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太平裂 > 306.楚帝南下,兵不血刃

太平裂 - 306.楚帝南下,兵不血刃

所属目录:太平裂      发布时间 : 2016-10-17

  306。楚帝南下,兵不血刃

    半月之后,大楚摄政王墨景黎携太后及登基不久的新皇与朝中大部分官员南下江南。而留在京城的则是以华国公为首的朝中老臣以及一部分清流文官。前线的将士得到这个消息,顿时军心溃散原本就不乐观的战事更是一败涂地,北戎大军不停的战线不停地往南推移。十天之后,坚持了几个月的紫荆关也终于被攻破。大批的北境将士涌入关内。

    而此时,远在西陵的墨修尧接到消息的时候,墨家军也已经兵临西陵皇城之下。之前的奉城之战有了在汴城的教训和磨砺,陈云的等一干小将表现的都颇为出色,虽然最后雷腾风被赶到的金衣卫救走,却也是瑕不掩瑜。墨家军大军一路推进,连续数月不停歇的鏖战,也让这一支原本没有多少经验的兵马成为了墨家军真正的百战精兵。等到墨家军开到西陵皇城下的时候已经是九月了。

    围住西陵皇城之后,墨修尧并没有立即下令攻城。只是围而不攻,也趁机让连续疲惫了几个月的将士稍作休息。

    而此时的西陵皇宫中,西陵皇正眉头深锁的看着眼前偏偏的白衣青年。西陵皇下首,一身白衣温文尔雅的徐清柏也含笑打量着眼前的西陵皇。西陵皇今年也不过五十出头,但是比起断了一臂依然气度宏伟的镇南王来说就显得太上不得太面了。或许是常年的歌舞声色,让他的形容极为消瘦,面色蜡黄眼神浑浊。就连眼皮都松松的下垂着,他并不苍老但是却让人觉得毫无生气。

    徐清柏毫不在意的看了看不远处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的西陵皇宫侍卫,其实他到达西陵已经有好些日子了,可以西陵皇开始并不打算见他。或许西陵皇并没有想到在墨家军面前自己的西陵大军竟然会真的这般不堪一击。直到墨家军在短短不到半个月时间内接连攻破了汴城和奉城,才让他真正的紧张起来了。只是这谈判,并且是关系国运的谈判却并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再加上西陵皇心中始终还是保佑那么一点奢望,所以态度一直摇摆不定。而如今墨家军兵临城下而镇南王府却没有半点消息的情况下,却是再也容不得他犹豫了。

    在西北好几年徐清柏一直都在极为贫瘠的地方参与农事。但是这并没有抹杀他身上与生俱来的书香气息,甚至几年的时间将当初那还有些青涩的少年磨砺的更加温润和平和。比起性格各异的徐家诸子,徐清柏才是最像徐家百年书香的传人,真正的出现才智。徐清尘比起他太过出尘,徐清泽太冷,徐清锋更像是武人,而徐清炎太过跳脱。只有徐清柏,神色温和笑容淡然,真正的君子端方如玉,任何人都生不起厌恶的心情来。

    “西陵皇考虑的如何?”良久,徐清柏才淡然出声道。

    西陵皇并没有因为徐清柏如此温和的态度而有所放松,依然是眉头深锁一脸为难之象。徐清柏悠悠道:“其实西陵皇何必如此为难,定王府并没有想要跟西陵皇为难的意思,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

    在场的众人,包括站在门口戒备的盯着殿中侍卫的麒麟们也一脸的无语。都已经打到人家京城来了还没有想要为难,那要怎么样才算为难?

    对上西陵皇不信的脸色,徐清柏笑道:“如果不是镇南王野心勃勃出兵攻打大楚,我们王爷也不会出此下策来跟西陵皇为难啊。”西陵皇凝眉道:“据朕所知,墨家军已经与东楚断绝关系了,徐四公子切莫用这种话糊弄于朕。”他就算再是个傀儡也还是个皇帝好吧,徐清柏拿这种话糊弄他简直就是在嘲笑他的智商。徐清柏也不在意,有些无奈的摇头道:“随然我们王爷无意插手大楚的事情,但是西陵皇也当知道,西北地小贫瘠,若是让镇南王拿下了大楚,以镇南王的野心勃勃,难道不会来跟定王府为难么?”

