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山河祭 > 265.一家三口

山河祭 - 265.一家三口

所属目录:山河祭      发布时间 : 2016-10-15

  265。[无上神通]一家三口

    叶璃坐在一边悠然的喝着茶看着两人你来我往的言语争锋。显然墨景黎不仅仅是在武功能力方面不能给墨修尧比,就连口舌之争都争不过墨修尧。曾经有不少人都跟叶璃说过墨修尧少年时是如何的意气张扬,但是叶璃看到的墨修尧特别是如今已经年过三十的墨修尧大多数时候却都还算是沉稳有度的。只是现在,叶璃却当真从墨修尧这样的淡然悠闲的神态中看出了一丝少年人的嚣张肆意。也难怪墨景黎气的脸色发黑了。

    墨景黎深吸了一口气,盯着墨修尧道:“好,我信你的话。你在京城的事情我不会插手,但是你最好也别做多余的事情。”墨修尧不屑的抬眼,“你以为你和墨景祈玩得那些小玩意儿很吸引人么?看多了本王还担心会伤了脑子呢。”

    墨景黎没在和墨修尧口舌争利,他也明白自己争不过墨修尧。既然得到了墨修尧的承诺他自然也不想留在这里受气了。站起身看了一眼旁边的叶璃转身往院外走去。

    “阿璃,你看他连吵架都吵不过本王。你有没有觉得当初嫁给为夫简直是个再好不过的安排了?简直就是佳偶天成对不对?”

    也不管墨景黎还没走出院门,墨修尧越过棋盘拉住叶璃的手沾沾自喜。叶璃无奈的看了一眼听到某人的大言不惭脚下趔趄了一下然后走的更快了的墨景黎一眼,“吵架吵过他很值得骄傲么?”

    墨修尧点头,傲然道:“那是当然,本王总要让阿璃知道,无论哪个方面你的夫君都是比别人强上百倍的。包括吵架。”

    叶璃揉着脑门想了想,真诚的看着对面的男人道:“比吵架你就不该找墨景黎。他根本就没有战斗力。”

    “那该找谁?”墨修尧眯着眼晒太阳,一边问道。

    “咱们璃城南苑大街上王老爷家的夫人。”叶璃笑眯眯道。墨修尧一脸茫然,那是谁?

    叶璃微笑道:“王夫人号称璃城第一快嘴,第一泼妇。据说曾经有过将三个大男人当街骂哭的经历。要不,回去以后王爷去试试?”墨修尧木然,沉默了半晌才抬起头来,挑眉道:“她敢跟本王吵么?”

    叶璃哑然,的确,王夫人再厉害到了定王爷面前也得变成哑巴了。见状,定王爷得意的笑道:“你看阿璃,比本王势大的没本王能吵,比本王能吵的没本王势大。你夫君我还是最厉害的那个。”

    叶璃掩面,对某人的下限甘拜下风。

    定王回京的消息当然不会只有墨景黎一个人知道,只不过他身为摄政王又住在宫外快了一步罢了。墨景黎离开不过一个时辰柳丞相也来求见,可惜却被告知王爷带着王妃和世子出门去了。

    定王府的先祖灵位都供奉在城外的家庙无月庵里。虽然墨景祈令人封了定王府却也不敢轻易让人动无月庵惊扰了历代定王的灵位穿越成为女儿身。无月庵如今依然是有人照顾打理着,甚至京城的一些百姓不时还会到无月庵的外殿上柱香什么的。所以即使定王府如今并无主人在,这祖先的灵位前也从不曾缺了香火。

    见到定王一行人前来祭拜,守在这里的官兵自然也不敢阻拦,恭恭敬敬的放一行人进去了。

    两人将侍卫留在外面,带着墨小宝进了最里面的内殿,内殿的佛堂里供奉着定王府历代列祖列宗。最上面的灵位自然是第一代定王墨揽云。而最下面则是墨修尧的父王和兄长,墨流芳和墨修文。也不用两人教,墨小宝恭恭敬敬的上前给祖先上了香磕了头。

    祭拜过祖先之后,一家三口才刚走出无月庵大门,就遇上了迎面而来的大队人马。站在墨修尧身边,叶璃挑眉道:“现在这个时候还有人专程来祭拜定王府的先人?”

