了,我自己先回去就是了。”不只是长乐公主那边的问题,安溪公主这边也需要人看着。

    墨修尧犹豫了片刻,已经明了叶璃的意思。却依然做出担忧的模样,“你一个人回去可以么?”

    叶璃浅笑点头,柳贵妃狐疑的打量了叶璃一眼问道:“叶小姐怎么了?”叶璃淡淡道:“今晚人太多了本妃有点不舒服罢了,有劳柳贵妃关心了。”

    “是么?”柳贵妃不置可否,但是显然叶璃独自离去对她来说是极为高兴地,竟难得的对叶璃缓和了颜色,“那叶小姐早些回去休息吧。”叶璃懒得理会这个脑子有问题的女人,对墨修尧点点头带着卓靖离开了广场。

    一回到驿馆刚进了院门凤之遥就匆匆的迎了出来,脸色有些难看,“王妃娱乐平行世界txt下载。”

    “长乐公主怎么了?”叶璃问道。凤之遥脸色阴沉,道:“长乐公主被送进王宫了。”

    叶璃皱眉,“什么时候的事情?”凤之遥道:“就是我们去参加婚宴的时候,我回来晚了一步,长乐公主已经被送进宫了。”

    以定王府在南诏王宫布下的细作,未必不能将长乐公主带出来。但是那代价必然是暴露了定王府的细作还有带出了长乐公主之后的一系列麻烦却不是凤之遥能够做得了主的。叶璃略一沉思,道:“南诏王刚刚回宫不久,按照南诏的习俗…咱们现在进宫,或许来来得及!”凤之遥眸中闪起一丝亮光,“多谢王妃!”

    这次跟来南诏的人并不多,但是叶璃要进南诏王宫也只需要凤之遥秦风卓靖林寒以及两名麒麟也就足矣了。一行人绕过了喧闹的王宫前广场,丝毫没有惊动宫中侍卫便潜入了王宫之中。之前凤之遥已经查清楚了,长乐公主被直接送进了南诏王寝宫。所以他们一进宫也就直奔南诏王寝宫而去了。只是他们刚刚才到寝宫外面,就听到里面传来了喧闹声,“有刺客!”凤之遥一惊,“被发现了?”

    秦风摇头,伸手按下了想要拔剑的凤之遥,“南诏王宫的防守没那么厉害。”

    他们几个除了凤之遥以外,都绝对是一等一的隐匿高手,只要时刻小心,以南诏王宫侍卫的本事根本不可能发现他们。

    果然,闻讯而来的侍卫连望也没有往他们这边望一眼,纷纷冲进了寝宫中,寝宫里立刻就想起来兵戈撞击的打斗声。叶璃抬手对着身后的众人打了个手势,身后两名麒麟和卓靖林寒分成两队分别从左右方绕道往宫殿奔去。很快,四个黑影出现在寝宫的房顶上,其中一人朝这边打了个手势,凤之遥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身边的秦风一把抓住往对面的宫殿房顶上飞了过去。

    好不容易站稳了,那四个人影已经消失无踪了,凤之遥无奈的道:“秦兄,在下轻功还不错。还有,刚刚那几个手势是什么意思?”

    凤之遥虽然也和麒麟接触过一些,但是还是不太明白这些人的行为方式。秦风淡淡道:“手语。王妃要他们分两组交错查看前面的情况,他们说这边安全。”

    凤之遥嗤之以鼻,“哪用这么麻烦?高手都是直接往里冲的。”像这样进去急着救人的话,黄花菜都凉了。

    秦风淡淡看了他一眼,道:“所以高手都死得快。王妃说很多时候虽然牺牲是不可避免的,但是普通战士的命也是命,就算不可避免也应该尽量减少。”凤之遥一怔,无言的摸了摸鼻子。

    很快,一个黑影又在里面的房檐下露,划出了一个极短的手势。秦风起身道:“快走,里面不是刺客,应该也是来救长乐公主的人。”

    等到两人赶到寝宫最里面的寝殿前时,殿前正打成一团。凤之遥放眼望去竟看不到那四个人藏在哪里。叶璃不知何时出现在两人身边,问道:“下面是华家的人?”凤之遥眼神动容,定定的盯着下面的激战中的人,道:“应该是,除了华家我想不出来还有谁会来救长乐公主。但是…他们为何非要等到现在才出手相救?”再怎么说在路上总比在南诏王宫要方便救人得多吧?

