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山河祭 > 246.群英共聚

山河祭 - 246.群英共聚

所属目录:山河祭      发布时间 : 2016-10-15

  246。群英共聚

    打斗中双剑是不是的相撞,迸射出炫目的火光,然而坐在亭中的三人却十分诡异的没有听到任何兵器相撞的声音。叶璃靠坐在凉亭的柱子上,双目微闭认真的感受着空气中的气劲流动,终于慢慢的寻找到了那不易察觉却看得无与伦比的气劲颤动,那是两人交手之时互相的内力撞击所造成的颤动。

    这一战,持续了整整两个时辰。但是观看的三个人即使谁都没能真正看清楚一招半式却依然没有一丝一毫的不耐。叶璃突然感觉到空气中一阵精锐的冲击直刺自己的大脑而来,连忙睁开了眼睛。正好看到一蓝一白两道人影各自往两边退去。

    “大哥!”冷流月轻呼一声,飞身扑了出去伸手护住了身子摇摇欲坠的凌铁寒。凌铁寒放开了冷流月的手,摆摆手示意她不必担心,才回头看着墨修尧笑道:“定王果真是天纵奇才,本座佩服。”墨修尧虽然还站的笔直,但是他的脸色也并不比凌铁寒好看,只是两人眼中都写满了畅快愉悦之意,笑道:“凌阁主修文精湛,本王同样佩服。今日一战,本王受益匪浅,多谢凌阁主了。”

    凌铁寒朗笑一声道:“咱们也不必说这些场面话了,能与定王一战本座也不虚此行了。本座先行告辞,就不打扰定王和王妃了。”

    “凌阁主慢走。”叶璃步出凉亭轻声道。走到墨修尧身边看了看他,耗力太过,内力耗损也十分严重,还有一些不算重的内伤。在这种势均力敌的高手级比武中算是轻的了,心中微微松了口气。

    目送凌铁寒三人下山,叶璃才扶着墨修尧进了凉亭坐下,问道:“伤得如何?现在能下山么?”

    墨修尧有些无奈的苦笑道:“这几年疏于练功,我好像伤的比凌阁主重一些。”

    若论勤于修炼,墨修尧确实不如凌铁寒。不说西北那么多的军政民务需要他亲自过问,就是他定王的身份就注定了他无法将大量的时间用在武功修为上。而凌铁寒每年至少有半年时间要闭门苦修。若说凌铁寒如今的成就是三分的天赋七分的苦修的话,墨修尧则要倒过来是七分的天赋三分的苦修了。只是如今看来,到底是勤于修炼的根基更加扎实一些。墨修尧不得不承认,自己就算不会输给凌铁寒,但是到底还是要稍逊半筹。

    “本就不是同道中人,还是王爷也打算去做个武林第一人?”叶璃并不打算安慰他,只是淡淡道。墨修尧武功再高,他需要专注的地方终究还是墨家军,是西北民生。就算他成了天下第一高手,也没法子只靠他一人就横扫天下的。努力提升自身实力是没错的,但是如果为了一味的提升各人的单体实力而忽略大局,那只能说是本末倒置。

    墨修尧原本也没有纠结这方面的意思,在叶璃跟前说更多的是求安抚的意思。听叶璃这么说自然也不在意,笑道:“这地方不错,回了城里反而有人打扰。我要在这儿休息一会儿,阿璃等我可好?”叶璃点头答应下来,墨修尧便不再多话坐在凉亭里闭目运行起内力为自己疗伤了。

    墨修尧这一坐便是坐了整整半日和一个夜晚,也不知道山下是不是因为那位慕容小姐的原因,这一天竟也没有人上山游玩。

    叶璃也没有打扰墨修尧,晚上随意的在离凉亭不愿的地方采了几个还有些青涩的野果吃了。第二天一早,朝阳从东边的云海升起时墨修尧终于睁开了眼睛。

    刚刚睁开的双眸闪过一道精芒,原本还显露于外的冷淡似乎也多了一丝的温润之意。墨修尧侧首看到靠在一边的柱子上睡着的女子,眼中更涌起无限柔情。墨修尧一站起身叶璃就睁开了眼睛,“好了?”

