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太平裂 > 395.突来密信

太平裂 - 395.突来密信

所属目录:太平裂      发布时间 : 2016-10-17

  395。突来密信

    看着沐阳侯瞬间仿佛整个人都失去的升起的模样,秦风垂眸道:“沐扬在下带走了,沐侯应该还有一些时间,可以慢慢的想想。”说完,秦风拍了拍手,门外进来两个侍卫抬起沐扬的尸体离开。

    “等等!”沐阳侯焦急的叫道:“你们要将扬儿带到哪里去?”

    秦风微微蹙眉道:“王妃下令,将沐扬安葬了。”原本王爷的命令可不是这样的,不过大事都办完了,一点小小的改变想必王爷是不会介意的。

    见沐阳侯没有什么反应,秦风也转身离开。

    “为什么…你们到底是怎么办到的?”身后传来沐阳侯苍老无力的声音,“沐阳侯府的细作…到底是谁?”秦风有些诧异的回头,没想到沐阳侯现在居然还能有心思关注这个问题。

    “瑶姬。”秦风淡淡道。

    沐阳侯一愣,他确实怀疑过瑶姬,但是最后还是打消了这个想法。最根本的原因还是沐烈,一个女人,就算再恨一个男人,也不可能带着自己的儿子却害自己儿子的亲生父亲。

    似乎明白了沐阳侯的疑惑,秦风道:“沐烈不是沐扬的儿子。”

    “什么?”沐阳侯再次愣住,“那个女人…那个女人的儿子…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知道他误会了,不过秦风并没有为他解答的意愿。看了沐阳侯一眼,转身走了出去。关上门的瞬间,门里传来一阵疯狂的笑声,只是那笑声听在秦风的耳中,却更像是哭声。

    轻轻叹了口气,秦风摇摇头走了出去。

    千里之外,大帐中神色有些阴郁的墨修尧正坐在书案后面出神。凤之遥进来看到他的模样,挑了挑眉道:“怎么了?还不到一个月就开始想念王妃了?”墨修尧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道:“孤家寡人,怎么会明白有家室的人的想法?”

    凤之遥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他是孤家寡人是谁害的?这几年就没见有过一刻的消停。扬了扬手上的密信,随手扔了过去,道:“秦风传来的信。看起来王妃可没有想念你啊,居然连一封问好的信都没有给你带。”

    墨修尧抬手接在手中,淡淡的吐出一口字,“滚”。

    打开信封,信里的内容让墨修尧眉宇间的郁气消散了许多。随手一揉,信笺化作粉末撒开了。与墨修尧相交多年,凤之遥自然是了解墨修尧的神情的,有些好奇的问道:“有什么好事让你这么高兴?”墨修尧此时的心情明显更他刚刚进来的时候不可同日而语,显然秦风的密信上报告了什么好事。

    “王妃和吕将军已经搞定了墨景黎,准备回来了?不可能啊……”墨景黎只要不是真的人头猪脑,怎么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败了的。

    墨修尧道:“沐扬死了。”

    “这算哪门子好事?”凤之遥翻白眼。沐扬或许算是大楚将领中的后起之秀,但是只怕还远远没有资格让身为定王的墨修尧如此重视。沐扬死了,值得墨修尧如此高兴么?感觉有些不对,凤之遥沉吟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微微变色道:“沐阳侯府完了?”

    知道墨修尧有多恨沐阳侯的人不多,但是凤之遥绝对算是一个。这些年,墨景祈死了,任琦宁死了,赫连真也死了,也该轮到沐阳侯了。只不过沐扬却是死的有些冤枉,当年在京城的时候凤之遥和沐扬也算是有几分交情。只得在心中暗暗替他惋惜。

    墨修尧淡淡点头,凤之遥想了想,道:“老沐阳侯可算是墨景黎手下少有的几个有脑子的人了,沐阳侯府完了,墨景黎只怕也撑不了多久了。如此一来,王妃那边完事了之后正好可以挥兵西来,与我们合围西陵大军。”低头盘算着,凤之遥也有些高兴起来了。这样算起来,或许这场战事今年就能打完也不一定。

    墨修尧淡然道:“未必,墨景黎手下的兵马远在吕近贤之上。何况,还有雷腾风…雷腾风已经离开楚军回防玉名关了。等到阿璃他们解决了墨景黎,只怕玉名关已经被雷腾风围成铁桶了。”

    凤之遥不由得皱眉,疑惑的道:“你不是派了何肃带兵去玉名关了么?”

    墨修尧朝着他一笑,“谁告诉你何肃带人去玉名关了?”

