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帝都赋 > 48.山寨历险记

帝都赋 - 48.山寨历险记

所属目录:帝都赋      发布时间 : 2016-10-14

48。山寨历险记

    京城里某处偏僻的胡同里,一辆马车安静的停着。赶车的马夫早已不知去向,不知何时,周围已经被人包围了起来。为首的男子穿着一身不起眼的灰色衣裳,长发凌乱的遮住了半边面孔。露出的另一半脸显得僵硬而狰狞。一直独眼里迸射出怨毒的寒芒,即使现在还未西下的夕阳依旧绽放出淡淡的暖意,照在男子身上也给人一种彻骨的阴寒。

    出来!男子的声音阴测测的响起。许久,马车里也并没有动静。似乎等得不耐烦,男子冷笑一声道:再不出来我就放箭了。爷知道里面的人没有死,滚出来吧。

    片刻之后,一个模样清秀可人的丫头战战巍巍的揭起了帘子从马车上滑了下来。然后和另一个娇俏的少女一起扶着一个容颜清丽的苍白少女下来,少女的右肩下侧插着一支羽箭,被左手捂住的地方已经是一片殷红,你们…你们是什么人?

    独眼男子冷笑一声,狰狞的独眼中闪烁着恶毒的光芒,这就是定王未来的王妃啊?墨修尧那个残废的命还真不错,都只剩下半条命了还有这么漂亮的女人肯嫁给他!

    青鸾挡在前面,护住身后的两人,你既然知道咱们的身份还敢如此无礼?

    独眼男子狞笑道:别人怕墨修尧,我可不怕。何况…现在京城里还有人怕他吗?

    叶璃正眼看着那男子,阁下与定王有仇还是和徐家叶家有仇?

    独眼男子一怔,很快又张狂的大笑起来,墨修尧的女人?有意思!我既跟墨修尧没仇,也跟徐家叶家没仇。你待如何?叶璃道:那就是拿了别人的好处,来找麻烦了?你收了多少好处,我加倍给你。

    你?独眼男子盯着叶璃打量,似乎在评估她的话的可信程度,我收了别人两万两银票要你的命。你给得起么?

    叶璃点头,你放了我们,我给你四万两。

    我凭什么相信你?男子独眼猛的收缩,狠狠地盯着叶璃。无论是什么人,四万两银子都绝对是一个足以让人动心的数目。周围的人眼神也开始浮动起来,只是那独眼男子没有发话他们并不敢轻举妄动。叶璃淡淡道:你如果不信的话,可以放我的丫头回去拿钱给你。一手交钱一手放人,两不相欠。而且…我觉得你并没有打算杀我。我只要求你不要伤害我们。

    独眼男子眼角狠狠地抽动了一下,盯着叶璃道:你觉得我不敢杀你?

    你若是真的想杀我,刚才直接乱箭把我们射死就行了。

    好,墨修尧的女人果然有些与众不同!你!回去拿钱。若是让别人知道了,或者到时候在预定的地点没有看到银票,就准备为你家小姐收尸吧。

    被指着的青玉猛地摇头,道:我不要走!让小姐回去我们留下。

    独眼男子冷笑,你们以为我会相信两个丫头的命值钱?

    青玉咬牙道:我家小姐受伤了,我略懂医术。让青鸾回去。

    伤得不重,你来得快的话还没得及替你家小姐致伤,滚!

    青玉,你先走。叶璃轻声道。青玉咬着唇角,重重的点了点头道:青鸾,照顾好小姐。

    青鸾点头,回身接替青玉扶着叶璃。看着青玉跌跌撞撞的跑出去独眼男子指了指身边的两个人道:跟着那丫头,把银票拿回来。至于你们…是自己走还是我让人请你们走?

    我们自己走。

    她们被绑架了,叶璃有些无奈的看着眼前的情形。当然,一群土匪能从京城这样的天子脚下绑走一个未来王妃,不得不说这也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而且一行人以极快的速度转移出了京城,来到了距离京城足足有一百里外的一座险峻的山峰。显然她们的确是被土匪绑架了,因为这是一个土匪寨。

    也许是因为叶璃还值四万两银票,所以她们并没有被丢进阴森的地牢,而是被关进了一个有些简陋的小屋里。等到门被关上,青鸾连忙走到门口附在门上听了听外面的动静,才走到叶璃跟前低声道:小姐,咱们离开京城这么远,青玉能找到咱们么?

