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太平裂 > 366.赫连兵败

太平裂 - 366.赫连兵败

所属目录:太平裂      发布时间 : 2016-10-17

  366。赫连兵败

    “在下诚心相邀王妃到北戎做客,王妃何必如此不领情呢?”

    听了赫连鹏的话,叶璃唇角不着痕迹的抽了下,淡然道:“本妃也是诚心相邀赫连将军稍留片刻,将军又何必急着走?”赫连鹏看看两人之间已经相隔甚远的距离,很是无奈。不是他想要急着走,而是现在不走的话只怕就真的走不了了。墨家军的麒麟果然非同凡响。叶璃身边那几个黑衣男子单个看上去赫连鹏并不放在眼里,但是这几个人合力还没怎么出手竟然就已经让他感觉到危险了。所以才不得不撤的远远地。

    赫连鹏有些遗憾的望着叶璃道:“听闻麒麟是定王妃亲手训练出来的,果然是不同凡响。难怪定王为了王妃,就连北戎大营也敢闯了。”

    闻言,叶璃不由一愣,沉声道:“你说什么?”

    见她如此反应,赫连鹏也是一怔。墨修尧单枪匹马闯入北戎大营杀的血流成河这样的大事,按理说墨家军早就该宣扬的沸沸扬扬了才是。他又怎么知道墨修尧怕叶璃知道了之后生气,下了严令不许将这件事宣扬出来,而北戎大军自然也不会主动去提这样丢自己脸的事情了。以至于,叶璃到现在也没有听到一丝的消息。

    不过既然已经说了,赫连鹏也不在意说多说少了。含笑看着叶璃道:“前些日子定王单枪匹马一人一剑在北戎大营杀了个来回,原来王妃竟然还不知道么?”

    叶璃脸色微沉,淡淡道:“多谢将军告知,现在知道了。”

    见叶璃竟然没有自己预期之中的任何反应,仿佛刚刚听到的并不是不得了的是一般。赫连鹏有些失望的耸了耸肩,笑道:“看来今天是请不到王妃大驾了,我们来日方长。本将军倒要看看王妃这灵鹫山大营能守到什么时候。”说完,赫连鹏也不再停留,飞身往后方退去。他身为一军主帅,自然也不能离开战场太长时间了。

    林寒站在叶璃身边,看了看面无表情的王妃小心翼翼的道:“王妃息怒,中军那边既然没有传来什么消息,想必王爷是安全无虞的。”墨修尧为了不让叶璃知道这件事,不仅仅是满足了叶璃,是连整个灵鹫山大营这边的所有人都瞒住了。所以,林寒听到这个消息的震惊也不必叶璃来的少。

    叶璃沉默了半晌,方才叹了口气道:“这里打完了,回去再说吧。”与其说叶璃是生气墨修尧将这么重要的事情瞒着她,不如说是震惊和心酸。叶璃一直都知道,墨修尧对自己是极好的,可以说前世今生都没有一个人如他一样将自己当成最最重要的存在。如果说墨修尧这次是一时兴起跑到北戎大营去乱砍一痛,任是谁也不会相信的。仅仅是因为自己被赫连鹏袭击,墨修尧就能做到这样的地步……叶璃突然甚至突然有些后悔当初离开中军来到灵鹫山了。或许,她更应该陪在他身边……。

    不过,后悔也是那一刹那的心情。叶璃永远是足够理智的,她不会认为自己是不可或缺的存在,但是同样也明白将自己摆放在什么位置才是对事情对局势最好的发展。这样的理智某些时候看起来似乎有些冷情甚至冷漠,但是这又何尝不是另一种用自己的方式成全所爱的人?只有完全的结束这一场战事,只有让墨家军和定王府重新稳固,墨修尧的心中的怨恨和心结才会彻底解开。

    叶璃并不知道,在她因为墨修尧各种担心和纠结的时候,墨修尧同样也在为着叶璃的事情大发雷霆。墨家军大帐里,墨修尧脸色阴沉的坐在主位上,沉声道:“所以,王妃和周敏现在只带着十万兵马,被赫连鹏的二十多万大军困在山上?”