    自从定王府和大楚决裂之后,除了普通百姓以外,一般来祭拜的权贵大都是悄无声息的来去,像这样大张旗鼓的场面确实是十分罕见。墨修尧皱眉,淡淡道:“宫里出来的,拦回去!”最后这个拦回去自然是对随侍的侍卫说的,这个时候宫里来有谁能出来大家心知肚明。如果不是诚心祭拜,定王府也不需要这些香火。

    领了命令,几个侍卫上前在大队的人马还没到台阶下之前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这些人确实都是宫中出来,自然一个个都是心高气傲眼高于顶的。看到前面突然拦住去路的两个人,立刻有人上前厉声问道:“放肆,尔等可知道轿中是什么人?居然敢拦住去路。”定王府的侍卫比他们更傲气,冷冷一笑道:“我们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人,无月庵前百步下马下轿,敢抬着轿子走到台阶下的人,定王府不需要你们祭拜。原路请回!”

    “大胆!贵妃娘娘驾前还敢无礼,给我拿下!”

    “慢着。”雍容华丽的轿子里传出一个冷漠的女声。帘子被打起,一声白衣的柳贵妃扶着一个宫女的手从轿子里走了出来。刚才还在外面耀武扬威的太监连忙迎了上去,谄媚的笑道:“娘娘恕罪,这两个刁民有眼不识泰山挡了娘娘的路。奴才这就让人将他们拿下。”柳贵妃皱眉,冷然道:“退下!”那太监马屁拍在了马蹄声,只得恹恹的退了下去。柳贵妃漫步走到两名侍卫跟前,问道:“定王可是在此?”

    侍卫并不答话,只是道:“贵妃请回。”

    柳贵妃蹙眉道:“本宫只是想前来拜祭定王府历代先王。”

    两名侍卫沉默,拒绝的意思不言而喻。他们只需要执行王爷的命令,不需要知道别人来此的理由。柳贵妃从小金尊玉贵,做了十多年的贵妃早就习惯了别人对自己言听计从,见这两人油盐不进的模样脸上闪过一丝怒意却依然忍了下去道:“去禀告定王,本宫有事情相商。”

    两名侍卫相视一眼,疏远而有礼的道:“王爷和王妃世子已经回京城了。王爷留下话来,既不是真心祭拜,就不必骚扰祖先安宁了。”柳贵妃脸色微沉,因为她本就面无表情倒是掩过去了那一瞬间的尴尬。原本她确实不是真心想要来祭拜定王府的祖先的,只是听说定王出城了才猜想一定会带着孩子来祭拜祖先,这才匆匆而来罢了。却没想到竟然被墨修尧派人拦在了这里,一时间柳贵妃也有些下不来台。

    好半晌,柳贵妃才缓过神来,凝眉道:“既然如此,本宫回城再去见定王。”

    “多谢,贵妃请回。”侍卫拱手谢道。

    做回轿子里,柳贵妃脸色阴沉冰雪的容颜冷的仿佛要结出冰来一般。她知道墨修尧就在里面,只是不肯出来将她而已。想到此处,眼中燃起一丝幽怨。他就那么讨厌她连出来见她一面都不肯么?保养得晶莹如玉的手指紧紧地拽着手中的丝绢,柳贵妃眼中闪过决然的光芒。墨修尧…总有一天你会变成我的?!

