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太平裂 > 276.皇位与血缘

太平裂 - 276.皇位与血缘

所属目录:太平裂      发布时间 : 2016-10-17

  376。皇位与血缘

    两日后,当墨景黎再次派人来到楚府的时候,楚家已经人去楼空。只留下一封楚君唯亲笔所写的书信,表示楚家人虽不能为君尽忠却也不能逆行倒施谋害君王。至于墨景黎派去的几个侍卫却是再也没有人见过他们了。

    墨景黎听到消息顿时大发雷霆,但是哪里还能找到叶璃的踪迹?

    此时的叶璃,却已经在南京城外几十里的深山里了。站在几座小茅屋边上,叶璃打量着眼前的景致含笑点点头道:“倒是个养伤的好地方。”

    “璃儿姐姐。”云歌从小屋里出来,就看到叶璃站在屋外含笑看着她,立刻欢喜的直接施展轻功落到了叶璃跟前,“璃儿姐姐,你怎么进来的?”

    叶璃笑道:“外面的阵不得不错,我可是弄了一个多时辰才走进来。”

    云歌有些茫然的眨眨眼睛,道:“可是我没有感觉到有人进来啊。”

    叶璃笑眯眯的拍拍她粉嫩嫩的小脸道:“大哥还好么?”

    “哎呀,我忘了…徐清尘的药。”云歌懊恼的叫了一声,也不管叶璃还跟在身后就连忙冲回了小屋里。她刚刚煎好了药就听见外面有响动,连忙出来看,却差点忘了徐清尘的药已经倒出来了。不快点喝掉就会凉了。

    看着云歌从屋里端出来一碗药往另一间小屋走去,叶璃挑了挑眉也跟了上去。

    “徐清尘,喝药了。”云歌端着药走进徐清尘的房里,徐清尘放下手中的书,看着她手里的药碗皱了皱眉,“云歌,你真的不能将这些药都做成药丸么?”经过这一次的受伤,清尘公子才知道原来自己竟然会害怕吃药。从前清尘公子自然是不怕吃药的,但是这一次,大半个月的时间,每天照三餐的喝药。而且,云歌小姑娘做出来的药丸都是香香甜甜入口即化。但是熬出来药却是难喝的匪夷所思。徐清尘敢发誓,他这辈子从来没有喝过这么难喝的药。但是…她看过云歌开的药方,那明明就是最常见的内伤药方。稍懂药理的徐清尘心中默默盘算了一下,就算是熬药的时候多加一把黄连也不会比眼前这碗药更难喝。

    “那怎么行?药丸虽然好吃又好保存,但是药效却比现熬的差很多。”云歌断然否决了他的提议道:“这又不是什么很麻烦需要话很多时间的药,自然还是熬了喝比较好了。这样你的伤也会好得快一点。”

    看着眼前笑的眉眼弯弯的小姑娘,徐清尘无奈的伸手接过药碗端到唇边,一仰而尽。

    云歌满意的点点头赞道:“徐清尘,你是我见过的喝药最快的人。”这药到底有多难喝云歌其实也是知道的,因为她从小也是喝着她爹爹的手艺长大的。每次喝药的时候她都要磨磨蹭蹭半天。还有爹爹以前在山里救的人,多半也抵死不肯和爹爹熬得药。

    “既然你知道不好喝,就应该将这药熬得好喝一些。”徐清尘苦笑道。

    “那怎么行?爹爹说了缓和味道的药多半有解药性。而且…”云歌笑眯眯的看着他道:“知道药难喝才会乖乖的少受伤少生病。”

    清尘公子很想说,你想太多了,我只是希望你能熬出正常的药味就可以了。

    “呵呵,大哥,没想到名闻天下的清尘公子居然还会怕喝药啊。”门外,叶璃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

    “璃儿?”徐清尘抬起头来看向门口。叶璃踏入房中,上下打量了一番。虽然只是一件简陋的山间小屋,房间里的陈设也不过一床一桌两个凳子而已。但是却收拾的十分干净,桌上还放着一个有些粗拙却有十分可爱的木雕的花瓶,花瓶里插着两支素净的小花。整个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药香味儿。

    再看看徐清尘,或许是因为这段日子吃的药比吃的饭更多,清尘公子俊美无俦的容颜略显消瘦了一些,但是气色却是不错。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像是一个受了内伤的模样,显然是云歌小姑娘照顾的很不错。

    看到叶璃进来,云歌这才想起自己还将客人丢在了门外。有些不好意思的朝叶璃一笑,脆声道:“璃儿姐姐,你坐。我去给你倒茶。”

    “谢谢云歌。”叶璃含笑在床边的凳子上坐下来,微笑着看着云歌挥挥手飞快的出了小屋去倒茶去了。

    “真是个很可爱的小姑娘。大哥,你说是不是?”叶璃笑道。

    徐清尘莞尔一笑,点头赞同道:“确实是很有趣。”叶璃微囧,原来在清尘公子眼里,小姑娘不是分漂亮可爱美丽的,而是以有趣还是不有趣来论的么?