    众人沉默了一下,南侯起身道:“王爷,末将认为王妃应该不是被困在山上,而是为了给孙将军和何将军争取时间消灭洛州和惠城的北戎大军。一旦何将军和孙将军在两地站稳了脚,三方合围,赫连鹏除了兵败突围便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了。”

    凤之遥也道:“王爷,属下认为南侯说的不错。何况灵鹫山易守难攻,赫连鹏想要攻下大营只怕没有那么容易。另外,灵鹫山距离飞鸿关不远,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元裴老将军也不会袖手旁观的。”这些事情墨修尧自然不会想不到,凤之遥之所以说这么多就是怕墨修尧一时冲动放下几十万大军跑去灵鹫山了。

    显然墨修尧并没有他想的那么冲动,虽然脸色难看却并没有冲动行事。

    “飞鸿关的兵马,不到万不得已阿璃是不会动的。凤之遥,你立刻率领二十万兵马去灵鹫山。”墨修尧沉声道。

    凤之遥凝眉道:“不行,王爷。若是派二十万兵马去灵鹫山,中军大营可就……。”凤之遥相信以墨修尧的能力,三十万大军对付北戎七八十万大军也未必会落下方。但是那也要看是什么时候,什么地方。现在这样两军几乎可以说是面对面,摆明军马的时候,墨家军就算是再厉害也不可能敌得过数倍于自己的敌军。更重要的是,将那么多精锐兵马放到灵鹫山本质上也是一种浪费。

    墨修尧自然也知道自己的安排不合理,沉默了片刻终于还是摆摆手示意收回刚才的话。

    “王爷若是放心,由在下去灵鹫山如何?”坐在末尾韩明晰身边的韩明月突然开口道。众人皆是一愣,定王府老臣都知道曾经定王和明月公子是好兄弟好朋友的,虽然不知道后来为什么闹翻了。但是这几年定王对明月公子的态度众人都是看在眼里的。说是不理不睬都是轻的,若不是看在韩明晰的面子上,只怕璃城早就没有明月公子的容身之地了。即使明月公子的能力远胜如今韩家的主事者韩明晰,但是定王府却一直都仿佛韩明月根本就不存在一般,有什么事情也都交给韩明晰,与韩明晰商量。以至于,明月公子明明什么权利地位都没有,却还要忙死忙活的帮着自己的弟弟收拾各种烂摊子。

    也正是因此,虽然韩明月和韩明晰一向是焦不离孟,但是在公开场合韩明月却从来不开口发表任何意见。此时突然开口倒是让众人有些意外。南侯等人对韩明月和墨修尧的恩怨是半点也不知道,此时才想起这位明月公子当年也是个惊采绝艳的人物,眼前也不由得一亮。

    墨修尧轻哼一声,正要开口拒绝,打算派凤之遥去带人将叶璃带回来。只见韩明月淡淡一笑道:“我对打仗的是一窍不通。不过,若是论救人我总是比凤三要熟练一些的。”韩明月武功高过凤之遥,更重要的是,他不是定王府的属下。若是真到了危机时候叶璃不肯离开,即使凤之遥也一样素手无策,但是韩明月却不会有这个顾虑。就算要用强,韩明月的胜算也远比凤之遥要高一些。

    墨修尧心念一转,点头道:“行,你去。韩明晰留下。”若是阿璃出了半点意外,本王立刻就活刮了韩明晰。将墨修尧威胁的眼神看在眼底,韩明月也不在意,淡淡一笑道:“就这样吧,我准备一下就出发。”其实,墨修尧的担心是多余的,就凭着韩明晰对叶璃的心意,他也不会伤害叶璃的。毕竟,在这世上…他就只有明晰这一个亲人了。

