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太平裂 > 312.有孕

太平裂 - 312.有孕

所属目录:太平裂      发布时间 : 2016-10-17

  312。有孕

    “四…四哥?”

    叶璃怔怔的望着挡在自己身前的徐清柏,一把长剑从来的身后传了过来,鲜血顺着剑尖滑落在叶璃的衣襟上,有一滴滴落在了她如玉一般的清丽容颜上。

    “璃儿……”徐清柏有些无奈的苦笑,清楚的传来的剧痛让他身体不由的有些抽搐。身后秦风终于抽出手来,却看到眼前这让他心惊胆战的一幕,随手躲过身边一人手中的长剑便朝着那人挥了过去。原本还想拔剑再补上一剑的刺客立时被秦风凛冽的剑气劈成了两段。

    “王妃!四公子!”见到这边出事,其他侍卫也纷纷往这边收拢过来。其实这也是他们的失误,毕竟王妃的身手所有人都是有目共睹的,所以他们大多数人的注意力便都放在了杀敌之上,而没有想到王妃竟然会出了意外。此时这些侍卫以靠拢过来,缩小了包围圈虽然对斩杀这些刺客没有好处,但是这些刺客想要再冲过去也就难了。

    秦风扫了一眼周围,方才上前问道:“王妃,你……”

    叶璃轻咬着嘴唇,沉声道:“我没事,看看四哥怎么样了?”

    秦风也看出来了,那刺客并没有伤到王妃,王妃身上的血迹大多数都是徐清柏的。而徐清柏却已经陷入了半昏迷状态,定了定神,秦风仔细查看了徐清柏的伤势,才稍微松了一口气,点了徐清柏身上几处穴位道:“没刺到要害,但是四公子流血过多,还是要尽快止血包扎,不然也会……”但是他们此刻被刺客包围,根本就无法冲出去。

    “属下已经放了信号,城中侍卫很快就会赶到的。”看着叶璃苍白的脸色,秦风低声道。

    叶璃点点头,小心的扶着徐清柏以免让他的还插着剑的伤口撞到哪儿再流血不止。

    定王府在城中的侍卫来的并不满足,不一会儿就有大队人马到了。领头的人却是凤之遥和徐清锋。徐清锋杀入重围中,看到满身沾血的徐清柏顿时红了眼睛,“四弟!璃儿……”

    “王妃,四公子……”紧跟着而来的凤之遥心中也是一紧,看到叶璃安然无恙才稍稍安下心来。原本他和徐清锋闲着无事在驿站中休息,却没想到看到秦风放出来的信号,连忙带着人马赶到现场却已经是一片血腥混乱了。凤之遥眼中冷芒毕现,“杀!留两个活口就好!”

    看到凤之遥和徐清锋,叶璃也同样松了口气,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一手抓住徐清锋道:“三哥,送四哥去医馆…快去!”徐清锋沉着脸点头道:“我知道了。”俯身抱起徐清柏小心的避开身上的剑站起身来,在几名侍卫的护持下往外走去。叶璃也在凤之遥和秦风的扶持下站了起来,但是刚刚就一直感到严重不适的身体一放松下来便觉得浑身冷意更甚,眼前一黑一头往地上倒了下去。

    “王妃?!”

    “阿璃!”一声冷厉的呼声从街角传来,之间街道上一匹骏马飞快的奔来。马上一个白衣身影凭空掠起一道剑气横空划过,距离叶璃最近的几个刺客全部被剑气所伤胸口绽出一道血痕跌倒在地。

    墨修尧落到地上,脸色阴沉的从凤之遥手中接过叶璃,焦急的道:“阿璃…阿璃……”一边伸手去探叶璃的脉搏,但是一贯握着嗜血宝剑手也不曾抖一下下的人,此时的手指却微微颤抖着连脉搏也摸不到。因此,俊美的容颜上不由显露出焦急阴郁的神色,眉宇间隐隐有暴虐之气。凤之遥看着不对,连忙道:“王爷,王妃没有受伤。只是晕过去了。”其实不用把脉,也看得出来叶璃的呼吸还算平稳,只是墨修尧关心则乱,竟然丝毫也想不明白了。

