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太平裂 > 375.缘何生在帝王家?

太平裂 - 375.缘何生在帝王家?

所属目录:太平裂      发布时间 : 2016-10-17

  375。缘何生在帝王家?

    第二天一早,叶璃果然便收到了张府送来的请帖。邀请楚君唯公子下午去张家赴宴,看到那十分朴素的帖子,叶璃不由得摇头暗笑,这张百万还真是心计,这还不到一天的功夫,只怕连被墨景黎让人打出来的伤都还没有痊愈吧?

    “公子要去赴宴么?”卫蔺好奇的问道。

    叶璃放下帖子笑道:“自然要去,你没听林老爷说么。这还是张百万头一次主动请客呢,咱们怎么能不给面子。”卫蔺不置可否,反正王妃要去他们只要跟着随身保护就行了。以张百万的本事也不可能对王妃产生什么危险,就算张百万真的要将女儿嫁给王妃…咳咳,王妃也娶不了啊。

    “启禀公子,西院醒了。”正说着,照顾栖霞公主的侍女前来禀报。卫蔺有些惊讶道:“她倒是命大,竟然真的活过来了。”倒不是卫蔺讨厌栖霞公主到恨不得她赶快去死,而是栖霞公主伤的实在是不轻。外伤确实不致命,但是伤口感染之后栖霞公主就发起了高烧一直没醒。这么多天过去了,就连府里的大夫都放弃了,只是她还没咽气也只能照看着,却没想到所有人都放弃的时候她自己倒是反而醒了过来。

    侍女神色有些古怪的道:“不过…那姑娘似乎有些奇怪。”

    “奇怪?怎么了?傻了疯了还是失忆了?”卫蔺问道。

    侍女摇摇头有点点头道:“这个大概是…傻了,不对,大概是失忆了吧。”

    叶璃起身道:“去看看吧。”

    来到西跨院,还没进门就听到里面传来哭泣声。不过那哭声却不像是栖霞公主的哭声,主要是…以栖霞公主的年龄和性格,绝对不会这样…哇哇大哭。

    一踏进门,就看到房间里一片凌乱。叶璃站在门口皱眉看着躲在床脚的女子,眼神清晰明亮,绝对不想疯子傻子的眼神。不过脸上的表情倒是确实有些奇怪。看到他们进来,原本躲在床脚抱着被子哇哇大哭的女子立刻停了下来,警惕的瞪着他们。

    叶璃试探的叫了一声,“栖霞公主,你好一点了么?”

    栖霞公主瘪了瘪小嘴,突然朝着叶璃扑了过来。

    “公子小心!”卫蔺一惊,飞起一脚便朝着飞扑过来的人踢了过去。

    “卫蔺,不要。”叶璃连忙叫道。卫蔺一愣,连忙收了几分力,不过还是将栖霞公主给踹飞出去了。只是因为收回了**分力气,倒是没有摔得太重。

    栖霞公主显然也没有想到会被人踹飞,坐在地上愣了好一会儿,突然哇的一声放声大哭起来,“呜呜…皇姐,坏人欺负霞儿……。”

    卫蔺怔住,回头看了看叶璃道:“原来她真的傻了。”以栖霞公主的性格,怎么可能当着外人的面做出这种模样,居然真的就坐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了。叶璃低头看了看,道:“我觉得跟傻了还是有点区别的吧。栖霞,你认识我么?”

    栖霞哭得太专注,听到叶璃的话,打了个嗝怔怔的望着叶璃。突然伸出手往叶璃脸上抓去,“哥哥,你真好看。”叶璃抬起折扇挡住了她的手,含笑看着她道:“栖霞认识哥哥么?”

    栖霞公主疑惑的眨了眨眼睛,咬着唇角摇了摇头,“你们是谁…我是南诏公主,你们不许欺负我!我要找皇姐。”

    “你还记得你皇姐叫什么名字么?”叶璃问道。栖霞公主白了她一眼,给了她一个你傻了的表情,骄傲的道:“我皇姐当然是南诏的安溪公主。我皇姐很厉害的,你敢欺负我皇姐一定会要人狠狠地揍你!”

    叶璃忍不住低头闷笑道:“我跟你皇姐是好朋友,不过…我怎么不知道她有个妹妹?”

    “你胡说!全南诏的人都知道本公主是栖霞公主!”栖霞公主瞪着眼睛怒道。

    叶璃点点头道:“好吧,不过我不是南诏人。如果你真的是栖霞公主的话,我会送你回去见安溪公主的。栖霞公主今年几岁了?怎么会在这里?”

    栖霞公主抓了抓自己的发丝,有些苦恼的道:“七岁。我…我也不知道,我…皇姐说要给我过生日的…呜呜…”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栖霞公主小嘴一瘪做出又要哭了的样子。

    叶璃想了想,问道:“栖霞认识墨景黎和东方幽么?”

