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山河祭 > 286.贵妃落难

山河祭 - 286.贵妃落难

所属目录:山河祭      发布时间 : 2016-10-15

  286。贵妃落难

    柳贵妃刚回到自己的宫中,就发现自己原本应该空寂无人的宫殿里坐满了人。上至太后,下至宫中的地位嫔妃一一都全部到场了。坐在太后身边的正是因为十皇子的关系被宫人们称为李娘娘享受着皇后待遇的李氏。太后左手边坐着的是六皇子的生母郑贤妃。一踏入殿中,郑贤妃就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已经不算年轻的脸上写满了幸灾乐祸。柳贵妃微微蹙眉,心中隐约有中不好的感觉。

    “太后,你带着这么多人到本宫的宫里来是什么意思?”盯着太后,柳贵妃傲然的扬起了下巴。

    太后冷笑一声道:“哀家还要问你,皇上尸骨未寒你身为后妃不在宫中守孝,跑到哪儿去了?”

    旁边郑贤妃盯着柳贵妃看了看,眼睛一转啊呀一声惊叫道:“太后,贵妃姐姐好像是受伤了呢。看看…连衣服都破了。”众人的目光顿时极重到了柳贵妃的身上,柳贵妃拢了拢身上披着的披风脸色一沉。原本是应该换了衣服再回来的,但是已经跟丞相府决裂了,以柳贵妃的傲气自然不可能回丞相府,而黎王府也不会为她提供什么衣衫。柳贵妃自然也看不上那些贫民和侍女穿的衣服,因此直接披着披风掩住身上的血迹就回来了。却没有想到会被人堵在正殿上。

    太后苍老的脸上闪过一丝快意的狞笑,冷声道:“你到底去哪里做了什么?还不快如实招来!”

    在场的众人看柳贵妃的脸色都多了几分诡异之色。这些女子半辈子生活在深宫中,顶红踩白早已成了本能。对于柳贵妃这个十几年如一日的受宠独占圣恩的人自然是记恨在心。如果墨景祈还在柳贵妃受宠依旧固然没人敢说什么。但是一旦柳贵妃落魄了落井下石的人绝对比寻常要多得多。一个丈夫还在重孝中的女人,悄悄跑出宫去还一身血痕衣衫破碎的回来,所有人的脑海中都脑补除了一副自己想象的画面。

    柳贵妃不屑的瞥了这些女人一眼,她当然知道这些女人在想什么。冷笑一声昂首看着太后道:“本宫做什么不关太后的事。”

    “贱人!”太后怒斥道:“哀家是先皇的生母新皇的亲祖母,你说哀家能不能管你?就是你这贱人挑拨的先皇和黎儿兄弟失和,害的我们母子情薄。你以为现在还有谁能替你撑腰么?先皇尸骨未寒你这贱人就不甘寂寞的往定王府跑,真是…真是不知廉耻!丢尽了我皇室的脸!”

    太后一边怒骂一边盯着柳贵妃满眼恨意。如果不是墨景祈当初独宠柳贵妃甚至连她这个亲娘都顶撞,她怎么会转而去培养小儿子。还不是因为怕大儿子将来被这贱人迷惑的这宫中没了她的立足之处?若不是这个贱人,他们母子兄弟怎么会到如今这个地步?

    柳贵妃唇边勾起一丝冷漠的讥讽,“自己教子无方,还能怪到本宫身上么?”

    “贱人…哀家今天要是不教训你,你就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太后冷笑道。柳贵妃凤眸微闪,“你敢动我!”太后笑道:“你试试看哀家敢不敢!来人,将这不知廉耻的贱人拖下去重打三十大板!也让所有人都看看,不知廉耻就是这个下场。另外,将柳贵妃贬为贵人!”

    “你敢!来人!”柳贵妃厉声道。原本守在自己殿中的心腹却并没有应声而来,太后对着她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守在殿外的太监已经进来想要将她押下去了。柳贵妃挣扎着道:“老女人!你敢动本宫,我不会放过你的!”

    太后丝毫不见她的威胁放在眼里,“柳家已经放弃你了,你拿什么来不放过哀家?何况…你以为现在哀家还会怕柳家么?”柳贵妃心中一怔,看着太后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丝毫不似这些天的慌乱。心知太后可能得到了什么筹码,若不是如此太后也不敢对自己如此不客气,“你敢动本宫……”

    “拖下去!打!”太后道。

    殿外不一会儿就传来了砰砰的板子声,在空寂的大殿中显得格外的清楚。大殿中胆子较小的嫔妃早就白了脸色。太后安然的喝着茶,听着外面声声到肉的击打声,眼底闪过一丝快意。

    “太后…是不是……”一边的李氏脸色发白,颤巍巍的望着太后犹豫着道。太后淡然道:“以后你也是要做太后的人,多学多看。有些人不收拾哈就不知道天高地厚自己姓什么。”李氏动了动嘴唇,终究还是低声点了点头,“是,太后。”