    西陵皇沉默,徐清柏的话有些说服了他。其实他也明白徐清柏的话其实多是诡辩之词,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人心却远远比寻常时候容易接受这样的诡辩。所以西陵皇此时也忍不住想,如果镇南王没有去攻打大楚,墨修尧是不是就不会攻打西陵了?最重要的是,雷振霆攻打大楚也就罢了,他居然带走了西陵最精锐的兵马又在西陵危难之际根本就不考虑回来救援,而是继续攻打大楚。这件事就让西陵皇非常的耿耿于怀了。

    看着西陵皇沉默,徐清柏继续道:“西陵皇想必也明白,以西陵如今的兵力…皇城是绝对守不住的。何况,就算我定王府现在退兵。西陵皇抵挡得住西域各国的兵力了?据在下所知,西域诸小国已经组成了十五国联军,率领六十万大军陈兵边境,想要讨回昔年西陵大军在西域的血债……”

    闻言,西陵皇忍不住一抖。当年龙阳到底在西域杀了多少人只怕数都数不清。之前的数百年间西域许多下过也一直生活在西陵的淫威之下,可以说和西陵之间仇深似海。只是西陵兵力一贯强盛,这些小国也只能打落了门牙活血吞。但是隐忍却并不代表他们甘愿就此臣服,这不,西陵刚刚被墨家军打败这些人小国就已经蠢蠢欲动了。

    西陵皇自知自己是绝对斗不过墨修尧的,也绝对应付不了那些对西陵仇深似海的西域诸国。就像是他一直都自己自己是斗不过镇南王这个弟弟的,他一向都很识时务。半晌,西陵皇才终于开口道:“徐四公子想说什么?”

    徐清柏微微挑眉,知道西陵皇心中一惊松动,淡淡一笑道:“只要西陵皇让出西陵皇城,之前墨家军夺得的城池都归西北所以。墨家军便会立刻收兵,你我双方和平共处不是很好么?”

    西陵皇心口一口老血险些当场喷了出来。和平共处?!墨家军占了西陵三分之一的领土之后来跟他谈和平共处?

    西陵皇摇头道:“皇城不行,只要定王立刻撤兵,之前墨家军所占的土地可以交给定王府,另外,朕还可以再加上青阳州。青阳州与大楚接壤,面积可是皇城所在的安平州的两倍。”皇城可是西陵的国都和根基所在,若是连皇城都丢了他这个皇帝还有什么脸面做下去?难道要学大楚的皇帝难逃?

    说起来,西陵和大楚还真不愧是同出一源的。当年差不多前后脚功夫骑兵反抗前朝,超不多时间立国。之后西陵强大楚也强,大楚乱西陵也乱,一两百年内竟是谁也没有怎么占到谁的便宜。而如今,大楚新帝难逃,西陵皇城也被人大兵压境了。

    徐清柏挥动着折扇,摇摇头道:“西陵皇,西陵皇城对您来说真的有什么意义么?所谓皇城…天子之所。只要天子还在,皇城哪儿不能建?如今这情形,就算皇城真的保住了…您真的能安心住下去么?”

