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太平裂 > 333.容华公主的选择

太平裂 - 333.容华公主的选择

所属目录:太平裂      发布时间 : 2016-10-17

  333。容华公主的选择

    看着眼前白衣翩然轻纱拂面的白衣女子,叶璃眼眸中的笑意更深,但是若仔细去看,这笑意中却带着点点寒冰。似笑非笑的看着耶律野身边的人,叶璃浅笑道:“说起来,本妃倒是觉得七王妃十分眼熟呢。太子妃,你怎么看?”

    容华公主掩唇一笑,似笑非笑的扫了一眼对面的女子笑道:“可不是么,当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可是吓了我一跳。我还以为……”

    “皇嫂!”耶律野脸色微臣,生硬的打断了容华公主的话。容华公主也不跟他计较,许多事情只要意思到了大家都明白就行了,未必就需要直接开口说出来。听了叶璃和容华公主的话,墨修尧这才将目光转向耶律野身边的女子,微微皱了皱眉。叶璃伸手握住他的手浅笑道:“王爷是不是也觉得七王妃有些眼熟?”

    墨修尧淡淡的看了两眼,道:“没什么印象。”

    虽然答案与叶璃和容华公主的意思相悖,但是叶璃脸上的笑意却更加愉悦了。毕竟没有哪个女人喜欢自己的丈夫记着另一个女人的模样,即使是因为厌恶。墨修尧也看得出来叶璃的心情似乎极好,原本皱起的眉头也渐渐地舒展开来。

    坐在下面的清伊娜却因为墨修尧短短的几个字而变了颜色,若不是她带着面纱只怕在场的人都会为她狰狞的神色而吓到。半垂的眼眸中疯狂的闪烁着怨毒的光芒。

    虽然与北戎关系不睦,但是原来是客定王府还是要好好招待的。与耶律泓和耶律野寒暄了几句,叶璃便起身带着容华公主和清伊娜换个地方说话了。毕竟男人要聊的事情让两位女眷听着未免有些无趣,而且以叶璃和容华公主的关系,私下说说话儿也是理所应当的。只是他们身后跟着一个沉默寡言,一身生人勿进气息的准七皇妃,就让人有些不自在了。容华公主对这位未来的弟媳显然是没有什么好感的。

    “清伊娜,我和定王妃有些话要说,你回避一下不为难吧?”容华公主骨子里依然带着当年在楚京时的一丝霸道和张扬,对着她不喜欢的女子毫不在意的下逐客令。

    清伊娜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眼中虽然有着不悦,但是却显然并不想真的跟容华公主发生冲突。叶璃浅笑道:“正好本妃与公主也有多年未见,定王府的花苑还勉强可以入眼,就请姑娘先到园中逛逛吧。若有失礼之处还望见谅。”说完抬手召来了青霜和前些日子刚刚回来的阿谨道:“你们陪客人在花苑里走走。”

    青霜这些年早已练得玲珑慧黠,一听便明白了叶璃的意思笑道:“奴婢遵命,姑娘这边请。”虽然已经二十多岁,阿谨却依然如从前一般的沉默寡言,只是淡淡的看了清伊娜一眼,沉默的站在青霜身后。清伊娜目光从叶璃身上扫过,终究什么也没有说转身而去。

    赶走了碍眼的人容华公主这才露出一个轻松自在的笑意,道:“总算是走了,跟幽灵似的让人看了就觉得不舒服。”

    两人漫步在园中,叶璃轻声问道:“那真的是……”容华公主点头道:“可不是么,当初刚见面的时候我还以为是自己认错了只是面容相似的人呢。但是在看看她那表情,那态度,这世上有几个女人跟她一样让人讨厌?”说着,还厌恶的撇了撇嘴。全然忘了自己当年在楚京的时候的嚣张比起那人的高傲来说也不遑多让,“只是我没想到她竟然逃了出来,还不知道怎么的勾搭上了耶律野。”这个她,说的自然是当年逃出皇宫后下落不明的柳贵妃,叶璃也却是没想到柳贵妃竟然会成为北戎七皇子的准王妃。