    “大哥的伤怎么样了?”叶璃关心的问道。徐清尘抚了一下胸口,笑道:“云歌的药虽然很难吃,不过效果倒是不错。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叶璃笑道:“良药苦口利于病。”

    清尘公子一向仙气十足的俊脸难得的纠结起来了,有些无奈的道:“我觉得我有些后悔之前的决定了。云歌说我还要连续服三个月的药才能彻底的养好暗伤。”吃三个月的药不可怕,可怕的是无论什么样的药方到了云歌姑娘的手里熬出来的都是一个味儿,绝对不会有比它更难喝的情况,就连云歌自己都做不到,因为那已经是难喝的极限了。而以云歌姑娘的热心,肯定会亲自替他熬药,清尘公子深感无福消受。

    看着徐清尘纠结的模样,叶璃忍不住掩唇轻笑道:“真是难得看到大哥如今这样的神色。云歌也是一片好心,大哥若是拒绝她岂不是让她伤心?”叶璃的听觉视觉嗅觉都比一般人更好,刚刚在门外就闻到了徐清尘那一碗散发着的浓浓的诡异味道。同时也下定了决定,一定要请云歌小姑娘继续照顾大哥的伤势。真的是难得看到大哥如今这样的神色啊。

    看着叶璃难得的戏谑笑颜,徐清尘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叶璃问道:“不是再南京城里办事么,怎么今天有功夫看来我?出什么事了?”

    叶璃叹道:“大哥果然料事如神,确实出事了。”

    “怎么?”徐清尘挑眉问道。叶璃将摄政王府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墨景黎突然想要废掉墨夙云自立的事情确实是让叶璃有些意外。

    徐清尘笑道:“璃儿还是心慈手软。你就是替他写了禅位诏书又如何?墨景黎想要在这个时候自立为帝,大半不过是为了将来战场对地的时候,在身份上压定王府一头罢了。只要将来楚家出面解释楚家没楚君唯这个人,也碍不了什么事。”

    叶璃苦笑着摇摇头道:“或许是吧…如果我当天写了诏书,只怕现在大哥听到的就是墨景黎登基继位的消息了。”徐清尘微微叹息道:“墨景黎还是太过心急了些。璃儿是可怜那个孩子?”

    “可怜也没用,那孩子已经病入膏肓。就算我们救了他也活不了多久了。”叶璃摇摇头道。虽然话是怎么说,但是要她亲手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叶璃还是自问做不到的。徐清尘有些怜惜的看着她道:“你和墨修尧这性子,也不知道你们这么多年是怎么这么和睦的过下来的。”

    从本质上来说,叶璃和墨修尧的性子当真是天差地别。叶璃对坏人能狠下心来,但是对于无辜的人却很容易心软。而墨修尧却不同,看似温文,但是只要能够达成目的,他丝毫不在意将什么人拖入局中。如今墨景黎和墨夙云的关系,谁敢说其中没有墨修尧的手笔。如果当初墨修尧当真想要去查,又怎么会查不到墨夙云的身份?只怕是墨修尧早有猜测,所以才不让人去查的吧。

    叶璃含笑道:“修尧是修尧,我是我。即使是夫妻也没有规定想法一定要一样啊。只要我们都能够理解包容对方便足够了。”

    “那你打算怎么对付墨景黎?就任由他这样。?”

    叶璃无奈的苦笑,“难道大哥以为我短短一个月就能推翻墨景黎在江南多年的统治?”想要给墨景黎找些麻烦很容易,但是想要在江南直接将他赶下台,即使墨修尧亲自来了短时间之内也有些困难。

    徐清尘含笑看着叶璃,“璃儿是打算?”这么多年相处,徐清尘也算是了解叶璃了。如果说她什么也不打算做,那却是不可能的事情。叶璃沉吟道:“将墨夙云的真实身份告诉叶莹。”

    “璃儿还是心软,难怪定王不放心你。”徐清尘轻叹道。

    叶璃摇摇头道:“不,我想赌…在墨景黎眼里,儿子不如皇位重要。大哥,云歌的医术是不是很好?”徐清尘挑眉道:“你想要云歌救墨夙云?”

