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山河祭 > 281.谭继之落网,探监

山河祭 - 281.谭继之落网,探监

所属目录:山河祭      发布时间 : 2016-10-15

  281。谭继之落网,探监

    虽然定王府大部分势力已经离开了京城很久,但是当墨修尧当真要找一个人的时候很容易的。毕竟定王府在楚京里经营的不是十年八年而是近两百年的时间,其中的底蕴之深厚绝对不是谭继之这样几乎不能在光天化日之下行走的前朝落魄皇裔能够理解的。所以当谭继之被定王府的人客气却不容拒绝的请到定王府的时候,依然难掩那一丝惊骇的神色。

    大厅里,主位上墨修尧似笑非笑的盯着厅中的中年男子淡然道:“谭公子…你说这一次本王该怎么招呼你?还是说…你还有什么东西可以跟本王换下你的命?”

    闻言,谭继之实在不想不多作辩解。向墨修尧这样的人一旦他已经认定了结果无论你怎么辩论都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事情。但是他却不得不为了自己的姓名而努力,毕竟他并不是已经活得不耐烦了。无奈的苦笑道:“定王府果然是根基深厚,落在王爷手里在下无话可说。只是…不知在下做了什么事惹怒了王爷?”

    墨修尧饶有兴致的打量着谭继之,扬眉笑道:“难不成谭公子以为本王是找你来喝茶的?”

    谭继之叹息,他当然知道墨修尧为什么找他来,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就被找到罢了。叹了口气,谭继之干脆的道:“王爷所说的事情在下也无能为力。主意虽然是在下出的,但是如今对于大楚的朝堂在下实在是无能为力。所以…凤三公子,还望海涵。”说罢,谭继之还朝着自从见到他脸上就一直没晴过的凤之遥拱了拱手致歉。

    凤之遥冷笑一声没有理会,谭继之也不甚在意淡定的坐着喝茶。

    墨修尧依靠着椅背,状似悠然的打量着谭继之。然而面上淡定的谭继之心中却是绷得紧紧的,墨修尧落在他身上的目光看似平平实际上给他的压力却无异于真刀真剑。他知道,自己如今落入墨修尧手里,是死是活可能就全凭墨修尧的心情了。

    半晌,墨修尧似乎看够了才慢慢的收回目光,唇边勾起一丝嘲弄的笑意,“谭公子在这里跟本王闲扯,可是在等人来救你?”

    谭继之一愣,脸上的笑容越发的苦涩起来了,“既然已经落到王爷手里,不敢做如是想。”他是当真没有对那些人保有太大的希望,谭继之素来自傲自己的眼光,比起墨修尧此时楚京里那些勾心斗角的人还差得远了。落在墨修尧手里他并不亏,毕竟曾经他也帮着墨景祁算计了墨修尧不少。甚至曾经只差一点就能够将定王府彻底覆灭了。他只是不甘心,他一生心怀大志,然而一转眼已经将近四十却依然一事无成。如今落入墨修尧手中更是生机渺茫……

    谭继之眼中的不甘墨修尧自然都看在眼里,含笑看着谭继之道:“谭公子是在不甘心这些年的辛苦都做了白工么?”

    “只怕不是做了白工,而是为他人做嫁衣了吧。”谭继之看了看坐在墨修尧身边的一直沉默不语的叶璃有些懊恼的道:“说起来,似乎自从王爷娶了王妃之后定王府就开始转运了。墨景祁折腾了这么多与其说是刁难定王府不如说是让定王府光明正大的和大楚断绝了关系。”墨修尧剑眉轻挑,侧首对着身边的叶璃微微一笑,回头有些遗憾的看着谭继之道:“若是没有从前的那些事情,谭公子这样的人本王还真是希望能够留在定王府中。其实谭公子不必懊恼,就算你原本的计划成功了,能够笑道最后的人也不会是你。因为…你从一开始就走错了方向。看看任琦宁,谭公子还不知道你和他的差距么?”