    韩明晰动了动嘴,却又忍住了没有说话。不仅是因为他担心叶璃,更是因为这一次的事情对大哥的处境也是一个极好的转机。只要韩明月能够保的叶璃平安,定王和大哥之间的关系应该就会缓和很多。这些年,看着兄长为了自己操劳忙碌却什么也得不到,在外人眼里仿佛明月公子是依附他这个弟弟生活一般,韩明晰并不是不愧疚。苏醉蝶已经死了那么多年了,就算是惩罚这么多年也足够了。他也不指望大哥和定王的关系还能够恢复到他们曾经的交情,有很多东西一旦破碎了就再也无法修补了。但是至少能够让大哥得到公平的待遇或者让他能够自由的去自己想去的地方。

    “大哥,路上小心。”韩明晰望着韩明月道。

    韩明月淡淡一笑,挥挥手示意他不必在意,转身出了大帐。

    凤之遥看着韩明月衣摆消失在大帐门口,心中也不由得暗暗叹了口气。当初为了一个苏醉蝶,惊采绝艳的明月公子落到如此地步。而他曾经的好兄弟定王殿下也没好到哪儿去,为了定王妃不也是每每弄出一大堆惊天动地的事情。唯一的可比性大概也只有墨修尧的眼光比韩明月好了。

    大帐里沉默了片刻,墨修尧沉声道:“传本王的命令,三军候命。全力进攻北戎大军主力!”

    众人心中一凛,起身应道:“末将领命。”

    墨修尧唇边勾起一丝冷笑,“给本王狠狠地揍耶律野一顿,本王倒要看看,赫连鹏到底要不要来救。”

    只觉得帐中一阵冷风吹过,众将领不由得抖了抖:好冷……。

    灵鹫山上,叶璃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韩明月有些惊讶,“明月公子怎么会突然至此?”韩明月淡淡一笑,道:“这不是奉王爷之命,来请王妃移驾么?”

    叶璃也不掩饰眼底的怀疑,含笑看着他。韩明月无所谓的耸耸肩道:“原本修尧打算派凤之遥带二十万兵马来增援灵鹫山,凤三好不容易才劝住了。”

    叶璃点头道:“我相信的你话,但是我不会跟你走的。”

    韩明月微微皱眉,叶璃有些无奈的轻叹一声道:“赫连鹏已经打红眼了,不知道从哪儿又调了不少兵马过来。如今围着灵鹫山的兵力不少于三十万。一旦灵鹫山被攻破,他会不会趁机挥兵飞鸿关还不好说,就算他不向前,如果他在翻过身去对付何肃和孙耀武,他们只怕也要全军覆没了。”

    韩明月叹息道:“所以王妃打算自己留在这里拖住他?”

    叶璃点头道:“行军打仗士气很重要,困守一处士气更重要。我身为一军统帅如果在这个时候临阵脱逃,不用赫连鹏攻击,只怕用不了多久灵鹫山大营就要溃不成军了。”这里的士兵可不全是意志坚定身经百战的墨家军,其中还有大部分是刚刚依附定王府不久的大楚残兵和北境士兵。

    韩明月深深地看了叶璃许久,轻声叹道:“你果然和别的女子不一样。难怪…。也罢,带不回你我回去也要倒霉,我也想看看,定王妃到底能做到什么地步。”

    叶璃很明白他的意思,淡笑道:“其实修尧太过担心了。有麒麟在就算兵败我也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乱军之中,刀枪无眼。”千军万马中,就算是绝顶高手也不敢说一定就能全身而退。何况是墨修尧对叶璃太过担心,关心则乱,会不放心也是自然的事情。

    “王爷去北戎大营,可有受什么伤?”说服了韩明月,叶璃才转到了自己关心的话题。虽然知道墨修尧没事,但是却还是忍不住想要问清楚一些。定王府的人碍于墨修尧的命令瞒着她,她也不想去为难他们,正好韩明月却是不用受墨修尧限制的人。