    “那是谁?”栖霞公主不怎么感兴趣的问道,“哥哥要送我回家么?我会让父王和皇姐重重的赏你的。”叶璃浅笑道:“那是谁不要紧,栖霞先好好休息,等你伤好了就送你回去。”

    指了指她身上累累的伤痕,虽然这些日子已经愈合了不少,但是也还是会痛的。被叶璃一提醒,看了看身上的伤痕,栖霞公主又要哭了。

    好容易将人哄住了,叶璃才松了口气带着卫蔺出门。卫蔺有些疑惑的道:“这栖霞公主到底是怎么回事?该不会是装的吧?”叶璃摇摇头道:“栖霞公主的脑子还做不到如此天衣无缝的伪装。刚刚我问她认不认识墨景黎和东方幽的时候她的眼神也没有丝毫的变化。如果是装得…栖霞公主未免太会演戏了。”

    “说的也是。”栖霞公主可是差点死在东方幽手上,对东方幽绝对是恨之入骨。就算再会演戏也不可能连一点感情都没有。

    “派人好好看着她,等到我们离开江南的时候,让人把她送回南诏就是了。”叶璃道。

    “是。”卫蔺点头应道,“公子,该去张府赴宴了。”

    在栖霞公主那儿浪费了不少时间,转眼间却已经到下午了。叶璃也只得换了身一副出门赴宴去了。

    张百万果然不愧南京最吝啬小气的名声。整个张府看上去朴素无华不说,就连府邸里面也是普普通通。如果不知道的人绝对想不到这居然会是南京数一数二的富商的府邸。府里的下人也是小猫三五只,看着前面领路的管家身上穿着的还带着一个补丁的旧衣服,叶璃不由得抽了抽唇角。

    大约是叶璃的表情太露骨了,管家有些不好意思的拉了拉身上的衣服小声道:“公子见笑,其实咱们平时也没有这么失礼。只不过昨儿老爷…未免老爷心里难受所以才……。”

    叶璃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张百万昨天破了大财,府里的人怕碍了老爷的眼,才专门找出这些就衣服来穿着,免得让老爷心气儿不顺。

    叶璃含笑道:“是在下失礼了,勤俭总是好事。”

    管家有些无奈的苦笑。勤俭自然是好事,但是以张家的财富还有在南京城里的地位,他们确是时常因此被嘲笑,都早就习惯了。

    张百万早就带着夫人和女儿在大厅里等着了。看着一身布衣的张夫人和张小姐,叶璃顿时对张百万的小气又有了更深的认识。因为受着伤,张百万的脸色还有些苍白,但是看到叶璃进来却是满脸堆笑,十分殷勤,“楚公子来了,老朽没能出门远迎还请公子见谅。”

    叶璃拱手笑道:“张老爷客气了,在下楚君唯,见过夫人,张姑娘。”

    张百万很是高兴的对女儿道:“珠儿,还不快见过楚公子。”

    张小姐十分羞怯的迈着小碎步上前,盈盈一拜,“珠儿见过楚公子。”一看到这张小姐,叶璃终于能明白林老爷提起张百万的女儿时那一脸的怪异到底是为什么了。

    平心而论,张小姐长得并不难看。虽然算不上绝色美人,但也应该是一个清秀佳人。但是这位小姐的却给人一种十分古怪的感觉,那盯着人的眼光让即使淡定如叶璃也不由得有一种暗暗冒虚汗的感觉。叶璃眼角抽了抽,不经意的往后退了一步,“张姑娘有礼了。”然后将目光放到了旁边的张百万身上,誓死不再看那张小姐一眼。

    张小姐见叶璃不看自己,不由得委屈的红了眼睛。张百万看看叶璃再看看女儿,不由得再心中叹了口气对叶璃笑道:“楚公子,不如咱们先入席?”

    叶璃笑道:“张老爷请。”

    因为只宴请了叶璃一人,张老爷便带着张夫人和张小姐一起入席了。酒席并不怎么丰盛但是也不算失礼,看起来张老爷虽然抠门还不至于不知道势情的。叶璃先行落座之后,张小姐便刚好坐在了她身边,这让叶璃的身子不由得又是一僵。

    “楚公子,珠儿给你斟酒。”张小姐拎起酒壶殷勤的想要给叶璃斟酒,叶璃只得谢过,叹了口气跟张老爷直奔主题,要是真让张老爷说出打算把女儿嫁给她那就难看了,“张老爷,其实在下今日拜访,是有些正事想要跟张老爷商量。”

    张老爷一愣,笑道:“有什么事,不如咱们用过了膳再说?”

    叶璃淡淡道:“如果是关于昨天张老爷捐给黎王的那一百万旦粮食呢?”

