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太平裂 > 390.沐扬兵败,细作之疑

太平裂 - 390.沐扬兵败,细作之疑

所属目录:太平裂      发布时间 : 2016-10-17

  390。沐扬兵败,细作之疑

    寒谷雄关上,墨景黎居高临下盯着不远处杀气腾腾的墨家军大营。墨家军黑色的旗帜迎风烈烈飞扬,远远望去,整个墨家军大营兵马气势蓬勃恍如黑色的浪潮随时都会席卷而来。

    “皇上,有些不对劲。”老沐阳侯与雷腾风一左一右站在墨景黎身边,老沐阳侯微微皱眉道。墨景黎扬眉,“不对劲?怎么说?”老沐阳侯沉声道:“墨家军看上去气势汹汹,但是这两天却都是虚张声势,根本没有实质的作为。这不符合墨家军一贯的作风。”

    墨家军之所以天下闻名,便是因为他们彪悍的战力和将士悍不畏死的精神。所以他们绝对不会因为眼前的千年雄关别驻足不前,唯一的解释便是这其中另有阴谋。

    墨景黎挑眉,淡然道:“叶璃手中只有不到十万兵马,就算强攻寒谷关,她攻得下来么?只怕她是想等吕近贤吧?只要沐扬拦住了吕近贤,眼前这些…迟早是朕的阶下之囚。”雷腾风盯着远处,若有所思,半晌才淡淡道:“这几天似乎都没有见到定王妃的人。”

    闻言,老沐阳侯脸色一边,沉声道:“皇上…定王妃素来诡计多端,只怕……”定王妃不仅诡计多端,而且因为有麒麟相助更是称得上神出鬼没。每次定王妃出现的地方总是有人要倒霉。墨景黎剑眉一皱,老沐阳侯所担心的他自然也明白,只是这一次他自认安排的可说是天衣无缝,叶璃就算再聪明也不可能找到漏洞钻才是。只可惜,东方幽当初给他的那些名单,虽然解了他定王府无法安插人手的燃眉之急,但是这些人却都没办法丝毫不引人怀疑的接触到叶璃,不然的话也不用像现在这样难以掌握叶璃的动向了。

    想了想,为了安全起见墨景黎还是吩咐道:“派人去查探,一定要确定叶璃到底在不在关外的军营中。”老沐阳侯连忙点头转身便要下去吩咐人去办事。

    “启禀皇上,紧急军情!”沐阳侯还没下去,就已经有士兵急匆匆的跑了上来。老沐阳侯眼皮一跳,一股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只听那报信的士兵道:“前方急报,沐阳侯率领的十万大军遭到吕近贤军埋伏,几乎全军覆没。吕近贤已经越过了我军布下的埋伏,往寒谷关而来。”

    “这怎么了能?!”老沐阳侯不由得失声道,身子晃了晃险些栽倒在地,连忙问道:“沐阳侯怎么样了?”那士兵看了看后面的墨景黎又看了看老沐阳侯,方才道:“沐阳侯带着剩余不到一万的残兵,已经往寒谷关来了。”

    听到沐扬没事,老沐阳侯这才松了一口气。但是一回头看到墨景黎的脸色心中却又暗暗叫苦。他一直担心这担心那,结果出了问题的却是他的儿子,以墨景黎的为人怎么会不震怒。

    果然,只见墨景黎阴沉着脸扫了老沐阳侯一眼,淡然问道:“沐老侯爷,你有什么话说?”老沐阳侯苦着脸道:“小儿出战不利,请皇上治罪。”

    旁边,雷腾风俊眸微眯,上前一步低声道:“楚皇,沐阳侯毕竟还年轻,怎么敌得过吕近贤这样征战半生的老将?何况,现在正是用人之际。”墨景黎轻哼了一声,对老沐阳侯道:“看在镇南王世子的面子上,朕给他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老沐阳侯心中一喜,连忙拜谢道:“多谢皇上开恩。”连带着看雷腾风的眼神也多了几分和善和感激,“多谢镇南王世子。”雷腾风笑道:“老侯爷不必多礼,本世子也是为了贵我两国联盟。”言下之意,沐阳侯府并不欠他的人情。闻言,老沐阳侯脸色越加和善,毕竟,西陵镇南王世子的人情可不是那么好欠的。