    “那请问王爷!”凤之遥咬牙道:“何肃带着二十万大军到底到哪儿去了?!”不怪凤之遥生气,原本墨家军兵力就少于西陵,他们正跟雷振霆打得激烈的时候,墨修尧居然调走了二十万兵马。如果真的是想要绕道雷振霆侧翼包抄的话,也就算了。但是现在墨修尧居然告诉他人根本就没去!定王殿下以为打仗是玩游戏么?还是他们这些将领真的都太笨了,无法领会定王高深莫测的想法?

    看着凤之遥气急败坏的模样,墨修尧心情甚好,“玉名关距离我们又一千多里,而且道路难行。距离雷腾风所在的寒谷关附近却只有三百里不到,而且都是平坦的官道。就算何肃比雷腾风先出发,凤三…你要何肃怎么在雷腾风之前赶到玉名关去?你觉得,以雷腾风的才智,会留下这样的漏洞给我们么?从一开始他将雷腾风派到墨景黎那里,就是为了防备这个。”

    凤之遥一愣,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问道:“也就是说,王爷你一开始就没打算去夺玉名关?”

    墨修尧耸耸肩,笑道:“明知不可为何必勉强?”

    “那何肃人呢?!”凤之遥只觉得额头上青筋直跳。

    墨修尧笑道:“不在玉名关,自然在别的地方了。”

    凤之遥疑惑的侧首看了看旁边墙壁上挂着的地图,犹豫了一下才问道:“寒谷关?”墨修尧含笑不语。凤之遥只得无语望天,默默的望了墨修尧半晌,将想要骂人的话吞了回去。叹了口气道:“有王妃和吕将军牵制,雷腾风未必能够那么快赶回玉名关。”

    墨修尧道:“就算如此,两军也大概差不多时间的。而且…到时候云霆的那一支大军只怕就要全军覆没了。吕近贤和阿璃也可能会孤军陷入墨景黎的包围中。”

    凤之遥点点头,算是接受了墨修尧的说法。反正论算无遗策,十个他也不是墨修尧的对手,“也就是说,我们还是要跟雷振霆硬拼?”

    墨修尧笑道:“这样才有意思不是么?雷振霆之后…本王再难有敌手。而且,凤三,你不觉得这两年我们都太顺了么?”凤之遥默然,这两年接连几仗,墨家军可说是如有神助,确实是太过顺利了。顺利的让他都险些忘了战场上哪里有永远的一帆风顺。雷腾风更是当世难得一见的兵法奇才,跟他打想要像从前那样速战速决,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墨修尧抬手拍拍他的肩膀,笑道:“不用着急,我们会赢的。早晚而已。”

    凤之遥点头,洒然一笑道:“这是自然。若是赢不了雷振霆,你可是会被人笑话的。”刚好后方还蹲着一个眼巴巴的想看某人笑话的小不点儿。

    墨修尧淡淡的瞥他,“本王的笑话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看的。”

    寒谷关外战场上,原本的局势正是楚军一面倒的压倒性优势。墨家军再骁勇,面对面的对抗数倍于自己的兵力的时候却也依然难以扭转乾坤。可惜墨景黎还没来得及得意,一支黑色的生力军诡异的出现在战场上,再一次掀起黑色的浪潮。原本已经疲惫不堪的墨家军将士看到援兵,顿时振奋了精神反扑回去。原本楚军的胜局慢慢的被压了回去,两军开始激烈的纠缠厮杀。

    寒谷关上,看着眼前的情形墨景黎的脸色已经如墨一般的漆黑。站在他身边的将领再也没有了刚才指点江山的豪气,默不作声的不敢在触怒了墨景黎。

    “那是什么人?”墨景黎盯着战场上纵横来去,骁勇凌厉的黑衣将领沉声问道。

    旁边的将领仔细看了看,沉吟了一下才禀道:“回皇上,那应该是墨家军新晋的将领,何肃。”

    “何肃?”墨景黎皱眉,思索着这个有些陌生的名字。

    “这个何肃原本是慕容慎手下的一个普通士兵,只用了不到八年时间就从普通兵卒做到了一方总兵的位置。北戎和北境入侵之后,他并没有听命南迁,反而纠集了近二十多万溃败的士兵绕到了楚…长兴侧翼,挡住了不少的北境大军。之后便投入了定王府,颇得定王妃的信任。不过…有消息说,这个何肃,原本就是定王妃的人。”身边的人连忙禀告自己所知的情况,“何肃投入慕容慎军中的时间正是当年定王妃在碎雪关不久之后。另外,据闻定王府王妃随身暗卫当有四人。后来定王妃撤消了暗卫之职,但是世人知道的却只有卓靖林寒卫蔺三人。所以……”

    “所以,这个何肃就是十几年前叶璃埋在大楚的一刻棋子!”墨景黎沉声道。

    “……。”身旁的将领当着盛怒的墨景黎,不敢再多言。

    墨景黎扫了一眼底下的占据,突然二十万生力军加入,墨家军竟是越战越勇,反倒是已经大战一场的楚军渐渐显出一丝颓势。冷哼了一声,墨景黎转身拂袖而去,留下众将领面面相觑。

    “李将军,这……”墨景黎丢下不管,却是为难了在场的人。也不知道皇上这意思到底是继续打,还是收兵。

    “唉,收兵吧。”军衔最高的李姓将军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一场眼看他们是占不了什么便宜了。不收兵来能如何?

