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帝都赋 > 46.悲催的新婚生活

帝都赋 - 46.悲催的新婚生活

所属目录:帝都赋      发布时间 : 2016-10-14

46。叶莹悲催的新婚

    黎王和黎王妃也在?老臣见过王爷王妃。华老国公一眼扫过厅中众人,在叶璃身上略作停留才向墨景黎和叶莹见礼。

    墨景黎点点头,将目光从跟在华国公身后进来的墨修尧身上移开,皱眉道:老国公这是?

    华国公捋着白须,得意非凡的笑道:老夫来给修尧做个媒人,来下聘的。叶老夫人,快来看看这聘礼叶府可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三小姐也来看看,差了什么咱们立刻再叫人补上来。叶老夫人原本就粗粗的看过一次聘礼单子,哪里还敢有什么不满意。连忙笑容满脸的道:老国公和苏老先生亲自办的,岂会有什么差错。顺手便将单子交给了叶璃,叶璃也只是随意的看了一眼,转身递给身边的青鸾,浅笑道:有劳国公和苏老了。

    华国公打量了叶璃一番,回头对墨修尧点头笑道:叶家果然会教姑娘,修尧好福气。

    墨修尧看了叶璃一眼,含笑不语。

    苏哲也很是赞同的笑道:老国公说的不错,三小姐诗书画皆堪称京城闺秀中翘楚。叶家好家教。

    又是一番称赞谦虚中,华老夫人以婚前应该培养感情为理由将两位准新人遣了出去。站在乐荣堂外,叶璃和墨修尧不由得面面相觑最后化作了一丝浅笑。

    我来吧。叶璃走到墨修尧身后接手了阿瑾的位置,阿瑾犹豫了一下并没有立即放手。墨修尧抬手道:阿瑾,你先退下吧。少年看向叶璃的脸上多了一丝惊诧,然后更多了一些原本没有的敬意,恭敬地将轮椅交给叶璃,转身一跃消失在两人眼前。

    叶璃缓慢的推着轮椅沿着平坦的小道往花园走去,墨修尧微微侧首轻声道:如果累的话可以停下,其实…我可以自己来。

    我知道,不过你也该知道我并不是弱不禁风的大家闺秀。叶璃笑道。轮椅显然是精心打造的,推起来并不需要费太多的力气。叶璃也绝对相信即使没有人推轮椅墨修尧自己也绝对能够行动自如,否则他绝对不会将身边的心腹遣走。听了叶璃的话,墨修尧似乎想起了什么轻咳了一声,低低的笑出声来,最近小心一些。景黎这人别的毛病还好说,就是爱记仇,可以说是睚眦必报。最近在你手里栽了几个大跟头,他不会善罢甘休的。

    叶璃点头,有些无奈的道:我还是不明白我到底哪儿惹到他了。

    墨修尧淡笑的眼中有些嘲讽的意味,如果你被退婚之后表现的潦倒一些,失落一些甚至寻死觅活一番的话,他应该不会针对你做什么。甚至…还可能会因为某些原因而弥补你一些什么。叶璃无语,所以,他之所以那么对我就是因为我的表现不如他的意?

    显而易见。

    ……真是欠抽!

    走到荷花池边的石桌边叶璃停了下来,笑道:就在这儿歇一会儿吧。正是五月初的天气,荷花池里只有一片碧绿,却让人觉得清爽怡人。远远地跟着的丫头们机灵的送上了茶点便立刻告退,只留下青霜几个站在不远不近的地方等候差遣。墨修尧含笑道:你身边的人都很不错。那个丫头是那晚城外的那个?功夫不错。

    叶璃回头看了看正和青霜说话的青鸾,有些不好意思的道:青鸾和青玉都是跟着大舅舅过来的。只有青霜是一直跟着我的。她并没有仔细说明哪个是青玉哪个是青霜,相信对于她身边的人墨修尧都是知道大概的。墨修尧笑道:原来是徐家的人,难怪。阿璃的眼光也很好。这样以后到了定王府我也不用担心了。

    叶璃皱了皱眉,你不是在跟我说以后定王府的事务吧?让她管着一群身手不凡的特种兵她没问题,甚至管着一个团的士兵她也可以胜任。但是让她去打理一个王府的事务和产业,即使有这些日子的学习和练手,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犯怵。叶璃纠结的表情显然取悦了墨修尧,眼中的笑意更甚,道:你是定国王府未来的当家主母,王府的事提前跟你说一说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有什么不对么?