    谭继之脸色一变,如果说这世上有什么是谭继之这样的人的痛处的话,那么毫无疑问的任琦宁绝对算是一个。自从任琦宁以前朝后裔并且是以林愿的身份出现之后,谭继之就一直感到十分不安。林愿只有一个,如果任琦宁是前朝遗孤,那么他谭继之是什么?如果他不是前朝后裔,那么他这半生的所作所为又是为了什么?谭继之没有去找任琦宁,也没有去找林大夫询问,因为他隐隐觉得那个答案很可能是自己不愿意见到的。

    “此事似乎不需王爷关心。”谭继之脸色难看的道。

    墨修尧扬眉道:“确实与本王无关。无论是你、还是任琦宁,本王从来都没有看在眼中过。”

    “王爷未免太过自信了一些。莫要忘了当年定王府跌的何等的凄惨。”理智上,谭继之知道现在绝对不敢跟墨修尧顶嘴。但是看到墨修尧眼中那不以为意的随性和满不在乎,心中的怒火就忍不住上腾。最让人愤怒的不是你斗不过你的敌人,而是你的敌人从头到尾就没有将你放在眼中过。

    “所以,谭公子和墨景祁显然做了一件蠢事。难道你们以为当年若不是因为定王府是大楚的臣子,凭墨景祁那点上不了台面的本事能够算计我大哥?”当年定王府的世子墨修文虽然没有弟弟那样少年成名的激扬名声,但是确实墨修尧最服气的人之一。能让墨修尧这样的人服气,绝对不可能单单是兄长的身份可以做到的,“而现在…天下,谁能挡我?”

    谭继之轻嗤一声,眼中露出不信之色。只是那样的眼神却显得有几分刻意和勉强,墨修尧也不以为意挥挥手让人将人带下去。谭继之还有点用暂时可以不杀,但是却绝对不会让他从他手中逃脱第二次。

    凤之遥粗鲁的将被制住了武功的谭继之带走了,大厅里只留下叶璃和墨修尧相对而坐。叶璃慢条斯理的换掉已经冷却的茶水,重新续上了一杯热茶,含笑看着对面的白发男子问道:“王爷可是有什么打算了?谭继之那样的人…”谭继之到不是什么大事,落到了定王府的手里被制住了武功,只要人还在定王府就算不管进牢房随便放着他也出不了定王府,更别想往外折腾出什么消息来。只是叶璃想起还在西北的林大夫,上次回去她并没有询问林大夫关于谭继之的事情。这么多年的相处,还有当年的救命之恩教导之情叶璃是当真将那个老人当做亲人了。她并不希望让老人家太过伤心。

    “跳梁小丑罢了。”墨修尧不清不淡的道,“阿璃放心,谭继之和林大夫的关系我会处理好的。”

    叶璃点点头,只要墨修尧承诺过的事情素来都是十分靠谱的。略一考虑就丢到了脑后,对墨修尧道:“在京城也没什么事,咱们还是早些回西北吧。”只怕再拖延的晚一些,回去大哥就真的要动怒了。

    墨修尧点头,笑容愉悦,“这次把凤家的事情处理晚了,新皇登基的事也该有结果了。然后咱们就回西北吧。”虽然时不时的算计着将大多数事务扔给徐清尘,但是墨修尧还是深知过犹不及的道理。万一压榨的太过让徐清尘撂挑子跑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凤家这一次说起来也是十分的倒霉,虽然说士农工商商人最末,但是商人做到了凤家这样的地步绝对比大部分的人都要风光得多。更何况凤家身为大楚四大富豪中唯一一个在京城立足并且与皇家也颇有些关系的商家平时谁也要给几分面子。但是自从皇帝驾崩之后,凤家诸子分成好几派为了该支持哪一方吵得昏天暗地,还没能得出结果的时候凤家就已经干净利落的被抄了。他们甚至连被抄家的原因都没能搞清楚,一家大小上百号人就被关进了京城里大理寺的监狱。正所谓树倒猢狲散,凤家这毫无预警的被一网打尽,从上到下一个不留的被投入大牢中,平日里还交情颇好的人家自然是避之唯恐不及,更不用说那些等着凤家落难好分一杯羹的人,哪里还有人替他们打点。原本金尊玉贵锦衣玉食的夫人公子小姐们被突然投入肮脏阴暗的大牢,自然是哭闹不休了。

