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山河祭 > 252.撕破脸 任琦宁的来历

山河祭 - 252.撕破脸 任琦宁的来历

所属目录:山河祭      发布时间 : 2016-10-15

  252。撕破脸任琦宁的来历

    墨修尧从慕容世家出来,叶璃才松了一口气。两人离开慕容世家,一路上墨修尧剑眉紧锁显然很有些困扰。

    “修尧,出什么事了?”叶璃轻声问道。墨修尧凝眉将刚才在慕容世家听到的事情说了一遍。

    他听到的并不多,因为忌惮慕容雄也不敢离得太近了。但是慕容雄那句你是林愿却是听得清清楚楚的。或许是慕容雄自负武功独步天下,并没有这么压抑自己的声音。对于这个结果,叶璃也有些惊讶,“任琦宁是前朝皇族后裔…难道他跟谭继之是兄弟?”两人年纪倒是相近,前朝灭亡已经足有两百年,若说突然同时出现两个前朝遗孤,未免有些奇怪。

    墨修尧摇头道:“不会,如果是兄弟不可能两个人都叫林愿。另外,任琦宁说起谭继之的时候语气十分的不屑。”如果是亲兄弟就算再不满也不会用那种语气,任琦宁那模样分明将谭继之贬的连奴仆都不如。

    “看来要好好的查查这个前朝皇室了。”叶璃笑道。墨修尧点头赞同,“走吧,回去将这事告诉你大哥。”

    知道了墨修尧和叶璃带来的消息,清尘公子却并不惊慌。看着清尘公子淡定从容的模样,定王爷顿时觉得自己多管闲事了。

    叶璃有些担忧的看着徐清尘道:“大哥?”

    徐清尘含笑道:“不用担心,一个任琦宁影响不了大局。”

    墨修尧搂着叶璃,将下巴枕着她的肩头笑道:“任琦宁可是说的信心满满呢。清尘公子不愿意娶人家慕容小姐,如今不是来了一个皇室后裔乐意娶么?”

    徐清尘漫不经心的轻叩着桌边,唇边的笑容恍若闲静梨花,“任琦宁又那个本事直面西陵大楚璃城和阎王阁的威胁么?”墨修尧挑眉,显然是要和他杠上了,“如果他有呢。”徐清尘眼皮掀了一下,淡淡道:“若是他有这个本事,直接打起旗号复国就是了。何必要娶慕容明妍?”

    墨修尧无奈的摸摸鼻子,跟聪明人说话就是没劲,“那你觉得他会怎么做?”

    徐清尘道:“尽快转移慕容家的产业,能救多少救多少。”

    叶璃道:“慕容雄会接受这个结果么?”慕容雄的性子看起来就是老尔弥辣,怎么会接受这样的结果。就算慕容家被保住了只怕也要被刮下几层皮。

    徐清尘道:“任琦宁也不是神,慕容家若是不想就此湮灭就只能接受他的提议。这个人…这一次虽然不足为虑,但是王爷…以后大概要好好注意这个人了。在下有个预感,此人比谭继之麻烦十倍百倍。”

    墨修尧从来就没有真正将谭继之放在眼里过,更何况如今安溪公主登基舒曼琳被杀,谭继之还不知道躲在哪儿当落水狗呢。不过既然连徐清尘都注意到了的人,墨修尧自然也不会小试。

    低眉想了想,墨修尧皱眉道:“咱们也派人查遍了大楚西陵甚至是南诏。根本没有查出这个任琦宁的半点事,这个人仿佛就是凭空出来的一样。他既然有如此信心可以救慕容家,手下必然拥有不小的势力,怎么会查不到呢?”

    叶璃沉吟片刻,开口道:“如果不是咱们查的不彻底,那就是…他根本不在咱们查的地盘上。”

    墨修尧一怔,“不在大楚和西陵…难不成是北戎?不对,北戎人生性排外,而且中原人也极难在关外生存下来。那么……”

    房间里有一片刻的宁静,三人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的道:“东北!”