    张百万顿时沉下了脸,只要一想起那一百万旦粮食他心里就在滴血啊。

    “楚公子想要谈什么?”张百万疑惑的看着叶璃,叶璃笑问,“不知此处谈话可方便?”张百万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看了看妻子女儿道:“夫人先带珠儿下去,我有事跟楚公子要谈。”张夫人只是个寻常的闺中妇人,只是以夫为天完全不懂生意上的事情。只得拉着还有些不甘愿的张小姐下去了。

    “不知道楚公子想要跟老朽谈什么?”张百万问道。

    叶璃笑道:“昨天张老爷向黎王捐了一百万旦粮食。但是据在下所知黎王此次出兵至少有八十万大军。满打满算,就算一切顺利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答应墨家军,来去之间至少也需要半年时间。这期间,所需的军粮至少在三百万旦左右。而这还是最保守的估计,张老爷觉得…黎王府可能在半年时间内打赢定王府么?”

    张百万有些警惕的盯着他道:“公子这是什么意思?”

    叶璃笑道:“在下还有一个消息,这一次…大军开拔但是朝廷却并没有从各地的粮仓里调运多少粮食。因为…今年西陵干旱欠收,北戎的情况同样不太好,想必张老爷事做粮食生意的也有些了解。朝廷早在一个月前将刚刚入库的粮食卖了很大一部分给西陵。所以,这保守估计的三百万旦…最后恐怕还要张老爷和江南的粮商们承担。”

    张百万听得脸色发黑,“黎王…黎王这是要整垮我张家啊。”一百万旦捐出去已经让张家元气大伤了,若是所有的军粮都要张家承担起来,张家只怕真的就要完了。更重要的是,张家一时半刻根本筹集不了那么多的粮食,到时候一个贻误军机的罪名下来,他张百万还是要人头落地。果然…黎王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要放过他啊。

    “不仅是如此,而且…老实说,在下可以断言,这场仗只怕不是一年半载能够打得完的。到时候张家……”张百万脸色如土,望着叶璃道:“楚公子专门来说这些,该不会只是想要吓唬老朽吧?”张百万也是精明的生意人,自然知道叶璃不可能专门来说这些给他玩儿的。

    叶璃垂眸,淡淡道:“在下确实有个办法可以帮张老爷,只是不知道张老爷愿不愿意?”

    “还请楚公子救我。”张百万连忙道。

    叶璃含笑递出一个信封,张百万接在手中一目十行的看过,脸色不由得一变,瞪着叶璃道:“你…楚公子你是…。”叶璃笑道:“在下姓楚,楚家…和徐家是姻亲。”

    张百万了然,脸上的神色变幻不定,好半晌才问道:“楚公子可以做主么?”

    叶璃笑眯眯的从衣袖中取出一块令牌放在桌上。张百万惊愕的盯着那墨玉制成的令牌上杀气腾腾的一个定字,虽然没有见过定王府的令牌,但是张百万真心不认为这世上有谁敢仿照定王府的令牌。而且…楚家和徐家确实是姻亲,以徐家在璃城的地位,这楚君唯如此杰出的人才为定王府效力的可能性怎么样也要远高于千里迢迢的跑到江南来投靠黎王府。

    “张老爷觉得如何?”叶璃问道。

    “如果…老朽不同意,楚公子打算如何?”张百万问道。

    叶璃淡然道:“那就请张老爷忘记今天的事情。”张百万沉声道:“老朽要考虑一下。”叶璃也不啰嗦,起身道:“既然如此,在下先行告辞。”

    张百万看了看叶璃带着些侥幸的道:“其实,如果楚公子能够答应老朽一个要求的话,老朽现在就可以答复公子。”看着张百万满意又期待的眼神,叶璃心中翻了个白眼,连忙道:“张老爷见谅,在下其实也是为…跑腿而已。如果张老爷有什么要求在下可以代为转达,但是如果跟在下有关,只怕是……还请张老爷见谅。”

    张百万只得叹气,失望之情溢于言表。他是真心希望这个楚君唯能够成为张家的女婿,如此一来,也算是张家多了个保障。而且,自家女儿眼光又高,寻常男子也看不上眼。只可惜……

    出了张家,叶璃连同卫蔺和卓靖都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卓靖瘪嘴道:“那个张小姐的眼睛都要贴到公子的身上来了。幸好公子见机快将她打发了下去,不然的话麻烦真的大了。”长得俊也是一种错误啊,真不知道清尘公子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难怪会招惹东方幽那样的疯女人。不过王妃扮男装比清尘公子更糟糕,清尘公子仙风道骨让人不由仰视不敢亵渎,但是王妃扮成男子却是俊美无俦而且观之可亲。简直就是好女婿的不二人选。

    “王妃,要是张百万跑去告密怎么办?”卫蔺皱眉道。

    叶璃淡然道:“那就只能让张老爷做个真正的死要钱了。不过…我觉得他是个聪明人。”

    卫蔺想了想道:“也是,而且就他那个爱财如命的性子,明知道墨景黎想要吞了他张家怎么可能还自己往里送。”