    叶璃垂眸道:“墨夙云的病已经不是药石可医了,我只想让他多活一些时候。我也想看看,如果墨夙云一时半刻死不了,墨景黎会怎么选择。”

    徐清尘点点头道:“我待会儿问问云歌。”

    “要问我什么?”云歌端着一壶茶踏着轻快的脚步进来,有些不好意思的对叶璃笑道:“我家没有什么好茶,璃儿姐姐将就着喝吧。”云歌端来的并不是什么名茶,而是自己做的花茶。淡淡的花香在鼻息间弥漫,叶璃深深吸了口气,笑道:“很香。”

    “璃姐姐喜欢就好,你们有什么要问我么?”见叶璃并不嫌弃自己粗陋的花茶,云歌也很高兴。她虽然很少跟人接触,却也去过城里的。自然知道那些住在大宅子里的有钱人是看不起这些山野之物的。更何况璃姐姐还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王妃。如果叶璃知道她这么想的话,一定会介绍张百万给她认识。至少张百万就绝对不会嫌弃云歌的花茶,说不定恨不得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求云歌免费供应。

    徐清尘道:“璃儿想请你去救一个孩子。云歌愿意去么?”

    “好啊。”云歌想也不想便点头答应了下来。徐清尘有些意外的看着她道:“云歌真的愿意?”

    云歌不解的道:“爹爹说医者父母心,我为什么要不愿意?”

    徐清尘顿时觉得自己俗气了,果然心眼太多了也不是什么好事。看到云歌和她父亲隐居再次便习惯的认为云歌的父亲因为什么变故而不愿再行医济世……

    “谢谢你云歌。”徐清尘含笑道。

    云歌笑容浅浅,“不用谢,我也不知道我到底能不能治好他。到时候你们别怪我医术不精就好了。我会努力的!”徐清尘点头道:“既然如此,正好我也要带你去找人不是么?咱们回头便一起去城里好了。”

    云歌没有异议的点了点头,乖巧的道:“我去准备东西。”

    楚府自然不能回去了,叶璃在云歌的家里住了一晚,第二天一行人才收拾了行装悄无声息的回到了南京城。这一处,落脚的地方却是城里有些嘈杂的地段的一处不怎么起眼的府邸。叶璃这次却不能在以楚君唯的身份回来了。摇身一变便成了一位容貌清秀的秀丽女子,赔着病弱的兄长和年纪尚小的妹妹到南京城来养病。

    这个地方时南京城最繁华也是最混乱的地方,他们一行人低调的住进府邸自然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在府中安顿下来,当天晚上秦风和林寒就亲自带着云歌去了黎王府,让云歌为墨夙云整治。

    晚上,叶璃和徐清尘坐在书房里下棋。叶璃慢慢落下一子,看了一眼对面的徐清尘轻声笑道:“大哥伤还没好,不如回房休息。我在这儿等着云歌回来就行了。”

    徐清尘摇头道:“不妨事,他们也该回来了。我再等一会儿,也好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这几天尽量别出门,现在墨景黎的人只怕还在暗中查探。”叶璃笑道:“璃儿知道,大哥不用担心。秦风和林寒都是办事能让人放心,何况云歌也是个高手,不会有什么事的。”

    徐清尘慢慢落下一子,谈起头来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道:“谁说我担心了?”

    叶璃无所谓的耸耸肩,笑道:“是我有点担心。”

    徐清尘摇摇头不再说话。

    门外传来一声轻响,很快书房的门便被推开了,秦风三人鱼贯而入。云歌清澈的大眼睛显得格外明亮,小脸儿也是红扑扑的,显然是从来没有做过这样深夜闯入别人府邸的事情,而有些紧张。

    叶璃拉着云歌坐下来,亲手为她倒了杯茶道:“云歌辛苦了,可有遇到什么危险?”

    云歌笑道:“没有啊,秦风大哥和林寒大哥都好厉害。那个摄政王府的那些侍卫都没看到我们呢。”其实论轻功的话秦风和林寒未必比得上云歌,但是深夜潜行的经验两人自然能甩出她八条街去。要是云歌这个菜鸟自己一个人去,只怕早就被人追的到处跑了。

    叶璃浅笑着摸摸小姑娘的小脑袋,问道:“那个孩子的病情怎么样了?”