    被突然出现的柳贵妃坏了兴致,叶璃也没有心情再游玩了。她当然知道柳贵妃这个时候大张旗鼓的来祭拜根本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了古神戒指。现在叶璃可以确定,自己这辈子最讨厌的人绝对是柳贵妃,就连墨景祈墨景黎雷振霆甚至是苏醉蝶都没有这个女人讨厌。苏醉蝶最多就是自恋,自私外间不要脸面。这个柳贵妃根本不知道什么是脸面。苏醉蝶是自认为墨修尧还爱他所以信心满满的缠着他,这个柳贵妃是明知道墨修尧对她没有半点意思,但是她依然能坚信只有她才配得上墨修尧,她和墨修尧才是珠联璧合的天生一对。这到底是要坚强对变态的心理素质啊。

    “阿璃,我冤枉……”看着爱妻阴郁的脸色,定王爷只得小心翼翼的申诉。从前他只觉得阿璃不会吃醋让他很不高兴,觉得阿璃不够爱自己。但是当阿璃真的脸色不好看了的时候,他又忍不住想要小心的赔不是把她哄高兴,恨不得阿璃这辈子都不要吃醋了。吃醋太多了对身体不好啊。

    叶璃回头斜眼看了他一眼,“嗯?”墨修尧连忙道:“是那个女人自己找上来的。我很久以前就明确的告诉过她我的妻子只有阿璃一个人了啊。谁知道她为什么听不懂人话?”

    叶璃浅笑道:“这不是咱们定王爷魅力出众么?”墨修尧惊喜道:“阿璃也觉得本王魅力出众?”

    叶璃点头,认真的算道:“那是当然。苏醉蝶,凌云公主,柳贵妃。虽然人数还不算太多,但是好歹也是大楚和西陵排名一二的绝色,质量绝对是过硬的。比起所谓的美男子和定王的魅力比起来简直就是渣啊对不对?”墨修尧顿时沮丧了,阿璃还在生气,“阿璃,为夫明白了。以后谁敢看为夫一眼我就挖了她的眼睛!”

    叶璃挑眉,奇道:“为什么不是毁了你的脸?这才是根源吧?”

    墨修尧严词拒绝,“为夫若是又毁容了,娘子看着也不赏心悦目啊。”

    墨小宝从父王怀里探出个小脑袋来,眨了眨眼睛道:“父王你放心毁吧,孩儿以后一定会长成惊天动地的美男子。娘亲看我就好了。”墨修尧没好气的把拆台的儿子塞回怀里去,“乱用词语回去把惊天动地给我抄写五百遍。”墨小宝在他怀里扭了扭小屁股闷声哼哼,“娘亲,父王七五…偶……”

    回到城里,前后有了黎王拜访客栈之后宫里的贵妃又匆匆出京,这会儿全京城的人都知道定王和王妃带着小世子回来了。

    一进门城门立刻就引来了无数人的目光,只是碍于定王府和皇家的关系,百姓们并不敢上前说些什么。但是自从他们的神色就能看得出其中的激动之色。虽然朝堂上的大人物们都把精力用在了争权夺利上,但是还是有不少百姓记得几百里外的地方如今正在打仗。

    墨小宝从墨修尧的怀中站起身来,好奇的望着周围的大街。别人这样围观的事情在璃城也不算少,所以墨小宝同学半点也没有怯场的感觉。反而还有一点你们越看小爷越高兴的意思。偎在墨修尧怀里伸出一脑袋对着行人们笑的灿烂无比,顿时萌翻了周围的路人无数。

    “小世子好可爱啊。”

    “不愧是定王和定王妃的孩子,真是冰雪可爱。”

    “小小年纪就胆识不凡,不愧是定王府之后。定王府后继有人了啊。”

    这些赞赏自然都进了墨小宝的耳朵里,于是墨小宝同学越发的神采飞扬起来了。

    叶璃走在墨修尧身边,看看兴致勃勃的儿子对着墨修尧扬眉道:“旁人都说王爷年轻时候性格张扬我总是不信,现在可算是信了。”好笑的指了指墨小宝道怱:“这才几岁就这么招摇了,再过几年还得了?”

    墨小宝撅着小嘴为自己分辩,“娘亲,孩儿这是为了父王的面子啊。人家不是说虎父无犬子么?父王这么威武要是儿子像冷小呆一样岂不是爹父王的脸?”墨修尧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本王怎么知道本王的脸面什么时候在你眼里那么重要了?”

