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山河祭 > 256.演习进行时

山河祭 - 256.演习进行时

所属目录:山河祭      发布时间 : 2016-10-15

  256。演戏进行时

    十月末,大楚正式与北境开战。而几乎在同一时间,西陵镇南王命其子镇南王世子雷腾风率领二十万大军前往南方与南诏接壤的边境。一时间各国纷纷调兵遣将就连远在北方正是苦寒之时的北戎也有些蠢蠢欲动。而此时,定王府筹备了几个月的军事演习也拉开了序幕。

    清晨,驻扎在璃城三十里外的大营的将领张起澜就接到了一纸命令:带领本部兵马全速前往洪州西北五十里的涧天涯,抢占涧天涯天险。这命令来的太快可以说是全无准备。也幸好墨家军素来训练有素加上这段日子大家心里多少都绷着一根弦儿这次才没就此乱了手脚。

    收到命令的时候,张起澜正跟几个属下将领一起用晚膳,顺便讨论一下军情。看了一眼纸笺上婉约却秀骨天成的字迹,张起澜一跳而起对着属下的将领们叫道:“传令下去,半个时辰后拔营出发!”心里却有些奇怪,这命令怎么看着像是王妃的笔迹?

    众将领皆是一愣,胆子大些的连忙问道:“将军,我们这是…”

    张起澜嘿嘿一笑,道:“开始了,小的们卖力一点。咱们一定要把那老家伙揍到哭爹喊娘。”

    众人不由得一笑,帐子里的气氛顿时轻松了许多。张起澜一瞪眼吼了一声,“还不快去准备!”

    众人立刻一哄而散出了帐门去调度自己的属下兵马去了。遣退了属下,张起澜再看了一眼手里的信笺,抹了一把脸也转身准备自己出征的行装去了。

    “张将军,深夜冒昧打扰了。”帐外,一个清雅的声音淡淡笑道。张起澜一怔,这才反应过来说话的是谁连忙迎了上去,帐外的帘子被人掀起外面的人也已经走了进来。

    张起澜连忙拱手道:“属下见过王妃。”与平时不同,叶璃披着一件灰色的长披风,头发却梳成了一个男子的发髻,从披风下面透露出白色的衣摆也可以看出那是一件男子的服饰。张起澜有些疑惑,却还是问道:“王妃这是……”叶璃笑道:“张将军出征在即,在下不才自荐做个参谋,还望将军不弃。”

    “王妃是说…要跟咱们一起行军?”张起澜惊道。

    叶璃点头,张起澜有些为难的道:“这…王妃万金之躯,万一……”

    叶璃把玩着手中的折扇笑道:“这世上哪儿能保证没有万一的,何况在下也算是上过几次战场的,就算不能帮上张将军什么忙也绝不会拖后腿的。”

    张起澜连道不敢,这位王妃的能力他自然是清楚的很的,有她相助可说是等于凭空的到了一个极强的谋士和将领。但是一来叶璃的身份让他有些不安,而来若是如此一来,就算他赢了吕近贤也只能说他们占得便宜多一些吧。

    叶璃自然看出了他犹豫的原因,不由一笑道:“这事儿说起来…其实是张将军吃亏一些。张将军可知道西路军领兵的人是谁?”闻言,张起澜突然有了一丝不好的感觉,心中一动道:“难不成……”

    叶璃点头笑道:“不错,对方领兵的是王爷,吕近贤是副将。”

    张起澜脸色一黑,他虽然年纪比定王虚长不少,但是说起用兵来却也只能自认不如。当年墨修尧南征南诏的时候张起澜也是曾经随行过的,他这辈子大概都没想过会跟墨修尧对上。

    叶璃笑眯眯的看着张起澜道:“将军这是…未战先言败了么?”

    张起澜一咬牙,点头道:“既然如此,就有劳王妃了。”未战言败自然是不可能的,所以现在他也顾不得叶璃的身份了,高手多一个算一个就算真的赢不了他也要咬下对方的一块肉来。何况…跟王爷交手,想起来似乎让人有些热血沸腾的感觉啊。

    叶璃淡淡一笑道:“不敢,在下楚君唯。将军称我名字就可以了。”

    半个时辰后,大军果然已经准备停当。此时天色也早已暗了下来,大军却要人衔枚马勒口的连夜行军。璃城距离涧天崖足有三百里,黑云骑还好说,指望墨家军普通将士一天之内赶到是根本不可能的。

    当大军启程之后,跟在张起澜身边的将领们这才发现将军身边还跟着一个披着灰色大氅,夜色下连容貌都看不清楚的青年男子,“将军,这位……”

    张起澜脸色稍微扭曲,沉声道:“这是本将军的军师。凤之遥何在?”凤之遥也在此次演习的将领名单内,不过从来都是跟在墨修尧身边的凤三公子这次不幸被分到了定王的对立面。但是从一开始张起澜就没见这位爷露过面。

    叶璃低声道:“凤三已经先行一步了。”