    叶璃放下一直按着右肩的着手,随手将上面的箭取了下来。羽箭从右胸进入斜着扎了进去,根本没有伤到叶璃。衣服上沁出的殷红的血迹不过是红色的胭脂和青玉随身带的一瓶药水罢了,他根本没打算让青玉回来,只不过是舍不得那四万两银子罢了。青鸾一惊,小姐是说…他们拿了钱就打算杀人灭口?叶璃点头,含笑安慰青鸾道:你放心,那两个人不是青玉的对手。她不会有事的。青鸾脸上的愁容没有消失半点,无奈的看了自家小姐一眼。她哪里是担心青玉啊,她是在发愁她们该如何脱险啊。老爷和大公子小姐的安慰交给了她们,现在小姐被土匪给抓了她们却只能束手无策,真是太没用了!

    他们人太多了,不是你们的错。叶璃微笑道,帮我包扎伤口吧。

    青鸾点点头,低头从干净的中衣衣袖上扯下一块布巾为叶璃包扎好伤口,一边问道:小姐知道是谁要对咱们不利么?会不会是夫人?

    叶璃摇头,道:她最近手头紧,不太可能一下子拿出两万两来让人绑我。而且也很容易查出来。最重要的是对方显然并没有要杀他的意思,那么要么是对方不怕她报复,要么就是对方是她绝对想不到的人,根本没办法报复。所以,应该不会是王氏。

    青鸾皱眉道:可是小姐并没有得罪什么人啊。

    叶璃沉思不语,绑了她,又不打算要她的命。那么…一旦她被土匪掳去的消息传了出去,她的名声必定扫地,婚事。

    什么?

    有人不希望我和定王顺利成亲。叶璃淡淡道。

    黎王!青鸾恨恨的道。

    叶璃摇头,可能,但也未必。墨景黎再蠢也应该知道,她如果出了事墨修尧第一个找上的就是他。

    那…咱们现在该怎么办?青鸾把门打开,小姐趁机逃出去。

    叶璃摇摇头,这里离京城最少也有一百里,如果真的如她猜测的那样是为了她和定王的婚事的话,只怕她一离京被劫的消息就已经传出去了。如果只是她一个人想要离开这座寨子也许不难,但是就算现在回去只怕也于事无补。那么,还不如留下来或许会有一些意想不到的发现,先休息一下,晚一点再说。

    是,小姐。

    定国王府

    王爷!王府的总管一脸焦急的进来,看到墨修尧脸行礼也来不及匆匆道:王爷,大事不好了。

    墨修尧猛的抬头,出什么事了?

    刚才下面的人来禀告,外面不知怎么的突然传出流言,说叶三小姐被采花贼捉走——突来的凛冽目光让总管口中的话戛然而止,总管不由得打了个寒战,有些战战兢兢的看向轮椅上端坐的男人,王爷……

    墨修尧闭了下眼睛,猛然睁开问道:怎么回事?

    属下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底下的人出门采办王爷大婚要用的东西,就听到外面到处都在传这个消息。觉得不对就赶紧回来禀告属下了。属下不敢耽搁,这就……墨修尧抬手打断他的话,道:立刻派人去尚书府看看阿璃回去了没有。另一路人立刻去查阿璃出宫后的踪迹,还有宫里的情况!

    是,属下这就去!总管半点也不敢停留,转身出了门飞快的消失在走廊里。

    阿瑾,通知凤三,不管用什么方法,本王不想听到京城还有什么谣言。寂静的书房里,墨修尧淡淡道,声音中的肃杀之气却让人不由胆寒。

    是。

    王爷。刚刚离去的总管在此出现在门口。

    怎么?