    墨小宝嘿嘿傻笑,叶璃抬手在他脑门上弹了一下,道:“小君涵比你乖巧多了,小心你冷叔叔听到你的话整治你随身养个狐狸精全文阅读。”墨小宝躲进父王怀里,摸摸被弹了的小脑门嘟哝道:“我又没说错,冷叔叔才不敢整治我。”如果他像冷小呆一样软绵绵傻呆呆的,一定会被父王欺负死的。冷小呆正该庆幸他变成了冷二叔叔的孩子孩子而不是定王府的孩子啊。摸着脑门望天,墨小宝深觉自己生的伟大。

    奇怪的看着儿子仰头望天,一副小老头的愁苦模样,叶璃奇道:“这又是在想什么?”她这个儿子总是爱想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有的时候让做爹娘的都哭笑不得。

    墨修尧不动声色的在墨小宝的屁股上掐了一把,微笑道:“饿了吧?看看这眼大无神的模样。中午吃的少了点……”墨小宝怒瞪:你才眼大无神!你才饭桶你才檓桶!

    墨修尧微笑:以为本王不知道你在想本王的话坏?

    一家三口,高大俊美的白发男子抱着粉雕玉琢的黑衣男孩,身边跟着个披着浅色披风的清丽女子。沿着大街缓缓而行,边走边说着话儿,脸上都带着淡淡的淡淡的笑意。这温馨而静谧的一幕让许多人都看的呆住了,就连有一两个熟人想要上前打个招呼都有些不好意思打扰了。人们静静地看着两人漫步而行,原本喧闹的街道上仿佛一片宁静。

    街边一座茶楼上,推开的窗户边柳贵妃一身白衣披着雪狐披风静静地站在。居高临下远远地望着自远处缓缓而来的那对男女,紧紧攥住的手心被指甲划出了血痕,“真是一对璧人啊。还有定王世子,长大了之后风采必定更甚定王三分。”柳贵妃身后,谭继之淡淡笑道。

    柳贵妃猛的回身,冷冷的扫了谭继之一眼。谭继之也不在意耸了耸肩不再说话。

    见他不再说话,柳贵妃这才回身有将目光落在了那白发男子身上。想起那一头青丝为何而白,柳贵妃心中又是一阵怨恨。当初…当初如果知道叶璃能够得到能够得到墨修尧的心,她是怎么也不会将叶璃留在他身边的。只可惜一步错步步错,当初为了得到墨修尧的好感,她还帮助过叶璃。想到此处,柳贵妃就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天底下最傻的事情。

    “为什么……”为什么他就是不肯爱她?她到底有什么地方不如叶璃?!

    远远地盯着白发男子身边的青衣女子,容貌堪称清丽,但是柳贵妃自认自己仍是比她要美丽许多。论家世,她是丞相千金,叶璃计算有一个徐家的外祖那毕竟是外祖,认真算起来叶璃如今也不过是一个平民百姓的女儿而已啊。

    谭继之含笑看着眼前的女子,情爱之事太过投入太过执着便入了魔了。更何况,柳贵妃真的有她想象中那么爱墨修尧么?只怕更多的是不甘心吧。想想看,一个美丽而骄傲甚至倾倒了一国之君的女人,如何能容忍一个男人眼底没有她半点存在?

    “派人去,请定王和定王妃上来一叙。”柳贵妃冷冷道。

    谭继之皱眉道:“这好么?贵妃娘娘冒然出宫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去!”

    谭继之耸肩,“既然娘娘坚持的话。”

    楼下,叶璃远远的就察觉到了一道带着怨恨的视线一直注视着她,一抬头便看到前方不远处二楼窗户便那白衣女子的身影。

    柳贵妃不愧是苏醉蝶之后的楚京第一美女,如今已经年过三十却依然美丽的宛如冰雪梨花。站在那里一会儿已经吸引了许多来来往往的人们的目光,但是她似乎并不在意,只是痴痴的望着远处的行人。仿佛一尊美丽的白玉雕塑。

    “见过定王,见过王妃。贵妃娘娘有请。”一个侍卫模样的男子出现在街道上,恭敬的道。

    墨修尧眼底划过一丝危险,垂眸淡淡道:“阿璃想必也渴了,咱们去喝杯茶吧。”

    叶璃浅笑道:“也好。”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