    雷腾风看向墨景黎道:“楚皇,事到如今,还是尽快将沐阳侯召回问清楚事情的经过才是。在下总觉得…此事实在是有些怪异。”墨景黎和老沐阳侯的布置雷腾风也是知道一些的,几乎可以说是天衣无缝。至少雷腾风本人想不出任何破绽,雷腾风在军事方面虽然没有太多的建树,但是毕竟是雷震霆一手教导出来的,见识能力皆属一流。连他都看不出来什么破绽,就证明老沐阳侯和墨景黎的布置确实没有什么大问题,沐扬就算不能大获全胜,也不至于输的太惨。但是这才短短几天的时间沐扬就差一点全军覆没,要说这其中没有问题,简直比墨修尧全歼了北戎大军还要令人难以置信。

    听了他的话,墨景黎和老沐阳侯神色也有些凝重。老沐阳侯虽然没有跟吕近贤打过多少交道,但是他毕竟也是一代名将,对墨家军的几个将军多少都有些了解的。所以,他才不能相信吕近贤竟然这么轻而易举的便破了自己布下的局。

    沐扬回来的很快,只是出去的时候意气奋发的沐扬回来的时候却是伤痕累累。原本的十万精兵更是只剩下不到六千人。

    “罪臣沐扬请皇上赐罪。”沐扬心中很明白,自己这一拜可说是楚军和墨家军的第一次交锋便以楚军的惨败结束了。只怕墨景黎心中将自己五马分尸的心都有了。更重要的是,他这一败几乎将楚军原本占据的地形优势毁去了大半。

    大帐里一片沉寂,楚军中众将领也不敢开口为沐扬求情。墨景黎冷眼打量着沐扬,原本俊美的脸上多了一道血痕,肩头上也被包扎起来左臂显得有些生硬,显然是伤的不轻。俊美沉稳的眉宇间写满了疲惫就连双眼也熬得通红,这几天看起来沐扬也十分的不好过。

    “起来吧。”半晌,墨景黎才沉声道。倒不是墨景黎不想处置沐扬,只是他自己也明白,楚军中能用的将领本来就不多。如果处置了沐扬,老沐阳侯难保不会生出什么异心,所以才听从雷腾风的建议免了沐扬的惩罚,“吕近贤是墨家军名将,这次的事情便罢了,以后须得戴罪立功,若是再有疏忽,休怪朕翻脸无情。”,沐扬一愣,显然没想到墨景黎居然会如此宽厚,旁边老沐阳侯连忙提醒道:“还不谢皇上恩典。”

    沐扬这才谢过墨景黎的恩典,站起身来。

    “这次到底是怎么回事?仔细说来听听?”墨景黎沉声问道。沐扬连忙将这次兵败之事说了一遍,其实这一次不说别人,就连沐扬自己也觉得败得莫名其妙。沐扬率领十万大军赶到增援,虽然两军的人数上依然是吕近贤占优势,但是有地利之便,楚军几乎是稳操胜算的。但是谁也想不到,就在沐扬赶到的第二天晚上,吕近贤竟然带着五千兵马突然出现在了楚军的后方。深更半夜,楚军根本就不知道偷袭的到底有多少人马,匆匆迎敌之下被吕近贤牵着鼻子走。最后吕近贤更是引燃了原本是用来招呼墨家军的桐油,结果十万大军竟然被自己设下的埋伏烧的半残。等到沐扬带着剩下的兵马冲出火海的时候,又与吕近贤的大军正面相逢,最后只剩下了几千人马逃了回来。

    听完了沐扬的讲述,墨景黎气得神色狰狞无比,“这么说…朕的十万大军,被吕近贤区区五千兵马杀得片甲不留?好!真是好极了!”