    徐大公子刚刚派人送来帖子,请王爷速到徐府别院一叙。

    墨修尧垂眸,本王知道了。

    徐府别院

    主院里,青玉无力的跌坐在椅子里,左臂的衣袖被划破了一条缝,殷红的血迹染红了半个袖子。地上被独眼男子派去跟着她的两名男子正昏迷不醒。徐鸿羽沉着脸坐在首座上,下首坐着徐鸿彦和徐清尘。徐清泽等人都站在一边,毫无意外的脸色都格外难看,外面的流言如何了?徐鸿羽沉声问道。

    徐鸿彦道:是有人故意散播的。按青玉的说法,璃儿被掳走到传出流言之间还不到一个时辰就已经传遍整个京城了。

    京城里四处都派人暗中寻找了。只是…恐怕璃儿现在已经不在京城了。徐清尘皱眉道。

    堂堂天子脚下居然让那么多人一起掳走两个弱女子,京城守卫是干什么吃的?徐清锋怒气勃发。

    徐清尘皱眉道:这个稍后再说。这两个人弄不醒么?

    青玉道:奴婢下了沉香醉,再过一刻钟就该醒了。她原本是想将这两人直接引回徐家来,却没想到这其中一人竟然十分机警识破了她的心机,恼羞成怒之下想要杀她灭口。她无奈的费了一番功夫又浪费了不少时间才将这两人弄晕过去,然后才能通知大公子。却没想到这么一会儿功夫,小姐被掳走的消息竟然会传遍京城。

    既然弄不醒,就交给本王来吧。一个淡淡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众人回头看去,墨修尧一身素衣,神色淡然的坐在轮椅上盯着地上昏迷不醒的两个人。身后沉默的阿瑾推着轮椅走了进来。

    王爷。众人起身,墨修尧抬手,正事为重,虚礼就免了吧。阿瑾。

    是,王爷。阿瑾走上前去,右手腕一甩啪的一声空响手里已经多了一条细细的长鞭。鞭稍上带着一个个小小的倒刺在烛光下熠熠生寒。

    啪——长鞭狠狠地抽在地上毫无知觉的**上。撕拉一声鞭子上的倒刺连皮带肉的撕下一缕衣襟。在众人的怔愣中,阿瑾毫不留情的又一鞭子甩了下去,啪——

    啪——

    还不过五鞭,地上传来一声痛吟,其中一人率先睁开了眼。迎接他的就是迎面而来宛如毒蛇一般的长鞭,啊!

    啪——

    啊啊……

    救命啊,饶了我。饶命啊…啊!

    墨修尧靠着轮椅,神色淡然,告诉本王,你们抓去的人在哪里?

    不…我不知道。王爷饶命…王爷饶命啊!

    啪——

    啊,痛…不要,王爷饶命。小人真的不知道啊……

    本王现在只想知道被你们绑走的人的下落。说出来,本王饶你一命。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的人,墨修尧眼神淡然无波。被他注视的人却忍不住簌簌发抖,呻吟着道:小人…下人真的不知道。墨修尧点了点头,本王欣赏你的骨气,希望你的骨气也能让你活下去。滑动着轮椅慢慢的行到地上的人身边,那人强忍着身上撕裂的疼痛盯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人,眼中闪过一丝狂喜。在墨修尧靠近他的瞬间突然一跃而起向他扑了过去。但是坐在轮椅上的人显然更快,那人就在快要碰到他的瞬间颓然落地,然后只见墨修尧以一种诡异的手法快速的点向那人身体的各处,然后是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咔嚓咔嚓的声音伴随着无比凄厉的惨叫声,原本来势如猛虎的扑过来的人已经如一团破布一般的跌落在轮椅旁。墨修尧接过阿瑾递上来的手帕慢慢的擦拭着刚刚点在那人身上的右手,一边侧首看着地上的另一个人,现在,你愿意告诉本王答案么?