    叶璃幽幽吐了口气,淡淡道:“解决了张家和林家,就好办多了。”张家和林家可算是南京城里数一数二的巨富,有了他们暗中相助,不怕不能将墨景黎的后勤捅个大窟窿。

    所有的事情都在暗中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自从在摄政王府的宴会上出了个小小的风头之后,墨景黎似乎也记住了这个云州楚家的青年公子。不时派人请他到府中说话,询问一些对政事的看法。不过叶璃还是有些担心被墨景黎看穿露出什么马脚,大多数时候都推了,只是实在推不过才去一次。却不想因此,倒是让墨景黎对他更加看重起来。看起来墨景黎也很想玩一把礼贤下士的戏码。

    或许真的是担心太皇太后对小皇帝有什么影响,墨景黎当真将小皇帝留在了摄政王府。只有每天上朝的时候才带到宫里去。虽然朝中上下也有不少人对此提出异议,但是墨景黎却掌控者如今大楚所有的兵权,枪杆子里出政权,无论古今皆是此理。从古至今,文人造反有几个能成功的?

    叶璃也在摄政王府见过小皇帝一次,倒是比上次在宴会上看到的更加懦弱消瘦了。而很快,黎王府里也传出来消息,小皇帝被人下了慢性的毒药。

    收到黎王府传出来的消息,众人都是不由得一愣。卫蔺皱眉道:“墨景黎到底想要干什么?”出征前夕正是凡是都要求稳的时候,现在毒死了小皇帝,对墨景黎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墨夙云还能撑多久?”叶璃沉声问道。

    跟着秦风一起过来的瑶姬摇了摇头道:“小皇帝中的毒虽然是慢性的,但是也有些烈。另外,小皇帝似乎先天有些不足,这两年被墨景黎吓得不轻。只怕…就是解了毒也活不到成年了。”瑶姬自己便是一个孩子的母亲,而且和自己的亲生儿子已经有多年没见。对于小孩子自然更多了几分心疼。

    说起来,这些乱七八糟的纷争中,最无辜的人莫过于就是这个才**岁的小皇帝了。一个什么都不懂得孩子,没有父亲的疼爱,没有母族的支持,在墨景祁去世之前突然被推出了登上了那九五之尊的位置。等待他的是什么,只要有眼睛的人都能够看得明白。

    叶黎沉默无言,她一贯不是个狠心的人。但是对这个孩子她虽然说不上是伤害,但是却绝对算得上是见死不救。所有人,为了各自的目标…太皇太后为了自己的权势,墨景黎为了那高高在上的地位,而她自己为了定王府,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舍弃这个孩子。

    “王妃,墨夙云的事情与咱们并无干系,王妃何必自责。”秦风沉声道。

    叶璃摇摇头,淡然一笑道:“自责倒是不至于,只是有些感叹…不过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缘何生在帝王家…”叶璃极少会自责,自责本就是一种无济于事的愧疚。与其有那个功夫去自责,到不如一开始就不要那么做。既然选择了,自责又有何益?

    “瑶姬,你去告诉叶莹。将她手里的名单给我。我立刻告诉她孩子的下落,晚了…她会后悔的。”叶璃淡淡道。

    瑶姬蹙眉道:“只怕叶莹是不会同意的,她心里深处未必相信王妃。如今她手中的名单可以说是她能握住的最重要的东西了,肯定不会轻易拿出来的。王妃,似乎考虑先将孩子的消息告诉她?”

    叶璃叹息道:“若是现在将孩子的消息告诉她,我们就真的拿不到消息了。而且…就连你和南京城中的许多人都会有危险的。”瑶姬皱眉,有些不解。秦风道:“如果我们告诉叶莹,她的儿子就是那个小皇帝。她怎么还可能会帮定王府?她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将这个消息告诉墨景黎。现在栖霞公主死了,东方幽失踪,一旦小皇帝成了墨景黎的儿子……”

    瑶姬这才恍然大悟,她与叶莹打交道的时间并不少。对于叶莹的心性自然是了解的。叶莹这人胆小,脑子也不算聪明,难成大事。但是却自私自利,私心里根本不信任任何人,必要时候又足够心狠。如果她儿子做了皇帝,她就是太后,自然用不着再看定王府的脸色。

    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瑶姬道:“我会回去跟她说的。”只希望叶莹理智一些,不要自作聪明反而害了自己的儿子。

    “王妃,墨景黎现在对小皇帝下毒手,到底想要干什么?总不至于他已经等不及了想要立刻就登基吧?小皇帝在他黎王府里死了,他自己也会被怀疑啊。”卓靖不解的道。墨景黎素来喜好自作聪明,不像是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明白的人。

    叶璃摇摇头,沉声道:“其实…也未必就一定是墨景黎下的毒。”

    “有人想要嫁祸给墨景黎?”众人疑惑道。

    秦风凝眉道:“自从东方幽失踪,墨景黎又大力整顿了一次黎王府。如今黎王府可以说完全是在墨景黎的控制之下。连我们都能够查到的消息,墨景黎不可能不知道。”

    叶璃沉吟了许久,挑眉道:“黎王府还有一个人可以对墨夙云动手,就算墨景黎知道了,也不会揭穿她。何况…如果小皇帝就这么死了,对墨景黎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贤昭太妃?”林寒开口道。