    西陵皇沉默,同时也不由得在心中埋怨祖先选皇城的位置也选的太不是地方了。西陵皇城里西域诸国边境只有区区不到六七百里的距离,往日西陵强盛的时候还好说,往西域小国要点什么珍稀贡品,绝世美色,稀世宝马什么的格外方便。但是一旦西陵没落了,西域各国的骑兵甚至不用几天就能杀到皇城下啊。更何况,以后还要跟墨家军毗邻而居了,西陵皇只要想一想就觉得如坐针毡。

    被徐清柏这么一提醒,西陵皇顿时又觉得皇城这块地儿有点烫手了。他可半点都不想前面要面对兵强马壮的墨家军,后面还要面对有着血海深仇虎视眈眈的西域诸国。但是就这么轻易的将皇城给送出去,西陵皇又实在是拉不下这个脸。

    徐清柏怎么会不明白他的心思,也不着急,淡淡一笑道:“倒也无妨,西陵皇不妨仔细的思考几天?当然,如果咱们两军能够和平解决的话,定王府也不会白要西陵皇的一座城池的。”如此明白的暗示让西陵皇心中一动,疑问的看向徐清柏。徐清柏微微一笑,淡然提点道:“西陵皇室正统…一直被镇南王所压制。当年若不是镇南王排除异己,西陵三大名将何以凋零至此?如果西陵与定王府和睦共处,自然就是朋友。朋友之间互相扶持也是常理不是么?”

    西陵皇眼睛一亮,不管他有多少本事,他也是一个皇帝一个男人。一个身为皇帝的男人若说没有半丝想要自己手握大权的心思那他也不会坐在这个位置上了。徐清柏开出来的价码无疑是非常吸引人的。如果定王府帮助他打压掉雷振霆,那么他就能够掌握朝政,成为西陵真正意义上的皇帝,即使西陵只剩下三分之二的领土又如何?他现在不也一样半分权利也没有?甚至还不如一个普通的王侯自在。

    过犹不及的道理徐清柏是明白的,所以他点到为止不再多说什么。悠然的起身向西陵皇告辞,留给他时间自己思考。

    临走时,还不忘留下一句,“陛下,其实西陵至此并不是您的错……”

    看着徐徐清柏从容的离去,西陵皇不由得有些失神和嫉妒。即使对方只是一个小小的似乎连正式的官衔都没有的年轻人。但是在自己这个一国之君面前所表现出来的气度和从容闲适却让他嫉妒不已。同时,徐清柏最后的一句话也深深地映入了他的脑海中。不错…这一切并不是他的错,真都是雷振霆的错!

    “陛下?”身边的内侍上前来奉上热茶,有些小心翼翼的道。

    低头抿了一口自己惯喝的贡茶,西陵皇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漫不经心的问道:“你说…皇城守得住么?”

    “陛下英明神武,我西陵千秋长存。自然是守得住的。”内侍恭敬的道,虽然说出来的话连他自己也不信。幸好西陵皇并没有追究他的话真假的意思。沉默的点了点头道:“也罢,再看看吧。”内侍默不作声的在一边伺候着,他是常年在西陵皇身边侍候的人。只看神色就能猜到西陵皇的几分心意,此次当然也不例外,只是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内侍,国家大事却轮不到他多说什么。

    皇城外的墨家军的大帐里,墨家军的大小将领都齐集于此纷纷议论着。墨家军一路势如破竹的攻到了西陵皇城下,但是王爷却下令他们只围不攻,这让许多将领都百思不得其解。不是应该趁着大军气势正盛一举夺下皇城么?

    “凤三,王爷和王妃到底是怎么想的?”被人不能问,张起澜却不忌讳这个,直接开口问跟在墨修尧身边时间最长的凤之遥。凤之遥望着大帐顶上翻了个白眼道:“我怎么会知道王爷是怎么想的?我又不是王爷肚子里的虫子。”

    一个副将迟疑了一下问道:“是否是王爷打算撤兵了?”