    “自然是有什么原因让他们只能在南诏王宫里救人。”叶璃道,“进去看看长乐公主。秦风,你看着这里。”秦风点头,“王妃请放心。”

    要避过殿前那么多侍卫的耳目进入寝殿自然是不容易,所以叶璃并没有如此。而是带着凤之遥在房顶上移动着位置,来到一处当定之后定了下来,指了指下面道:“这里是南诏王的寝宫。”

    只见叶璃飞快的取下了房顶的琉璃瓦,中间没有发出半点声响。很快,殿中的一切就落入了他们的眼中。叶璃选的位置极好,从上往下写看过去,正好看到寝殿大半个房间。而房间里的人,因为被房梁当着,除非走到这个洞下面来,否则很难看到自己的房顶被人揭了一个窟窿。凤之遥看着叶璃从房顶的洞口下去,无声的站在了房梁上蛮尊txt下载。房间里的人对此却没有丝毫的察觉。

    南诏王脸色阴沉的盯着坐在不远处的软榻上的长乐公主,眼中闪动着淫邪的**和阴狠的怒气。这是大楚的嫡长公主,虽然年纪还不大,却已经是个小美人了。只要再过两年,想必会超过自己曾经那个有南诏第一美人之称的女儿栖霞公主。本来这样的公主,他是不太可能娶到的,大楚历来也极少见公主送出去和亲特别是嫡长公主。虽然他不知道大楚皇帝为什么会将最尊贵的公主这样送给他,但是对于这份礼物他还是及其满意的。

    长乐公主坐在软榻上,紧张的盯着紧闭的殿门口,被拢在衣袖中的手紧紧地拽着。南诏王目不转睛的盯着她,丝毫不将殿外的刺客看在眼里,盯着长乐公主娇美的容颜露出迫不及待的垂涎之色,“真是个小美人儿,大楚的公主果然与众不同。你不用担心外面的刺客,别说区区十几个人,就是再有十倍的人也休想从南诏王宫活着出去。”

    长乐公主身子一颤,惊恐的望着门外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焦急之色。看到她变了脸色,南诏王更加得意起来,“哈哈…我的小美人儿,还是乖乖地从了本王吧。只要你乖乖地,本王可以给外面的那群人留个全尸。”

    长乐公主咬牙,突然起身朝着门外从了出去。南诏王怎么会放任他冲出去,伸手一拉就将她一只手臂紧紧的扣住了,“小美人,急什么……哈哈…”长乐公主不停地挣扎着,但是她一个柔弱少女又怎么是南诏王的对手,被牵制的手臂半丝动弹不得,脸上也露出痛苦之色。她干脆不再往外跑,扬声叫道:“不管外面是谁,我不要你们救,快走!”

    殿外打斗的人显然听到了她的声音,立刻有人道:“公主,属下一定救你出去!”

    “全部都走!本宫不要你们救!”长乐公主清亮的眼眸流下了泪水,厉声叫道。看着南诏王得意的狞笑和凑向自己的脸,长乐公主娇美的小脸上闪过一丝决绝。

    长乐公主突然举起依然自由的右手,一道寒光从衣袖中划出。长乐公主手中多了一把寒光闪耀的匕首,毫不犹豫的刺向南诏王握住自己的手。南诏王怎么肯让她刺刀,立刻放手让长乐公主刺了个空。

    没想到眼前这娇娇弱弱的女子竟然会如此大胆,南诏王恼羞成怒一个耳光挥了过去将长乐公主打得都倒在地上,唇边溢出一丝血丝。

    长乐公主跌坐在地上,抬起头来冷冷的看着南诏王,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惧怕,反而带着身为高贵公主的傲然和对南诏王的蔑视,“就凭你还不配羞辱本公主!”

    说罢,长乐公主毫不犹豫的举起匕首刺向了自己的胸口。

    嗖——房梁上一道绿光射了下来,不偏不倚的打在了长乐公主手中的匕首上。巨大的冲劲竟将匕首斜斜的撞飞了出去。一只碧绿的簪子也同时钉在了不远处长乐公主身边的柱子上。

    南诏王愕然看着这突如其来的情况,抬头向房梁上望去。却见一身青衣的叶璃毫不在意的坐在房梁上朝自己微笑点头。南诏王一愣之下回过神来正想开口呼叫侍卫,却只见跟前青影一闪,叶璃已经到了他跟前,一把匕首毫不犹豫的架到了他脖子上。

    叶璃无奈的看着长乐公主道:“你这丫头下手真够狠。那一道下去你连半口气都不用喘就能直接去见阎王了。”

    “王…王妃…”长乐公主怔怔的望着叶璃,显然不能明白叶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南诏王沉声道:“定王妃,你这是什么意思?”

    叶璃无奈的道:“一时情急实属无奈,南诏王见谅。”

    叶璃当真挺无奈的,既然不能杀南诏王,她原本没打算出现在南诏王跟前。所以正在考虑怎么不露痕迹的弄晕南诏王带走长乐公主,谁知她还没来得及出手下面就出现了这一幕,为了长乐公主的小命叶璃也只能出手打偏了她手里的匕首,也同时将自己暴露在了人前。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237.死缠烂打
下一章:239.长乐无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