    叶璃点头,“不错,如今黎王府里能够对墨夙云下手的人就只有墨景黎,叶莹和贤昭太妃了。要知道,慢性毒药并不好下,那需要许多时间。而小皇帝就算再没权势跟前侍候的人也不少。普通人是绝对没办法那么恰到好处的每天将毒放到墨夙云的膳食中的。”

    “贤昭太妃为什么要杀小皇帝?”卫蔺不解道。

    叶璃笑道:“贤昭太妃和太皇太后是堂姐妹,当年一起入宫侍候先皇。可以说大半生都是相互扶持,风雨同舟。墨景祁登基之后,太皇太后做了太后,便封贤昭太妃为太妃。并且搬出宫到黎王府中荣养,比起先皇的其他的妃子,算得上是相当不错的了。不过,我一直有个疑问。大楚后宫嫔妃的等级最低是才人,最高是皇后,皇后之下又有贵妃,妃。按照惯例,先皇驾崩之后尊封先皇嫔妃,惯例是往上抬一级。也就是说,一般情况下,贤昭太妃在先皇在世的时候是妃位,那么墨景祁应该封她为贵太妃才对,以贤昭太妃和太后的关系。但是…为什么贤昭太妃一辈子都一直在妃位上停留?”

    瑶姬撑着下巴,道:“当时不是也没有什么人提出异议么?那就表示这样册封也是合理的啊。”

    叶璃道:“合理但是却不合情。而且,当时先皇原本后宫的嫔妃几乎都被太后以各种理由贬的贬杀的杀,唯一留下来的贤昭太妃还获得了出宫荣养的恩典,看起来自然是恩宠备厚了,只怕也没人注意到这些。你觉得…太后为什么要将贤昭太妃送出宫荣养?”

    瑶姬眼眸一闪,惊讶的道:“太后不想让贤昭太妃留在宫中跟自己争权?那么…贤昭太妃手中必定有什么把柄让太后不敢动她。才这么多年一直安安稳稳的。如今她对墨夙云下手,一是想要推墨景黎上位,而是想要报复太皇太后?”

    “娥皇女英是千古佳话。但是我却从未真正见过那所谓的娥皇女英存在过。”叶璃轻声叹道。只要是女人就会有妒心,怎么可能会没有丝毫芥蒂的与一个和自己共享一个丈夫的另一个女人姐妹情深?更何况,还是深宫中的女人。她们从进宫的第一天起,所做的就只有一个字——争。争宠,争地位,争孩子。

    “墨景黎也是太皇太后的儿子。”卫蔺提醒道。

    贤昭太妃没有孩子,无论她藏得多深从一开始就已经立于败局。

    “生恩,养恩,孰轻孰重?墨景黎如今的选择还不足以表明么?”叶璃浅笑道。

    瑶姬凝眉道:“当初刚刚迁都到南京的时候,据说黎王想要封贤昭太妃为皇贵太妃,与太后共掌后宫,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没有消息了。”

    在座的众人都忍不住摇了摇头,这皇家的事情错综复杂的让他们这些人都感到头晕脑胀。贤昭太妃虽然没有儿子,但是这些年来一直在太后的压制之下扮演着姐妹情深的角色,想必也是终于快要忍不住下去了。只是不知道墨景黎和太后的关系决裂,贤昭太妃又在其中出了几分力气。

    “启禀公子,摄政王府来人了。说是摄政王有请。”门外的管事低声禀告道。

    叶璃沉默了片刻,点头道:“我知道了,请他们稍等片刻。”管事应声退下,叶璃站起身来道:“罢了,正好我也好去黎王府看个究竟。”

    瑶姬皱眉道:“黎王这些日子似乎经常召见王妃,会不会被他看出什么破绽了?”

    “以墨景黎的性子,若是真看出了什么破绽,就不是这么客客气气的来请了。不用担心。”叶璃笑道。

    到了黎王府,叶璃直接被人请到了墨景黎的书房。踏进书房时里面却已经做了不少人了。不过叶璃熟悉的却只有一个,现在的沐阳侯沐扬。

    “楚君唯见过摄政王。”叶璃拱手道。

    墨景黎见叶璃进来,似乎心情颇好笑道:“楚公子来了,请坐吧。”叶璃点头谢过,走到最末尾的一个位置坐了下来。虽然楚家算是名门望族,但是在座的却都是墨景黎的心腹,叶璃自然也不会不知天高地厚的坐到前面去。

    正好,叶璃便坐在了沐扬的斜对面。沐扬含笑对他点了点头,叶璃也不好拂他的面子,含笑点了点头。墨景黎挑眉看着两人问道:“沐阳侯和楚公子相识?”

    沐扬恭敬的道:“楚公子如此风采,只恨未曾相识。”

    叶璃笑道:“沐阳侯过奖了。在下也是久慕沐阳侯大名。”见两人神色都不似作假,墨景黎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他到不是反对沐阳侯府和楚家有交情,但是却也不会高兴沐扬瞒着自己跟楚家交往过密。

    正好叶璃便趁机问道:“不知王爷召见在下有何吩咐?”