    韩明月有些意外,显然没想到叶璃居然知道了这件事。转念一想便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定王府的人没有胆子违背墨修尧的命令,自然就是外人泄露的。淡淡的将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墨修尧虽然受了些伤,但是那点伤在他们看来连皮肉伤都算不上。

    叶璃这才真正放下心来,脸上的神色也缓和了许多。

    韩明月好奇的看着坐在主位上神情温婉,容颜秀丽的白衣女子。其实韩明月跟叶璃并不熟悉,虽然有过几次短暂的交手却并没有怎么认真的交谈过。如果他依旧是墨修尧的至交好友,也许他也会跟这位定王妃成为好友,或者像定王府众人一样对她真心叹服。但是从一开始,他就站在了他们的对立面,自然也就没有多少功夫去了解这个女子了。只是觉得叶璃容貌,才智,手段,身手确实都称得上是女子中的佼佼者,确实可算是难得一见的贤妻良母,但是却也一直不能理解这个性情温婉淡然的女子为什么会让墨修尧这样的人如此痴狂。

    其实这一很好理解,就像世人也无法理解惊采绝艳的明月公子到底为什么会为了一个空有容貌的苏醉蝶而几乎毁了自己的一辈子甚至赔上一条性命一样。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而现在,看到叶璃坐在主位上神色恬淡的却有条不紊的处理着案上堆积着的各种卷宗折子的时候,韩明月突然觉得自己有一些明白了。这个女子确实是有一些完全不同意一般女子的气质和美丽。

    “现在,我还真有些羡慕修尧和王妃了。”韩明月有些感叹的道。

    叶璃抬眼看了他一眼,抛给他一个疑惑的神色。韩明月摇摇头,淡笑不语。叶璃搁下笔,合上最后一本折子,淡笑道:“有些事,该忘记放开的就忘记放开得好。不往前走,谁也不知道前面的风景会不会比后面的更美。”

    “若是忘不了放不开又当如何?”韩明月有些出神的道。

    叶璃想了想道:“人生路上,总有一些东西是我们无法掌控的。无论好的还是坏的,等到许多年后你再回首,是非对错,恩怨爱恨,也只是你人生中一段珍贵的记忆罢了。人,总还是要活在当下的,要看向未来的。”

    看着韩明月若有所思的模样,叶璃突然问道:“明月公子心中可有恨,恨苏醉蝶,还是恨墨修尧?”这都是有可能的,韩明月本事天之骄子,却因为一个只会利用自己的女人赔上了一切,若是苏醉蝶现在还活着,若是韩明月的心智再脆弱一点,说不定韩明月真的会恨她入骨。而墨修尧最后杀了苏醉蝶,这些年韩明月自己也一直受制于定王府,韩明月也确实有可能将这份恨意转嫁到墨修尧身上来。

    这么多年来,极少有人在韩明月面前提起苏醉蝶的名字。如今听来,却有一种恍如隔世之感。沉默了良久,韩明月摇摇头,苦笑道:“或许是恨自己吧。”

    “无论是真爱还是错爱,都是一种人生阅历。明月公子若是已经走出了这一段情,又何必在执着与那些过往不肯放下?公子执着的到底是这段情的本身还是自己的付出?人已逝,情以淡,公子难道还要为了这份执着继续付出自己的下半生?”叶璃淡淡道。

    韩明月沉默了半晌,才站起身来道:“多谢王妃指点。我先出去走走。”

    “公子请便。”叶璃也不勉强,能说的她都说完了,韩明月能不能听进去却不再她能考虑的范围内。大不了就是和这些年一样,多一些人暗中关照着他,有韩明晰在韩明月也不至于闹出什么大麻烦来。

