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太平裂 > 394.战场上的妥协和利用

太平裂 - 394.战场上的妥协和利用

所属目录:太平裂      发布时间 : 2016-10-17

  394。战场上的妥协

    楚军西路军大营里,赵廉与雷腾风相对而坐,却是相视苦笑。沐扬和高铭的兵马同时遭到墨家军的伏击,转眼间楚军有损失几万大军不说。现在两人终于明白了,这几日的这些事情,完全就是定王府的阴谋。竟然为此生生的的折损了楚军目前最足智多谋的老沐阳侯和最有前途的后起之秀。

    定王府的手段当真是让人心惊啊。

    雷腾风垂眸道:“现在拔出了沐阳侯府,只怕…墨家军下一步的目标便是你我了。赵将军,无比要小心吕近贤的大军。”雷腾风知道此事的吕近贤大军必然十分着急去与另一边的云霆回合。但是赶时间的并不是只有吕近贤,雷腾风也一样赶时间,西边父王和墨修尧那边传来的战事也并不顺利。

    赵廉郑重的点头道:“雷世子说的是。”虽然与吕近贤对峙这几日让赵廉感觉到眼里颇大,十分沮丧的是,自己的兵力明明远在吕近贤之上,却依然被对方压得施展不开。赵廉不得不承认自己与吕近贤之间的差距,但是这里已经是吕近贤的大军离寒谷关的最后一道防线了,无论如何都得拦下。

    听赵廉的意思是要用拖字诀,雷腾风眼神微闪了一下,没有再多说什么。

    回到自己的帐子里,立刻有侍卫送上了西陵大军的战报。虽然远在近千里之外,但是西陵大军与墨家军交战的战报却是一天也不漏的随时送到雷腾风手中的。看了看手里的密函,雷腾风有些坐下来按了按有些疲惫的额头问道:“父王有没有什么交代什么?”原本他带着十几万西陵大军暗中来到这里是可以从容布置的。无奈,墨景黎手中的东西实在是太重要了,他只得暴露自己的兵力还换取那一份名单。比起十几万的兵力,关键时候能够扭转乾坤的一步暗棋才是镇南王府所需要的。

    侍卫沉声道:“王爷说,世子做的没有错。但是…还是必须尽快从目前的僵局中撤出来。西边的战事对西陵不利,王爷怀疑墨修尧派了一支近二十万人的大军打算绕道我军背后。请世子务必在半个月内抽身赶到寒谷关西三百里的玉名关拦截住这只兵马。”

    雷腾风一怔,沉声道:“二十万人?墨家军哪儿来的那么多人?”墨家军总兵力不到一百万,之前歼灭上百万的大军,墨家军的折损最少也该在二十万以上。就算墨家军不损一兵一件,再算上各地的驻军,墨家军根本不可能再抽出二十万人偷袭西陵大军的后方。

    侍卫道:“世子忘了,定王府的兵役制度和诸国皆有不同。根据王爷的估计,如果定王愿意的话,他最多可以在一个月内再调集一百万训练有素的大军,在三个月内再征调两百万新兵。”如今定王府控制的范围可以说是诸国之冠,刚刚打败了北戎更是让定王府的士气如火。定王想要征集兵马是一件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了。

    雷腾风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墨家军一向最让他们放心的便是兵力的问题。墨家军的兵力从来都不多,但是却忘了算上定王府的底蕴和墨家军的号召力。一旦墨修尧想要扩大兵马的时候,他就会有源源不断的兵源不停地补充上来。

    “王爷还有一句话,要带给世子。”侍卫恭敬地道。雷腾风看着他,侍卫低声道:“王爷说,世子不必太在意墨景黎,他斗不过定王妃。请世子无比尽快脱身。”

    雷腾风愣了一愣,这才想明白父王的用意。父王根本没打算真的要跟墨景黎合作,从一开始父王就没有看好过墨景黎。之所以如此安排,与墨景黎结盟,不过是为了用墨景黎来牵制住叶璃罢了。毕竟,一个墨修尧就已经很难对付了,如果在加上一个叶璃。即使是镇南王府只怕也有些吃不消。一旦目的达成了,墨景黎也就没有什么用了。墨景黎是输是赢对镇南王府来说根本无关紧要。如果最后镇南王府赢了定王府,墨景黎自然是输了最好,之后镇南王府就是最大的赢家。如果镇南王府输了,那墨景黎就更不能留,他必然会成为镇南王府的大患。

    凝眉沉吟了片刻,雷腾风抬起头来道:“我知道了,回去禀告父王,我会尽快脱离这里的战场的。让父王保重身体。”侍卫点头,恭敬地退了出去,“属下告退。”

    大帐里,雷腾风沉默了许久,方才开口道:“来人。”