    “辛苦阿璃了,在睡一会儿吧?”墨修尧将她搂过来看在自己身上,轻声道。叶璃摇摇头,在他怀里靠了一会儿道:“还是下山吧。我有些饿了,你一天没吃东西肯定也饿了。”一晚两晚的不休息对他们来说也没有什么何况她还靠着睡了半夜,倒是没有必要的情况下叶璃一般不喜欢自己饿肚子。墨修尧搂着她低声笑道:“好,那就下山吧。”

    墨修尧和叶璃一夜未归的事情并没有影响到什么人。任琦宁倒是注意到了但是他自己事情也很多,自然也无暇去过问这两个他连身份都还没查到的人的行踪。所以一大早城门开了以后墨修尧和叶璃漫步京城回到客栈,也没有引起什么人的注意。两人坐在客栈的大堂里点了早膳一边用膳一边听着同样用膳的人们讨论着昨天昭宁寺发生的事情。

    那位慕容小姐那样的排场出现在昭宁寺自然引起了无数人的注意。据说在那寺门口一阵突如其来的微风吹落了慕容小姐的面纱,面纱下面的女子是如何的姿容绝代国色天香,引得多少江湖豪杰沉醉。好好地一个佛门圣地也凭空的多了几分旖旎之意。

    叶璃听得有趣,侧首问墨修尧道:“那慕容小姐当真如此风华绝代?”她也是见过那位慕容小姐的,虽然因为遮着面纱只看到了一双眼睛,但是叶璃觉得至少那双眼睛还比不上苏醉蝶柳贵妃甚至是瑶姬。那样一双眼睛下,叶璃觉得就算慕容小姐真是个美人也绝不到风华绝代的地步。

    墨修尧淡然道:“不过尔尔。”叶璃偏着头看他,莞尔笑道:“王爷眼光高。”这世间艳名远播的女子墨修尧几乎都见过,也难怪看不上慕容小姐这样的美人了。墨修尧似笑非笑的看着叶璃轻声道:“本王自然是眼光高的,不然怎么会有阿璃这样的好娘子?”叶璃撇嘴,她是他选的么?不过这么些年叶璃也明白了,如果当年墨修尧当真不想娶她的话多得是办法阻止这门亲事,“那还要多谢王爷看得起?”

    “娘子别客气,为夫也要多谢娘子不嫌弃。”这两个人谁都不是省油的灯,若是铁了心不想要那场婚事

    ,别说是墨景祈指的婚,就算是天王老子也能让他们给折腾没了。

    “这慕容家是什么意思?”叶璃凝眉低声问道。刚好在寺门口被风刮落了面纱,这种莫名其妙的巧合实在是让人无语。用过面纱的人才知道,那玩意儿究竟要多大的风才能将之刮落。

    墨修尧轻哼一声道:“选婿么…这世上也不是所有人都爱财,万一到时候去的人少了,慕容家岂不是没面子。到时候出面争夺的权贵公子必定也觉得面子。”叶璃挑了挑眉,墨修尧现在无事一身轻,也不乐意思考问题了。耸了耸肩,她也不太乐意想这些问题,反正有大哥在嘛,“好吧,咱们还是看热闹就好了,想多了也没用。”墨修尧满意的点头,“娘子你终于能明白为夫的用心了。”

    很快就到了众人期盼已经的武林大会,武林大会举行的地点就在慕容世家外面那一片宽阔的可以建成一个大广场的空地上。

    大会当天,墨修尧和叶璃去的不早不晚,到了慕容世家的时候会场已经是一片人头攒动,人山人海。还的不仅有江湖高手王孙权贵,还有有空来凑热闹的安城百姓们。

    让叶璃有些吃惊的是,就连镇南王和墨景祈都亲自来了。镇南王也就罢了,他是西陵人又是四大高手之一,出现在武林大会上自然也算是名正言顺。但是墨景祈这人,别说做皇帝时就是当皇子的时候也没有离开过楚京。难不成这慕容家的吸引力竟是比他自己的命还要重要不成?

