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太平裂 > 280.父王的设计

太平裂 - 280.父王的设计

所属目录:太平裂      发布时间 : 2016-10-17

  280。父王的设计

    墨家军大营中,墨小宝乖巧的坐在大帐的一隅写大字,一边却不忘竖着耳朵偷听旁边墨修尧叶璃和众将领之间的谈话。墨修尧将吕近贤等能够独当一面的将领都派去了南线,因此以墨修尧和叶璃为首的北面战线竟只剩下了云霆陈云等年轻将领。不过有道是初生之犊不畏虎,这些年轻将领头一次被委以如此众人,自然是信心满满一腔雄心热血。几次胜仗下来,竟将原本还有的一点担忧都抛到了一边,一个个每天士气高昂。

    墨修尧神色平淡的望着下面的年轻将领们,淡笑道:“这几天下来,各位都有什么感觉?不如说给本王听听?”众将领疑惑的相互看看,又看了一眼坐在一边淡笑不语的定王妃,云霆道:“咱们这几天连战连胜,王爷觉得…有什么不对么?”墨修尧笑道:“没什么不对,本王就是问问你们有什么想法?”

    众人沉默了一会儿,陈云道:“这几天咱们虽然连战连胜,但是那多半是因为北戎人不擅守城,如果北戎人放弃守城而改为与我军正面交锋,只怕…我们不会胜的这么容易。”

    陈云说完,众人不由得都沉默了起来。确实,他们之前也并不是没有和北戎人交过手。如果真的能够这么容易的取胜的话那他们也不用打这么久了。北戎人彪悍善战并不是真如他们所想的那么一碰就碎。只不过这几天的连战连胜,无形中给了他们一种北戎人也不过如此的感觉。不惧怕敌人自然是好事,但是太过的轻视自己的敌人却不是什么好事。所以,面对众人求助的眼神,叶璃也是一反常态的视而不见。陈云云霆这些将领其实也经过了许多年的学习和磨砺,行军打仗方面他们懂得额不会比老将差到哪儿去。他们所欠缺的只是赌上一面的经验和胜败皆淡然的心态。但是这样的心态却是必须在无数次的胜败之中才能磨砺的出来的。这也就导致了,打胜仗的时候他们比老将更容易得意忘形,打了败仗的时候他们也比老将更容易崩溃。

    大帐里沉默了许久,墨修尧才点了点头道:“能够想明白就好。”正因为这几日的得意忘形而心生羞愧的众人见王爷并没有生气,这才纷纷松了口气。云霆犹豫了一下,问道:“难道王爷的意思是,北戎很快就要改变战术了?”

    墨修尧道:“连战连败还不会改变战术,北戎人就当真是蠢到无药可救了。你们,知道该怎么做了么?”众人齐声道:“属下明白!”

    墨修尧点点头,也不去问他们到底明白了什么,道:“明白了就下去准备吧。”

    众人告退,退出了大帐。墨修尧侧首便看到墨小宝趴在桌上,一脸津津有味的听着众人的谈话,见众将领出去,脸上还有一丝惋惜的模样来不及收回。墨修尧微微眯眼撇了他一眼,墨小宝小脑袋一缩连忙低头作认真写字装。墨修尧看着他悠悠问道:“刚刚的谈话,你听明白了么?”墨小宝抬起头来,机灵的大眼睛往两边瞟了几眼,发现墨修尧不是在对别人说话,这才连忙送上一个讨好的笑容,“回父王,听明白了。”墨修尧问道:“听明白什么了?”

    墨小宝乖乖答道:“父王提醒那些将领不可因为一时的胜利就得意忘形,轻视自己的敌手。这几天我军之所以能够胜的那么容易,都是因为北戎军不善守城,我军以我之长攻敌之短。一段北戎人改变了战术,我军很可能因为大意而手忙脚乱。”墨修尧点了点头,算是勉强赞同墨小宝的话,挑眉看向他道:“那么,你说说如果北戎大军与我们正面交锋应该怎么办?”

    “呃…这个…”墨小宝皱着小脸思索了许久,方才眼睛一亮,一脸期待的望着墨修尧道:“北戎骑兵擅长在旷野上交战,速度极快,我们可以将他们引入山中,北戎人不熟悉地形,骑兵又不擅长山地战,我们就可以打赢了!”说完,墨小宝得意的眨巴着眼睛,大眼睛里写满了:夸我吧,夸我吧。

    墨修尧淡然一笑,一抬手往他脑门上弹了一下,淡淡笑道:“以你的年龄,能想到这么多也算是不错了。”

    墨小宝一怔,不满的瞪着自家父王:这算是夸奖么夸奖么?大舅舅和太公就从来不会这么夸人。太公都说宸儿好聪明!

