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太平裂 > 392.坐收渔利

太平裂 - 392.坐收渔利

所属目录:太平裂      发布时间 : 2016-10-17

  392。坐收渔利

    看着那传旨的太监狼狈而去,沐扬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父亲的冤死,瑶姬的失踪,墨景黎的怀疑桩桩件件都仿佛一座座大山压在沐扬的头上。看着眼前满地的御前侍卫的尸体,沐扬脸色铁青。

    西路将军赵廉与老沐阳侯也有几分交情,听到消息闻讯赶来的时候眼前的情形却是已经一发不可收拾。但是他虽然和老沐阳侯有交情却也还没有深厚到可以为了这份交情而赌上自己的身家姓名的地步,只得命人将沐扬软禁在军中,并且亲自写了一封折子让人快马送到墨景黎手中。

    只可惜他不知道的是,他的折子刚刚出了军营不过二十里就已经化为一堆灰烬了。

    沐扬的帐子中,赵廉和雷腾风都在坐,看着沐扬抱着已经睡着了的沐烈不由得都叹了口气。说实话,无论是赵廉还是雷腾风都不太相信沐阳侯府会投靠定王府。不是他们不想,而是根本不能。雷腾风总觉得这其中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是老沐阳侯已死,只怕沐扬……

    想到此处,雷腾风不着痕迹的向赵廉使了个眼色。赵廉在心中无奈的叹了口气。他也算是大楚的老将了,虽然平生没打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帐,却也说的上是见多识广。原本墨景黎决定北征的事情就让许多人心中暗暗嘀咕,如今仗才刚开始打,皇上就斩了自己手下的重臣,这让许多人心中都惶惶不安。原本就跟沐阳侯府亲厚的将士更是隐隐有些不平之色。若是沐扬有个什么心思的话,只怕这军中就要乱了。原本若是为了军中安定着想,赵廉就该当机立断抓了沐扬。但是偏偏他这大营之中的将领有半数近都是沐阳侯从前的部下,或者和沐阳侯府有旧的。别说是皇帝了,就连赵廉自己偶尔也在心中暗暗担忧,该不会是沐阳侯府真的有什么心思吧?

    “沐阳侯……”想了想,赵廉还是决定先劝一劝,吕近贤的大军压境,军中实在是不能再乱起来了。沐扬淡淡苦笑,“赵将军客气了,在下现在还是什么沐阳侯?”

    赵廉叹了口气道:“这其中必然有什么误会,老夫已经亲自写了折子去向皇上解释,将军稍安勿躁。”

    “就算有什么误会,墨景黎也不该杀了我父亲!”沐扬厉声道,眼中划过一丝惊人的恨意。赵廉心中暗惊,这一次,只怕无论如何…沐阳侯府都要和皇上离心了。

    “娘亲……”沐扬怀中,沐烈睡梦中发出一丝小小的抽泣声,沐扬心中更是一痛,抱起沐烈起身就要往外走。

    “沐扬,你去哪儿?!”赵廉连忙问道。沐扬回头,沉声道:“我要去救瑶姬。”

    现在种情况,赵廉哪儿敢让他带兵走,连忙道:“现在你哪儿知道沐夫人在什么地方?咱们还是先派人去查探看看为好。何况…你应该知道,你这一走……”沐扬若是真的这么走了,只怕就是没有叛国也成为叛国了。沐扬冷笑一声道:“现在已经这样了,我还在乎这些么?”

    赵廉咬了咬牙,沉声道:“好,你要走我不拦你。兵马你不能带走。”如果让沐扬带走了兵马,只怕他的命也不远了。

    沐扬冷然一笑,他一个人离开什么也别想做,只要墨景黎派人追杀就能弄死他,更不用说救人了。

    旁边,雷腾风皱了皱眉,道:“沐阳侯,稍安勿躁。你们不觉得这件事有些诡异么?”沐扬和赵廉同时望向雷腾风,雷腾风沉声道:“楚皇也不是傻子,如果他真的要杀沐阳侯,为何会将老沐阳侯的死讯这么快宣扬出来,还只派了十几个侍卫来传旨?难道他就不怕沐阳侯会抗旨不尊甚至当场就反了?”