    “修尧?”看到墨景祈,叶璃第一反应就是回过头去看墨修尧。墨修尧低头对她淡淡一笑道:“不必担心,我现在不会对他动手。”

    如果是六年前突然见到墨景祈,墨修尧还很有可能会一时冲动忍不住当场杀了墨景祈。但是六年之后当初的那份刻骨的仇恨依然还在,但是那样的冲动却已经渐渐地消失。他不会让墨景祈那么痛快的死去,他要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见墨修尧却是很平静,叶璃才放心的继续打量。这才发现墨景祈身边跟着的人竟无力例外都是一等一的高手,虽然比不上墨修尧等人但是随便一个放到江湖中也绝对是名震一方的人物,这让叶璃不得不怀疑,墨景祈是不是将大楚皇族所有能调动的高手都调动出来了。虽然墨景祈兄弟都让人膈应的慌,但是比起来墨景黎的胆子至少还比他的皇帝哥哥要像样一点。

    最前面的位置摆放了不少的桌椅,桌上还放着特意从大楚南方购买来的新鲜时令水果。这些位置自然都是专门给有身份有名望的人坐的,墨修尧和叶璃此时只是一对默默无名的小夫妻,自然轮不上他们坐那些位置。

    两人只在离看台不远的一颗大树下站着,要是累了还可以靠着树干歇一会儿或者干脆做到树上去。前面已经先一步到场的镇南王正带着雷腾风与墨景祈兄弟打着机锋,叶璃有些好奇的道:“雷腾风好像已经娶了世子妃了,镇南王该不会也对慕容小姐有兴趣吧?”

    墨修尧扶着她的腰懒洋洋的靠着树干道:“那有什么奇怪的?镇南王的王妃过世好多年了。不过慕容世家可未必看得上镇南王府。”不是镇南王府实力不够,而是太够了。偏偏镇南王和慕容家都在西陵,慕容小姐无论是嫁给镇南王府的谁,从此慕容世家都可以说是不复存在了。

    叶璃了然,不解的蹙眉道:“若我是慕容家的人,就该低调一些寻一个有能力又可靠的人支撑慕容世家。有慕容雄坐镇,只怕也没有多少人有胆子作怪。如今这样岂不是自己引狼入室,还是慕容雄已经有能力对抗天下群豪了?”

    墨修尧笑眯眯道:“就想娘子的有一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有的人啊,就喜欢刷存在感么。”

    前面大多数的重要任务都已经落座,因此倒显得特意空出来的几个位置格外的惹眼。镇南王看了一眼自己对面的位置挑眉道:“今年的武林大会,定王竟然不曾来共襄盛举么?”

    雷腾风笑道:“定王还未等到安溪公主大婚,就与王妃赶回西北了。只怕是有什么事情缠身不及前来了。”

    任是在座的人再怎么生了几个心窍也不会想到会有人不着调到翘了一国君主的登基大典就只为了陪着老婆游山玩水。所以所有人都坚信定王和王妃急匆匆的赶回西北,必定是有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不能再次与定王一战,真是本王平生之憾。”镇南王略有些遗憾的道,心中却已经在盘算着西北最近的动静了。他确实得到了定王和定王妃已经返回西北的消息,西北的墨家军也隐隐有调动的痕迹但是却不像是要起兵动武的样子。一时间镇南王也猜不透墨修尧到底要干什么,但是为了保险起见,镇南王还是暗中调动了二十万大军加强与西北接壤的边境守军。

    “定王不能前来,确实是一大憾事。不过楚皇竟然能前来西陵,本王作为东道主却该好好地为楚皇接风洗尘才是。”镇南王看向墨景祈笑道。墨景祈笑道:“王爷客气了,朕不过是来凑个热闹罢了。王爷见笑了。”

    镇南王笑而不语,确实是见笑了。即使是镇南王拥有三千金衣卫,也不曾像墨景祈这样随身跟随的人上到贴身护卫下到低等仆妇都是一流高手的地步。这已经是怕死到一个境界了,墨景祈真以为那么多的一流高手不要钱么?还是他以为那些高手都心甘情愿的为他做下等仆妇没有半点脾气?回想起刚才听说墨修尧不会来时墨景祈暗中松了口气的神情,镇南王突然觉得自己悟了。将墨修尧那样的人得罪死了,墨景祈确实该为自己多找一些厉害的保镖。

    “阎王阁凌阁主到!”一声高昂的通传声响彻全场,显然慕容家安排的通传唱名的人都是一个高手。众人回头,只见凌铁寒依然是一身寻常的蓝布衣衫,身后跟着冷流月和病书生龙行虎步而来。比起在场的许多人可以的锦衣华裳鲜衣怒马,一如往常的凌铁寒反而更具威势。在场的不少青年侠客见到凌铁寒的身影也不由得露出了敬佩敬仰之色。