    听了叶璃的话,云歌的小脸顿时就耷拉下来了。泪眼汪汪的望着叶璃,叶璃沉吟了一下问道:“不好?”云歌沮丧的点点头道:“那个孩子本来就先天不足,小时候大概也过得不好。他身上的毒更是彻底弄坏了他的身体,原本就算不中毒,那孩子可能也活不过二十岁了。但是现在…那孩子长时间受了许多惊讶,就算我替他解了毒,也不许小心翼翼的养着。只要稍微再受一点惊吓,就要不行了。可是秦大哥和林大哥说不能带他回来。”一说起病人,云歌便有些小小的激动。特别是她常年隐居深山,没有经历过多少人间世事。看到如此可怜的一个孩子,自然会忍不住同情怜悯。

    叶璃点头道:“那孩子是当今皇上,把他从黎王府带出来,要出大事的。”

    云歌点点头,她只是心底纯善却并不是不懂事。想了想,道:“我今晚做一些药丸,璃姐姐你明天拿给那个孩子用吧。虽然没办法至少他的病,但是还是可以让他好过一些的。”叶璃轻声道:“今晚你也累了,不用着急明天再准备也来得及。我一会儿让他们将你需要的药材替你准备好。”

    “好…徐清尘……”其实这一屋子人中,云歌最熟悉的人也还是徐清尘,所以总是不由自主的去看徐清尘。说到底,她之所以对刚见过两次面的叶璃秦风林寒这些人这么信任,也都是建立在他们是徐清尘认识的人的基础上。

    徐清尘淡淡一笑道:“云歌也累了,早些去歇息吧。”

    “哦。那…你们也找些歇息。”云歌乖巧的点点头,跟着等在门口的侍女一起回自己住的房间去了。

    看着云歌离去,书房的门重新掩上,书房里沉寂了下来。

    半晌,徐清尘才道:“璃儿不要想太多了。事已至此…定王府也不顺对不起那孩子了。”墨夙云确实很无辜很可怜,但是当此乱世黎民百姓谁不无辜谁不可怜?至少叶璃还给了墨景黎和叶莹弥补的机会。叶璃淡淡一笑道:“大哥不用劝我,我都明白。”

    当夜,一张纸条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叶莹的床头。纸条上只有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墨夙云。

    叶莹拿着纸条出了半天的神吗,慢慢的脸色却越来越苍白起来。

    “王爷!王爷?!”

    一大早,墨景黎的书房外便传来了叶莹急促的叫声。正在处理政事的墨景黎不悦的皱起了眉头,原本因为楚君唯在南京城中突然失踪的事情就已经很让墨景黎不悦了,这个时候他实在是没有心情去理会叶莹。原本以为南京城一直都控制在自己手中,但是才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楚君唯和东方幽先后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失去踪迹,这怎么能让墨景黎不愤怒,不心生警惕。

    “王妃,王爷有命不见任何人。”门外传来侍卫拒绝的声音。

    “让开!本妃有重要的事情要跟王爷谈!”叶莹愤怒的斥道。

    “王妃……”

    听着叶莹那仿佛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声音,墨景黎皱了皱眉放下笔朗声道:“让她进来。”

    叶莹推来门进来,也顾不上跟向墨景黎行礼,急匆匆的走上前来道:“王爷!我找到我们的孩子了!”墨景黎一愣,很快又回过神来,淡淡道:“你又在胡说八道什么?”不是墨景黎不相信叶莹,而是叶莹一天到晚都呆在黎王府里手里也没有什么势力。就连墨景黎都没有丝毫头绪的事情,叶莹又怎么可能知道?

    叶莹焦急的道:“是真的!王爷,你相信我吧。”

    墨景黎皱着眉,有些不耐烦的道:“行了,你说吧。孩子在哪儿?”

    叶莹道:“是皇上…王爷,你救救他吧。他是我们的孩子啊。”

    “你真是疯了!”墨景黎一把推开了没好气的道。被推开的叶莹又扑过去抓住了他的衣袖道:“是真的,你相信我。他真的是我们的孩子,呜呜…求求你救救他吧,他快要死了…”

    “你是怎么孩子他是我们的孩子的?”墨景黎脸色阴沉的问道。

    叶莹哑口无言,她当然知道那张纸条是叶璃派人给自己的,但是她却不能说出来。一旦说出叶璃的事情之后,不仅墨景黎不会放过她,就连定王府的人也绝对不会放过她。惊恐的摇了摇头,“不…我不能说…”

    墨景黎眸中掠过一丝冷芒,冷笑道:“不能说?不能说你来找本王做什么?出去吧。”叶莹一愣,咬着唇道:“可是孩子……”墨景黎漠然道:“什么孩子?墨夙云是墨景祁的儿子。”

    “不!那是我们的孩子,王爷,他是你唯一的儿子啊。”叶莹惊慌的叫道。如果墨景黎不肯认这个孩子,那么这个孩子作为墨景祁的儿子当今的皇帝,就只有死路一条。看着墨景黎冷漠的连眼波都没有丝毫变化的模样,叶莹心中一冷。不知怎么的突然又想起了栖霞公主死的那一天,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来人,送王妃回房,没有本王的命令,谁也不许见她。”墨景黎沉声道。