    沐扬看着雷腾风,冷然道:“镇南王世子的意思是我父亲没事?还是说那传旨的人不是墨景黎的人,是别人易容的?”

    雷腾风哑口无言,墨景黎身边的几个人他们也都认识。若是易容的话,在这么多人面前绝对不可能没有丝毫的破绽,就连那些死了的御前侍卫,他们之前都在墨景黎的军中见过。又怎么做的了假?

    良久,雷腾风叹了口气道:“沐兄若是相信在下的话,再等一天。让我们弄清楚了大营那边的消息再说。到时候如果真的…在下亲自护送沐兄出营,若是楚皇怪罪下来也由在下承担,也免了赵将军的为难。”赵廉一听,自然是同意,无论如何能够先稳住沐扬才是最重要的,不然这军中只怕马上就要哗变了。连连点头道:“雷世子说的不错,贤侄,如果到时候真的…老夫也不拦你!”

    沐扬沉默了片刻,终于点头道:“好,就再等一天!”

    楚军大营中,墨景黎神色阴郁的盯着跪在下面簌簌发抖的太监,沉声道:“你说什么?”那传旨的太监脸色惨白,战战兢兢的道:“皇上饶命!皇上饶命啊…奴婢无能…沐阳侯不肯接旨,还说…沐阳侯府对大楚忠心耿耿,皇上昏庸、枉害忠良…将皇上派去的侍卫都杀了。幸好、幸好西路将军及时赶到,才救下了奴婢一命……”说话间,那太监已经泣不成声,一副被吓得不轻的胆怯模样。

    墨景黎盯着他打量了半晌,只见那太监原本干净的衣服上沾上了不少血迹和灰尘,神色间也满是疲惫和惊恐之色,还有隐忍的痛楚。显然也受了一些伤,“好…好一个沐阳侯,好一个沐扬!把沐敬明给我带上来!”

    沐敬明是老沐阳侯的本名,只是他年轻的时候便受封沐阳侯,因此称呼他本名的人却是极少了。不多时,老沐阳侯便被侍卫押着走进了大帐里,不过才两天的时间,原本还精神抖擞的老沐阳侯却已经苍老了许多。原本就斑白的头发显得有些乱,一双利眸也变得有些黯淡无光。监牢之中的生活自然也不会有多么美好,整个人显得苍老无力。

    “沐敬明,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墨景黎厉声问道。

    老沐阳侯一怔,有些不明白出了什么事让墨景黎如此大怒。再看了一眼跪在旁边一身狼狈的传旨太监,老沐阳侯心中一震,若有所悟。

    “老臣冤枉,请皇上明察。”虽然心中已经猜测到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老沐阳侯却不能承认,只能装傻。墨景黎冷笑,“明察?你说沐扬没有反叛之心?但是他却敢杀了朕派去传旨的侍卫,敢骂朕昏庸,这就是你说的沐阳侯府对大楚的忠心耿耿?”

    “皇上…这一定是误会!小儿绝不会如此无礼的!”老沐阳侯焦急的道。沐扬的性格他了解,绝对不会如此冲动行事。何况,他还在楚军大营之中,沐扬就算是投鼠忌器也绝对不会冒然杀了皇帝派去传旨的人。

    跪在旁边的太监心中一动,尖声道:“沐老侯爷,你的意思是咱家欺瞒皇上?诬陷沐阳侯不成?!皇上,奴婢冤枉,求皇上派亲信之人再去查探,免得奴婢受这不白之冤。沐阳侯残杀皇上派去的侍卫,是军中数千将士亲眼所见,奴婢不相信沐阳侯能够堵住那么多人的嘴,何况西路将军虽然是事后才赶到的,但是镇南王世子却是从头到尾都在场的,请皇上明察!”