    一个侍卫模样的男子出现在门口,“世子。”

    “替本世子给定王妃送一封信,本世子要想要跟她谈谈。”雷腾风道。

    侍卫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却依然恭敬的应声道:“属下遵命。”

    两军大营十几里外的一处小溪边,叶璃坐在溪边的时候上悠闲的望着潺潺流过的消息,神色淡然。溪边的草地上,原本枯黄的野草中已经有一些生出了嫩绿的新芽,让原本凋零清冷的景象平添了一丝温暖和希望。秦风和卓靖并肩站在叶璃身后不远的地方,各自思索着自己的事情。

    “雷世子,既然来了何不出来一见?”突然,秦风和卓靖齐齐望向身后的树林,秦风开口道。

    “定王妃身边果然是高手如云,小王佩服。”雷腾风从树林中走了出来,含笑道。叶璃站起身来,回头笑道:“雷世子也是难得一见的高手,哪像叶璃,自己没什么本事只得带一些人在身边免得遇到意外。”雷腾风嘴角不着痕迹的抽了抽,若是眼前这女子没本事,那天下间就没有几个有本事的人了。同时,雷腾风也在心中惊讶于叶璃的谨慎。雷腾风虽然极少出手,这世间能够了解他的身手深浅的人也寥寥无几。但是叶璃却没有忘记他有一个天下四大高手之一的父亲,而雷腾风本身资质并不差,只要没有什么意外,雷腾风的武功也绝对不会差。

    “王妃说笑了,遇到王妃…出意外的都是别人。”雷腾风淡淡笑道。

    对于他的暗讽,叶璃并不在意,淡笑道:“如今两军交战,雷世子私下里要求见叶璃,总不会是想要讽刺叶璃两句吧?”

    雷腾风淡然一笑道:“王妃痛快,本世子爷不啰嗦。在下知道,王妃急着去寒谷关与云霆将军回合,可是?”叶璃微微点头,战场上有的事情瞒得住,有的事情却是怎么也瞒不住别人的。至少目前墨家军的动向就瞒不住雷腾风这样的人。

    “在下与赵将军联手,王妃可有把握半个月内到达寒谷关?”雷腾风问道。

    “没有。”叶璃坦然道。速战速决要求天时地利人和,很多时候缺一不可。也不是每一场仗都能有控制可钻的,要不然也不会有的时候一场仗打上个三五年了。虽然目前他们兵力不占优势,但是无论是叶璃还是吕近贤,都自信能够打赢赵廉和雷腾风。但是问题是…这需要很长的时间。

    对于叶璃如此坦诚,雷腾风稍微有些惊讶。不过很快就明白了叶璃也同样知道自己的来意。否则不会如此直接,有些无奈的苦笑道:“看来是瞒不住王妃。在下打算即刻撤军离开,还请王妃行个方便。”

    叶璃微笑道:“与人方便,自己方便。雷世子请便就是。”

    雷腾风有些怀疑的看着叶璃,“王妃知道在下为何撤军?”

    叶璃淡淡一笑道:“不是为了替镇南王守住付侧翼么?”

    “王妃既然知道…放在下离去,岂不是破坏了定王的布局?”即使过了这么多年,雷腾风依然觉得自己看不懂这个女子。但是经过了太多,也听说了太多她的实际,雷腾风不得不谨慎应对。叶璃望着眼前的小溪,平静的道:“放了世子过去,王爷的布局只是可能被破坏而已。而且…世子爷未必拦得住吧?但是本妃若是不放世子过去,云霆的十几万大军,立刻就要遭殃。孰重孰轻,本妃又怎能分不清楚?”

    雷腾风怔了一怔,终于朝叶璃拱了拱手道:“既然如此,多谢王妃成全。在下告辞。”

    “慢走不送。”叶璃点头道。

    目送雷腾风的身影在树林中消失,卓靖沉声道:“王妃,西陵如此一来,可算是将墨景黎给耍了。”叶璃含笑道:“从一开始,雷振霆就没有将墨景黎放在眼里。”墨景黎和雷振霆,本身的能力就不对等,又怎么能要求雷振霆真正将墨景黎当成一个合作者来看?从头到尾,墨景黎都不过是雷振霆手中摆弄的一个工具罢了。

    “一旦雷腾风撤走,墨景黎又损失了沐敬民和沐扬,只怕撑不了多久了。”卓靖道。秦风皱眉道:“就算如此,墨景黎的兵力也还在我们之上。近期我们想要回去协助王爷也不太可能了。”

    叶璃淡淡笑道:“那要看墨景黎能撑多久了。”