    墨景黎扫了一眼众人,道:“这次确实是有事情想要楚公子相助。之前张家的事情楚公子寥寥数语便为本王解决了一个大问题。这几日张百万办事倒是十分卖力,这都是楚公子之功。”

    叶璃谦逊的推辞道:“王爷过誉了,此皆是王爷威慑江南之力,君唯不敢居功。”

    墨景黎叹了口气道:“本王确实是又见大事要楚公子相助,还请楚公子不要推辞才好。”

    叶璃心中微微一跳,面色从容的道:“请王爷吩咐。”

    墨景黎一动不动的盯着叶璃,沉声道:“本王想请公子代笔写一封诏书。”

    叶璃心中一震,扫了一眼在做的众人,脸上都没有丝毫的异色,便知道这些人都是知道墨景黎想要说什么的。或者说,这些人是专门等着他来的。叶璃微微吸了口气,问道:“朝廷人才如云,自有无数的前辈大人能够代诏书。在下只怕……”

    “楚公子这是不愿意么?”墨景黎脸色一沉,淡淡问道。

    叶璃有些无奈的在心中叹息,他已经明白墨景黎到底要她写什么诏书了。但是…这东西却是不能写的。一旦写了,那小皇帝墨夙云只怕就当真活到头了。

    “不知,王爷想要在下写什么诏书?”黎王府的书房卓靖和卫蔺都是不能进来的,自然只能在外面等着。何况就算他们在身边,叶璃也没有打算这么快跟墨景黎撕破脸。

    墨景黎神色这才一缓,仿佛有些难过的道:“实不相瞒,这些日子皇上的身体有些不好,只怕是……皇上年幼自然没有子嗣,因而打算禅位…还要请楚公子代笔写一封禅位诏书。楚公子乃是名门之后,想必不会让本王失望的。”明明志得意满,却强要装出难过的模样,墨景黎这一番作态却更是让叶璃感到恶心。

    “不知…皇上打算禅位给先帝的哪位皇子?”叶璃脸色不变,一脸无辜的问道。皇帝没有子嗣皇位自然只能传给别人,但是一般都是传给血缘最亲近之人。先兄弟,后子侄,传给叔叔的倒是反而少见。叶璃如此问,倒也不算失礼。

    墨景黎眸中闪过一丝寒芒,却并没有回答叶璃的问题。坐在对面的沐扬笑道:“楚公子误会了,皇上是打算禅位给摄政王。毕竟,皇上的兄弟也大多年幼…如今大楚却正是风雨飘摇之时,实在是需要一位能力卓越的君王。皇上虽然年纪尚小,却也是一心为了大楚江山着想的。”

    为了大楚江山?只怕是被你们吓得吧?叶璃心中冷然一笑。

    有些犹豫的看了一眼墨景黎,叶璃故作为难的道:“王爷恕罪,此时只怕…在下需要跟主家商量一番才是。何况,在下虽然忝为楚家人,但是却只是旁支出身,禅位诏书这样的事情……”自古以来,心甘情愿禅位的皇帝就没有几个,接位之人为了显示自己的众望所归,诏书自然要找一个比较有影响力的人来写。但是的东西,写得好的有流芳后世的,同样也有遗臭万年的。叶璃虽然借用了楚家人的身份,却还没打算去辱没人家的名誉。若是他才得不错的话,墨景黎要他写得这份诏书,只怕最后会直接挂在楚家嫡系的名下。世人只知道是楚家人写得,谁管楚君唯到底是嫡系还是旁系,楚家到底有没有他这个人?

    其实也不是墨景黎非要逼叶璃写这个诏书,而是他实在找不到合适的人来写。朝中那些有名望的老臣自然不肯牺牲自己的名节来写这个诏书。而墨景黎手下的心腹却大都没有什么名声。楚君唯虽然是楚家的旁支,但是到底还挂着一个楚家的名头吧。楚家也算得上是除了徐家一外大楚数一数二的名门望族了。如果能找到清尘公子代写诏书,墨景黎当然不用理会叶璃愿不愿意了。

    墨景黎不悦的盯着叶璃道:“只是一件小事,楚公子便百般推脱,可是看不起本王?”

    叶璃当真想要糊墨景黎一脸,如果在这里的真的只是单纯的一个楚家旁支公子,墨景黎摆出这么个阵势,楚家公子出了同流合污只怕就只有自尽殉节了。

    “王爷言重了。”叶璃坚定的道:“但是此事事关重大,在下实在是不敢擅专。王爷总不希望,在下刚刚写了诏书,后脚楚家就传出将君唯逐出家门的消息吧?”