    见那太监一脸悲愤的模样,墨景黎心中又更信了三分。何况他本身就已经怀疑沐阳侯府了,下面的人也不过是略加推波助澜而已。

    冷笑一声,墨景黎道:“朕当然会查!高铭!你带朕的圣旨走一趟,告诉西路将军赵廉,拿下沐扬来见朕,若有违抗,就地处决!”下面一个将领出列,拱手道:“末将遵命,末将一定带沐扬回来向皇上请罪!”墨景黎轻哼一声,他对沐扬请不请罪没有兴趣,他只担心沐扬会不会带着手下那十几万兵马早饭。毕竟沐家在大楚军中还是颇有些影响力的。想了想,墨景黎道:“朕再给你五万精兵,协助西路将军防御吕近贤部!”

    “是,多谢皇上。”高铭朗声拜谢,他当然明白墨景黎的意思。这五万精兵并不是真的给他防御吕近贤的,而是万一沐扬有什么异动,好跟西路将军一起联手弹压。

    老沐阳侯看着眼前身形高大挺拔仿佛一脸正气的高铭,心中隐隐有些绝望。任何人都不可能只有朋友而没有敌人,正巧,这高铭跟沐家就素来不对盘。沐家是将门之后,高铭和沐扬年龄相近,但是沐扬的家世却远不是高铭这样的草根出身能够相比的。所以,即使高铭从墨景黎还是个没有实权的王爷的时候就跟着墨景黎了,但是墨景黎登基之后,他的地位依然远远的不如沐扬。这两人不和可以说是整个楚军上下都知道的事情了。墨景黎拍他前去,虽然说可能是担心别人跟沐扬交情好手下留情。但是派高铭去却几乎等于绝了沐阳侯府的生路。

    老沐阳侯颓然的跌倒在地上,墨景黎却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拂袖而去。

    一直跪在旁边的太监连忙爬起来,让人将老沐阳侯重新押回牢中严密看守。老沐阳侯狠狠地瞪着那太监目眦欲裂,他敏锐的感觉到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是他此时被墨景黎囚禁,即使想要做什么调查真相也无能为力。那太监看了一眼四周无人,突然凑近了老沐阳侯低低的一笑,压低了声音道:“老侯爷,你别怪咱家。谁让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果然是你!”老沐阳侯厉声骂道。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将人押下去好好看守。若是让定王府将人救走了,咱们谁也别想活了。”那太监挥挥手尖声道。老沐阳侯毫无反抗之力的被人拖了出去。

    一天后,传来的消息却让众人十分无奈。

    “启禀大将军,皇上命高铭将军率领五万精兵前来相助大将军。”大帐里顿时一片沉重,沐阳侯府的部将更是脸色难看之极。

    沐扬冷笑一声道:“五万精兵来相助赵将军?”嘲讽之一溢于言表。在场的人都明白,说什么相助,去去五万人马能抵得上什么事?现在大营中有原本的西路军十多万人,沐扬手中十万人,还有雷腾风的十几万人,总兵力在四十万以上,本身兵力就已经是吕近贤的两倍了。如今这五万人只怕不是用来对付吕近贤的,而是用来防备沐扬的。

    赵廉长叹了口气,问道:“高将军到哪儿了?”

    士兵禀道:“高将军的大军已经在三十里外了。另外…高将军派人来传令…沐阳侯意图谋反,请将军即刻将他拿下爱,等高将军到了之后好押解回大营交由皇上发落。”此话一出,在场的沐阳侯府的部将纷纷站起身来,神色不善的盯着众人。

    正在赵廉左右为难的时候,营外传来了喧天的战鼓声。赵廉心中一震,很快的有了决断,沉声道:“墨家军叫阵,众将随本将军出营迎战!”

