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太平裂 > 278.北上,回归

太平裂 - 278.北上,回归

所属目录:太平裂      发布时间 : 2016-10-17

  278。北上,回归

    出了沐阳侯府,一边往回走云歌一面小心翼翼的偷偷打量着徐清尘。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徐清尘不笑她就觉得害怕,徐清尘一笑她就更害怕。低头瞄了一眼自己不算特别柔嫩却也还纤细的小手,云歌不由的苦着小脸叹气。这回明明不是她的错,为什么徐清尘还是要生气…她的手会写断掉的…。之前为什么没有发现,徐清尘那么爱生气啊。

    这些话当然只是云歌小姑娘自己在心里想想,就算说出来只怕也没有人愿意相信。清尘公子爱生气么?这世上见过清尘公子生气的人简直连一只手都数不满好不好?神仙公子的风度和修养可是素来为所称道的。何方妖孽竟敢污蔑清尘公子,还不打出去!

    云歌的动作徐清尘当然看见了,淡淡一笑也没有解释,只是问道:“现在找不到你要找的人,云歌有什么打算?”云歌眨眨眼睛,有些闷闷的道:“那也没关系啊,他们都死了嘛也难怪他们没有去接我。我都已经长大了,一个人也可以啊。”

    徐清尘摇摇头,道:“你一个人不安全,之前我跟你说过,跟我一起去璃城。”

    云歌连忙摇头,她虽然是生长在乡间,但是这几天也足以了解徐家是身份样的身份地位了。最重要的是,就连那个什么沐阳侯府都那样让人一进去就觉得十分拘束,徐家比沐阳侯府更大,而且还都是读书人,肯定规矩更多。

    徐清尘了然的一笑道:“徐家没有多少人,也没有什么规矩。大家都是自己过自己喜欢的日子。你爹之所以留下书信让人接你回去,就是担心你将来一个人在山里。现在找不到人你又回到山里去,岂不是让你父亲的担忧成真了?跟我去璃城,那里的人都很好。乖孩子,听话。”

    “唔……”云歌转了转有些茫然的眼睛,灵动的水眸里写满了不安。

    徐清尘轻叹一声,抬手将她颊边的一缕俏皮的发丝拨到耳后,柔声道:“你如果实在不喜欢,我也可以帮你另外找个地方居住。但是至少在璃城也好有个照应,你是我的救命恩人,难道你希望别人说我忘恩负义么?何况,你不是说我还要喝三个月的药么?将医了一半的病人丢到一边,可不是行医之道。我祖父在璃城外的骊山书院居住,那里也有定王府的人守护。到时候你也可以搬到那里去住,不是跟在山里一样么?”

    “徐清尘……”云歌咬了咬樱唇,望着徐清尘道:“我知道,你是担心我一个人住在山里没人照顾才非要我去璃城的。谢谢你……你真是个好人。”

    “那你就要乖乖听话,知道么?”徐清尘微笑道。

    “嗯,那…以后麻烦你了。我见我爹爹留给我的东西都送给你好不好?”云歌眼睛一亮,欢快地道。她什么都没有,一直吃徐清尘的住徐清尘的多不好意思。不如将爹爹留下的东西送给徐清尘,这样大家就都不吃亏了。爹爹说那些东西都很好,很重要。

    清尘公子唇角几不可见的微微抽了一下。沈爹爹留给云歌的东西他也见过,真金白银一两没有。但是塞在紫檀木雕底下的楚京的房契,装在不起眼的小袋子某人小时候据说当弹珠玩过的夜明珠,被勒令绝对不能乱丢乱动的一箱令天下读书人趋之若鹜的真迹字画,还有不少失传的孤本医书和名贵药材。很显然,这是沈爹爹给自家女儿准备的嫁妆。