    秦风和卓靖不约而同的想起了当初他们去南京的时候还有一番布置,墨景黎到底能撑得了多久,还真是…难说。

    雷腾风走得又快又急,毫不留情。等到赵廉与吕近贤一场大战回去,军营里早已经人去楼空。赵廉无奈之下,只得命人快马将事情禀告给墨景黎。

    等到消息传到墨景黎的大营中的时候,墨景黎也正在大发雷霆。原因无他,被囚禁在军中的沐阳侯神秘失踪。这几日,墨景黎的火气直线上升。整个大营里的将士个个噤若寒蝉,小心翼翼,唯恐什么地方一不小心就惹得皇上震怒。

    墨景黎深刻的感觉到,这一次出征从头到尾可以说是诸事不顺。而这几天更是弄得他焦头烂额,不可开交。先是怀疑沐阳侯府背叛他投靠定王府,事情还没水落石出,沐扬就敢杀了他的侍卫。等到他派了高铭前去擒拿沐扬,却不料沐扬和高铭一起落入了墨家军的手中,而且沐扬当成自杀。如此一来,之前怀疑沐阳侯府投靠定王府的他在外人看来只怕是像个傻乎乎的跳梁小丑一般,被定王府耍弄着玩。

    正在墨景黎在考虑到底应该放出沐阳侯来好好安抚,还是干脆杀了永绝后患的时候,营中又传来沐阳侯神秘失踪的消息。墨景黎连火都还没来得及发,赵廉的一封快马折子顿时让墨景黎忍不住吐了一口血出来。几个月前,叶莹的那一刀伤的不轻,其实并没有完全养好。这几天墨景黎肝火上升,这会儿气急攻心终于被气的吐血了。

    “皇上!”底下的众将领见这情形,也是一惊。只是不知道折子上到底是说了什么事,竟然让皇上气成这样。

    墨景黎挥开上前来想要搀扶他的太监的手,随手抹去了唇角的血迹,冷笑道:“好一个雷腾风!传朕的旨意,着右翼将军率领拦截雷腾风所部!务必将之给朕一网打尽!”

    “皇上?!”众将领不由惊呼道。他们之所以有底气北征,就是因为跟西陵结盟的缘故。如今跟墨家军对峙还未见寸功,却先跟自己的盟友打起来了。最后等待他们的会是什么结局显而易见。

    “请皇上三思。”站在最前方的一个将领挺身而出道:“我军如今正跟墨家军对峙。若是再和西陵大军起了冲突,只怕会让定王府渔翁得利。以末将之间…我军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先剿灭寒谷关外云霆所率领的十几万墨家军。届时,就算定王妃和吕近贤大军杀到寒谷关前也必然会独木难支,陷入我军的包围之中。”

    西陵镇南王世子突然毁约,确实让所有人意外又愤怒。但是却不是所有人都跟墨景黎一样愤怒起来便不顾一切。现在就算雷腾风带人走了,留下他们独自面对墨家军,他们也还没有到必败的地步。但是如果皇上朕的跟镇南王世子杠上了,那就真是必败无疑了。吕近贤可没有那么好的风度等他们内讧完了再开打。

    墨景黎沉默了半晌,终于哼了一声算是听进去了属下的建议。这个时候跟雷腾风开打没有任何好处,墨景黎怎么会不知道?但是刚刚被定王府狠狠地刷了一把,回头又被镇南王府给涮了,这口气墨景黎却是怎么也咽不下去的。

    又过了许久,才听到墨景黎沉声道:“集中所有兵力,三天之内,朕要看到云霆的脑袋!?”怒气无处可发泄的墨景黎只能迁怒到正在关外驻军的云霆身上。

    “末将领命!”底下的众将领都悄悄的松了一口气。比起雷腾风,自然还是云霆好对付一些。而且无论从局势还是从目前的战况开看,云霆都是他们首先需要铲除的对象。

    挥退了众人,沉寂的大帐里墨景黎独自一人沉默着。脸上的神色也越来越难看,这几天的事情太多,现在回过神来他终于明白了,所谓的沐阳侯府的背叛,从头到尾都是定王府的一个计谋。而他,却因此折损了手下最得力的两个人。想必墨修尧和叶璃此时也正在暗处嘲笑着他吧?

    “碰!”墨景黎手一挥,桌上的摆设全部挥落了一地。在帐子里伺候的人却谁也不敢上前去收拾,只是畏畏缩缩的跪在地上不敢动弹。

    “墨修尧!叶璃…朕绝不会放过你们的!”墨景黎的声音冰冷阴鸷的仿佛从地狱中发出的一般。

    沐阳侯从昏睡中醒来,眼前的景物让他有一瞬间的晃神。这里明显并不是他呆在楚军大营中的监房。而是一间阴沉的地牢。不由的淡淡苦笑,皇上将他移到这里来,是担心还会有人来劫囚么?未免太过多心了一些,他将沐阳侯府的实力都交给沐扬带走了,哪儿还有什么人会来救他?

