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太平裂 > 279.定策,先平北戎

太平裂 - 279.定策,先平北戎

所属目录:太平裂      发布时间 : 2016-10-17

  279。定策,先平北戎

    听了叶璃的话,凤之遥和墨修尧的神色都有些古怪起来。叶璃一看他们的表情就知道这两人再想些什么了。多半还不是想要看清尘公子的笑话之类的。只是可惜这场大战没有一段时间只怕是完不成的,等他们打完仗回去,说不定清尘公子都已经摆平了所有的事情抱得佳人归了。这两人却是在惋惜没有机会看天下第一公子的好戏罢了。

    南侯轻咳了一声,深深地觉得自己年纪大了,对这些年轻人的想法理解不能,“王爷,凤三公子,咱们是不是继续刚刚的……”再让这凤之遥刨根问底,说不动还要说出什么让他老人家觉得尴尬莫名的话呢。

    凤之遥摸摸鼻子,这才想起来叶璃来之前他们还在讨论正事。墨修尧见叶璃回来,早就不耐烦应付他们了。拉着叶璃坐下来匆匆吩咐了几句,就将两人给轰了出去。

    平生第一次被人赶出门,南侯站在书房门口有些回不过神来。凤之遥倒是十分习惯了,拉着南侯笑道:“侯爷,走走走,到我那儿喝一杯如何?”南侯总算是回过神来,无奈的摇摇头跟着凤之遥走了。

    凤之遥走了几步,突然有些迟疑的停了一下,好像是些事情忘了跟王妃讲?

    南侯疑惑的回头,“怎么了?不是去喝酒么?”

    “好像有件事情忘了跟王妃说。”凤之遥道。

    “是公事么?有什么是你知道而王爷不知道的?”南侯问道。凤之遥转念一想,也对啊,墨修尧总会跟王妃说的,最多就是…晚一点啰。挥挥手,跟着南侯一道大摇大摆的走了。

    书房里,墨修尧紧紧的将叶璃搂入怀中,轻轻磨蹭着她头顶的秀发,闷闷的道:“阿璃这次去了好久。”叶璃无奈的笑道:“两个月哪儿算久了?”从北方到江南一个来回,两个月已经算是快得了。不过叶璃也知道这个时候最好不用跟墨修尧对着干,“是我不好,以后快点回来。”

    果然,只听墨修尧幽幽道:“一日不见,如三秋兮。阿璃竟然一点儿也不想念本王么?”叶璃脸上一窘,抬起头在墨修尧唇边轻轻落下一吻,轻声道:“我也想你,行不行?”

    墨修尧眼神一黯,扣住叶璃的后脑勺往自己面前一压,重重的加深了这个吻。叶璃惊讶的愣了一下,却很快被墨修尧狂热的热情席卷。水眸微闭,跟他一起沉入了这唇舌纠缠的缱绻之中。

    “阿璃…”墨修尧低低的轻喃着叶璃的名字,叶璃只觉得他低沉的声音听在耳里不由得浑身发麻,整个人都有些软了一般。

    “嗯?”墨修尧低头,温柔而缠绵的品尝着粉色的朱唇上的甜蜜滋味,“阿璃……”

    “父王!父王!娘亲回来了是不是?!”墨小宝的声音夹带着一阵奔跑声从门外传来,然后门口传来了砰砰砰的敲门声。还沉浸在柔情缱绻中的两人立时清醒过来,叶璃有些惊讶的望了一眼门口,“小宝怎么会在卫城?”

    墨修尧脸色阴冷的扫了一眼门口,淡淡道:“上次凤三回璃城去办事,他硬要跟来。他也不小了,见一见战场也没什么。”不过,这个混蛋小子却不敢来打扰他和阿璃相处!

    墨修尧轻哼一声,抬手往门的方向一挥,原本被从里面栓上的门离开打开了,趴在门上的墨小宝险些一个跟头栽进来。幸好这一两年墨小宝已经开始学武了,基础方面还算是略有小成,只是往前面一倾就稳稳的站在了门口。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坐在里面的父王和娘亲,再看看打开的大门。她刚刚那么用力都没有打开,怎么这有开了?