    镇南王看到缓步而来的凌铁寒眼角却是一抽,与上次见面比起来凌铁寒的武功竟是又更上一层楼了。若说上一次在璃城见面他还有把握至少能跟凌铁寒打成平手说不定还能稍胜一筹的话,这一次却是半点把握也没有了。

    “凌阁主。”虽然凌铁寒气势惊人,但是到底他身份特殊,身为众所周知的杀手头子跟他打招呼的人并不多。凌铁寒对跟自己打招呼的人点了点头,抬头扫了一眼四周的坐席,眼中闪过一丝失望。

    镇南王淡淡笑道:“凌阁主是在找定王么?真是可惜,定王许是有事今年并没有来参加武林大会。”凌铁寒垂眸,并没有说出自己前两天还见过墨修尧的话,淡然道:“既然定王没来,回头还请镇南王多多指教。”定王不在不是么,那你就来当对手也勉强可以。刚刚突破了瓶颈的凌铁寒急需要一个高手来给他喂招,否则今天也不会来参加这所谓的武林大会。

    镇南王一哽,他人虽然来了但是却并没打算下场跟人动手。随着年纪见长,镇南王的精力早已不再放在武功修为上了。武功在如何的天下无敌,又怎比得上权掌天下的快意?

    “慕容家主到!慕容小姐到!”会场再次响起了通传声,在座的镇南王等人却纷纷不悦的沉下了脸来。他们都是雄霸一方的人物,张扬霸气早已成了习惯,却最见不得别人比自己的排场还要大。若是这人与自己势均力敌也就罢了,区区商户也该如此,其中脸色最难看的莫过于镇南王和雷腾风了。毕竟,慕容世家实在西陵境内,也算是西陵的臣子。

    不多时,只见年过六十须发花白的慕容家主带着穿着一身淡紫色绣折枝芙蓉花纹锦衣的慕容小姐走出了慕容世家的大门,一路行来场中的人们自然的让出一条道来。看上去到很有几分众人夹道相迎的架势。

    众人很快就注意到,走在慕容家主身边的还有一个看着跟慕容家主年纪差不多的老者。他穿着并不如何华丽,就连长相也不算特别出众。一般人或许并没有太多的感觉,但是凌铁寒和镇南王神色却是一变,双双望了对方一眼。这老者身上的气势分明比那慕容家主更强上十倍百倍。他虽然模样不起眼,却能与慕容家主并肩而行。若是仔细观察还会发现气势慕容家主对他也是恭谦小心,不需多想两人便已经猜出了此人的真实身份。

    慕容家主走上前来,望了一眼在座的众人。目光在为定王留下的空位置上顿了一下,眼神微沉面上却含笑道:“在下慕容世家本代家主,多谢各位赏脸来参加此次武林大会。此次武林大会,为表公平慕容家特意请出了五十年前的江湖第一高手慕容雄老前辈作为评判。”

    此言一出,众人哗然。目光纷纷看向那一到场就自顾自的做到最前面的首座坐下的布衣老者。原本还在纷纷猜测这老人的身份,现在知道自然立刻像是炸开了锅一般议论纷纷。

    慕容家主显然很满意众人的震惊,点头笑道:“慕容前辈闭关十数年,武功可说是独步当世。由他做评判自然是再合适不过了。”

    凌铁寒冷笑一声,淡然道:“本座怎么没听说过,武林大会还需要有评判的?”

    武林大会高手之间素来是打到一方心服口服为止,自然不需要所谓的什么评判了。慕容家主脸上一僵,看了一眼凌铁寒笑容微淡,“此次大会,既然是在慕容家举行,慕容家素来不喜见血。自然要点到即止。”

    凌铁寒轻哼一声,靠回椅子里不再说话。对于站在慕容家主身后的慕容小姐更是连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过去。如此无礼的举动,确实让慕容家主很是难堪,看了一眼坐下来闭幕眼神的慕容雄,慕容家主正想说些什么,只听外面有人高声禀告道:“璃城清尘公子到!”

    ------题外话------

    那嘛…昨儿没能更新…介个绝对是以外。昨晚回家支持偶三年的笔笔突然罢工了。电脑废材表示无能为力…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245.山顶比武
下一章:247.公子算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