    墨修尧顿了顿,似乎终于冷静下来了,眼底闪过一丝清明。这才重新执起叶璃的手腕把脉,虽然他不懂但是身为习武之人基本的脉络还是号的出来的灭却。确实感觉到叶璃脉象平稳并没有受什么内伤外伤中毒之类的,脸色才稍微缓和了一些。凤之遥又补了一句,道:“属下已经命人去带大夫过来了,王爷不如先将王妃安置妥当。”

    “王爷,花苑中只有歇息之处,不如将王妃送到里面暂且安置吧。”孙夫人走过来,脸色苍白的道。今天在这里出了这样的事情,王妃若是没事还好,若是有个什么万一,不管和孙家有没有关系孙家都难逃其咎。所以即使孙夫人自己现在腿脚还被吓得发软,却不得不过来说话。

    墨修尧抱起叶璃,淡淡的看了孙夫人一眼,抬脚往花苑里面走去。

    大夫来得不慢,墨修尧刚刚被孙夫人带着将叶璃抱进花苑中的一处小楼安置下来,门外的秦风和凤之遥已经一人拎着一个大夫走了进来。这两个大夫并不是定王府墨家军中的军医,而是侍卫得了墨修尧的命令之后就近从附近的医馆里带来的大夫。两人被人突然挟持至此,同样也吓得不轻。看到坐在床边一头白发脸色阴沉的墨修尧时不由得腿一软坐到了地上。

    孙夫人连忙将两人拉起来道:“两位大夫,快给王妃诊诊脉。”

    被她这一提醒,两位大夫这才回过神来。手脚有些发软的往床边走去,只是看到坐在床边的墨修尧却怎么也不敢靠近。墨修尧轻哼了一声,打量了两名大夫片刻才站起身来让开床边的位置。

    这两名大夫虽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但是医馆这样的地方素来什么人都有的,消息自然不算闭塞。这会儿自然也猜到了床上躺着的女子是哪儿王妃,对上虎视眈眈的墨修尧不由得更加谨慎小心起来。上前轮流为叶璃把了脉,相对对视了一眼以眼神交换双方的诊断结果。站在身后的墨修尧却没有如此好的耐性,沉声问道:“阿璃到底如何了?”

    一名大夫皱着眉又把了把脉,似乎终于确认下来才和身边的同伴朝着墨修尧拱了拱手道:“王爷请宽心,王妃并无大碍。”

    墨修尧的脸色却并没有变好,沉声问道:“本王在问王妃为何昏迷不醒!”

    老夫吓得一抖连忙道:“回…回王爷,王妃已经有了快三个月的身孕。之所以昏迷不醒…大抵是因为方才腹中的小世子受了些惊吓……。”

    “你说什么?!”所有人皆是一愣,墨修尧一把抓住大夫的衣襟问道。那大夫被吓得不轻哪里还说得出话来。旁边的大夫连忙道:“回王爷,王妃确实是有了身孕,其他的…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房间里,凤之遥和秦风孙夫人都是松了口气,旋即心中更是大喜。凤之遥上前解救了快要被墨修尧掐断气的可怜大夫,对墨修尧道:“王爷,恭喜王爷了。定王府又要添一位小世子了。”墨修尧这才回过神来走到床边坐下,怔怔的望着床上昏睡的人儿。凤之遥无奈的耸耸肩,转过身跟大夫交流,“王妃当真没什么事?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

    大夫低声道:“王妃所受惊吓不轻,主要是小世子胎息较弱,只怕是受了惊吓。王妃陷入沉睡也是保护小世子,草民会开几副安胎药和安神药给王妃服用。最多两三天王妃必定会醒过来。”

    凤之遥郑重的看着两位大夫,问道:“两位确定?”