    其他人沉默不语,以五千对十万,这一战无异是吕近贤人生之中的巅峰之战。但是,如果说这一战全凭吕近贤的能力,却是让人难以相信。只一条,吕近贤到底是怎么知道楚军的驻扎地和楚军设下的埋伏的?要知道,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将附近的几座大山一起点燃。到时候就算吕近贤胜了大火封山他也别想从那里过去。

    老沐阳侯沉声道:“皇上,我军中有定王府的细作。而且…是极为重要,能够接触到我军机密的人。”楚军的驻扎地点可以说是麒麟找到的,但是他们设下的埋伏,就算是麒麟想要全部找到没有十天半个月也是很难办到的。除了楚军中有定王府的细作,老沐阳侯想不到还有其他的解释。

    墨景黎没好气的白了老沐阳侯一眼,定王府的暗卫几乎无所不在,就连墨景黎现在也不敢保证自己府中没有墨家军的人,这话等于是废话。

    旁边,雷腾风沉声道:“老沐阳侯所言极是,只怕…对方还是诸位…极亲近的人。楚皇千万要小心才是。另外,吕近贤大军即将逼近,还请楚皇早做准备。”吕近贤与沐扬一战,损失可以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等到两路墨家军一前一后逼近寒谷关,楚军现在所谓的地理优势不但会完全丧失,而且还很有可能陷入困局。

    墨景黎沉声道:“传朕的旨意,令西路军二十万人,全力拦截吕近贤大军。沐扬,朕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若是让吕近贤到了寒谷关,你自裁吧。”冷冷的扫了沐扬一眼,沐扬顿时感觉到墨景黎冷冽的眼神中流露出的恍若实质的杀意。

    沐扬打了个激灵,连忙应道:“末将遵命!末将告退!”

    墨景黎轻哼一声,道:“排查墨家军细作事情老侯爷负责,其他人都退下吧,朕有事情跟镇南王世子商议。”

    “是,臣等告退。”众将领齐声道。

    雷腾风并不意外,墨景黎自视甚高。如果不吃点亏根本不会将他这个小小的镇南王世子看在眼里。也是幸好如今雷腾风的性子改变了不少,不然的话这些日子两人早就闹翻了。

    大帐里只剩下墨景黎和雷腾风两人,墨景黎看着雷腾风叹了口气道:“让镇南王世子看笑话了。”雷腾风恭声道:“楚皇言重了,胜败乃兵家常事,其实不知楚皇这里,如今就连父王那边也不甚顺利。墨家军威震天下两百年之久,到底不是浪得虚名。”

    这倒不是雷腾风安慰墨景黎之词,墨景黎自己自然也有消息来源,如何不知道如今墨修尧和雷震霆交手打的比他们这边更为激烈。与飞鸿关那边的战事比起来,他们这里就可说是小巫见大巫了。这一次可说是雷震霆和墨修尧第一次真正的交手,自然引得全天下的关注。只是那边的战事却并没有因为西陵大军占得先机而一帆风顺,两军陷入胶着之中,每一战无不是血流成河惊心动魄。目前为止,雷震霆也没能占到什么便宜。

    墨景黎凝眉思索了片刻,道:“本王倒是可以助镇南王一臂之力。”

    雷腾风剑眉微调,依然保持着恭敬却不卑微的姿态看着墨景黎。雷腾风还记得墨景黎当初和东方幽成婚,虽然苍茫山已经彻底覆灭,但是谁也说不准墨景黎到底从东方幽身上得到了一些什么好处。墨景黎既然敢说要助雷震霆一臂之力,自然也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请楚皇指教。”雷腾风道。

    墨景黎淡淡笑道:“指教不敢当,不过是本王在定王府中还有几个人可用罢了。”闻言,雷腾风心中却是一跳。定王府最难对付的地方不是墨家军的强悍,也不是墨修尧和徐清尘的才智,而是他几乎密不透风的防御。这世上所有人知道的消息都是定王府愿意放出来给人知道的,而墨修尧不愿意给人知道的消息他们却是无论如何也探听不到。这些年来,虽然各路人马一直锲而不舍的往定王府安插人马,但是真正能用的却是几乎完全没有,反而折损了不少自己的精锐。