    “宸儿。”叶璃起身,含笑望着儿子。几个月不见,果然又长高了不少。

    “娘亲!”墨小宝恍惚一声,立刻跨进书房朝着叶璃的方向冲了过来。墨修尧双眸一眯,右手轻轻一叩桌面,原本放在桌上的一支狼毫笔朝着墨小宝疾射而去。墨小宝惊叫一声,连忙飞身让过,继续朝叶璃奔来。墨修尧再次轻叹了一下手指,桌面上另一只狼毫笔又射了过去,这一回墨小宝却没有那么好的运气,衣服的一角被毛笔钉在了旁边的柱子上。而墨小宝伸出的小手里叶璃只有不到三寸的距离了。

    墨小宝回头看看自己被扎在柱子上的衣摆,看看离自己不过咫尺的亲亲娘亲,大眼睛一眨立刻变得水汪汪的,“娘亲…父王欺负小宝。小宝想娘亲。”

    “修尧……”看着伸出小手眼巴巴的望着自己的儿子,叶璃哭笑不得。墨修尧不悦的扫了墨小宝一眼,微一抬手一股劲力将陷入柱子里的狼毫笔给吸了回来,啪的一声落到了墨修尧跟前的笔筒里。墨小宝缩了缩脖子,大概也明白自己来的不是时候,父王的心情十分糟糕。小心的往叶璃身边挤了挤,“娘亲……”

    叶璃伸手摸摸墨小宝的小脑袋,笑道:“小宝长高了,这段日子有没有好好听话?”

    墨小宝眼睛一亮,重重的点头道:“小宝很乖,娘妻,小宝都长大了。”

    叶璃好笑的捏了捏他的小鼻子,“长大了?长大了还要娘亲抱?”看着墨小宝伸着小手要抱抱的样子,叶璃摇了摇头。因为这两年经常不在墨小宝身边,叶璃对墨小宝也不免有些愧疚和溺爱。不过七八岁的孩子确实不应该在这样抱抱了,墨修尧的眼睛都要喷出火来了。

    墨修尧上前,一把拎起墨小宝拎到自己跟前,淡淡道:“本王吩咐你的事情做完了没有?”墨小宝得意的扬起小脸道:“当然做完了。”不就是一个时辰的马步,半个时辰的剑法,半个时辰的骑术和二十篇大字么,这种区区小事怎么会拦得住他墨御宸。

    墨修尧冷笑的看着某人得意忘形的小脸,“很好,那从明天开始再加一个时辰射术和二十篇大字。”

    呃?墨小宝小脸一僵。飞快的在心里算计着,一个时辰马步一个时辰射术,然后是剑法和骑术还有四十篇大字…至少也需要四五个时辰才能做完…。他会累死的!

    “本王想着…一定是本王给你布置的功课太轻松了,所以你才会这么的悠闲。所以,从今天开始本王一定会对你严格教导。毕竟…父王和你娘亲可是对你报以厚望的。”墨修尧悠悠然道。

    呜呜……墨小宝哭丧着脸,可怜巴巴的望向叶璃。叶璃叹了口气抬头望向屋顶只当没看见儿子求助的眼神。她相信墨修尧会有分寸的,更重要的是,她越帮忙墨修尧就越想整治墨小宝啊。他们父子之间的事情还是教给他们父子自己解决吧。

    见求救失败,墨小宝彻底绝望了。现在墨小宝终于明白了,如果父王真的发飙了,娘亲也是救不了自己的。只得以最无辜的眼神眼巴巴的望着墨修尧,“父王,孩儿…会努力的。”

    墨小宝同学的星星眼还是很有杀伤力的,墨修尧暗暗抽了抽嘴角,无语望天:这真的是他儿子么?他特么无耻了。

    “乖…好好学习,父王看好你。”墨小宝还是小看了某人的铁石心肠,墨修尧坚定的伸出手拍了拍儿子的肩膀免礼道。装可怜再次失败,墨小宝愣了愣神,终于泪奔而去。

    从此,卫城里少了一个耀武扬威的小霸王,多了一个闻鸡起舞,头悬梁锥刺股的可怜孩子。墨小宝很聪明,学习向来不需要太多的时间。但是墨修尧布置的功课都是聪明解决不了问题的。墨小宝再聪明过目不忘,举一反三也不能把一个时辰变成半个时辰,更不能把四十篇大字变成四篇。为此,总兵府上下拍手称庆。当然,墨小宝也是有收获的。等到他回到璃城的时候,清云先生和徐家众人发现,墨小宝长得更高更健康了,还有原本那一笔在鸿羽先生眼中只是勉强称得上能看的字居然有了不小的进步,能称得上是登堂入室了。

    虽然现在前方战况正烈,但是身在卫城的墨修尧和叶璃却还算清闲。身为主帅本就已经不需要亲自冲锋陷阵排兵布阵了。墨修尧只需要掌控好整个战局和各地的兵力调度就可以,前方的战事自然有前方领兵的将领做主。之前墨修尧之所以亲临战场,也不过是大战之前的热身外加闲得无聊而已。

    不过,即使如此,每天依然有源源不断的消息从前方传来。叶璃和墨修尧每天还是有大半的时间都是耗在了书房里。

    “雷振霆亲自率兵七十万进攻瑞昌城,何肃和慕容慎不敌。”书房里,叶璃拉着一份刚刚快马送到的折子轻声念道。墨修尧神色平静,倚在椅子里淡淡道:“不奇怪,何肃和慕容慎确实不是雷振霆的对手。不过…雷振霆一开始就亲自上阵,而且压上了几乎西陵大军全部的主力,是想要比本王出手么?”