    另一面,山下北戎大军大营里也不平静。这些天赫连鹏带着大军步步紧逼,北戎大军的军营已经移到了灵鹫山山脚下不足五里处了。虽然一直还没有攻下灵鹫山,但是却也将所有的上下山路口给封住了。赫连鹏相信,有自己这几十万大军在,最多再过五日绝对能够攻下灵鹫山。到时候就算叶璃想要带人突围,她仅剩的几万人马也绝对冲不出几十万大军的包围的。一想到此,赫连鹏便觉得自己这些日子甘冒奇险调集所有兵力进攻灵鹫山的策略是正确的。只要攻破了灵鹫山,抓住了叶璃,就算洛州和惠城失守又如何?那何肃和孙耀武为了定王妃的命还不是得乖乖将两座城池让出来?甚至,用来对付墨修尧,只怕也是一个决胜的法宝。

    赫连鹏长期在北戎,对定王府和叶璃其实都并不了解。所以他完全没有见耶律野的警告放在心上,自然也就不明白为什么诸国权贵宁愿对墨修尧本人动手也不敢去动叶璃的原因。如果能顺利抓到活的定王妃,自然是一张绝佳的底牌。但是一来定王妃并不是那么好抓的,二来,抓住的定王妃也未必是活的。当初雷振霆也没有想要叶璃的命,但是叶璃宁愿坠崖而死也不肯让他抓住威胁墨修尧。若是真的弄死了定王妃,那墨修尧只怕就真的要疯了,那时候才真的是不死不休。特别是经过了任琦宁当初的倒霉经历之后,各国权贵都有了一个无言的共识。除非弄死了墨修尧本人,不然的话,还是不要去招惹定王妃的好。叶璃却是是墨修尧最在乎的人,却未必就是他的弱点。

    赫连鹏并不知道这些上位者的想法,所以即使有了那日北戎大营的教训,赫连鹏依然没有真正放弃抓住叶璃的想法。只不过他不再打算用那些上不得台面的办法了。他正大光明的打败了叶璃,俘虏了她,就算是墨修尧也不能说什么了。

    但是此时,赫兰鹏的脸色却有些不好看了。刚刚从北戎大营传来耶律野的命令,这些日子北戎大军被墨修尧打得连连后退,耶律野要他立刻放弃灵鹫山,带兵去与北戎大营回合共同对付墨修尧。眼看就要胜利在望,就这么退走了这让赫连鹏怎么能忍受?

    “将军,七殿下的命令……”前来传令的男子问道。

    赫连鹏沉吟了片刻,道:“你回去禀告七殿下,最多不出三日本将军就能攻克灵鹫山生擒定王妃。到时候在派兵增援七殿下。”

    闻言,传令的人脸色有些难看了,“赫连将军,这是七殿下的命令。”不管七殿下的命令是对是错,有道是军令如山,这赫连鹏好大的胆子竟然想也不想就敢推拒七殿下的命令。赫连鹏道:“本将军马上就要攻下灵鹫山了,现在撤军岂不是功亏一篑?你回去禀告七殿下,七殿下定然能明白的。”

    传令之人气急,怒道:“七殿下岂会不知道将军在攻打灵鹫山?但是如今全军都在往后撤,唯独将军意味向前,若是陷入了大楚腹地,将军一支孤军又能有何用处?”他没说的是,若不是因为赫连鹏步步紧逼的攻打灵鹫山,定王又怎么会发了疯的攻击北戎大营。

    赫连鹏不悦的沉下了脸道:“你只需要回去将本将军的话禀告给七殿下就是了。军中大事岂是你一个小小的传令跑腿的人能够质疑的?”

    来人气结,知道说不动赫连鹏,只得哼了一声转身出了军营快马赶回北戎大营面见耶律野去了。

    见赫连鹏三言两语就气走了耶律野的信使,在座的将领都有些担忧了起来。赫连鹏是赫连真的养子,或许没什么。但是万一七殿下怪罪下来,他们这些做属下的可承担不起。一个将领站起身来,犹豫了一下劝道:“将军,七殿下急招我等回去。想必是战事告急,咱们是不是……。”

    赫连鹏淡然道:“七殿下大营里有七八十万兵马,墨家军还不足五十万人。想必等个两三日还是能等得起的。咱们只要尽快攻下灵鹫山生擒定王妃,七殿下非但不会怪罪,只会更高兴的嘉奖你们。不必再说了,传我命令,三天之内务必要攻下灵鹫山。”