    众人的目光落到地上那一团破布的身上,真的是名副其实的一团。原本算得上是身材颀长的大汉以一种万分诡异的角度扭曲着缩成一团。仿佛全身的骨头都在一瞬间全部消失了一般软绵绵毫无生气的团在地上。但是更让人胆寒的是,这个人现在还活着。

    年纪最小的徐清炎看着眼前的一幕不由得打了个寒战,不着痕迹的躲到了徐清锋的身边去。现在跟着四哥也没有安全感了,他们兄弟中还是三哥的功夫最好。

    原本还昏迷不醒的人开始颤抖起来,饶…饶命…王爷饶命……

    被你们绑去的人在哪儿?墨修尧问道。

    不在京城。老大…老大一抓到人就离开京城了……

    去哪儿了?

    呜呜…我真的不知道。老大说咱们的寨子不安全,最后干一票就换个地方。我…我没去过…一个高大的壮汉,被吓得痛哭流涕好不凄惨。

    那就说你们原来在哪儿。

    京城外…六十里黑云峰。呜呜…王爷饶命啊……

    把他们交给凤三,看看还有能问出什么些什么来。立刻去准备,本王要出城。

    是。阿瑾收起长鞭,一手拎起一个人走了出去。少年纤细消瘦的身材拎着两个比自己大一倍的壮汉竟丝毫不觉得吃力,健步如飞的走了出去。

    简陋的房间里,叶璃和青鸾一个躺在床上一个坐在床边的凳子上闭目养神。虽然闭着眼睛,青鸾的脸上依然带着惭愧和不安的神色。偷偷的睁眼偷觑了一眼坐在床边靠着墙休息的叶璃,青鸾低声道:小姐,你躺下休息一会儿吧。青鸾守着。叶璃睁开眼看她,浅笑道:在休息半个时辰。今天晚上你一定要设法离开这里。青鸾顿时惊讶的瞪大了眼睛,那怎么可以。要走也是小姐先走。青鸾知道小姐并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青鸾替小姐引开那些人,小姐一定可以自己闯出去的。

    叶璃摇头道:你出去了我也不会有事,若是我不见你,他们一定会杀了你的。

    那也不行,我不能丢下小姐一个人。青鸾倔强的道。

    叶璃坚定的看着她,等你回去了可以找人来救我。看他们有恃无恐的样子,咱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只怕不好找。青鸾脑子里一团乱,犹豫的望着叶璃。似乎听小姐的吩咐是正确的选择,但是不知为什么她就是感到不安。叶璃含笑道:不用担心,我是小姐不是么?大哥让你们都听我的,难道你想违抗我的命令?

    小姐……青鸾手足无措,只能泪眼汪汪的望着叶璃。

    叶璃看着她,柔声道:青鸾乖,今晚你一定要离开这里。也许,之后…会见到一些意想不到得人。

    小姐!青鸾惊恐的望着叶璃。

    乖,别怕。小姐我有办法自己脱身的。你快点下山去求救,你也想咱们早点回家是不是?叶璃微笑着忽悠,青鸾终于还是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

    砰!

    房间的大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踢开,青鸾飞快的从床上一跃而起挡在了叶璃前面警惕的盯着突然闯进来的两个彪形大汉,你们想干什么?

    当先的一人浑浊的目光带着淫邪的意味盯着被青鸾护在身后的叶璃笑道:这就是那位叶家三小姐?今年的京城第一才女,定王的未婚妻?

    跟在他身边的显然是个小喽啰,陪着笑道:二寨主说的没错。这就是大寨主带回来的那位小姐。

    那二寨主搓着双手,邪笑道:大哥这是什么意思?这么水灵灵的两个大美人关在这里做什么?

    小喽啰一愣,想起了自家老大交代的事情,连忙道:二寨主,这两个美人可动不得。

    二寨主哼了一声道:进了我鬼云山还有什么人是我动不得的?

    这…这位小姐一共可值六万两银子。大寨主交代了,特别是那位叶小姐,千万不能动。

    六万两?二寨主鼠眼一亮,露出贪婪的光芒。目光在此落在叶璃身上转了一圈,然后回到了青鸾身上,笑道:好吧,看在六万两的份上就先放过她。那么这个丫头就归本寨主了。虽然长得不如那个,倒是比寨子里那些丑八怪强多了。说着就往青鸾身上扑去。

    青鸾,动手!