    深感被自家父王小看了的墨小宝傲娇的扑到叶璃的怀里,“娘亲,父王欺负我!”叶璃好笑的拍拍他的小脑袋,含笑道:“你父王明明在称赞你,怎么就成欺负你了?”墨小宝撅着小嘴道:“小宝才不是年纪小,想这么多不错了。小宝的主意明明就是很好。太公和大舅舅都夸小宝好聪明。”

    叶璃无奈的叹息,笑看着墨小宝道:“但是你想的这些每个人都能想的到,并没有什么特别厉害的啊。不然…你出去问问陈云他们,看他们是不是也能想到?”其实大人夸奖小孩子聪明当真是一件很寻常的事情,而且墨小宝也的确当得上别人夸他一句聪明。但是无奈夸他的人都不是寻常人,于是,墨小宝难免就有一点点臭屁的认为自己聪敏的天下无敌了。这会儿被墨修尧小小的打击了一下,就有些不乐意了。

    “唔…”趴在叶璃的膝盖上,墨小宝可怜兮兮的望着叶璃。

    叶璃浅笑着摸摸儿子的小脑袋道:“而且你父王说的没错,你年纪还小读的书见识的事情也没有大人多,自然有很多事情是想不到的。这也不代表我们小宝不聪明啊。”旁边墨修尧挑了挑眉,从一边抽出两部书放到墨小宝跟前道:“把这两本书看完,然后将你觉得这一仗应该怎么大写下来给我看看。如果写的不错的话,本王就承认你很聪明。”

    墨小宝眼睛一亮,得到父亲的认同和赞赏,这是每一个孩子都极为渴望的一件事。但是墨小宝和墨修尧的相处却是从一个接一个打击中产生的。虽然墨小宝平时也一副讨厌父王的模样,但是对于墨修尧的赞赏却也更加执着。果然,墨修尧刚说完,墨小宝便一把将书抢过来抱在怀里道:“一言为定!如果我想出来了好法子,父王要用我的法子去对敌!”

    墨修尧毫不犹豫的点头笑道:“没问题。这几天你就好好的呆在帐子里研究这两本书吧。父王也会让人将北戎的一些卷宗拿过来给你参考的。只要你提出来的办法能够经得起推敲和考验,本王不但可以用你的法子,还可以向全天下宣告这一仗是你墨小宝打的。”

    “是墨御宸!”墨小宝不满又骄傲的道。小宝什么的实在是太不华丽了,他都不敢想象如果他做了什么名扬天下的事情之后,听到人们讨论“定王府的墨小宝真xxx…”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行。”墨修尧点头道:“只要你办到了,本王从此再也不叫你墨小宝了。但是相反…你要当着全军营的人大吼三声,本世子叫墨小宝。”

    “好,一言为定,君子一言……”

    墨修尧嫌弃的看了一眼墨小宝的五短身材,懒洋洋的补了一句,“快马一鞭。”

    于是,突然有了目标的墨小宝抱起两本厚厚的书飞快的往帐子外面奔去,一边回头朝叶璃挥手道:“娘亲,等着孩儿给你争光。”叶璃无奈的抬手掩脸闷笑。儿子,虽然娘亲也习惯了叫你墨小宝,但是娘亲也还是不希望全天下人都知道你叫小宝啊。

    “王爷,设计一个几岁的孩子,真有闲心…”叶璃似笑非笑的看着墨修尧淡淡道。

    墨修尧扬眉笑道:“本王这明明就是光明正大的跟他约定,怎么叫设计了?”叶璃道:“是么?等小宝看完了你给的那两本书,还有你让人送去的卷宗,再想出了办法来只怕一两个月也该过了吧?”到时候别说是怎么对付北戎骑兵的事情了,只怕墨家军和北戎之间的战事大局都已经定了。墨小宝再聪明也是个孩子,寻常人家的孩子七八岁的时候七八岁的时候也才刚刚启蒙而已。墨修尧给的那两本书不仅后,而且十分的艰涩难懂,就连云霆当初看这本书也琢磨了两三个月的才完,跟不用说墨小宝这连字都还没有认全的孩子了。

    所以,这场赌从一来是就是墨修尧设计来打击墨小宝的局。

    “阿璃既然知道,怎么不说破?”墨修尧含笑道:“可见阿璃也是觉得本王做的没错不是麽?”