    太后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柳贵妃原本就浑身是伤,这会儿这一顿板子挨下去还不到三十板就已经昏死了过去。太后对柳贵妃可说是积怨已久,怎么会这么轻易的让过她,眼睛眨也不眨的吩咐人用水泼醒了继续打,直到三十板子打完了柳贵妃早已经痛的昏死了几遭恨不得就此死过去才好。最后一板子落下之后,柳贵妃终于再一次陷入了黑暗中。

    彰徳宫里,太后挥退了身板伺候的人独自踏入寝殿之中。此时,金碧辉煌的寝殿中却做着一个外貌普通的丢进人堆里都认不出来的宫女。那宫女看到太后进来既不惊讶也不起身,笑道:“刚才发生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想必王爷也会十分满意的。”

    太后垂眸,小心的不像是一国之母。低声问道:“那么…定王的承诺?”

    那宫女笑道:“太后尽管放心,我们王爷虽然跟墨景祈有些仇,但是一人做事一人当,决计不会为难太后的。只要太后办好了王爷吩咐的事情,不仅仅是殉葬的事情可以解决,甚至是原本宫中属于皇后娘娘的势力也可以交给太后。到时候…太后就可以完全控制整个皇宫,那时候太后还要怕什么吗?”虽然容貌平凡,但是那宫女的神情和语言却极具说服里。特别是原本华皇后手中的势力一直是太后所垂涎的,如今能够轻易到手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你让定王放心,柳贵妃的是哀家自然会好好招待她的。就算黎儿…想要保下她,哀家也能让她死的无声无息!”说到此处,太后眼中闪过一丝杀气。她不明白,她的亲生儿子不肯救自己的母亲,却去帮一个毫无关系的贱人。难不成这柳贵妃当真是个狐狸精,迷惑了她的长子不够,现在还想来迷惑她的小儿子。

    宫女笑道:“希望太后能过做到。另外,皇后的事情……”

    “新皇登基之后哀家就会让人宣布皇后因为先皇驾崩郁郁而终。”太后保证道。那宫女脸上的笑容更加满意了,站起身来道:“既然如此,奴婢就不打扰太后了。另外,我们王爷让奴婢提醒太后。太后如果想要自己过得安稳的话,就要保住新皇。毕竟…黎王可是个大人了,大概跟先皇一样不喜欢被人指手画脚的。”

    如果是以前太后可能还会动摇一下,但是在经历了儿子的冷酷无情之后太后深知墨修尧说的没错。点头道:“哀家该怎么做了。”

    “那么,奴婢告辞。”宫女规矩的对着太后福了福身,转身出去了。

    寝殿里,太后怔怔的望着桌上精致的纯净镂花香炉出神。半晌才冷笑了一声,就算跟墨修尧合作又怎么样?她只想活下,尊贵而舒适的活下去!为了这个,让她做什么她都愿意!

    清冷的宫殿里,柳贵妃从昏睡中醒过来。浑身上下的疼痛让她不由得呻吟出声,身上依然穿着回来时的那身满是血迹的破旧衣裳,身边更没有往日里殷勤小心的成群宫女太监时候。强撑着痛楚爬起来,才发现自己并不是在原本幽雅清净的宫殿里,而是躺在一个满是灰尘陈旧而寥落的小房间里。半开的房间带走了房里原本可能会有的晦气,但是同样还有些微凉的风也让她冷的簌簌发抖,她是被冻醒的。

    此时已经是三更时分,寒风一吹进来让她不由得一颤。动了动身子想要下床,却又因为身后的痛楚而重新跌回了床榻上。身后的衣摆已经不是血迹斑斑可以形容了。大半个衣服上满是血迹将原本的雪白染成了暗红,看上去就让人心中不寒而栗。想起自己白天在众人面前受到的侮辱,柳贵妃紧紧的抓着身下的床褥的手指应声而断,就连手心被掐出了血痕也没有丝毫的感觉。美丽的容颜狰狞而扭曲,她怎么敢!那个老女人怎么敢这样对她!

    还有那些贱人!那些落井下石的贱人!她要他们一个个都不得好死!

    嘎吱……老旧的年久失修的门发出一声轻响,柳贵妃抬头望去一个十几岁的少女正一脸惊慌的望着她。看到她趴在床上的凄惨模样,眼中的泪水立刻就趟了下来,“母妃…母妃,你怎么样了?”少女飞快的踏入房中,走到柳贵妃身边看到她浑身是血的模样却不敢妄动。

    看着眼前惊慌失措的女儿,柳贵妃眼睛微微眯起,淡淡问道:“这是什么地方?你怎么在这里?”