    其他人对视一眼,有人道:“但是…就算我们攻下了灵鹫山也未必能抓到定王妃啊。定王妃手下的麒麟可是厉害得很,就算不敌千军万马,护着定王妃逃走总是不成问题的。”赫连鹏神色淡然道:“本将军只有主张,尔等只需要全力进攻拿下灵鹫山就是了。”

    赫连鹏一意孤行,在座的众将领也无可奈何。毕竟除非耶律野当场罢黜了他的官职,不然的话赫连鹏依然是大将军,依然是他们这一只兵马的统帅,他们也只能听从他的命令行事了。

    灵鹫山上的将士们明显感觉到山下的攻势越来越强烈了,仿佛又什么在逼着那些本就悍勇的北戎士兵悍不畏死的不停地往上山冲来。如此一来,山上的墨家军压力也就更大了许多。几乎连续全天十二个时辰都不能歇息的死守着防线,许多士兵的脸上都染上了疲色。

    但是眼看着三天已过,虽然北戎士兵几次险些都要冲上了山腰,却依然被顽强的墨家军士兵赶了下来。赫连鹏只气得双目泛红,盯着山腰上那依然旌旗飘扬的墨家军营地眼中蒸腾着阵阵杀气。

    “定王妃,立刻让你的人投降,否则,别怪本将军放火烧山!”赫连鹏的声音夹带着内力从山下传来。此话一出,不仅是山上的墨家军,就连跟在赫连鹏身边的将领也吓了一跳。此时已经是九月末了,正是万物凋零的时候,要是赫连鹏真的放火烧山,那只怕就不仅仅是灵鹫山要遭殃了。

    山上,韩明月站在叶璃身边含笑看着跟前神色镇定如常的女子,道:“王妃,若真的让赫连鹏放火烧山,咱们可就当真要完了。”

    叶璃淡笑道:“以明月公子的武功,区区山火又怎么奈何得了公子?”

    韩明月坦然一笑,他确实是不担心。就算赫连鹏放火,他带上叶璃突围出去至少应该还是不难的。只不过,战事到了这个地步,韩明月实在是有些好奇叶璃到底打算怎么解目前这个困局,“王妃有办法破赫连鹏的局?”

    叶璃摇头道:“没有。山下二十多万大军围困,就算想要突围我们这几万人也冲不出去。”

    “那王妃打算怎么办?”

    叶璃淡然一笑道:“先下手为强。”

    韩明月一愣,不解叶璃这话是什么意思。叶璃居高临下俯视着山下的赫连鹏大军军营,悠然道:“论起火攻,还是……才是祖宗。”

    说罢,也不管韩明月有没有听明白,叶璃招来林寒问道:“我昨天要人准备的东西,准备好了么?”林寒点头道:“启禀王妃,准备好了。”

    韩明月好奇的道:“王妃之前就知道赫连鹏会烧山?”叶璃摇头道:“不知道,只不过是他打不打算烧山我都准备这样做而已。不然,我们连一天都守不住了。”

    不一会儿,林寒取来了一个状似灯笼的东西,虽然做工简陋但是韩明月还是看得出来这确实是个灯笼。不解的看着叶璃问道:“这玩意儿不会是灯笼吧?”

    叶璃点头笑道:“这确实是灯笼,这个叫做孔明灯。”

    “这玩意儿能拿来干什么?”见过各样精致漂亮的灯笼,韩明月把玩这手里做工粗糙的灯笼不以为意。叶璃笑眯眯的捧着灯笼道:“这个么,晚一点韩公子就知道了。”

    很快,韩明月就知道叶璃先干什么了。只见无数等灯笼点着之后慢慢的飞了起来,并且慢慢的向着北戎军营的方向飘了过去。因为此时是白天,又在打仗,一时间天上飘着许多灯笼竟然也没有引起北戎人的注意。或许注意到了,只是他们没有在意罢了。