    容华公主原本对柳贵妃并没有什么喜恶,但是她再恨墨景祈将自己嫁到北戎却也还是大楚皇室的人,是墨景祈的表妹。看到柳贵妃在墨景祈死后诈死出逃还攀上了耶律野这个自己丈夫的政敌,容华公主怎么会看她顺眼。

    “你别看她一脸傲慢的模样,勾搭男人的本事还当真不若。不仅耶律野对她死心塌地,就连北戎王对她也是赞赏有加。”提起这事容华公主也是一脸怒气。耶律泓和耶律野是北戎王最看重的两个儿子,北戎王喜欢清伊娜自然的也就会更加看重耶律野,对耶律泓自然是不利的。

    叶璃莞尔一笑,看着她怒气冲冲的小脸道:“看来公主这些年和北戎太子的感情很不错?”

    容华公主脸上一红,恨恨的瞪了叶璃一眼,没好气的道:“你倒是来调侃我了,谁不知道定王和定王妃才是天下间人人羡慕的神仙眷侣。”叶璃笑眯眯的道:“你也可以调侃我啊,我和墨修尧的感情就是好啊,你羡慕么。”容华公主被她气得心中一堵,恨恨的道:“我和太子感情也很好!”

    叶璃神色平静,笑容浅浅的看着容华公主。容华公主脸上的笑意却渐渐的淡了下来,望着叶璃正色道:“你不用担心,我答应过你和定王的事情决不会反悔。”

    叶璃轻声道:“据我所知,公主与北戎太子已经有了两个孩子。公主真的可以么?如果有什么为难之处我希望公主先行提出来,而不是到了以后再出什么乱子,我相信公主明白我的意思。”现在有什么为难之处说出来大家好商量,若是以后容华公主反悔了而导致定王府有什么损失,那么定王府也不会客气。

    容华公主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王妃请放心,我是大楚的公主,即使现在大楚已经……而且,虽然我和太子的感情极好,但是…如果将来太子继位,我的孩子是绝对不可能成为太子的继承人的。”中原人固然看不起塞外蛮族,但是那些塞外民族也未必多看得起中原人,甚至更为严重。北戎皇室对外来血统的排斥可以说是已近病态,她生下来的孩子无论再怎么优秀都绝不可能登上北戎王之位。所以,即使耶律泓对她不错,但是同样也还娶了不少的侧妃,甚至更看重那些北戎女人所生的孩子。身在皇室,容华公主很清楚那句话“色衰而爱弛”,自古更有红颜未老恩先断之说。等到将来耶律泓对自己的感情不再,定王府才会是她和孩子最大的依靠。

    叶璃平静的打量了容华公主许久,终于点头道:“我相信公主。其实公主现在也不必担心,定王府和耶律太子的立场并非对立。现在,定王府对塞外草原也没有兴趣,我们只想将盘踞在北方的北戎大军赶回去,耶律野带兵在北方做了什么,想必公主也清楚。”

    容华公主重重的点头,她是大楚和亲到北戎的公主,大楚覆灭对她没有任何好处。自从墨景黎带着大楚朝廷南迁之后,她在北戎的地位就有些岌岌可危。正因为如此,她才跟着耶律泓来了璃城,只要定王府承认她的存在,以后定王府越是强大对她而言就越是安全,“太子也多次跟北戎王提过撤兵之事,但是北戎王看到七皇子一路势如破竹,并没有统一太子的建议。”叶璃微笑道:“如今虽然北戎大军被墨家军挡住了去路无法再前进。但是耶律野毕竟还是为北戎打下来大片的疆土。如此一来,太子的地位只怕是有些不稳了吧?”