    没有。叶璃摇头,身在其位就要谋其政的道理她还是懂的,希望我不会把王府弄得一团糟。

    我对阿璃有信心。墨修尧微笑道。

    叶璃无奈的扬眉,为了你的信心,我好像也没有推托的理由。私心里叶璃很喜欢这种感觉,其实她跟墨修尧相处不太像未婚夫妻,反倒更像是朋友。都明白彼此的心思,也清楚彼此的底线。现在也许情分不深,但是相处起来却比真正的未婚夫妻更加自在。也许他们一辈子都只能有朋友的情分,也或许有一天他们会成为彼此的家人,但是未来的事情谁能说的定呢?但是可以期待不是么?

    我现在的情形,不太适合去拜会徐先生和徐大人。还望两位长辈不要见怪。墨修尧将手中的茶杯放到桌上,看着叶璃有些歉然的道。

    大舅舅已经知道如今定国王府的境况,他们也不是讲究那些虚礼的人。不过…上次大哥好像说是去过定国王府?叶璃好奇的看着他,心里实在有些好奇徐清尘那样温文尔雅的翩翩公子会怎样表达对未来妹夫的挑剔和不满。

    墨修尧无奈的淡淡苦笑,多年不见,徐公子风采依旧让人艳羡。

    见过黎王,见过黎王妃。不远处的路口,青鸾青霜双双挡住了路。

    墨景黎冷笑一声,怎么?这条道本王走不得?

    青鸾青霜对视一眼,这条小道只是到荷花池,前面根本没有别的路。黎王明明看到自家小姐和定王在此还执意向前,不是找茬么?青霜正要说话,那边墨修尧已经开口道:请黎王和黎王妃过来吧。两人这才垂首恭敬地道:王爷,王妃请。

    墨景黎冷哼一声,快步走向荷花池边静坐的一对璧人。叶莹跟在他身后,幽怨的咬着唇角。

    墨景黎站在桌边,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叶璃。叶璃皱了皱眉,对墨景黎这样肆无忌惮的目光十分的不喜。

    景黎,坐吧。墨修尧淡淡道,一面向叶璃伸出手。叶璃十分配合的握住他的手起身坐到了墨修尧的身边,将对面的位置让给了墨景黎和叶莹。墨景黎一言不发的坐下,叶莹才带着微微的喘息走到了三人跟前。显然墨景黎这样毫无顾忌的步伐并不是叶莹这样身体娇弱的女子能跟的上的。

    三姐姐,定王。叶莹轻声道。

    叶璃点头,微笑道:四妹,坐下吧。这几日可还好?

    叶莹微微垂眸,轻声道:有劳三姐关心,妹妹一切都好。

    叶璃点点头,见叶莹如此说也就不再多问了。虽然叶莹的样子实在看不出来一切都好,不过她也不是真的在关心她。如果叶莹真的跟她诉苦她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墨景黎轻哼一声,道:莹儿自然好得很,到不知道璃儿这几日可好?叶璃挑眉,侧首看了墨修尧一眼,才笑道:多谢王爷关心,这几日除了有点忙,一切都好。