    此言一出,其他人也不说话了。大楚皇帝南下的消息他们自然也都知道的。虽然都不愿意在和大楚皇室扯上什么关系,但是对大楚百姓他们并不是没有丝毫感情的。如今大楚的情形虽然没有亲眼所见却也还是能猜到几分。所以难免会猜测王爷是不是打算撤兵了。

    “其实…撤兵也没什么吧。如果王爷是想要增援大楚的话?”有人迟疑的问道。毕竟他们和大楚的百姓是同出一脉的,甚至墨家军中大部分人都是有亲朋故旧还在大楚的。如果王爷真的打算出兵大楚的话,想必也不会有什么人反对。墨家军再恨大楚皇室也和普通百姓没有关系,人心毕竟都是肉长的。

    “而且,北戎和墨家军还有大仇。如果王爷真的这么打算的话,我们自然不会反对。”当年前代定王墨修文,还有那枉死的几万墨家军将士,加上战死的当年那一役至少有近二十万墨家军将士死在北戎人手中。

    “都在说什么呢?”叶璃清雅的声音从帐外传来,众人连忙起身行礼。墨修尧和叶璃携手而来,眉宇间带着淡淡的暖意显然是心情还不错。

    “见过王爷,王妃。”

    墨修尧牵着叶璃到主位上坐下,挑眉看着众将笑道:“王妃问话呢,大家都在说什么这么热闹?”云霆冷不防的被人推了出来,无奈的看了看左右皆是眼观鼻子鼻观心的同僚只得道:“启禀王爷,末将们正再猜测王爷打算何时攻城。”

    看着云霆一脸严肃的模样,叶璃不由莞尔一笑道:“别紧张,我和王爷就是随便问问。坐下说话。”

    “多谢王妃!”云霆这才松了口气,连忙回到陈云身边坐好。

    墨修尧似笑非笑的看着底下的将领问道:“你们都想知道什么时候攻城?”

    众将领纷纷点头,他们是望眼欲穿啊。眼看就要攻下西陵皇城了,这是墨家军近两百年也没有实现过的壮举啊。

    墨修尧含笑看着他们道:“本王没打算攻打皇城。”

    闻言,众人不由得面露惊愕之色。虽然早有些猜测但是真的听到王爷这么说的时候他们还是有些惊讶。何况,如果没打算攻城的话,他们根本就没有必要过来啊,直接打道回府难不成一路被他们打怕了的西陵守军还敢追不成?

    “王爷…为什么不打?”还是云霆忍不住举手问道,众人目光顿时齐刷刷的盯着墨修尧。

    墨修尧淡淡问道,“攻打汴城,墨家军前后损失了多少兵马?”

    众人默然,虽然墨家军一路上可以说是难得一见的顺利。但是汴城还是损失了不少兵力,初步算算,汴城一役就损失了接近**万的兵力。几乎是之后和之前一路上损失的总和了。如今兵临西陵皇城下之所以还有三十万兵马,那也是后面吕颂贤又派人补充了十几万精兵过来。损失的这些可都是墨家军最精锐的兵马。

    墨修尧道:“西陵皇城虽然不及汴城历史悠远,但是其防御能力却绝对比汴城更甚一筹。另外…本王三大名将中最后一位,顺天大将军风傲目前就在皇城。墨家军确实可以攻下西陵皇城,但是本王却不想付出那么多的损失。另外…本王也不想毁了这座城池的防御。”

    这座皇城的年代并不久远,距今也不过一百五十年左右。是西陵国费了十几年之功修建的城池。当年西陵初立的时候,西域诸国并不安分。西陵开国两代皇帝敢将皇城选在这个一个靠近边境的地方,不得不说是胆识过人。或者其中也有几分要后代子孙时刻警惕的意思在其中。而一旦墨家军夺得西陵北方全境以后,曾经的西陵边境就会成为墨家军的边境。而这座曾经的皇城将会成为防御西域诸国最坚固的也是最后的一道大门。

    “那…王爷打算怎么办?咱们总不能就这么耗着或者不打了吧?”张起澜问道。

    墨修尧笑而不答,众人眼巴巴的望向叶璃。

    叶璃低眉浅笑,“兵法云: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不战而屈人之兵,方为上策。”

    众人拜服:王妃真天人也。

    凤之遥摸摸鼻子,心中默默思索着:这是哪本兵书上云的?

    云霆一脸钦佩:王妃博览群书,小爷啃了整整三个月的兵书,居然还是有没看到的!