    凤家的家主,也即是凤之遥的亲生父亲凤怀庭被关在一个单独的牢房里。比起旁边的妻妾儿女以及其他凤家人的哭哭啼啼倒是沉稳了许多,只是背靠着墙在牢房的一角坐着,连旁边牢房的凤夫人的叫唤也没有丝毫回应。

    凤之遥一进大理寺就被人拦了下来。原本按照上面的命令凤之遥虽然与凤家关系冷淡却也是凤家的庶子,肯定也要关押进牢房的。但是偏偏凤之遥还有一个身份,定王的心腹,墨家军的副将。前去拿人的人思量再三也不敢亲自去定王府抓人,只得回报上去,最后上面却是不了了之了。但是这凤三公子还想要进大理寺探望凤家的人却是万万说不过去的。

    凤之遥神色阴郁的盯着眼前带着一脸假笑的大理寺官员,凤家被投入大牢之后他一直忙着抓谭继之,完成了王爷的吩咐才有空来探望却被人挡在了门外,已经两天没睡的凤之遥心情有多糟糕可想而知。

    “滚开。”凤之遥冷冷然,一贯风流倜傥的笑脸染上了几分严酷之色,却让眼前挡路的人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凤三公子,看在定王的份上朝廷没有为难你已经是恩典了。休得不识抬举!”许是发现自己竟然被一个后生晚辈随随便便的吓到了,眼前的老头子急于想要挽回失去的颜面义正词严的道。凤之遥不屑的轻嗤一声,“有本事就将本公子也关进去。本公子还没听说过大理寺不让人探监的。”大理寺确实不让人随便探监,但是官场上某些潜在的规则总还是在的。只要有钱,除了皇宫就没有不方便去的地方。不过凤之遥却没打算给钱,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一脸正气的老头,“需要本公子告诉御史台的人,王大人在大理寺为官七年收了多少好处么?”

    那王大人脸色一变,扫了一眼一边低着头装着什么都没听见的属下们。盯着凤之遥看了许久方才干咳了一声道:“凤三公子既然是定王府的人,本官自然不能来着。来请凤三公子快些出来。”

    凤之遥冷笑一声道:“本公子来这里和定王府无关。”说罢也不理王大人是什么脸色,一挥袖往大牢里面走去。

    一走进牢房,一股阴冷**的气息迎面而来。过道两侧尽是从里面伸出的一双双污秽漆黑的手想要拉住过往的行人。凤之遥轻哼一声,厉眸往两边一扫原本趴在栏杆前想要拉扯他的囚犯立刻就收回了手。长期在大牢之中的人都有着趋吉避害的本能,即使凤之遥外表看起来俊美华贵仿佛名门世家的风流公子,但是十几年征战沙场积累下来的戾气也不是这些囚犯能够抵挡的。

    凤家人被关在牢房的最里面,还没踏入其中就能闻到里面传来的诡异的恶臭让凤之遥不由得皱了皱眉,半垂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冷意。

    走进了关着凤家人的地方,凤之遥神色复杂的望着最里面的那一间单独的牢房里闭目养神的男人。已经将近六十的凤怀庭看起来比他实际的年纪要年轻不少,即使是在这样阴暗肮脏的牢房里,席地而坐的他也比旁边的牢房里哭哭啼啼吵闹不休的凤家人要整洁的多。凤之遥却发现,比起多年前他离开京城的时候,他的鬓间的白发却更多了许多。六年前凤之遥回京那一次终究没有听从徐鸿彦的劝告回去看他,算起来他们父子竟然已经有整整七八年每天见过了。凤之遥闭了闭眼睛,掩去了眼底多余的情绪。

    凤之遥的突然出现,让原本还吵闹着的凤家人立刻都安静了下来。站在过道上的红衣男子一身华贵的红色锦衣,无论放在哪里都俊美出色的容颜让这阴暗的牢房顿时为之一亮。凤家人对凤之遥并不熟悉,从凤之遥**岁开始,他待在定王府和外面的时间就比待在家里的时间要多得多。只是看着眼前红衣翩然的男子,总算有人记起来许多年前还有一个凤家人无论何时何地都是一身红衣的。不知道是谁突然叫了出来,“凤之遥!”