    墨景黎脸色一冷,目光阴沉的盯着叶璃许久,才对墨修尧道:本王有些话想单独和叶三小姐谈谈。

    叶璃心里忍不住觉得好笑。其实从第一次见到墨修尧的时候她就发现了,墨景黎特别爱在墨修尧面前摆架子。比如有墨修尧在场,墨景黎必定比平常更喜欢仰着下巴一脸轻蔑的看人。其实叶璃很想告诉他,墨修尧坐在轮椅上大多时候会看到他的鼻孔。所以墨修尧其实真的很少抬头看他。还有就是只要和墨修尧说话,他必定用本王之内的自称。仿佛这样说话就能高人一等一般。事实上大家都知道,虽然墨景黎是先皇之子,当今之弟。除非他干掉他哥哥自己当皇帝,否则他这辈子的爵位都在超一品的定国亲王之下。

    莹儿先行告退,王爷和姐姐慢聊。叶莹首先起身响应墨景黎的话,虽然她看着叶璃的目光已经幽怨的能淬出毒来了。看着叶莹带着留恋和不甘的目光离去的身影,叶璃在心中轻叹了一声。短短两三天,叶莹就已经从一个骄傲的闺阁千金变成一个豪门怨妇了么?这样看来,墨景黎也未必有传说中的那么喜欢叶莹,既然如此,当初墨景黎又到底是为了什么宁可违背先皇的遗命也要去叶莹为妻?真的只是一时意气?

    墨修尧!见墨修尧和叶璃对自己的话都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墨景黎恼怒的低吼道。

    景黎,你的规矩真该好好学学了!墨修尧淡淡的盯着墨景黎阴沉的脸孔,一种无形之中的威压让墨景黎忍不住一滞,是皇上允许你这么跟本王说话的?嗯?比起墨景黎那阴沉冷酷的脸孔,墨修尧淡然的神色即使带着半张面具也不知道要亲切多少倍,但是即使如此,墨景黎还是惊怒的发现自己竟然对着眼前的男子产生了一丝隐秘的恐惧。这让他又是恼怒又是羞愧,更加的不敢相信。他对墨修尧最后的映像已经是**年前的事。那时候他们的身份处境很相似,他们出身大楚最尊贵的家族,他们都有个兄长。他的哥哥是皇帝,墨修尧的哥哥是定国王爷。他们不需要继承爵位,没有任何负担,就算混吃混喝也能锦衣玉食一辈子。只除了墨修尧无论做什么都比他优秀!所以他从小就看墨修尧不顺眼,他在埋头苦读想要获得父皇夸奖的时候墨修尧已经得到包括父皇在内所有人称赞的目光,他为了自己高超的武艺而暗暗得意的时候,墨修尧已经纵横沙场,为定国王府不败战神的名誉增添更多的辉煌。少年时候,他讨厌墨修尧,但是不怕他。看不顺眼就打一架,就算输了也没关系,总有一天他会打赢的。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在他已经将他归类为废物的八年后,他——居然会怕他!

    奇耻大辱!

    黎王殿下。叶璃皱眉看着墨景黎阴狠狰狞的神色,毫不怀疑如果换一个地方,换一个人,墨景黎此时绝对已经将对面的人撕碎了,王爷有什么事直说就是。我与修尧并没有什么不可明说的事。

    没有不可明说的事?墨景黎很快冷静下来,换上了一副嘲讽的神色,叶璃,你确定?

    叶璃不解的看着他,墨景黎却显然以为自己抓住了叶璃的小辫子,那么要不要谈一谈本王大婚前一晚以及大婚当天发生的事?

    叶璃有些同情的看着他,这家伙绝对不知道他大婚当天会那么丢脸的当场晕倒少不了墨修尧出得一份力,大婚当天?王爷是说你当场晕倒耽误了拜堂的事么?此时…叶璃深表遗憾。和同情。

    叶璃!墨景黎咬牙切齿的瞪着对面一脸无辜和同情的女人,本王不能拜堂难道不是如了你的意?