    张起澜一怔,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他们这么上万的大队兵马想要抢先感到涧天涯不被定王发现根本是不可能的,最糟糕的是,西路军有一支就驻扎在他们此去涧天崖的必经之路上。王爷肯定不会让他们这么顺利的赶到涧天涯,凤之遥带领的黑云骑先行在前面开路也比到了地方才被人家拦着打要好得多。暗夜中,一行人骑着马上前而行,身后是排的长长地跑步而行的墨家军士兵。

    西路军军营中

    墨修尧依然是一身白衣白发如雪,懒洋洋的坐在大帐中看着眼前的地图若有所思。吕近贤坐在他下手,道:“王爷,张起澜算是黑云骑出身,素来行兵快速此时他们只怕已经拔营出发了。”

    墨修尧点点头,扬眉道:“他们再快手中也只有一万黑云骑,想要凭这一万黑云骑跟我们抢涧天崖未免异想天开。”

    吕近贤点头,凝眉道:“但是咱们手下虽然有五万黑云骑,但是普通兵力却明显弱于对方。黑云骑奔袭攻坚随强,防御只怕要差一些。就算我们抢先一步夺得了涧天崖,想要凭五万黑云骑守住十万墨家军的攻击只怕有些困难。”

    墨修尧含笑看着吕近贤道:“怎么?吕将军还怕张起澜不成?”

    吕近贤脸色一变,挺胸道:“谁会怕他?王爷放心,末将誓死守住涧天崖!”

    墨修尧摆摆手道:“什么誓死,别忘了涧天崖可不是最终目标。在涧天崖将人全耗完了,后面的仗怎么打?”

    吕近贤有些赫然,问道:“王爷有什么主意?”

    墨修尧沉思了片刻道:“张起澜必定会全力赶去涧天崖的,咱们也别急着过去了。怎么样我们也比他行军快,现在路上给他们添点堵吧。另外…在涧天崖前方二十里添一道防守,就算涧天崖最后守不住最少也要消耗他们一半的兵力。”

    “属下明白了。”吕近贤点头道。墨修尧满意的点头道:“那么涧天崖就交给你了。”闻言,张起澜不由得一愣,“交给我?那王爷……”墨修尧似笑非笑的道:“不可说……”

    东路军这一路走得并不顺利,第二天中午大军就遇到了敌人设置的第一道防线,而早一步出发据说在前面开路的凤之遥却连个影子都没有看到。

    对方阻截的人马并不多,不够区区两三千人。若是在平地十万大军过去光踩就能踩死他们。但是此时却是山道盘桓,颇有些一夫当光万夫莫开的架势。气得张起澜直叫吕近贤卑鄙无耻。

    但是对手再卑鄙无耻,仗也还是要打的,张起澜也并不是只会哇哇大叫骂人的莽夫。当即派出一队人从暗处绕道对方的后面,前后夹击。饶是如此,在这个地方也耽误了将近三四个时辰。等到一路上在遇到两三个同样的险要阻击时张起澜早已明白吕近贤这是想要拖延他们的时间。

    偏偏,这样明白的摆在面前的计谋才是无法可破的。就算知道吕近贤沿途设伏想要拖延时间,他们也不得不淌着这条路过去,因为想要绕道的话,花的时间只会更长。

    这次演戏的最终目标并不是涧天崖,而是与涧天崖相隔几十里外的一座小城。小城中有四万兵马驻守,而墨修尧统帅的西路军的任务就是占领小城,叶璃和张起澜要做的却是前往增援,并且歼灭西路军。

    而涧天崖却是一个最重要的地方,因为无论是东路军还是西路军都必须从这里经过才能到达那座小城。如果墨修尧手中兵马足够的话,自然可以不管不顾的穿过涧天崖直取小城,但是他西路军只有五万黑云骑和四万墨家军。而东路军却有包括守城军在内的一万黑云骑加十五万墨家军。

    小城目前的守将同样也不容忽视,是墨家军中非常擅于守城的原江夏城守将元裴老将军。因此,一旦墨修尧将全部兵力用于攻城的话,一旦他无法在三天之内攻下小城,西路军就会陷入十几万墨家军的包围之中。所以他只能留下一部分兵力给吕近贤牵制援军的速度,但是这也无形中削减了攻城的兵马实力。

    原本预计三天的路程,因为被人沿途设伏东路军足足用了五天时间才赶到涧天涯外二十里处的一座下三天。看着山坡上那旌旗滚滚刀剑生寒的阵势,张起澜冷笑一声转身吩咐就地扎营。属下的将领们都是跃跃欲试,这几天的行军让他们都憋着一口气亟需发泄,纷纷向张起澜请战。张起澜挥手压下了众人的请战,对方占据着地利,大白天的强攻等于是找死。

    “楚先生怎么看?”张起澜侧首问坐在一边的叶璃。

    众人也停下了喧闹纷纷看向一边做着的白衣公子。虽然军中有不少人都见过叶璃,但是到底都不算熟悉。叶璃改了男装稍加易容,平时也极少言语,所以这些将领竟没有一个认出这位有些沉默的年轻公子竟然是他们的定王妃。当然这也与这些将领们心高气傲对叶璃这个突然空降而来的人有些看不顺眼有关,平时自然也没有多少人愿意去和她搭讪说话。

    “吕将军看来是想将咱们拦在涧天崖外,这个时候…定王应该已经带兵前往攻城去了吧。”叶璃沉吟道。‘底下的人不由轻嗤了一声,这种话谁不会说?只看眼前的情形就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了。倒是张起澜若有所思的道:“楚先生的意思是…定王现在不在涧天崖?若是只有吕近贤…想必也不会有多少兵马。本将或许能够在三日内冲破涧天崖。”

    叶璃摇头道:“三日内冲破涧天崖,将军打算复出多少伤亡的代价?涧天崖能称得上是天险,自然是易守难攻。若是将兵力在此处拼完了,咱们拿什么去增援元将军?”