    凤之遥扬眉笑道:“一旦王爷去跟雷振霆对上了,北方这边就给了耶律野和赫连真喘息的机会。没想到雷振霆为了某有居然肯如此牺牲。”

    叶璃摇摇头道:“这可不算是牺牲。如果北戎先垮了,西陵也没戏了。雷振霆拖住了修尧,不但给了北戎喘息之机,更能将时间拖长。再过一两个月,大楚的大军也就该到了。”

    凤之遥皱眉道:“既然如此,我们更应该先击败北戎,然后专心对付南方的威胁。”不然前后受敌的情况真的很是让人感到窝火,“对了王妃,这两天该传来墨景黎登基的消息了吧?”凤之遥有些好奇的问道。没想到墨景黎最后竟然真的登上了皇位,虽然这皇位来得有些…但是总算还是完成了墨景黎的夙愿吧。

    叶璃点点头道:“应该快了。一旦墨景黎登基,也就到了大楚出兵的时候了。”

    墨修尧盯着眼前铺在桌上的大幅各国兵力和战事地图,伸手点了点北戎道:“既然如此,就先解决北戎吧。正好,耶律泓也该有消息了。”

    南侯皱眉道:“那慕容将军那边怎么办?”

    瑞昌城一旦被攻破,再往后就是卫城和飞鸿关了。南侯不得不担心。

    墨修尧淡淡笑道,“就让本王来看看雷振霆这个西陵战神到底有多厉害。南侯,卫城就麻烦你驻守了,飞鸿关有元裴老将军驻守本王也放心。另外,本王会命傅昭和吕近贤率领二十万大军回来增援。”

    南侯一惊,沉声道:“王爷将吕将军调回来,那北方该如何是好?”一旦吕近贤率兵回来,面对北戎就一个能独当一面的大将都没有了。只可惜张起澜远在千里之外镇守西陵,而冷淮又在楚京,不然将领也不会如此紧缺。墨修尧扬眉一笑道:“依然还是本王亲自去会会赫连真!”十八年前的那一战,虽然墨修尧一直不承认自己败于赫连真之手。但是墨家军却确实是被赫连真弄得元气大伤,这件事自然是迟早都要解决的。

    南侯为墨修尧话语中的煞气微微一凝,点头道:“末将遵命,不过…并非末将妄自菲薄,只怕……”这么多人也未必就能挡得住雷振霆。雷振霆西陵战神的名号并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至少定王府这些将领除了定王以外也没有谁有什么不败战神的称号。对他们这些寻常人来说,胜败乃兵家常事才是说他们的。南侯纵横沙场戎马半晌,也是吃过不少败仗的。

    墨修尧的手指点在了飞鸿关和卫城上,含笑道:“三个月,守住这两个地方。南侯觉得可有问题?”南侯沉默了片刻,定王的意思是要在三个月内平定北戎?!良久,南侯站起身来朗声道:“末将领命。誓死守住卫城。”

    墨修尧满意的点头道:“那就劳烦南侯了。”

    果然,没两天功夫,墨景黎登基为帝的消息终于传到了卫城。收到消息,墨修尧连眼神都没有动一下,随手将折子往旁边一扔站起身来向叶璃伸出了手。叶璃含笑握住他的手,他们也该出征了。

    叶璃和墨修尧出征却并没有将墨小宝送回璃城,而是带着墨小宝一起去了军中。墨家军男人十岁出头就要进军营历练,墨小宝虽然才七八岁但是跟着去看看却也无妨。

    第一次真正的到军营墨小宝确实有些兴奋,只可惜墨修尧每天布置的功课仿佛大山一样死死的压在他的头上,让他完全没有功夫去抓猫逗狗。

    这一次墨修尧也和之前一直慢条斯理的跟北戎僵持着不一样。几十万墨家军快如惊雷,夹带着雷霆之势扑向北戎大军驻守的城池。北戎本就是游牧民族,擅长长途奔袭,擅长强攻,但是对于守城却是极大的弱势。不过五天便被连下三城后退四百里地才堪堪站稳脚跟。

    北戎军营里,耶律野神色阴暗的望着下面的将领,沉声道:“墨修尧短短五天便连下两城,你们有何对策?”赫连真道:“没想到,墨修尧居然放着雷振霆这个大敌不管不问,一门心思的进攻我军。以老夫之见,墨修尧只怕打算全力对付我北戎,然后再转过身去对付西陵和大楚。”

    耶律野看着赫连真,冷冷道:“也就是说,赫连将军之前所谓的联合西陵大楚的计划完全失败了?”赫连真微微苦笑,耶律野大多时候都是唤他舅舅,这个时候却叫赫连将军,显然是对自己十分不满了。赫连真有些无奈的叹气道:“原本若不是墨景黎突然延迟出兵时间,也不止于此。现在的情况却是…对定王府的计划没有失败,只是我们北戎也没有得到什么好处罢了。”

    一句话说,损人不利己。定王府诚然要面对西陵和大楚的围攻,但是谁能想到墨修尧居然完全不在意瑞昌失守可能会波及飞鸿关和卫城甚至是一直被墨家军守护着的西北,一心一意的想要先对付北戎?