    叶璃茫然,王爷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叶璃虽然平时和四妹有些不愉快,但是也不至于恶毒到希望她拜不成堂啊。王爷这样污蔑叶璃,叫我…叫我还有何面目再见四妹?想陷害她让墨修尧误会?墨景黎的段数显然还不够。叶璃带着淡淡的委屈,倔强的瞪着墨景黎。完美的演绎了一个被冤枉了千金小姐的角色。

    原本还打算开口替叶璃解围的墨修尧闲适的看着眼前的清丽少女,即使是他也忍不住想为她得精彩表演而喝彩。看来叶璃确实不需要他提点她什么,她自己就能够将大多数事情处理的比他预料之中的还要好。低眉想了想,就在墨景黎要再次发怒的时候墨修尧才开口道:阿璃不必如此,无论别人怎么说,本王总还是相信阿璃的。

    叶璃垂眸,轻声道:修尧能相信我,那真是太好了。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叶璃,你好样的!墨景黎终于甩下一句话,如一阵风一般的呼啸而去。

    叶璃无奈的耸耸肩轻叹了一口气,墨景黎这种人你稍微得罪他一点他能记仇记到死。除非你愿意把自己踩到泥里去送上门去给他赔礼道歉任他折辱够了,只是普通的退让是绝对不够的。偏偏这人还有极为强大的靠山,当今皇上和当今太后,我好像给你树敌了?

    不,他和我从来就没友好过。墨修尧淡然的道。

    叶璃眨眼,可以说说看么?

    年幼的时候他藏了我的功课,害我被父王揍了一顿。我回他一顿先皇的板子。少年时他怀疑我引诱他的心上人,让人在宴会上在我酒里下药,最后那杯酒被他自己喝了。有一次比武我一不小心把他踢到擂台下面去了,第二天我被十几个大内高手打了闷棍,十天后我和凤之遥把他吊到京城里的某颗大柳树上。嗯…正好被他的心上人看到了。

    果然是…仇深似海。叶璃无语。虽然早就听人说起过墨修尧少年时如何的神采飞扬,但是看着如今温润宁静的男子叶璃还是很难想象出墨修尧也有调皮捣蛋恶作剧的年纪。

    凤之遥告诉我,大婚那天他在黎王府的花园假山后面捡到了昏迷的黎王殿下。少了碍事的人,墨修尧含笑看着叶璃道。

    叶璃笑的一脸纯然,看来墨景黎果然得罪了很多人。她绝对可以保证没有任何人看到她对墨景黎动手,即使是凤之遥也应该只是推测出来的。墨修尧眼中闪过笑意,点头道:确实如此。不过…景黎虽然一贯的没什么脑子,但是宫里的那两位还有贤昭太妃却不是没有脑子的。所以……

    叶璃认真的点头,我明白了。宫里的那两位还有贤昭太妃可以说是在先皇那几十个妃子十几个儿子的血路中杀出来的。自然不是墨景黎这个被保护的太好的王爷可以相比的。太过惹她们的眼绝对是有害无益。低头想了想,叶璃道:我只怕…已经被人盯上了。

    墨修尧若有所思的扫了一眼不远处侍立的几个丫头,微微点头道:不管是谁,他们都不会放心的。并不是针对的你,只不过,你更加容易让她们注意罢了。大婚之前,宫里应该会找借口召见你一次。到时候…把你那个叫青玉的丫头带上吧。叶璃疑惑的看着他,墨修尧轻声解释道:徐大公子跟我说过,那个丫头似乎医术不错。

    叶璃了然,抬手轻触眉心有点头痛。墨修尧含笑倒了杯热茶给她,笑道:头痛了?

    叶璃老实的点头,我觉得不大概还是不擅长这些。这些勾心斗角的心机算计,真的让人头痛。这些人难道就不知道累么?

    抱歉。墨修尧淡淡的看着她。

    叶璃摆摆手,不怎么在意的道:我猜就算皇上不把我指给你也会指给他看不顺眼的人家。徐家的背景太过特别,把她指给谁皇帝都不会让心。就像徐家的几位公子,徐清尘已经二十二了,既没有成亲也没有婚约,皇帝却从来没有考虑过给他指婚的事。她甚至怀疑皇帝巴不得徐清尘这辈子都不要成亲,就算成亲最好也像徐清泽一样娶一个空有名声而没有任何权利的家族女子。要不然,就是娶公主了。想到这里,叶璃抬头问道:如今宫里可还有没出嫁的公主?