    叶璃猛地起身,飞快的绕过青鸾和那个扑过来的二寨主直接将站在后面的小喽啰敲晕了过去。青鸾也没有耽搁,看似娇小的身子竟似力大无穷,一拳击中对方的腹部,然后灵巧的翻身落到他身后,抬手劈到他颈后,高大强壮的男人立刻软到在地连哼也没有哼出一声来。身后叶璃已经飞快的关上了门。

    小姐。

    叶璃赞赏的点点头,小丫头潜力不错,行了,别耽搁了。记不记得下山的路?青鸾大概回想了一下,点了点头。上山的时候那些土匪虽然蒙住了他们的眼睛,却忽略了青鸾是个练家子,耳力也非同寻常。虽然不能完全记住但是大概方位应该还是记得的。叶璃道:我猜这个寨子是新建的,无论是机关还是防御都不会太强,你自己小心一点。走吧。

    小姐小心。

    叶璃点点头,再三不保证了自己的安全。送走了青鸾才回头看了看依然地上横躺的两个人,俯身抽出头上的簪子在两人身上的某处不起眼的穴位刺了几下。才重新坐回床上闭目养神。

    叶璃静坐在床上,两耳却专注的听着外面的动静。夜里的山寨一片宁静,显然青鸾并没有被人发现。叶璃心里也微微松了一口气,能够成功跟踪风月公子的轻功应该是可以信任的吧?只要半个时辰内不被发现,半个时辰就足以让青鸾离开这种鬼云还是归云的山。

    砰!简陋的房门再次被人从外面踢开,门板因为不堪重力开始艰难地晃悠着。

    独眼男子当先冲了进来,看到地上的人还有安然坐在床上的叶璃先是一愣,却意外的并没有发火而是挥了挥手招了几个人来将地上的人抬了出去。

    看来我还是小看你了?那个丫头呢?独眼男子盯着叶璃问道。

    叶璃心中无奈的叹息,提前被发现了,希望青鸾能够平安下山才好,你不是看到了么?她逃走了。有些狰狞的独眼怀疑的眯起,盯着她道:你为什么不和她一起走?还是那个丫头背主逃跑了?一个丫头居然能够悄无声息的从寨子里逃走,真是让人惊奇。

    叶璃看着他,一群土匪,居然能在天子脚下如入无人之境的绑走两个人。我也很惊奇。

    独眼男子轻哼一声,道:我派去跟着你的丫头取钱的人到现在还没回来。你猜他们出了什么事了?

    叶璃摇头,做茫然状。

    看来你那个丫头是个高手,也许她现在已经下山去找救兵了。你觉得在救兵来之前你需要做些什么才能保住你的命?独眼男子阴狠的盯着眼前淡然的少女。叶璃有些无奈的抬手抚了下被仔细包扎的肩头,道:或许你可以考虑收我一笔钱然后远走高飞。我认为你那两个手下没有回来应该是他们意欲对我的丫头图谋不轨。你既然知道我这个丫头是个高手,就也应该想得到另一个也不会太差。所以,我们的交易其实还可以继续。

    看来叶小姐很喜欢用钱来解决问题?独眼男子嘲讽道。

    叶璃摇头,阁下不就是收了别人的钱来为难我的么?既然对方也没有要买我的命,那么我以为阁下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相信不用到明天整个京城都会传遍叶三小姐被土匪掳去的传言。而我只是花点钱让我不至于受到任何实质上的伤害,你也不会违背与对方的交易。一举两得有何不可?

    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

    有人告诉过我,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这次我不会赖账。只要我脱身立刻给你钱,我还可以先付定金。叶璃微笑道。

    如果我不答应呢?独眼男子眯眼道。

    叶璃淡然道:如果我死了,叶家徐家定国王府会尽全力围剿你。如果我还活着,我会考虑用我全部财产也许还包括徐家的嫁妆和定国王府的聘礼作为赏金,全天下的悬赏追杀你。我不会要你的命,只要能看你一刀我就给一千两。你猜有多少人会接?