    珍宁公主呜咽着道:“这里是秋凉殿,皇祖母不许珍宁和弟弟们来探望母妃,所以珍宁才现在来的…母妃你饿了吧…”珍宁公主小心翼翼的从衣袖中取出一方包裹着东西的丝绢打开,里面放着几块精致的点心送到柳贵妃前面。

    “啪!”柳贵妃一抬手将点心打落在地,冷冷的看着珍宁公主道:“蠢货!你拿这些破东西来有什么用?立刻叫你外公和弟弟进宫来救我出去!还有,不许叫那个老妖妇祖母!”

    珍宁公主呆住,眼中闪过一丝受伤。慢慢的低下了头,低声道:“外公…外公和弟弟不肯进宫。外公说…母妃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柳家,柳家不能为了母妃惹来灭门之祸。弟弟…弟弟不肯来见母妃,也不让二弟来……”她一直呆在宫中,不知道母妃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外公和弟弟都不肯理会母妃了。但是她也劝不动外公和弟弟,才自己一个人半夜穿过了大半个皇宫悄悄的来看她。但是母妃却……

    柳贵妃脸色铁青,诡异的扭曲在深夜昏暗的烛光下仿佛厉鬼,让珍宁公主不由惊骇的往后退了几步。

    “母…母妃,你到底得罪了谁?你告诉女儿,女儿去求外公和黎王叔,女儿去求皇祖母……”

    柳贵妃趴在床上闭上眼睛,她得罪了谁?一个名字从脑海中一闪而过,如今这京城,除了墨景黎也只有一个人敢如此对她。暂时墨景黎不会动她,那么就只能是…想到自己猜想的可能性,柳贵妃只觉得心口一阵阵的绞痛。只是因为她骂了叶璃一句,他就如此待她。甚至不惜扶植太后,如果不是有人背后撑腰,几乎已经跟黎王撕破脸的老妖妇绝对不敢如此对她!

    墨修尧!你好狠……

    “母妃……”

    柳贵妃吸了口气,垂眸淡淡道:“母妃心情不好,你把点心捡起来给我吧。”

    珍宁公主愣了愣,连忙将几块还算干净的点心捡起来送到柳贵妃跟前,又从袖中拿出一个苹果一并递到她跟前,道:“母妃你慢慢吃,明天我再给你给你送过来。珍宁会再去找外公和弟弟的,一定让他们快些救你出来。”

    “母妃知道你是个好孩子。”柳贵妃淡淡道。

    平生第一次听到来自母亲的称赞,珍宁公主秀气的小脸上多了几分羞涩的笑容,“那…我先走了,母妃你好好休息。珍宁明天再来看你。”

    “带些伤药过来。”柳贵妃提醒道,对于这个女儿的愚笨有些不悦,明知道她受伤了却只带了一点没什么大用的点心。

    “嗯!女儿知道了。”珍宁公主有些懊恼的看了一眼柳贵妃身上的伤。她太过紧张了从来没有独自一人深夜跑出来过。所以才会忘了给母妃带伤药。还是赶紧回去再来一次吧,母妃好像伤的很重。

    寂静幽暗的深宫中,年方十三四岁的少女小心翼翼的穿梭在小道上。白日里华丽宏伟的亭台楼阁和美丽奇特的假山奇石奇花异草在夜色中都变得仿佛鬼怪一般的可怕。终于,回到了自己居住的宫殿的少女悄悄松了一口气。却被突然从身后伸出拍在她肩膀上的手吓得险些惊叫出声。

    “是我!”低沉的男生还带着少年特有的清亮,却又仿佛成人一般的沉稳。

    听到熟悉的声音珍宁公主才连忙捂住自己的嘴,拍拍自己碰碰跳的心口转身看着弟弟道:“啸儿,你怎么来了?”来者正是柳贵妃所生的长子,被从太子之位贬为秦王的墨啸云。秦王皱着眉看了看姐姐,沉下了道:“你去看她了!”

    珍宁公主对这个自己带大的弟弟却是有些害怕,绞着衣角有些不安的道:“啸儿,那是咱们亲生的母妃。”

    墨啸云轻哼一声道:“亲生的?她什么时候当咱们是亲生的了?你自己在宫里现在是什么处境你还知道么?若是为了她连累了你自己还有小弟……”对于这个从小照看自己的姐姐,秦王还是十分关心的。柳贵妃对轻声儿女从小就十分冷漠,大多数时候都是年长两岁的珍宁公主照顾着他们兄弟的。现在自己被封了秦王只能出宫居住,宫里才年方八岁的弟弟却要珍宁照顾了。

    “难道…难道真的不能救救她么?”珍宁公主小心的问道。

    墨啸云冷笑,“你知道她做了什么么?”