    叶璃无言,墨小宝确实是有些臭屁了。不然也不会对墨修尧那么一句本身就算是赞赏的话有那么大反应。被小小的打击一下也没什么不好,横竖还有很多人满足他的自信。

    叶璃有些无奈的看着墨修尧笑得有些危险的俊言道:“小心回头他跟你闹。”墨修尧低声笑道:“那小子最擅长的就是趋吉避凶见风使舵,他只会跟你闹。”墨小宝很早就领悟了他父王的铁石心肠,所以一般都不会跟墨修尧歪缠胡闹。而且,他的目标是超越墨修尧,然后狠狠地踩在他父王的头上。如果现在跟父王胡闹耍懒,等到他以后赢过了父王再被父王拿此事出来一宣扬,岂不是让他定王世子威严荡然无存?

    闻言,叶璃忍不住一脸黑线。

    果然如墨修尧预料,第二天北戎大军就已经改变了战术。不再如往常一样等着墨家军前来攻城。而是抢先一步率领骑兵冲出城来,直接在城外数里以外的地上跟墨家军决战。虽然墨家军早有准备,但是却依然被北戎铁骑的横冲直撞造成了不少的麻烦。不仅伤亡的人数有上升,而且别说是攻城了,就连城墙的边儿都没有摸到。虽然北戎也有损伤,但是最多也只能算是个半斤八两,各有损伤。和之前的轻而易举便取得胜利相差不知凡几。

    一回到营中,众将领便聚集在一起纷纷出言讨论怎么对付北戎的骑兵。其实对付北戎的骑兵墨家军已经可算得上是经验相当丰富了,毕竟墨家军和北戎交战的次数并不少。墨家军的黑云骑之所以如此强大有很大的程度上就是因为北戎骑兵的存在。但是如此大规模的交战,在两国的历史上却都不多见。即使当年墨家军损失惨烈,却也是因为那些将士都是枉死而非战死,如果说是战死的话,只怕还没有这一次的多。因此,如今再以骑兵对骑兵却有些不合适了。黑云骑因为这几年的发展,人数也不过十五万左右,但是北戎却是基本上全是骑兵。

    “怎么样?大家有什么好主意?”陈云问道。

    旁边,孙耀武嘿嘿一笑道:“北戎的马确实是厉害,但是如果他们的马都跑不动了……”孙耀武算是野路子出身的武将,打仗素来有些猥琐。云霆有些不解,皱眉道:“向他们的战马下药了?但是战马是北戎大军的根本,他们肯定派人严加看守,想要下药…就算是有麒麟帮忙只怕是很难。”何况,那么多的战马要多少药才能全部药倒?而且,还必须全部同时实行才能成功,但是几十万的战马…那需要多少人去下药?

    孙耀武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当然不是派人去下毒,只怕派人去刺杀耶律野都比给战马下药靠谱。”大家相处了不少时间,也都了解各自的脾气,闻言云霆也不生气,看着孙耀武道:“那你有什么想法?总不能是白说这一句吧?”

    孙耀武笑道:“本将军怎么会说废话?咱们可以这样…”俯身过去,孙耀武在云霆耳边低声说了几句。闻言,云霆眼睛一亮,趴在旁边的陈云耳边又是一阵嘀嘀咕咕。众人围着火堆,气氛顿时热闹了起来,孙耀武的法子似乎一下子开启了他们的思路,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的热火朝天。

    “我觉得可以这样……”云霆道。

    “我觉得这样更好……”周敏得意的道。

    “其实我觉得这样更不错……”陈云补充道。

    不远处的隐蔽处,叶璃站在墨修尧身边含笑看着营地里围着一团火激烈讨论的众将,笑道:“看来之前的提醒还是有用的,今天这一仗倒是完全没有降低他们的士气,到时更加的有斗志了。”墨修尧点头道:“如果连这点挫折都算不上的麻烦都克服不了,他们也没有资格待在墨家军了。”

    “修尧觉得他们的办法能有用么?”

    “有没有用明天看看就知道了。”

    第二天的战场上,刚刚一开战墨家军各种奇怪的法子层出不穷。墨家军马背上帮着成袋的干草和马儿喜欢的食料。袋口一放马料到了一地,北戎这个月份粮草早就有些吃紧了,马儿一闻到草料哪里还走的动怒,一开始低头吃草就被扑上来的墨家军战士砍杀,就算没被砍杀的也不过片刻间便被草料里面的药给放倒了。

    还有各种稀奇古怪的陷阱,绳索,长枪,长弩等等,五花八门只有做不到的没有想不到的。这些东西显然都是连夜刚刚赶制的,虽然不怎么顺手却也还是对北戎大军造成了不小的伤痛。这一天,却再次以北戎的败退回城为结束。

    北戎大营里,耶律野再一次雷霆大怒。其实他也知道今天这一战失利实在是怪不得赫连鹏,但是连战连败的失利之下,不将赫连鹏狠狠地骂一顿他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发泄心中的怒火。