    见雷腾风似乎不肯相信,墨景黎也不着急,淡淡笑道:“定王府世子墨御宸,现在就在飞鸿关。”

    雷腾风眼神微闪,定王府世子的行踪在墨家军中自然是极为隐秘的消息,墨景黎看起来却像是早就知道了的模样,看来确实是有些名堂。墨景黎淡淡笑道:“另外,墨修尧和叶璃的那对双胞胎,现在却是被养在徐家。”

    雷腾风心念飞转,很快便镇定了下来,淡淡笑道:“看来楚皇的人并不在墨家军军中,而是在璃城,如此,似乎对家父并没有太大的作用。”

    墨景黎笑道:“有没有就要看镇南王怎么用了。”

    “楚皇想要什么?”雷腾风问道。

    知道雷腾风妥协了,墨景黎满意的一笑道:“镇南王世子带了多少人来?”雷腾风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苍茫山果然是个祸害,幸好早被灭了!在下手中也不过区区十五万兵马,却是为了以防万一,绝非对楚皇有什么异心。”

    “朕自然相信镇南王世子。”墨景黎笑道,现在两军联盟共同对抗墨家军,雷腾风自然不会有什么想法。但是等到分出结果之后就不一定了。

    雷腾风道:“在下愿意相助沐阳侯拦截吕近贤。”

    墨景黎满意的点头,提笔在纸上写下几个字,递过去道:“这是给镇南王的礼物。”雷腾风扫了一眼,随手将纸条投入旁边的炭火之中,淡笑道:“多谢楚皇,在下告辞。”

    目送雷腾风出去,墨景黎冷笑一声道:“谁说朕在墨家军中没有人?墨修尧…朕倒要看看到底是谁笑到最后!”

    沐扬的帐子里,瑶姬正在为沐扬包扎伤口。看着眼前的伤痕累累的男人,瑶姬美眸微敛,并不说话。她旁边,沐烈也眼巴巴的望着沐扬,大眼睛里写满了担忧,“父亲,你…没事吧?”

    沐扬摇摇头,抬起没受伤的手摸了摸沐烈的小脑袋道:“父亲没事,不用怕。”沐烈点点头,乖巧的坐在沐扬身边看着瑶姬为他处理伤口。帐外,一个士兵禀告道:“启禀侯爷,老侯爷请侯爷处理好伤势之后过去一趟。”

    沐扬点点头道:“我知道了,你去吧。”

    瑶姬皱眉到:“受了这么重的伤,怎么还不歇息?”沐扬有些无奈的苦笑道:“我马上又要离开了,父亲叫我去大概是要吩咐一些事情。不用担心,没伤到要害。”

    “但是…你的伤……”

    沐扬叹息道:“这次之败虽然是墨家军事先得到了情报所致,但是毕竟还是我败了。皇上网开一面要我率兵抵挡吕近贤大军,将功赎罪。哪里能轻易说不去。”

    瑶姬也是知道轻重,只得点点头道:“那你千万小心。”沐扬微微一笑,道:“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稍微收拾了一下,沐扬便往老沐阳侯的帐子里去了。他一出去,瑶姬和沐烈的脸色便沉了下来,沐烈沉声道:“沐阳侯很快就会怀疑到我们。”军中能够接触到机密的人并不多,当排除了所有的可能之后,答案便是最不可能的那一个。

    瑶姬微笑道:“你错了,是很快就会怀疑到我。”

    沐烈小脸一沉,沉声道:“你疯了,别想自己出面顶罪。别忘了,如果你罪证确凿,你以为墨景黎会放过我?而且,以沐阳侯的聪明,未必不会怀疑我的身份。”沐烈和沐扬长得并不像,只是眼睛有一点像瑶姬罢了。到时候沐阳侯极有可能会怀疑他的身份。

    瑶姬轻叹了一声道:“不到万不得已,难道我会去送死不成?只是,最近你小心一点,没有什么极重要的消息就先不要理会了,免得上了沐阳侯的当。”