    大楚东北部同样和其他边境一样被人称之为蛮夷之地,中原人称之为北境。原本那里聚集着不少的小部落各自打来打去大楚没兴趣去管而北戎是没能力去管。北境的地势并不像北戎一马平川的大草原,而是山林重重。

    自从定王府脱离大楚之后,这几年北境的各个蛮族似乎渐渐统一起来了而且还开始蚕食起大楚的边境。若是从前墨修尧早就盯上了那边,但是自从和大楚恩断义绝之后,墨修尧更多的注意力自然是在西北和周边各国的边境。大楚如何不该他管他也不愿再管了。

    “去查!”墨修尧沉声道。

    “属下领命。”暗处有人应了一声。墨修尧脸色阴沉,“若是任琦宁敢引蛮族入关……本王要他姓林的断子绝孙!”无论墨修尧对大楚有什么意见,甚至大楚现在立时改朝换代都跟他没关系。但是前提是改朝换代的是中原人。世世代代所受的教育让人们从骨子里就排斥着塞外异族。俗话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自己中原人谁当皇帝老百姓都高高兴兴的过自己的日子,但是如果是异族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叶璃轻轻拍了拍墨修尧的手臂,墨修尧阴沉的脸色这才渐渐地缓和了下来。看着徐清尘歉然一笑道:“本王失态了,徐兄勿怪。”

    徐清尘淡笑道:“王爷言重了,在下也不太高兴。”徐清尘更是从小接受的便是正统的传统教育,对于异族比墨修尧更加排斥。所以徐家从不与异族通婚,就算是与安溪公主相交,该动手的时候徐清尘也从不曾有过半丝的迟疑。

    “此事,是否告知大楚?”徐清尘看着墨修尧有些迟疑的问道。

    墨修尧轻哼一声道:“派人去告诉墨景祈那个白痴一声,他信不信就不关本王的事了。”徐清尘点头应了。

    “既然任公子如此信心满满,徐某也想看看他能有多快。来人,通知镇南王世子和凌阁主,明天动手!”徐清尘笑容冷峭。

    “属下遵命!”

    一旦真正撕破脸动起手来行动自然是极快的。镇南王一纸查封的旨意直接将慕容世家在整个西陵的商铺全部查封,原本镇南王是不同意的。这样一来西陵的经济民生无可避免的受到极大的震荡,但是当清尘公子笑容可掬的道:“那么王爷是想看着任琦宁将整个慕容世家搬空了之后再动手?”

    镇南王也不得不接受了清尘公子提前动手的提议。如果任琦宁真的是前朝后裔,跟任琦宁有仇的可就不只是大楚或者定王府了。当初前朝灭亡西陵也是插了很大一脚的。

    “徐清尘!”慕容世家门外,慕容雄和慕容家主望着眼前翩然如仙的男子目眦欲裂。慕容明妍更是泪水涟涟目光幽怨之极。

    徐清尘笑容温文尔雅,看着眼前众人有礼的拱手道:“慕容前辈,慕容家主,任公子。”任琦宁脸色阴郁,他这些日子暗中做了不少安排,但是却没想到徐清尘的动作会这么快。

    再看了一眼站在徐清尘身边的镇南王和凌铁寒,笑道:“清尘公子果然是非常人,听闻凌阁主和镇南王颇有些恩怨,没想到如今却能也能站在一起,想必,也是公子之功?”

    徐清尘含笑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任公子见笑了。”徐清尘说的十分干脆明白,他们就是看上慕容世家的万贯家财了。你怎么着吧?

    慕容家主上前一步,指着徐清尘厉声道:“清尘公子,我慕容家自问对你不薄,你如此行事就不怕遭天谴么?”

    徐清尘无奈的叹息道:“慕容家主见谅,在下和定王府虽然渊源深厚却也断然没有为了定王府卖身的道理。但是若因此而让西北陷入困境却也是在下之过也。因此…不得已为之,慕容家主必能海涵。”

    慕容家主气的胸口不停地起伏,一副快要吐血的模样。旁边的凌铁寒和雷腾风却是忍不住低头闷笑起来了。他们都是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的,徐清尘的话说的十分斯文动听,但是听在凌铁寒和雷腾风耳中就是:爷不想娶你孙女,你非让爷娶。爷不娶你就要断了西北的生意,没办法爷只能灭了你慕容家。

    “放肆!”慕容雄怒吼一声,飞身而去扑向站在最前面的徐清尘。

    这一次慕容雄原本是信心满满的重出江湖的,凭着他的名望和武功本该人人敬仰对他言听计从的。能让他看上眼入赘慕容世家自然是天大的恩惠和施舍,没想到偏偏遇上了个不识抬举的徐清尘。现在婚事没成不说就连慕容世家也岌岌可危了。

    凌铁寒和镇南王脸色一变双双上前挡在徐清尘身前拍出一掌,徐清尘身后的暗卫早已拉着徐清尘退出十几步远了。三人四掌相碰,立时罡风四溢。站在周围的人也受不住纷纷后退。凌铁寒和镇南王各自后退了两步,看着翻身落地的慕容雄。凌铁寒冷笑道:“慕容前辈几十年前就名扬天下,对着一个不会武功的人出手也算是本事么?天下第一高手的名头该不会也是浪得虚名吧?”