    无法反抗的叶莹被侍卫强行送回自己的院里,回到房里她扑到在床上终于放声大哭起来。此时她也终于明白了叶璃为什么会说她会后悔了。因为现在,她确实已经开始感到后悔了。

    书房里,墨景黎的脸色阴沉不定。虽然毫不留情的赶走了叶莹,但是叶莹的话却还是在他的心中留下来不浅的痕迹。叶莹自然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拿这种事情来撒谎,但是说墨夙云是那个失踪多年的孩子…不知为何,墨景黎的心中并没有丝毫爱子失而复得的喜悦。反而更多了几分烦躁和愤怒。

    同时,墨景黎也开始思考当初墨景祁为什么会将皇位传给墨夙云。墨夙云是墨景祁所有皇子中母家出身最低微,本身的身体和潜力最差的一个皇子。将皇位传给这么一个皇子,简直就是故意给他掌权的机会。难不成…墨景祁竟然是想要让自己父子相残?

    想到此处,墨景黎狠狠地摇了摇头,无形之中他竟然已经在心中承认了叶莹的说法,“来人,去将太后给本王带到定王府来!”

    门外的侍卫不由得一冷。太后指的自然是小皇帝的生母李氏。但是李氏纵然在懦弱无能,还是皇帝的生母一国太后。王爷这样随随便便的让人将她从宫里带到黎王府来,实在是有些……

    “还不快去!”墨景黎怒斥道。

    “是,属下立刻就去!”

    皇宫离黎王府很近,不一会儿李氏就被人带到了。不过却不是李氏一个人来的,跟着一起来的还有已经被软禁的太后。虽然对于太后再一次违背自己的命令擅自出宫感到愤怒,但是墨景黎却也知道太后能够在自己派去看守着她的情况下安然出宫,宫中属于太后的人必然还不在少数。但是此时他却也没有心情却理会太后,只是脸色阴鸷的盯着已经被吓得有些簌簌发抖的李氏。

    “贤昭太妃到。”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门外传来了太监尖锐的声音。墨景黎一愣,站起身来迎了上去看着贤昭太妃道:“母妃怎么来了?”贤昭太妃前些日子被东方幽气病了,养了这些日子也还没好全。此时被人扶着过来,形容也还略有些消瘦。看到太后坐在书房里,楞了一下才淡淡笑道:“姐姐也在此?”

    太后对于自己的儿子居然对贤昭太妃如此殷勤,反而软禁自己这个生母自然很是不满。只是冷冷的看了贤昭太妃一眼没有答话。贤昭太妃怔了一下,似乎大度的笑了笑在太后的对面坐了下来。

    众人落座,却只有身为太后的李氏孤零零的站在书房中央不知如何是好。自从墨夙云登基李氏做了太后之后就一直安安分分的呆在自己宫里。别说宫中的事物都被太后把持着,就连明知道自己的儿子被墨景黎虐待了也不敢为儿子说半句话。此时突然被黎王府的侍卫抓到黎王府中来,李氏也是一脸茫然并不知道自己到底哪儿惹到了黎王。

    墨景黎神色阴郁的盯着李氏,看的李氏脸色越来越白,身子也是摇摇欲坠的模样。

    太后皱了皱眉轻咳了一声道:“黎王,你让人将李氏带到黎王府来到底所谓何事?李氏到底是你皇兄的遗孀,在你这府里停留太久了也不是什么好事。”

    墨景黎轻哼一声,盯着李氏道:“本王问你话,你最好如实回答。”

    李氏吓得连连点头,墨景黎淡淡问道:“皇上是什么时候出生的?”

    李氏一愣,显然没想到墨景黎居然会问这样奇怪的问题。墨景黎冷冷道:“你最好想清楚了再回到本王。”李氏被他阴鸷的脸色吓得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才颤声道:“回,回王爷,皇上是、是景帝十二年…九月初二出生的。这个,王爷不是知道的么?”皇子的生辰是要记载在皇室宗谱之上的。黎王如果想知道的话直接让人去翻玉牒就可以了。

    墨景黎冷哼了一声,墨夙云的九月初二出生的,而叶莹的孩子却是八月三十出生的,相差只不到三天。

    太后微微一愣,似乎想到了什么。望着墨景黎道:“黎王现在问皇上的生辰做什么?”墨景黎仿佛没听到太后的话,目光丝毫也没有从李氏身上转开,继续问道:“墨夙云出世之后你见过他他么?”