    自以为很穷,实际很富有的云歌姑娘愧疚的打算拿这些东西当房租和生活费。徐清尘轻咳了一声道:“不用了,那些事你爹给你留的纪念品。以后如果我再受伤你记得救我别收钱就行了。”

    “徐清尘,你果然是个好人。”云歌泪眼汪汪的望着他,她真是太坏了,她怎么会觉得徐清尘凶呢?云歌姑娘欢欢喜喜的跟着清尘公子回去抄书去了,将刚刚在沐阳侯府的事情忘在了脑后。同样也忘了,清尘公子这辈子也就受了这么一次重伤,她的房租和生活费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还得上了。

    沐阳侯府

    沐扬有些奇怪的看着脸色阴沉的父亲。只看父亲的神色就知道父亲肯定是认识那个什么沈凤孺的,父亲为什么不承认?更奇怪的是,清尘公子居然也没追问,就像是完全看不出来父亲说谎一般。或者说,就像是只是例行公事来问一句,无论父亲怎么回答他都是要走的。而最后清尘公子说的那句话就更奇怪…全都死光了,怎么看都像是再说沐阳侯府。但是,清尘公子会这样毫无遮拦的咒骂别人么?

    “爹,到底是怎么了?清尘公子和那位云歌姑娘……”

    沐老夫人皱了皱眉,“那姑娘叫云歌?”

    沐扬点了点头,沐老夫人轻轻叹了口气,却不再说话。瑶姬淡淡道:“看起来清尘公子似乎对那位姑娘很是看重,老侯爷今天这样……”

    “你倒是聪明。”因为瑶姬生下了沐家如今唯一的儿子,而且这几年各方面也十分得体,又时候帮衬着沐扬处理一些府中的事甚至比真正的儿媳妇儿还要周到。所以瑶姬冒然开口老沐阳侯倒也没有生气,只是淡淡的道。显然瑶姬已经猜到了徐清尘带着云歌来沐阳侯府的原因。

    叹了口气,沐阳侯道:“不错,那沈凤孺咱们确实认识。那个叫云歌的姑娘是你的表妹。”

    “表妹?”沐扬惊讶道。他从来没听说过自己居然还有一个表妹。说起来,那叫云歌的姑娘出生的时候他也该快二十岁了,如果真的有这么一个表妹他不可能不记得啊。

    沐老夫人点点头道:“那姑娘的母亲是娘的亲妹妹,你的亲姨母。”

    沐扬有些恍然,他还记得自己确实还有一个嫡亲的姨母。只是这个姨母的年龄只比自己打上三四岁,而且从小身体极不好,好像十六岁那年就已经榖了。他总共也没见过这位姨母几次,所以印象也就不太深刻。如果不是娘亲提起,只怕他也早就忘了。

    模样立刻也就明白了父亲为何不肯承认了。以如今大楚和定王府的关系,清尘公子亲自送上门来的人父亲又怎么敢认?那不是让黎王怀疑沐阳侯府与定王府勾结么?偏偏,如果真的能和定王府搭上关系倒也不错,问题是当年定王府坠崖一事可算得上是沐阳侯一手触成,定王又怎么可能不记仇?这么多年,定王没有对沐阳侯府出手已经很让沐阳侯忐忑不安了,哪里敢奢望能够投靠定王府?沐阳侯府和定王府,注定了是敌人。

    只是沐扬没有想到,那个胆子不小武功也颇高的小姑娘居然会是自己的表妹。从小就没有什么姐妹兄弟的沐扬心中不由得有些淡淡的遗憾,不过既然那姑娘有了定王府照顾,也就不用他们抄心了。不见也罢。

    徐清尘带着云歌回到小院子,迎面而来便对上了叶璃毫不意外的笑眼。叶璃也不多问,拉着云歌回房间收拾东西准备离开江南。

    当天晚上,一行人便离开了南京,依然乘船从水路北上。整个南京城里的人正因为小皇帝病危而人心涌动,大多数人甚至连定王妃和清尘公子来了又走了,还带走了他们的小皇帝也不知道。