    独眼男子嘴角抽搐了一下,很恶毒。前提是你能找得到我。

    叶璃笑容更加恬淡,天一阁的某人欠我一条命。

    独眼男子脸上嘲弄的笑容终于完全僵住了,独眼中原本的阴狠恶毒也渐渐散去绽放出凌厉的锋芒。虽然还是那副可怖的面容,却在一瞬间让人觉得多了几分上位者的气势。

    不愧是墨修尧的女人,果然不同凡响。

    叶璃淡淡苦笑,保命而已,也许阁下愿意现出真面目?老实说,我不太喜欢对着戴面具的人说话。独眼男子有些意外的盯着她,你看的出来?我以为我的易容术已经可以以假乱真了。叶璃道:我大概是对于这些比较敏感吧。我想人皮面具和真正的面皮还是有些区别的不是么?

    独眼男子嫌弃的揉了揉自己的脸,时间太赶了。匆匆忙忙做出来的残次品。你既然知道有人想要坏了你的名声,可知道对方到底提了什么要求?叶璃看着他,愿闻其详。

    独眼男子走到一边坐下,盯着叶璃眼露戏谑,对方要求…毁了你的名节。注意,是真的要…毁、了、你。

    叶璃眼神一冷,是个女人。

    独眼男子惊讶的挑眉,叶璃皱眉道:只有女人才喜欢用这么恶毒的招数对付女人。

    独眼男子耸耸肩道:我绝不会告诉你对方是谁的。你不怕么?

    叶璃正色看着他,想了想道:你并不打算这么做,不是么?

    男子点头,朗声笑道:不得不承认,墨修尧确实有慧眼。至少比墨景黎那个白痴强多了。我的确没这个打算。毕竟,我可没打算为了几万两银子真的把墨修尧惹毛了。

    你认识墨修尧。叶璃指出。

    独眼男子也不否认,站起身来道: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叶三小姐,咱们去取我该得的钱,然后送你回家。你觉得怎么样?我估计再过一两个时辰,墨修尧就该来了,这里不安全。叶璃无所谓的跟着他起身,问道:你这寨子里的人怎么办?独眼男子回头给了她一个扭曲的笑容,你不会以为我真的是土匪头子吧?你放心,我虽然不是土匪头子,但是这寨子里绝对是清一色无恶不作的土匪。犯在墨修尧手里算他们倒霉吧。

    原本的独眼寨主不是给你杀了吧?叶璃跟着男子穿梭在粗陋的屋舍间,一路上遇到偶尔巡逻路过的土匪向独眼男子行礼,看到跟在他身后的叶璃还不约而同的露出心照不宣的猥琐笑容,这里的守卫真不怎么样,难怪青鸾一点也没有惊动寨子里的人。

    你居然还懂这个?确实不怎么样,要不是有我帮忙,就凭这些白痴根本走不出京城就会被抓住。独眼男子回道:那个贪财的家伙正在他房里呼呼大睡呢。居然想独占所有的赏金,爷从来都是自己赚钱,让别人没钱可赚。等墨修尧来了正好拿他顶缸。你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

    叶璃无所谓的点点头,打量着前面越走越偏的路,我们从这里离开?

    男子点点头,你放心,只要我拿到钱绝对毫发无伤的把你送回叶家。正要抬手去拨弄机关,山下远远地传来一些异样的声音。叶璃不动声色,独眼男子却立刻变了脸色,低咒道:该死的!他怎么可能来的这么快?说完立刻放弃了原本的路拉着叶璃往另一个方向狂奔。

    我们不走密道了?

    男子道:走密道不安全,而且太绕了。说不定会被堵个正着。听着渐渐由远而近的声音,而寨子里却还依然没有丝毫动静。显然来的都是高手,寨子里那一群乌合之众根本就连人家的踪影都没有发现。男子拉着叶璃往后山奔去,后山还有一条路,虽然有点险要但是可以直通一个山谷。一时半刻墨修尧绝对找不到。

    可是我……叶璃道。

    放心,我轻功不错。带着你一样可以下去。

    可是我想赖账!叶璃笑道。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