    墨修尧点头道:先皇最小的公主琳琅公主,还有当今皇上的大公主芳菲公主今年都十二岁了。怎么?

    叶璃摇摇头,希望自己是想得太多了。徐清尘不太可能娶一个十二岁的小丫头吧。不过还有徐清柏和徐清炎……

    一看叶璃的表情,墨修尧就猜到她在想些什么了。点头道:当年皇上甚至是先皇确实都曾经暗示想要将公主嫁给徐清尘,不过被青云先生拒绝了。徐家不娶皇室女子这也算是大楚豪门世族之中的一个奇特的例子。要知道,虽然娶一个意味着从此与朝堂和权势再无关系,只能挂着一个驸马的虚衔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这对有志气有野心的豪门子弟来说绝对是个噩梦。但是很多豪门大族权贵世家还是乐意让他们没有继承权的嫡次子娶回一位公主的。毕竟这意味着家族的血脉从此与皇室相溶,意味着皇帝的恩宠和荣耀。但是历经两朝传承数百年的徐家历史上至少有五位子弟拒绝迎娶公主。百年前徐家家主更是立下了徐家子弟不得与皇室联姻的家规,就算是庶子也不能。因此,皇室也就不再自找没趣的提嫁公主到徐家的事了。

    宫里应该已经知道大舅舅他们进京的事吧。叶璃问道。

    墨修尧点头道:虽然说是私下进京,但是鸿羽先生并没有刻意隐藏行踪。这种事情真要查也是藏不住的,叶尚书对当今可是一片赤忱忠心。掩掩藏藏反而引人疑窦。

    叶璃笑道:言之有理。回头我还是需要去给大舅舅请个安,正好也有许多事情向他求教。

    替我向鸿羽先生问好。

    王氏的芳宜院里,叶莹伏在王氏怀里呜呜咽咽的哭的好不凄惨。王氏挥退了房里的丫头,心疼的搂着女儿安抚着,莹儿,这是怎么了?好好地这才刚成亲怎么就这样了?难道黎王亏待你了?叶莹抬起头来看着母亲担忧怜爱的脸,悲从中来哭的更加悲痛了,呜呜…娘,莹儿好苦啊…

    到底是怎么了?难道黎王真的对你不好?好女儿别怕,咱们回头去告诉你爹爹。你爹爹最疼你了,一定会为你出头的。王氏连忙道。

    叶莹抹着眼泪哭道:爹爹能有什么用?他敢对黎王府做什么?当初黎王府那么随意的下聘他还不是什么都没说!爹爹根本就不疼我。

    王氏无言与对,说黎王府聘礼差也只是相对定王府的隆重而言的。有贤昭太妃亲自打理的聘礼怎么说也不可能丢了黎王府的颜面,何况叶莹当时也是很满意的。只是现在看到定王府这样郑重其事的请了华国公和苏老大人来下聘,让叶莹觉得比不上叶璃没有面子而已。王氏自己心里虽然也多少有些不舒服,但是还是知道些轻重的。轻轻拍着叶莹哭的有些哽咽的背道:傻孩子,这事儿怎么能怪你爹爹?当初黎王府的聘礼并没有什么不对你自己也是清楚的不是么?若真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爹爹和祖母如何能让你就这么嫁了?只是叶璃那丫头的婚期定在你后面,定王府就算为了撑面子也得让她得聘礼比你厚一些才是。但是你好好想想,出了聘礼她还有什么?黎王是皇上的亲弟弟,文武双全容貌也是京城里数一数二的。那个定王如今不过是个无权无势的闲散王爷,还坐着轮椅,又毁了容。怎么说你也比她好得多不是么?