    大船平稳的行驶在水面上,甲板上,徐清尘和叶璃相对而坐,共赏着眼前以往不及的海面波涛。船舱里,云歌正一脸专注的照顾着上船之后便昏迷不醒的墨夙云。

    徐清尘悠然的喝着茶,看了看对面的叶璃道:“东方幽的事情交给秦风处理没问题么?”叶璃戏谑的看着徐清尘道:“看来大哥也被东方幽给吓到了?不用担心,秦风办事一样沉稳放心,不会出问题的。”至于秦风到底怎么处理东方幽,没有人在意。只要最后确认东方幽死透了就行了。

    “璃儿这次来江南,倒是也办成了不少事情。”徐清尘淡淡笑道。虽说是来救徐清尘的,不过额外的收获也相当可观。叶莹那最后的一击足以让墨景黎一两个月内离不开南京,又还要处理墨夙云离开之后的问题,还要谋划怎样登基,短时间内大楚想要出兵只怕是有些难度了。就算墨景黎答应了与西陵北戎结盟,真正等到他能亲自前往北方的时候,只怕要等到明年了。

    叶璃浅笑道:“到时候,北戎和西陵,总该有一方已经退了吧。那时候墨景黎再出兵,墨家军面对也压力也比较小一些。”

    徐清尘点头道:“璃儿想的很周全,何况…璃儿还在他军需中埋了几颗钉子,到时候墨景黎的大军真正能出几分力,只怕还是个未知之数。”

    “大哥谬赞了。”叶璃掩唇笑道,回头望了一眼半开的船舱里忙忙碌碌的少女问道:“云歌大哥打算怎么安排?原本若是无忧还在璃城的话可以让云歌跟无忧做伴,不过无忧去了西陵,要不大哥将她送到定王府,也可以和杨夫人做伴?杨夫人的学问规矩才华都是一等一的,也正好可以教教她?”徐清尘淡淡的瞥了她一眼道:“不用了,母亲和二婶也可以教她。而且,二叔的府跟我们家也靠在一起,弟妹也可以跟她做伴。”

    叶璃眨眨眼睛笑道:“筝儿现在只怕恨不得整天围着几个孩子打转了,哪儿有空?还有大舅母和二舅母也是,我们家那两个小的可还在徐家呢。”两个未满周岁的小娃娃照顾起来可是肯费劲的。

    “我自有安排。”徐清尘道。

    叶璃点头笑道:“那好吧,反正云歌是大哥的救命恩人,要怎么安置也是大哥说了算。”

    徐清尘只当没听见自家表妹话语中的调侃之意,淡然自若的握着茶杯观赏起这海上风光来了。因为担心中途被镇南王府拦截,他们并没有走运河水路,直接绕到了出海口,入海之后从海上北上。而西陵大军素来都是不善水战的。

    一路航行了十几日才在离原本的楚京长兴城不愿的一处海港下了船。徐清尘带着云歌和墨夙云一路慢慢而行准备回璃城,而叶璃一下船便上了快马,带着人往战场奔去。

    叶璃去江南路上加起来前后也有近两个月,此时的北方却已经是一片寒风肃杀冰天雪地。

    雷振霆已经带着近百万大军开赴了与墨家军接壤的边境,这一次,不仅是雷振霆亲自领兵,而且雷腾风也跟着一起来了。显然雷振霆是憋足了劲想要将墨家军一网打尽。因为他心里清楚,如果错过了这次机会,雷振霆有生之年只怕都再也没有机会战胜定王府和墨家军了。三国联军,胜算确实是很大,只可惜开门不利,还没有正式开打,墨景黎那边就掉了链子。雷振霆除了在心里暗暗将墨景黎骂一边,也无可奈何。