    睡得太久了,浑身有些僵硬。沐阳侯动了动身子坐起身来,却在看到身边不远处的人的时候愣住了。

    一瞬间,沐阳侯的脸色变得惨白,苍老而微微下垂的唇角不停地抖动着,怔怔的望着不远处的牢房外的那个“人”。准确的说,那是一具尸体。沐扬无神的双眸大大的睁着,腹部大片的鲜血已经成了暗黑色。还有脖子上那一道狰狞的上伤痕,一再的说明了他早已经失去了生命。

    “扬儿!”沐阳侯厉声惊呼道,苍老的身体以完全不符合他身体状况的速度扑到了牢房边上。只可惜,被牢房的铁栅所阻,无论如何他也碰不到那个静静的躺在那里的人。沐阳侯顿时老泪纵横,“扬儿…扬儿!是谁…是谁杀了你?!”

    空荡荡的牢房里,只有他凄厉的声音在回响。沐阳侯无力的跌倒在牢房边上,呆呆的望着儿子的尸体。片刻间,他的脑海里闪过了无数的念头。沐扬是他唯一的儿子,也是他唯一的希望。失去了沐扬,一瞬间仿佛这世间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了意义。沐阳侯府…完了…

    他这一生汲汲于名利,只希望沐阳侯府在自己的手中发扬光大。但是如今,沐阳侯府却毁在了自己的手中。自己唯一的儿子也死在了面前,他真的错了么?

    “扬儿…为什么?为什么不将我这条老命拿去?!为什么要杀我的儿子!皇上!皇上!沐阳侯府忠心耿耿啊……”

    “沐阳侯叫的皇上…是墨景祁还是墨景黎?”一个略带冷意的声音从外面想起,原本禁闭的地牢大门嘎吱一声从外面被推开。一个身着黑衣的俊挺男子走了进来。

    “秦风?!是你们杀了扬儿?!”沐阳侯大惊,他原本以为沐扬是被墨景黎擒下,原来在不知不觉间他已经落入了定王府的手中。也是…回想起自己醒来之前的突然昏迷,如果是墨景黎的话,完全没有必要。

    秦风并不否认,淡然道:“沐阳侯既然明白,想来也知道自己为何会落得如此地步吧?”对于沐扬的死,秦风或许还有一些感慨,但是对于沐阳侯的下场,秦风却没有丝毫想法了。墨家军最重忠义,沐阳侯在墨景祁刚刚病倒还没死之前就和墨景黎勾勾搭搭,当年沐阳侯害的王妃和小世子险些惨死的事情更是定王府上下的大恨。或许站在沐阳侯的立场他是听命行事。但是站在定王府的立场,特别是在定王墨修尧看来,这却是罪该万死。这或许无关对错,强者有权利处置自己的仇人。

    沐阳侯忍不住颤抖了一下,痛苦的闭上了眼睛。看到定王府的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一生小心翼翼,在外人眼中看来便是趋炎附势之辈,有失为将者的骨气。所以,当年定王府没落之后他便一心一意的投靠墨景祁,既不像南侯一样不管政事,也不像华家一样暗中偏帮定王府。皇帝要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他是臣子不是麽?身为臣子听从君王的命令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即便…那是错的。

    但是他这一生做的罪错的一件事情却是当初带兵围困定王妃。因为这件事,便断送了沐阳侯府的后路。所以他在看到墨景祁快不行了的时候,只能立刻投靠墨景黎。他不能像南侯和冷家一样投靠定王府,也没有勇气像华国公一样赌上华家满门与大楚共存亡。他想活着,权势在握,让沐阳侯府一代一代的流传下去。但是现在…这些年的挣扎和努力,终于还是白费了。

    “定王府…定王府…为什么?!我当年只是听命行事啊!”沐阳侯怒吼道,他不甘心。当年的事情,如果可以选择,难道他会自不量力的跟定王府为敌么?或许…偶尔他曾经有过一丝丝的想法,如果定王府彻底覆灭,沐阳侯府是否能取而代之…但是,那也只是一丝念头而已。

    秦风平静的道:“出来的时候,王爷让在下给沐侯带一句话。”

    沐阳侯望着他,只听秦风道:“王爷说,本王经历过的彻骨之痛,必然百倍报之。当年王爷饶了沐扬一命,如今收回。”

    沐阳侯默然。当年出了那样的事情之后,最后墨修尧还是将沐扬放了会来,他曾经也有过一丝侥幸。原来,墨修尧只是觉得那样给他的打击还不够多么?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393.沐扬之死
下一章:395.突来密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