    底下一个小将忍不住道:“但是若不冲出去,咱们从哪儿过去?若要绕道,至少需要七八天的路程,而且从南面走一路上跋山涉水,等咱们赶到的时候还能不能打都是一回事了。若是从北面走,那是大片沼泽地咱们根本过不去。”

    张起澜看着叶璃问道:“楚先生是什么意思?”

    叶璃指了指桌上的地图道:“元将军擅于守城,短时间内即使是定王也未必能破城。我的意思是…全歼涧天崖的兵马。”众人皆是一惊,张起澜皱眉道:“这要花的时间…万一咱们来不及增援城破了…”叶璃眉头也不皱,淡淡道:“破了再抢回来就是了。”一个副将犹豫道:“但是…一旦城破演习就结束了啊。”叶璃淡然道:“除非一方认输或者两败俱伤,那才算结束。难道打仗的时候城池被敌军抢了,增援的兵马就原路返回?”众人默然,皆是若有所思。

    大帐里沉默了好一会儿,张起澜拍案而起道:“好!就依楚先生所言。这次的成败就交给楚先生,先生可有破罐之策?”叶璃含笑看着一脸期待的张起澜,缓缓道:“还在想。”

    “……”

    战场上的夜晚并不平静,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这在战场上也同样通用。所以当叶璃一晚上第三次被外面的声音惊醒的时候也不怎么感到意外了,起身穿上衣服披上大氅走到帐外,秦风立刻出现在了门口,“公子。”叶璃微微蹙眉道:“怎么不去休息?”秦风道:“卫蔺去休息了,一个时辰后他来换我。”这次叶璃并没有带卓靖和林寒,而是带了秦风和卫蔺出来。毕竟定王和王还有城中大小将领都不在了,卓靖和林寒都被留下协助徐清尘了。叶璃道:“你们都去休息,随便派两个人来守夜就行了。明天还有要事。”秦风摇了下头道:“属下一会儿就回去休息,不会耽误明天的事。”

    叶璃知道劝不住他,也不再多说。好奇的看向远处火光闪耀的地方问道:“这是谁的人在闹?”

    秦风忍住笑意道:“是张将军手下的几个小将。他们仿佛是商量好了的晚上偷袭前方的守军,每人坚持一个时辰,不管输赢都撤回来。这会儿已经是第三波了,今晚那山上的守军大约是不用睡了。”

    叶璃挑眉,看着远处隐约传来厮杀声的地方,挑眉笑道:“有点意思,这是他们自己的意思?”秦风点头道:“好像是晚膳后去找张将军说过,大概是张将军允了吧。不然他们也不会擅自行动。”

    看起来秦风对那几个毛毛躁躁的年轻人也颇有些好感,虽然没替他们说情却也算是替他们解释了此番作为并未违反军规。叶璃含笑往外走去,一边笑道:“年轻人能有自己的想法总是好的。就算在演习里犯点错也不妨,总好过到了战场上再去犯错。”

    “王妃的意思是?”秦风皱眉道。

    叶璃道:“他们去骚扰个一两次也就罢了,若是这般接二连三的去,他们以为吕近贤是吃素的?”秦风沉默不语,叶璃笑道:“走吧,咱们也去瞧瞧。”

    秦风连忙赶上去,有些好奇的问道:“王妃是说他们会出问题?”

    叶璃淡笑道:“吕近贤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了,岂会被几个毛头小子这么耍着玩儿?他们若是一两次之后停手,对方还会小心提防戒备,今天晚上大概也别想安稳。但是如此连番故伎重演,吕近贤怎么会没有动作。有道是过犹不及。”

    “那…”秦风皱眉道:“是不是派人跟张将军说一声?”

    叶璃摇头道:“张将军和吕将军认识几十年了,不会不了解他。必然会有所准备的,不用咱们多事了。看着吧。”

    两人正说话间,张起澜爽朗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咦?楚先生这么晚了还没歇息。是被那群小子抄到了么?”两人回到,见张起澜昂首阔步而来,身穿着战甲身披战袍俨然一副要上阵打仗的模样,叶璃不由笑道:“张将军,这么晚了你这是?”

    张起澜故作恼怒的道:“那群小子不知死活去招惹老吕,我总得趁他们还没事全尾全须的给拎回来。”

    闻言,叶璃笑声清越,“如此,辛苦张将军了。”

    张起澜抱拳道:“先行告辞。”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