    说完,也不管沐扬等人,直接走了出去。雷腾风站起身来,看了看站在一边的沐扬,叹了口气摇摇头也跟了出去。大帐中,留下来的沐阳侯府的部将低声问道:“侯爷,咱们……”

    沐扬闭了闭眼,决然道:“愿意留下的跟赵将军出营迎战,愿意跟我走的,咱们现在就走!”在场的众人,有几个无声的退出,跟着赵廉出去了。剩下的却都是愿意跟着沐扬走的。虽然选择不同,此时却没有人有心思去鄙视谁。跟着沐扬走这条路并不好走,沐阳侯府没有定王府那么大的势力,不是说你带着一直军队走了就可以画地为王的。这些愿意跟着沐扬的可以说都是沐阳侯府的心腹,要不就是沐阳侯府与之有救命之恩的人。

    沐扬看了众人一眼,沉声道:“沐扬多谢诸位,回去带齐各自的兵马,我们立刻便走。”

    于是,大营外,两只兵马前后出营却是奔向不同的地方。沐扬来的时候带来了十万兵马,但是真正跟着他走的却不过三四万人。望着沐扬带兵离去的方向,赵廉微微叹了口气,有些萧索的眼中带着惋惜之意。沐扬将来的路,只怕是走不了多远了。原本若是给他时间的话,沐扬会成为一个完全不逊色与他父亲的将领。但是现在,带着区区三四万人,既没有粮草,也没有后援,沐扬将来的路可说已经注定了。

    雷腾风站在赵廉身边,淡淡问道:“赵将军就这么放他走不后悔么?”赵廉叹息道:“老夫已经尽力了,总比大军哗变好吧。”雷腾风赞同的点了点头,让沐扬带走三四万人马对大军没有太大的妨碍,但是如果真的抓了或者杀了沐扬的话,只怕原本跟沐阳侯府交好的将领难免会有兔死狐悲之感,到时候再被有心的人一挑唆,只怕损失的就不是这三四万人马了。

    “但是,将军要怎么跟楚皇交代?”墨景黎可不是什么顾全大局,心宽大度的人。只怕他看不到赵廉为了大军的安稳的退步,只会看到赵廉违抗旨意放走了沐扬的事情。

    赵廉无奈的苦笑,淡淡道:“老夫尽力而为,何况…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战死沙场了,想那么多做什么?说实话,对付吕近贤老夫还当真没什么把握。”看到沐阳侯府的解决,赵廉心中并非真的没有一点心寒之感。只是身为臣子,君要臣死,臣不能不死。

    “将军大义。”雷腾风诚心的赞道。

    却说沐扬离开大营不过两个时辰便与高铭的大军相遇了。原本两军是不会那么快相遇的,不过高铭在快要接近大营的时候便收到了沐扬已经带着大军逃离的消息之后,立刻便调转兵马追了过来。同时也一封折子飞快的送去了墨景黎的大营中,写明了沐扬已经带着大军叛变。甚至还不忘告了赵廉一状。高铭一直觉得自己这些年为了墨景黎做牛做马,却始终被这些大家族出身的将领压得抬不起头来,此时逮到了机会又怎么会放过?

    两军相遇,二话不说高铭便下令冲杀过去。乱军之中片刻见便死伤无数。正在高铭洋洋得意之时,却见斜刺里一只黑色的兵马杀出,将正在厮杀的两军团团围住。

    高铭一看那在风中飞扬的黑色旗帜,顿时吓得险些从马背上跌落了下来。惊恐的叫道:“墨家军…黑云骑……”沐扬也是脸色一沉,隐约感到有些不对。黑云骑的战力自然不是这些普通的楚军将士能够比得上的,一阵横冲直撞,顿时将楚军的阵势弄得支离破碎。领军的黑衣男子沉声道:“愿意归顺定王府立刻停手!”黑衣男子的声音夹带着深厚的内力向着四面八方荡开。