    寒谷关外,看着楚军渐渐退入关内,原本还奋勇杀敌的云霆身子一软坐倒在了地上。也不在意地上还躺着许多尸体,直接躺了下去。抬眼看到何肃走过来,云霆有些艰难的扯出一丝笑意道:“兄弟,多谢你了。我以为我要完蛋了呢。”说着,眼皮就有些开始打架了。

    这两天,云霆是当真累得不轻。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单独领兵,本身压力就大。偏偏墨景黎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完全不顾自己后方空虚,拼了命的调集附近的驻军来围攻自己。这几天,云霆的记忆里,差不多除了吃了两顿囫囵饭,剩下的尽是打仗了。要是何肃再晚来半个时辰,云霆真不敢肯定自己还能撑得住。

    何肃也不在意地上脏乱,随意的坐下问道:“王妃吩咐你了必须死守这里?”

    云霆迷迷糊糊的摇了摇头。何肃挑眉道:“那你死扛什么?如果我没来,王妃和吕将军又没来得及感到,你死了肯定是笨死的。”这地方又不是什么军事要塞,要塞在墨景黎那边。打不赢往后退个二三十里也没什么差别。

    “我…我第一次领兵…怎么能、第一次怎么能败?死也不退……”嘴里嘟哝着,云霆脑袋一歪,终于睡了过去。

    一边打扫战场的士兵过来,看着躺在地上作死尸状的云霆有些为难的看着何肃,“将军……”何肃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灰尘,摆手笑道:“没什么,云将军太累了。抬他回去休息吧。”

    “是。”两个士兵一个抬身子一个抬腿,将云霆抬回大营里去。期间,云霆撇了撇嘴睡得十分香甜。

    寒谷关不远处的吕近贤军中,同样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不过吕近贤和叶璃却远比云霆要从容自在的多。看着刚刚从寒谷关送来的密信,吕近贤不由的哈哈大笑,“难怪王妃不着急,原来是早就知道王爷派了援兵了。云霆这小子当真是应该好好教训一下了。”

    叶璃淡笑道:“刚刚单独领兵,难免会有些紧张。将军不必太过苛责他了,也难为他能够撑这么多天。”吕近贤点点头,其实他对这个新收的弟子也是十分满意的,之所以说要教训其实多半是说给叶璃听得。听叶璃的语气也不像是要罚云霆的样子,吕近贤也放下了心来。

    撇开了云霆的事情,吕近贤沉声道:“只要再有一战,赵廉就该撑不住了。到时候我们就可以直取寒谷关,与云霆何肃前后夹击楚军。”

    叶璃点头道:“大将军说的是。不过即使如此,墨景黎的兵马应该也还有五十万左右,还不包括后续还会补充上来的。一时半刻只怕想要摆平他也不容易。”

    吕近贤笑道:“王妃不必在意,只要我们能够掌握全局,墨景黎还有多少兵马都不用在意。之前让他占了先机,现在我们抢回了主动,他就是再多百万大军我们也不必怕他。”何况,等到他们与云霆回合,总兵力也堪堪有五十万了。根本不用担心墨景黎。

    叶璃歉然一笑道:“是我太心急了。”她其实并没有多少真正打仗的经验,仅有的几次也都是速战速决。吕近贤现在的打算明显是要跟墨景黎慢慢磨,这让一向习惯了一击必中的叶璃有些微的不习惯。不过她很快就明白过来了自己的问题,也再尽力的调整。

    吕近贤笑道:“王妃言重了,若是极尽全力重创墨景黎并非不可行。但是想要再有当初回风谷的全歼战绩却是难上加难。若是让楚军残兵逃了出去,只怕过不了多久,他们又会卷土重来。”与其如此,还不如慢慢来。真正打到墨景黎打不动了为止。

    叶璃点头道:“我明白了,多谢大将军提醒。”

    吕近贤忙道不敢,叶璃唇边带笑,心中却默默地开始思索起来当初在南京布下的棋子该是时候动用了。吕近贤说的不错,与其急功近利让墨景黎又卷土重来的机会,不如下点功夫,毕其功于一役。