    两位大夫无奈的苦着脸点头道:“草民保证,王妃真的没事。说起来王妃也算是身体极好的了,若不然有今天这番事故,寻常女子…只怕孩子极难保得住了。王妃此番只是稍微的动了胎气,并不碍事。”凤之遥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如此就好,这几天就麻烦两位大夫留在定王府照看王妃。当然,定王府也会给两位满意的诊金的。”

    两位大夫也知道自己并没有拒绝的余地,只得点了点头答应下来,被凤之遥派人带着去开方子煎药去了。

    等到给叶璃服了药安顿好,虽然还在沉睡中但是看着叶璃的脸色明显好起来了,墨修尧一直阴沉的脸色也稍稍回暖了一些。等到凤之遥来禀告所有的刺客都已经拿下,墨修尧方才小心的为叶璃拉了拉被角站起身来走了出去。

    外厅,孙夫人依然候在那里不敢擅离。看到墨修尧出来孙夫人才上前一步跪倒在地沉声道:“孙余氏恳请王爷降罪。”

    墨修尧轻哼一声,淡淡道:“一个时辰内将那些刺客的来处告诉本王。做不到……”不待墨修尧说完,孙夫人连忙道:“多谢王爷开恩,属下明白了。”对着墨修尧一礼,匆匆转身出门去了。

    墨修尧走出门外,瞥了一眼站在门口的秦风卓靖和林寒三人,沉声道:“失责之罪,等阿璃醒过来本王再跟你计较。若是阿璃再出什么事……”秦风肃然道:“属下领命。”墨修尧冷哼一声拂袖而去,站在他身边的卓靖和林寒叹了口气,卓靖伸手拍了拍秦风的肩膀算是安慰,连忙与林寒一道跟上来墨修尧。

    此时的孙家花苑内,虽然人数颇多但是气氛却凝重的让人畏惧。花苑外苑水阁边那片空地上,来参加这次聚会的贵妇小姐们全数被扣留在此。九月的西陵皇城已经有些寒冷了,但是这些权贵千金贵妇们面对着面无表情的墨家军士兵,在微寒的风中站了一个多时辰却是谁也不敢叫一声冷。

    白清宁失魂落魄的跌坐在白夫人身边,白夫人之前也站在最外面同样吓得不轻。母女两个一站一坐在人群中毫不起眼,因为此时其他人也不比他们好多少。更不用说还有不远处被定王府的侍卫抓到的几个刺客,揭下了面巾之后其中竟然还有她们眼熟的人。对于时事觉察敏锐的人明显的感觉到风雨欲来之势。

    “参见王爷。”定王府侍卫的肃然恭敬的行礼声中,墨修尧一身白衣大步而来,雪白的长发在微风中肆意飞扬,不知怎么的让人不由的产生出一种凛冽的寒意。墨修尧并没有去看那群被吓得不轻的女眷,而是将目光投向被压倒在地上的几个刺客,垂眸问道:“什么身份?”

    凤之遥低声道:“启禀王爷,已经查查清楚了。身份各异,这一个…是西陵御林军侍卫,还有一个是兵部的小官,都是出身西陵权贵旧族。”

    “很好…”墨修尧低声笑道,低头看着地上被人折断了腿骨押在地上却犹自用愤恨的目光瞪着自己的年轻人。蹲下身来,墨修尧一只手抬起那年轻人的脸,淡然笑道:“西陵世家么?胆子真是不小……”

    “墨修尧,你休想霸占西陵皇城,镇南王会回来的!”年轻人怒骂道。

    墨修尧并不动怒,“雷振霆?可惜啊…在雷振霆眼中西陵皇城似乎没有那么重要。不过你放心,本王可以满足的心愿,将来本王一定会把雷振霆的骨灰撒到西陵皇城的大街小巷任人践踏。至于现在…还是担心担心你们自己吧。”语毕,只听咔嚓一声,年轻人神色扭曲起来,胸骨诡异的往里面凹进去了一块儿,唇边也开始不停地吐出血迹。