    李氏有些惊惧的点了点头,“我…我身体还不错,并没有…并没有晕过去。所以,皇上出生以后,宫女有抱来给我看。”

    “很好。”墨景黎满意的点头道:“具本王所知,皇上应该是足月出生的。为什么现在太医告诉本王,皇上先天不足,是早产的?”其实太医没有说墨夙云是早产的,只是说墨夙云先天不足,有可能是早产的。当初李氏也不受宠,若不是生了个小皇子还被墨景祁传位,只怕宫里宫外的人早就忘了这对母子了,谁还会在意墨夙云到底是不是早产过。

    李氏脸色一白,呐呐的不敢说话。

    墨景黎眼神一冷,重重的一掌拍在扶手上,结实的紫檀木椅扶手应声而碎,“还不说实话!”

    李氏惊慌的道:“我不知道…不知道要说什么…皇上真的是我的儿子啊。”

    墨景黎冷笑道:“是么?来人,把这个女人拉出去杀了。”

    “皇上!”太后又惊又怒的瞪着墨景黎,她终于明白墨景黎想要干什么了,怒道:“李氏怎么说也是皇上的生母,怎么能说杀就杀?残杀太后,黎王想要怎么跟满朝文武交代?”墨景黎冷笑着望着太后道:“如果墨夙云根本就不是先皇的子嗣,本王需要向谁交代?”

    “不…王爷冤枉啊…”李氏吓了一跳。就算再傻再木的人也知道混淆皇室血统是个什么罪名。李氏双腿一软立刻跌坐到地上了,“王爷冤枉啊,我…臣妾冤枉……”她一辈子安安分分,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成为皇帝的妃子,也没有想过自己会生下皇子,更没想到有一天会成为太后。却没想到这一连串让她惊慌莫名的变故之后,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等着她。

    “既然你不想说实话,那就去死吧。”墨景黎声音冷酷无情。

    “不…我不要…我真的不知道…”李氏哀叫道:“不管我的事…皇上…皇上…”

    一直没有说话的贤昭太妃皱了皱眉,看着被吓得有些语无伦次的李氏突然开口道:“你只要说清楚皇上到底是不是你儿子就行了。”李氏怔了一会儿,看看座上的三个人终于怯怯的道:“我…我不知道…皇上生下来的时候我包裹他…他满月的时候…先皇曾经让人将孩子抱去给他看看。孩子送回来之后身体就一直有些不好,我以为孩子小容易生病,也没有在意……”

    “糊涂!”太后怒道:“孩子都一个月大了,抱回来的到底是不是你自己的孩子你还不知道么?”一个月的婴儿已经长来了,怎么可能看出来模样?

    李氏咬着有些发白的唇角不敢说话。贤昭太妃眼中闪过一丝了然,淡淡对墨景黎道:“皇上,想来她知道的也不多,让她回去吧。到底是一国太后…。”

    墨景黎原本还有话没问完,就算问完了也没打算留下李氏的活口。但是他素来敬重贤昭太妃,也不愿拂逆了她的心意,便点点头让人将李氏带了出去。

    书房里只剩下太后墨景黎和贤昭太妃三人,太后皱眉道:“妹妹这是什么意思?”贤昭太妃幽幽的叹了口气道:“这事也怪不得李氏。她不过是一个宫女出身的低位妃子,孩子还是被先皇亲自让人抱走的。就算她知道那孩子不是原来的那一个,当时又怎么敢说出来。只怕说出来了,不仅孩子没了,连她自己的命都没有了。”

    贤昭太妃的话说的十分平淡,但是不知为何太后总觉得她话里意有所指,脸上闪过一丝古怪的神色。扭头看向墨景黎,冷笑道:“既然如此,想必黎王也明白皇帝的身份了,黎王现在想要怎么办?”盯着墨景黎,太后心中突然升起一股诡异的快感。她当然知道墨景黎想要干什么。只是如今的她虽然还勉强能够自保却已经无力干涉墨景黎的决定了。但是现在…墨夙云如果变成了墨景黎的儿子,她倒是很想知道自己这个儿子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

    墨景黎淡然道:“此事与太皇太后无关,还请太皇太后回宫安养天年吧。”

    “你!”太后不由大怒,但是对上贤昭太妃淡然微笑的模样却不知怎么的又咽下了这口气,哼了一声转身出了书房。

    “黎儿……”书房里,贤昭太妃看着脸色难看的墨景黎轻声唤道,“这件事是母妃做错了,也罢…我让太医好好医治皇上。想必还是有救的,到底,皇上也是你唯一的儿子。”

    墨景黎沉默了许久,道:“这不关母妃的事,母妃也是为了儿臣着想。让儿臣好好想想吧。”贤昭太妃点点头起身道:“那母妃先回去了,你也别想太多了。皇上不会有事的……”

    “母妃慢走。”