    楚军大帐中,正在批折子的墨景黎无端的打了个冷颤,有些阴沉的脸上闪过一丝疑惑,顺手拉了拉身上明黄的披风。

    两天后,墨家军与楚军西路军再一次的决战中,楚军终于再也支撑不住墨家军的攻势,溃败之势一发不可收拾。西路军主帅赵廉最后重伤被俘。

    与楚军交手和与西陵北戎到底是不一样的。说到底,除了上层掌权者之间的交锋以外,普通的楚军战士和墨家军将士,还有大楚的百姓和西北的百姓并没有什么差别。他们也从来没有认为墨家军和大楚决裂之后他们就会是不死不休的敌人了。所以当初那么多的大楚百姓逃难到西北,西北的百姓们才会那么毫无芥蒂的接纳了他们,因为他们原本就都是一家人。就像西北的百姓从来没有认为定王府从此便只会蜗居在西北那小小的一方天地一样。大楚的百姓也从来没有认为定王府和墨家军会抛弃他们。

    所以,其实这一场仗打下来,双方都还是留了一些力的。自相残杀毕竟不是什么让人觉得愉快的事情,无论是墨家军还是楚军,一般都不会杀死俘虏或者敌方重伤的将士。而当楚军尽力之后依然不能战胜墨家军的时候,底层的战士们放下武器投降便也毫无心里障碍了。

    赵廉的失败让墨景黎万分暴躁,面对步步紧逼而来的吕近贤和叶璃所率领的墨家军,墨景黎非常“果断”的扔下兵马驻守寒谷关,自己在叶璃等人赶到之前遁了。这让墨家军众人万分无语,云霆脑子转不过来,死也不肯退半步,而墨景黎又退的太快了。凭借寒谷关的天险,若是指挥得当的话,至少守个两三个月绝对不成问题。到时候楚军后方的援军也该到了。

    虽然墨景黎的弃关而去狠狠地打击了楚军的士气,但是却也给叶璃等人带来了不少麻烦。如果墨景黎跑回江南不出来了还算好,但是以墨景黎的脾气,肯定是躲起来等待援军到来再出来捣乱了。这无形中又将会延长墨家军与楚军交战的时间。

    果然,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楚军增援的人马接近北方的时候墨景黎又冒出来了。这一次比起之前与西陵暧昧不明的联盟攻打墨家军,这一次墨景黎直接以大楚皇帝的身份发出谕告。昭告天下称定王府背叛大楚,墨修尧意图消灭大楚之后自己登基为帝等等。还有木有样的历数了墨修尧四十九条罪状,以示大楚讨伐定王府是正义光明,顺应天命之举。

    这种东西自然影响不到墨家军什么,送到墨家军答应中的布告叶璃也只是随意的扫了几眼,便交给了云霆。云霆看完了不屑的轻哼了一声,直接拿去垫桌脚去了。王爷如果对皇位有兴趣的话,早就登基为帝了,还需要等到他墨景黎来发什么征讨的诏书么?更何况,墨景黎以为天下人都是没有涨眼睛的么?墨家军可是从来没有从大楚的手中夺过一寸的土地。在墨家军已经与大楚断绝关系很久的现在,无论从哪个方面说定王府都绝对是站得住脚的。

    说到这个,云霆不得不感叹王爷的深谋远虑。要知道中原不必外邦蛮夷,自诩礼仪之邦无论朝堂士人还是黎明百姓,对礼法都看的极重,如果当初定王府直接对大楚出兵的话,就算最后墨家军一统天下,以定王府和大楚的关系,将来在史书上定王也难免会受人诟病。

    “启禀王妃,凤三公子密信!”正在众人对墨景黎的举动不屑的嘲讽的时候,帐外响起了侍卫的声音。

    叶璃微微蹙眉道:“凤三?拿进来?”凤之遥是跟着墨修尧一起的,一般情况下凤之遥是不会单独写信给她的。除非…发生了什么以凤之遥的能力或者说权利无法控制的事情。叶璃心中微微一沉,抬手接过侍卫呈上来的信。

    信封以火漆封印,封口上还加盖着的定王府最高级的密印显示这这封信里的内容绝对不同凡响。

    定了定心神,叶璃拆开信封扫了一眼,拿着信笺手微微一颤,手中的信笺落到了地上。叶璃整个人也不由得身子一软跌坐在了椅子里。坐在一边的云霆等人吓了一跳,连忙上前来,“王妃?!”

    一张白色的信笺上,凤之遥的字迹显得有些凌乱而焦急。只有寥寥几个字:王爷重伤,速归。

    ------题外话------

    咳咳~先说一下,亲们不要着急哈。情节嘛总是要慢慢过度的,别吓到了,最重要的是…表砸砖啊。我们要相信,这可定是个和谐的大团圆故事,我们也要相信,主角的智商肯定不低…泪…配角智商有点问题,这是我的错…这个乃们可以砸砖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
下一章:396.回程截杀