    “大哥,二哥,许久不见别来无恙?”凤之遥挑眉,对着跟前不远处的两个中年男子露出一个略带恶意的假笑。

    无论过了多少年,凤之遥依然无法喜欢自己的这两个嫡兄。童年时,他们对他来说是羡慕和惧怕的存在,少年时他们是他厌恶和仇视的对象。而现在,早已成熟的凤之遥早已经将这两个兄长远远的甩在了身后。少年时以为的彻骨之恨如今余下的也不过是本能的淡淡的厌恶而已。

    “凤之遥?!你怎么在这里?!”凤家次子,凤之远瞪着眼前多年不见的三弟很有些不是滋味的问道。小时候的恩怨很可能只是小孩子不懂事的胡闹,但是少年时的恩怨更多的却牵扯着利益了。当年凤家众人以凤之遥和定王府走得近为由逼迫家主将他赶出了凤家,更在凤之遥跟随定王去了西北之后公开与他断绝了关系。但是如今凤之遥在定王府混的如鱼得水反倒是他们沦落至此,凤家两个嫡子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三哥…三哥!救我出去,不管我的事!救我……”一个中年妇女模样的女子连滚带爬的扑到栏杆旁,伸手拽住凤之遥的一摆哭泣道。凤之遥挑了挑眉,柳家和黎王准备的倒是周全,不仅是凤家本家和旁支的人,就连嫁出去的女儿都给抓回来了。看起来…怎么也不像只是为了威胁他和定王府啊。想起自己临出门时墨修尧那漫不经心的笑容,凤之遥挑了挑眉。

    “你来干什么?”从凤之远叫出第一声凤之遥的名字时凤怀庭就睁开了眼睛,看了看外面红衣翩然的华贵男子眼中划过一丝莫名的情绪却又极快的消失在了眼底,平静的问道。

    冷漠的声音让凤之遥心中不由得一堵,脸上的笑容却越发的灿烂起来,“当然是来看看爹你了,看起来还不错啊。”

    “多事。”凤怀庭冷然道:“你已经不是凤家的子孙了,凤家出什么事也与你无关,我也用不着你多事来探望。没事就回去吧。”说完,凤怀庭重新闭上了眼睛不再理会凤之遥顿变的脸色。

    “爹,你说什么啊?”旁边的凤家四小姐不满的道:“三哥是定王的心腹,三哥一定是来救我们的。三哥…快让人放我出去。”

    凤之遥原本还有几分愧疚,但是被凤怀庭这么冷言冷语的一激心中顿时怒意翻腾。冷笑一声拉回自己被凤四拽住的衣服挑眉笑道:“抱歉啊,正如凤老爷说的,我已经不是凤家的人了,凤家怎么样跟我没什么关系。我这会儿…不过是来看个热闹罢了。”

    “小畜生!就算凤家落魄了也轮不到你来幸灾乐祸。说不定凤家就是被你这个贱人生的霉星祸害的!”一边的凤夫人突然厉声骂道。

    闻言,凤之遥有些惊讶的看向凤夫人。凤夫人从来都自恃是正室夫人虽然从来不正眼看他这样的庶子,但是明面上却从来都是一副大度贤惠的模样,半点惹人闲言碎语的事情都不会做。除了纵然他的两个儿子欺负他,不着痕迹的排挤他们母子以外,比起一些内宅中心狠手辣的毒妇凤夫人真的算是不错了。倒是没想到她会在这个时候忍不住。

    “闭嘴!”凤怀庭突然出口,冷声道:“污言秽语,难不成进了牢房你的修养就全被狗吃了?”

    凤夫人一哽,张了张嘴半晌也没能说出什么话来。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280.凤家被抄
下一章:282.身陷囹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