    “墨修尧,你…你不得好死!你还有叶璃都——?!”后面的话还未出口,年轻人的身体突然往后面除了出去,竟然飞过众多的人直直的撞上了远处的围墙。只听见一声沉重的闷响,围墙上已经染满了暗红的血迹。年轻人的身体滑落在地上软成一团早已经失去了声息,“不知死活!”

    花苑里顿时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惊惧的望着站在跟前的白发男子,仿佛站在眼前的不是名震天下的俊美王爷而是从地狱里出来的恶鬼修罗。

    墨修尧并没有去看墙角那人的尸体,低头看向另一个刺客,淡笑道:“御林军侍卫?西陵皇要你来刺杀本王的阿璃?”

    刚刚被那么一吓,即使是号称西陵精锐的御林侍卫也不由得有些胆寒。

    “是我自己的主意,跟别人无关。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强忍着心中的寒意,御林侍卫咬牙道。

    墨修尧点头,“很好,有骨气。本王成全你。诛族!”

    闻言,那人蓦地睁大了眼睛,“不…你不能!”

    “那本王就让你悄悄本王到底能不能。”墨修尧平静的笑道,“凤三,人带来了么?”站在旁边的凤之遥看着谈笑自若的墨修尧,心中微微一叹,掩去了眼底的担忧点头道:“启禀王爷,所有查到身份的刺客三族皆已经等在门外等候处置。”

    墨修尧平静的道:“杀了。”

    “不!定王,你不能这样做!”人群中,凌云公主挺身而出瞪着墨修尧道。

    墨修尧不屑的撇了下唇角淡淡道:“本王不需要你告诉本王该怎么样做。”凌云公主厉声道:“他们是西陵的臣子,你定王府无权处置。”

    凤之遥上前一步,拦住凌云公主淡笑道:“他们是刺杀定王妃的刺客,定王府有权决定如何处置。”凌云公主不由得一哽,强辩道:“但是他们族人是无辜的。”凤之遥嗤笑一声,饶有兴致的看着凌云公主道:“刺杀定王妃,说是诛九族的大罪也不算过分吧?更何况定王府只株连三族,算是给西陵皇面子了。”

    凌云公主脸色难看,这些刺客本身的身份都不算高,甚至可以说是不起眼。但是他们的家族却无一不是西陵望族,其中大多数都是追随镇南王府的。何况权贵之间的联姻来来去去也都是那些人家,三族株连下来西陵皇城的权贵至少也要死伤大半。镇南王府的势力更是可以说将要全灭。比起自己那个不争气的软弱父皇,凌云公主素来更崇敬自己能力卓越的叔父雷振霆。她跟镇南王府的关系也还算不错,自然不希望雷振霆在皇城的势力被墨修尧全灭。

    “就算如此,这事也该禀告我父皇之后在做处置。”凌云公主道。

    凤之遥冷笑一声道:“西陵皇城现在是定王府的,你西陵皇族只是暂住这里而已。什么时候主人如何行事还要请教客人了?”

    “你…你无耻!”凌云公主无话可说,只得开口怒骂道。

    凤之遥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正打算开口呛凌云公主几句,跟前一道白影如风掠过,方才还一脸盛气凌人的凌云公主已经被人卡住了脖子,双眼翻白。墨修尧居高临下,神色冷漠的盯着跟前妆容精致的女人,声音如寒风凛冽,“本王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了?你以为…你是西陵公主就能没事么?”