    虽然来不及等大楚的大军到来,但是西陵和北容联合起来却也有将近两百万兵马。更重要的是这两家一南一北,正好将墨家军夹在中间。以至于墨家军不得不腹背受敌,只看地利的话,确实比当初跟北境联盟要好的多。

    此时的墨修尧已经从原本的与北戎大军相距不远的边关推到了大楚北方的一座大城卫城来了。卫城在距离灵鹫山不足一百里的地方,离飞鸿关不远,同样的距离雷振霆的大军也不算远。并且还是北戎想要从西北南下的必经之道。如今大战将起,墨修尧身为墨家军最高统帅自然不能再和从前一样身临战场冲锋陷阵了。他需要同时掌控西陵和北戎的两个战场,只得默默从前线退了回来。

    叶璃到了卫城的时候并没有通知任何人,直接去了墨修尧在卫城暂住的原总兵府。这些被墨家军收复回来的地方这大半年来也慢慢恢复了正常的轨道。原本城中最好的太守府自然还是留着个卫城的官员办公,所以墨修尧只得带着手下一众人挤到了总兵府里。幸好墨家军大多数的将领都在前线领兵打仗,跟在墨修尧身边的也不过只有凤之遥和南侯数人而已。连傅昭都亲自外出领兵去了,不算大的总兵府倒是一点儿也不显得拥挤。

    叶璃到达总兵府的时候倒是将门口的侍卫吓了一跳,回过神来才连忙上前见礼请王妃进去。

    叶璃也不在意侍卫小小的失态,含笑问道:“王爷可在府中?”

    侍卫点头道:“回王妃,王爷和凤三公子南侯都在。”

    进了府邸才知道原来墨修尧等人正在书房议事。叶璃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下正想先行离开,里面的人却已经发现了她的存在。书房的们从里面被拉开,墨修尧站在门口含笑看着她笑道:“阿璃,回来了怎么不进来?”叶璃疑惑的看了一眼里面,“不是在议事么?”

    墨修尧一把抓住她的手便往里面拉去,“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何况,王府还有什么是你不能听的么?”

    里面,凤之遥和南侯有些惊讶的看着被墨修尧拉进来的叶璃,还是凤之遥反应最快,笑嘻嘻的望着墨修尧调侃道:“王爷果然是功力深厚,坐在书房里居然就能听出是王妃回来了。”

    南侯看看一脸笑谑的凤之遥,在看看虽然冷冷的瞥着凤之遥,但是眼中却带着淡淡的暖意的墨修尧,无奈的摇了摇道:“王妃回来了?清尘公子……”

    所以说,还是年纪大的人靠谱一些。这些人竟然完全不问她去江南的事情。

    叶璃含笑道:“有劳侯爷挂心,一些安好。大哥在楚京休整两日就准备回璃城。”凤之遥笑眯眯的望着叶璃道:“王妃,听说清尘公子带了一个武功高强的小美女回来?”叶璃在江南的事情自然早有暗卫报回定王府了,这其中自然也就不可避免的提到了云歌。至于武功高强的小美女,就不知道是哪个暗卫的手笔了。

    叶璃侧首,静静的打量了凤之遥半晌才点头道:“确实是个美丽又可爱的小姑娘,而且武功医术都很不错。要不要我请大哥介绍给你认识?”

    凤之遥连忙将脖子一缩,抬手揉了揉笑的有些僵硬的俊脸苦笑道:“还是不要了,我可不敢得罪清尘公子。”清尘公子几十年才带回来这么一个美丽又可爱的小姑娘,他要是赶着去认识还不被徐家那一群人给掐了吃了?

    墨修尧也很有些好奇,徐清尘那人看起来温和可亲,事实上眼光高的很,能让他看上眼也不容易,“听说那姑娘和沐阳侯府有关系?”如果是这样可不好,如果那姑娘真跟沐阳侯府有关系,还是让徐清尘赶快换一个吧,总不能将来他要对沐阳侯那个老东西动手,还要看徐清尘的面子吧?