    叶璃满意的看着这些孔明灯飞向自己预计的位置,然后慢慢的落下。

    “咦?”韩明月惊讶,这些灯能够飞起来就足以让韩明月惊讶不已了,更何况还能飞到几乎同一边天空并且几乎差不多的时间落下。若不是千真万确的知道叶璃是个人,韩明月都要以为她使了什么妖法了,“那些灯里有不少的桐油,应该不会那么快燃完,王妃是想要……”

    韩明月很快就明白了叶璃的打算,叶璃是想要利用这些灯将桐油撒到山下的大营或者人身上,然后……。

    果然,只听叶璃沉声道:“放箭!”几十只带着火焰的长箭破空射向那些还在天空没有落下的灯上。一碰到箭,灯笼立刻被点燃从天上掉了下来。于是,山下的人们就看到几十个火球从天上砸了下来,有的落到了人身上,有的落到了大营里的营帐粮草上,很快便燃了起来。不多时,山下的北戎大营便化成了一片火海。

    如此一来,北戎兵马哪里还有心情来进攻放火烧山,连忙回营救火都来不及了。但是大营里到处都被滴落了助燃的桐油,一点就着,哪里还能救得了火。在墨家军众人的欢呼声中,叶璃沉着的下命令道:“从南面下山,往飞鸿关撤退!”

    此事一过,赫连鹏绝对是要气疯了。到时候不顾一切起来还真的有可能会放火烧山,叶璃自然不会留下来让几万兵马平白送死了。于是,在山下的北戎大军鸡飞狗跳的救火时,墨家军上下已经偃旗息鼓悄然从南面下山去了。

    北戎大营外面,赫连鹏对着眼前的一片火海目眦欲裂,“叶璃…叶璃,本将军一定要杀了你!”

    “启禀将军,山上的墨家军撤了。”前方的探子急急忙忙的来禀告道。

    赫连鹏脸色一变,“往哪儿撤了?”

    探子道:“似乎是往飞鸿关的方向撤退了。”

    “追!”赫连鹏道。

    “将军!”几个将领的脸色都不好看。原本他们就对这个凭空降下来的将军有些不服气,但是赫连鹏本人太厉害他们也不敢多说什么。但是此时,大营被烧了,粮草也没了,他们拿什么去追墨家军。飞鸿关可还有二十多万墨迹军等着呢。而且那些墨家军还不是灵鹫山这些精锐和残兵混合的,而是全部都是墨家军最精锐的士兵。就算赫连鹏再厉害,没有个十天半个月只怕也攻不下来,而他们现在连明天的粮草在哪儿都不知道。

    “我军粮草全部被烧毁,根本无法再战。请将军三思。”将领们劝道。

    赫连鹏脸色发黑,他何尝不知道他们的粮草已经被烧光了。但是被叶璃摆这一道让他无论如何也咽不下这口气。沉声道:“向附近的百姓征粮。”

    北戎大军所谓的征粮不过是说得好听,说是抢粮还差不多。不过现在,整个北方都没有多少人,就算有也都撤到墨家军背后去了,就算他们想要去抢粮又能抢到多少?只怕连几十万兵马一顿的粮草也凑不齐。

    “赫连将军,末将觉得我们应该立刻北撤,前去与七殿下和赫连老将军回合。”一个将领坚定的道。

    赫连鹏阴沉着脸道:“去追!追不到再说,决不能放他们就这么离开!”

    无奈之下,几个态度强硬的将领带着自己的人走了,只剩下一些依然跟随赫连鹏的将领带着不足十万人奉命追了上去。赫连鹏看着眼前的化作火海的军营,冲天的红光映在他的脸上显得格外的狰狞可怖。

    墨家军剩下的几万兵马都不是骑兵,走的自然也不会有多快。而北戎却大多数都是启禀,用不了多少时候就追上了墨家军的队伍。赫连鹏盯着叶璃的目光,再也没有人往日的悠闲和得意,“定王妃,本将军原本不想伤你的。这一次却是你自找的。”

    叶璃也不在意他的话,淡然道:“两军交战,胜败自负。赫连将军如此未免太输不起了吧?”