    原本北戎就已经和墨家军争锋相对,一触即发。现在这样的情形对北戎没有什么损失,只是忙了几个月也没有什么好处罢了。

    “定王妃这两个月去了江南。”坐在赫连真下手的赫连鹏突然开口道。

    因为上一次的打败,耶律野一直极为不待见赫连鹏。不过这几个月赫连鹏似乎也改变了不少,完全不在意耶律野的态度,只是默默的做自己的事,也极少开口说话。这倒是让耶律野对他的印象稍微改观了一些,听他突然开口,耶律野皱眉道:“叶璃去了江南?你怎么知道?”

    赫连鹏默然无语,只是眼神淡然的望着耶律野。他败在叶璃手中视为平生奇耻大辱,对于叶璃的心中自然会时时注意。只不过经过了那几次的教训,不再冲动行事罢了。而且叶璃的心中也不是那么好查的,这些也是最近这几天赫连鹏根据各种线索才慢慢的揣测出来的。

    赫连鹏垂眸道:“父亲应该知道…镇南王府和定王府联手剿灭了苍茫山的事情。”

    赫连真点了点头,这么大的事情他是他去江南之前不久发生的,赫连真自然知道。赫连鹏道:“但是,苍茫山剿灭之后,清尘公子失踪了一段时间。璃城却并没有派任何人去处理这件事。而这段时间内,叶璃也没有在人前出现过,所以,他一定是去了江南。”

    耶律野眼中闪过一丝怒意沉声道:“又是叶璃搅和了本王的大事!墨景黎突然延迟出兵时间的事情,跟叶璃有关。”

    赫连鹏点头道:“应该是如此。不过…就算叶璃不去只怕三国结盟的事情也不会那么容易圆满。如果清尘公子没有失踪…当初处理这件事的人就应该是清尘公子。”

    众人默然,话虽是这么说,但是清尘公子毕竟是在明面上,重要好防范一些。而现在,他们却是连叶璃在江南干了些什么都不知道。

    赫连鹏道:“定王应该是想要在大楚出兵之前将我们北戎赶出关内,到时候他就可以专心对付雷振霆和墨景黎了。”

    耶律野冷笑一声道:“想要将我北戎赶出关外,岂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你们说吧,怎么对付墨修尧。”

    众人面面相觑,耶律野皱眉道:“赫连鹏,你说说看。”

    赫连鹏沉声道:“我北戎大军擅长面对面的厮杀,骑兵更是擅长千里奔袭,但是对于守城确实并不擅长。”如今墨家军占据了主动,用中原人的话说就是以己之短攻敌之长。失败是可以预料的事情。

    “那你说该怎么做?”耶律野问道。

    赫连鹏道:“以末将之见,应该扬长避短主动出击。”整个北戎除了王庭以外根本就没有什么像样的城池,北戎的士兵自然是从来都不需要守城的。如今突然转攻为受,自然是束手束脚施展不开。

    耶律野思索了片刻,看向赫连真,“舅舅以为如何?”

    赫连真点头道:“鹏儿言之有理,老夫也认真我军守城实在是处于劣势,倒不如反客为主,主动出击。若论骑兵,北戎就算胜不过定王府至少也是半斤八两。但是…我们骑兵比黑云骑更多。”黑云骑虽然曾经号称墨家军最精锐的兵力,但是却不是墨家军的主力。墨家军的主力还是以普通的步兵为主,因为大楚的地形复杂骑兵根本施展不开。但是北戎却是广阔草原,士兵都是以骑兵为主的。真正拼起来,黑云骑绝对占不了上方。

    耶律野剑眉紧皱,淡淡的看着赫连真等人道:“本王先行舅舅和赫连将军的判断。我们不能再退了,这几次王庭传来的消息,父王已经对本王这大半年来毫无建树甚至连原本已经得到的土地都失去了甚多已经很是不满了。若是再败了,只怕父王很难再同意再派兵给我们了。”

    北戎本身就是地广人稀,征集兵力也并不像中原那么容易。这几次北戎大军连连损失兵力,已经让北戎王庭大为不满,更给了耶律泓攻击自己的机会。

    “末将明白。”众人起身道。

    耶律野满意的点点头道:“好,这次就有舅舅和赫连将军领兵。赫连鹏,不要再让本王失望了。”

    赫连鹏沉声道:“末将明白,请殿下放心。”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