    叶璃淡淡笑道:“现在已经没有关系了。”

    “怎么说?”凤之遥和南侯也齐齐看向叶璃。凤之遥是想听八卦,南侯是因为跟沐阳侯府也算得上是有些过节,要斟酌一下将来如果见面该怎么对待那姑娘才合适。

    叶璃将徐清尘亲自带着云歌上门去沐阳侯府又将人带了回来的事情说了一遍。凤之遥睁大了眼睛瞪着叶璃,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所以,清尘公子就那么当着沐阳侯和沐家全家人的面,诅咒人家全家都死绝了?沐阳侯怎么没捅他几刀?”清尘公子真是非常人啊,平时看上去温文尔雅,涵养高深,没想到骂起人来也是毒死人不偿命。

    叶璃耸耸肩笑道:“这是我听云歌小姑娘讲的。”

    凤之遥心中默默决定,绝对不能招惹那个叫云歌的小姑娘。

    南侯想了想,道:“那个姑娘,应该是沐阳侯夫人的侄女。说起来,和沈大夫还有一点关系呢。”

    咦?其他三人都有些好奇的看向南侯,南侯摇摇头笑道:“这些都是京城的旧事,王爷王妃自然不会理会这些事情。不过我们家和沐阳侯府……”南侯府和沐阳侯府素来就不怎么对付,所以,对别人家的一些不怎么好的事情自然是指导的特别清楚了。南侯道:“沐阳侯夫人有一个年纪小很多的嫡妹,从小身体就很不好,楚京里认识她的人也不多。不过当初请大夫看病的时候跟着一个年轻的大夫跑了。沐阳侯夫人娘家自然是丢不起这个脸,只说那姑娘是病逝了。那个大夫,就是沈扬的堂侄。虽然沈扬是一代名医,沈家也算是名医世家,但是沐阳侯夫人娘家却也是高门大族,怎么会同意将女儿嫁给一个大夫。我听王妃说那小姑娘姓沈,又跟沐阳侯府有关系,应该就是这一位了。”

    叶璃好奇的道:“当初那位沈夫人私奔而去,沈先生过世之前怎么敢肯定能够将女儿托付给沐阳侯府?”虽然如今沐阳侯府确实是拒绝了照顾云歌,不过那其实有一大半徐清尘和定王府的原因在里面。

    南侯笑道:“这个么,听说沐阳侯夫人跟那位沈夫人从前感情极好。两人年纪相差也大,说是姐妹却情同母女。更何况,当年那沈凤孺还救国沐阳侯的命。照顾一下沈家的后人也不会什么为难的事情,他自然会答应的。只是这一次…沐阳侯这个人一贯的见风使舵,趋吉避凶已是本能,沈姑娘既然跟清尘公子牵扯上关系,沐阳侯是绝不敢留她了。”

    “跟沐阳侯府没关系就好。”墨修尧满意的点点头,至于沈云歌到底是谁的女儿根本不重要,“阿璃,看起来明年徐家要办不少婚事了。”除了最小的徐清炎以外,徐家几个公子都有主了。

    叶璃抿唇浅笑道:“那可不一定。”在她看来沈云歌对清尘公子目前可没有什么想法。云歌虽然已经十五六岁,早就是女孩子情窦初开的年纪了,但是她从小生活在山间没接触过什么人,这些方面明白的只怕也要晚一些。如果要说对徐清尘又什么感觉的话。用云歌的话总结起来就是:好人,好聪明,好厉害,好凶……

    所以说,清尘公子前途堪忧啊。何况,清尘公子到底对云歌姑娘是什么意思,其实叶璃也没怎么看明白。

    ------题外话------

    又变成短小君鸟有木有,这两天手要残了。明天做汽车回老家,深深的担忧老家的网络啊。收拾东西,存明天的稿,今天酱紫~另外,厚颜求月票啊啊~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