    沐烈沉着小脸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我感觉…是事情很快就要结束了。”瑶姬垂眸,低声道:“结束了也好,这几年也辛苦你了。”沐烈跟着她到楚京的时候也不过是个才**岁的孩子,这几年不仅要暗中帮她收集传递消息,还要不时的提醒她不要行差踏错,这几年若不是有沐烈陪伴,她还真不知道能不能撑的下去。

    沐烈看着她道:“王爷吩咐的事情,如果你办不到就由我来办。”

    瑶姬淡淡的浅笑道:“别担心那么多,到时候未必需要我们……”沐烈摇头道:“王爷既然那么吩咐了,就一定会出现那样的情形。不然你以为沐阳侯能够活到现在?就凭当年他险些害死王妃和世子,王爷当年就已经捏死他了。你看着吧,只怕很快王爷就会有消息传来。”

    瑶姬一怔,点头道:“万般都是命,何况…我知道该怎么做。我并不欠他们的,有什么下不了手的?”除了沐扬是她儿子的父亲以外,这些年,瑶姬也渐渐的看得淡了。当年以为海枯石烂的感情如今回首也不过如此。

    沐烈有些不放心的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心中却暗暗下定决心,如果真到了那个时候他便先下手为强,也免得将来瑶姬心结难解。

    另一边,叶璃坐在马背上望着山下不远处尸横遍野的地方淡淡一笑。白色的衣衫黑色的发丝在微寒的清风中飞舞。

    “王妃。”秦风呈上一封信函,沉声道:“吕将军已经大败沐扬十万大军,大军开赴寒谷关而去。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叶璃皱了皱眉,一边拆开信函一边道:“吕将军这一战倒是惊人。不过…秦风,立刻让瑶姬和沐烈撤出来!”秦风心中一惊,很快便冷静了下来。默然道:“王爷有令,瑶姬和沐烈…还另有用处。”只是这件事,原本墨修尧并不打算告诉叶璃的。但是如今王妃要求瑶姬和沐烈撤出,却是和墨修尧的命令相悖,秦风只得如实相告。

    叶璃一怔,很快便明白了墨修尧的用意,轻声叹了口气对秦风道:“你去吧,尽量保证瑶姬和沐烈的安全。”墨修尧当初选中瑶姬作为安插在楚京的细作,叶璃便心有所悟,当时她没有阻止,现在自然也不会阻止。沐阳侯府的解决已经注定,如果能让墨修尧心中舒服一些,叶璃并不介意做得再狠一些。

    秦风点头道:“多谢王妃。”细作的命是不值钱的,许多当权者根本不会去管那些细作的生死。因为大多数人细作都有极大的把柄捏在主子的手中,上位者也不用担心他们背叛。如果被发现了大多数也只能一死了之,虽然定王府对属下好上许多,但是毕竟照顾不到每一个人。但是定王妃却不一样,只要有可能,她都会尽量保全属下的安危。或许也正是因此,他们这些人才会心甘情愿的臣服为一个女子效命。定王妃不仅有男儿的胸怀和谋略,更有着大多数上位者都没有的仁慈和宽厚。

    叶璃淡淡笑道:“尽我所能罢了,我也不能保全所有的人。”

    ------题外话------

    过年好累哟~亲爱哒们,过年快乐麽?这些天都木有回复留言,实在是抱歉哟。另外curry07亲爱哒,凤三和皇后的结局就是木有结局,虽然偶觉得有点对不住凤三公子。至于瑶姬和秦风,肿么说呢,不是每段感情都一定顺顺利利门当户对的呀,秦风和瑶姬以后肯定也会有一些问题的,但是这个么是个人选择,秦风觉得木问题就行了。另外,他是麒麟统领,瑶姬是间谍,其实远比一般的将领和朝臣收到的压力要少很多啦。我虽然不太想狗血,但是太严谨的话就感觉还不如写历史题材鸟。顺便说一句,人家也稀饭素素雪大人~

    ps:新年快要过完了,祝亲们新的一年一切顺利哈。

    pss:因为快完结了,最近有点卡,很悲伤…偶不是想水大家~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
下一章:391.离间之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