    叶莹委屈的咬着樱唇,低声道:可是…王爷他府里还有几个小妾啊。

    王氏一愣,随即笑开了,搂着叶莹笑道:傻女儿啊,哪个男人房里没有几个女人?你要记得你才是黎王的嫡妃。你看看咱们家里不也有好些女人,那又能怎么样?还不是被娘治的服服帖帖的?来,你好好跟娘说一说,这几天你到底怎么过的?

    提起叶莹的新婚生活,简直不是悲催两个字能够形容的出来的了。大婚当天迎亲错过吉时,拜堂新郎晕倒就不说了。墨景黎晕倒之后被送回新房,请了太医喝了药却一直没有醒过来。而身为新婚妻子的叶莹却只能自己揭了红盖头,然后饿着肚子照顾昏睡中的丈夫。等到墨景黎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接近五更天,别说是洞房了,叶莹连休息一下都来不及匆匆的梳洗打扮好了去给贤昭太妃请安。贤昭太妃对这个儿媳本身就不满意,再看看叶莹即使上了浓妆也掩盖不住的难看脸色,当场就发作了。将叶莹从衣着打扮到举止行为批得一无是处,最让她难以忍受的是被贤昭太妃拿来做对比的正是叶莹最讨厌的叶璃。原本对自己自信慢慢的叶莹听着贤昭太妃念叨着昨天看到叶璃的时候对方如何的举止高雅端庄,而叶莹如何的轻浮无礼。叶璃如何的谈吐得体,而叶莹又如何的不知进退,叶莹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回嘴了。然后惹得贤昭太妃勃然大怒,敬茶的时候足足让叶莹跪了半刻钟。最后还是墨景黎等得不耐烦了才让叶莹起来。如果是叶璃的话,一定会告诉叶莹:可怜的孩子,你上了贤昭太妃的当了。她就是故意折腾你的。贤昭太妃在深宫里几十年如鱼得水,怎么可能真的那么容易生气?分明是故意捡着叶莹的弱点使劲戳,好借机发作叶莹。也可以说是想要给她一个下马威。

    如果倒霉的事情到此为止叶莹还不至于如何。但是好不容易侍候太妃用过早膳回到自己的院子里,看到等候多时的四五个穿着光鲜艳丽,容貌也是各有千秋的女子的时候,叶莹一口心头血险些就要喷了出来。她竟然从来都不知道,墨景黎早在大婚之前就已经有了五个小妾。而且她还不能对这些小妾如何,因为她们不是太妃赐的就是太后赐的。不是小官吏的嫡女,就是高官的庶女。叶莹不停的回想着祖母对自己的教导,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压抑着自己的怒气应付完那些女人。回到房里等待她的不是温柔的新婚丈夫,而是府里的总管和管事捧着的冷冰冰的账册。叶莹确实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才女,但是并表示她擅长理家和算账。曾经她嫌弃这些俗气,会玷污自己的清雅飘逸的气质。但是在太妃和管事们皱眉撇嘴的神态下,她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个笨蛋。两天后,在她还没将那仿佛永远也看不完的账册搞清楚的时候,贤昭太妃冷冰冰的告诉她,以后这些账目不用她再管了。叶莹松了口气的同时却也还是明白,她失去了管理黎王府的权利。

    听完叶莹的话,王氏的脸色也经不住难看起来。如果叶莹没有管理王府的权利,那么她这个黎王妃就完全是个摆设。王氏第一次后悔起自己对这个女儿太过宠爱和放纵了,若是当初多教她一些,也不至于遇到这样的问题。但是王氏不明白的事,与贤昭太妃相比,别说是多教一些,就算是她自己亲自去也没什么用。从一开始叶莹就注定得不到一个王府主母应有的权利。