    赫连鹏脸上青筋暴起,“好!本将军领兵以来,竟然全都败在了定王妃的手下。今天,你我便决一死战!”叶璃淡然的摇了摇头笑道:“本妃知道,赫连将军是赫连真将军亲自教导培养的北戎将才。只可惜…我们中原有一个词不知道赫连将军有没有听说过?”

    赫连鹏冷冷的盯着她,道:“本将军正要请教王妃。”

    叶璃浅笑道:“纸上谈兵。”

    “叶璃,你太狂妄了!”赫连鹏大怒,他中原语言文字都学的还不错,自然知道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叶璃竟然在讽刺他根本不会用兵。叶璃看着他暴怒的模样,挑眉道:“赫连将军不必觉得本妃在羞辱你。你虽然从小跟着赫连真学习,但是事实上在这之前你确实是一天兵都没有带过。若不是靠着一身高强的武功,你只怕还压不住你手下的那些将领。恕叶璃直言,你调兵遣将的本事,墨家军比你高明的人比比皆是。这些日子,若不是你仗着兵马优势,你以为你当真会赢么?”

    赫连鹏的脸色一阵白一阵紫,许久才嘿嘿冷笑了两声道:“好,就算本将军不会带兵又如何?你今天终究还是要死在这里!”说完,不再给叶璃说话的机会,便纵马提刀朝着叶璃的方向冲了过来。叶璃身边,韩明月手中长剑出鞘,横剑挡住了赫连鹏砍过来的刀。赫连鹏之前在北戎军营也见过韩明月一面,敢闯进北戎军营救墨修尧的,武功自然不会弱,“你是什么人?”

    韩明月含笑拱手笑道:“在下韩明月,见过赫连将军。”

    “明月公子?”赫连鹏虽然是北戎人,但是他的师傅却是中原武林中人。慕容雄虽然老朽,但是对于中原有名气的武功高手却都还是知道的。只不过韩明月已经有多年没有出现在外面了。除了定王府的人,只怕许多人都以为明月公子要么隐退要么已经死了。

    韩明月笑道:“正是在下。”

    赫连鹏冷笑道:“本将军管你是什么公子,挡我者死!”

    “领教将军高招。”韩明月笑道。

    赫连鹏一言不发,直接动手。韩明月也不客气,挥剑相迎。韩明月当年能与墨修尧以至交好友相称,能执掌天下第一的情报组织天一阁,武功修为自然是了得。虽然还比不上天下四大高手,但是与赫连鹏相比却也是不遑多让。两人交起手来自然是打得难舍难分。

    赫连鹏急着抓或者杀了叶璃,但是韩明月却并不着急。他只要挡住赫连鹏不让他去伤害叶璃就可以了,所以打起来也就显得十分轻松。

    另一边,林寒护着叶璃一边观战,林寒问道:“王妃,要不要帮明月公子一把?”

    叶璃摇头笑道:“明月公子武功并不比赫连鹏差,咱们贸然出手也只是给他添乱而已。”

    林寒想了想,点头称是。放眼望去,周围已经形成了新的战场。北戎士兵和墨家军士兵已经展开了生死相博。如今双方倒是兵力相若,短兵相接也管不了什么阵法兵法了,如此厮杀下去,只怕最后的解决便是两败俱伤同归于尽。

    林寒正想劝叶璃先行离开,远处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马蹄声。林寒微微一怔,侧耳一听不由喜道:“王妃,是元裴将军的人!”那是飞鸿关的方向而来的,能从那里过来的,自然是元裴的人。

    叶璃点点头,举目望去,不一会儿,标记着墨家军印记的黑色旗帜在远处的地平面上出现,无数的黑色骏马朝着这边狂奔而来。回头看了一眼依然在厮杀中的墨家军将士,叶璃的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了放松的笑容。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