    若真是如此,那就是整个楚家狠狠地给了墨景黎一个耳光。到时候的情况只怕比随便拉个什么人来诏书更加难看。别的不说,若是徐家再趁机说点什么,全天下大半的读书人只怕都不会买墨景黎的帐。

    墨景黎也知道叶璃说的是事实,但是他信心满满的提出要求却碰了个不软不硬的钉子,这让墨景黎的脸面如何拉的下来。坐下的沐扬见此情形,连忙开口道:“王爷,楚公子的顾虑也未尝没有道理。楚公子是读书人,有些事情难免一时半刻的转不过来。不妨让楚公子暂且考虑两日,想必到时候楚公子必然会想通的。”

    墨景黎这才点了点头,看着叶璃道:“本王十分看重公子,还请楚公子千万慎重考虑。以楚公子之才,未尝不会是第二个清尘公子。”

    叶璃心中暗暗好笑,她可不敢自以为才智能堪比大哥。不过墨景黎这一次拉拢他的代价倒是十分可观。谁不知道清尘公子可说是定王府两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说是权倾天下也不过为。只要是读书人,谁没有将清尘公子当作榜样和努力的方向?不过叶璃干肯定,就算她真是楚君唯,她也不会选择墨景黎的。墨修尧有容忍万人之上的气魄和能力,墨景黎可没有。只怕等到墨景黎站稳了脚,第一个倒霉的就是这个清尘公子第二。

    叶璃恭敬的应道:“多谢王爷厚爱。在下会好好考虑的。”

    墨景黎深深的看了叶璃一眼,点头道:“好,本王让人送公子回府。”

    “多谢王爷。”叶璃也不推辞,自然明白墨景黎这是什么意思。也不以为意,竟然已经让他知道了这么重要的事情,墨景黎又怎么会放心让他就这么离去。不过墨景黎却不知道,如果叶璃要从这南京城里消失,就算是他掘地三尺也是找不到的。

    等在外面的卓靖和卫蔺一看叶璃进去一趟出来身边竟跟着几个黎王府的侍卫,不由得脸色一变。叶璃不经意的挥了下手示意他们不要轻举妄动。两人立刻便镇定了下来,上前行礼,“属下见过公子。”

    叶璃点点头道:“回去吧。”

    “是公子。”

    叶璃带着刚得到的几个跟班和卓靖卫蔺往黎王府外走去,却在路过花园的时候看到了那个穿着明黄色衣裳的小皇帝。距离上一次见面也不过是两三天的事情,但是小皇帝那本就消瘦的小脸已经变得有些蜡黄。一双似乎总是带着惊恐之色的双眸也变得更加暗淡无光。所有人都能看得出来,这孩子命不久矣。

    墨夙云慢悠悠的在花园里走着,身后跟着的太监宫女低垂着头谁也没有做什么。仿佛只要小皇帝不离开他们的视线,无论做什么都不所谓。花园里的路并不十分平坦,墨夙云似乎看到了前方有什么好玩的东西,黯淡的眼睛微微亮了一些,放开了步子往前奔去。但是他的身体已经相当虚弱了,一个不稳便扑倒在地上。

    但是即使如此跟在他身后的太监宫女们也没有人去扶他起来,仿佛这些人都突然变成了毫无神智的木偶一般。

    铺着鹅卵石凹凸不平的地方摔下去是很痛的。墨夙云一扑下去两只手臂便擦出了血迹。眼泪顿时在他的眼眶中打转,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始终没有掉下来。墨夙云也不起来,只是趴在地上愣愣的望着自己流血痛得火辣辣的胳膊。

    一双白皙修长的手将他轻轻从地上抱起来。墨夙云眨了眨眼睛,有些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个穿着白衣的清俊公子。

    “痛不痛?”叶璃蹲下身,看着眼前与自己平视的孩子轻声问道。

    眼泪在墨夙云眼中打着转,过了一会儿才点了点头。叶璃心中轻声叹息,她怎么会看不好出来这孩子的异常。比起前些日子来,这孩子竟然连反应都慢了许多。

    跟着墨夙云的人见到有人过来,连忙上前想要阻止,“这位公子…皇上该回去休息了。”叶璃淡淡的扫了他们一眼,淡笑道:“原来你们知道他还是皇帝啊?”

    说话的宫女脸色一白,不过很快就恢复了过来,道:“奴婢们自然知道他是现在还是皇上。所以,还请公子赶快离开。皇上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见的。”虽然这宫女说话的语气仿佛很客气,但是叶璃还是能听出其中的一丝傲然和那有些加重的“现在还是”。显然,如此对待墨夙云也是受人指使的。

    跟在叶璃身后的那几个侍卫也上前,斟酌着言语想要请叶璃离开。只是他们知道王爷还有用得着这位楚君唯的时候,也不敢太过强硬了。

    “见过王妃。”正僵持着,叶莹带着人走了过来,目光淡淡的从众人身上扫过,问道:“这是再干什么?”之前和叶璃说话的那宫女上前一步道:“启禀王妃,奴婢等奉太妃之命陪皇上出来玩耍,这位楚公子拦着皇上的去路不肯离去。”

    叶莹不置可否,看向叶璃。叶璃含笑道:“禀王妃,在下只是看皇上甩到了顺手扶了一把。然后……”叶璃抬了抬自己被抓着的衣袖,表示是小皇帝抓着自己不放。

    叶莹沉默了一下,道:“楚公子是王爷的贵客,既然皇上喜欢他就让他陪皇上玩一会儿就是了。你们这么大惊小怪的成何体统?”