    那…黎王是什么意思?王氏拉着叶莹问道。

    叶莹垂泪道:王爷说太妃怜惜我年轻才帮着我打理王府。等过两年有了孩子了我也学的差不多了再接手也不迟。

    王氏灵光一闪,对了,孩子。王爷说的不错,莹儿你确实应该尽快为王爷生下嫡长子。你要记得,是嫡长子。绝不能让那些女人在你之前生下黎王的子嗣。叶莹一惊,有些犹豫的看着王氏,王氏轻声道:好孩子,别怕。娘会告诉你该怎么做的。你是黎王的正妻,为黎王生下嫡子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所以那些女人绝对不能比你更先怀孕。明白么?看着王氏眼中的寒光,叶莹飞快的点了点头。王氏这才满意的展露出笑容,拉着叶莹坐下来细说。

    母女俩一个教一个学,正说的在入神的时候,门外侍候的丫头来禀告老爷来了。

    王氏大喜,拉着叶莹笑道:你看看,你爹爹还是关心你的。连忙拉着叶莹一起起身迎接叶尚书。叶尚书进来看到叶莹先是一怔,才道:莹儿怎么在此?叶莹幽怨的垂下了头道:莹儿回门,自然是在娘亲这里说话。爹爹以为女儿在哪儿?叶尚书微微皱眉,忍不住多看了叶莹一眼。总觉得这个女儿几天不见似乎有些不一样了。不过很快又被他归结与已经成亲嫁为人妇的女儿长大了便不再多问了。

    等到叶尚书坐下了奉上了茶水,王氏才问道:老爷不陪着华国公和苏老大人,这个时候过来是?

    叶尚书道:老国公和苏老大人吃了酒席已经回去了,我来和你商量一下璃儿的嫁妆的事。王氏心中涌起一丝不太好的预感,璃儿的嫁妆?不是已经准备妥当了么?老爷觉得还有什么问题?叶尚书点点头,看了一眼坐在一边的叶莹道:我和母亲商量了一下,璃儿的嫁妆里另外在添两个庄子一处院子两间铺子和八千两银子。

    什么?!王氏忍不住尖叫,险些打翻了跟前的茶杯。叶莹也一脸不敢置信的望着叶尚书。

    叶尚书不满的皱了皱眉,道:这是老夫人的意思。

    王氏竭力不让自己尖叫,红着眼睛望着叶尚书道:为什么?玥儿和莹儿也是老爷的嫡女,老夫人的亲孙女啊。老夫人未免也太过厚此薄彼了一些。玥儿在宫里也就算了,这让莹儿以后如何在黎王府立足?叶尚书不耐烦的道:你在胡说些什么?莹儿的嫁妆是怎么回事你自己心里清楚。你到底拿了多少贴进去你以为我和老夫人不知道?王氏有些不甘的轻声道:璃儿难道就没有另外贴进去的?大姑娘当年出嫁的时候的嫁妆还不及她的零头多。

    叶尚书冷冷道:璃儿她娘留给珍儿的嫁妆去了哪儿你不知道?还有,璃儿的嫁妆多出来的是她娘留给她的,是徐家出得。莹儿多出来都是叶家的!

    老爷…王氏满脸悲痛的望着叶尚书,身子也是摇摇欲坠的模样,我就知道…老爷你一直都看不起我。就因为我娘家出身寒微不及姐姐出身显贵…还没说完,王氏已经哭得眼泪涕零,呜呜…早知道如此,还连累我的女儿被老爷轻贱,我…我当初还不如死了算了……

    你在胡说些什么?!看着妻子如此悲痛的模样,叶尚书心中一软。想起自己这些日子来为了赵氏一直有些冷落她,无奈的道。

    王氏含着泪,哀怨的望着叶尚书,难道老爷没有看不起我么?

    叶尚书道:好好地别胡思乱想,我何时看不起你了?