    “大胆!”慕容雄怒吼,毫不犹豫的一掌拍向凌铁寒。

    凌铁寒却不知道他这话正好戳到了慕容雄的痛处。当年他虽然赢得了天下第一的名头但是确实是对任琦宁的那位祖父林复秦没有丝毫把握,只是林复秦没有和他交手没有和他争罢了。此时听了凌铁寒的话,更像是知道了当年的真相可以嘲讽他。

    其实这完全是慕容雄自己想太多了。就算是凌铁寒现在名列天下四大高手之列,却也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江湖上未必就真的没有比他们更强的存在。

    天下第一高手并不是那么好惹的,即使凌铁寒前些日子和墨修尧对决之后武功又有了进步但是对上慕容雄依然还是毫无胜算的。比起被慕容雄紧盯着的凌铁寒,只在边上掠阵的镇南王就显得轻松了许多。甚至还有功夫去琢磨凌铁寒和慕容雄的武功招式。

    同样在一边观战的冷流月和病书生看到凌铁寒陷入苦战,不由得大急。冷流月提剑就想冲上去帮忙。站在她身边的徐清尘先一步拦住了她,“冷阁主,你现在上去也无济于事。”这种高手级别的比武,若不是同等级的高手上去了也只是炮灰。

    看了一眼在一边看热闹的镇南王,徐清尘朗声道:“王爷,你一个人打得过慕容前辈么?”

    镇南王一怔,心中一震这才蹂身而上插入凌铁寒和慕容雄的战团。不错,他跟凌铁寒是有仇,若是能让慕容雄杀了凌铁寒再杀了徐清尘自然是最好。但是很可惜,一旦凌铁寒死了,他就会成为慕容雄的下一个对手。既然如此,还不如先将这个最大的威胁解决掉,他和凌铁寒有仇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事,大家不也安安稳稳的活着么?有了镇南王的加入,凌铁寒立刻松了一口气。两人合力跟慕容雄斗气来倒也还算势均力敌。

    一边的任琦宁神色阴郁,扫了一眼战场的众人也跟着跃入了战团。这一次不用徐清尘提醒,冷流月和雷腾风同时出手,牵制住了任琦宁。如此一来,在场的能动手的大人物都已经动手了,慕容家和任琦宁的人在慕容家族的示意下也冲了出来,徐清尘身后阎王阁和镇南王的金衣卫也不好示弱的上前,短兵相接慕容世家顿时一片腥风血雨。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慕容明妍看着眼前的纷乱,一步步走向徐清尘厉声问道。她的武功不算高强但是也不算弱。一路走来交战中的双方人马都没怎么对她出手,竟然她就这么冲到了徐清尘跟前。

    徐清尘垂眸,平静的看着她道:“慕容小姐,在下说过你我并不合适,慕容小姐不该强人所难。”慕容明妍含泪道:“所以…所以我强要你娶我,你就毁了我的家?清尘…清尘公子,世人都说清尘公子温文尔雅神仙风骨,原来你竟然如此心狠手辣!”

    徐清尘唇边含笑,“让慕容小姐失望了,徐清尘不是神仙。”更何况…谁说神仙就不无情了?世人顶礼膜拜,可是谁见过神仙真的降下一丝的慈悲?