    “咳咳…”凤之遥轻咳一声,恭敬的讨教,“王妃的意思是不战而屈人之兵?这个…只怕没这么容易吧?”西陵皇就算真的是个傻缺西陵朝廷的官员也不会同意就这么把皇城让给他们啊。那可是皇城,一个国家的首都,不是一块土豆!

    叶璃笑道:“行不行咱们等等再看不就知道了么?”

    张起澜皱眉问道:“咱们不攻城,那…如果有来救援的大军要如何处置?”墨修尧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如何处置?自然是杀!皇城不用去管他,这期间有任何前来支援的西陵大军,统统给本王杀回去!”

    众人这才舒了一口气,还是要打啊。不过野战他们肯定比攻城战更有优势。

    “属下遵命!”众人齐声应道,凤之遥若有所思,其实…这也算是一种攻心吧?

    “启禀王爷王妃,营外有人从西陵皇城中出来求见。”门口侍卫进来禀告道。

    墨修尧挑眉问道:“什么人?”

    守卫道:“说是徐家四公子,不过他并没有定王府的信物,所以……”徐清柏跟经常在璃城的徐清尘徐清泽不同,也和在军营里混的徐清锋不同,墨家军认识他的人并不多。特别是下层的普通士兵认识他的人更少,所以依照规矩还是要先进来禀告一声才能将人放进营中。

    叶璃闻言却是一喜,“四哥来了?”

    墨修尧拉着叶璃起身笑道:“既然如此,咱们出去迎迎四公子吧。本王觉得他会给咱们带来好消息。”众人也是一脸好奇,徐家四公子怎么会在西陵皇城?更重要的是,他会给他们带来什么样的好消息?

    一行人走到大营外,已经有人先一步出来迎接徐清柏了。正是闲来无事出门去晃悠正好碰到的徐清锋,看到自家应该窝在西北种土豆的四弟离奇的出现在西陵,而且还是从皇城里出来,徐清锋吓了一跳。拉着徐清柏打量了半天,确定没有丝毫的损伤才问道:“四弟,你怎么会在这里?大伯母知不知道?”

    对上三哥毫不掩饰的关系,徐清柏好心情的摇了摇头笑道:“三哥,看来你过的不错?”

    徐清锋眉宇间神采飞扬,笑道:“那当然,你三哥这次可是立下了不少功劳。秦风说回去就升我做麒麟的副统领。”虽然徐清锋也明白这其中多少也有几分自家表妹的情面在其中。毕竟立下功勋的小队统领并不只是他一个,但是他也知道秦风绝对不是公私不分的人,这至少表明了秦风认可了自己的能力。

    “那就要恭喜三哥了。”徐清柏笑道。徐清锋笑容一敛,道:“你还没有告诉我你为何会在此呢?大伯母若是知道你跑到这里来还不吓死!”

    徐清柏无奈的苦笑道:“父亲和大哥都知道,等到我这边没事了我也会写信回去抱平安的。三哥,我有事要见璃儿和定王。”

    “三哥……”正说着叶璃和墨修尧已经先一步走了出来,后面还跟着浩浩荡荡的一串,让徐清柏也不由得有了两分受宠若惊的感觉。

    “如何?”墨修尧淡淡问道。

    “幸不辱命。”徐清柏淡笑。

    ------题外话------

    写到这里,其实某凤发现,一个国家无论有镇南王这样的权臣还是有定王府这样的忠臣都不是一件绝对的好事。镇南王的强权抹杀了西陵皇身为帝王的尊严和血性。如果是墨景祈的话,我觉得就算他啥也不会,疯疯癫癫他也宁愿殉国也不会愿意把皇城拱手让人。而定王府保护了大楚平安两百年,同样的也在无形中抹杀了大楚其他军队的能力和将领的发展。一旦墨家军和大楚离心,后果可想而知。最糟糕的的是,大楚的皇族忌惮墨家军的方式并不是培养别的将领与他抗衡,而是一边打压定王府又一边害怕再出现一个定王府。也就导致了大楚除了定王府和几个老将以外再无名将。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