    荣华公主望着叶璃,有些惊叹的点头道:“王妃说的不错,这也是当初太子不愿让七皇子出兵的原因。在军中,七皇子始终是占了上方的。若是再让他得到如此的战功,只怕支持他的人也会更多。到时候太子……”

    叶璃轻声道:“墨家军可以为北戎太子提供一些帮助。”

    “那么…王爷和王妃要太子做些什么?”容华公主问道,天上不会无缘无故的掉下馅饼。想要得到什么总是要付出一些什么的。

    叶璃笑道:“这个么…王爷自然会与北戎太子谈。公主只需要在适当的时候加一把劲让北戎太子早作决定就是了。知道的太多反而容易引起太子的怀疑。”

    容华公主沉吟了一下,不得不承认叶璃说的很有道理,点了点应下了叶璃所说的话。

    派人送了北戎太子一行人回驿馆安顿,叶璃和墨修尧才携手回房。

    “柳贵妃怎么会遇到耶律野的?”叶璃靠在墨修尧怀中,一边思索着好奇的问道。墨修尧懒洋洋的靠着软榻,手里拿着书卷有一下每一下的看着,一只手还不是的把玩着叶璃的发丝,淡淡道:“墨景祈去世的时候北戎是派了耶律野来的,若是柳贵妃被他救了也不奇怪。”

    “但是耶律野会如此迷恋柳贵妃,你不觉得很奇怪么?耶律野此人心计能力都不输耶律泓,如此迷恋一个大楚的逃妃,总是让人觉得有些怪异。”这当真是叶璃想不通的地方,如果说要迷恋,看上去更加温文一些的耶律泓迷恋柳贵妃都比耶律野来的让人相信一些。

    墨修尧搁下了书,蹙眉思索了一下,道:“很可能柳贵妃手中有什么让耶律野看重的筹码。你不觉得耶律野之前的进攻都太过顺利了么?”北戎一向是大楚重要的防备对象,但是耶律野一路打过来竟然比北境的任琦宁还要顺风顺水,这本身就让人觉得有些惊讶。只不过当时大楚三面临敌一路败溃,也就没有人仔细去想这些问题了。

    “难道柳贵妃……”通敌卖国。

    “很有可能。”墨修尧淡淡道:“柳家是朝廷重臣,虽然历代没有出过什么能带兵打仗的人才。但是墨景祈重文轻武,柳家的人知道的军中隐秘并不在少数。”虽然神色没什么变化,但是叶璃已经听出墨修尧话音中的杀气,皱眉道:“如果真是如此,你打算怎么做?”

    墨修尧道:“若是如此,她就不用再离开璃城了。在此之前…墨啸云和珍宁安置在哪儿?”墨啸云到底是大楚的皇子王爷,虽然亲自显出了楚京却也不适合再在那里居住。自然要移居到定王府的大本营璃城来。叶璃道:“将他们安置在城中的一座府邸了,离徐府和吕将军府都不愿。”墨修尧点头笑道:“很好,让人将消息传给墨啸云和珍宁吧。既然是亲娘来了,总不能将他们蒙在鼓里。”

    想起面容被毁了一般的珍宁公主,叶璃心中也叹了口气。他们刚刚到璃城的时候叶璃也见过那两个孩子,因为当初叶璃算是救了珍宁公主的命,墨啸云和珍宁公主对她都颇为尊敬。叶璃看的明白,提起柳贵妃的时候珍宁公主心中的恨意。

    “我知道了。北戎太子那边你怎么看?”

    墨修尧垂眸道:“比起耶律野耶律泓的野心要小得多。不过这也很他不同于北戎人的沉稳性格有关,他比耶律野看得清楚。如果他识趣的话,自然会来找我们谈的。”叶璃点点头,幽幽的吐了口气,这些天跟这些王子王爷打交道,竟是比在战场上还要辛苦几分。

    墨修尧低头,看着叶璃轻声道:“阿璃觉得累么?”