    “既然如此,你就去死吧!”慕容明妍脸色一变,厉声道。手中寒光一现一把匕首直刺徐清尘胸口而来。徐清尘神色淡然,就连眼神都没有丝毫波动平静的看着匕首在他胸前几寸的地方停了下来,慕容明妍眼睛一闭倒在了地上。站在徐清尘身边的暗卫一脸平淡从容,恭敬地禀告道:“没死。”徐清尘低头看了一眼晕倒在地的慕容明妍点了点头,旁边的人上前将人拖到了一边。

    冷流月和雷腾风武功都不差,但是还远不是能够夺得武林大会第一的任琦宁的对手。不一会儿雷腾风率先被踢了出来,少了雷腾风冷流月自然是独木难支。原本她擅长的也不是剑法而是轻功和暗器,几个回合下来也被任琦宁逼的施展不开。病书生站在一边紧张的看着交手的两人,深恨自己武功不济却无能为力。此时冷流月好任琦宁离得太近他就是想要使毒帮助冷流月都不行。阎王阁的专长是暗杀,光明正大的面对面对上总是要吃亏一些的。

    徐清尘看着眼前的战况皱眉,一挥手四道黑影一掠而过将任琦宁围了起来,冷流月趁机退出了战圈。这四人一加入行事立刻翻了过来。若单论武功他们谁都比不上任琦宁甚至还比不上冷流月,但是当他们同时出手时那样直取要害毫无花俏的招式,完美的仿佛演练了千百遍的配合,顿时让任琦宁有些手忙脚乱。

    冷流月轻咳了一声,随手抹去唇边的血迹赞道:“定王府麒麟果然名不虚传。”冷流月以前也跟定王府的暗卫打过交道,自然看得出来这四个人跟暗卫是完全不一样的。脑子里随便一转就想明白了这些人是什么身份。

    徐清尘也很满意,璃儿说的没错,能够拿下天下四大高手之一的沐擎苍,拿下任琦宁自然也不是难事。

    任琦宁这边一时半刻打不完,众人又见目光转向了慕容雄这边。冷流月和病书生都是看过前些天凌铁寒和墨修尧的比武的,再看眼前三个人的打斗并没有那天凌铁寒和墨修尧比武精彩。那边虽然都没有看清楚招式却能够清楚的感受到那其中的剑气和战意,但是眼前这三个人动手比不快,至少都能看得清楚,招式也不精妙打起来却是掌掌到肉,剑气纵横,这完全是要人命的打法。

    凌铁寒和镇南王本身就有心结,因此两人配合的也不算太默契。慕容雄经验丰富又岂会看不出来,找了个机会卖了个空子先是一掌将凌铁寒打了出去,然后全心对付镇南王,镇南王独立支撑也不过一两百招还是败下阵来。

    慕容雄冷眼看着凌铁寒和镇南王一坐一立都受伤不轻,冷笑一声道:“两个后生晚辈就想与老父争锋?!”凌铁寒冷眼看着他,他们受伤不轻是没错,慕容雄也不是丝毫无损。只不过比起他们来上的不算重罢了。

    慕容雄并不去管任琦宁那边,反而看向徐清尘冷然笑道:“姓徐的小子,现在你看又如何?仗着有这两个小子就想灭我慕容世家,你未免太异想天开了些。”

    徐清尘却并不着急,淡笑道:“前辈的武功高强确实出乎晚辈所料。不过…前辈觉得事已至此,慕容世家还能存留么?慕容世家是能强过镇南王的三千金衣卫还是西陵的百万大军?”慕容雄变色道:“在金衣卫和百万大军来之前,你们都要死!”

    凌铁寒笑道:“不知道死的是谁。慕容前辈你年纪大了就该好好地修生养性,出来搅和后背的事情未免多管闲事。”

    慕容雄盯着凌铁寒冷笑不已,站在一边的镇南王看看凌铁寒又看看徐清尘若有所思。

    慕容雄仰天长笑,挥手一指徐清尘道:“老夫倒要看看名震天下的清尘公子怎么救自己的小命!”上前一步慕容雄轻易地避开了挡在身前的凌铁寒和镇南王朝着徐清尘扑了过去。这一击徐清尘无论如何都是躲不过的,别说徐清尘就是徐清尘跟前的暗卫包括冷流月等人在这铺天盖地而来的压力下也是连移动一下身子都觉得困难。凌铁寒脸色一变,“清尘!”

    一道白色的身影如惊鸿般从后面掠起,一道剑光瞬间划破天际。凛冽的剑气犹如实质横空斩下,冷流月等人顿时感到身上一轻连忙飞身后退,徐清尘也同时被两个暗卫带着退到了更远的地方。原本徐清尘站立的地方,却是一个挺拔卓绝的白色身影,一头白发如雪手中长剑同样熠熠生寒。

    “墨修尧!”

    ------题外话------

    那嘛…任琦宁滴身份是不是有点意外。不是他们捅了前朝的马蜂窝了,林愿从头到尾就只有一个人。so…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