    王氏这才止住了泪水,感动的望着叶尚书,碧儿知道老爷一定会永远对碧儿好的。

    叶尚书看了看叶莹,有些不自在的嗯了一声。坐在一边的叶莹也若有所思,对于母亲笼络父亲的手段她还是十分惊讶的。虽然她当场看着觉得娘亲作出这少女的羞涩模样很让人觉得有些受不了,但是父亲明显很吃这一套。当年的大夫人她也是记得的。可以说,叶莹从小就是以大夫人那样的女子为目标的努力着的。所以她其实一直都不太明白,为什么父亲会舍弃大夫人那样美丽优雅才华横溢的女子而更加垂青自己的娘亲。有一度她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努力错了方向。但是长大之后在京城闺秀中的赞誉和男子倾慕的目光让她明白,她并没有错。

    老爷,那…璃儿的嫁妆……

    叶尚书皱眉道:这是老夫人决定的事情。你若是还有意见就去跟老夫人说。叶尚书虽然自己房里的私事上有点拧不清,但是正事上还不算太晕。立刻把叶老夫人推出来做挡箭牌。

    王氏当然不敢去问叶老夫人,她要是敢和叶老夫人叫板的话这些年早就想办法毒死那个老是用鼻孔看自己还爱指手画脚的老虔婆了。

    见妻子和女儿都是委屈又不敢言的模样,叶尚书叹了口气道:你也知道定王府送的聘礼是什么样子的。虽然有璃儿她娘留给她的嫁妆撑着外人看不出来什么。但是京城的权贵谁家不是知根知底的?若是传出了什么嫌话来,咱们叶家也不用在京城做人了。贪了女婿家的丰厚聘礼,却给不出相应的陪嫁那可是要被人戳着脊梁骨指指点点的。

    王氏想起定王府那长长地聘礼单子,也不得不承认定国王府即使没落了也依然是家大业大家底丰厚。

    这事传出去,难看的可不是定国王府和璃儿。而是咱们叶家,还有宫里的昭仪娘娘。叶尚书继续道。

    一提起宫里的叶昭仪,王氏神色更是动摇了。只是想起一下子又要多给出去好几万两银子,心里又是一阵抽疼。思量了一番,才幽幽道:老爷和老夫人考虑的周全,是我一时想左了。还请老爷不要见怪。就按老爷说的办吧,我如今也没有心思管这些事情了。

    叶尚书一听,诧异的看着她,怎么?莹儿出什么事了?

    王氏拉着叶莹,将黎王府里的事情仔仔细细的说了一遍。听得叶尚书也忍不住怒气高涨。叶莹或许看不出来贤昭太妃是故意想要收了她管家的权利,王氏和叶尚书又怎么会看不出来?有谁听说过新媳妇进门第一天就要管家理账的?而且还是两天后就直接断定叶莹不适合管家?就算是最苛刻的恶婆婆也没有这样的。

    欺人太甚!我去找黎王,一定要他给我叶家一个交代!叶尚书怒道。

    叶莹连忙拉着叶尚书不让他走,叶尚书皱眉道:莹儿,你这是做什么?叶莹低声道:爹爹,这事儿先缓一缓吧。王爷已经答应太妃了,现在即使去说了也只会让王爷不高兴的。哭了一场,又有王氏开解,叶莹很清楚自己现在唯一的靠山就是墨景黎,所以绝对不能让他不高兴。

    难道就这么算了?叶尚书道,对比一下温文有礼的墨修尧和眼高于顶的墨景黎,叶尚书对这个女婿更加不满意了。为什么偏偏定王是这么个身份处境呢?叶尚书不无遗憾的想着。

    莹儿会想办法的,若还是不行再求爹爹做主。

    叶尚书轻叹一声,怜惜的对女儿道:好吧,黎王虽然是太后的亲儿子但是咱们也不必那么怕他。皇上并不是不讲理的人,实在不行咱们求皇上做主就是了。回头多给莹儿准备一些银两备用吧。

    是,妾身替莹儿谢过老爷。

    ------题外话------

    手残党讨厌万更~手指头真的要抽搐了有木有?今天才看到我有好多花花和钻石,还有几位亲们的打赏。谢谢啦~全部按住亲一个~哈哈~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45.下聘与回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