    贤昭太妃转身走了出去,走到门口时回头看了一眼垂着头坐在书案后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墨景黎。风韵犹存的唇边掀起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叶莹暂住的小院里,叶莹独自一人坐在房间里发呆。泪水将一双美眸泡的又红又肿,苍白憔悴的脸色更是看不出当年楚京第一美人的风采。

    大门突然碰的一声被人从外面踢开,叶莹怔忡的抬起头想门口望去。墨景黎一身寒意的站在门口盯着里面的女人,只是逆着光让叶莹没有看清楚他脸上的神色。见到墨景黎,叶莹仿佛突然回过神来,急匆匆的从床上跳下来扑到墨景黎跟前叫道:“王爷,孩子…我的孩子…求求你救救夙云吧。”

    看着叶莹一脸狼藉的模样,墨景黎眼中闪过一丝厌恶,抓着她的手将她扯进房间里一把掼到了地上。居高临下的盯着叶莹道:“叶莹,到底是谁告诉你墨夙云的身份的?”

    叶莹死咬着唇角不肯说话。墨景黎怒急,一把将她从地上又拉了起来,“还不说?!”墨景黎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这是叶莹自己查出来的。叶莹根本就没有见过那个孩子,又怎么会知道墨夙云到底是不是那个孩子。那自然是别人告诉她的,这也就代表着还有别人知道墨夙云的真实身份,甚至…这有可能本身就是一个圈套。一个有心人利用他的儿子失踪的消息布置出来的一个天衣无缝的圈套。

    “你以为…你不说话本王就收拾不了你?”看着叶莹倔强的模样,墨景黎心中没有丝毫的怜惜。凑到叶莹耳边,墨景黎低声道:“叶莹,你信不信,本王现在就让墨夙云去死?”

    “畜生!”叶莹终于忍不住变了颜色,狠狠的瞪着墨景黎怒骂道,“他是你亲生儿子啊!”一边还伸出手来想要去抓墨景黎的脸。墨景黎一抬手轻而易举的将她压制住了,“说不说?”

    叶莹咬牙道:“墨景黎,夙云也是你的儿子。”墨景黎盯着她,蓦地笑了出来,淡淡道:“本王要儿子自然还会有。何况…墨夙云就算本王救了他,以后也是个病秧子。”这话,原本墨景黎是为了吓唬叶莹才故意说得。但是在话出口的那一瞬间他却突然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不错,他以后还会有儿子的。虽然现在府中的女人都还没有谁传出来消息,但是太医也说了那是因为他中毒时日太长还需要调理。但是他的毒却是千真万确的劝解了。只要假以时日,他自然还会有孩子的。有何必守着那么一个懦弱无能,病歪歪的儿子自寻烦恼。

    另外,这几年墨景黎对墨夙云实在是称不上好。所以,自从心里认定了墨夙云就是自己失踪的儿子以后。墨景黎心中总还是难免的有一丝的愧疚和不自在。但是更多的却是一种被墨景祁临死前耍弄了的恼怒。所以他心中并不怎么愿意见到这儿失而复得的儿子。而且墨夙云的身份实在是不好处理,无论认不认都是个麻烦。墨景黎当然更不愿意让墨夙云继续呆在皇位上,虽然说人了墨夙云他就可以算得上是太上皇了。但是太上皇的名号哪儿有皇帝好听?

    叶莹震惊的望着墨景黎,她原本以为墨景黎只是不肯相信自己的话。却没想到墨景黎竟然会说出如此无情的话,但是却又很快的明白过来。她只有墨夙云一个儿子,但是墨景黎却可以拥有更多与别人的儿子。如今…墨夙云的存在根本就是碍了墨景黎的路!

    “说,还是不说?”墨景黎悠然的问道。

    “我说……”叶莹绝望的闭了下眼睛,痛苦的道。晶莹的泪珠从眼角滑落却引不起跟前的男人丝毫的怜惜之情。叶璃颤声道:“是定王府的人告诉我的。”

    “你说什么?!”墨景黎厉声道。如今大楚已经和西陵北戎结盟,可算得上是正式的与定王府对立了。因此墨景黎对定王府的消息也就越加的敏感起来。一听到叶莹说这件事竟然有定王府插手,如何能够不怒?

    已经说出来了,叶莹也就不再有所顾忌了,咬牙道:“我说是定王府告诉我夙云的身份的。”

    “贱人!”墨景黎一个耳光狠狠地甩在叶莹脸上,“你居然敢背着本王和定王府勾结在一起,你好大的胆子!”叶莹含泪道:“我只想找我的儿子,有什么错?只要定王府能够帮我找到我儿子,我为什么不能帮他们?”墨景黎俯身将叶莹拉了起来,“你给我说,你告诉定王府了什么消息?平日里你跟谁联系的,你们是怎么传递消息的?”