    “什么?”珍宁公主一愣,潜意识里她并没有认为母妃会做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

    墨啸云冷冷道:“她跑到定王府去威胁定王娶她为妃,还辱骂定王妃。如果她当真嫁给了定王,不管是做平妃还是侧妃,咱们姐弟会如何?姐姐可想过?”从小被柳丞相教导大的墨啸云并不笨,想到当初定王刚刚回京母妃就急急忙忙的出宫,之后父王便连着提拔了几位皇子和嫔妃。便知道柳贵妃这样的主意只怕并不是父皇驾崩之后才有的。

    原本他是不信的,但是当他亲眼看到他那美丽高傲的母妃一身狼狈的被人送定王府里扔出来还不肯死心的时候,他的心彻底的凉了。外公说的没错,母妃从来就没有将他们姐弟看在眼里过。为了自己也为了姐姐和弟弟,他都不能再和她扯上关系了。

    “怎么…怎么会?”珍宁公主震惊的睁大了眼睛,她从小生活在深宫,学习的都是宫中嬷嬷教导的女戒女则。心中记下的都是身为女子的行事准则,而无论是哪一条上母妃的行为无疑都是被世人唾弃的。

    墨啸云看着她道:“明白了?明白了就不要再去看她了。”

    “可是…如果不去她会…”她会死的啊…就算珍宁公主再如何的不谙世事,却也是生活在皇宫这个大染缸里的。自然知道被打入冷宫的女子会有什么样的下场,更何况母妃还身受重伤。

    在弟弟坚定的目光注视下,珍宁公主终于还是低下了头声音低的仿佛蚊虫,“知道了……”

    见她答应下来,墨啸云脸色才缓了缓。知道姐姐心里难受,沉声道:“姐姐,我是为了我们好。与其让她在外面惹出无数的事情,还不如就在冷宫里带着。难道你想要别人知道我们又一个…的母妃。”

    墨啸云的话没有说全,但是珍宁公主却明白他要说的是什么。珍宁公主点头,道:“我知道了。”

    “那就好,姐姐早些休息吧。我要出宫去了。”墨啸云轻声道,“好好照顾小弟,别让他到处胡闹。”

    “我知道了。”珍宁公主点头,有些担忧的拉住墨啸云问道:“这个时候了,你怎么出宫?”这会儿已经是四更天,宫门早就锁了。墨啸云笑道:“我既然能进来,自然也能出去。不用担心。姐姐,保重。”

    目送弟弟离去,珍宁公主转身进了宫殿。一路进去竟连一个宫女也没有碰到。因为不被生母重视,原本时候他们的宫女太监就不算精心,如今柳贵妃落难了,这些人干脆光明正大的偷起懒来了。也正是因此,珍宁公主去这么久竟然都没有被人发现。

    回到自己房间里,找出自己收着备用的伤药珍宁公主咬了咬牙,还是转身出去了。

    她也不愿意让人知道自己有一个寡廉鲜耻的母妃,她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无知少女,自然知道如果柳贵妃真的得逞了进了定王府,自己姐弟三人会是什么样的下场。特别是她…一个即将及笄的公主。母妃不可能带着他们去定王府,而他们身为皇子公主也不可能去定王府。但是即使如此…也不能让母妃因为伤势无法治疗而死去。

    送了药…就回去吧。珍宁公主在心中默默地想着。

    “……只怕是活不成了……”一个隐隐约约的声音传进珍宁公主耳中,珍宁公主吓了一跳连忙躲进了路边的花树后面。正是月底的时候,弯月暗淡无光躲进树荫里不留半点痕迹。一对巡夜的太监从不远处徐徐而来,许是夜深容易瞌睡,两个太监便一边走一边嚼起舌来。

    “那是自然,别看那位从前宠冠六宫。如今先皇驾崩了,又得罪了太后娘娘。听说彰徳宫里传下话来了,定要治死了那位……”

    “呸呸…话可别乱说,若是传了出去……”

    “彰徳宫的冯公公是我干爹,他传出来的话还能有假?”

    “那倒是…冯公公可是太后面前得力的红人。听说彰徳宫要翻身了。”

    “可不是么…听说那位得罪了定王。唉…那事儿听说了么?”

    傍边的同伴露出一个心照不宣的笑容,“能没听说么?只怕这皇城内外都传遍了吧。只是顾忌着皇家的颜面不敢随便传罢了。谁不知道定王对王妃一心一意,这么多年连个通房都没有,这事儿啊……”

    “从前看那位总是冷如冰霜的,却没想到……”后面的话就显得有些不堪入耳了。幸好两个太监也渐渐地远去了。

    昏暗的月光下,秀气的少女脸色苍白的望着已经没有人影的小径微微的颤抖着。

    ------题外话------

    这才是定王殿下的报复,下令揍板子什么的太不高端了。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
下一章:287.登基大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