    “王妃!但是太妃……”

    “太妃那里,我自然回去解释。这么多人看着还让皇上跌倒,你们这些人都是死人么?”叶莹冷然道。虽然这些人都是贤昭太妃的人,但是当着外人的面却也不敢跟叶莹这个黎王妃顶嘴,只得怏怏的住了口。

    叶璃接过身后卫蔺递上来的药,小心的替墨夙云上了药,一边头也不回的问道:“怎么不去请太医?”

    侍候着墨夙云的人犹豫了一下这才转身而去。

    因为墨夙云一直抓着叶璃的衣袖不妨,叶璃暂时也不能离开。只得抱着墨夙云到花园里的一处水阁小坐一会儿。抱着墨夙云坐在水阁中,叶璃淡淡的看着叶莹问道:“贤昭太妃做的事情,你知道么?”

    叶莹脸色一变,有些失措的问道:“太妃?太妃做了什么?”

    叶璃心中微沉,看叶莹的表情就知道,贤昭太妃做的事情她并非不知道,“你为什么没有告诉瑶姬这件事?”叶莹轻咬着唇角,道:“这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也跟定王府无关。我告诉她做什么?何况…我没有告诉她,你不是也知道了么?”

    “我却是知道了,只可惜却已经晚了。”叶璃道。

    叶莹不以为意,道:“难不成你还想要救他不成?他是大楚的皇帝,你是定王府的王妃,救了她对你有什么好处?”叶璃淡淡一笑道:“你是不是觉得,墨景黎当了皇帝你就一定能做皇后?”

    叶莹脸色一白,她当然知道如果没有人支持,就算墨景黎做了皇帝自己也未必能成为皇后。原本有定王府支持,但是现在墨景黎已经决定跟定王府开战了……

    “你尽可以去试试,将我的行踪告诉墨景黎。看看他会不会心情一好,赏你个皇后之位。”叶璃含笑看着她,笑吟吟的道。但是眸中淡淡的寒意却让叶莹忍不住心中一颤。咬着唇角道:“我不会出卖你的…出卖了你对我也没有什么好处。”墨景黎的性子睚眦必报,如果她告诉他叶璃的消息,那么势必也会泄漏自己替定王府打探消息的事情。到时候,叶璃自然会有麻烦,但是最后倒霉的还是自己。更何况…她的孩子的消息还在叶璃手中。

    叶璃平静的看着她道:“你还是坚持不肯将名单给我?”

    叶莹咬牙道:“你先帮我把孩子找回来。另外…”

    “另外?”叶璃有去的挑眉,饶有兴趣的看着她。叶莹道:“墨景黎登基之后,你要帮我当上皇后。”

    “叶莹。”叶璃有些怜悯的望着她沉声道:“你会后悔的。”

    外面的人带着太医走了进来。但是那孩子却一直抓着叶璃的衣袖不妨。叶璃又全了劝了好一会儿才让他将衣袖放开让太医查看。看着太医只是敷衍的为他查看了伤势,却对他明显的不对劲视而不见时,叶璃也无话可说了。站起身来,走出了水阁。等在外面的几个侍卫立刻赢了上来。叶璃侧首道:“去跟摄政王说一声,凡是…不要做得太难看了。对王爷的名声没有好处。”

    几个侍卫愣了一下,却还是分出一个人转身往墨景黎的书房的方向而去。叶璃回头看了一眼水阁里面呆呆的坐在桌边任由太医折腾的孩子,转身道:“我们走吧。”

    “公子,皇上……”卫蔺忍不住问道。他们也不是什么没心没肺的冷血动物,看着一个什么都不懂得孩子变得木木呆呆的等死,卫蔺心中也有些怜悯。

    叶璃摇头道:“皇上只怕是…时日无多了。”

    跟着叶璃一起出府的几个侍卫都有些惊讶的看着叶璃。没想到这个看上去温雅俊秀的公子竟然如此大胆,明知道他们是王爷派来监视的人,居然还敢在他们面前说这些话。

    只是他们却还没有明白一个道理。当对方完全不在意在你面前说一些秘密的时候,那就表示他认为你绝对不可能泄漏他的秘密,而这个世界上,最不可能泄露秘密的人就是死人。

    听了叶璃的话,卓靖和卫蔺很有默契的将幽冷的目光隐晦的扫过几个侍卫的身上,淡淡的杀气一闪即逝。

    第二天,黎王府便传来了消息。墨夙云身边侍候的几个宫女太监全部被杖毙。听到卓靖禀告的消息,叶璃也只是手下微微顿了一下,便继续忙着自己手中的事情。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