    叶莹并不是能够扛得住的人,墨景黎只是稍微费了一点功夫叶莹就招了平日里自己身边服侍的一个大丫头和府里的几个侍卫一个管事都是定王府的人。只可惜等到墨景黎派人去捉拿这些人的时候,这些人却早已经逃之夭夭。

    叶莹的房间里,墨景黎坐在椅子里盯着跌坐在地上浑身是伤的叶莹。叶莹忍着身上的痛楚道:“该告诉你的我都告诉你了,夙云…。”

    墨景黎冷漠的道:“墨夙云是先皇的皇子,不是你的儿子。”

    叶莹一愣,仿佛不可思议的瞪着墨景黎。墨景黎皱眉道:“定王府是骗你的。”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墨景黎就已经决定了要舍弃这个儿子。不仅是因为皇位因为他对墨夙云的心结,同样是因为这个消息是定王府传出来的。墨景黎不得不怀疑这个消息本身就是一个阴谋,而他那个不见踪迹的孩子其实早就被墨景祈杀了。既然已经这么多年没有找到了,何不就…当做没有过这个儿子呢?

    “不!”叶莹狠狠地摇头,“不会的,定王府不会拿这件事骗我。我知道…夙云和我的孩子只相差了三天,怎么可能那么巧…我知道,你刚刚明明将李氏带出宫来问过了。她一定知道,我要去问她!”说着,便站起身来先要往外走。

    “站住!”墨景黎冷声道:“太后身体不适,已经回宫休息了。你也给本王在府中好好呆着。现在本王没功夫收拾你,你最好给本王安分一点!”

    “不…景黎!”叶莹呆住,惊恐的摇着头,突然奔到墨景黎跟前跪下,抱着他的腿哭泣道:“景黎,你知道的,你知道夙云就是我们的孩子。我求求你,放过他吧。他是你你一个孩子也是你现在唯一的一个孩子啊。”

    看着叶莹眼泪涕零的模样,墨景黎神色稍微缓和了一些,抬手摸了摸叶莹的头发低声道:“他先天不足,又没有好好调养。本身就活不久了。你乖乖的,我们以后还会有别的孩子的。”

    “不…不会的…”叶莹摇头道。

    头皮突然一疼,墨景黎扯着叶莹的头发让她与自己对视,淡淡道:“会的,只要你乖乖的。等本王登基之后就封你为后。”

    叶莹眼珠动了动,低声轻喃道:“封我为后?”

    墨景黎点头道:“不错,只要你乖乖的。本王不计较你之前跟定王府的联系,但是…你要帮本王做一件事。告诉本王,你还知道南京城里哪些定王府的探子?肯定不只是定王府里才有”

    “……”

    “我真的不知道了。”叶莹垂眸道。

    墨景黎柔声道:“你再好好想一想,本王知道之前对你不好。但是你看,现在府里只有你一个人了。说到底,还是只有你才是黎王府的王妃不是么?那些人是怎么将消息送出去的?本王可记得那些人都不是可以随意出门出城的。他们自然还有别的人接头不是么?”

    半个时辰后,墨景黎满意的从叶莹的房间里走了出来。原本守在叶莹院外的守卫也跟着撤走了。

    房间里,叶莹呆呆的坐在地上。许久,唇边才露出了一丝惨淡的笑容,“墨景黎…你好狠…既然如此,你也别怪我……”

    早在墨景黎来找她之前,原本跟在叶莹身边和在黎王府中的几个定王府暗卫便已经撤走。临走前,留下了叶璃交代的几句话,“七分真三分假,如果想救墨夙云,就最好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这一次,叶莹做的很好。墨景黎知道的不过是南京城里几个不怎么重要的探子罢了。而且此时只怕大多都已经撤走了。而真正重要的,叶莹却一个都没有吐露。她不知道叶璃到底能不能救她的儿子,墨景黎说得对,那孩子根本就已经活不长了。而这些…却都是她这个做娘的害的。因为她也贪图那个高高在上的皇后虚荣,所以明知道贤昭太妃对那孩子下毒她不仅没有阻止,甚至也没有告诉定王府的任何人。是她害了他…叶璃说她会后悔的…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的后悔过…现在,她只希望有人能替她的儿子报仇。

    墨景黎说还会有别的孩子?不,她永远也不会再有别的孩子了。就算有,也永远都不是这一个了。

    ------题外话------

    好累哟~这两天比较忙,木有来得及回复留言请亲们见谅哟。马上就要过年鸟,预祝所有人新年快乐~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