    凌云公主被墨修尧卡住脖子,几乎要喘不过气来,艰难的道:“我…不关…我、咯咯……”墨修尧丝毫没有手下留情,凌云公主用尽了力气也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只能眼睁睁的感受到自己呼吸越来越困难,心口几乎想要爆裂一般的痛苦。

    “这里面有几个人是你带来的?嗯?”墨修尧问道。

    凌云公主脸色一变,眼中露出惊恐之色。惊惧的对上墨修尧含笑的俊颜,却在他深邃的眼眸中看到了毫不掩饰的杀意,“不……”这是凌云公主最后吐出来的一个字,众目睽睽之下只见刚才还大声争辩着的凌云公主悄然无声的滑落到了地上,唇边远远不对的溢出血沫。

    “啊?!”不知道是谁终于忍受不了眼前恐怖的一幕,放声尖叫起来。顿时花苑里一片喧闹,在场的女眷纷纷跪倒在地上连声求饶。就连凌云公主这样的身份定王也是毫不犹豫的说杀就杀了,何况是她们?

    “住嘴!”凤之遥看了一眼在喧闹的哭啼声中,明显有些不耐烦了的墨修尧,连忙吼道。

    被他这么一吼,哭声戛然而止。墨修尧走到不远处早已放置好了的椅子里坐下,目光慢慢的落到了缩在人群中的白家母女身上。白清宁一察觉到墨修尧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时立刻就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尽量的往白夫人身上偎去。经过了刚才的事情,她心里哪里还有半点什么青云之志什么定王的风采地位。此时在她心中定王显然是比阴间的阎罗恶鬼还要可怕的多,如果她能够立刻离开这里,她只希望这辈子再也不要见到这个人了。

    “白清宁?”墨修尧淡淡的叫道,声音里听不出半丝喜怒。

    方才现场一边混乱,白夫人并没有看到白清宁到底做了什么。虽然此时也极为惧怕墨修尧,但是却也只当定王看中了自家女儿,连忙伸手推了推白清宁。白清宁身子一颤,连连摇头躲在白夫人身边不敢动弹。站在墨修尧身边的凤之遥朝旁边挥了挥手,两个侍卫上前轻而易举的将白清宁拎到了墨修尧跟前。

    墨修尧仔细的打量着白清宁半晌才淡淡道:“长得不错。”

    明明是称赞的话,听在白清宁耳中却宛如催命符。想起刚才墨修尧还称赞那两个刺客很好,有骨气之类的,白清宁的脸色更加苍白如纸。颤抖着跪坐在地上,白清宁强忍着恐惧道:“王爷…谢王爷称赞…”

    墨修尧冷笑一声,“本王没称赞你,本王的爱妃因为你而昏迷不醒,你好大的胆子!”

    “不!”白清宁失声叫道:“不关我的事!我没有…我什么都没有做!”她确实什么都没有做,没错她是拉了叶璃一把,但是那是意外,她想要拉的人并不是叶璃。更何况,她只是想要活下去,在那样的场面她手无缚鸡之力,想要活下去难道有错么?

    “什么都没做?”墨修尧盯着她。白清宁连连点头道:“没错,不关我的事。我什么都没做!”

    “什么都没做…也该死!”墨修尧眼中戾气毕现,厌恶甚至是憎恨的盯着白清宁,语气轻缓,“你就在阿璃身边,为什么不替她挡着?”

    白清宁哑口无言,原来在定王眼中没有替定王妃挡剑也是该死的理由之一么?不!白清宁连连摇头,心中升起一股不甘的愤怒。

    凭什么?凭什么她不替定王妃挡剑就该死?凭什么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要去替一个身怀武功而且和她毫无关系的人挡剑?她只是想要活着,难道有错么?

    “不!我不服!”白清宁尖声叫道。

    ------题外话------

    嘛~白清宁这妞真滴很倒霉,神马叫炮灰,这才是炮灰。或许她曾经有过这点那点的想法,但是她连那点想法都没有实现就炮灰了。要是她不炮灰,过了今天绝对是墨修尧越远越好~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311.遇刺
下一章:313.王者之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