    赫连鹏也不辩解,跪在大帐中央等着耶律野发完火。

    发完了火,看着跪在大帐里的赫连鹏,耶律野也有些愧疚,皱了皱眉挥手道:“赫连将军起身吧。”赫连鹏沉声道:“都是末将领兵不利,请七殿下降罪。”耶律野叹了口气道:“这也怪不得你,定王府的人素来诡计多端。说知道他们会相处这样阴损的主意。”而墨家军会想出这样的主意,只怕也正是明白了北戎的粮草紧缺这个弱点。

    赫连鹏道:“殿下不必忧心,今天这样的法子可一不可再。过了今天我们有了防备就再也没有用了。不过就怕他们又想出别的法子来。”

    耶律野皱眉道:“赫连将军有什么办法?”

    赫连鹏道:“我们之前的想法并没有错,北戎骑兵确实给墨家军造成了不少的麻烦,不然他们也不会宁愿消耗自己的粮草这样的方式来对付我们的骑兵。末将的意思,我们要加快速度,更加猛烈的攻击墨家军,让他们应接不暇。”

    耶律野沉吟了片刻道:“也罢,就照你说的办。”

    “启禀殿下,王庭有使者求见。”帐外的侍卫禀告道。耶律野和赫连鹏对视一眼,耶律野皱眉道:“王庭的使者,这个时候…父王怎么会派人来……”

    赫连鹏沉声道:“殿下,这个时候王上派使者前来,如果不是想要犒劳殿下,那么只怕…大事不妙。”但是谁都明白如今北戎战事不利,北戎大军连战连败,要说是犒赏实在是很难让人相信。耶律野心中也是有数,点了点头吩咐道:“去请舅舅一起过来。”赫连鹏沉声应道:“是。”

    不一会儿,赫连真和赫连鹏进了大帐,王庭的使者也刚刚道。只见那人站在帐中一副恭敬的模样看着耶律野,但是赫连真和赫连鹏心中却是一沉。这人是耶律泓的人,这个时候北戎王派来的使者却是太子一系的人,这说明了什么不言而喻。

    使者侧首看了赫连真和赫连鹏一眼,笑道:“七殿下,微臣现在可以宣读王上的诏书了么?”

    耶律野沉着脸点了点头道:“使者请。”

    使者也不在意他的冷淡,取出一卷明黄色布帛展开,长声念叨:“大王诏谕:七皇子统兵一来,连番失利,损兵折将……”使者飒飒洋洋的念着长长的诏书,其实也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一丝。斥责耶律野领兵失利导致北戎损兵折将,使北戎元气大伤。甚至还连忙上书请求派兵。北戎王责令耶律野必须在两个月内打败墨修尧和墨家军。否则就要将兵权交给别人。虽然没有明说那个别人是谁,但是耶律野却猜得到,如果自己失利,最后得利的自然会是太子耶律泓。

    “七殿下,不知王上的意思殿下听明白了没有?”念完了诏书,使者含笑问道,“王上心急大楚战事,忧心如焚,还望七殿下体谅。”

    耶律野轻哼一声,冷然道:“多谢使者提醒,本王自然明白。”

    使者笑道:“明白就好,既然如此,下官这些日子就随侍在殿下军中了。到时候也好快些将捷报禀告被王上。”

    这是要监军了!

    耶律野眯眼,北戎一直没有监军的说法。谁领兵就听谁的,但是这使者奉了北戎王的命令而来,自然有权利节制北戎大军上下。如此以来,耶律野这个皇子兼主帅反倒是处处受制,而且随时会被人一状告到北戎王面前。耶律野知道目前的形式对自己极为不利,王庭那里只怕父王对自己也很是不满了。最好的选择自然是将兵权交给赫连真立刻赶回王庭向父王解释,毕竟身为皇子,没有什么比北戎王的信任更重要。但是耶律野也明白,一旦自己走了,十几年没有领过兵的赫连真未必掌握得住这几十万兵马,到时候兵马落入耶律泓的手中,自己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耶律野神色漠然的望着下面的使者,眼眸中掠过一丝阴冷的杀意。淡淡点头道:“既然如此…就有劳大人了。”

    既然已经落后了一步,只怕王庭那边太子也早就准备好了。既然如此…他又何必再退?父王的信任和兵权,他手里重要握住一样。

    使者仿佛没有听到他话语中的森冷之意,点头笑道:“多谢殿下。”

    ------题外话------

    某凤好伤心,回到四川听说联通的网不错,果断抛弃电信买了联通终端。结果回老家发现联通木有网,枯坐网吧更新,~亲爱哒们新年快乐~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