    摇摇头,叶璃浅笑道:“只是觉得这些事情太过复杂了,还不如在战场上爽快罢了。”墨修尧柔声道:“阿璃不喜欢,可以交给我和徐清尘处理,不用勉强。”叶璃摇摇头,靠着墨修尧闭目养神。

    “王爷,王妃,林寒求见。”门外响起林寒的声音。

    墨修尧抬眼,淡然道:“进来。”

    林寒踏入房门,看了一眼靠在一起的王爷和王妃旋即垂下了眼眸,正色道:“启禀王妃,刚刚黎王妃去了叶府。”叶璃坐起身来,瞪了一眼不满的蹭着自己的墨修尧问道:“有什么问题么?”林寒目不斜视,道:“暗卫在叶家发现了一个人,觉得应该禀告王爷王妃知道。”

    “哦?什么人?”叶璃奇道,实在想不出在叶家已经没落到如此地步的时候还会有什么会引起暗卫的重视。

    林寒道:“叶玥。”

    “什么?”叶璃一愣,就连墨修尧也抬起了头,脸色沉了下来。叶璃神色有些凝重的看着林寒,淡淡道:“仔细说。”

    林寒道:“黎王妃回到叶府之后,与叶家众人叙话,然后被叶王氏带回房中单独说话。黎王妃与叶王氏意见不合吵了起来,隐藏在府中的暗卫才发现,叶王氏房中的一个丫头有些古怪。送出来的图像显示那丫头有七分和当年被皇宫大火烧死的叶玥相似。”

    “叶文华好大的胆子。”墨修尧的声音有些阴测测的味道,让旁边站着的林寒也不由得心中生寒。当年皇宫中那场大火,叶璃也因此失踪了许久。那件事在墨修尧心中留下的影响不可谓不深。即使是墨修尧也没想到叶文华敢窝藏叶玥。

    叶璃微微蹙眉,“或许他并不知道。”倒不是说叶璃觉得叶文华对她有多深的父女之情,而是叶文华此人不像是为了女儿敢冒如此风险的人。

    墨修尧冷笑一声,道:“不知道?叶玥就在叶王氏的房里,他就算事先不知道,难道那么长时间还不会怀疑么?”所以,就算叶文华不是主使者也绝对是睁只眼闭只眼的纵容了。叶璃点点头,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了,回头我亲自去一趟叶府。”如果真的是叶玥,叶玥当初诈死逃生到底是谁帮了她?她隐藏在叶府又到底是为了什么?总不可能真的只是想隐姓埋名一辈子吧,若是如此她就不会来璃城了。璃城在定王府眼皮子底下可不是什么好隐姓埋名的地方。

    “王爷,王妃。黎王妃身边的人求见。”门外有人禀告。

    叶璃轻轻挑眉,“让她进来。”

    很快,一个毫不起眼的小丫头便被人带了进来。看到叶璃那丫头立刻扑上前来跪倒在地上道:“王妃,求定王妃救救我们王妃。”

    “怎么回事?”叶璃皱眉,心中却有些担心起来。她花心思点播培养叶莹可不是为了折在这里的。小丫头哭哭哭啼啼的道:“我们王妃去了叶府拜见老夫人和叶老爷叶夫人,然后便怒气冲冲的出了叶家,说是要来定王府。但是才刚出门就被王爷带回驿馆去了,奴婢…奴婢是王府中做粗使的丫头,并不引人注意才偷跑出来为王妃报信的。”

    小丫头正说话间,又有定王府的暗卫来禀告叶璃被黎王带回驿馆软禁了的消息。

    虽然墨修尧近身的人中不好安插,但是驿馆中定王府的人却不少。这些是自然是瞒不过定王府的。暗卫很快将事情讲了一遍,果然和那小丫头所说的如出一辙。叶璃思索了片刻道:“叶莹知道了叶玥的消息想要开定王府告诉我们,所以才被墨景黎软禁了?但是这也不对…叶莹为什么要为了我们出卖自己的亲姐姐?”