    这些士兵原本就因为这突如其来的自相残杀弄得头晕脑胀,此时再被黑云骑一吓。原本这些士兵对墨家军就没有什么恶感,甚至对这次与定王府开战都有些隐约的恐惧和不满。此时有人带领之下,很快就有许多人放下了兵器离开战场。看到墨家军果然如那黑衣将领所说的,只要放下兵器的人都不再动手,甚至还给予保护,替他们挡开了乱军之中的刀剑,很快的又有更多的人放下了兵器。

    前后不过两刻钟不到,整个战场便已经安静了下来。选择扔下兵器向定王府投降的兵马竟高达上万人,无论是沐扬还是高铭的人马都有。沐扬还被几个衷心的侍卫护着与墨家军继续对抗,高铭却已经落到了墨家军手中。

    那黑衣将领拎着高铭上前,沉声道:“退下!”原本还围着沐扬的黑云骑士兵立刻便住了手,恭敬的推到了一边。

    沐扬盯着眼前的黑衣男子看了半晌,终于皱眉道:“你是…秦风?”沐扬和秦风真正见过面的次数寥寥可数,但是沐扬却还是记得跟在定王妃身边那个据说统领着定王府最神秘的麒麟的沉默男子。

    秦风不在意的点了点头,随手将高铭扔在了沐扬的脚边。

    高铭神色萎靡的站了起来,有些惊惧的望着秦风。他只觉得自己十分倒霉,一直被沐扬压着抬不起头来,如今好不容易沐扬要倒霉了,自己被皇上派来抓沐扬,却还是陪着沐扬一起倒霉被墨家军给抓了。此刻,高铭心中当真觉得沐扬简直就是自己的克星。

    “你…定王府的逆贼!你好大的胆子,本将军可是大楚的将军!”高铭望着丝毫不讲自己看在眼里的秦风,色厉内荏的吼道。

    秦风身边的将领嘴角抽了抽,忍不住低头轻咳了一声,“秦统领,这家伙没毛病吧?”大楚的将军这种身份很值得骄傲么?特别是在现在两军对敌还已经成为了阶下囚的情况下?

    秦风挑眉一笑,“大楚的将军又如何?现在两军对垒,本同龄岂不是杀得大楚的将军越多,战功越盛?”闻言,高铭顿时脸色一白,呐呐的不敢再说话。

    沐扬盯着秦风,皱眉道:“定王妃好手段?看来定王妃早已经算定了在下和高将军会在这里相遇?还请定王妃出来想见。”秦风淡然道:“王妃现在并不在此,只怕无法让沐阳侯如愿了。”

    沐扬皱了皱眉,“不知拙荆是否被秦统领的人带走了?她只是一个无辜的女子,秦统领身为一军将帅,想必不会为难一个什么都不知道弱女子。”

    “什么都不知道?”秦风的神色有些古怪。

    沐扬点头道:“不错,在下败在秦统领手中,虽死无憾。但是拙荆和小二与此事无关,请秦统领高抬贵手,放过他们。”

    秦风望着沐扬摇了摇头,淡淡道:“真是可惜了。”其实沐扬本人并不是一个让人讨厌的人。如果不是沐阳侯府得罪了定王的话,他也不会如此倒霉。到了这种地步还没有忘记替瑶姬求情,也算是有情有义了。只可惜…各为其主,大家立场不同。沐扬却是非死不可。

    “秦统领……”沐扬微微变色。

    秦风漫声道:“我当然不会伤害瑶姬和沐烈。因为…。”

    沐扬正紧盯这秦风,不知道他想要说什么。却突然发觉腹部一阵冰冷的疼痛,错愕的低头,便看到怀中的沐烈笑吟吟的大眼睛,竟然一番闪动着乖巧无辜的笑意。只听沐烈笑嘻嘻的道:“因为,我本身就是定王府的人!”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391.离间之计
下一章:393.沐扬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