    墨修尧道:“自然是因为叶玥跟她的利益发生冲突了。叶玥是墨景祈的宠妃,而且她到底是墨景祈的人还是太后的人我们现在也还不确定。对于墨景黎来说她也不是无用之人。”

    闻言,叶璃这才恍然大悟。想了想对暗卫道:“回去告诉黎王妃,使劲跟黎王闹。她闹得越厉害黎王就越不会怀疑她。另外,让她自己好好想想,就算那真的是叶玥,只要她自己稳得住,也威胁不到她的地位。”暗卫沉默的点头,转身退了出去。

    叶璃也站起身来看着墨修尧道:“看来我当真要去一趟叶府了。”

    墨修尧拉住她道:“现在去墨景黎会怀疑,叶府那边有人盯着出不来了什么乱子,明天再去。”

    驿馆里,叶莹摆手让突然出现在自己房里的丫头退了出去,慢慢的抹去了脸上的斑斑泪痕坐起身来,“来人!”不一会儿,便有侍卫出现在门口,“王妃,王爷有命,请王妃不要随意出门。”

    叶莹冷声道:“本王妃没有要出门,去请王爷过来。就说本妃有事相告。”

    侍卫犹豫了一下,但是看到叶莹少见的冷颜终究还是点了点头去禀告墨景黎去了。看着侍卫离去,叶莹重新关上了门,曾经幽柔的目光中露出幽怨的光芒。咬的有些发白的唇角轻轻颤抖着,“二姐…二姐…你怎么不死了算了?!”

    想起今天在叶府突然见到以为早已经去世的二姐时叶莹脸色便忍不住的难看起来。更让她想不到的是,母亲和祖母竟然会提出那样的要求。而她的二姐…真是她的好二姐啊!三姐说的不错…叶莹慢慢的平息了心中的怒气,脸上挤出一丝有些勉强的笑容。渐渐地桌上的铜镜中的人笑容越来越自然,还带着一丝委屈和温柔。三姐说得对,只要她稳得住,永远也没有人能超越她的位置,至少…栖霞公主不行,叶玥也不行!

    不一会儿,墨景黎推门走了进来,神色不善的道:“你还有什么事?”

    叶莹含泪扑进了墨景黎怀中,呜呜咽咽的哭泣起来。墨景黎皱了皱眉,冷眼看着自己怀里哭得十分伤心的女人。叶莹一手抓着墨景黎的衣襟,一边哭道:“王爷,王爷你不要这样对莹儿,莹儿知道错了。”

    墨景黎一把推开她,冷笑道:“知道错了?你刚刚想跑到定王府去看什么?想将在叶家的事情告诉墨修尧?”

    叶莹连连摇头道:“王爷冤枉我。莹儿跟定王又不熟悉。我只是…呜呜,王爷和二姐如此做,将莹儿放在哪里?就连母亲和祖父也帮着二姐,莹儿心中委屈…三姐说若是有什么委屈可以跟她说说。你们所有的人都欺负我,我想跟三姐哭一场又有什么不对?王爷你好狠心…莹儿跟了你这么多年,我们的孩子还下落不明,你就…你就迫不及待的…呜呜……”

    听到叶璃的名字,墨景黎微微愣了一下,道:“你告诉叶璃跟告诉墨修尧有什么区别?”

    叶莹大声道:“你们做的这种见不得人的丑事,我为什么不能说?!”

    墨景黎皱眉,打量了叶莹许久,才终于道:“你胡说八道什么?叶玥还有用,不是你想的那样?”

    叶莹不信,“当真么?王爷真的没有打算将二姐纳入府中?”

    墨景黎冷声道:“本王还没有饥不择食到要一个徐娘半老的女人,叶玥本王有用,你不得胡闹。”似乎真的信了墨景黎的话,叶莹这才擦了眼泪,可怜楚楚的望着他道:“我知道了,莹儿错了。但是此事也不能全怪莹儿,若是让人知道二姐和王爷…我哪里还有脸在黎王府里待下去?”

    看着她娇柔的模样,泪珠在睫毛上微微缠着一副委屈又担忧的模样,墨景黎脸色也缓和了许多。毕竟当年他对叶莹还是有过几分真感情的。点了点头道:“你明白了就好。这件事不得告诉任何人,以后你可以多去定王府走走,这两天就先在驿馆歇息吧。”

    叶莹乖顺的点头,“我知道了。”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
下一章:334.叶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